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cristina_yl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3国家16城市
  • 点评0 / 18

    去过 18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缅甸 2018-03-12
哪些旅程能带上孩子——从仰光到曼德勒
我一直以来的观点都是:只要确保基础安全,同时行程体能要求在孩子平时体能情况略高一些都是可以尝试的,3岁开始走国内单节点路线,5岁尝试基础设施好难度系数低的韩国之旅,6岁尝试国内徒步路线,7岁开始本趟的多节点、短程徒步之行;孩子会抱怨、会生气、会情绪,但她/他总会比你想象中更为坚毅。 美不美,真看一个人的心境,美,景在手边,不美,穷山恶水。 虽是常景,但个人觉得美不过如是:航经的湖泊、溪河跟着光线照射的转移,如舞台上依次亮起的灯光,从眼前闪过,让人惊叹。 反观孩子,我们能给他们什么?告诉他/她第三个滤镜照的美?摆各种凹凸美?留在照片中的才是美?还是教他/她自己善于发现身边的美?一叶也好,一虫也罢。 第一站:仰光 Yangon 28℃的室外温度一时间让我的眼睛难以睁开,总是需要在街上走上半个小时后才逐渐适应。女儿总会抱怨,为什么我总是爱逛菜市场。对!我就是爱逛菜市场!听着听不懂的吆喝,看着没见的的果蔬生鲜,大家都已习惯的方式交易着,熟练的将一把不知名的蔬菜、一袋果子、一条鱼之类的放入筐中,再随着人群鱼贯而下。 在仰光你会发现小贩们都不爱吆喝,而只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摊位面前,看着来往的人群,只有当你的目光留意到他的商品时,他才会用手势指引你,他卖的什么、价格如何。反差之下,街市上你所能听到的最为热闹的地方总是某所寺庙的所在地,寺庙门口都挂着几位高僧的头像(通常是三个至四个),而围绕碰上寺庙周围的有5-8个不等的信众志愿者,一面用扩音器播放着唱诵着的经文,一面手捧着铝制的化缘用的钵,见人便将钵中的硬币晃的叮当作响。 第二站:格劳落脚一晚 Kalaw 凌晨3:30,睡眼惺忪时被老公推醒,告知格劳到了。这趟夜大巴这一站只有我们一家三口下车。虽然早知当地夜晚的气温情况,但一下车还是被吸入的寒气实实在在的呛了一口。酒店约的是8:00入住,我们只能哆哆嗦嗦的走进路边一家放着欢快节奏的缅语流行音乐的小店,点了两杯速溶咖啡,补充一下身体热能,同时打发下多余的时间。 小店里两位留着洗剪吹发型的年轻人,跟着音乐有节奏一面摆动一面唱着,其实唱得还不错,兴许就是这一个个寒夜苦练出来的结果吧。反正,我们是听得乐在其中,坐在对面的是两个日本女生,互相没交流,只是关注着手机。 凌晨5:30在两声悠远的钟声过后,原本寂静、黑暗的街道深处突然响起了某处寺里早间的唱颂。再过了10来分钟,天边开始一点点泛白,街道的轮廓延深的更多了。于是我们背起了背包,走出小店离开光源,开始对街道的探索。 夜空中的满天星斗一颗颗闪烁着铺满了墨色的天空。 街边的早餐店已篝火正旺,开始有本地的居民坐在小桌子上吃着咖喱拌面和各种叫不出名的油炸食物。 在格劳时间线被拉长了,也许是因为两个小时的时差。当我们走到酒店办好入住手续,完成洗漱,走出镇子预定好后两天的徒步行程及向导,以及后天的夜大巴车票,漫无目的开始瞎逛时,发现才上午9:00。一个子让我们有点无所适从,于是我们走走停停的逛着集市。格劳原作为英殖公务员避暑之地,随处仍可见到英国人留下的痕迹。这里还汇聚着尼泊尔人、印度人,周边分部着巴郎族、德努族、勃欧族、当尤族、大诺族五个山地部落。这里出名的“五日集”刚过,我们错过了周边少数民族都会参加的圩日,让我可惜了好久。 街道上人不多,稀稀拉拉的有些欧洲悠闲的逛着,日本人、韩国人也有的,但基本看不到国人的影子,可能用上在机场遇见的一位在中缅边境做生意的四川人的说法:这个国家又穷、又脏,有什么好玩的。 在这样的悠闲中,竟让我生出一丝不安,后想想又觉得可笑,明明是理所应当的假期,却习惯的一路奔跑,到达终点后才发现毫无意义。于是必须安排更多的事情给自己,却说不出为什么? 第三站:从格劳到茵莱湖 Kalaw-Lnle Lake 电力缺乏、用水仍是以采集雨水为主。所以每几户就有一个半入地式的储水池,旅游业(主要是徒步的游客,已经给村子带来了不小的变化,不少家庭原住的竹制结构房屋(竹压成大片的竹篾,编制而成的墙体)已经改建为砖石及塑料材料(更坚固、列保暖、更耐用)。铁制的屋顶将雨水引导至一根塑胶管子或中通的竹子流向蓄水池,以供日常使用。原住民已经很习惯看见外来游客,他们会谦逊的退让出空间,继续着自己的农活,尽量少的占用让出来给游客的空间。 按中国的习俗“以酒会客”,农村尤为。但我们很快发现当地人很少喝酒,向导会跟你介绍居住的家庭里有提供BEER、COLO、WATER、Sprite等几种西方人中受欢迎的饮品,但看不到其他酒类。我们冒昧的同向导询问“local wine made in rice”,向导却摇着头答“High alcohol, It is dizzy to drink”。似乎有点不甘心,于是我们继续追问:“How much alcohol is it?”,“40”。而后我们很负责任的告诉了他,在中国好的酒都要50多度,40度不算什么,来一瓶!从他的表情中我读到了一丝担忧,但他仍是买了来。所谓的本地米酒,简陋的酒瓶,外面薄薄的标签纸似乎风吹日晒了很久顺势脱落下来。后来想想,还真没怀疑过会不会掺有工业酒精····。一口入喉,淡!口感顶多20度!但向导说的果然不假,几杯入肚,真晕!想想二锅头还没带这样的~于是一夜安睡。 依稀梦中,应了《缅甸岁月》里描述的“流浪的恶狗们在朝着月亮狂吠,每半分钟就嚎一声,此起彼伏”。是夜,14,明日圆月。后听偶遇的马来女生说,在马来老人们说,狗只有在遇到些不干净的东西时才会嚎叫,听听罢。 后来行进路途中与向导才聊到,在这里爱喝酒的都是20来岁的年轻人,长者一般都不喝酒,按佛教的教义,酒,乱性!戒律也!也许是这个小村子虽有所开化,但教义让它还维持着质朴和真诚。但当外界越来越的铜臭、欲望渗透进来,消磨掉这些信仰,怎样看来都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国内何尝不是这样,但唯一不同的是中国人没信仰,欲望来袭,道德、良知在瞬间土崩瓦解。它来的猛烈、彻底,但一切都会触底,当人们尝到了无低线的悲哀时,又开始寻找起自己的信仰,以此安抚自己。 傍晚,夕阳映红天边时,村子里的庙宇传来钟声,没有钟表,这钟声就成了起居的节点,沉静而悠长。 语言不通,但后来女儿说,最开心的是在村子里与小朋友们搭牛屎城堡······ 第四站:良瑞 Nyaungshwe 这个选择是明智的,从游客相对稀少的格劳端坐船,贯穿过琥珀般的茵莱湖中段,见水中佛、湖面鸥、船上僧。再进入浑浊不堪、尘土飞扬的良瑞 Nyaungshwe,已完全无意停留。至于留不留茵莱湖水面酒店住一宿,完全看个人爱好。个人唯一遗憾的是茵莱水域的寺庙因未提前做攻略,便一晃而过了。船,是徒步的A1向导团定好的包船,行程很随意,其实是可以自行要求的。 第四站:蒲甘 Bagan 来这之前,读了些本关于缅甸的书、杂志、有声节目: 1、《LONLY PLANET-缅甸》能最大限度的让你预习真实的缅甸国内地域、文化、宗教等信息。 2、乔治·奥威尔的《缅甸岁月》,不评价小说写不好,但对殖民时期的缅甸能有一定了解。 3、电影《缅甸的竖琴》,讲述的是太平洋战争末期的缅甸战场,一队日本士兵行进在撤往泰国的途中故事。塑造的日本士兵全然不同于以往日本式“高大全”的形象,通过这种把战争和宗教顿悟结合起来的方式,否定了军国主义所推崇的军队、国家至上的思想,凸显出人本身的重要性。 4、《素描时光》凤凰FM中的节目、《穿越》杂志(已停刊,可惜)。 让我对蒲甘的庙宇保存了意见,蒲甘准确说由三个地区“老蒲甘”(原住地)“新蒲甘”(搬迁地)“娘乌”(游客集散地)组成。吴金波觉得建造佛塔可以抵消自己的业罪,让自己的轮回可以依然过得很好。但只能说他时运低,当达到了他一生的权力巅峰时,还没来得及修建佛塔便因为富贵病一命呜呼。而这让我不竟会去想,蒲甘有多少佛塔是出于这样的目的而修建起来的?我不得而知,但致少让我对它们少了应有的敬畏。于是我舍弃是最初的规划:佛塔分门别类,列个清单,一个个打CALL。而是只是做了一下佛像的功课,了解了一个佛像手势的含义,至于佛塔,放眼望去,触眼及是,租上了一台MADE IN CHINA 的MOBIKE,一家三口随缘走吧! 佛塔中,我个人最喜欢许三多塔。因其主塔佛像执驱魔印,侧塔佛像分别执予愿印与说法印,前塔佛像执禅定印。驱恶的同时,也聆听和接受信众的祈愿,再疏导心灵的寄慰。 女儿说,为什么我们每天都要看日出、日落。我愣了一会儿,答:好看嘛! 第五站:蒲甘到曼德勒 Bagan-Mandalay 为了让这次旅程完整,在挣扎了半日后,我们终于决定缩短曼德勒停留时间,在蒲甘落脚了两晚后,凌晨5:00登上上娘乌至曼德勒的游船,开启了14个小时的伊诺瓦底江之旅。 第六站:曼德勒 Mandalay 曼德勒没什么写了,停留时间太短,想去的地点时间不够,只能调近的景点跑了跑。我基本上没有正面人物肖像,因为觉得这样拍他们有点冒昧。就如千人僧饭,人家好好吃个饭,有啥好围观的。还不如早早的走过乌本桥,看百鸟争鸣,偶遇来往僧人,看看佛学院里的小和尚调皮。出家,就像我们上学,一个必须经历和度过的时期,没有那么多严肃,也没有那么多堂皇的原因。 “佛家思想认为,人这辈子作恶,下辈子投胎就会成为老鼠、青蛙或是其他劣等生物。吴波金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所以他希望完成避免这样的下场。暮年之时,他将全力做善事,让功德弥补之前的罪孽。或许他会出资修建佛塔,四座、五座、六座、七座佛塔。僧侣会告诉他多少就够了,修建的佛塔要有石雕、镀金的塔顶和随风叮咚作响的铃铛,每次的铃响都代表一声祷告。这样一来,他下辈子就仍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出现在尘世,因为女人的地位几乎和老鼠、青蛙差不多,顶多是像大象这样更高级点的生物。” ——《缅甸岁月》 “玛拉美大概二十二三岁,身高可能有一米五几。她穿着一件浅蓝色,绣了花的中国缎子制成的笼基和一件上过浆的白色细布因基,上面挂着几个金吊坠。她把头发紧紧地盘起,盘成一个黑色的圆锥,看起来就像一段乌木,头上还装饰着几朵茉莉花,她那瘦小、扁平、纤细的身躯没有什么曲线,就像树上刻着的浅浮雕一样。她就像是个玩具娃娃,她还有着一双窄窄的眼睛。” ——《缅甸岁月》 “这些聪明“好学”的厨师都是几世纪前法国人培训出来的印度仆人的后裔,可以把食物做得花里胡哨的,就是难以下咽。” ——《缅甸岁月》
584 9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97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