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旅行家张疯子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1)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4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0国家63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7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旅行视频 2018-06-23
(中)菲律宾第二日,被困僵尸镇,经历天堂与地狱
写在前面的话 文字写得多怎么了! 非得迎合大众简约化吗 那就不是我的文字了啊 静不下心来读的,慎点,这则故事很多 我可是撰稿人啊,文字是我的专业 上集讲到我和三个小伙伴被宿务航空拦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飞机飞走,在机场和航空公司撕逼,另外六名伙伴则抵达了San Jose,准备前往酒店。 【详情请戳: (上集)第一次遭遇拿了登机牌上不了飞机 | “宿务航空,你又多卖票了吗?” 】 被逼走水陆交通的是我、陈老板、周先生、林先生四位,一起的还有我的菲律宾朋友Dan。 先是3个小时大巴从马尼拉到batangas码头,从码头再坐3个小时到Abra de Ilog,然后从Abra de Ilog做大巴去sablayan,我们的酒店就是在sablayan,这个镇子也是离apo reef最近的镇子。 (背景提要:我们的这次【这张疯子去旅行】的首要目的地就是世界第二大暗礁Apo Reef。) 在船上吃个中国苹果 在码头买船票的时候,我们只买到了5pm的,这代表我们要等1个多小时。刚好3点的那班船延误了,乘客正在登船,我们跑去售票厅问能不能上3点的船,售票妹子说,你上一下试试就知道了。。。。。。 于是一行五人立马收拾东西上船,船员检票的时候我们故意把时间挡了一下,他草率的撕了一下票就让我们上船了。大伙儿心里都沾沾自喜,觉得幸运。 在3个小时的渡船过程中,我们见到了绝美的海上日落。 这艘船破破烂烂,船速也慢,2017年的时候我搭过一次,一层是装车装货的,二楼是乘客。乘客区很简陋,四面通风,非常凉快,船的引擎声非常大,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要嘶吼着讲话。还有个小卖部,卖泡面,我们每人来了一碗海鲜味的,竟然觉得好吃爆了。(孤陋寡闻的我后面才知道,原来那是菲律宾版的“合味道”) 我的朋友Dan在调戏陈老板 船尾是吸烟区,风大得根本点不着。但是视野开阔:左边是日落,一片金黄,右边是明月,青青高挂。 我们一边看着日落,一遍吹水,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还能见到此般壮阔的美景,简直是幸运至极。 上午发生的狗血事件在此刻早已烟消云散。 我相信一切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 可能命运注定让我们这几位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蹭着薄弱的网络信号,在sablayan的小伙伴们发来消息和照片:在滑翔索铁塔上看到的日落好美,但是没能尝试滑翔索,公园提前关门了。 我回复:可能是上帝想让我们之后一起去滑呢。 船很快抵达了Abra de Ilog,我们兴高采烈的下了船,准备换乘最后一次公交,此时我们离另一群小伙伴的距离是150千米,然而,这150千米,却花了10个小时才抵达。。。。。。 Dan带着我们去码头转悠,他说一般有那种私家运营的小巴,然而找了半天没找到,我提醒他说:3月份mindoro岛上发生了车祸,死了19个人,所有的私人车辆全部被禁。他说:嗯,我听说了,但是我认为还是有一些想赚钱的司机会偷偷的运营的。 我们抱着希望,去问三轮车司机,去问餐厅老板娘,去问路边的大叔,还有码头警察,他们给我的答案只有一个:等吧,只有坐从马尼拉过来的大巴了。 我X?我们就是从马尼拉过来的啊,在马尼拉的时候就问了,联程水陆大巴都没票了呀。 他们说:就挤呗,站在过道里。 行,挤就挤,两个小时嘛,问题不大。 他们说下一趟车是晚上9点。这代表我们得等2个小时。 我们先在码头的餐厅里随便吃了快餐,然后一拨人打起了游戏;我则开始联系sablayan潜店的老铁Endoy,看能不能派辆车过来;Dan也积极的在网络上找攻略,在周围本地人圈子里问有没有其他方法。 Endoy告诉我,他可以联系到一个朋友的朋友,说是可以派车过来,报价3000比索,我说:你帮我问问最低价多少,然后什么时候能出发?这边9点有一趟大巴也可以去sablayan,如果你们派车派得晚的话,我们就坐大巴了。 Endoy回我说他朋友还联系不上那个司机,晚上可能去玩了。 我说,那好,我们就等等9点的大巴吧。 大伙儿当时就靠着手机消磨时间,码头有一些人来来往往,但也不多。 9点时候,有一艘渡船靠岸了,车辆从船里开出来,我们开始整理东西去等车。 莫名的,等车的地方站满了人,我去,这难不成都是在等车的??之前怎么没看到?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不管了,我们要挤上去。 一个个伸着头望眼欲穿,就是没看到有大巴开出来。直到码头警察站出来大喊到:没有车!没有大巴! 我擦,不!会!吧!这么逗逼? 警察看到我们一群外国人,过来用蹩脚的英语说:十点钟,下一趟十点钟。 都等了2个小时了,再等1个钟也没什么吧,不过,就不知道挤不挤得上去了。居然有那么多人提着大包小包子在路边等车。 我去路边搭讪了一位妹子,她用行李包当作凳子,很安静的等车。 我说:下一趟车能上去吗? 她和她周围几个人都凑上来听,相视对望一下然后尴尬的对着我笑,说:不知道。 我说:那上不了车怎么办? 她说:继续等。 我问:你们等了多久了。 她说:一天。 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天 虽然听到了残忍的事实,但是我内心还是抱着期望,希望10点那班车可以挤上去。 我回去和小伙伴们说了情况,纷纷表达了“卧槽”的态度。 Endoy那边也还没回消息,我决定再等一个小时。 忘了这一个小时是怎么过的,浑浑噩噩,他们几个去周围逛了逛,吃了点烧烤,回来继续开黑。我在餐厅的长凳上躺下,想眯会儿,睡不着又非常累。 10点那班车比想象中来得早,一大群人往车上拥,但菲律宾还是一个讲究礼貌的国家,不像国内那么凶猛。他们一个一个的接着上,眼看就要到我们了。 陈老板第一个踏上了车,我站在他后面,望眼欲穿。司机打了个手势,表示满人了。 我X? 司机接着说说:后面还有一辆车。 顿时我就喜出望外了,好嘞,还有一辆车那我就放心了。 警察也跑过来和我搭讪,说不担心,后面还有一趟车。 果然后面开出了一辆,但是司机没有想停的意思,警察一直挥手示意,车已经开到我们面前了,终于停了下来。 警察大叔和司机还有售票员说了几句,只见司机和售票员表情严肃,一副不乐意。 我明白警察大叔在帮我们说话求情,但是售票员的态度很坚决,车里已经塞得非常满,过道全部坐满了人。 站在我们旁边的还有一对夫妻,他们拎着一大堆行李想要上车。 我也用英语和他们求着情,表明在sablayan就下车,我们挤一挤就好了。 这个售票员最终非常生气的接纳了那对夫妻,但是抛下了我们五个人。 我们看着他们的车开走,期望又一次落空。 警察走过来指了指自己的手表:12点,下一趟12点。 大家折返回餐厅,焉儿了气。 我打听到早上4点有一班车,是空的,直接发车去sablayan,于是想就在附近找一家宾馆住着,明天早上再走。 去了一家旅馆,看了房间,睡在里面真的是面徒四壁,又压抑又有味道,前台还说镇上这段时间没水了,要洗澡的话会安排工作人员用桶提水上去。 大伙儿都不是很愿意。。。。。。而且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洗澡,还给我停水。 我和陈老板在一家餐厅买了几罐啤酒,大家先一人喝一点儿,就这么等呗。 我也尝试问过从马尼拉过来的私人车,看能不能搭个顺风车,他们表示不去sablayan。 找到一处凉亭,是三轮车司机的专属休息地。我们把行李搬过去,往竹板上一躺,放点儿音乐,玩点儿手机。 Dan叫我们先休息,等12点的车来了,会叫我们的。 苦中作乐 我们当时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周围都是一群在等车的人,老人小孩,少男少女,他们就坐在自己的行李上,望着码头的方向。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能这么等一天,而且还可以这般容忍。我在菲律宾工作的时候就体会到,大部分人的性格是选择忍气吞声接受那些操蛋的事儿,而不去想怎么解决问题。 打个比方,当时我们一群外国员工跟公司吵架,说条约不合理,这对我们不公平;而本地人他们签的劳动合约其实是更加不合理的,好友却反而和我说:Aggie,那个Daniel(西班牙人)不知好歹,工资已经很高了,还要去这样那样的闹,太得寸进尺了吧。 码头警察是个瘦瘦小小的老头,我估计得有60了,穿着个荧光的交警背心,背心上标着:police。 他走过来凉亭和我们唠嗑,但是语言障碍太大,陈老板就把烟盒递过去叫他拿烟抽。他非常开心的抽了一根中国烟,临走时,指着烟盒说:is this mine? 我听了大笑,陈老板不明白,问我他说什么,我说:他想要把那包烟拿走。 陈老板尴尬又不失礼貌的说:yes。 警察老头爽快的把那包中国烟塞进口袋走了。 从晚上10点到凌晨12点,我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度过这两个小时,闭着眼,越来越烦躁,每呼一口气都觉得要爆发。此时的我们,和周围那些在等车的人一样,被困住,没有办法,无所事事。太恐怖了。 林先生最开始话很多,后来没心没肺的睡了一觉,醒来后看到我们都焉了,就开始讲点儿鸡汤。陈老板讲了几个心路历程,帮助消磨掉了一些时间,周先生算是精力比较好的,感觉状态还停留在旅行的欢喜面,不过可能就是因为这天晚上他用力过猛,之后几天他都处于睡眠不足的状态。 从早等到晚的本地人 12点的时候,渡船靠岸,所有人像僵尸一样提着行李,翘首以待即将到来的猎物。我已经没有再挤上车的信心。 事实是,根本没有大巴。 警察又过来指了指手表说:下一趟,2点。 我tm再也不相信这些鬼话了!队友们也陷入了极度焦躁。 警察和我说:你们搭凌晨4点的那趟肯定有位置。 再一打听,那辆所谓四点发车的大巴,其实是4点开门售票,一般都要等到6:30才走的。 糟糕,第二天已经订了去apo reef的船、潜水项目、岛屿、向导、食物等等,如果我们赶不到的话,所以的行程和安排都报废了。apo reef不像其他的旅游景点,随时去随时都能参加什么一日游或者自由行,这块受当地政府保护的暗礁上岛极其麻烦,更何况是这种国际五一劳动节全民放假的时间! 我再一次打电话给Endoy:拜托一定要帮我找辆车过来接,简直受不了了,你想想办法,不然明天所有的行程都走不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离开这。 Endoy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十分钟后,给我回了电话:Aggie,我联系到一辆度假村的车,他们的车是只接送客人的,你们就假装自己是酒店的客人就好了,而且千万不要透露风声,上车点不要在码头附近,你们得走到没人的地方去接应。还有,最重要一点,不要让任何其他人上车。 我说,好。 又等了2个小时,接应的车来了,司机停在了300米之外的路边,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 说好的在看不见的地方上车呢。。。。。。 我们已经无比疲惫,扛起了行李,往面包车那边走,随即我察觉到后面的人群跟了过来。 卧槽,不好,僵尸们跟上来了。 我快速走过去和司机打了招呼,然后把行李放后尾箱,此时已经有位本地小哥靠近了,他迫切的跟司机用菲律宾话交谈着,然后转头看向我用英语说:小姐,我会开车,我可以帮你们开车,求你让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我礼貌性的笑了笑,装作听不懂,钻到车里了,大伙儿一个个也上来了,那位小哥还是坚持不懈的靠在车门上求我带他走。 他的眼睛里闪出的光在黑夜里特别明亮,将所有的期望都投在了我的身上。 我看向窗外,已经有好多本地人都围过来了,他们木讷的站在窗外看着,没有说话。 Dan最后一个上车,他将车门关好之后,司机发动了车。 2个小时去sablayan的路途,非常的寒冷,冷气吹的我睡不着,颠簸的道路一次次将我从迷糊中摇醒。 他们开玩笑的说:Aggie,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我说,是。 确实,如果不是我组织的活动,不是我做的每一个决定,换成任何其他人来,都不可能有相同的遭遇。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我的一举一动都导致了后面故事的发生。 等到其他人都睡了,我和周先生还在聊,怎么当上纹身师的,家里态度怎么样,以前如何如何不懂事。。。。。。 后来才知道在sablayan酒店的另一群小伙伴也没怎么睡好,因为想着我们可能半夜要来,从最开始的9点一直等到凌晨2点,还给我们留了西瓜放在前台。结果第二天被酒店员工给吃了,他们说以为是赏给员工的。。。。。。 我们抵达酒店的时候是早上5点半,困的不行,躺床上立马睡了。酒店的装修跟大城市相比真不怎样,但是已经是sablayan相对来说很好的酒店了,又新又干净,还有空调。 睡了一个小时,6点半起床,一个个去敲门,通知他们收拾行李。准备出发Apo Reef这个终极目的地。历经千辛万苦,还是赶到了。 见到了Endoy。Endoy潜店的办公室就在酒店隔壁,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这家酒店的原因,我们热情的打了个招呼,他和另外两位外国人在交谈着什么,我没注意。 我走向Juby,和他拥抱了一个。他是去年带我上岛的哥们,瘦瘦黑黑,很诚实可靠的一个人,这次特意聘请了他和我们一起上岛。 等大家所有人把行李拿到了酒店大厅,Endoy走过来和我聊天:how are you? 我说还行,就是太累了,昨天简直是噩梦。 接着他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儿。那条去apo reef的大船破了。 ! ! ! 至此,故事发生了这么多,我们还没抵达Apo Reef ------未 完 待 续------ 如果你想成为张疯子下一次旅行的队友,报名请戳: 【和张疯子去旅行】2018第三期——印尼苏门答腊 什么是“和张疯子去旅行”? 每年8-12次“和张疯子去旅行”,用最酷最野最地道的方式玩转那些秘密之地,深度融入本地生活,当一个“traveler”,而不是“tourist”。 不定时的招募队友前往世界的各个角落(地方都是经过我再三思考而筛选出来的:够好玩,够地道,够新奇)。针对交通/住宿/签证等我会给出一个打包价,统一安排旅行中的对应项目,而我会尽全力的压缩成本,从中赚取支持自己旅行的费用。 张疯子 AGGIE ZHANG 不正经旅行家——地球背包客/偶尔沙发客/不定时撰稿人/线路策划师 微信公众号:张疯子 / nutseggs 微博:张疯子Aggie 不写旅行攻略 不靠颜值出列 不喜平庸,便活于路上 不甘孤独,则话于笔下
6 0

发表在 菲律宾 2018-06-07
(上集)第一次遭遇拿了登机牌上不了飞机 | “宿务航空,你又多卖票了吗?”
早知道菲律宾这个国家不靠谱,但是更不靠谱的我还是组织了【和张疯子去旅行】2018的第二期前往菲律宾。 我的菲律宾朋友Juby Pandan Island, Sablayan, Philippines 我在菲律宾呆过,被人偷钱,被放鸽子,被公司的霸王条款气,被同事借了钱跑路,被交通堵到精神分裂,被他们魅惑的礼貌微笑欺骗。。。。。。 也被我的同性朋友们开脑洞,被办公室的伙伴们笑出腹肌,被他们的“无所谓”态度所折服,被他们的才华横溢所惊叹。。。。。。 但是这一次旅行的经历,我认为是超出了我的认知极限。那些在菲律宾呆了10年的人都不一定会经历的。。。。。。 某个喝酒的晚上 首先说一下前期的准备。 Apo Reef要上岛,没那么容易,全国估计就我一个在做上岛的事儿。得先联系sablayan的当地旅游局,申报,拿到permission,才能上岛。 在旅游局工作的姐们儿叫Angie,虽然名字只和我差一个字母,但是靠谱程度简直不可恭维。我提前了两个月给她发消息,她回复我:没问题,一切都帮你安排好,食物啊,船啊,上岛费啊,住宿啊,向导啊等等。 但她迟迟没有发具体文件给我,我催了一次,她回复说很快就会发给我。然而,接下来的2个星期,她失踪了。mmp,果然不靠谱。 我找到了sablayan的潜店老铁Endoy,跟他说明了情况,他说:我来联系Angie吧。 未果。 最后我委托了Endoy给我安排了Apo Reef所有的事儿,虽然他也是通过关系想尽办法联系旅游局。多给点钱给他是应该的。 就在Endoy给我安排好事情的第二天,旅游局的Angie给我发了文件:嘿,Aggie,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我发了个笑脸(呵呵)过去说:不用了,我跟着Endoy的潜水船去Apo Reef。 再讲一件租车的事儿。本来要在马尼拉租2辆车,这样我们可以在马尼拉随心所欲的去不同的地方。联系到当地的租车公司,问他们定了车。一个星期后,我感觉不太对劲,又发邮件过去问:怎么没有订车详情呢,去哪儿取车呢,要联系谁呢,联系方法呢?他们回复邮件:你要先把你的信用卡信息发过来,我这边手动扣押金才能订车成功。 mmp,原来没有订成功,他们是读不懂我的邮件吗? 我又发了信用卡过去。 然而,他们回复:不好意思呢,你要的车都被订完了。 当时是临出发前一天,我有点儿急,陈老板(同行队友之一)说用国内的租车平台。 当时心理是拒绝的,因为万一在那边有什么问题,我还得打国际长途通过联系中国的代理公司才能去解决问题。 但还是选择了“租租车”,一个挺大的海外租车平台。 里面的评论啊啥的,都挺好,对于取车地点用户也表明是很方便的。我另外还联系了我的菲律宾朋友Dan,开车来机场接应我们。 飞机上看日出,舍不得闭眼 那天抵达马尼拉,天气特别好,蓝的透彻。 但是,1/Dan电话没人接,2/终于联系到Dan之后他带我去取车,结果取车点找不到,打电话去问居然说要去makati会更快,几个小时(what?)就可以拿到车。。。。。。3/过关的速度慢到我们怀疑人生。4/周先生在过关的那里一顿英语听不懂,最后被officer牵进海关移民办公室。 那天早上是漫长的。 大家都以为周先生被带进小黑屋里要钱(这种事在东南亚国家很常见),结果他出来告诉我们:护照换新,上面有一行字,那个海关人员看不懂,把我叫进去了。 我C,真的好想爆粗口,我就不相信了,这么多中国人来来往往菲律宾,难道就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标有换新信息的护照??? 之后我的朋友Dan从睡梦中接起了电话,和我说刚起床,马上来机场。我们一伙人换了钱,吃了jollibee,放弃租车,叫了辆grab,一起去了paranaque的民宿。 但,这一切都只是刚开始。 又一想,如果机场海关不延迟,周先生不被审查的话,我们得在机场一直等我的朋友Dan,如果自己独自一人去租车公司取车的话,我估计会被本地司机和租车公司绕得心力交瘁;如果真的租了车,在马尼拉这种地方,我们这么一群善良的人,估计所有的时间都会被浪费在路上、找停车场上、一直被超车上(马尼拉的交通比我记忆中简直更加恐怖,我的天)。 先隆重介绍一番此次同行的队友! 陈老板:社会人,抽烟喝酒赌博样样精通。“不要和我提钱”就是他最尊贵的地位象征。幕后安排一切。 林先生:公认的热心市民,特别是对于需要保护的女生,非常的乐于助人。 苗苗:未成年少女,需要有人保护,特别是在菲律宾这种蓝天白云碧海的环境下 老麦:职业卖笑,混迹于东南亚各种红灯场所,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她,没有最专业,只有更专业。最佳蛇精。 橙子:本队颜值担当,并且身兼灵魂摄影师一职,以公主般的姿态拍下恶魔般的影像。 韩璐:拥有腹肌的设计师,晒出性感泳衣纹路也不忘跨国加班沟通设计。 小丑鱼:Diver,对小丑鱼痴迷,在水上则是麻辣大姐大。恐高患者,图为滑翔索之后的懵逼写真。 网红(站小丑鱼右边):他神秘帅气,被菲国的无数男性粉丝追捧,这种情况我们始料未及,下次再去菲律宾,并将安排保镖相随。 周先生:撒狗粮大帝,曾经的蹉跎青年,现今的纹身师。最热衷的运动:水下玩海参。 张疯子Aggie:我就不用再多介绍啦。作为群主,除了带大家跳坑之外,还要随时保持霸气侧漏。 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网友,从素未谋面,到交心吐肺;从生疏客套,到玩笑连天;从白到黑,从有到无。。。。。。 大家通过上面的介绍先了解了解人物,故事我接着讲: 抵达了马尼拉的民宿,我的心才算定下来,让朋友Dan安排了一辆Van,下午来接我们出城。 住的地方特意选在了市外,远离尾气,进入住宅区要过两个保安亭,和一道铁门。热心市民林先生表态:可见菲律宾是有多不安全,要做这么多防护。 进入住宅区之前的第二个保安亭 菲律宾朋友Dan、张疯子Aggie paranaque的民宿 马尼拉老城区 大家都说菲律宾的食物难吃。 我竟无言以对,这毕竟是事实。 但是啤酒好喝,便宜得很!!!我推荐brew kettle,但你要是来菲律宾,就得来瓶red horse红马。 从刚落地到现在为止,不过才一天的时间,仿佛已经在菲律宾生活了一周。夜市吃饱喝足看完表演后,说好的派对,居然不了了之,大家径身走去了红灯区。 走着走着,一间酒吧的暗门打开了三分之一,三位小姐姐对着我们挤眉弄眼的居然笑出了声,她们把头一个叠一个的靠在门上,害羞又欣喜。 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原来她们在看网红!网红本来站在我后面,不想抛头露面的他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他快速走过酒吧门口,只见酒吧里面的小姐姐们穿着bikini差点没追出来抱紧他。 这是我们第一次察觉到网红在菲律宾的魅力,之后的日子里,只怪我们掉以轻心,没保护好他。哎,红颜祸水。 灯红酒绿 几个汉子在红灯区一直跃跃欲试,我们的专业卖笑小姐——老麦则在此终于宾至如归。 红红绿绿的霓灯把我们微醺的脸照得迷幻。 老麦进了一间屈臣氏,听说是偶遇了一个华人,之后是什么故事,我就没多问了。 一群人回到民宿,简直不要太累,昨晚飞机上几乎都没睡。 我,忘了还有谁,大家直接在客厅的地板上睡了。 从落地窗吹进来的风一直卷进了梦里。 (前方高能,请注意) 第二天早上,醒的其早,收拾东西,从马尼拉飞圣何塞。 然而, 叫 不 到 车。 我赶紧把房东喊起来,让他帮忙送人,由于是小车,每次只能挤5个,先送走一批。 剩下的5位则继续叫车,如果实在叫不到,就只好让房东再送第二趟。 叫到一辆小轿车,硬是不让上5人,加钱也不行,然后开走了(现在想起来应该先上4人的,之后一位可能再让房东送)。 等房东回来接上我们第二批人的时候,时间已经很赶了。但是小伙伴们说通过票号和护照号能自助check-in,于是把信息都发过去,让他们帮忙check-in。 登机之前我还悠哉的去买了甜甜圈和咖啡,在登机处悠闲了好一会儿,宿务航空的不准点我已经习惯了。 终于开始登机,前面有三名小伙伴被拦下来说登机牌扫不到登机消息,在旁边先稍等一下。直到所有人都登完机了还没有人来处理我们的事。一位counter来和我说:需要你们前往check-in的窗口,我们经理找你们,这个登机牌不应该给你们的,因为你们迟到了。 这是哪一出? 我说:我们不去,要是去了的话就会错过飞机了,你叫你们经理过来。她说:我联系不到经理。 当时就火起来,我说:你打电话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们都有登机牌了,还不让上机。 这counter妹子小声的说:就算让你们上去也没位置坐的。 我冷笑了一声: this is rediculous! 你们100个座位卖103张票吗?可笑 妹子说:你先别急,我们可以安排你在下一个航班,大概两个小时之后。 我真是气不打一处出,大声的告诉她:你到底是不是宿务航空的?这趟机每隔三天才有一趟,你当我傻吗?你快让我们上机,飞机要飞了,我在那边定了所有的船、潜水项目、岛上项目,去不了的话是要有很大损失的! 不久后,检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飞机飞走了。 当时我就____了,卧槽。 来,开撕。 另外三位小伙伴都是男生,英语也不好。我在登机处尽所能的引起噪音,让整个厅的人都听见。幸好我是女生,如果我是男生的话已经被保安拖走了。 千等万等,经理终于来了,然后态度非常强硬的和我们霹雳吧啦说一顿,根本不听人说明情况。旁边还有一队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也登不了机,那位女士用菲律宾语和经理争辩着。 终于轮到我和经理说话,经理的说法是:你们这三个人来晚了,本来不应该给他们登机牌的。 我说:好笑,我们最开始就在自助取票机上check-in,那个机子有问题才去counter,counter还给了我们登机牌。 他说:因为自助check-in机器过了点数就办理不了登机手续了。 我更加激动了:我有一位朋友早就到了,但是他的票就是在机子上取不了,而且,在他后面的人都可以办理,就他不能,这是怎么回事? 他说:但是你们去求助柜台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已经晚了。 我说:不能check-in还能出登机牌?你们宿务航空是登机牌影印公司吗?登机牌出了,不让我们上飞机就是你们的责任,我现在损失很大,你们宿务航空必须要赔偿我所有的损失。 他说:不可能的,你办理check-in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一场撕逼战从6点多持续到10点多。 最终经理表示可以退三张票的全款。 然而,我们回国这么久,到现在都没收到钱,已经过了15个工作日了。发邮件问客服,他们说要去问银行,打电话问银行他们说要问航空公司,没有查到任何一笔退款。 特么真想自己有能力把这事儿在媒体曝光,不过就我这影响力,没毛线用,我深知一篇曝光文要么是作者有着大量的媒体资源,要么就是走运踩着狗屎了。 宿务航空,这笔账没完。 更让我瞠目结舌的是,当时出事的时候,我的电话一直拨不出,无论充值,买新的套餐,都没用。估计另外6个小伙伴已经到圣何塞了,没法联系到他们,非常捉鸡。他们下飞机后要干什么,联系谁,怎么去sablayan,联系不到我们怎么办,会不会一直担心。 我在机场找到电讯公司globe的柜台,询问为什么打不了电话! 工作人员一边倒腾着手里的sim card一边漫不经心的回复我:噢,整个globe通讯都用不了,瘫痪了。 我X!?? 这种关键时刻居然遭遇菲律宾最大通讯公司通讯瘫痪?在逗我吗? “什么时候修好?” “中午12点吧,不知道呢。” 不敢想象如果在中国,中国移动瘫痪了会怎样。 幸好通讯在9点多的时候恢复了,我刚好联系上抵达圣何塞的小伙伴们。网红的英语好,我把要事儿交代了一遍,就拜托他先带领其他妹子们去sablayan了。网红太帅! 届时,我们其他人还在宿务航空的办公室等着叫号办退款,mmp,一等就是1个小时。 宿务航空把我们fuck up之后,我决定改走水陆。 联系了Dan(他当日是准备坐车、船去apo reef的),告诉他我们一起和他走水陆。 大家算是松了口气,先去做了个马杀鸡,然后抱怨一些技师杀鸡杀的不好,最后在车站吃了顿本地人都爱吃的inasal烤鸡。 虽然时间非常漫长,估计12个钟头抵达sablayan,但是总算有个法子,说不定一路上也能玩得开心。 当时的我们很天真,没料到接下来的那条水陆是那么难走。。。四个人,在“僵尸镇”上的那10个小时的体验太过极致,以至刷新了我的人生认知。 ------未 完 待 续------ 如果你想成为张疯子下一次旅行的队友,报名请戳: 【和张疯子去旅行】2018第三期——印尼苏门答腊 什么是“和张疯子去旅行”? 每年8-12次“和张疯子去旅行”,用最酷最野最地道的方式玩转那些秘密之地,深度融入本地生活,当一个“traveler”,而不是“tourist”。 不定时的招募队友前往世界的各个角落(地方都是经过我再三思考而筛选出来的:够好玩,够地道,够新奇)。针对交通/住宿/签证等我会给出一个打包价,统一安排旅行中的对应项目,而我会尽全力的压缩成本,从中赚取支持自己旅行的费用。
133 2
TA的照片 更多 5个相册 | 439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