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0%

德累斯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8)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6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印度尼西亚/东帝汶 2017-02-23
特拉加人的葬仪
(2017-1-11) 特拉加地区(Tana Toraja),在苏拉威西岛的大k形的直腿下部偏上处,快要到中央交会点但还没到的位置。开发旅游业已三十年,在印尼旅游当局的角度,认其为巴厘岛之后的第二旅游目的地,旺季在七、八月,主要是欧人来。中国人来的不多(不是没有),直接因为旅游想看什么、想享受什么,无关高下。 要是拿一件出来说特拉加奉献给游客的东西,就是死,当然你说建筑物独特、山间稻田美,也行。外人来,都看特拉加人的ceremony,互相见了就问"看了ceremony吗?" 野导们堵在巴士站拉客,总是说"你走运,今天是ceremony第一天。" 所谓ceremony,这里特指葬仪。一般说,葬仪进行五天,各有内容。任何一天,不是这村就是那村办葬仪,说"你走运赶上了第一天"纯属扯淡。我们昨天和今天遇到了三场不同时点的葬仪,以我今下午所见最彻底:一位老妇的棺材吊送进崖壁石窟。 为何关于死可成为一地旅游观光主要内容?很简单,人不能漠视一件必然发生的事。你不喜欢就装看不见,心里的慌自己知道。所以,想看别人是怎么对待的。在当地人这里,则此事不全是关于勇敢面对命运,而是关于社区维系,换言之,为逝者办葬仪巩固社区团结。你现场目睹了人们的参与便理解了。 但是这样的葬仪花费巨大! 杀三十头水牛献祭是稀松平常,多的上百。花钱买,一头一百五十百万(没错,150 millions)、三百百万、一千百万、一千五百百万印尼卢比的水牛都有。穷人实在买不起的,杀一二头的也有。富人、高阶层的,杀上百头。这是总计多少钱?水牛在这里已不用作农耕,专用于ceremony,这是个巨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的生意。我怀疑有关利益方勾结政府推促了这葬俗。4 your info,在泗水时房东告诉过我们,一般年轻白领月工资约3.5百万印尼卢比。您可自行换算买三十头水牛的钱数与平均收入之比。很多人家在亲人死后,停尸家中一、二、三年才举殡办ceremony,说是葬俗如此,其实相当程度上是需要时间凑钱。 今下午在等看棺材送往崖壁时,遇望加锡来的一家游人,男人自称是特拉加人,他说不解为何花费如此浩大办葬仪。我这个外人唯有点头,别的不能说。没来得及问他旅游业侵入之前本地葬仪的规模。问了估计他也不知,他年不到四十,生长在望加锡。 棺材送往崖壁的过程让我想起在贵州见过的侗族人出殡,有相似的推阻但仍奋力前行的桥段。现场没人哭,一个都没有,大多数人不显悲哀,他们顶多沉郁,抬棺材的壮汉有的还带笑。一群老妇坐在我身后台阶上。我坐在此是为拍照角度,她们目的一样,用眼睛拍,放入心里。当夕阳照不到的崖壁下那里传来最后一段致辞和圣歌(这里特拉加人多数是基督徒),老妇们随着轻声吟唱,甚至有声部。我不能不把镜头转向她们,以无比尊敬的方式。
69 0

发表在 环游亚洲 2017-02-19
说说边检索贿
这么多年,我被外国边检索贿并老实付出,只有一次。总的说我觉得是自身倘若没毛病,没把柄抓在对方手里,对方也不大敢强要。当然,需要评估现场对峙的利弊得失,而且需要一定的策略,强硬驳火未必是良方,因为谁都要面子。 那次是十多年前从墨西哥穿过伯利兹去危地马拉,开一辆在墨西哥租的车。行前已通过阅读得悉中南美洲国界上常有些当地人协助旅行者过关,首先是因有语言障碍,其次是具体手续和流程,再就是官员刁难。这些人号称不要报酬,条件是你从他手里换汇,赚头在这里面。我刚停车,飞土中就上来一帮这种孩子,我用了一个。果然,危地马拉边检官说我车上缺文件。我问什么。答曰所有权证明。这些对话当然是通过那个男孩。我问什么所有权证明。其实我知租车不可以过国界,这是通例。男孩说不管什么,悄悄给钱就是了。我问多少,他说五十危元即可。(我记得这些钱约等于七八美元。)他把五十危元夹护照里递给官员。对方一直没抬头直视我,提要求的时候和接钱的时候都没有,手起章落,接着就是开车到消毒点消毒,两个人用长杆喷枪往我车底盘喷药。倘无这男孩协助,我连语言都不通,更别说租车过界这事他拒绝我是占理的。从墨西哥进伯利兹其实也遇到了同一麻烦,但伯国边检阳光正直,而我反复申诉我的需要(去看蒂卡尔玛雅遗址),经海关检视和登记车辆,给我放行了。所幸伯利兹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可以高效地沟通。 下一次遇索贿是2007年11月离开尼泊尔加德满都机场时。那时我的信用卡不好用,银联也还没当今这么方便,我有个长程旅行计划,所以随身带了六千美元之多。入境没申报,出境时被几个年轻小伙查获,他们显然经验丰富,知道中国人的钱在哪儿。但我觉得他们误判了,以为我是在那里做生意的。六千美金摆在台面,对方用勉强可表达的英语说,如果他报告他的上司,我的钱将被没收。我说可以啊,但给我正式的paper。不知他们是不是没听懂,反复说那句“如果”,却不行动,我就反复强调paper,还提到请通知中国大使馆,云云。组长一级的小头目也过来了,也很年轻,僵持了十分钟。我告诉他们我不是商人,这些是我的旅费,还出示了几张旅途中产生的单据。我被撂下不理,十分钟后我说怎么着哇,我有个航班要赶。小组长几乎不可察觉地摆了下头,我卷起钱走人。后来跟朋友说起,她说吼哈嘿你太强了(翻译为无知者无畏),你入境没申报,按规定真可以没收你钱哒。我猜焦点在于,几位年轻人期待我当场抽一部分钱上贡,而若真按程序办,他们其实一点好处得不到,遇上个不急不慌好口条的大叔,算球放生两便吧。那边是谁说的我不慌啊,六千块呢! 2008年2月离开缅甸曼德勒机场时,遇到没任何理由的公然索贿。插一句,中国人遇麻烦就行贿的习惯真十分十分十分不好,所以有了最近越南边检殴人后大家生产队开会吐槽的专挑中国人勒索这个相当普遍的现象。稍早在老挝川圹,与开餐馆并出租工程机械的中国人聊天,他也说过,他刚来时还好,后来老挝官员办事只对中国人索贿,对别国人则不,他说都是喂出来的。言归正道。在曼德勒机场,一帮子飞昆明的旅客冲过大厅,忽然跑来几个年轻人站在空阔大厅中央的一个小台子后大喊过来过来,护照护照。大家排队递上护照,他捏着护照毫不客气地大喊小费小费,用的是中文。我当即说“no小费”,他立马还我护照,去看下一人的。他的角色,即使是正当的,充其量也就相当于大多数机场都有的国际出发厅入口看一下旅客文件,这种角色也敢公然喊小费,真要感谢旅行啊让我们眼界大开,stupid tourists于兹成长。眼界开了,就不再会那么轻易生气,学会应对即可。 几分钟后我被曼德勒边检官没收了相当于一百多人民币的缅币,是直接从我钱包里掏出,扔进他脚边桌下的一个纸盒的。原因是缅甸不准许它的货币出境。他经验老到,直接要看我的钱包,不发一语拿走缅币,还钱包,护照盖章放行。我问为什么,他不理我。我不依不饶找当地华人当翻译问他,才明白怎么回事,跟他说那给我正式官方收据,他又伸手要我钱包。贱仆还以为要还钱呢,老爷他却从钱包里掏出刚才开恩剩下的几张缅币,也摔进纸盒。下一轮交涉时,又把这几张还给我,这种抢占高地的谈判战术也是开挂了。候机厅不大,座位离他桌子不远,一帮中国旅客(我都不认识)在那区域嬉笑起哄,虽不是直接对着他,但这位近五十岁男人的脸色渐渐挂不住了。一姐们儿说,还你的这几张缅币,你回家还不逮裱起来?最后一次我过去跟他要收据时,他用勉强一字字的英语说:“请尊重官方。(Please respect authority.)”帮我翻译的华人是个俊朗阳光的汉子,看起来做生意一定精明,也没准黑白通吃(在缅甸混的都不简单),他说算了,他们很穷,这个官员你看他威风,工资连抽烟都不够,一百多块对你们就不算什么了,你看他,难道不懂你们一帮人在那边嘲笑他吗?算了吧。我照办了,老实落座候机。事后我反思,结合在缅甸处处遇到的强迫或半强迫索取donation或gift,可能在他们的文化里认为有钱的有能力的就应该扶助没钱的没能力的,而不是我们首先想到的尊严、出息之类。基于此,继续学习和体会吧。 然而无论如何,明明合理合法但主动行贿都不是应当提倡的。 越南、柬埔寨、老挝三国U形路线,十多年前就成熟了,不少中国人出境到越南北方,再到南方,进入柬埔寨,然后北行入老挝,最后入境中国,或者此路线反向。我曾阅读详细的旅途描述,其中写及边检索贿。比如从柬埔寨入老挝,同车游客都做过功课,知道要交一美元小费给盖章的官员,这位作者姐们儿誓死抵抗,四十分钟后被放行,结果是全车洋人都对她不满,因为耽误了后面预定行程,只有一个德国老妇为她辩解。这是个微妙的处境,道理上大家都不该行贿,可是实践中都惯着官员的毛病。我2012年从越南南方进入柬埔寨的那次,是从朱笃坐船到边界,过境后换车到金边。导游拿着全团十几人的护照去办签证,那时柬埔寨签证是二十美元,他收了每人二十二还是二十五美元我记不清了,多出的部分是他拿了还是行贿了,我也不知,总之顺利过境。盖柬埔寨入境章的时候还是需每人自己出面的,亭子里的官员一个个面如黑虎,但没刁难,是否因全团都是洋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就不知了。 2015年初我从云南河口过境到越南老街,一进边检大厅,就被一个女官员招呼过去,她是检疫的。她的直接招呼我,透露了她的经验,就是恐怕多数中国游客都没有黄皮书。我掏出一本皱巴巴的黄皮书时她有点失望,不过紧接着是我受惊,因为没注意到霍乱疫苗竟然两周前刚刚过期。她用流利的中国话(比多数河口当地中国人说的不差)说你霍乱这项过期了。我坚持说英语,问那怎么办?她庄严地说我这次让你过去。我说谢谢女士。她对我戒备的神色和并不那么领情的口吻显然大不受用。我昂然而过。有毛病也逮得瑟,有时候这是气场的博弈。而她,预存了找茬勒索的念头,自己心里发虚。 好了,最后说到最近的印尼行程。上面提到无知者无畏,我对印尼边检索贿这方面,因为行前已经阅读了太多,说真的怕得半死,但也大致了解了被查的多数还是貌似生意人,或自身的文件准备不周到的旅游者。我把回程机票行程单、旅馆预订单都打印出来。入境边检时,先问我说不说英语,然后问旅行目的,要去哪里?我一一陈述;又问回程机票,给他看行程单。他十二分友好地微笑着说我给你三十天签证(免签事实上也是一种签证),如果你需要延期,可以……,我就没细听了,因为回程已定,不可能延长。行程规划是我做的,同行的哥们儿所知不详,英语也略差,我们下飞机就走散了,他先我过关,后来给我看他的护照上,签证章上注明“不可做生意,不可工作”,而我的没有,很可能因他回答问题模糊,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怀疑。 然后是海关。哥们儿没有托运行李,我有一件,取出后就被海关官员直接指向个检通道(而非绿色通道)。哥们儿站在区域外,我朝他喊等会儿哈,被抽查个检了,这工夫箱子就过了X光机。机器后站着一群官员,但谁也没在看机器,等我要把箱子摆上检查台时,一个中年官员笑了笑让我走。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看人,对人做直接判断。 所以,做个坦然的过关者,同时做好自身准备,是免除或减少被勒索机会的最重要方面。别的不需再多说了。只供借鉴和分享。 当然,YMMV。
208 0
TA的照片 更多 1个相册 | 35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