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0%

亿_Zoey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现居:深圳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9国家57城市
  • 点评0 / 8

    去过 8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缅甸 2017-04-19
昔卜Hsipow-缅甸最原生态的雨林徒步
每个人对缅甸的第一印象恐怕都跟佛教有关,不过这并不是缅甸吸引我的地方。有人去禅院禅修,有人去茵莱湖划船,有人去蒲甘看热气球,我呢,是去徒步的。 出发之前,已经对缅甸的观光地大致上都有所耳闻。缅甸比不了尼泊尔的壮丽山川,赶不上泰国的阳光沙滩,也没有印度的文化冲击,也许就是这种平平淡淡的地理环境、宗教和文化才造就了缅甸人的温和平庸。所以对于更喜欢旅行中的新鲜感的我,并没有对缅甸抱太多的期待。倒是从两个朋友那里听说缅甸还有徒步,就决定参加卡劳-茵莱湖段和昔卜的徒步。 卡劳是个小镇子,除了酒吧里味道不错的酒、街上突然飘来的尼泊尔歌和一路上吃过的最便宜的猪杂串串以外,没有什么特别印象。本来11月已经进入了缅甸的旱季,却从下午到卡劳开始就狂风暴雨,最后还是报了个2天的徒步团。第二天一早起来还是瓢泼大雨,等雨势减弱,旅游公司用吉普车将大家伙载去徒步出发地点。卡劳-茵莱湖段只有七彩农田的一个亮点,本身海拔升降不太大所以本应该难度不大,可惜雨季还没结束,道路被淋得黏黏滑滑的、泥泞到哭死,徒增了很多困难,导致大家几乎都摔了跤。虽然一路上嘴巴没受罪,有趣度却不及辛苦程度。 在缅甸的大街小巷很容易就能找到一种绿色叶子包裹的“口香糖”,里面夹了各种各样的香料。在尼泊尔、印度都有相似的东西,叫帕安,区别是印度尼泊尔的大部分并不吐红汁。第二天上午,向导买了一包帕安,问有没有人要吃,作为好奇宝宝第一个冲上去要了一个。嚼了几下舌头就没知觉了,没多会儿走路有点飘,晕乎乎得像喝醉了一样。慢慢地飘飘感和舌头的麻木感散去,嘴巴全是红色的汁液,随便摸下嘴角就像流血了一样,不停地吐吐吐。没有甜味和异味,但常年吃这个的人的牙齿都被腐蚀地稀松不拉的,一开口形象全毁了,所以缅甸无帅哥呀!男人几乎人人都有一口黄小仙一样的红牙,少数女人也是 ! kalaw到inle湖段虽然标榜是jungle trekking,却是扎扎实实地体验了一把大农村。在茵莱湖待了几天,又去东枝过了天灯节之后继续北上。 本以为全程无尿点的缅甸之行,自从到了美缪之后就充满了小惊喜。坐火车到了昔卜,发现昔卜是个充满幽默感的地方。卖书的叫Mr Book,卖奶昔的叫Mr Shake,我们的向导叫Mr Bike,因为他在做向导之前贩卖摩托车,是个很有生意头脑的人。从facebook上联系到了Mr Bike,他到我们住的客栈和我们碰面,问了基本情况、需要带的东西和价格,经过讨价还价,一毛都没有砍掉,不过已经习惯了,在缅甸没有遇见夸张的要价,所以基本上都砍不下来。Mr Bike的要价比Mr Charles家的高,但路线不同,听起来也更有趣。事实也证明,一分价钱一分货。 于是加入Mr Bike第二天带队的三天两夜徒步。之前卡劳到茵莱湖的徒步说是雨林徒步,结果是那个死样子。这次昔卜的徒步又说是雨林徒步,自然没放在心上,只想看看原生态的村子,但只会经过掸族和帕劳族的村庄。 队友是三个瑞典妈妈,经过第二个掸族村子后,3个背夫也加入了我们。继续前行到一个谷地生火做中饭,谷地聚集着好多好多的蝴蝶,且叫它蝴蝶谷吧!中饭有Mr Bike家自制的鱼肉。 中饭之后就开启了全程无人烟、基本无信号的森林徒步。整个下午的活动就是爬坡爬坡再爬坡,海拔上升1000米左右,土坡靠人踩出来的,坡度很陡,充分锻炼了一下平时基本用不上的后脚腱部位的肌肉,多练练估计就可以去跳迈克尔·杰克逊了,哈哈!不到4点到达第一天的目的地——Mr Bike盖的树屋,从此咱也是住过树屋的人了!树屋有两层,上层用来睡四个人,瑞典妈妈们还带了蚊帐。下层有躺椅、吊床,可以休息、吃饭。最下面的地上可以烧火。 我们负责喝茶葛优躺,背夫负责生火做饭。因为瑞典妈妈们是素食,所以导游这次没有带枪,野味自然没吃上。炒了鸡肉,喝了米酿的白酒,吃饱喝足。 Day2早上5点半,被向导叫起来看日出,艰难的挪出睡袋,瑟瑟发抖的在躺椅上等待日出。可能是空气湿度不够大,云海只有一点点,远不及勐卡的壮观。晚上听见有什么东西撞木头的声音,但并没有幸运地看到鹿和其他动物! 吃过早餐再次出发,终于见识了啥叫jungle trekking了,第一天爬坡时的路有多陡,第二天下坡的路就有多陡。路上毫无人烟,更别说游客了,这路绝对是目前徒过的最贴近自然、最原生态、最难的路了。路上偶尔会遇见几个用几根竹子简单搭建的“棚”,是导游说这个猎人临时休息用的,这路也就是平时猎人狩猎走的路,没有游客也没有军队(部分区域是有武装力量的)!一路上状况不断,走到青苔上滑倒、被植物匍匐的茎绊倒、路面被叶子覆盖一脚踩空、借力旁边的树结果断了、摸了一手竹子上的黑刺。中午随便找了一处旁边有溪流的开阔地,煮了面条充饥后继续上路。Mr Bike非常能侃,对一路上经过见过的花草树虫都能如数家珍。 一边用砍刀开路,一边采蘑菇木耳香蕉花,一边在山间溪流间上下穿梭。终于在4点左右到达当日终点彻底傻眼了,木有树屋、木有homestay,在被一片竹子围起来的空间里露营,再次完成了又一个第一次:睡吊床!晚餐从器具到食材都是就地取材,一道炒木耳、一道香蕉花汤,大家纷纷表示香蕉花汤非常好喝,要求第二天早餐还吃这个。虽然不像上次徒步时在homestay吃的那么丰盛,但有趣程度绝对过之而无不及。吊床比想象中要舒服得多。 第三天就比较轻松啦!走了一点点就上了船,到了比较平稳的水域,就一人发个轮胎和酒水饮料,开始2个多小时的漂流。中途还是有那么几段水势汹汹,非常好玩,也被几个漩涡旋来旋去的,虽然有船跟着,但如果有救生衣做防护会更好。3个瑞典妈妈里,只有芭芭拉愿意尝试。芭芭拉是3人之中年龄最大的,差不多有60岁了,穿着和性格却很有童心。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觉得充满了50年代老电影的味道,很像老电影中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她们中只有一个妈妈的英文还不错,好像叫Sara,芭芭拉带着一本小字典随时记忆。Sara30年前曾随她的丈夫一起来过缅甸,当时病的一塌糊涂,只去了很少几个地方。很难想象自己30年之后再故地重游到底会是件怀念还是可怕的事情! 11点多到达目的地吃掸族米线,送回各自酒店,行程圆满结束!从此,黑出新高度,疼出新强度 !徒步虽然辛苦,但是很好玩。每次徒步总能见到很多50、60甚至70岁的西方人,她们的体魄一点都不输给年轻人,给一个大写的服字。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旅行方式,不喜欢匆匆打卡,倒是这种又新鲜又接地气的方式对我很受用。就像在乌本桥上追逐了良久的落日,才发现下图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哈哈哈!

眉谬 昔卜 昔卜 昔卜

1942 9
TA的照片 更多 1个相册 | 32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