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非典游客 @ YOUUJ

确定 取消
0%

林非雨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8)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49国家317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8篇游记 | 2个精华

发表在 东南欧地区 2018-04-17
【海国游志】萨拉热窝:止战之殇叹过往 ,重整山河待后生
从克罗地亚入境波黑的下一秒钟,就感受到了不同。公路的路况没有克罗地亚平坦,路边稀稀拉拉的村庄,看上去没有邻国繁华,在初秋季节的衬托下有些萧条。虽然波黑只有25公里的亚得里亚海海岸线,但是秀丽静谧的内陆风景足以让游人沉醉,错落起伏的山脉绵延不绝,蓝绿色的河流蜿蜒流淌,时而有清澈的瀑布喷涌在山谷中。 拉丁桥 东西贯穿流淌在市中心的米里雅茨河,波澜不惊,见证了兴衰,听闻了炮火,最终汇入西部的波斯尼亚河。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桥,连接起米里雅茨河的南北两岸。沿着米里雅茨河的潺潺细流向西步行2分钟,就看到了眼前这座小巧隽秀的石桥——拉丁桥。 拉丁桥 1914年6月28日,这座籍籍无名的石桥,居然成了世界历史舞台的中心。在距离石桥几步之遥路口,19岁的热血青年用手枪刺杀了奥匈帝国王位继承人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夫妇,引爆了第一世界大战的导火线。此后,普林西普俨然成为了波斯尼亚塞族人心中的民族英雄,石桥也改名为普林西普桥,不但他的纪念碑竖立起来,连他的脚印也在路面上标注出来。 拉丁桥 1993年从普林西普桥改为了拉丁桥。普林西普也从圣坛上走了下来,变成了激进的民族主义者。而今,除了拉丁桥畔的萨拉热窝博物馆门外墙上的几幅黑白照片和一个刻字铜牌,简单地叙述了当年的事情经过,再也找不出任何的痕迹了。当时间都风干了,角色都还原了,民族、政权之间的恩怨能否释然? 萨拉热窝博物馆 站在桥上,一眼就望到了古老的皇帝清真寺(Emperor’s mosque),庄严肃穆。这是萨拉热窝,乃至整个波黑地区最古老的清真寺,早在1462年,奥斯曼帝国的君主苏丹麦哈麦德二世征服萨拉热窝之后不久,就下令修建,在随后的500多年间,也是几经战火毁坏,数次重建。 皇帝清真寺 从拉丁桥向东走大约5分钟,Čobanija桥的对面就是著名的萨拉热窝市政厅Vijećnica。建成于1896年的市政厅是奥匈帝国占领时期,萨拉热窝最奢华的建筑,精致的拱形窗户,锯齿形屋顶和观光阳台,无不彰显着昔日帝国的荣光。二战之后,市政厅变成了波黑国立图书馆;在著名的波黑战争中也难逃厄运,1992年8月的大楼一把大火从内部点燃,近90%的馆藏图书毁于一旦。虽然大楼从1996开始重建,但波斯尼亚文库的致命毁坏却是无法弥补的。 萨拉热窝市政厅 与皇帝清真寺堪称双璧的是巴卡萨亚老城里的格兹·胡色雷·贝格清真寺(Gazi-Husrev bey Mosque)。纯白的色调,宽敞的院子,五拱的门廊,精美的拱门,45米高的宣礼塔和多个圆顶完美地存在一起,中央穹顶周围数十个采光窗户。院子外面是热闹的商业街,院里却安静地连风吹栗子树叶沙沙响,大理石喷泉的水流淌,都能听见。不时有信徒虔诚地祷告,低头呢喃。可惜一道2米厚的院墙,能隔开了世俗和纷扰,却挡不住大炮和炸药,在波黑战争期间,这里是轰炸的主要目标。 格兹·胡色雷·贝格清真寺 院子西面的高大雄伟的钟塔,从1697年就开始为信徒们测算每天的祷告时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保持月历时间(àla Turk)的钟,根据这个系统,新的一天开始于日落。后知后觉的我,直到旅行结束好久,才知道钟塔原来是《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取景地之一,英勇的瓦尔特就是在钟塔顶上向德军开火的。 钟塔 从我们住的酒店楼下步行不过2分钟,就进入了萨拉热窝老城的巴什察尔希亚(Baščaršija)。巴什察尔希亚的兴衰史,就是萨拉热窝历史的浓缩。 巴什察尔希亚 萨拉热窝自古就是巴尔干地区的商贸重地,大约在1460年,波斯尼亚的首领Isa Bey Ishaković就在米里雅茨河右岸开设集市。从1521年到1541年,在首领Gazi Husrev Bey的领导下,萨拉热窝的人口达到了5万,成为奥斯曼帝国的第二大城市,仅次于当时的都城伊斯坦布尔。 巴什察尔希亚 在萨拉热窝的黄金时代,巴什察尔希亚不仅是萨拉热窝的经济中心,也是整个巴尔干地区最大的贸易中心,鼎盛时期有超过12000商铺在这里落地生根,许多商人从佛罗伦萨、威尼斯、杜布罗夫尼克慕名而来。1984年萨拉热窝冬奥会之前,老城也翻新重建。东起巴什察尔希亚小广场,西到Ferhadija 大街,虽然规模不能和当年相提并论,却依然保持着奥斯曼时代的古老风貌。 巴什察尔希亚街道 曾经在萨拉热窝的城市里散落着许多亭形公共喷泉(sebilj)。据考证,这是土耳其人带来的习俗之一,亭子里的供水人,领取君主发给的工资,每日向饥饿口渴的路人派发免费水。而今仅存的一个Sebilj就在巴什察尔希亚广场中心,新摩尔式的建筑风格,一看就是和市政厅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亚历山大·维特克(Alexander Wittek)之手,近代的萨拉热窝和维特克也能说得上是相互成就了。Sebilj现已成为萨拉热窝的标志建筑之一,游人喝上一口,以后还会回到萨拉热窝。 Sebilj公共喷泉 萨拉热窝曾是欧洲乃至世界上繁华的大都市,欧洲的第一个全日制有轨电车就是1885年在萨拉热窝率先启用的。沿着Ferhadija 大街向西漫步,浓烈的奥匈帝国新巴洛克风格建筑迎面而来,恍惚间以为来到了维也纳或布达佩斯。我低头看见了一条刻在大街上的一句话“Sarajevo Meeting of Cultures”——萨拉热窝,文化交汇的地方。 萨拉热窝东西方文化分界线 而今的萨拉热窝就像一个熔炉,波斯尼亚人、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穆斯林、天主教徒、无神论者和睦共处。西眺维也纳,仿佛奥匈帝国的荣光尚在,东瞻伊斯坦布尔,奥斯曼帝国的似乎风韵犹存,两大帝国,三大民族,四大宗教,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碰撞出来的火花熠熠生辉。多种文化和宗教信仰在萨拉热窝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如今早已不是此消彼长的时代,经历过苦难,才能更体会到和平的弥足珍贵。民族仇恨,宗教分歧,在时代发展前面也让了路。 萨拉热窝西方建筑 止战之殇叹过往,重整山河待后生 。尽管这个城市至今仍在抚平战争带来的创伤,尽管有近一半的青年失业,但是并不影响太阳依旧每天升起,人们依旧面带笑意。每一个到访的游客,似乎都愿意在这个城市尽可能地多消费,为萨拉热窝人的梦想献一份力。蓝天白云下,远处的层峦叠嶂,清真寺呼唤朝拜的声音时而响起,与教堂的钟声也显得一唱一和地协调。萨拉热窝就是这样一座魅力城市。 萨拉热窝西方建筑
313 6

发表在 希腊/塞浦路斯 2018-03-05
【海国游志】塞浦路斯:寻访爱神诞生地
塞浦路斯:爱神诞生地 塞浦路斯传统渔船 三年前的圣诞节和新年假期,我在塞浦路斯。旅行的初衷很简单,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来躲避英国的寒冷冬天;因为刚刚跳槽进了新公司,能立马使用的年假有限,所以选择了远近适中的塞浦路斯,晒个太阳喝点小酒,顺便看一看爱神诞生的地方。 不到5个小时的飞行,两个小时的时差,途径一片爱琴海,终于来到了第一站,帕佛斯。而几个小时之前,我还在新公司充分发挥一个新入职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工作到最后时刻,整个楼层我是最后一个进电梯下楼的。当天是圣诞前夜,好多饭店都打烊回家过节去了。我们在仅有的几个晚餐选项里,挑了一家特色烤肉店。也许是饿极,从第一口烤肉就感觉这家店的秘制烧烤酱确实不是吹的,浓烈里有着些许的清香,是不是和塞浦路斯人热情而又保守的性格很相象?点了一瓶南非产的2013年的长相思配烤鸡翅,这是不走寻常路的开始啊。 帕佛斯城堡 第二天一早,温暖又透彻的阳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里钻进来,我都舍不得睡个懒觉,生怕辜负了艳阳天。开车直奔下帕佛斯的海港。帕佛斯实际上两个城镇组合而成的:上帕佛斯(Upper Pafos,当地人也称之为老城Old Town或者Ktima)和下帕佛斯(Lower Pafos,也叫作Kato Pafos)。老城并不是双城中最老的,相反下帕佛斯随处都是精美的罗马遗迹和游客观光的主要景区;在拜占庭时代,由于阿拉伯人经常骚扰,帕佛斯人才把城镇转移到了稍微远离海岸线,地势较高的上帕佛斯。下帕佛斯在古时是整个塞浦路斯的都城,从1962年就是不间断地发掘出来的历史遗迹,已经能回溯到两千多年前了,所以现在整个城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出来的世界文化遗产。 帕佛斯海港 论景色,如果说帕佛斯的海港排在第二,那么整个塞浦路斯恐怕找不出第一了。密布的各色游艇和渔船,一起停泊在中世纪建造的石头城堡旁的港湾,新与旧,奢华和朴素,竟然共存的无比融洽。四方形的鲁西格南城堡,早就被入侵的土耳其人重新修建了一番,如今已是一个博物馆。城堡上的平顶露台,是观赏海港和旧城的绝佳地点。城堡周围尽是保存了精美马赛克的古罗马遗迹。遗憾的是,惦念许久的酒神之屋遗迹(House of Dionysos,没错就是红透时尚圈的Gucci酒神包的酒神),因为圣诞节闭馆了。我只好前往下一个计划中的景点,上帕佛斯的凯伊亚奇圣庙(Agia Kyriaki)。 凯伊亚奇圣庙 现存的凯伊亚奇圣庙是12世纪建造的石质教堂,后来又增建了一个小钟楼和拱顶。实际上圣庙是建在更早时候的基督教拜占庭式大教堂的废墟上,这个大教堂有七个过道,曾经是塞浦路斯最大的教堂。阿拉伯人的入侵,摧毁了过往的教堂,如今只有残存的只有公元四世纪时期的极富宗教色彩的马赛克,无声地诉说着过往的繁华。走向圣庙的路,是用木头架起来的步道,步道下面尽是考古学的遗迹发现。望着残缺不全却又错落有致的石柱,我不得不感叹,尽管岁月无情,但只要存在过,就总是会留下印记。时至今日,圣庙仍然是当地天主教徒和英国国教徒共同朝拜的教堂。 圣诞期间的帕佛斯市政厅 匆匆的帕佛斯之行结束了,半环岛的行程开始了。在塞浦路斯自驾开车,对于一个从右方向驾驶的岛国人来说,那是相当的666。公路网路四通八达,各个城市之间都有高速公路连接,而且标识极为清晰规范。或许是圣诞假期的原因,高速路上的车极少,使得专注开车的大脑能有片刻的时间来欣赏路上的风光。从帕佛斯开始沿着曲折的海岸线公路,一路向东,一边是深深浅浅的绿色着绵延的山丘,时而出现的小小的村落,石头垒砌的房子,仿佛熟睡了千百年,让人不忍心叨扰;一边则是像揉碎了无数绿松石的海水,随着地中海的微风,轻轻柔柔地拍打着岸边白色的岩石,最简单的色彩,融入在了最美的画面。 爱神诞生地 傍晚时分,我终于把车开到了传说中爱神的诞生地——The Rock of Aphrodite。阿弗洛狄忒(Aphrodite)是古希腊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在罗马神话里,她的名字叫做维纳斯),人们更为熟知的形象是那座著名的《米洛斯的维纳斯》,也就是断臂女神,虽然具体的作者语焉不详,但是与《蒙娜丽莎》,《胜利女神》并称为巴黎卢浮宫的三大镇馆之宝。相传爱神就是在这片清澈的蓝色海水里诞生,随后坐在海豚背着的贝壳上上岸,从此附近的一个村庄变成了她的家。 波提切利的名作《维纳斯的诞生》 阿弗洛狄忒岩 假如石头也能说话,那么这个巨大的石灰岩会告诉我们,从古至今它见证了多少爱恨情仇。情窦初开的小情侣,共渡难关的中年夫妇,都乐此不疲地用卵石和贝壳拼成大同小异的心形,说不清到底是仪式感还是形式感。夕阳之下,落日的余晖赋予了爱神之石新的色彩,面向眼前一望无际的地中海,不由得通晓了“珍惜眼前人”的意义,心里满满地都是对记忆碎片的回眸和白驹过隙的怀念。现在想起,当时应该自动脑补酷玩乐队的《Everglow》(当然了,这首歌发行在我到此一游的一年以后了)。 情侣们留下的爱心 走回停车场的路上,我还发现了系在沿途树枝上的各色手绢和布条,之后的行程中询问了当地人,这是塞浦路斯妇女求子的信物,看来爱神还扮演着类似中国的送子娘娘的角色。 远眺爱神诞生地
1780 18

发表在 英国/爱尔兰 2018-02-28
【海国游志】林肯大教堂:曾经的世界之巅
到访林肯,纯属意外。虽然在英国住了十几年,但是提起“林肯”一词,马上想到的还是美国总统阿布拉罕•林肯。直到某天在客户的员工休息室闲翻杂志,才知道原来距离我居住城市不到100英里的地方有个城市叫做林肯。更令我吃惊的是,林肯大教堂竟然是世界上第一个超过埃及吉萨金字塔的建筑,并且霸占“世界最高的建筑”这个称号长达238年,曾经160米的高度直到19世纪末才被169米的华盛顿纪念碑和300米的埃菲尔铁塔超过。曾经的世界之巅近在咫尺,于是在某年春末的复活节假期,驾车来到了林肯。在平均晴天少于90天的英格兰中部,能在不用雨伞的天气里一览林肯大教堂的宏伟,不失为一种幸运。 林肯大教堂 林肯市位于英格兰的东部,是林肯郡最大的城市。林肯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5世纪,一个叫做林赛的盎格鲁-撒克逊小王国。在几百年的风雨飘摇中,一度隶属于实力较强的王国Deira、Northumbrian 以及后来的Mercia。9世纪,维京人的入侵,导致了林赛王国的彻底覆灭。后来阿尔弗莱德大王团结了所有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致对外,终于打败了丹麦的维京人,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英王国(江湖地位有点类似中国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此后的一千多年里,虽又历经无数内外战争,但林肯郡再无分裂。 受命于威廉一世国王(也就是征服者威廉),林肯的第一任主教Remigius设计并且组织建造了林肯大教堂,历时近20年,在1092年5月9日竣工(同年,也就是中国北宋元祐年,我国创建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钟——水运仪象台)。在此的两天前,Remigius与世长辞,他是不是心中有无限遗憾,已无从可知。大教堂经历1141年的大火后重建,随后毁于1185年的一场地震。1311年再次重建后的林肯大教堂,160米高的塔尖开始展露峥嵘,荣登世界最高建筑,直到1549年中央塔陷落,才让位给德国施特拉尔松德的圣玛丽教堂。按照占地面积,林肯大教堂是英国第三大教堂(位列伦敦圣保罗大教堂和约克大教堂之后)。 中央塔尖塌陷后的林肯大教堂 林肯大教堂堪称英式哥特建筑的典范。独树一帜的林肯大教堂有两块玫瑰花窗,这在英国的中世纪风格建筑中极为罕见。南边的玫瑰花窗名为“牧师之眼”(Dean’s eye)在千年命运多舛的岁月中得以幸存下来。北边的花窗名为“主教之眼”(Bishop’s eye),是1325年修复重建的。 从左到右:主教之眼、中庭、牧师之眼 早春四月的阳光透过斑驳陆离的玫瑰窗照射下来,刹那芳华。色彩的变换,与教堂内清冷肃穆的空气,带来了反差的美感。 抬头看大教堂的穹顶,顿时领悟到“词穷”的意义。几何学习的不牢固记忆绝对会限制你的想象。教堂正厅、通道、唱经楼、乃至附属的小教堂的拱顶都是各有千秋,可谓是教科书版的哥特式教堂拱顶一览。北部的通道是常规的脊肋拱顶,而南部通道的拱顶采用的是不连贯的脊肋骨,重力就落在上层的吊窗了。西北位置的小教堂的拱顶由脊肋骨分成了四部分,而南边的小教堂的拱顶则是由六部分组成,如此的结构可以大幅度地增加采光度。更令人惊叹的是在唱经楼顶上展现的不对称的美感。 流连在大教堂里,侧目看见在小教堂里低语倾诉的老奶奶,走过在圣坛前点起白色蜡烛许愿的中年游客,此时此景,无关国籍,无关肤色,只谈信仰。 古老的建筑自然离不开传奇色彩的故事,林肯大教堂也不例外。这里的一个有趣的石雕名叫林肯小恶魔(Lincoln Imp),相传魔鬼撒旦派了两个小恶魔来到人间作恶。小恶魔们在英格兰北部兴风作浪之后来到了林肯大教堂,摔烂桌椅,捉弄主教。一位天使试图制止这场混乱,可是其中一个小恶魔却坐在柱子上向天使身上的扔石块,另外一个小恶魔害怕得躲了起来。天使惩罚了第一个小恶魔,把它变成了石像,至今仍在石柱上蹲着,看尽千年风景。 林肯小恶魔与其卡通形象 谁说江山和爱情是鱼和熊掌?王室婚姻,尤其是在合纵连横,争斗不断的欧洲,总是与政治联姻,尔虞我诈,遇人不淑等等这些字眼联系在一起的。阿拉贡的卡瑟琳王后(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苏格兰的玛丽女王,都是其中的悲情代表,而从伊比利亚半岛卡斯提尔王国(现在的西班牙中北地区)的埃莉诺(Eleanor)公主却是其中的一股清流。埃莉诺和英王爱德华一世(电影《勇敢的心》里的“长腿”爱德华,彼时仍是英王亨利三世的王子)在少年时结为夫妻,婚姻的初衷也是中世纪王室中最为常见的政治联姻。随后的36年中,埃莉诺和爱德华几乎形影不离,随他参见了第九次十字军东征,甚至为丈夫吸出了体内被政敌下的毒。1290年,埃莉诺王后死后,爱德华一世为了缅怀她,举行了盛大的国葬,依照13世纪流行的内脏切除术(evisceration),把埃莉诺的内脏葬在林肯大教堂里(有种中国古代衣冠冢和佛骨舍利塔的感觉),遗体安葬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在她的遗体运回伦敦的路上,爱德华一世在每一处棺木驻足之地都竖立一座十字架,称为“埃莉诺十字架”。大教堂的外面,有两座石像,分别是爱德华国王和埃莉诺王后,似乎向世人证明了,埃莉诺这位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异国王后,不仅仅是嫁给了政治。 埃莉诺的内脏墓、爱德华和埃莉诺的雕像、埃莉诺十字架 林肯大教堂
53 3
TA的照片 更多 3个相册 | 125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