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朝九晚六白领族,足球潜水冲浪星际暗黑乐器爱好者

确定 取消
0%

Sofia小小北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6)

Ta的关注

3 更多

Ta的粉丝

4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环游欧洲 2016-10-09
[欧洲自驾]穿越阿尔卑斯,一路向南
辞职暴走,当然暴走欧洲,并且要走一段不寻常之路。 法兰克福落地后,德国的老朋友麦克亲临接驾。因为在入境的时候拿的是法签,而法兰克福又是德国边检最严的关口之一,所以不可避免的遭遇了严格盘查,铁面的移民官对我问了十万个为什么,检查了来回机票,酒店订单以及信用卡等财力证明,才墨迹的把我放走,所以在边检耽误了不少时间。为了赶时间麦克竟然把车开到两百迈,果然是欧洲,连车速都这么发达。麦克说这种车速在欧洲很正常,也顺便带我“兜风”,我却怨车速太快以至于数次见到奇形怪状的各色跑车却没来得及看究竟。麦克本是朝九晚五一族,此次以陪我为借口也乐得请到一个假期,于是从法兰克福到巴塞罗那这长长一段路途我便有了自驾的伙伴。 我们并没有在法兰克福逗留,径直南下夜宿慕尼黑。慕尼黑也倒有一些值得做的事情:逛教堂,喝啤酒,吃香肠,逛DM店; 对于天朝过去的女人们,逛DM店一定是一个重点项目,德国的日用品真是物廉价美,泡腾片几分钱一筒,卫生棉条也就几块钱一盒,还是上上乘的质量,我还没怎么开始我这次欧洲行,就已经在慕尼黑把我其中一个箱子塞满了,麦克有点欲哭无泪的无奈。 慕尼黑的教堂甚多,大气的小众的,公共的私人的,纯白的彩色的,每个教堂都有一些故事,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再到二战,这些教堂毁灭又重建。麦克是个很称职的朋友,提前在网上下载了些历史资料打印在小纸条放在兜里,准备随时掏出来给我做一番激情洋溢的讲解,像足了我们当年上台演讲却记不住词儿。但是天公不作美,等他想掏口袋的时候却发现小纸条不翼而飞乐,巡原路找了一圈垂头丧气的回来了,于是他就着零碎的记忆给我做着破碎的讲解,讲了一圈下来我最终也没搞清哪个教堂因何而建,或者我根本不关心所以选择性的忽略麦克的叽里呱啦。 那对洋葱头圣母教堂正在修葺所以没能参观,在圣母教堂底下不小心打了个喷嚏,被麦克瞪了一眼,说让我肃静,这也就在欧洲了,要是在中国到处都是旅游团拿着扩音喇叭吵吵嚷嚷。另有一座由一对兄弟建的教堂印象深刻,小巧别致,花花绿绿,奢华花俏至极,原来就是Asam兄弟教堂 。市政厅钟楼准点就有木偶戏剧表演,广场上站着艺人把自己的脸刷成镀金镀银的跟人合影赚取点小费;气喘吁吁爬到圣彼得教堂的铁塔上俯瞰了整个慕尼黑,发现慕尼黑并没有高楼,只林立着众多的教堂顶。 在下楼的过程中遇到一个压硬币的机子,似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得激动的塞了一枚硬币进去,机器嘎吱嘎吱地碾成椭圆形的吐了出来,为这游客小把戏我还激动好一会。 下午跑去传说中的英国花园,公园的路上不时有马车穿行,旁边的草地上到处是野餐和嬉戏的闲人,草地上还偶遇一支乐队在排练,中国塔下面的草地上摆满桌椅板凳,就跟中国的广场烧烤一样,密密麻麻的人坐在这块地方喝啤酒,我俩当然也凑了这个热闹,毕竟来了巴伐利亚,不喝啤酒连自己都对不住。然而老慕尼黑更加引起我兴趣的是在城市里来来回回的有轨电车,不知为何很喜欢看各个城市的有轨电车沿着轨道缓缓移动的景象,又萌又安静,像是在低低的驾驶着古老城市一百多年古朴又宁静的历史。 从慕尼黑出城后就开始一路美景了,慕尼黑南边的斯坦贝尔格湖上能远眺到对面层峦叠嶂的阿尔卑斯雪山,我俩在湖边修整了一下,吹了会湖风,碰到一对父子带着整套潜水装备刚从湖里潜水出来,我一下子来了兴趣,跑过去搭讪:“水冷不冷啊?” “冷,11度的样子” 吓得我口瞪目呆,11度的水却并没有穿干衣? 我指着老头手上一个类似于方向盘上一样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金属探测仪”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原来潜水是为了去这湖里寻宝啊 “那你们都捡到过什么东西啊?” “最多的就是勺子叉子哦,有时候也捡到过戒指” 哇,我两眼都冒光,这是个不错的活动,既娱乐又寻宝,啧啧,外国的城里人就是会玩 告别潜水员父子,穿过慕尼黑郊外那片富人区,开始驶向山区,路上顺便参观了新旧天鹅堡,时间关系并没有进去看,但远远看一眼仍然觉得漂亮又气派。继续前行气温越来越低,我开始给自己加衣服,到中午时分我们已经身在阿尔卑斯脚下的奥地利草场了,麦克的导航有些问题,我们驶入了一条崎岖的小坡,索性坐下来休息,在草地上摊开一块布摆上我们随身携带的干粮和罐头,算是草地上的野餐了。坐下来一放眼才发现景色是如此的迷人,从我们这个小小的山坡上,俯瞰整个一望无垠的碧绿的草场,近处几尊小木屋,旁边低头啃草的牛羊,蜿蜒的小路在草场中间穿梭着伸向远方,远处的雪山婀娜多姿,雪山脚下稀稀落落的错落着村庄,偶尔有几处炊烟袅袅升起,好一副安静祥和生活图,刹那间仿佛回到了当年的香格里拉,同样的一望无垠,同样的村庄炊烟,都是一种一气呵成的安居乐业,又有一种苍山脚下白族人民世世代代依傍着大山传承生息的静谧。 天空那样的干净,阳光很烈,打在脸上辣辣的,没有风,但空气是鲜活的,我坐在草地上咬着吐司片夹火腿,麦克在不远处抽一支烟,我俩在这片安静的草地上无声的干各自的事情,看同一片美景,瞬间觉得有灵魂飞出去的感觉,那感觉让我想就地起舞,想奔涌而下,想放声呼喊,想往后一倒,就这样沉沉的睡在这热热的阳光和静静地空气里 脱不开国人的劣根性,我举着自拍杆搔首弄姿好想把我的大头和所有景色都塞进手机里,麦克却并没有过来帮忙,本着德国人严谨务实的精神一直在皱着眉头查地图,突然一声吆喝:“我找到路了!” 这一喝把我从美景美梦里面一下惊醒过来,恋恋不舍的从草地上挪起屁股把自己塞进车里,头却还架在窗户看风景。 然而我却不知好戏在后头,在渐渐降低的气温里车子驶入了考纳山谷冰川。车子在冰天雪地间的小路盘山而上,两边陡峭的冰川上被滑雪者的滑板刻划上了各式图案,偶尔会遇见一两个用生命在滑雪的高手从山顶飞流直下,詹姆斯邦德当年在电影《女王密使》中也不过如此吧。 欧洲人活得玩命,这种野路子的雪坡极其危险,坡度太陡有时可能滑坡或者树木太多,可再极限的东西总会有人尝试,也不知道那些个印子里面有摔残几个。路面很滑,加上山路十八弯,还真是考验车技,我们以龟速弯过了n道弯最终到了顶部,地上全都是冰,这个冰雪停车场上停了十几辆越野车,不断有人从车里搬出滑雪装备,有人直接穿着雪橇在地上滑着走。车子停好后我跑到前面一探头,好大一个坡直泻而下,九曲回肠通到山脚。看得入神的时候身边一个人惊呼一声一跃而下,就这么从山顶往山脚冲去,很快他那件黄色的滑雪服就变成了一个小黄点,而回过神来的我嘴巴张了老大,这才叫真正的滑雪啊,天高地阔,雪厚道宽,坡度复杂,最重要的是人少啊,回想起当年在帝都郊外滑雪时花一个小时领滑板另一个小时领雪仗再一个小时排储物柜最后在人山人海的小雪坡上和甲乙丙丁各种肩并肩排排坐,简直是往事不堪回首,回首则内牛满面。 冰川顶上空气清凉心情也轻快,不滑雪的我在雪地上又蹿又跳撒欢儿,一不小心还摔了好几个屁股蹲儿,旁边的几个小孩看着我似怪物,麦克却很识相的抓拍了几张疯癫相。 冰川过后就进入瑞士了,整个瑞士给我的感觉就是:冷。冰山多了,湖也多,因为要赶去夜宿意大利,所以在瑞士的一个小镇面包房吃了点点心喝杯下午茶厚匆匆赶路,所以即便我来过瑞士我也只是路过。 瑞士往意大利的路上基本就从阿尔卑斯里往外开了,暮色重重中赶到科莫,这个小镇子的路却实在是窄得太精打细算了,车子一下扎进去后视镜就差不多要碰到旁边的围墙,显然这四周都是人家各自圈地,围起了围墙造起了院子,只小气的留一条小路从中穿行,就如一条长长的迷宫,麦克的导航已经进入了疯癫模式完全已找不到路了,一路跟人打听加上直觉在黑乎乎的围墙小路里突了围飞奔到airbnb上订好的住宿。这个住宿是老人安德烈闲暇时间自己建造的一座尖顶小木屋,里面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两张床,桌子凳子,卫生间在附属的一个小格子里,除了大晚上木板缝隙有点透风其他都还不错了。 白天赶了一天的路晚上睡得像猪一夜无梦,清晨醒来却有惊喜,一院子的鲜花,茂密的大树下摆着木桌木凳,在这里喝杯咖啡吃点早餐打开笔记本看看新闻简直惬意到极点。左边有一个屋子外形简陋陈旧,屋里却别有洞天,那正是主人安德烈的面包房,里面到处可见白花花的面粉,以及一些已经做好的面包模子等着入烤炉。烤炉是个极有趣的存在,是那种最古老的壁炉,底下烧的是柴火,铁栅栏上面直接搁烤盘,这对于火候的掌握需要点技术功底,也只有安德烈这样烤了十几年的老匠才能驾驭,真想尝尝这种古老壁炉里烤出来的面包到底是个什么味,安德烈却说一早上接满了订单没有富裕的面包了,最后在我发光的两眼下摸出了一小块边角料给我,面包口感倒无特别,只是那一股柴火的熏香太正点,一直在唇齿间萦绕。 和麦克步行下坡去找早餐,顺便晃晃这个清晨的小镇,到处鲜花盛开,每家每户都犹如一座花园,里面是浅色复式小楼,外面围着围墙或栅栏,这样安静的小房子在这样安静的小镇,生活不慢都不行。 上午在安德烈院子里的木桌下查了点信息看了看新闻,我俩就驱车去了大名鼎鼎的科莫湖。湖边一排依水而建的房子犹如江南水乡上沿河而建的民居,阳台底下就是波光粼粼。找一个水上的阳台来杯espresso,吃点西点,眺望若远若近的湖光山色,顿时感觉到一种浓浓的小资调调。科莫就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小镇,和不远处的米兰,就是郊外和闹市的区别。 米兰给我的印象最深的地方,并非劳民伤财的中央大教堂,并非味道正宗的披萨,并非密密麻麻的城区石板小道,并非我所钟爱的各路有轨电车,而是这个城市的帅哥靓女们。连男人们的边幅都修得非常细致,棱角分明的脸上连胡渣大概都细细修过,合身的黑色西装穿在高挑的身材上,手上提着公文包,或行色匆匆在穿过街道,或单手叉腰抽一支烟,或靠在高椅上喝一杯浓缩咖啡, 四目交错的时候眼光流转,噢,意大利的男人啊,帅得竟那样的深沉;米兰的女人更是点亮了另外半边天,衣着不但时髦,而且设计新颖,我恍惚觉得这就是一场街头的时装走秀,本来就轮廓分明的脸加上精致的烟熏,曲线毕露的身体配上细高跟鞋,身上的包包个个爆款,也许那高跟鞋并不都是菲拉格慕,丝巾也并非都是爱马仕,但放眼看她们,就感觉到一种由内到外的气质,美丽又高傲。在巴黎之外,米兰成为了迄今为止,我心中颜值最高的一座城市。 比起泱泱大中国,欧洲版图实在够不上辽阔二字。驾车一天之内便可把好几个国家跟羊肉串似的串联起来,早上在德国吃黑面包早餐,中午在阿尔卑斯脚下的奥地利草地上吃干粮,瑞士喝完下午茶后,晚上直抵意大利吃比萨了。 一路欧式般的平静,直到意大利最南端的热那亚。 那是一个四方文化融汇之地,非洲人和中东人竟然占了人口的多数。古老的楼房密密麻麻的耸立,彼此之间间隔狭窄,时而有残破的电线耷拉在楼房之间,而在楼与楼之间狭窄黑暗的底座通道竟然挤满商户甚至住户,廉价的塑料制品和纺织品挤满每一个小小的格子间,地上时有不平之处囤积着小团的脏水,里面浸着烟头菜叶子和水蚊子,满脸皱纹的老人抽着烟斗目光呆滞的看着路人,满头大汗的商户店主端着一碗快餐吃得狼吞虎咽,浑身脏兮兮的小孩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条树枝就跟小伙伴胡闹了起来。他们就在这块被高楼遮住了光的巴掌大格子间里过生活。 旅行就是这样一个幻想与幻灭的过程,到了热那亚,你会懂得,欧洲不总是那么发达,异域不总是那么风情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更多请参考本人博客http://nvxingzhe.com/
1007 0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124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