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有尿性没血性

确定 取消
0%

尿人张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新疆 乌鲁木齐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0)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4国家8城市
  • 点评0 / 11

    去过 11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8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伊朗 2017-07-17
[时间留下的痕迹] 我在伊朗当老师
更多精彩、原创文章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那些发生在我旅途中的真实故事。 ——————开始咯,准备好小板凳了嘛?~———————— 在伊朗伊斯法罕的那几天,我们的身份不再是单纯的游客。 到达教室已是深夜十点,一位年轻女人和两位男青年端坐在椅子上,当然还有一位老师Ehsan为我们做了简促的介绍。 这一次,我们的身份是一所英语机构的外教老师。 暂别了伊朗人惯用的寒暄和客套,我尝试与两位男青年做简短的英文会话,以了解他们的英语水平,然而他们需要在老师的带引下开口提问,我稍稍有些庆幸自己在学生面前该不会出大糗了~(羞羞oO) (在孩子们面前,我们就像动物园里的大熊猫。) 坐在我边上那位黑色头巾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忽然拿出了她的手机,翻出了几张穿着纯白西式婚纱的女人照片。 要知道伊朗所有女性在公共场合都必须裹着头巾,上衣过臀,否则将视为违法行为,甚至有入狱的风险。 “这是你吗?”她骄傲、渴望的点点头,眉眼中流露出期望得到我的赞美的神态。伊朗女性这一生只有结婚的那天才能在公共场合穿上性感、唯美的婚纱,向他人展现自我的体态美。然而老师Ehsan却告诉我说她前不久和丈夫离婚了。 但我知道,婚姻在伊斯兰教条中被描述为最严肃、最神圣、最稳定的社会关系。当另一位老师Javad向我们倾诉了他的生活经历后,我又陷入了思考。 Javad是这间英语机构的合伙人之一,三十四岁,几年前因性格不合与前妻离婚,没有妻儿子女,满脸的愁容诉说着他的不幸。婚前他压根就没有和未来的妻子单独相处过一段时间,连一天也没有,更没有互相了解对方的脾气和三观。 婚前唯一的交流便是那一次和女方在相隔一米的两张凳子上相对而坐,隔岸相望。 女方的全身都被黑袍包裹,除了一双眼睛。两人互相问了些不痛不痒的问题后,这桩婚事在女方母亲的见证下就这么定下来了。说到这儿,Javad苦笑了一番,有些无奈,甚至怀疑自己能否再组建一个美满的家庭。 (伊朗人的家庭观念特别重, 家庭就是生活的重心。) 他告诉我这些传统的婚姻形式在伊朗的农村,依旧普遍存在着。他们被赋予极少数自由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或者说,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世俗化的伊朗走上了倒退之路。 伊斯兰革命彻底结束了伊朗的西方化道路。 象征美国文化的流行乐、麦当劳、可口可乐、电影院、咖啡馆被一扫而光,言论自由、开放民主、西方艺术淡出了伊朗人的生活。 妇女们在一夜间披上了厚重的黑纱和长袍,女性地位急剧下降。 曾经作为中东最富裕的自由国家因一场革命,宗教立法,政教合一,伊斯兰的一切清规教条渗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宗教成为了人们生活的指引标杆。 1979年伊斯兰革命前的伊朗女性 (网络图片) 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的伊朗女性 (网络图片) 课间,老师会问:中国在哪里?有没有大海?中国女人是不是也带着头巾?男人也喜欢留大胡茬?中文,韩文,日文的书写都一样吗? 在我看来,当两种文化在此处交汇,碰撞,并彼此融合,便出现了进步的空间。四年前的一天,伊朗打开了对外的国门,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窥视神秘又美丽的波斯帝国,他们带来了姹紫嫣红的多方文化。 (这是一个小型的文化辩论大会。) 就如同这一次因偶然的机会,我们出现在这间英语机构。 一群未满15岁的孩童在我的面前欢呼雀跃,懵懂的世界里多了一份感知;一个乐天达观的男孩扬言今后要当一名说唱歌手,年少的世界有了伟大的梦想;还有对宗教不满、对生活状态饱有期待的K同学,已经决心移民美国。 (RAP说唱男孩:看见我坚定的小眼神了吗?) (大孩子的生活,烦恼不止一点点。) 然而十几年前的伊朗在小说《我在伊朗长大》中是这样描述的: 脚踏着时尚的朋克鞋,穿着嘻哈夹克游荡在街上的少年,一不小心就会被抓进委员会,接受穆斯林教条的教育; 化着浓妆的妇女行走在街道上,一旦巡逻队出现,那她必定会被逮捕; 还没长大的小男孩被蛊惑参军,因为天堂有你想要的一切。 人们表面上似乎失去了狂欢派对,政治言论自由,但当夜幕降临,宁静的海平面之下,翻滚着汹涌的浪花。音乐,酒精,派对,西方书籍,言论,越是紧张的社会形态下,他们的精神更需要富有张力的宣泄。 (“我想邀请你和我们共进午餐。”) (“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嘛?”) ("拍我、拍我、拍我!") (招架不住孩子们的热情。) 好奇是人类的天性。直到今天,在英语机构接触到的这群孩子和大人们,没有手段可以抑制他们对外界的好奇心,感知未知。 头巾可以包裹住年轻妇女的头发,却裹不住她们想要的活法。宗教可以约束人们的行为,但控制不了他们的心灵。 (女生拍照时,没有男生。) (男生拍照时,没有女生。 可怜的我需要出镜两次。) ———————— End ————————
1502 13

发表在 印度/孟加拉 2017-07-13
[时间留下的痕迹] 一个在谷歌地图上不存在的印度村落!(真实、原创)
”嗨,各位穷游儿!上一篇游记中提到了在本文将揭晓 杰德格尔布尔原始部落的风土人情和旅行到达指南。 来~准备好小板凳了嘛?“ ————————这是一条美丽的分割线,故事开讲———————— “现在仍有个部落里的村民在四周 没有遮挡物的草棚里睡觉。”Shakeel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牛棚说道。 “这个部落有多远?” “30公里。” 我们凭直觉告诉Shakeel要去这个部落。 正当烈日时,我们驱车踏上了一条几乎无人问津的狭窄土路,沿路布满了枯枝落叶和被淹没的矮草桩,仔细观察,满是碎石的泥土上能看见浅浅的车轮印。土路的两侧只有深不可测的丛林,若是一个人行走,定会对这里的幽秘产生巨大的恐惧。 我们的摩托车哐当哐当的颠簸在这条通向未知境地的羊肠小道上。偶有一些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从我们身边经过,他们仅穿着用几块破旧织布拼成的“裙子”,光着脚行走在这满是石渣的路上。我们的摩托车飞快的从他们身旁驰过,但匆匆一瞥依然能看到他们既害羞又渴望的神情,也许是渴望我们停下脚步,来满足他们对陌生人的好奇心。 而我们对这个神秘、孤癖部落的探索欲使我们像是闯入者一般不请自来。 然而事后我们才知道自己竟然身处在切蒂斯格尔邦国家森林公园的心脏地带,一个印度政府无力管辖的区域,一个在谷歌地图上根本找不着的外星部落! 一路“翻山越岭”,我们的摩托车停在了一间看似废旧的木屋前。趁着天黑前环顾四周,除了两间用瓦片、木桩围成的屋舍外,剩下的只有几棵果树,三两只家禽和抖落在一角稀稀拉拉的衣服与被褥。 这里的村民见到我们并没有流露出惊异、打量的神情,我猜Shakeel曾经也带着像我们这样的探秘者进入这片矛盾又无奈的土地。 “这片国家森林公园的外围居住着许多部落族群,而这个中心地带的部落村民是从很远的地方迁徙过来的。他们与森林公园的外围部落语言不通、那儿也没有足够的土地让他们安家落户,他们只能住在这片无人知晓的土地上。而印度政府却规定在森林公园内不能有人居住,不断督促他们离开...... 即使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外部的“人情”社会,看似他们能离开这座孤岛,但他们是被“人情”社会抛弃的孤儿,无处将生活安放。他们的命运被这片土地上了枷锁,留在这儿是最坏的打算,也是最好的选择。 更可恶的是,反政府游击队常在这深山老林里出没,见到他们就掠夺他们的食物和钱财,而印度政府却认为这些村民与反政府游击队相互勾结…… ” 正当Shakeel给我们讲述着这个部落辛酸的过去和无奈的现在时,村民给我们递来了自家种植的清甜木瓜和香蕉,由于远离村镇集市,这儿的村民大多靠自身的耕耘劳作来满足所有的饮食需要。 这片土地承载着村民的一切生命活动,这里没有电缆,没有水管,没有城市生活的物质基础,但他们却可以枯木生火,钻地取水,用大自然赋予他们的恩惠,过着安静、原始的生活。时而被我们这些“外星人”惊扰了生活,不过我们的出现也许能是一种信息传递,我们的肤色、面孔、着装、举止,各方面都异于当地人。一些些细微的不同,都能让他们感受到外面的世界正经历着什么。 当黑夜挂满了星星的时候,村民在地上已经铺好了被褥,安静的只能听见草丛里的昆虫吱吱细语。那一晚,入睡特别艰难,睡在一个只有茅草顶的屋檐下方,周围是漆黑的树丛,脑袋中是神出鬼没的反政府游击队……直到不远处传来了鼾声,我才放宽了心静静地闭上双眼,凉凉的林风吹进了我的梦乡。 次日清晨,叫醒我的不再是手机闹铃声,而是院子那头传来的嘹亮鸡鸣,天空上方飘来的清脆鸟语,晨风拂过树枝带来的挲挲叶响。我睁开双眼,一只绵羊欢快的蹦跶来蹦哒去。 “走!我们洗澡去。”Shakeel提议。 我们在大片的香蕉林中穿梭,周围已经毫无人烟了,为什么不找个临近的水源地洗澡呢?当我看到眼前的“澡堂”时,我惊呆了!竟然在这林子深处有一个天然的浴池,池水散发着碧绿的光泽,浴池上方流淌着山中泉水。 随后,Shakeel递来一根树枝,“给,刷牙吧!把它放进嘴里,用牙齿咀嚼,这里的村民都不用牙膏和牙刷。”我照着做了,口中有一股甘草的清香弥漫开来,心里嘀咕着,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呢。 我伫立在溪流边,凝视着村民们悠然的生活,他们放佛与自然浑为一体。而他们尴尬的命运,却总是令我们不能忘怀...... 杰格德尔布尔 旅行攻略 到达: 1.从海得拉巴出发,没有直达火车和汽车。首先,火车前往维沙卡帕南(海滨城市 可以考虑逗留一天)。继续搭乘火车前往杰格德尔布尔,于晚上五点半到达。 住宿: <The parth palace > 酒店 距离火车站5公里 800卢比一晚/带风扇 独立卫浴/不提供早餐 可由工作人员代买/行李可寄存/酒店老板可帮联系车和部落向导 景点: 1. Chitrakote Falls (建议选择在雨季前往) 2. Kutumsar Cave 3.Kanger Ghati National Park 内的原始部落(根据个人爱好,可延长在部落的逗留天数,更全面的深入当地人们的生活方式。) 费用: 1.包车2500卢比一天 包司机和油钱 2.部落导游费1500卢比一天 部落住宿500卢比一晚 3.其余购买手工艺品开支等 (以上费用仅作参考) 离开: 杰德格尔布尔市内巴士站,有许多前往首府赖布尔的直达汽车。路途时长8小时。 最后, 是我们的向导Shakeel的联系方式。若你也有冲动想去这个探寻这个部落。Shakeel将带着你更深入的了解这片神秘的世界,他虽博学多识,但为人一丝不呆板,反倒是积极乐观,无形中传递着正能量。 Facebook: Shakeel_rizvi Whatspp: +91 8463088898 —End—
920 10

发表在 印度/孟加拉 2017-07-02
[时间留下的痕迹] 我的印度朋友Shakeel
与Shakeel告别后的这半个月,我脑海中关于他的记忆始终像在云间穿行的月亮一样,时隐时现,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不定。也许是因为和他在一起的那几天我一直昏昏沉沉的(天儿忒热了),所以记事儿不成篇儿。也许是“他的故事”带给我的冲击让我至今还没缓过劲儿来,以至于到今天我才开始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动笔记录“他的故事”。 半月前的杰格德布尔车站,一个头发灰白的印度大叔和一个东亚小子在给了对方一个亦父亦友的拥抱后,红着双眼挥手作别。 杰格德布尔,可能没有几个来印度旅行的人会把它列入自己的目的地清单。这里没有迷人的沙滩、嬉皮士的氛围、果阿狂欢节、宝莱坞的明星或孟买女郎,而我们来杰格德布尔也只是因为对这里“生吃蚂蚁的部落居民”感到好奇 ,顺便避开成群的游客以彰显我们的特立独行。 想要探索当地的部落,首先我们需要找一位向导,而Shakeel是我们在杰格德布尔“面试”的第二位向导。带着头一位向导带给我的坏印象,我在宾馆前台见到了Shakeel。他的扮相和昨天那位只认钱的向导截然不同,看上去像八九十年代的中国艺术家:留着过耳的斑白长发,乳白色的围巾自然地系在他的脖子上。 后来我尝试模仿他系围巾的样子,被Maya嘲笑了好几次后放弃努力……他目光如炬,笑容慈祥而又顽皮,擅言辞同时也善于倾听,我们像阔别多年的老友一般“怒聊”了十多分钟,回头再看这十多分钟只是两位老友“叙旧的冰山一角”…… 后来的两三天里他带我们拜访了杰格德布尔的多个“部落”,其实这里所谓的部落只是一些分布在丛林附近的原住民村庄,与我们想象中的“原始部落”并不是一回事。但在这里,在Shakeel的指引下,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印度这个国家的阴暗面 ,“世界上最大民主国家”的旗帜下,不仅有阳光下靓丽的沙丽、雄伟的寺庙和伊斯兰建筑、举止得体的绅士,躲藏在旗帜阴影下不肯露面的, 是这里营养不良的原住民孩子 。当一个四肢纤细而腹部鼓涨的孩子站在你面前,你无法避免的向他投去异样的目光,我期望他和我一样憎恨我的目光,但他没有,有的只是羞愧与恐惧,匆忙地系着衬衫的纽扣,那件或许是他父亲穿剩下的“巨大”衬衫似乎也遮盖不住他不成比例的肚子。 Shakeel的另一个身份是社会学家,他是当地一个公益组织的主要成员,他们致力于改善这里原住民的生活,并最大限度的保留他们的源生文化。从他那里我们得知了这里存在的诸多问题,而这些问题不仅让我感到无力也让我感到似曾相识。 1 原住民的营养问题 Shakeel带我们去看了这里原住民最常吃的一种食物,一种用大米和小米熬的稀汤,据说他们家家户户每天一日三餐就吃这个,包括小孩子。他们压根就没有营养的概念,更别提营养均衡了,实际上他们缺乏所有营养,尤其是蛋白质,因为唯一的蛋白质摄入来源就是“红蚂蚁”。所以这里的很多孩子都有着上文中提到的大肚子,而大人多数都骨瘦如柴。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不仅是因为贫穷,这里的原住民很多都没有受过教育,只是一味的沿袭祖先留下的食物配方,压根就没有思考过每天吃米汤对他们的身体是好是坏。 △一户人家的厨房 2 原住民的教育问题乃至全印的教育问题 我们同时也去参观了当地的乡村小学,教室里只有低着头的孩子们和他们眼前的教科书,老师们都在教室外批卷子或写报告。Shakeel告诉我们这些拿着高薪的外地老师压根就不在乎这些原住民孩子,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政府补助(似曾相识吗)。此刻的他们正在忙着写报告,告诉那些永远不会来考察的政府官员:在老师们的辛勤努力下孩子们的成绩都很不错。实际上很多老师和这些原住民孩子压根就没法交流(语言不通)。 我们也欣赏了下孩子们的教科书和考卷,Shakeel形容它们为bullshit(一坨屎)。书中有高大上的印度卫星和其他一些和原住民生活压根不搭边的玩意儿,试问中国城市里的中学生又有几个能完全理解啥是卫星呢?再转头看考卷,试题有:①请简单介绍下“丝绸之路”;②请简单介绍下玄奘……在坐的看官有几位能答上来的?反正我是答不上来,但我看孩子们答的都挺好,基本都是教科书上的原话,死记硬背、脱离实际、缺乏实用性,这种教育方式是否似曾相识?Shakeel说虽然印度官方公布的全民受教育率逐年提升,但实际上大多数印度人他们只能称得上识字而不是“受过教育”。 △当地的幼儿托管所 3 原住民群体未来将如何生存? 在一户原住民的村舍里,Shakeel拿出这户人家的“口粮本”给我们看,上面记录着这户人家领取政府救助粮的日期与数量,他们可以用很少的钱(大概几块人民币)定期从政府办公室换取足够他们生存的救助粮。但Shakeel告诉我们,当地政府似乎想要改变这一延续数十年的补助政策,改为定期向这些原住民发放补助金(同样的几块人民币),要知道这几块人民币拿到市场上去是买不了几斤米的,已经习惯了依赖补助生存的他们,未来将如何存活下来?Shakeel说他无法想象有多少人会因此而饿死,整个族群或许都将面临生死存亡。你或许会说,他们可以去外面打工谋生啊!可是已经习惯了“饭来张口”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可以谋生的技能,除了沦为廉价劳力(据说工资为6元/每小时)似乎别无选择。 这种对原住民的“喂养式”政策同样出现在教育领域,与中国的少数民族优惠政策类似,原住民孩子的考试分数只要达到其他族群孩子的四分之一左右就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升学,并在毕业后得到政府预留的公务员职位,从而脱离他的源生族群,成为一个“新新人类”。 这种“喂养式”的政策看上去很美,但治标不治本,且会造成族群间的隔阂与对立。 我曾与一位维吾尔族大哥聊过类似的话题,他对政府给予柯尔克孜族的优惠政策极为不满,因为同为少数民族的他们享受不到“更少数民族”既柯尔克孜族的“更优惠政策”。 更为愚蠢的是,当地印度政府想要结束这种“喂养式”的政策,让这些原住民从“吃奶的孩子”立马变成能自立更生的成年人,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或许这些阴险的政客就想要这些原住民从印度大陆消失,从而占据他们留下来的土地。 △熟睡中的婴儿 除了以上三个主要的问题,这里原住民的传统文化也经受着现代文明的冲击。传统的纹身被其他族群视为“丑陋的东西”,以古老手法制作工艺品的手艺人面临着生存困境…… △一些原住民将神的名字刻在全身,以示崇拜。其他人将无法触摸他们,这些人俗称untouchable people。 △原住民集市 Shakeel在向我们陈述这些事实的时候,他的目光时而锐利时而宁定,他的语气时而愤怒时而无奈,我能同时感受到他对这里人们深沉的爱与对政府无能的愤慨。 看见了这么多另人感到无力的场景后,我们回到了Shakeel的家。年过50、博学的他租住在一户不大的村舍里,和他的妻子过着基本舒适的生活。他告诉我们,他已经在这里独自奋斗了十几年,与当地的政府抗争,帮助这里的原住民走出他们所面临的困境。 当他初次拜访一个丛林深处的部落村庄时,那里的村民二话不说就包围了他这个“入侵者”,他花了数年的时间才建立起与原住民之间的信任,并学会了多个部族的语言,如今他已经是原住民中的“老炮儿”了,哈哈! 他说他还有十年的时间来达成他所期望的愿景,为这里的原住民谋一个更好的生活,而十年后他将变成一个无力的老头儿。面对他坚定、深远的目光,我的所有言辞似乎都变得苍白起来,我的心却由无力变得和他一样坚定有力。 如今的我们似乎都很忙碌,我们忙着赚钱、升职、养家、生子,我们忙着泡妞、喝酒、打游戏,我们忙着找寻自己短暂的快乐和虚幻的幸福。而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他们忙着且活着,而他,忙着且爱着所有包围他的人,给予着他的全部。 我想告诉他:你永远都不会独行,我的朋友。 -End- ——————分割线 关于 杰德格尔布尔原始部落的风土人情和旅行到达指南, 我会在下一篇游记中描写。 迫切想知道的友友们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时间留下的痕迹], 先睹为快! 微信扫一扫以下二维码,来关注我们。还有更多精彩的印度原创真实的故事。
1976 9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