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认真做梦 然后努力实现

确定 取消
0%

flyingdream007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7袋长老现居:其他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056)

Ta的关注

10 更多

Ta的粉丝

450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1国家106城市
  • 点评0 / 95

    去过 95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6篇游记 | 3个精华

发表在 印度/孟加拉 2015-06-07
如何在德里优雅地喝一杯下午茶
在我的人生观当中,吃喝的内容远比不上地点重要。而且你看“下午喝咖啡”这个概念,又虚幻又暧昧,骨子里透着“我就没打算好好吃喝”。所以,我不是来告诉吃什么喝什么的,我是来告诉你在哪儿吃喝的。 No. 1 3月是德里天气最好的月份,寒冷退去,热浪还没跟上。我和L女士如约来到市中心的Imperial Hotel。酒店位置非常黄金,就在Connaught Place附近。于是我们的车在大道上开着,旁边突然出现了高高的白墙,车经过大铁门外的安检,开进了白墙里面的世界。大道,绿树,石雕,那真的是另一个世界。车在宾馆门口停下,穿着制服的服务生迎上来开车门。酒店大堂正中永远摆着大捧大捧怒放的鲜花。 我们穿过白色的长长的回廊,走到那家叫做1911的咖啡厅。从巨大的玻璃窗外透进南亚的阳光,照在咖啡厅白色的藤椅上。但这么好的天气并不多且转瞬即逝,也许明天之后的日日夜夜,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只能从一个封闭的空间转移到另一个封闭的空间。所以,我们坐在了户外,一片大草坪边松散地摆着几张桌椅。我在舒服的椅子上坐下,巨大的遮阳伞恰到好处地遮住了午后的阳光。 印度贫富分化严重,人人内心怀揣森严的等级,所以永远别怀疑印度大酒店的富丽堂皇,还有那些英国恐怕都已经消失的服务。服务员穿着红黑相见的制服,走到你面前,用标准的印度英语和英式客套表达问候你,服务你。 由此,也永远不要怀疑印度五星级酒店里的西式甜点。不管是cheese cake还是需要自己加上奶油果酱的scone,都是恰到好处。不过在1911我最喜欢的是水果塔。酥脆的皮,creamy的内里,配上水果的清爽,外加内心深处觉得“吃水果塔也许热量没那么高”的心思,造就我现在想起来也要流口水的的甜点。 或者也可以只是喝一杯加糖加奶就浪费了的咖啡,抬头看看天,扭头看看那身边的大草坪,还有穿着传统服装偶尔穿过的员工。就像我那天那样,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 “你觉不觉得这一切就像定格在了英国殖民时期?那时候的贵族女人每天也许就是喝喝下午茶,聊聊天,看看书……”我对L女士说,然而还没说完,一只老鹰飞了过来,冲向我,然后从我面前呼啸而飞走。我和L女士惊呆了。周围的客人惊呆了。服务员赶紧来确认我有没有受伤,要知道,老鹰的翅膀那么大,那么锋利……我愣了十分钟,然后猛然发现我盘子里的食物,没了。 可这就是印度啊,如果没那么多drama,日子多无趣。 然而,一年以后的同一个时间同一地点,又一只老鹰朝我飞过来,呼啸而去,夺走了我的蛋糕。那时我突然觉得日子过得真像个轮回。不过也许经历的事情多了,所有的故事就都难免有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有一次,我坐在1911,等一个快递小哥给我送包裹。 电话响了。 “女士,我到酒店门口了。您能出来取么?” “你送进来吧。” “女士,他们不让快递员进酒店……我们不能进去……”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那堵厚厚的白墙,真的围出了两个世界,而这两个世界和平共存于印度。 No. 2 德里有个著名的市场,叫Khan Market。你可以觉得那是个卖东西给外国人的市场,反正作为外国人我很喜欢,而卖给本地人东西的市场,你也许连走都不愿意走进去。 在这个Khan Market的拐角处有一栋三层小楼,一楼二楼是家居用品,不是无印良品式的小清新,不是宜家的简洁,而是设计复杂而色彩耀眼,就像三楼的咖啡馆,Latitude 28。我在印度的三年中,那里换过两次墙纸,但底色都是浓艳的粉色,图案是花朵或者印度女人。咖啡馆是昏暗的,好看的吊灯在头顶只负责美观。 这里的饮料很有意思,都有好听的名字。我最喜欢的那一款叫做Reconnection。在印度听到这个名字,就好像是爬山涉水之后的山水相逢。至于口味,那里面是胡萝卜汁混上其他的水果蔬菜,味道清淡而甜滋滋,在炎热的季节,钻进咖啡馆,灌下这样一杯饮料,那就是人间天堂的滋味,不知道有没有听天由命的意味。 而我在去了那里很多次之后,终于有一次饿了,在那儿点了三明治和沙拉,出乎意料的好吃,因为我本来对于这种装修过于刻意的餐厅的口味不抱太大希望,正如“你有如此美貌,何必有如此演技”。 No. 3 “怎么这雨说下就下。” “去个咖啡馆躲躲吧。” 我把来探亲有洁癖的母亲大人带进了我在德里的第三推荐,噹噹噹,Amici。这个咖啡馆/餐厅其实大名鼎鼎,有好几家连锁,老板是个富二代,家族经营印度著名的酒店Oberoi,母亲是印度人,父亲是意大利人。我在不同的咖啡馆遇到过他几次,和老婆在一次,抱着孩子,而总是一副昨晚Hi到很晚的表情。但那几年,我却看着他经营的这个意大利餐厅风生水起。 我和我妈妈去避雨的那家在Hauz Khaz Village,一个被我称作德里798+三里屯的地方。所以,你大概知道那里什么样子了吧?对,有很多画廊和很多酒吧,那些酒吧也是各有情调……咳咳,我们现在说的是下午,晚上的故事我们以后慢慢讲。 这是一家意大利餐厅,所以披萨爱好者或者意大利面爱好者都有不错的选择,而且由于印度多半人吃素,所以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全素披萨,有意思么? 当然,你是来度过下午的,完全可以喝一杯你不会失望的咖啡。这样的话,你最好能抢到窗边的位置,可惜只有两个。这样你可以坐在窗内看外面的人,这是观察这座城市最好的距离,恰到好处地隔开你和外面的车,人,灰尘。你会看见玻璃外的流浪狗趴在地上,一辆车开过去,尘土飞扬。而这一切都被按下了静音,我们坐在玻璃的另一边,像看电影一样,看别人的剧情。我们可以看得入戏一些,但随时可以抽身而出,进入另一个话题,手中水杯里的冰块哗啦啦一响,就吹响了现代文明的号角。 那天的雨下得又急又大,紧贴着窗外有个小伙子在屋檐下避雨。 而所有的避之不及,都是心甘情愿。 No. 4 好了,终于到你们心心念念的星巴克了。星巴克在全球都拒绝加盟,拒绝合资,但是它只能以和印度塔塔集团合资的形式,才能在2011年终进印度。先在孟买开了第一家店,之后长驱直入开到第N家。当然,也开到了德里。印度的星巴克标识都写着大大的“星巴克”,旁边加上一个小小的“塔塔”,而且出售一种特有的饮料:冰摇塔塔。 北京城的星巴克都充满了商业的气味,迎来送往的是买了咖啡扭头走人的白领,或者在店里坐下谈生意谈合作谈从彼此的现状中能整合出什么样实际的未来。至于文艺?清新?都不挨边了,甚至连轻松都少见。但是在德里Connaught Place里的那家星巴克就不这样。它有一个巨大的一楼大厅,中间摆着木头大桌子大椅子,那个氛围,就不是让你好好谈生意的,真的,歇会儿吧。 唯一的缺点,人—太—多。不过所有咖啡饮料价格就国内的一半儿,第一次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我觉得简直可以实现喝一杯倒一杯的土豪愿望。 No. 5 让我们稍微走远一点,也不是很远。德里有一个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Qutub Minar,我们叫它高塔。高塔附近有几家餐厅/咖啡馆藏在道路分叉出去的深墙当中。我和朋友们最喜欢的一家叫做Olive,第一次去可能不是太好找,请使用导航前往。 那是一家地中海风格的餐厅,墙壁是白色的,房间里的隔段都有个像拱门那样的大洞,连椅子上的靠垫都是蓝白条相间。院子里铺着鹅卵石。于是,小贴士来了,除非你能一直用前脚掌走路,否则我不建议你穿高跟鞋去那里,细高跟嵌进鹅卵石之间的缝隙里,再拔出来就是伤痕累累,真的很……心疼。 那儿的甜品都很有特点,至少在造型上不会让你失望。比如五颜六色的的果冻,还有第一口是奶油第二口是水果第三口是冰激凌的甜品。你还可以畅想一下,你坐在这里享受现代生活呢,而隔壁就是德里最高的宣礼塔,上面刻满了古兰经,而在穆斯林精美雕刻建筑的覆盖下,是被毁掉的印度教宫殿花园神像,甚至还有残存的遗迹在宣礼塔下残喘。是的,在你把咖啡倒进嘴里的地方,曾经是血雨腥风王朝更迭,也许一阵风吹来都跨越了千古。 我本来想写“十大推荐”,可掐指一算,竟然推荐不出那么多。然后感慨,在德里的生活是多么贫乏。所以,我三年半身体力行品尝出来的虚度下午美好时光圣地请拿走不谢。 不过,也许,在印度呆的时间长一点,你会发现,如果把物质的需求降到很低,你会在别的地方收获很多。
1491 3

一级精华
发表在 尼泊尔 2015-04-28
Garden of Dreams-震区记者手记
2015年4月28日 我站在杜巴广场前的废墟上,身边漆黑,救灾营地里密密麻麻的帐篷发出点点亮光。我蹲在地上举着手机照亮,准备一会儿的直播,有点想哭。低头看见衣服上显眼的写着: journey never ends. 这不是一次旅行,这是一次冒险。 尼泊尔发生地震的第二天一早,我被领导电话叫醒:梦,去尼泊尔吧。 好。没有二话。没有犹豫。 那天深夜,我们登上了去新加坡转机的航班,凌晨到达。再登机已是折腾一宿,我们兴奋地按时登上飞往加都的航班。飞往加都的航班有点听天由命的姿态,可能飞,也可能不,可能准点,而往往不,可能飞去加都,也可能飞去达卡,或者返航。然我们在飞机上等候俩小时后被生生赶下飞机。 呵呵,我居然没那么惊讶。 因为这几天各路记者的语言集中于“我上飞机了”“正在等”“航班延误\取消了”大家分散在各个机场,无限接近于加都而到达不能。于是隔空喊话又变成了“AP我的飞机上呢”“我的飞机上有CNN,AFP....”大家都好要强。我熟识的记者先抵达加都,说AP的团队已经到了,可是直播点还没架起来咋回事儿。我说,嗯,他们的设备在我这架飞机上。 所以当飞机开始滑行,全飞机人欢呼。90%的乘客是记者。不过当面对飞机在加都上空盘旋两个小时而无法降落,大家都平和极了。 在地震发生的那天,我发了Twitter上几个靠谱账户的地震图片,小心地给遗体打马赛克,然后发现遮不完。你们知道么,加都有一座花园叫Garden of Dreams,我第一次去就决定今后要在那儿办婚礼,据说震塌了,而我只在那儿过了一次生日。我走过无数次依然无比热爱的杜巴广场几乎都震塌了,就此灰飞烟灭。我一直以为文化遗产会长生不老,没想到也是后会无期。都说埋葬过去,原来过去真的可以被埋葬。 我实在记不起去过几次尼泊尔了,只记得在尼泊尔的时光都很开心,虽然那儿又脏又乱,就是个集中版的印度,但是风情万种也就足以。8.1....是一个发达国家都难以承受的震级....除了狠狠地祈祷,死去的人少一点再少一点,我没有别的办法。 那天我说,杜巴广场没了,Garden of Dreams没了,可尼泊尔还是要再去。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要再去。 所以,这次我要讲的,是一个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故事吧。 震区的情况还不稳定,争取每天都来更新一点。
12514 76

发表在 印度/孟加拉 2014-06-08
关于印度的一个梦
1.朝圣路 发生在印度的所有事情差不多都是这样:开始计划设想得很好,中间变数不断,末了几近崩溃,穷途末路时又柳暗花明。最终完成。然后你会从灵魂中体会到,在生活中能够击败你的往往不是大的灾难,或者深刻的痛苦,而是日复一日的琐碎。 但是,如果你没被击败呢? 我们终于绕过了眼前的和地上的人,找到了正确的站台,坐上了去菩提伽耶的火车。几乎刚气喘吁吁地坐下,火车就开动了。我和米特还有李奥相视一笑,脑子里迅速回忆刚才那些让人抓狂的细节:站台上没有标出起始地和目的地,还好米特会说印地语一直在询问,可是几个人指出的站台并不一样,我们眼看着开车时间快要到了,却还拎着箱子听天由命地狂奔……而终于当我们踏实坐下,看着车窗外的人和房子一篇一篇越来越快地翻过,却觉得每一个都恼人的环节都太过细小而不值一提。于是,彼此心知肚明地笑笑,聊开些别的。 也许,当你的目的地是菩提伽耶,你最需要的是缘分,和一点听天由命的坦然。 在我来到印度之后,不不不,是来到印度之前,对这个国家最向往的城市就是菩提迦耶。但是,我却在印度生活了两年多之后才成行。我保证我计划过,而且几乎订过票。可是,你能相信么,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居然没有实现。在每一个即将启程的时刻,总会有点儿什么意想不到的不可抗力出现。那些阻挡未必很有力,未必很强大,但就是足以让菩提迦耶和我之间始终保持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不过,我始终相信,我们和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是有缘分的。 所以,终于有这样一个凌晨3点,我觉得天还没黑多久,我差不多刚刚睡着,火车开到了一个叫做迦耶地地方。再坐1小时的汽车,就能到菩提迦耶了。 如果我是在两年前走进这样一个车站,一定会长大嘴巴,被吓坏了。车站的月台上,台阶上,坐满了人,或者说睡满了人。他们好像就住在那儿,裹着脏兮兮的大毯子,躺在地上。流浪狗贴在他们身边,缩成一团睡着。这样的相依相伴那么和谐,仿佛是他们的宠物。 但是在那一刻,我丝毫没有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任何不妥或者感到不安。我自然而然地绕开那些人和流浪狗,并不多看一眼。 印度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把所有的不可思议变成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每一个面对他的人,要在最强烈的刺激之后,在一次次的崩溃之后,选择习惯或者落荒而逃。 其实想想,我的印度三年半,就是一段用力过猛的时光。而我总是用力过猛。他们对我说,平平淡淡才是真。也许吧。但是一开始就平淡,和轻舟已过万重山之后的平淡,是不一样的。 我想我是被周围寺院里传出的诵经声叫醒的。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些声音会让你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而有的声音让你觉得脑袋要爆炸。这两种声音在菩提迦耶融合,说不上完美,但却因为相互衬托而更加显著。 菩提迦耶是所有佛教徒心中的圣地,因为佛祖释迦牟尼在这里的一棵菩提树下久坐而得道。之后,崇尚佛教的古印度国王阿育王在这里建造了摩诃提耶寺,日日朝拜。他的妻子怨恨阿育王不理后宫一心念佛,一气之下,把菩提树砍了。好在有一分枝被早早运去了锡兰,也就是现在的斯里兰卡,于是,阿育王派人去锡兰再取回菩提树的枝桠,栽种。在之后的千年里,这颗菩提树在古印度的血雨腥风王朝更迭中经历了数次生生灭灭,但是佛教未消亡,而且越传越远。这座名叫菩提迦耶的城市枝繁叶茂。在摩诃提耶寺周围,围绕着一座一座各个国家前来修建的寺庙。那些佛教国家,仿佛必须在佛祖得道地周围占据一席之地,才算虔诚。 那好像是我第一次见到菩提树。我像周围所有人那样盘腿坐下,闭上眼睛。在我的记忆中,那里是这个星球上最安静的地方。 我知道,我还会回去,以另一种心情和感悟。我说到做到了。当一次次在树下盘坐,当赤裸裸地和自己的灵魂坦诚相对,我看到了自己的变化。 不过,如果你因为我所说的如此种种就认为菩提伽耶是座至少安静整齐的城市,那么你就错了。它首先是一座印度的城市。安静、干净这样的词语注定和它没有缘分。实际情况是,我们三人一早拦下一辆突突车,跳上去,然后随着它在人群车流还有动物之间穿梭,把每一米都开成生死时速。尘土扑面而来。 菩提本无树,也可以尘埃尽染。 这里是印度。这是一切的本质。也是全部的解释。 饭菜里怎么会有苍蝇?这里是印度。 看呐,路上有人随地尿尿!这里是印度。 为什么约好了3点见面的那人这都6点了还没来?这里是印度。 光明会说中文,他是印度人。这个事情的罕见程度不亚于米特会说印地语,作为中国人。印地语是米特大学时候的专业,在那所尽人皆知的著名大学。中文是光明的专业。至于是不是正经大学,我实在没有弄明白。印度的尼赫鲁大学、德里大学这些名牌儿学校都有中文专业,学生不多,没有中文老师——因为中国老师办不下来印度签证。但是,学中文的学生毕业后就业情况倒是不错,因为稀缺。和中国人做生意的印度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学生直截了当向老师提意见:“谁要学那些诗词歌赋,能直接教我们商务汉语么?”而我听说后都不好意思反驳他们。有人阳春白雪了,可还有人挣扎在生存线上呢。谁比谁高明多少? 光明有一张狡猾的脸,他没有像很多印度人那样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梳着油呼呼的头发。他的小店就在摩诃提耶寺边上,卖菩提子檀香木这些东西。店里往来的顾客也多是中国人。10平米不到的小店里,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工艺品,不可思议地挤满了中国人。光明也就这样在中国人里口口相传。 就在我们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在檀香、紫檀、各种菩提子之间挑挑拣拣的时候,有两位印度客人走进满满当当的店里。光明丢下客人,跑去和他们说了几句,然后印度客人转身离开了。 “光明说,我们这儿的东西很贵,你们确定要来逛么?” 米特小声告诉我们。 傍晚时分,我们走到了中国寺。寺庙很冷清,没什么人。我们绕到大殿后面,走过一条狭小的走道,昏暗中能看见地上有死老鼠。有一间屋子亮着灯,我们推开门,一个年轻的姑娘坐在门口,再往里的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位僧人。自报家门之后,僧人把我们领进一间很大的佛堂。 这位僧人是中华寺的主持,思远师傅。 “我就是个小和尚,哈哈。”思远师傅的形象,挺像我们印象中的小和尚。圆脸,圆脑袋,圆眼睛。他说着浓重的南方口音。 我们在窗前的长桌两边面对面坐下。佛堂里除了一尊佛像,墙边的一个书架,再无其他。空旷的能听到回声。 窗外有夕阳,蚊子在我们腿边飞来飞去。 “这家寺院有几位中国僧人?”我问思远师傅。在屋里见到的那位小姑娘端着茶壶茶杯进来,一一给我们倒上茶。 “就我一人。这个姑娘,是志愿者,来这里半年了。帮忙处理寺庙里的各种事务。”姑娘腼腆地笑了笑。她看上去就20出头,穿着朴素,梳着马尾辫。其实,让我现在回想都难以在脑中描绘出她的模样。作为记者,我脑子里有一万个为什么,但是在清修之地,我还是决定别追问前尘旧事。 所以,这是一座只有一个人的寺院? “我每天早上会教一些当地的印度人说中文,呵呵。”思远师傅一直笑眯眯的。他很健谈,你也不会想把他和仙风道骨这样的词语联系起来。“现在学习汉语是热门呀,开始是有人来找我,问我能不能教,我说好。后来又多来了几名学生。教他们很有意思,他们很着急,想赶紧学会立刻能用的词语。我就教给他们,他们用印地语注音,就像我们学英语的时候用中文标出读音一样。我也没管。但是越学越多,印地语标不出来,他们就自己来问我怎么办。我说,汉语有拼音,要不然,从拼音学起?哈哈。” “你看在那边的书架上,都是经书,是这儿的经书的十分之一吧。我想把它们都拿出来,和这里的僧人交流分享。这间房间,我就打算作为交流的地点。其实,汉传佛教的影响力很弱,比如你们印象中,想起佛教,是不是更多的是披着红色衣服的僧人——藏传佛教?我们的灰色僧衣,很多人都不认识。” 我们在那儿谈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没有一刻沉默。完全被声音塞得满满的。直到窗外一点光亮都没有了。我们告辞,思远师傅把我们送出寺院。 后来我还去过菩提迦耶,还去过中华寺,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思远师傅。在夜色中,他双手合十,对我们说的最后一句是:有缘再见。 有的时候,你能听见缘起缘灭的声音,那是一种甘之如饴。 晚上,我们又去了光明的店里。不在于买的是什么,而在于要带点“来自菩提伽耶”的东西回去。 “这是我们的护照,让我们晚上就住在菩提树下吧,我们明天早上再出去。”一名中国男子捧着一骡护照交给光明。他个子很高,气宇轩昂。身后的几名中年女子们倒比他更像虔诚的信众。 光明收走了所有的护照,然后出门打电话。那个中国团的印度导游小声和光明说了几句什么。又过了一会儿,光明打完电话回来,把护照还给了所有人:“真的,现在管得太严了,6点关门之后,我也没办法让你们在里面住一夜。真的不行,不好意思啊。” 信众继续请求光明帮帮忙,围在柜台前。光明说,不行,没办法。直到我们离开,他们还在纠缠。据光明自己说,他在这里很有人脉,还有自己的旅店,能办到很多别人办不到的事情。 “刚刚那位带团的印度导游悄悄对光明说,别让他们去菩提树下住,否则明天一大早我还要来接他们,别帮他们这个忙。”在我们溜达回旅店的路上,米特告诉我们。 漆黑的街道上,我的手机突然响起,吓了我一跳。 “该死,怎么又没有来电显示!喂?” “你好么?”电话里是男声。 “请问你是哪位?不好意思,我这儿听不太清。”我最讨厌打电话来不自报家门。我跟你很熟么?我凭什么要认识你,还要认识你的声音? “你知道我是谁么?” 对于这样的游戏我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不好意思,我没听出来。你能多说几句我听听么?”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我这么说有点不可思议。可当时我真的这么说了。 “听不出来,就算了。” 我沉默了。 他也沉默了。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我把电话挂了。 “是谁呀?这么晚。”李奥问我。 我没说话,呆呆地看着他。对于李奥来说,我已经回答了。 “啊?!他还找你干嘛?”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也许他是,想解释了呢?” “没必要了。” “哎呀,算了算了。随他去吧。” 在那个叫做菩提伽耶的圣地,晚上的街道安静得只有三三两两的人,三三两两的流浪狗。白天飞扬的尘土,此刻凝结在清冷的空气里,好像睡着了。嘘。
32531 141
留言板

0 / 500 字

  • zlzzly

    为什么想去古巴?

    回复

    2015-12-17 21:15

  • FORFEEEDOM

    您好,请问最近有旅行计划吗?想请您用我们的机器拍一组样张,方便的话加我qq627728198,谢谢!

    回复

    2015-05-05 11:41

  • tearsdance

    你看起来很美~ 可以求加个微信吗?~ ^^

    回复

    2015-04-30 17:02

  • guoweijian0229

    你是导游吗?

    回复

    2015-02-18 10:50

  • jimmyking

    你好,我叫JIMMY 坐标上海。我今年计划去一次印度背包游,看到你有丰富的印度经验,希望能想您讨教下。不知道你方便吗?我是做国际航运方面的工作,在印度的的港口城市有代理。我想一面拜访他们一面旅游,不知道这样是否可行?有去过不少国家,但印度从无,等待您的建议,谢谢 !JIMMY

    回复

    2015-02-02 22:07

  • 共巴甲

    好美哦

    回复

    2015-01-22 20:02

  • wonie

    wow 看到了半同行

    回复

    2014-07-09 10:16

  • 环游世界的牛仔

    你蛮有同情心的

    回复

    2014-06-18 12:05

  • 最後的風度

    侬好,很想和你交流交流

    回复

    2014-06-15 14:54

  • 诚稳

    油菜

    回复

    2014-06-08 19:08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