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业余历史爱好者,跟着历史去旅游。

确定 取消
0%

九门胡同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3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41)

Ta的关注

6 更多

Ta的粉丝

30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1国家166城市
  • 点评859 / 876

    去过 876 个目的地
    点评过 859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77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意大利/梵蒂冈/圣马力诺/马耳他 2017-11-18
米兰圣辛普利西阿诺教堂
从布雷拉美术馆往斯福尔扎古堡的路上,有这样一座教堂。叫圣辛普利西阿诺圣殿(Basilica of San Simpliciano),历史可追溯到公元4世纪,是圣安波罗修献给圣母玛利亚而建的,后改名为圣辛普利西阿诺教堂。 这里涉及到两个人名,圣安波罗修和圣辛普利西阿诺。说这两人之前先说一下狄奥多西大帝,如果连狄奥多西也没听说过,那就不好理解了。话说4世纪,基督教已被君士坦丁大帝合法化(313年米兰敕令),但基督教还处于帝国多神教中的一个,而正是狄奥多西大帝(狄奥多西一世,Theodosius I,347-395,他的死标志着东西罗马帝国的正式分裂),将基督教定为唯一的罗马帝国国教,那其他宗教和神就都成为了异教或异端,包括罗马人信奉了一千多年的主神朱庇特。而对狄奥多西大帝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位当时的米兰大主教安波罗修(Ambrose,340-397),可以说是安波罗修让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步一步地屈从于神(基督)的。如此说来,安波罗修才是后世基督教兴盛的重量级人物。他被奉为天主教的四大圣师之一,也被成为“教会之父”。 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第14本)中用了一大章的篇幅讲的就是圣安波罗修(书中译做圣安布罗西乌斯),关于他的故事我也不再多说了,有兴趣的还是去看书吧。 世界第一歌剧院,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每年的演出季定于12月7日开始,这天就是米兰的守护人,安波罗修的纪念日(就任米兰大主教)。 铺垫了这么多,再说辛普利西阿诺(Simpliciano,320-400),他曾是安波罗修的导师,安波罗修称辛普利西阿诺为“Father”。安波罗修死后,77岁的辛普利西阿诺接替做了三年的米兰大主教。死后就葬在这个教堂内,教堂也随后改名为圣辛普利西阿诺教堂。天主教四大圣师之一的圣奥古斯丁与辛普利西阿诺也曾见过面,奥古斯丁在他著名的《忏悔录》中曾提到过辛普利西阿诺。 教堂是4世纪在一个墓地基础上建造的,建造者就是安波罗修,6世纪时伦巴第人曾对教堂进行过修缮。据说有块砖上还有当时的铭文,不过我没注意到。教堂现在的外观基本保持了12-13世纪改建后的罗曼式样,后世也进行过不断的维修。 教堂正面的花窗和装饰。 米兰除了米兰大教堂外,还是不少红砖建筑。也是像其他波河流域的城市一样,因为波河平原的泥土适合制造红砖。 教堂内部因为经过历年不断地修缮,各种风格的装饰也是混搭。 据说是米兰第二古老的拉丁十字型教堂,不过我也没有看得太细。 教堂背面的半圆后殿,看上去很有年代感。 离开教堂,去往斯福尔扎古堡(几年前去过,不再写了) 米兰,做为基督教的重要城市,如果不是二战被几乎炸平,我想肯定也少不了各种古迹和圣地。 最后,感谢意大利语老师(公众号:意点不难)帮我提供的Simpliciano的中文译法。
29 0

发表在 意大利/梵蒂冈/圣马力诺/马耳他 2017-10-31
新玛利亚教堂(佛罗伦萨)
去过佛罗伦萨的,大多到过这个火车站,即使不坐火车,也有可能要路过这里。这就是佛罗伦萨的中央火车站,新玛利亚车站。意大利语是Stazione di Firenze Santa Maria Novella,网上订票的简称就是Firenze SMN。Novella意大利语就是新的意思。 之所以叫新玛利亚火车站,皆得名于车站对面的一座教堂,新玛利亚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Novella),不过这座“新”的教堂也有六七百年的历史了。 教堂东侧的统一广场,为纪念意大利统一而建。附近有两家中餐馆,其中一家叫北京饭店,老板说开了四十多年了,是佛罗伦萨的第一家中餐馆,店主是温州人(意大利大多中餐馆都是温州人开的),说当时起名是因为没人了解中国,叫北京是为了知名度。 教堂的这面不是正面,还是13世纪未装饰的哥特加伦巴第外观,佛罗伦萨有很多像这样未装饰的教堂立面,不知是不是因为教堂建造的太多太快,没有那么多艺术家去装饰。就像圣洛伦佐的外立面,永远留给了米开朗基罗。 这是教堂的北侧(火车站一侧),去的时候赶上钟楼正在维修,这是2012年拍的。 这是教堂的东侧,外墙大约完成于14世纪中。 这种绿白相间的装饰格调,在托斯卡纳很多地方都能见到,比如比萨、锡耶纳等地,我印象中似乎始于锡耶纳的主教座堂(13世纪)。 外墙边有街头艺人用粉笔在地上作画,这幅世界名画,今年(2017)我在荷兰海牙的莫瑞泰斯美术馆还真见到真迹了。 几个小时后再经过时,“画家”在清除自己的作品。 现在绕到教堂的正面,乍看上去有点圣十字教堂的感觉,不过比圣十字要胖些。新玛利亚教堂,是佛罗伦萨几座大教堂中历史最悠久的,看点非常多,尤其是诸多大艺术家留下的壁画,使之成为不可移动的大艺术馆。我也只是粗粗地看了一遍,这是我在佛罗伦萨看的最后一个景点,出来后,72小时通票就过期了。 新玛利亚教堂最早可追溯到9世纪的一个叫圣玛利亚的小教堂,1221年,这里由多明我会(也称道明会)接手进驻。他们决定建一座大规模的教堂以及修道院,1245年开工,大约经历了一百多年才完工。钟楼还是明显的哥特式。1420年,教堂由教皇马丁五世祝圣。但正立面的装饰只完成了下半部。 我们在前面曾多次提到过中世纪的四大托钵修会,每个修会在佛罗伦萨都有自己的主要教堂。方济会的 圣十字教堂 ,加尔默罗会的 圣母圣衣教堂 ,奥古斯丁会的 圣灵教堂 ,而这座新玛利亚教堂就属于多明我会。 1456-1470年间,受鲁切莱家族委托,建筑师阿尔贝蒂设计了教堂正立面的上半部分。 鲁切莱府邸 的设计师也正是阿尔贝蒂。正立面装饰使用的是白绿相间的大理石,阿尔贝蒂要将他上半部的文艺复兴理念与下半部原有的中世纪哥特风格和谐地结合起来,诸如色彩、比例等。最顶部的三角山墙,两侧的S型花边以及下方的科林斯柱头,体现出设计师的人文主义思想和古典主义情怀。 新玛利亚教堂在佛罗伦萨具有很重要的地位,1439年的佛罗伦萨大公会议,曾在这里举行,教皇代表团就住在教堂的修道院客房。那次大会是天主教与东正教最后的一次合并机会,但没有结果。 三角山墙中央是多明我会的太阳图案标志,下方的文字,IOHANES ORICELLARIVS PAV.F.ANSAL MCCCCLXX,表示的是鲁切莱家族的委托人乔瓦尼.迪.保罗.鲁切莱(Giovanni di Paolo Rucellai,1403–1481),以及完工年代1470年。两侧的S型花边装饰在意大利是首创。这也是鲁切莱家族资助的唯一一座公共建筑。 外立面的其他一些细节。门洞内的人物是神学家圣 托马斯.阿奎那 ,上方是鲁切莱家族的徽章。 上部的文艺复兴式及下部的哥特式。 不知为何教堂广场前总停着几辆救护车。 教堂前的广场,也叫新玛利亚广场。正对面的建筑很像布鲁内列斯齐的 育婴堂 ,叫圣保罗医院,是15世纪按照育婴堂的外观改建的,可能与米开罗佐有关。现在好像是个摄影博物馆之类的。 教堂的参观入口在南侧的一个庭院内,准备进入教堂。 这是教堂及修道院的平面图,感觉应该是佛罗伦萨面积最大的。 先进入到教堂内部。没有什么特别的,据说是佛罗伦萨最早的哥特式建筑,虽然在欧洲比较常见,但在佛罗伦萨不多。 拱顶也是明显的哥特式,尖拱肋也采用了与外立面相符的绿白相间的装饰色调。 教堂也是T十字平面结构,这在佛罗伦萨很多。这是主祭坛上方悬挂的大十字架,高5米多,宽4米多,是欧洲绘画之父乔托于1295年所做,绝对的顶级文物。 教堂内有六七个大小不一的小堂,而教堂的最大看点也不在其建筑,而在于其诸多的壁画,而且这些壁画还分属于不同的大艺术家。 左侧(西)柱廊内的这幅《三位一体》壁画,又是天才画家马萨乔的作品(1424-1425年)。这个看似罗马风格大理石门廊的墓葬,其实是一幅立体感及透视感极强的壁画。马萨乔应该是透视画法的开创者,这幅壁画也是马萨乔27岁短暂人生中的一件重要代表作。达芬奇曾说过,乔托之后,佛罗伦萨绘画进入衰落期,直到马萨乔的出现。 所谓三位一体,即圣父圣子圣灵,耶稣后面的人物代表圣父,耶稣头上的鸽子代表圣灵。十字架边的两人分别是圣母玛利亚和圣约翰。再下方左右角的两个人应该是壁画的委托人,目前已经无法准确确定是谁了,据推测可能是叫Lenzi或Berti家族的人。最下方的石棺也是画的,骷髅骨架上面的拉丁文大意是:“我曾经和你一样,将来你也会和我一样‘’,似乎很有些哲理。 据后人推测,画的灵感可能与同时代的建筑大师布鲁内列斯齐有关,也许是他正在设计的一个什么建筑方案。16世纪时,科西莫一世曾委托瓦萨里对教堂进行改造,瓦萨里特地留下了这幅画。 这是教堂内的一个布道台(Pulpito),或称讲经台。委托者是鲁切莱家族,设计师是布鲁内列斯齐,制作者是一个叫Giovanni di Pietro del Ticcia的人,年代在1443-1448年间。 布道台外围有四幅浅浮雕,雕刻者是布鲁内列斯齐的养子,安德烈.卡瓦尔肯蒂(1412-1462)。镀金的装饰是18世纪做的了。四幅浅浮雕的主题分别是: 一,天使报喜; 二,耶稣降生; 三,(将耶稣)献于圣殿; 四,玛利亚升天。 前面说过教堂呈T十字平面布局,所以主祭坛的位置相对就比较小,主祭坛的位置同时也是一个礼拜堂,称作托纳波尼礼拜堂(Cappella Tornabuoni),因为在主祭坛的位置,也称主礼拜堂(Cappella Maggiore)。主祭坛上方的十字架雕塑出自詹波隆那,主祭坛则是19世纪后做的了,最下方供奉的是修道院创始人的遗骨。小堂内三面的壁画是 基尔兰达约 从1485年起用时五年创作的,是整个佛罗伦萨城内规模最大的连环壁画,他的学生米开朗基罗(才十几岁)可能也参与了帮忙的工作。我想看过这些壁画后,就不难理解米开朗基罗为什么能画出西斯廷穹顶了。 主祭坛后面的唱诗班座椅。 这个小堂说来还有点故事,小堂的所有者本来是佛罗伦萨贵族里奇家族,但由于财政困难,准备将小堂的所有权转卖给萨塞蒂家族。萨塞蒂家族与美第奇家族关系良好,都是从事银行业。萨塞蒂家族的领头人弗朗西斯科.萨塞蒂(1421-1490),相当于是美第奇银行的CEO。他本想在这个礼拜堂内画满有关圣方济的壁画。 阿西西的圣方济 (San Fransisco)是萨塞蒂家族的保护人,且与弗朗西斯科名字相同。但教堂属于多明我会,修会之间的竞争关系是不可能允许方济会创始人的大幅壁画存在的。于是萨塞蒂家族终止了已经完成了部分转让手续,转而购买了 圣三一教堂 的萨塞蒂小堂,并且委托基尔兰达约为萨塞蒂小堂做了那组《圣方济生平》的壁画(1482-85年)。 由于萨塞蒂家族的放弃,里奇家族又将小堂卖给了托纳波尼家族,所以小堂也叫做托纳波尼小堂了。那这个托纳波尼家族是什么背景呢。托纳波尼家族也是佛罗伦萨的一个古老贵族,他们家族的卢克雷齐娅.托纳波尼(Lucrezia Tornabuoni,1427-1482)嫁给了老科西莫的儿子,痛风者皮埃罗,生下了伟大的洛伦佐(豪华者)。购买小堂的乔瓦尼.托纳波尼就是卢克雷齐娅的哥哥,也就是伟大的洛伦族的舅舅。这样说就好理解了吧。这个乔瓦尼.托纳波尼因为与美第奇家族的亲戚关系,比萨塞蒂家族更近一些,他被任命为美第奇家族驻罗马教廷的大使,以及教皇西斯图四世的财务主管,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就是因西斯图四世得名, 西斯廷教堂 内有幅基尔兰达约的壁画《神召宗徒》,其中就把乔瓦尼.托纳波尼画在了上面。1485年,乔瓦尼.托纳波尼收购了小堂后,就委托当时佛罗伦萨最有名的画家基尔兰达约为小堂做壁画,据瓦萨里记载,委托金大概在1100金佛罗林。基尔兰达约用时五年创作了这组佛罗伦萨规模最大的壁画,这期间的1487年,13岁的米开朗基罗开始跟随基尔兰达约学徒。 现在说说壁画,拱顶的四个人物分别是四福音书的作者。 玻璃花窗上部的是《圣母加冕》。 玻璃花窗的内容也是基尔兰达约的设计,当然制作是由专业的工匠完成的了。 左侧壁画的主题是《圣母玛利亚》系列。 按从下往上的顺序,《约阿希姆被逐出圣殿》。画中约阿希姆(Joachim)是圣母玛利亚的父亲,前往耶路撒冷圣殿参加祭祀活动,能看出一些人带着羔羊或祭品前来。据中世纪的传说(非源自圣经),玛利亚的父亲约阿希姆不能生育,因此不准进入圣殿。后来天使为他和圣安娜安排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玛利亚。画中左侧的两人身穿佛罗伦萨服装,做为旁观者的,就是小堂的委托人乔万尼.托纳波尼和痛风者皮耶罗。右侧旁观者是画家本人和他的一些亲友。建筑背景可能就是教堂广场前的圣保罗医院(前文提到过)。 《玛利亚的降生》,其实画的情景可能就是佛罗伦萨当地人生孩子的场景。这幅画被认为是这组壁画中最经典,也是最应景的。以玛利亚的降生,对应教堂的名字。画中倒水的女子是玛利亚的母亲圣安娜(也称圣安妮),来访的人中最前面衣着华丽的则是委托人乔瓦尼.托纳波尼的女儿。楼梯与房间之间的柱子位于画面的黄金分割位置。 《玛利亚进入圣殿》,画面中央的少女玛利亚正在登上台阶,上面的祭司在迎接她。 《玛利亚结婚》,玛利亚和木匠约瑟在大祭司(中央)的主持下,结为夫妻。《圣经》中也只是简单提及。 《耶稣降生及三博士来拜》,这是西方绘画中最常见的题材。不过最重要的人物部分破损严重,看不出来了。罗马拱门上方的孔雀预示耶稣将来的复活,远处(右后)有个长颈鹿,是因为1486年,伟大的洛伦佐第一次将长颈鹿引入到佛罗伦萨。 《无辜婴儿被杀》,《新约》中希律王听说大卫王的后裔耶稣降生了,下令杀掉伯利恒所有两岁以内的婴儿。画中的凯旋门很像罗马的君士坦丁凯旋门,因为基尔兰达约之前曾在罗马为梵蒂冈作画。 左侧最上方的《圣母升天》,升天的圣母下方,是耶稣的十二门徒等人。 右侧壁画系列,是《施洗约翰的生平故事》。 《天使向撒迦利亚显像》,源自《路加福音》,施洗约翰的父亲撒迦利亚是耶路撒冷圣殿的一个祭司,和他的妻子伊利沙伯老年无子,一日在圣殿祭祀时,突然天使加百利出现在撒迦利亚前,对他说不要害怕,你的妻子伊利沙伯将要有一子,你要给他起名叫约翰。画中两侧排列的人物都是当时佛罗伦萨的一些名人。 《访问》,这也是西方绘画中最多的题材之一。年轻的玛利亚去拜访她怀孕的表姐伊利沙伯。有人说这幅画左侧远处的风景有点受尼德兰画的影响,能联想到卢浮宫中凡.艾克的 《大臣洛林的圣母》 ,你能看得出来吗。 《施洗约翰的降生》,这幅画与对面墙壁对称位置的那幅《玛利亚的降生》遥相呼应。 《约翰的起名》,《路加福音》中说,撒迦利亚和伊利沙伯夫妇老年得子,周围邻里亲族非常高兴,孩子降生后的第八日割礼后,要给孩子起名字,大家都说要叫撒迦利亚,但伊利沙伯说要叫约翰,众人说你们家族中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啊,于是不能说话的撒迦利亚就在写字板上写出“约翰”,然后就能说话了。之前撒迦利亚在被天使告知要得子后,就成了哑巴。 《施洗约翰在布道》,也是比较常见的题材,约翰站在岩石上布道(预示弥撒亚的到来),耶稣在他后方的高处。 《约翰为耶稣施洗》,常见题材,场景应该是在 约旦河 边,不过画中的约旦河离的有点远。 顶部是约翰系列的最后一幅《希律王的盛宴》,也是常见题材。背景的三座拱顶能看出 罗马君士坦丁巴西利卡 (马克森提乌斯巴西利卡)的样子。中间莎乐美在跳舞,左边一个蹲着的仆人捧着施洗约翰的头,呈给希律王和希罗底。 《天使报喜》 《圣多明我用火试书》,典故不知出自何处。圣多明我(Saint Dominic)是12世纪出生于西班牙的一位天主教圣人,因在法国向异端传教而出名(画中情节可能与此有关),创立多明我会,新玛利亚教堂就是属于多明我会。歌唱家多明戈、加勒比岛国多米尼加都是因圣多明我而得名。 《施洗约翰在旷野》 《维罗纳的圣彼得罗被杀》,维罗纳的圣彼得罗是13世纪圣多明我的追随者,遭暗杀后被封为天主教圣人。 中间下方左侧就是小堂的赞助人,乔瓦尼.托纳波尼。托纳波尼小堂也是因其而得名。 乔瓦尼.托纳波尼的妻子,弗兰切斯卡.皮蒂,来自皮蒂家族,也就是 皮蒂宫 原来的主人。 教堂内部除了主礼拜堂托纳波尼小堂外,在两侧还分布着六个小堂。现依次介绍。 鲁切莱小堂(Cappella Rucellai),位于最右侧,从14世纪初就属于鲁切莱家族,前面提到教堂外立面的上半部是鲁切莱家族委托阿尔贝蒂设计建造的,教堂内布鲁内列斯齐设计的布道台也是鲁切莱家族出资的。 小堂前的墓是多明我会的一位佛罗伦萨总负责人Leonardo Dati (1360-1425),墓的制作者则是著名的洛伦佐.吉贝尔蒂(天堂之门的设计者)。 小堂正面的壁画出自14世纪乔托画派的画家,中间的是耶稣受难,左边的是圣多明我,右边的是托马斯.阿奎那。中间圣母怀抱耶稣的雕像出自尼诺.皮萨诺,他是安德烈亚.皮萨诺的儿子。 小堂内右侧的壁画出自乔托不知名的学生,时间大致在1290年-1325年。 左侧墙壁上的绘画《圣凯瑟琳的殉道》,出自一位叫做朱利亚诺.不加尔蒂尼(Giuliano Bugiardini,1476-1555)的佛罗伦萨画家,我以前没听说过,不过瓦萨里曾介绍过他。他也是基尔兰达约的学生,后来成为米开朗基罗的好友,并协助米开朗基罗绘制西斯廷穹顶画。 紧邻鲁切莱小堂的是巴迪小堂(Cappella Bardi),历史可追溯到13世纪,最初属于一个兄弟会(修会)。大概在1335年,小堂的所有权卖给了巴迪家族。老科西莫的妻子,也就是伟大的洛伦佐的奶奶,就是来自巴迪家族。 圣十字教堂 内也有巴迪小堂,是乔托做的壁画。 大约是在1280-85年间,拥有小堂的兄弟会委托画家杜乔为这个小堂做过壁画。不过杜乔的壁画只是留在接近半圆顶的上方,我只注意了两侧的主题壁画,结果没有拍到杜乔的画,是有关教皇格里高利一世的。不过残缺的比较严重了。杜乔.迪.博尼塞尼亚(Duccio di Buoninsegna,1255-1319),俗称杜乔,意大利著名画家,锡耶纳人,是锡耶纳画派的创始人,拜占庭风格突出,乌菲兹有他的一幅名画,我拍到了,将来也许会介绍。 1335年,小堂转让给巴迪家族后,委托一位博洛尼亚的画家做了三面的壁画,主题依旧是教皇格里高利一世的生平。教皇格里高利一世是西欧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应该说“教皇”这个词是从他开始的,虽然他是第64位教皇(不多说了)。 壁画因为时间长久,保存的较差,很多已经看不清。左侧的两幅分别是《格里高利一世在病榻》和《图拉真与寡妇》。我最初没有搞懂格里高利一世与几百年前的罗马皇帝图拉真有什么关系。后来查资料才知道,但丁在他的《神曲》中,对异教的罗马皇帝图拉真评价还不错,说他为一位失去儿子的寡妇主持正义,经教皇格里高利一世的祈祷,图拉真皇帝进入了天堂。 右侧的两幅内容分别是《格里高利被人们拥戴》和《众主教围着宝座上的格里高利一世》。这两幅上面半圆的就是杜乔留下的壁画,可惜我没拍到。 中间挂着的祭坛画是瓦萨里的作品,是从其他小堂移到这里的,之前这幅画覆盖着瓦萨乔的那幅《三位一体》壁画,也许是瓦萨里为了保护那幅珍贵的壁画吧。 菲力波.斯特罗奇小堂(Cappella di Filippo Strozzi),顾名思义属于斯特罗奇家族,不过教堂内有两个小堂属于斯特罗奇家族,所以这个小堂以菲力波.斯特罗奇命名。我在前面 斯特罗奇府邸 时曾提到过,斯特罗奇家族被美第奇家族的老科西莫驱逐到那不勒斯,1462年菲利波.斯特罗奇(老斯特罗奇)回到佛罗伦萨,1487年,他委托当时佛罗伦萨最著名的画家之一,菲力波.利皮为他家族的小堂绘制壁画。前面多次提到的菲力波.利皮是安杰利科的学生,波提切利的老师。由于1491年老斯特罗奇的去世,之间又赶上萨沃纳罗拉的执政和利皮去了罗马作画,壁画延误了一些年(最终完成于1502年)。画的主题分别是耶稣门徒圣约翰(左)和圣菲利普(右)的故事。 左侧下方《德鲁斯安娜被圣约翰复活》,也是源自《黄金传说》。圣约翰就是约翰福音书的作者,耶稣的门徒之一,画中的地点是 以佛所 ,罗马皇帝图密善死后,约翰回到以佛所。有个叫德鲁斯安娜(Drusiana)的虔诚女信徒,因为逃避权贵的逼婚而死,约翰受耶稣的旨意,去她的墓中将她复活。右边的几个女人是菲力波.斯特罗奇的遗孀和三个女儿。这幅画的罗马建筑上标注有利皮的名字和年代1502年,这时委托人老斯特罗奇已经去世11年,而之前利皮曾去过罗马绘画,所以他画中出现的罗马建筑可能与他的罗马之行有关系。 左侧最上方《圣约翰受刑》,左边下令的是罗马皇帝(可能是图密善),圣约翰被放入热油锅内受刑,但奇迹让他毫发无损。据说耶稣将圣母玛利亚托付给了约翰,约翰将玛利亚带到了以佛所,所以土耳其以佛所现在还有个基督教圣地, 玛利亚小 屋。 右侧下方壁画《圣菲利普将龙扔在希拉波利斯圣殿前》,圣菲利普(St. Philip)就是耶稣的门徒之一,圣经中的腓力。也是在小亚一带传教,希拉波利斯(Hierapolis)在当时是一座繁荣的城市(现在只剩下一片废墟了),据《黄金传说》,希拉波利斯的罗马圣殿前,一个龙(在西方代表妖怪)从地下钻出来,咬死了祭司(中间红袍)的儿子,圣菲利普显现神迹,处死了龙,复活了祭司的儿子。画面右二(红衣)的人据推测是画家自己。创作此画的时期正逢萨沃纳罗拉执政,据说画面有体现当时政局的意思,不过我是看不出了。 《圣菲利普被钉十字架》,传说圣菲利普就是在希拉波利斯被钉的十字架而殉道,也有说是像圣彼得一样是倒钉的十字架。 希拉波利斯古城 遗址就在土耳其著名的旅游胜地 棉花堡 附近。我几年前去时还什么都不懂,也就是那次旅游,让我意识到对世界史的无知,才自学到今天。 你觉得中间背景墙壁雕刻的怎么样,其实那都是利皮画出来的。 彩色玻璃是最后完成于1503年,也是由菲力波.利皮亲手绘制的。 最下方的墓葬确实是大理石雕刻的,墓主人就是小堂的主人,菲力波.斯特罗奇。制作者是意大利雕刻家贝内德托.达.米亚诺(Benedetto da Maiano),也就是斯特罗奇府邸的设计师。 贡迪小堂(Cappella Gondi),属于贡迪家族,这个家族可是佛罗伦萨古老的贵族,据传是由查理大帝在805年亲自策封的贵族。相比美第奇家族血统要高贵的多。贡迪家族后来成为美第奇家族的非常好的合作伙伴,科西莫一世的祖母就是来自贡迪家族。 小堂的历史可追溯到13世纪,顶部残留的壁画就是那时候的,是四福音书的四位作者。其余墙面都看不到什么了。1503年,贡迪家族获得了这个小堂,他们只是用黑色大理石和红色的斑岩来搭配白色大理石来装饰小堂,但他们的动作非常缓慢,让教堂的多明我修士不太高兴,于是在1572年,他们把原来在巴迪小堂的十字架挪到了这里,以督促贡迪家族能快点装饰小堂,不过最后也只装饰了左右墙壁的下半部分,就是今天看到的样子。 我们再来说说这个十字架,这可不是一般的十字架,这是伟大的建筑师布鲁内列斯齐唯一的一件木雕作品。我在 圣十字教堂时曾提到巴迪.迪.维尔尼奥小堂 (Cappella Bardi di Vernio)内,有个多纳泰罗的彩色木雕《耶稣受难》,是多纳泰罗留下的唯一木雕作品(1408-1410),他的好友布鲁内列斯齐认为过于现实主义,就嘲讽地说那是十字架上的农夫。可能是为了与多纳泰罗“较劲”,于是布鲁内列斯齐自己也做了一个类似的十字架上的耶稣受难,年代在1410-15之间。布鲁内列斯齐临死前把这个十字架送给了新玛利亚教堂的多明我修士。十字架最初放在菲力波.斯特罗奇小堂与巴迪小堂之间的柱子上,1572年被移到了贡迪小堂,原来的位置现在还保留着当初的钉子。 加迪小堂(Cappella Gaddi)属于加迪家族,始于中世纪意大利的一个重要家族,直到今天依旧是有名的家族,分布在意大利多地。加迪家族在佛罗伦萨的分支就出过几位著名的画家(奇马布埃和乔托的学生)和大主教。 小堂穹顶的绘画是关于 圣杰罗姆 的生平,圣杰罗姆是加迪家族的守护人。画的作者是布龙奇诺的学生,压力山德罗.阿罗里(Alessandro Allori,1535-1607)。 小堂的建筑设计师,是米开朗基罗的学生乔万尼.安东尼奥.多西奥,两侧是两个加迪家族成员(两位红衣主教)墓葬。 中间的祭坛画是布龙奇诺的作品《睚鲁女儿的复活》(1570-72),尼奥罗.布龙奇诺是美第奇家族的宫廷画家。据福音书,睚鲁是个管(犹太)会堂的人,他12岁的女儿死了,想求耶稣给看看。耶稣去他家说,你女儿只是睡着了,众人都耻笑耶稣,结果睚鲁的女儿果真醒过来了。 这个小堂属于斯特罗奇家族的一个分支,15世纪时被驱逐到曼图亚,所以叫曼图亚的斯特罗奇小堂(Cappella Strozzi di Mantova)。所有的三面壁画都是1351-57年由Nardo di Cione所做的。Nardo di Cione的哥哥是奥卡尼亚(ORCAGNA,1308-1368),乔托和比萨诺的学生,乌菲兹前有其雕像。壁画的内容是但丁神曲中的地狱、炼狱和天堂。 右边墙壁的是地狱。 左侧墙壁的是天堂 中间墙壁上的是最后的审判,彩色玻璃也是Nardo做的,怀抱圣子的圣母和托马斯.阿奎那。 中间的五联屏祭坛画,则出自Nardo的哥哥奥卡尼亚,年代约在1354-57年间。 新玛利亚教堂,除了教堂本身,还有占地面积更大的两个修道院回廊等。前面曾提到过13世纪多明我会修士来到佛罗伦萨,在老教堂的基础上建了新的教堂。由于他们的布道技巧很受佛罗伦萨人民群众的欢迎,所以在14世纪时又扩建了很大的修道院。佛罗伦萨市政当局和众多有钱的家族都为教堂及修道院提供了大量的资助。修道院的规模以及神学的研究几乎相当于大学。1439年,著名的佛罗伦萨大公会议在此召开,修道院承接了教皇代表团的接待任务。19世纪时,随着拿破仑的进军意大利以及意大利的统一建国,修道院开始衰落。现在的教堂及修道院的产权属于教会、市府和国家共有。从教堂的西侧门出来,下这个台阶,看到的是“绿色回廊”。 绿色回廊(Chiostro Verde,Green Cloister),大约建于1332-1350年间。之所以叫绿色回廊,是因为四周的壁画是绿色基调,但由于时间太长及1966年的大洪水,现在似乎已经看不出了。绿色回廊内全部是有关《创世纪》的壁画,大多数哥特风格的作者已无从考证。但几幅保罗.乌切洛的壁画已经被剥离了下来,在旁边的一个博物馆内,后面再说。 这就是绿色回廊 回廊内残留的壁画 与绿色回廊相通的有个通道,叫“死亡柱廊”(Cloister of the Dead)。 叫死亡柱廊(或回廊)的原因,是因为从13世纪开始的几个世纪这里都是墓葬,且这些墓葬很多已没有资料可查。 部分残留的壁画 与绿色回廊相通的还有一个西班牙礼拜堂(小堂)。西班牙礼拜堂(或Cappellone degli Spagnoli)始建于1343-1355年间。1566年,科西莫一世把小堂给了他的西班牙妻子,托莱多的埃莉诺(Eleonora di Toledo)以及她的西班牙随扈,所以就称作了“西班牙礼拜堂”。小堂内的壁画由佛罗伦萨画家Andrea di Bonaiuto做于1365年至1367年间。主题是与基督教的胜利以及有关多明我会的传说。 这幅壁画的主题是《托马斯.阿奎那的胜利》,中间上方黑衣的是托马斯.阿奎那,最上方带翅膀的天使代表基督教的“七德”(信仰、希望、神爱、公正、坚毅、节制、审慎),第二层(阿奎那两侧)是圣经中的人物(以撒、摩西、大卫、四福音书作者等),最底层是中世纪前对社会各方面有贡献的人物,比如查士丁尼(法律)、教宗克莱蒙五世(宗教)、亚里士多德(哲学)、毕达哥拉斯(算术)、欧几里得(几何)、托勒密(天文)以及圣奥古斯丁和圣杰罗姆等人,每人后面都对应一位女神。 最上方的是《耶稣受难》,左下是《苦路》,右下是《通往地狱之门》。 《教会的胜利》,里面包括很多同时代的人物,比如教皇本笃十一世、神罗皇帝查理四世、奇马布埃、乔托、卡姆比奥、但丁、彼得拉克、薄伽丘以及但丁的梦中情人贝雅特丽齐等等。 这面墙的壁画是与圣彼得有关的主题,中部缺失严重。 穹顶的壁画,主要是耶稣复活及升天等。 前面提到,位于绿色回廊东侧,保罗.乌切洛的壁画被移到了博物馆内,这个博物馆是20世纪初由佛罗伦萨市政当局设立的,原来是修道院的大食堂。保罗.乌切洛是当时佛罗伦萨著名的画家,这四幅《创世纪》题材的壁画,年代跨度从15世纪30年代早期到40年代中期,是他和他的学生所做。 第一幅,上:上帝创造亚当和各种动物;下: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原罪)。做于15世纪30年代早期。 第二幅,上: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下:该隐杀亚伯。时间:15世纪30年代。 第三幅,上:拉麦杀了他的父亲和一个年轻人;下:动物进入诺亚方舟。时间:15世纪30年代。 第四幅,上:大洪水退去(诺亚方舟);下:诺亚献祭和诺亚醉酒。时间:15世纪40年代中。 这是当时剥离及保护壁画的相关介绍。 1344年为祭坛而作的哥特式五联屏画,作者是伯纳多·达迪(Bernardo Daddi)。 从博物馆(大食堂)出去,就是修道院内最大的回廊,大回廊(Chiostro Grande)。 相对于绿色回廊,这里又称作“第二修道院”,大致建于1340-60年间,共有56个拱式门洞,算是佛罗伦萨面积最大的修道院。16世纪后期,科西莫一世的妻子,托莱多的埃莉诺,委托建筑师重建了大回廊,并委托数位佛罗伦萨画家为大回廊绘制了大量的壁画。近代大回廊曾被改做军校,1966年的大洪水,使有些壁画损失严重。 因为时间原因,加上大回廊内好像正在准备什么活动,我就没过去近看。 写到这里,我在佛罗伦萨看过的所有景点就算结束了。
123 0

发表在 意大利/梵蒂冈/圣马力诺/马耳他 2017-10-26
布兰卡齐礼拜堂及圣母圣衣教堂
阿诺河南岸,离皮蒂宫不远有个圣母圣衣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Carmine),也有音译为卡尔米内教堂的,因为是巴西利卡级别,也称作圣母圣衣圣殿。教堂属于加尔默罗修会(天主教四大托钵修会之一,又称圣衣会)。Carmine与修会的发源地迦密山(Mount Carmel)有关。 这个教堂最早始于1268年,是加尔默罗会修道院的一部分。但这里的最大看点不是教堂,而是紧邻的一个小礼拜堂,布兰卡齐礼拜堂里面马萨乔的壁画。先简单看看教堂。 教堂历史虽然很早,但大部分毁于18世纪的一场大火,现在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基本是19世纪后建的,所以没什么看点。教堂免费参观。 这个小堂叫科尔西尼小堂(Corsini Chapel),没有被那场大火烧毁,不过装饰已经是巴洛克风格的了。 这张图是复建前后的教堂及修道院对比。只有教堂的立面还保持着13世纪未装饰过的原样。 还是直接说重点,布兰卡齐礼拜堂吧,礼拜堂单独卖票(通票能用),周二不开,我周二来的时候休息,就先看了教堂,第二天又来了一次。 这就是布兰卡齐礼拜堂,就这么大。但这里的壁画价值连城,而且躲过了大火。 布兰卡齐家族(Brancacci )是佛罗伦萨的一个古老的家族,从事与纺织原料有关的生意,也是佛罗伦萨的富商。因为与美第奇家族的对头斯特罗奇家族联姻,遭美第奇家族驱逐,他们的后人很多去了法国,并获爵位改家族名为布兰卡斯(Brancas)。 布兰卡齐礼拜堂(Brancacci Chapel),也称布兰卡契礼拜堂,是布兰卡齐家族出资修建的,设计师可能就是伟大的布鲁内列斯齐。布兰卡齐家族委托两位著名的画家马萨乔和马索利诺为小堂做的壁画,被形容为佛罗伦萨文艺复兴的“ 西斯廷 ”。 马索利诺(Masolino,1383-1447)我没怎么听说过,但马萨乔却是大名鼎鼎。 马萨乔(Masaccio,1401-1428),有人评价他是文艺复兴现实主义绘画的奠基者。 我们知道文艺复兴最初是从建筑和雕刻方面开始的,比如多纳泰罗的大卫、布鲁内列斯齐的几座建筑,吉贝尔蒂的青铜门等等。而文艺复兴的绘画则始于马萨乔(有人说他仅次于乔托),只可惜他只活了27岁,达芬奇是在他死后20多年才出生。马萨乔的画不多,我在乌菲兹和伦敦国家美术馆看过几幅,但在卢浮宫没有见过,据说美国和德国的博物馆也有几幅。下篇要说的新玛利亚教堂内,也有一幅马萨乔的代表性壁画《耶稣受难》。过去很多人说马萨乔是马索利诺的学生,但最新的说法不是了,他们只是年纪上差十多岁,但并非师徒关系。 在介绍壁画的一些细节之前,想说几句题外话。我有一套1985年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文艺复兴欧洲艺术》,当时印刷质量很差,图片都是黑白的,且不清晰。书中对这个小堂壁画和马萨乔都有不少的介绍,只不过是将圣母圣衣教堂说成了是新玛利亚教堂,当然新玛利亚教堂确实也有马萨乔的一幅壁画。那本书的翻译者叫严摩罕,我不懂美术,也没听说过此人。于是在网上搜了一下,得知严摩罕生于1910年,是新中国最早一批研究西方美术史的学者之一,一生从事西方美术史的教学和研究。但直到97岁去世前,老先生却没有去过欧洲,没有去过意大利,更没有去过佛罗伦萨。我有些感慨,老先生年轻时没有去过欧洲,一定是因为社会原因,改革开放后,可能是身体原因。我想他最想去的地方肯定是佛罗伦萨,如果他能站在这些壁画前,都是他在教学和研究中无数次提到的,那感受我们一定不能理解。我虽去过两次佛罗伦萨,但在这些艺术珍宝前,我能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 回到正题,说壁画。壁画的主题是《圣彼得的一生》,两边分别有两幅创世纪《逐出伊甸园》的内容。这是小堂左侧的一组壁画。 画面左上角的《逐出伊甸园》是马萨乔在小堂内画的第一幅杰作。亚当和夏娃上方的天使为他们指引离开伊甸园的路。壁画1990年曾被修复过,遮羞的树叶被去掉了。这幅画被很多场合引用,所以你有可能会觉得眼熟。 右侧的主题绘画是《纳税银》(The Tribute Money,也称《奇迹与钱》或《贡银》),这两幅画据认为是马萨乔最杰出的作品,美术史教科书中也对这组画有极高的评价。马萨乔的画风与当时的国际哥特风格已有明显的切割,透视技法也开始用在画面中。按照严摩罕翻译的书中说法,壁画的特征标志着文艺复兴时代现实主义美术的纲领,这样的纲领为下一个时期的意大利绘画奠定了基础。 画的情节源自《马太福音》17:24-27,在 迦百农 ,有税官来向彼得收税,彼得向耶稣请教,耶稣让彼得去海边钓了一条鱼,从鱼口中抠出了一块钱,给了税官。画中左侧蹲着的,是正在从鱼嘴中抠钱的彼得,穿蓝衣的是耶稣。 画面的最右侧是彼得将税钱交给税官(穿红衣者)。收税、鱼嘴取钱、交给税官这三个情节同时画在了一幅画面上。耶稣后面的是他的十二门徒,其中也有犹大,画中作者将自己画成了多玛。 这组壁画的标题是《圣彼得让西奥菲勒斯总督的儿子复活》也是出自马萨乔之手,但由于马萨乔英年早逝,五十年后才由菲莉皮诺.利皮(波提切利的老师菲力波.利皮的儿子)完成。这幅画对我来说不太好理解,只能简单解释一下了。故事不是来源于圣经,而是源自中世纪欧洲流行的一本书《黄金传说》,说的是圣彼得在安提阿时传教的故事,安提阿即当时罗马帝国最繁荣的三城之一安条克,现在的土耳其安塔基亚(不是安塔利亚)。安提阿的总督西奥菲勒斯将彼得投入监狱,圣保罗还去监狱探视了圣彼得(画面最左侧)。总督说了,如果彼得能显个神迹就释放他,于是圣彼得和圣保罗一起将总督死了十四年的儿子(画中下跪的)从坟墓中救活了。于是安提阿全城的百姓都信了基督教,并为圣彼得修建了教堂。 画的右侧是圣彼得坐在宝座上,表示圣彼得是被天主教认为的第一任教皇。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这幅画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教皇在调停佛罗伦萨与比萨的一次争战。研究学者认为画中的一些人物,分别是当时的一些名人,比如布鲁内列斯齐、阿尔贝蒂以及画家自己。研究者还能分辨出哪些内容出自马萨乔之手,哪些出自利皮,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这是右侧的一组壁画,出自圣经《使徒行传》。画中最右上方也有一幅《亚当和夏娃》,这幅出自马索利诺之手,人物相比马萨乔的就平淡些,能看到蛇在诱惑他们。这组壁画可能是马索利诺和马萨乔联手所做,尤其是马萨乔的透视画法明显。 左侧情节来自《使徒行传》3:1-10。彼得和约翰让一个瘸子恢复正常行走。画面透视感很明显,可能就是用当时佛罗伦萨西尼奥列广场的场景代替耶路撒冷圣殿。 右侧情节来自《使徒行传》9:36-41。《大比大的复活》(resurrezione di Tabita)。 这幅是《圣彼得殉道》中圣彼得被倒钉十字架部分可能由马萨乔所做,其余部分由菲莉皮诺.利皮完成。圣彼得被倒钉十字架的地点,传说是在罗马的贾尼科洛山上,布拉曼特在那里建了一座纪念性的标志性建筑, 坦比哀多 (我曾专程去寻找过)。拱门下向外看的年轻人就是波提切利,菲莉皮诺的好友,也是他父亲的学生。 这幅绘画也是由菲莉皮诺.利皮完成。当初未完成的原因可能与布兰卡齐家族被驱逐有关。画的主题是《圣彼得与西蒙在皇帝尼禄前的辩论》。西蒙是《使徒行传》中提到的一个行巫术的人,他想花钱向彼得买神迹的本领,被彼得呵斥。据传说(非圣经),彼得和保罗(画中左3和2)在 罗马皇帝尼禄 面前与西蒙(左1)辩论,西蒙从高塔上跳下摔死,皇帝让尸体保存三日,等待神迹(复活)出现。处死圣彼得也是尼禄统治时期。 画面最右侧戴帽子的年轻人就是画家菲莉皮诺.利皮自己。 除了两侧的几组壁画,中间祭坛位置还有四幅。分别是左上《圣彼得在布道》。 左下《圣彼得用影子治愈病人》,出自马萨乔的可能性大。据《使徒行传》,耶路撒冷的人听说彼得能治病的神迹,纷纷找彼得治病,有的人干脆将病人抬到街上,等彼得经过时,他的影子就能治好病。画中跟在彼得身后戴红帽的是画家马索利诺,后面白胡子老头可能是多纳泰罗。 右上《圣彼得为年轻人洗礼》,画面中有几个年轻人在等待圣彼得为他们洗礼。 右下《圣彼得施舍及亚拿尼亚之死》,出自马萨乔。亚拿尼亚(趴在地上的)之死是圣经新约《使徒行传》第五章中比较有名的典故。耶稣升天后,彼得组织领导教会,号召大家变卖田地筹集经费。一个叫亚拿尼亚的人和他的妻子撒非喇变卖了田产,却将价银偷偷留了几分,但这没能瞒过彼得,彼得当面点透了他们的行为,钱可多可少,但不可欺骗神。于是夫妻二人当场倒地暴毙。 圣母圣衣教堂还有个较大的修道院,大多数也是被大火烧毁后修复的。 修道院回廊内的壁画大多是16-17世纪的了。据说也有 少数14-15世纪的残留碎片。 修道院内曾有菲莉皮诺.利皮的壁画,后来都毁于大火和洪水等灾害。 这是修道院的食堂,看看里面有没有最后的晚餐。 还真有,是16世纪佛罗伦萨画家亚历桑德罗.阿罗里(Alessandro Allori,1535–1607)的。 食堂门上方的两幅壁画,已经看不清了。 这尊哀悼基督雕像,据说有可能是出自建筑大师米开罗佐之手。 马萨乔还曾画过这么一幅画在修道院回廊内,是圣衣教堂举行节庆活动时的场面。画面的透视感非常强,布鲁内列斯齐、多纳泰罗、马索利诺和马萨乔自己都在画面中。据说这幅画对后来的米开朗基罗等佛罗伦萨画家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可惜壁画在18世纪时丢失了,很多寻找壁画痕迹的努力也都失败了。这是后人临摹或凭记忆留下的示意图,包括米开朗基罗也临摹过。 圣母圣衣教堂前的圣衣广场。
108 0
留言板

0 / 500 字

  • 九门胡同

    回复 @香芋味的兔子脚:我是2013年去的,现在不知有没有变化。当时是从普度车站坐大巴到的红土坎,也叫卢穆特。4个小时。普度车站随到随买票。

    回复

    2017-08-16 21:12

  • 香芋味的兔子脚

    你好,请问您知道怎么坐公共交通龙从吉隆坡到红木坎吗?下个月要到绿中海度假村拍婚纱照但还没有知道怎么可以到酒店,可以麻烦您告诉我怎么去吗?万分感激,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2017-08-16 15:52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