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业余历史爱好者,跟着历史去旅游。微信订阅号jiumen_hutong

确定 取消
0%

九门胡同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3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72)

Ta的关注

7 更多

Ta的粉丝

37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2国家183城市
  • 点评986 / 1004

    去过 1004 个目的地
    点评过 986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93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荷兰/比利时/卢森堡 2018-02-12
代尔夫特
代尔夫特(Delft),荷兰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位于海牙和鹿特丹之间。这里是荷兰著名画家约翰纳斯.维米尔出生和安葬的地方,是荷兰国父奥兰治威廉遇刺的地方,因此荷兰王室的墓葬一直都在这个城市的新教堂内。这里还有著名的瓷器代尔夫特蓝,当然与中国的青花瓷关系密切,连停车场的墙壁都这风格。 代尔夫特与阿姆斯特丹很像,城市的平均高度也在海平面下2-4米。所以运河和小桥也是随处可见,当然规模比阿姆斯特丹还是要小很多。 维米尔中心,其实跟维米尔关系不大,上方有圣路加公会的字样,维米尔无疑是代尔夫特路加公会的会员,还曾三次当选过会长。过去这里曾是圣路加公会的所在,不过这个建筑是新的。里面是一些与维米尔有关的纪念品和书籍画册等。 跟伦勃朗没法比,维米尔留世作品只有37幅(经过确认的),这是几幅主要的代表作。《牛奶女工》之前在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看过,《戴珍珠耳环的女孩》后面会在海牙看到。 《天文学家》 和 《花边女工》 在卢浮宫见过。 街上的商店很多也是维米尔的主题。 代尔夫特的中心,是大集市广场(Markt),新教堂前的塑像是胡果·格劳秀斯(Hugo Grotius, 1583-1645),据说是近代国际法的奠基人,我是没听说过。 尖顶的教堂是耶稣会的圣玛利亚耶稣教堂(19世纪的天主教堂),维米尔的家曾经就在那里,不过现在都成了教堂。 代尔夫特的标志性建筑,新教堂,从奥兰治的威廉开始,荷兰王室的墓葬就都在这里。 新教堂正对面的是过去的市政厅(City Hall),始建于1618年。现在是市民举办婚礼的地方。 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外观是20世纪修复后的。 建筑后方有座钟塔,始建于13世纪。塔下方是监狱,当年刺杀奥兰治的威廉的刺客判决前就被关在这里。 正面有正义女神的雕像,依旧是一手拿宝剑象征权威,一手拿天平,象征公正。 大集市广场边的这座建筑是1650年的肉市场,之前的木建筑毁于大火。下面还有个13世纪的地窖。19世纪时,这座建筑改为谷物交易所。二战期间,地窖还做过防空指挥所。现在这里是个青年俱乐部。 三角山墙上的雕刻是代尔夫特的市徽。 墙上的牛头,标志着过去这里曾是肉市场。 商店中的雨鞋,还能让人想到荷兰过去到处是泥泞和水患。 城市的很多角度都能看到高高的新教堂。 London Transport,难道真是从伦敦开过来的?不过想想其实也没多远。 离新教堂所在的大广场不远,就是代尔夫特老教堂,正面对着王子纪念馆,街道不宽,所以连教堂的正面也拍不全。 在荷兰很多城市,都有老教堂和新教堂,大概是因为宗教改革后,不再用圣人的名字来命名教堂吧。代尔夫特的老教堂(Oude Kerk),建于1200年,正式承认是在1246年。当时叫做圣巴托罗缪教堂,是代尔夫特最古老的教堂,后世不断地扩建改建,成了今天看到的样子,现在是新教教堂。 教堂的入口在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门。 老教堂和新教堂可以买8欧元的联票。 维米尔就葬在这个教堂内,还有中文的介绍。 进入教堂内部。 这些木模型表示不同时代教堂的样子。 荷兰的特色,木屋顶。 1857年的大管风琴。 1548年的布道台(讲经台),因为雕刻精美,逃过了16世纪宗教改革时的破坏,其他的天主教装饰物就都没有了,所以你在荷兰看到的教堂总会觉得特别“素”。 来老教堂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寻访 约翰纳斯.维米尔 的墓,其实并不好找,问了几个工作人员才找到。 维米尔还不像伦勃朗,伦勃朗死时潦倒,但至少还有过风光的时候,维米尔基本上贫困一生。能留下这个墓砖(Johannes Vermeer,1632–1675 )已经是不错了,而伦勃朗的墓却已经不存在了。 这,不用解释了吧。 其实维米尔的家族墓葬也在这个教堂内,他共有14个孩子,其中三个在他之前就葬在这个教堂内。 除了维米尔,教堂内还安葬有一些荷兰的名人。这是荷兰的英雄,著名的海军上将马尔腾.特罗普(Maarten Tromp,1598-1653,老特罗普)的墓。1653年,老特罗普在第一次英荷战争中战死,他推荐的接班人就是海军上将米希尔.德.鲁伊特(葬在 阿姆斯特丹新教堂内 )。 还有一位葬在这里的名人(我并没见到),就是显微镜的发明人,安东尼.凡.列文虎克(Antonie van Leeuwenhoek,1632-1723)。我在整理卢浮宫维米尔绘画时,曾见过一种说法,那就是列文虎克与维米尔是朋友,维米尔的《天文学家》和《地理学家》两幅画中的人物都是列文虎克。而由于维米尔画的精准度有些类似照相机般,所以有人怀疑维米尔的画有“作弊嫌疑”,就是说列文虎克用光学技术帮助了维米尔。当然这都是一种猜测,无法证实。 一架小的管风琴。 14-15世纪时代尔夫特的城市规模,当时已是荷兰第二大城市。 教堂内的彩色玻璃,都是20世纪制作的了,之前15-17世纪的玻璃都丢失了。 这幅彩色玻璃画的主题是荷兰国父,沉默者威廉。他遇刺的地方就在老教堂的对面,现在是王子纪念馆,稍后会去。 教堂内正在准备什么活动,难道是聚餐或酒会?搞不懂,不过也只有新教教堂能这么干。 75米高的钟楼是1325-1350年建造的,内有1570年铸造的重达9吨的大钟,据说只有皇室成员的葬礼时才会敲响。 钟楼还有个特征,那就是明显的倾斜,不过要从较远的地方看,我当时也没有注意到。类似于 比萨斜塔 ,钟楼也是在建造的过程中就发生了倾斜,建筑者也是采取了矫正措施继续完成了钟楼的建造。 代尔夫特郊外,还有个旅游景点,皇家代尔夫特,还要十几欧的门票,瓷器都不便宜,简单看看就没进去。 跟团游的话,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地方。 皇家代尔夫特附近,是世界名校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一个校区。 未完,待续。
34 5

发表在 瑞士/列支敦士登 2018-02-06
2018瑞士行程流水
去年的荷比卢德还未写完,2018年1月19日到2月1日,又去瑞士走马观花十来天(偶尔穿插德国、法国和列支敦士登),主要是去年的申根签还在有效期。按惯例先把瑞士的行程流水整理一下(大多为手机照片),然后再继续写去年的,瑞士的还要往后放。 1-19日凌晨2:15的国航CA781直飞苏黎世,其实18号晚上就要出门去机场。飞机很准时。 就是这架空客A330-200。 机上人也很少,不到一半,很多座位都有人躺着。平均一人两座。去的时候飞机上还不能开手机,回来时就可以用飞行模式了。 当地时间19日早6:30到苏黎世。出机场海关也很顺利,就问了问来的目的和哪天回去。 机场坐火车到苏黎世HB,票价6.8CHF。因为酒店要3点后才能办入住,于是在车站存了行李,大号柜9块(后面都指CHF),小号柜6块,好像存一天不限时(后面在日内瓦就限时6小时了)。 下图苏黎世火车站(Zuric HB)。 然后冒着小雨(时而中雨)走在市区。 这个轨道车要穿过建筑。 先去的苏黎世大学,瑞士最大的大学,主要建筑都可以参观。 以及紧邻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世界上非常牛的一所大学。 这时天开始变晴了,沿着利马特河边走走看看,挺漂亮的。看了几个教堂外观,一路走到班霍夫大街。 午后取了行李,走到瑞士之星公寓酒店,自助取了钥匙,公寓内有两个房间和厨房餐厅,可以自己做饭。从头到尾没见到房东。 20号早醒,早餐在酒店自己做。不到8点走到HB,买票时费了点劲,不是不会用自助机,而是没想到瑞士火车票那么贵,苏黎世到卢塞恩的往返票一人要52,我后面租车一天才47,因为后面都是自驾,所以既没有买瑞士通票也没有买120的半价票。8:35发车,9:25到卢塞恩。五十分钟车程,车也不快,停了五站。这次行程安排的有些不怎么合理,后来开车又路过卢塞恩。 火车沿途首见瑞士雪山,后面能看够。 卢塞恩,按当地发音也译作琉森。先是围绕两座古老的木廊桥周边转悠,好像赶上个什么节,有游行,乐队,放枪挺热闹的。 这枪是轮流放的,当地人都堵着耳朵,声音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像炮。 然后去了圣莱奥德迦尔教堂(St. Leodegar),据说历史可追溯到矮子丕平捐建的修道院,奥黛丽.赫本在这个教堂结婚。 教堂出来去看石狮子。 午餐回到廊桥边吃的意餐(披萨,意面),比在意大利要贵不少,不过味道还不错。饭后坐15:10的R70回苏黎世。 21号早饭后往苏黎世湖边走,一路上的商店周日都不开,街上很清静。 湖边玩会儿再走到歌剧院。 歌剧院不远的柯布西耶展览馆正在装修,什么也看不到。 再走回市区,看了圣彼得教堂和林德霍夫公园,这地方很高,可看利马特河对岸全景。 本想看完设计博物馆再吃午饭,好像因为装修搬家了。 下午看看国家博物馆,感觉不值10CHF。不过博物馆里面的人比街上的要多多了。 晚上不到六点天一黑就又出去看夜景,没什么人,灯也不亮。还下小雨。 22号早上一直下着中雨,9点时稍小点,就走着去avis,十分钟就到了。当初选择住在这里就是考虑离租车门店近。租车店没客人,办手续很快,本来订的是大众高尔夫手动,结果给了辆红色Mini copper Clubman,还是自动挡的,行李箱有点挤但能塞下。在欧洲租车,给你个自动挡的似乎相当于升级的福利,因为价格会高很多。 九点半多离开苏黎世出发去温迪施(Windisch),去这个地方是因为《罗马人的故事》书中多次提及,涉及瑞士的只有这个地方,罗马时期叫Vindonissa(温多尼萨),罗马的第13、21和11军团分别驻扎过这里。去年去的科隆、波恩、科布伦茨、美因茨等都是莱茵河防线的城市,温迪施则是莱茵河防线最南的一个军团驻地(荷兰的乌得勒支应该是最北的)。一路上不停地下雨 ,有时接近大雨。 到温迪施十点多,还在下雨。这是从驻军高地俯瞰莱茵河。现在的莱茵河两岸已经没什么分别,而在罗马时代,长长的莱茵河则是天然的防线,西岸是罗马人的驻军,东岸则是蛮族日耳曼人的领地,罗马人长期的心头患,最终帝国也是亡于日耳曼人之手。 现在的温迪施可能并不是什么热门旅游地,地面有罗马军旗做的指路标记,但几乎没有游客。 古罗马浴场遗址在地下没开放。 罗马军营驻地遗址,现在是个纪念性的城门,古代这里也曾有个城门。 军营遗址。 这个圆形剧场就在路边,有个临时停车场,没有收费,看看就走。 随后继续开车前往去Augusta Raurica(奥古斯塔.劳里卡),一看这地名就知道与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有关。四十多公里路,还是冒雨,12点多到的。温迪施是军营,这里则是罗马人建的城市,这个半圆形剧场不错。 剧场对面的高地曾是罗马神庙(可能是朱庇特神庙),现在还能看到地基。 这个竞技场要从半圆形剧场走十多分钟泥泞的土路,保存的也较差,一路上也没见到一个游人。有个博物馆没开,整个遗址就收了一法郎停车费,参观全免费,真是够福利。 13点多离开Augusta Raurica去往约20公里外的巴塞尔,很近,也就20多分钟到了。车停在city大型地下车库4层,每小时3chf,要是赶上周日才一块,瑞士物价高,但停车真不贵。地下车库上来就是巴塞尔大学医院内。 先去了市政厅,没什么吃饭的地方,只好在对面吃的金拱门。 时隔半年又见莱茵河。 然后去大教堂,教堂很壮观。 教堂里面很多墓葬,但最著名的还是伊拉斯谟的墓(去年去的鹿特丹是他的家乡)。 教堂旁边的修道院也很大,众多墓葬中有一个是伯努利的,学过高数的都应该知道这个人。我上大学时管他叫白努力。 教堂出来后雨居然停了一会儿,不过后来又下上了,沿着莱茵河边走到鸟巢设计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De Meuron)的工作室。 工作室外观很不起眼。不知这个小地方只靠脑力为瑞士产生过多少GDP。 然后走着去老城门,差不多四点半离开巴塞尔去德国的魏尔。 到魏尔很快,出了瑞士边境就是,几乎可以走路进入瑞士。不过找酒店(Hotel Dreiländerbrücke)的停车场费了好大劲。没想到要停在停车楼的六层,再坐电梯下到一层换另外的电梯上到5层酒店房间。 住下后,马上开车去看维特拉中心夜景,当然第二天还要再去,这也是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设计,学建筑的一定不会放过。 离开维特拉中心时,刚坐进车就下了场大雨,去的路上看到有警察在查回程的车,堵的很长,因为没带驾照公证件还有点担心,结果这场大雨把路上查车的警察都浇跑了,路也不堵了。酒店下面是个很大的购物中心,和瑞士的超市比,东西多价格还便宜,瑞士产的巧克力比在瑞士还便宜。这也是我们选择住在德国的原因之一。 23号早饭后,连下几日雨的天似乎要晴。 酒店楼下的环境 酒店门前的一座桥,几乎是三国交界的标志。桥这边是德国,走过桥就是法国,桥的左侧不远就是瑞士。哦,桥下就是莱茵河,所以这个地方叫莱茵河畔的魏尔。 河中小岛上有个标志性立柱,象征瑞士、德国、法国三国交界,其实三国交界处在河中心。 过了桥,就来到法国地界上走走,手机马上收到中国移动关于法国的提示短信。不过后面行程中还真有两天在法国。 9点多退了房开车再去维特拉中心,这一大片集中了多位世界著名建筑师的作品。 先看了扎哈设计的消防站(莱茵河畔魏尔的消防站)。 这是扎哈设计并实现的第一个作品(1993年),从里到外都是斜的,据说初衷是让消防员随时保持戒备的心态,但消防员实在受不了,现在已经不是消防站了,而是一个类似展馆性质的建筑了。对于学建筑的应该没有不知道的。 扎哈.哈迪德(1950-2016),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号称建筑界“女魔头”,不学建筑的大多可能不知道她,这很正常。北京东二环边的这个(银河SOHO)就是她设计的,另外还有广州的歌剧院,不过那个我没见过。央视新大楼设计者库哈斯算是她的老师兼合伙人。 现在准备进入维特拉中心,这个就是鸟巢的设计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作品,昨天在巴塞尔去的是他们的工作室。 维特拉家具中心,就是个家具及家居用品展示中心,是免费参观的。这里的停车场也是免费的。 内部更多照片以后单写时再上吧。 原计划离开魏尔后去看欧洲最大的瀑布,莱茵瀑布,然后再去圣加仑,晚上住在列支敦士登。但在接近苏黎世外环时高速公路发生了严重的交通拥堵,只好改道走苏黎世城内,但依旧堵车,所以只好将莱茵瀑布取消,直接去圣加仑,这一堵大概耽误了两钟头,也是我在欧洲经历过的最严重的一次堵车。 将近3点钟到的圣加伦(原计划从莱茵瀑布到圣加仑是3点)。圣加仑这座小城给我的感觉非常不错,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可以考虑一住。 其实来圣加仑主要是为了看这座大教堂后面的修道院图书馆,教堂和修道院虽始于8世纪,但现在的建筑则都是18世纪的了。 这就是修道院,图书馆历史可追溯到9世纪,但建筑是18世纪的。门票12。里面确实非常漂亮,第一感觉有点小西斯廷(不知如此形容是不是有点过),但不能拍照,所以要想看的只能自己去了。 4点半离开圣加仑,前往列支敦士登。去列支敦士登比较顺道,也算是凑数多一个国家,几年前路过安道尔而没去,一直有些遗憾,否则欧洲小国基本去齐了。 约17点半,到达列支敦士登小镇Triesenberg,库尔姆(Kulm)酒店,有较大的地下车库。这个小镇在山上,要开一段山路,如果去首都瓦杜兹则无需走这段山路。虽然不久前刚下过雪,但路上已经没有雪了。 被这电梯按钮搞晕。 山下的莱茵河就是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的国界。 取暖是地暖。 24号,酒店餐厅早饭时,阳光雪山很漂亮。 门前除雪 早饭后开车下山去列支敦士登的首都瓦杜兹,说是首都其实就是一条大街。 这样的小国(公国)最高领导不能叫国王,只能叫大公。大公的城堡在山上。 政府机构都在这条大街上。 11点多离开瓦杜兹去往库尔,先到离库尔不远的一个小村,那里有卒姆托的工作室,当然不会让我们进去参观的。 然后去库尔市区,12点到,车停在coop的车库(停车费6.5)。库尔给我的印象也不错。 4点多离开库尔前往当晚住地瓦尔斯,没想到后面一段路,大概有二三十公里是山路加雪景,还好路上没雪但有些湿滑。当地人按照限速80开,我估计他们装的冬季胎,所以能让就让。 这样的路和北京三环路的限速是一样的。 大约不到17:30到达小镇瓦尔斯。 住在这家酒店,Glenner,车就停对面。选择住在瓦尔斯两日,是因为这附近有三处卒姆托的设计,其中两个非常有代表性。 25号早饭后出发先去卒姆托的山顶教堂,开了一个多小时,有一半是昨天上来的山路,最后一段路更不太好走,几乎是单车道,错车需要进港湾,还好车不多。到这里算是终于见到大雪了,北京今冬几乎是一粒雪都没见到。 这就是卒姆托的山顶教堂,去年在比利时去过他的田野小教堂。 这个小村有很多非常传统的瑞士木屋。但小村的公厕居然不差于四星酒店,让我很意外。 11点左右离开山顶,又回到瓦尔斯去Leis,Leis是瓦尔斯下辖的一个小村,有卒姆托设计的三座木屋别墅,这可能很多人就不知道了(即使是学建筑的)。不过两个GPS都指了条被大雪封闭了的路,开了两三公里又退回去,耽误了不少时间。后来回到瓦尔斯镇上问一位当地大妈才走对。 不知租车公司看见会不会心疼这车。 找到三座木屋别墅,大雪几乎将房子封住,很难近前。别墅好像没人住,据说价格不便宜,而且要一周起租。 附近就是瓦尔斯的滑雪场,当然,规模跟后面的少女峰和采尔马特还是没法比的。 小村的教堂 很多滑雪者从山上直接滑到这家汉堡店门前,在这里吃午饭,挺热闹的,我们也试了试,价格不贵,味道非常好。 从山上看瓦尔斯镇。 午饭解决后下山回酒店,酒店每天赠送瓦尔斯温泉浴场的票。其实瓦尔斯温泉浴场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建筑大师彼得.卒姆托的代表大作之一,是在1980年代开始设计的,前身是个破产的温泉酒店,建筑完成于1996年。当时的设计理念是与周围的自然环境融合,不过因其巨大的名气,周边很多搭车的建筑已经把浴场包围了。这是从高处看浴场,夏季的话,屋顶上是草坪。 浴场里面也是不能拍照,不过网上还是能搜到些。这些窗户内大都是对应着休息的躺椅,可以透过窗口看对面的雪山。 浴场里面的设计更是非常有趣,各种温度各种大小的池子一时都数不过来,有些地方像迷宫。我想设计师一定研究过古罗马浴场,因为我在德国特里尔看罗马浴场时的一些疑问在这里弄明白了。 本来想泡会儿就走,没想到一泡就到了天黑。瓦尔斯浴场不仅在瑞士很有名,因为是卒姆托的设计,在世界上也是名气不小。当地人也都以此浴场为骄傲。专程来这里的中国人很少,我们泡温泉时遇到几位中国人,聊天后知道他们是定居德国的,去奥地利滑雪时听说这个浴场挺有名,特地过来的。 26号,酒店早餐后退房,9:20离开瓦尔斯。 算上昨天去山顶教堂,那段不太好走的山路走了四趟,过了到库尔的山路就都是高速,一路雪山环绕很漂亮。 车已经脏成这样了,心疼它几秒钟。 瑞士的95号汽油基本在1.5-1.7之间。 也不是所有服务区的厕所都这样。 这个服务区有不错的餐厅,我以为瑞士哪都这样呢,结果后面在服务区只好吃了泡面。 沿途雪山随处可见。 将近一点多到的因特拉肯酒店,就在这座教堂前,酒店有停车位。第二天要上少女峰,来之前一直关注这里的天气,如果是雨雪天的话,近千元的上山火车票就算是白花了。不过问酒店前台第二天的天气,回答是晴天。 到因特拉肯前几天,在国内网站上买了少女峰的票,965一张,因为我们既没有瑞士通票也没买瑞士半价卡,要是窗口买票的话,要200CHF。不过提前买票要赌一下天气。这是因特拉肯东站,在车站窗口换了第二天的车票,不过工作人员业务不怎么熟练。 少女峰没有所谓门票,只是这样的火车票。 因特拉肯就是一个上少女峰的中转站,没什么可看的。后面上马特洪峰之前的采尔马特小镇可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这是因特拉肯街上一家“中餐馆”的报价。 火车站前有个巨大的coop超市。 因特拉肯没看点,开车沿图恩湖去图恩。图恩是个中世纪古城,比因特拉肯有看头。 因为赶路,午饭没吃,四点钟在图恩这家意餐馆吃的,两顿合一顿。 晚上7点多,回到因特拉肯。 27号早饭后退房,行李存酒店,走几分钟到ost站,在2A站台坐8:35的车往劳恩布来嫩。来之前看各种攻略,什么要换几次车,几条上山线路的,看似很复杂,其实到了才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是需要换两次车,但都是很简单。第一趟车到了分叉的地方,就断开成两趟车,去劳恩布莱嫩的坐前半截(2A站台),去格林德尔瓦尔德的坐后半截(2B站台)。即使你什么都不去考虑,跟着大家走,也很容易就上到山顶。相比后面要去的马特洪峰要简单多了。 山下似乎还是阴天,但越往上就开始出现大雾,我们开始担心我们的运气,一些老外也在讨论着Fog(这词我能听懂)。 随着火车继续往上爬,担心开始消除了,原来山下的雾就是因为在那片云海中造成的。 车厢内很多老外可能跟我们一样,也是第一次来,一片OMG的声音,纷纷在窗前拍照。而那些滑雪的则无动于衷。 最后一段登山火车大部分在隧道。整整两个小时,10:35到顶。 少女峰游览按照浅蓝色TOUR的标志走,很简单清晰。 冬季被大雪覆盖的冰川,看起来并不明显。 来自热带国家和地区的游客简直是乐坏了。 在山上游览时间大概两小时够了。 带滑雪器具的只能坐的这站,Kleine Scheldegg。再往上就都是纯观光客了。 3点钟下到山底(因特拉肯东站)。走到酒店取行李,开车,16点07到伯尔尼大使酒店。号称四星,但设计很奇葩。 伯尔尼,瑞士首都,知名度却不如苏黎世和日内瓦等地。周六商店基本都关了,只有火车站底下的coop还营业到22点。 28号9:30退房存行李,用酒店提供的免费公交卡坐9路轻轨到火车站,看了之前划定的几个主要景点。周日的主街上只有零散的游客。 一路走到熊园,没看见熊,难道冬眠了。然后坐12路换9路回酒店。 取了行李离开伯尔尼是12:20,路上只在高速服务区吃碗泡面和三明治,瑞士的高速服务区也不都是之前看到的那么高级。 开到泰施(Tacsh)3:37。采尔马特不让外部车辆进入,车只能存在三层的停车大楼,每日15CHR,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贵,大件的行李就留在车里。 停车楼连着火车站,差不多20分钟一趟火车,买了车票上车不到一分钟车就开了。 火车大概不到20分钟到达采尔马特。 出了采尔马特火车站走十五分钟到摩羯座酒店(Capricorn),路上有雪,有一段上坡有点累,还好两个大箱子留在了车里。酒店的阳台能看到马特洪峰。 到了酒店马上去缆车站看看,走十来分钟。缆车系统看上去有点复杂,在这还碰到几位来自中国东北的滑雪客,在这滑雪感觉一定极好。 然后去采尔马特镇上的主要商业区(一条大街)转转,到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当然穿着滑雪鞋步履蹒跚的滑雪爱好者更多。感觉这里比在之前任何一个城市都热闹。 出来之前,央视新闻多次报道采尔马特遭遇暴雪,与外界隔绝一天。 晚上在阳台拍夜景,还是很冷的。 曝光30秒的马特洪峰,感觉星星都在移动。 29号早不到七点就起来,看日照马特洪峰。又是一个好天。 9点退房存行李,走到火车站对面的小火车站,买了P2P票,136一张。关于采尔马特的玩法我感觉可能比少女峰还要复杂点,以后再详细写吧,此处不多说了。 随处可见高高的马特洪峰。 坐火车一站一站上,每站都下来看看,第三站时又租了滑板车滑到下一站,又坐下班火车上去。结果后面下山时出了点问题,不能再刷票进站,不过解释一下工作人员给直接开门进去了。 滑雪没戏,租个滑板车(8块),速度也挺快的。 瑞士人民都是从小就学滑雪的,就是有条件。 漫山遍野都是滑雪的,所以大街上经常能看见拄拐的也就不稀奇了。 中午12点多到达终点站Gornergrat。 在山顶餐厅吃的意餐,是我们行程中海拔最高的一顿饭(3100多米)。餐厅不是没人,是都在一层吃芝士火锅,我们受不了那味儿,就在二楼。 我们买的是P2P的票,是要坐火车下到Riffelberg站再换几次缆车去冰川天堂,可能是这个票说明不是很清楚,之前看很多人的攻略都坐的不对,所以我向售票处问了清楚。不过这里的火车加缆车线路确实也有点复杂。将来有时间争取写一篇清楚点的说明。 缆车要先下到山下的FURI站再往上行,这也是很多人被弄晕的地方。 小缆车上到Trockener站时,需要换这种百人的大缆车,直达冰川天堂。这里的指路标识也不是很清晰,滑雪的如果没有买意大利境内的票也不能坐这趟缆车的。缆车上绝大多数都是去意大利方向滑雪的,所以回来时基本就空了。 冰川天堂周围基本上都是四千米以上的山峰,4478米的马特洪峰也显得不那么高了,手机会收到欢迎来意大利的短信。 上到冰川天堂已是下午3点半,因为晚上要住到洛桑,怕下山人多以及路上天黑,简单看看,就赶快往下撤,上了缆车就开了,因为滑雪的都是滑下山,回去的缆车很空。 这才发现缆车上还有司机。 下来还是再换小缆车,一直坐到山底的采尔马特缆车站,P2P票只能火车上缆车下或反之。 然后走回摩羯座酒店取了行李,火车站坐16:55的车到泰施。停车缴费19.5。开车去洛桑酒店,下到山下天就完全黑了,到莱芒湖附近还有大雾,到洛桑的酒店19-32。 1月30号早九点退房离开洛桑的酒店,酒店没在市区,原计划也没想去洛桑,只是因为行程原因在洛桑停一下,所以依旧没有去洛桑市内。 先到苏黎世湖边(法国叫莱芒湖),湖中心是瑞法边界,洛桑对岸就是依云。 劳力士学习中心。 然后去看了在建中的国际奥委会新址。 顾拜旦的头像。 这是国际奥委会新址的效果图。 眼瞧着奥委会附近这辆车被人贴了罚单。瑞士的蓝线虽可以免费停车,但不能超过时间限制,并且一定要使用随车的蓝色计时牌。 接着开车去看了奥黛丽.赫本的墓。 洛桑行程草草结束后就直奔阿讷西,这个法国小城很有中世纪味道,早就听说过这里,所以要去看看。 午餐在阿纳西吃的炸鱼、牛排和意面。 餐厅的暖炉。 约4点钟离开阿纳西,车前的两位“协管员”在检查谁的停车超时,随手就开罚单。在欧洲,不要说把车停在公交站,人行道,盲道上了,就是停在正规的停车场或车位内,过时几分钟就可能被贴条。 离开阿纳西,开车去位于法国小镇圣热尼普伊,住在商务公园酒店(属最佳西方旗下),这是行程中的最后一站,住这里是考虑离日内瓦近,还车方便。 酒店房间很大,有全套厨具和洗碗机,我们也吃了两顿自己做的中餐。 31号早饭后去拉图雷特修道院,比里昂还远20公里,大约两个半小时才到。 没想到修道院周日才对外开放,只好看看外观。这是建筑大师柯布西耶在1950年代的作品,旧版瑞士法郎10元钞票上有他的头像,不过现在已经不多了。 将近1点钟到里昂,停在圣富维耶圣母大教堂前广场,没想到这么大的停车场是免费的。 圣富维耶圣母大教堂。 里面的马赛克很是漂亮。 大教堂不远有大小两个罗马剧场。其实这里就是罗马时代的中心,里昂在罗马时期是高卢行省的首府,那时巴黎还是个无名小村。 在教堂前的观景台上俯瞰了一下里昂的城区,没有进去,这次太仓促,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2月1日早起,不到八点退房离开酒店,路上一直下着雨,瑞法边境还是有些堵。差不多一小时才到日内瓦。 在Avis还了车。还车的经历我还是头一回遇到,车停在外面的停车位,柜台人员连看都不看,就问问车有问题吗,油加满了吗,然后说没事可以走了。之前Avis不管在哪还车,至少车内车外还是要看一看的。瑞士人真的心大。 从AVIS走几步就到日内瓦火车站,行李存在火车站的自助柜子。 在车站买了一日交通票(10块的日票九点后8块),去哪怎么坐车用谷歌地图很方便。去了几个常规的套路景点,感觉都一般。 柯布西耶集合住宅。 日内瓦老城。 大教堂 随后去机场,日内瓦机场离市区实在是太近了。机场的免税店不咋样,东西比外面还贵还少。19:55的CA862,机翼除冰晚点40min。国航新规可以开飞行模式了。 2号中午13-35到北京,行程结束。 去之前对于瑞士还是有些低估,认为不会有太多可看的,去后才感觉瑞士还是个不错的地方,虽然没有太复杂的历史,但比较精致,尤其是风景最为优美,是个放松的好地方。一些大城市不如小城市和小镇甚至小村有意思。物价整体比欧洲其他国家高些,但也不是高的离谱。停车比我去过的欧洲国家都便宜,贴张40法郎的年票高速公路随便跑。
120 8

发表在 荷兰/比利时/卢森堡 2018-01-12
莱顿的教堂
在莱顿重点看了两个教堂,其中一个是这座彼得教堂(Pieterskerk),因为包围在居民区内,很难拍到全貌。 现在这座教堂的主体大约始建于1350年,属于后哥特式风格,之前原址上也曾有一座12世纪的圣彼得教堂。 这张教堂内的图片,可以大致看出教堂的样子。教堂曾有一座高达70米的尖塔,可以为海船起到灯塔的作用,不过16世纪初倒塌后就没有再建。教堂也是经历了不断的破坏和重建才成为今天的样子。 教堂免费参观。 教堂的外墙上有一块铜牌,上面的文字是: In Memory of Rev. John Robinson, M. A. Pastor of the English Church Worshipping Over Against This Spot, A. D. 1609 – 1625, Whence at his Prompting Went Forth THE PILGRIM FATHERS To Settle New England in 1620 Buried under this house of worship, 4 March 1625 AEt. XLIX Years. In Memoria Aeterna Erit Justus. Erected by the National Council of the Congregational Church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 D. 1891 铜牌的上方有个船的图案,就是著名的五月花号,“The Mayflower 1620”。 这面铜牌是1891年由美国公理会教会制作的,以纪念埋葬在教堂内的一个人。 约翰.罗宾逊(John Robinson,1576-1625),英国牧师,英国清教徒中分离主义者的早期领导人之一,并被视为公理教会的创始人之一(他和罗伯特·布朗)。被称作“朝圣者之父”(铜牌上的THE PILGRIM FATHERS)。 1603年,伊丽莎白一世女王去世,詹姆斯一世继位(都铎王朝结束,斯图亚特王朝开始),因对清教徒提出的要求不满而开始迫害清教徒。1609年,约翰.罗宾逊带领一百多名分离主义信徒逃离英国来到荷兰莱顿定居,并购置了房产,当时他们就住在彼得教堂附近。1615年,约翰罗宾逊还进入到莱顿大学学习神学。 在莱顿时期,他们还是对在荷兰的生活表示担忧,因为他们的后代开始说荷兰语而不是引以为豪的母语-英语,而且当时的荷兰由于是欧洲各地被宗教迫害群体的聚集地,思想太过自由随意(这也是荷兰卖淫吸毒同性恋安乐死都是合法的原因),英国移民也担心后代们的传统道德的改变。此外,荷兰与西班牙长期的战争(80年战争)如果失败的话,荷兰也许又会被天主教控制。于是这些人开始和英国弗吉尼亚开发公司谈判,想前往美洲新大陆,建立他们心中的“新耶路撒冷”。英国政府同意了,反正是块刚开垦的殖民地。这就有了1620年的五月花号前往北美。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本来还有一艘准备与五月花号一同前往的"佳速号"(Speedwell),佳速号就是从莱顿前往英国普利茅斯与五月花号会和的。但由于佳速号船有些故障(总是漏水),而且船小不太适合远航,于是两船合成一船,去了美洲新大陆。船上共有102名清教徒(大部分是逃到荷兰的英国人),准确地说应该是清教徒中的分离派。到美国马萨诸塞州时只剩下一半的人了,虽然他们不是最早去美国的,但他们在五月花号船上签署的“五月花号公约”,成为了后来美国的精神基础。而由于当地土著对这些新移民的帮助,才有了后来的感恩节。 约翰.罗宾逊可能是身体或其他原因,没有跟随第一批移民去新大陆,而那些移民最终也没有等到他,几年后的1625年,他病逝于莱顿,葬在这座教堂内。1891年,移民的后人为了纪念他,制作了这面铜牌。 现在进入教堂看看 这幅三联屏祭坛画《最后的审判》,是现代打印的仿制品,原件当初就曾挂着这个位置。画的作者是卢卡斯.凡.莱登(Lucas van Leyden,1494-1533),荷兰著名的艺术家、画家,荷兰最伟大的雕刻家之一,北方文艺复兴艺术的代表人。据说他12岁就卖出了自己的第一件作品。这幅画被称作16世纪的《夜巡》,伦勃朗也是他的崇拜者。这幅三联屏是为安葬在教堂内的一位莱顿木材商的墓所做,宗教改革(破坏圣像)运动中少数幸存下来的绘画之一,非常珍贵。画家卢卡斯死后也葬在这个教堂内。 我在前文中曾提到,画的原作保存在莱顿的布料博物馆内,但布料博物馆正处在大规模修缮中,所以画的原作被转到 阿姆斯特丹 国立博物馆 展出,等布料博物馆修好后,还会回到莱顿(可能要到2019年)。还好,我在国立博物馆拍到了那幅原作(见下图)。画的中联表示人间,上方是耶稣和门徒,左边一联是天堂,右边是地狱。当时拍照的人很多,正面又反光,只能拍成这样。 教堂内有两架管风琴,这架是1643年的,据文献记载,教堂早在14世纪末就有了管风琴。 管风琴的侧面 这是另一架,托马斯.希尔(Thomas Hill)管风琴,1883年由英国伦敦著名的风琴制作家托马斯.希尔和他的儿子,为伦敦的一个教堂所做。1991年被移到了这里。 立柱上的每个牌子大概都代表一位葬在这里的名人。 荷兰著名画家 扬.斯特恩 墓,扬.斯特恩(Jan Havickszoon Steen,1626-1679)与伦勃朗同时代,但他的画比伦勃朗卖的好,所以生活富足,1679年去世后葬在教堂内的家族墓葬。而伦勃朗,死前穷困潦倒,连墓葬都没有保存下来。 一位叫做Floris van Boschhuysen的商人和他妻子的墓碑,虽然很普通,但这是荷兰现存最完好且最古老的石刻墓碑,年代在1474年。 扬.凡.豪特(Jan van Hout,1542-1609),一位莱顿历史上很重要的官员,对莱顿的经济发展做了很多贡献,1573年,曾参与抵抗西班牙对莱顿的围困。此外他还是位诗人和发明家。 这个教堂内有很多当地名人的墓葬或纪念碑,比如博尔哈夫博物馆的主人赫尔曼·博尔哈夫(Herman Boerhaave),荷兰郁金香创始人卡罗卢斯·克卢修斯的墓志铭(原来安葬的教堂已经毁了),伦勃朗的父母可能也葬在这个教堂内。1827年之后,就不再有新的墓葬进入教堂了。 我觉得这些挂在墙上的墓碑,原来应该是在地面上的,为了保护不被踩踏才挂在了墙上。 一个叫Anna van Berchem 的女人的墓。 还是用造船技术建造的屋顶。 高地教堂(Hooglandse Kerk,High Land Church),莱顿的另一重要教堂。 教堂简史:1314年,经乌得勒支大主教批准,在此位置建了一个木制小教堂,献给圣潘克拉斯(Saint Pancras ),圣潘克拉斯是罗马的一位基督徒,公元304年,被戴克里先砍了头。我在博客中提到的死于戴克里先时期的基督徒殉道者,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了。伦敦著名的潘克拉斯火车站(也称潘卡斯火车站),就是因他得名。随着莱顿的经济繁荣发展,原来的教堂越来越不够用了,1377年,莱顿市决定在原址上建一座更大的教堂,并且要在各个方面超过之前(1350年)建造的 彼得教堂 。教堂经过断断续续地建造,历时一百多年,到1535年,基本形成了今天的规模。1559年,教皇曾有意将此教堂提升为教区主教座堂(Cathedral),不过,主教座堂最终还是定在了 哈勒姆的圣巴福教堂 。 一进入教堂就看见一个1607年的大钟部件,是从教堂屋顶(内部)最高处换下来的。 教堂的木模型。 哥特式教堂的平面布局,居然接近于希腊十字,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南北向的十字翼长达65.7米,据说是荷兰哥特式教堂中十字翼最长的(也就是最宽的教堂)。 教堂中间的最高拱顶。看见中间的表了吗,门口的那个就是从这里换下来的。教堂屋顶装个大表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宗教改革时,教堂内的天主教装饰几乎都被毁了,教堂也曾变得破旧不堪,1573-74年西班牙围困莱顿时,教堂还做过粮库,后来还做过银行,市场等功能。现在的教堂无疑是一座新教教堂。 17世纪的管风琴。管风琴后面居然还有一个厕所,这我也是头一回见。 这架管风琴是21世纪制作的。 这个橱柜式管风琴,是19世纪的。 教堂也安葬有一些贵族和莱顿的名人。这位就是1573-74年莱顿被围攻时的莱顿市长彼得.阿德里安.凡.德.维尔夫(Pieter Adriaansz van der Werff,1529-1604)。 唱诗班的位置,什么也没有了。当初教堂最先建造的就是唱诗班。 距离高地教堂不远,由这个门洞进去,有个古城堡。门洞上的狮子是1620年雕刻的。门洞的历史可能还要早两三百年。门前现在是条商业街。 城堡的入口 这是城堡(De Burcht)的介绍,其实这个城堡不是用作军事用途,它是11-12世纪时人工堆砌的一座高地,主要是为了当旧莱茵河和新莱茵河发洪水时市民的避难所。当时这一带是城市的中心。17世纪时修成了城堡的样式,其实就像个公园。 20世纪时,建筑师彼得.范.德斯特雷(Pieter van der Sterre)对城堡进行了改造和装饰,因此也被称作范.德斯特雷城堡。再说一遍,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堡或要塞,就当是一个公园。 进入城堡内部 城堡地势确实较高。 从城堡看高地教堂。 这么看,就知道教堂为什么叫高地教堂了。 不远处圆顶的是马雷教堂。 马雷教堂(Marekerk),建于1639年的新教教堂,是莱顿首个专为新教而建的教堂,教堂外观属荷兰古典式建筑。 哈特桥教堂(Hartebrugkerk),建于1835年的天主教堂,19世纪时,荷兰才实现了宗教自由,天主教从之前的地下活动变得合法化,所以19世纪后才出现了一些新建的天主教堂,16世纪前的天主教堂都被改成了新教教堂。当然,在荷兰这样的国家,天主教堂属于小众。教堂得名是因为过去这里曾有座哈特桥。现在这一带是比较繁华的商业区。
25 0
留言板

0 / 500 字

  • 九门胡同

    回复 @香芋味的兔子脚:我是2013年去的,现在不知有没有变化。当时是从普度车站坐大巴到的红土坎,也叫卢穆特。4个小时。普度车站随到随买票。

    回复

    2017-08-16 21:12

  • 香芋味的兔子脚

    你好,请问您知道怎么坐公共交通龙从吉隆坡到红木坎吗?下个月要到绿中海度假村拍婚纱照但还没有知道怎么可以到酒店,可以麻烦您告诉我怎么去吗?万分感激,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2017-08-16 15:52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