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我们看不惯很多事其实是我们自身修养不够

确定 取消
0%

Chesterfield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8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46)

Ta的关注

50 更多

Ta的粉丝

2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7国家133城市
  • 点评310 / 324

    去过 324 个目的地
    点评过 31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9篇游记 | 1个精华

一级精华
发表在 英国/爱尔兰 2017-02-11
醉游苏格兰 寻访9家威士忌蒸馏厂之旅
这趟旅行发生在去年10月份。 苏格兰已经微冷。 高地的雾时而浓密,时而稀疏,让人琢磨不透。一阵疾风,雾散了,脖子就得缩进风衣的立领里,我这双下巴就更明显了! 这是一趟关乎威士忌的旅程,她即是找寻村上春树《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中苏格兰情怀的探索之旅,也是林一峰《寻找属于自己的12使徒》中对于威士忌蒸馏所的验证之旅,更是我自己对于威士忌文化的朝圣之旅。 威士忌在国内可能才刚刚起步。比起国民烈酒的中国白酒,在我看来,威士忌更香,更优雅。虽然也偶见老外咣咣猛干,但更多的是三俩好友,围着火炉,静静饮啜…… 我的威士忌之旅并非始于苏格兰,而是我在马德里留学时的一次商业案例课程。 西班牙也有威士忌蒸馏厂,但在当时他们运营得并不是很好,这家名为"DYC"的威士忌酒厂找到我们商学院,请求在校生提供行业分析与解决方案。从那之后,我才发现身边的欧洲同学竟然有那么多都在喝威士忌!这让我对这琥珀色的“生命之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发而不可收拾,我变成了一位“小酒鬼”。 就像刚才说的,喝威士忌并不是大口猛干,我可能会一晚上喝5款不同的威士忌,却根本不用担心醉酒。因为每一种我只尝了30ml,总共加起来没三两。这样的喝法让我有更多的精力来思考威士忌的文化和内涵,也让我认识了许多爱好威士忌的酒友。既然威士忌起源于苏格兰,那我就走上一遭,看看里面的门道,分享给同样喜欢威士忌、喜欢苏格兰的朋友,何乐而不为? Anyway,这里还是先介绍一下威士忌的酿造工艺,做个小科普: 一、威士忌的制作工艺 有人会问:什么是威士忌? "它是谷物的馈赠, 是溪水的歌声, 是橡木的孩子, 是阿拉伯术士蒸馏瓶里逸出的液体黄金, 是《凯尔经》华贵漩涡里绽放的精致秘密, 是罗伯特.彭斯笔下温暖旖旎的苏格兰田园风光, 是终年不息的密西西比河大涛, 是阿拉巴契山中流淌的月光, 是海明威满身伤痕的解药, 是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在北欧极光下聆听到的夜之呢喃。" 这是一种文艺的说法,里面包含了人文地理,但如果说得更具体一些,关于威士忌的制作工艺的话,那么下面这一组图可以很直观的体现出来: 这套模型分解图是爱丁堡附近的Glenkinchie格兰昆奇蒸馏厂内拍到的,可以说是非常直观的威士忌制作工艺展现。 1. 从右往左,依次是“收集大麦”、“浸泡”以及“发芽”。 2. 潮湿的大麦是无法进行储存的,这就需要用煤或者泥煤(peat)对发好芽的大麦进行烘烤,使其干燥,以便储存进行以后的麦芽威士忌生产。 这里提到的泥煤(peat)是在苏格兰广泛存在的一种燃料。与煤不同,泥煤在自然状态下含有大量水分,其固相物质主要是由未完全分解的植物残体和完全 腐殖化 的腐殖质以及矿物质组成的。 3. 蒸馏厂一般会按照一个批次一个批次的买入或者使用麦芽。第一步是研磨,将麦芽研磨至不同的精细度,方便进行下一个步骤。 4. 把热水加入研磨好的麦芽,使其糖化(有点像煮麦芽粥) 5. 然后加入酵母,惊醒发酵。分解麦汁中的糖,产生酒精。到这一步,跟我们平时喝的啤酒就很近似了。 6. 将发酵过的,酒精度大概8度左右的液体(有机会可以品尝一下,就像没有过滤过的糙啤酒,不是很好喝,但是麦芽香气十足)注入蒸馏器,加热蒸馏。得到的就是酒精度六十几到七十几不等的蒸馏酒。这个时候的蒸馏酒还不能称之为“威士忌”,因为还缺少重要的一步。 7. 把蒸馏好的酒液收集起来,注入加工好的橡木桶,剩下的,就是交给时间去陈酿了。一般来说,苏格兰的威士忌需要在橡木桶中陈酿至少3年,才可以被称之为苏格兰威士忌。当然,绝大多数的苏格兰威士忌都会在橡木桶中陈放至少8年以上。 讲完了制作工艺,回到此次旅途。 这趟苏格兰威士忌之旅始于格拉斯哥。格拉斯哥作为苏格兰最大的城市,也是威士忌历史上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机场到处都是威士忌相关的广告。 威雀威士忌FAMOUS GROUSE是苏格兰的销量冠军。 机场免税店最高5折的广告牌提醒着游人,一定要带些土特产回家。 格拉斯哥机场租车十分方便,出了航站楼就是。这一趟旅途时间紧,路程赶,如果不是自驾的话真的不行。 画圈的一共九家蒸馏厂。 二、苏格兰威士忌蒸馏厂 1.欧肯特轩蒸馏厂 第一站,是距离格拉斯哥驱车仅有15分钟就可到达的欧肯特轩 Auchentoshan蒸馏厂。 苏格兰的蒸馏厂一般都有visitor center,即游客接待中心。参观基本上都是从这里开始,到这里结束,顺带让你可以购买一些人家酒厂的纪念商品,亦或是只在酒厂才能买到的珍稀酒款。 这些小酒样套装是为那些喝不了一整瓶,或者是只想买一些纪念品的游客准备的。 欧肯特轩还有这种大瓷缸纪念品。我就买了一个回来。 很多人会吧这件商品误以为是瓶塞。而它真正的身份是橡木桶的桶塞。下文会有图片介绍。 苏格兰的威士忌蒸馏厂一般都是有自己的官网。在官网上你可以查询酒厂开放时间,以及游客导览时间,千万别错过,否则就要多等一个小时。 欧肯特轩的游客中心也是拿过奖的。 这是欧肯特轩蒸馏厂的内部。可以看到铜质的糖化池,以及欧肯特轩特有的三次蒸馏。苏格兰威士忌绝大部分是两次蒸馏后在橡木桶中陈年的蒸馏酒,欧肯特轩比较特殊,是三次蒸馏,更像是爱尔兰威士忌的做法。 这就是欧肯特轩蒸馏厂使用的麦芽,不经过泥煤烘烤。 欧肯特轩的仓库。可以看到他们使用了最传统的酒桶堆放方式。 酒桶细节图可以发现这一桶是之前盛放过波本威士忌,来自美国heaven hill蒸馏厂的波本桶。 画红色圆圈的地方,在两条木板之间,可以看到一个浅色的原点。就是上文提到的桶塞。 这,就是欧肯特轩Auchentoshan蒸馏厂,独特的苏格兰低地三次蒸馏威士忌酒厂。 未完,待续。

格拉斯哥 格拉斯哥 洛蒙德湖与特罗萨克斯山国家公园 格拉斯哥 珀斯(英国) 珀斯(英国) 邓迪 邓迪 爱丁堡

7940 40

发表在 中国内地 2016-07-09
探店笔记·北京 | 庵物语:酒国浪人的肖像
不怕惹事的说,北京的鸡尾酒文化就是日本人带来的。 十年之前,他们带来了配方和技术,带来了培训和管理机制,也带来了人才。 Glen Classic的金高大辉,Ichikura的黑木,Hanabi的上早稻等等,个个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眼下,有的人已经离开北京,有的人还在坚守。他们性格各异,经营的酒吧风格也不太一样,这些都对本地调酒师影响深远。 但在所有这些人里,性格最鲜明,开的店最难找,我也最喜欢的,还得是追立隆夫(Takao Oitate),和他的“庵”(Iori)。 事实上,光是知道有它的存在就颇费了我一番功夫,不过所幸,在北京的日本调酒师之间多少有些联系,如果你开口,他们就会向你推荐其他人的酒吧。 四年前某个晚上,在Ichikura喝酒时,黑木给我推荐了Hanabi。之后在那里,现已回国的老板上早稻则递给我一张名片,上边就写着“庵”。 不过我并没立刻动身,直到一位曾一起喝酒的姜姓大哥在我面前力赞这里并且信誓旦旦说“这里有最好喝的Gimlet”后,我才下定决心,要去见识一下。 【昏暗的小巷,七拐八拐的曲径通幽,最后在一家毫不起眼的招待所大堂里,我找到了Iori的大门。】 【推门而入,扑面而来的只有满足:纯血的日式酒吧结构,正中放着一排“Friends of Oak”系列的独立装瓶威士忌,精美的工笔花鸟的酒标设计首先吸引了我的眼球,然后则是更多横跨不同产区和年份的威士忌和少见的利口酒,最后,我注意到这位戴着眼镜,身材瘦小的日本调酒师Takao。】 大家都在讲Speakeasy,但是像“庵”这样真不想让人找到的酒吧,却也不多见。过去这里曾经是酒店专用小卖部,Takao的合伙人在选址时找到这里,之所以选择这里,一是难找,二是老房子信号不好——“我中文也不好,在这里就可以不用接那么多客人打来的电话啦。”他竟然就这样说出口。 【Iori吧台上方贴满了酒标。这里夏天冻如冰窖,冬天则像蒸桑拿,有的时候都想和Takao抱怨一番,直到某次与他吃过晚饭一起进店,抬头一看才知道,为了避免开瓶威士忌因为天气炎热导致氧化过快,这里24小时用空调保持恒温。】 来中国五年,中文依旧磕磕绊绊,他倒还挺能找理由。“中文说得好,女孩子就多,天天和漂亮女孩子聊天,没法好好工作。” 当然,大部分时候的Takao还是非常严肃的,只有和他成为朋友,和Iori结下缘分之后,你才能充分领略这个“烂梗王”的魅力所在。 【这里的水杯和酒杯各有两种不同的杯垫。酒杯的木质杯垫上浅浅地刻着“庵”的logo,也是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它的木头来自天王山山崎酒厂的橡木桶。】 有一次,他哀叹自己家里被威士忌挤得住不下了,让我们多来喝酒,我们说要不是因为穷否则可以天天来时,他就做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那可以来洗杯子抵酒钱的嘛!” 最有意思的是,还有一次同行的朋友穿衣比较随便而且还戴了帽子,Takao邀他出门抽烟,在门口,两人探讨了一番约会时的穿衣经,临了,Takao突然冷不丁飘出来一句“所以你约会也穿成这个样子?” 如果店里只有我一个人,Takao有时候会悄悄在吧台的角落里点上一颗烟,这个举动勾起过我很大的好奇!因为我知道,日式酒吧很严苛地规定绝对不许在吧台里面抽烟,然而他抽烟的侧影却如此自然——事实上,Takao身上很多不羁特性都与大部分我们或看到或听说的日式调酒师都大不相同。这些细节令我无比好奇,这个怪人究竟带着什么样的故事和经历?他为什么来到北京?为什么要开这样一家小小的酒吧? 【躲在角落抽烟的Takao。】 无数次饮酒和交谈,我渐渐拼出一个模糊的轮廓:Takao来自九州熊本,高中毕业以后入行酒吧,至今已经16个春秋——讲到这里他会特地愤愤不平强调:入行之前觉得能认识漂亮女孩子,结果去的第一家店,师父是个老头,来的女性客人也全都60岁以上,去到第二家店,师父又个是老头,客人又全是老人! 在九州做过两家店后,Takao辗转来到东京,然而他的性格又在日式酒吧的传统氛围里有那么一丝不谐:比如很多调酒师入行从学徒升入吧台之后都会潜心准备调酒大赛,期望一举成名,可Takao却根本没有这个打算——他不想成名,只想安安静静开一家自己喜欢的店。 后来Takao离开日本前往欧洲学习,再后来,他被上早稻找到,带着主持一家中国的鸡尾酒吧的决心,他来到这里,Iori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为什么叫庵,最近一次在那喝酒,我终于想到这个问题。Takao回答我,威士忌是什么颜色的?琥珀色,英文的琥珀叫Amber——庵吧。其次他也希望客人能像日本茶道品茶一样品尝威士忌,而“庵”正是茶道的诸多传统场所之一。】 现在的Takao,依然保持着在我眼里很多神奇的习惯:每天下午四点前吃饭,避免口腔味道受干扰;每天在店里不喝水,只喝两瓶三得利乌龙茶;能做出一杯极为出色的Martini,却仍会直接了当告诉你他并不喜欢这个酒,最喜欢的鸡尾酒是金巴利兑汤力水…… 有一次,趁着微醺,我问了他一个很伤感的问题:Takao你将来会不会离开中国?他少见的没有讲他的烂梗,而是认真想了一下之后回答:会的。他想在将来去欧洲开一家自己的酒吧。然后他补充:中国人也可以开出好的酒吧的,北京的好酒吧也会越来越多,那时候我就可以放心离开了。 仿佛一个关原之前武家天下的故事:一介日本浪客,漂泊在各地,开一家酒吧,然后离开,到下一个地方。 但至少在现在,我还能喝一杯Takao的Gimlet,喝一杯Iori的神奇威士忌。在未来某个离别的日子之后,我会倍加怀念这些关于Takao、关于Iori的珍贵回忆的。 ————————————————————————————————————— Add : 朝阳区 工体北路1号华通新饭店1楼 Tel : 010-64178827 Since : 2012 Price : 90-120元/杯 Open : 8:00 pm-2:00 am WiFi : 庵-bariori PWD : whiskylover ————————————————————————————————————— About us -我们说了这么多 只是不想你死于劣质酒精之手- Contact us Chesterfield,北京土著一枚。因为喜欢威士忌,进而爱上了酒吧文化,也顺理成章地迷上了鸡尾酒,还有陈列它们的吧台,以及吧台后面的调酒师…… 我希望能分享一些好酒吧、好bartender们的故事,就像这个内容想传达的主题一样:我们知道在酒吧该聊什么
945 0

发表在 中国内地 2016-07-02
探店笔记·北京 | Maltail:大隐你得隐于市
三里屯脏街被清理过一回。 这个想要美化市容市貌的“妄想”当然没有实现。城管和卖麻辣烫的小贩最终形成默契:每到了12点,城管肯定准时回家睡觉,而在12点之前,麻辣烫推车也绝不会不识相地出来破坏市容市貌。 某一天深夜,我和两个北京土著打车来到这里,看着旁边的麻辣烫摊,一人说:“有次夜里三点,我在银座喝完酒,出来吃关东煮,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融入了这个城市。”另一人答:“有一次也是三点钟,我从三里屯出来到这吃麻辣烫,一下子觉得自己像个外地人。” 说完话,我们穿过脏街,像走进国王十字车站的9又3/4站台一样,推开一扇木门。 这里就是Maltail。 【 看到Maltail的吧台,仿佛一下进入魔法世界,一眼望不到头,让人叹为观止。 】 【 卡座的布置很巧妙,充分利用了空间。 】 我总会想当然的把这里说成是一家偏美式的酒吧,因为它运作方式更高效,出酒类型倾向相对自由,气氛也比日式酒吧稍微热闹些。但是与真正“美”感十足的酒吧相比,又能显出这相对安静优雅的一面。不过我确实是在这里才第一次喝到真正酸的威士忌酸(Whisky Sour),第一次喝到薄荷朱乐普(Mint Julep)这样极具古典质感的经典鸡尾酒,第一次喝到用白兰地做的Sazerac。当然,像“盘尼西林”(Penicillin)和Hanky Panky这样因为偏新派或者偏美式而不适合在日式酒吧提出的鸡尾酒,在这里就更可以尝试一下了。 【 一款还未命名的鸡尾酒,采用摇壶做容器,更多创新之处还有待你来探寻。 】 这里看上去与北京绝大多数鸡尾酒吧都全然不同,熟悉这家店的朋友,甚至能从朋友圈里好友拍摄的鸡尾酒特写照片中的光影,判断出他身在这里。 Maltail拥有可能是北京最长的吧台 ,与之相对应的是一个看不到头的高大酒柜。坐在吧台前,你几乎不太可能“一眼望穿”Maltail的酒水深度,更何况,从业这么多年的Wayne还仍像一个威士忌猎人一样在不断搜寻威士忌,补充和替换进这个庞大得像怪物一样的酒柜中。 【 两款小批量波本威士忌,都在不同层面上有着出色表现。 】 入行已经10年的Wayne可能是北京最像bartender的bartender,他让我们更加确认,一个人只要待在吧台的时间足够长,他就会像长在这里一样,成为吧台和酒柜的一部分。 【 Wayne正在做酒。在这里bartender与酒吧称得上完美契合。 】 2014年4月份,Wayne从天津回北京,开始参与Maltail的装修和改造。这家没有设计图纸的酒吧完全凭借调酒师的经验规划搭建。中午装修师傅休息,他就跑到Page One参考设计方案,或者去建材或者旧货市场寻找灵感。购入的一批榆木老桌子最终被他拆掉桌腿,焊接起框架,制成大门。 【 看似漫不经心的大门,实则用心良苦。 】 那个夏天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当时并没意识到它的隐蔽之处。但是几乎每一个第一次来到这的朋友都会感叹, 我TM从这来回经过无数次,竟然没发现这里还有个酒吧的。 门就在那,但你就是看不见。我和Wayne聊这扇门。我说这么重的木门,起码得起混凝土门柱才能固定吧。他说这门其实根本不重,两片木头,中间加了隔音棉。 没有人会想到用Speakeasy形容这里,但这扇门却不留痕迹地把满地垃圾,麻辣烫和烧烤摊的烟味隔绝出去——当然,脏街吵吵嚷嚷的氛围也为此提供了助力,反正哪怕你站在Maltail门口,你也听不到里边一丁点动静。 我们常常待得很晚,有的时候是舍不得里边充足的冷气,有的时候就只是单纯不想重新回到代表着真实世界的脏街。不过只要时间足够晚,加上一点点酒精的“洗礼”,仅能果腹的脏街麻辣烫也能展现出一个现代城市温暖的一面。 但某种程度上,如果没有Maltail在脏街的出现,麻辣烫可能永远只是麻辣烫。 ————————————————————————————————————— Add : 三里屯3.3大厦西侧对街(壹楼对面) Tel : 010-64177758 Since : 2014 Price : 60-100元/杯 Open : 7:00 pm-2:00 am ————————————————————————————————————— About us -我们说了这么多 只是不想你死于劣质酒精之手- Contact us Chesterfield,北京土著一枚。因为喜欢威士忌,进而爱上了酒吧文化,也顺理成章地迷上了鸡尾酒,还有陈列它们的吧台,以及吧台后面的调酒师…… 我希望能分享一些好酒吧、好bartender们的故事,就像这个内容想传达的主题一样:我们知道在酒吧该聊什么
727 0
留言板

0 / 500 字

  • Chesterfield

    回复 @passingby_bj:哈哈,其实不难的……找好地点是很容易出大片的~~加油!!

    回复

    2015-08-06 02:41

  • passingby_bj

    回复 @Chesterfield:多谢多谢~~我其实主要也是为了看飞机,拍嘛,,,,技术不行啦~~

    回复

    2015-08-05 16:09

  • Chesterfield

    回复 @passingby_bj:您好!不好意思之前一直在忙从美国回来的事儿,没回复…… 岛上很安全,一个人去应该没问题!酒店别订太远的就好~否则还得自己开车或者打车。三天的话,如果你是海岛游爱好者,可以报名那种一天往返的周边岛屿游,挺好的。我是专门去那里拍飞机的~两天就够

    回复

    2015-08-05 09:56

  • passingby_bj

    您好~~我想十一从纽约飞去圣马丁看飞机,网上能参考的信息实在是太少,看您去过那里,想请教一下~岛上是否安全,因为我是一个女生去。另外我看您在那里逗留了三天,这个时间是不是刚好,也不知那里有啥好玩儿的。多谢多谢!!

    回复

    2015-07-31 17:58

  • 1019

    能加你微信或qq请教你比利时的古董街吗

    回复

    2015-05-23 10:43

  • 1019

    能 加你q 或微信请教下比利时的古董街吗

    回复

    2015-05-23 10:43

  • 1019

    能 加你q 或微信请教下比利时的古董街吗

    回复

    2015-05-23 10:43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