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记录我的旅行梦想,回忆我的旅行足迹

确定 取消
0%

咪咪麽麽轰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现居:上海 杨浦区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2)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国家1城市
  • 点评0 / 1

    去过 1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3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土耳其 2018-05-25
随便聊聊2017年去过的几个地方
原本想继续更新在库克群岛的故事,但一看时间,已经到2017年年末了…而去库克群岛那是2016年8月时候事了~ 不禁对自己发出一声冷笑~(我知道你也在鄙视地笑我…) 其实,和Daisy的南太平洋环游差不多在一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期许着还能在2017年一起去瓦努阿图、汤加、纽埃看看,但或许会是每年许下的上一年未实现的愿望吧… 然而,回想整个2017年,我也没停下脚步,依旧在“跑”,陆陆续续去了尼泊尔、蒙古、越南、斯里兰卡和土耳其。 大部分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所以也比较少分享,但今年去的这些地方却很想和朋友们叨叨。 这些地方都经历过天灾人祸,是很多人想去又不敢去,到达时会有些嫌弃,或有些小胆怯,但去过后就会还想再去的地方。 那里的人眼神里自带忧郁、无奈、悲伤,但他们却勤恳、乐观、怜悯他人地生活着,我倒觉得他们是真正“佛系”人。 由于工作时,我接触最多的就是向导和司机,他们是我观察和了解这个地方以及人的核心。 如果说,2016年的旅行是不同的“家庭”,让我在和他们的生活和相处中认识这个地方,感受到不同文化下的“家”。 那么,2017年是旅行中的“向导”让我感触到一个国家的命运对人的影响。他们的身上有很多的共性:常年不在家,在家太久又担心没收入;生活不算富裕,但也自己的小资追求;热爱小动物,尤其是猫猫狗狗;为人坦白诚恳,聪明好学;乐观积极地为人处事,但悲观地看待世界和人生。 尼泊尔: 自尼泊尔地震后,这个国家的旅游行业就一落千丈。在加德满都仍能看到很多断裂的道路、房屋和神庙。 很多人会觉得尼泊尔被毁了,但我却觉得那些原本的完好的建筑在断纹下更具有魅力,就像身上有了伤疤人才能让自己更完整。 更何况尼泊尔魅力不仅在宗教上,他本身就足够吸引人。 据说,今年尼泊尔旅游行业有所回暖了。 我的城市向导Bipin,一脸的书生气,大学毕业后就做了向导。大地震发生之时,他正好在送客人去机场路上。当时电话,交通都瘫痪,自己骑了摩托直往家赶看妻女是否安好。 人没事,房子全塌了。 Bipin说的时候脸上仍旧带着礼貌地职业笑容,地震对他来说好像也不是很大的事情,他说历史上来看,尼泊尔每隔几年就会有一场大地震。 地震后的一年里,Bipin都没有工作,好在他所在的旅行社咬牙仍旧给他们发基本工资。他也陆续收到一些欧美客人的捐款,加上贷款和积蓄,盖起了三层楼的新房子。今年年初去时,他说还有一层还没钱盖,希望今年能盖上。 队员问他是不是因为信仰让他们变得处事不惊,他倒坦率地说,和信仰没有关系,尼泊尔人天生就这样,没有想不开的事。真不知道他是在客套回应还是真心的,我们也只能囧笑。 路上Bipin看到小狗就要抱起,紧靠着他的脸求合照,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他说就是喜欢;看到二手书店,就会翻阅两下,看看有没有有兴趣的。 他也算尼泊尔的城市孩子了,没怎么爬过山,更没见过什么雪。但万万没想到,今年年初尼泊尔山上下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整个徒步变成了雪山徒步,大家都没准备,让我也有些措手不及,不知怎么做到最安全。Bipin倒是像个孩子一样,因为从未见过这么大场的雪,非常兴奋。 但在徒步时,我们另有一个向导Buwan和随行的背夫们,他们不仅一路扛着我们4天的行李,衣着也非常简陋,鞋子更是没什么防滑、防水的讲究,能穿着走就行。 Buwan是整个背夫队的头头,他已经也坐着和Bipin一样的导游工作,但他又另考了徒步向导证,这样两边都可以做。做徒步向导对他来说,体力上要比背夫轻松,但精神压力更大,一个人要安排好游客和背夫所有的行程和情绪。最重要的是,这些背夫大多都和他是同村的,他要让他们都有活干,否则只能种地挣更微薄的收入。 Buwan的努力其实是供正在私立学校上学的女儿,他有两个孩子,儿子还小。他总是会和女儿分享他见过的世界各地的人,希望她也能走出这里,去那些地方看看,但一定要学好外语。 近些年,越来越多地中国游客来到尼泊尔,他很想女儿学好英语和中文,他自己也希望有机会去中国进修中文,但一切还要看工作上是否有这个机遇。 蒙古: 这个地方又熟悉又陌生,它和内蒙古接壤,说的语言都是蒙语,但文字却是俄文。 整个国家已经是民主国家,但城市发展的状态、建筑形态,仍旧像80、90年代社会主义国家;全民的信仰是佛教,再荒凉的草原也会看到一个佛塔。如果看到佛庙,那里一定有人群居在这里。 很多旅行者因为搭乘贯穿亚欧的西伯利亚列车来到蒙古,因为它是必经之地,成吉思汗时期曾经的辉煌也增添了神秘感。 我去的3月并不是旅行的好时节,冰冷的天气加上昏黄的草原与土地,显得更加荒凉。 但自认为蒙古人应该和这枯凉的天气相反,狂放不羁地马背上的民族,应该和内蒙古人差不了多少,生性刚烈,热情又不拘小节,晚上一定酌上两口干烈的高度白酒。 事实上呢? 路上的大部分行人的表情都非常严肃,加之由于蒙古人颧骨高、脸型长、眼睛小的长相特点,当他们下垂着嘴角,用聚光的眼神盯着你的时候,非常不自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在街上,学生模样的路人对于外国面孔,会羞涩在一旁商量要不要上去搭讪下。而中年人对于外国面孔总是瞥一眼,有种“跑来这干嘛,懒得理你的”眼神独白。他们似乎更好奇的是,和西方人走在一起的亚洲人,我就深有感受。 由于在乌兰巴托同行的都是西方人,我和他们走在路上时,常常被当地人盯着看,他们甚至好奇地问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晚上的蒙古更是一个空置又黑漆漆的冰冻室,并没有看到哪家再啃着羊肉喝着白酒,都是老外们在唱着当地成吉思汗牌的白酒。 稍显意外的是,韩国文化在那里极为受追捧。晚上最热闹的地方是韩式料理餐厅或者韩国人开的卡拉OK,最热闹的咖啡店也是韩国风格的,年轻人的穿着打扮也都是韩式的大衣和太阳眼镜,路上看到大部分家庭的电视上也都放着韩剧。 如果想去酒吧嗨一下,或许会有些小失望。蒙古妹纸算是冷美人,即使会说英语,也客套两下就回自己的朋友圈了。在酒吧,两个加拿大来的汉纸跑去舞池搭讪美女,想多靠近点,女生们就转身下台了。相约女生喝两杯,也说要回家,或者要去找朋友婉拒了他们。 要说我在蒙古遇到最热情的女孩,应该就是在蒙古南部Gobi的向导Chuka。 要去Gobi之前,我就着2005年左右出版的蒙古Lonely Planet 试着打了一个Gobi的住宿的电话,电话那头说是乌兰巴托一家旅行社,并表示那里已经没有这家住宿了。但当我们到了Gobi下车时,却有一个女孩和一个大叔举着我的蒙古号码,在那恭候好久了!让我惊喜又惊吓! 下车就跟着我们,表示车和住宿,景点都可以安排。我挺抵触这样的热情,但也没有其他可联系的人,也就接受了她的安排。 Chuka的全职工作是在当地的学校做英语老师,到了旅游旺季做做导游。当我倒觉得老师是她的兼职,导游才是她喜欢做的。 我们前去的那几天学校也还在上课,她似乎很方便的就能空出时间。虽然我的英语也不算好,Chuka的英语水平在当地也已经算很不错了,但我感觉她的学生们应该不怎么运用英语。而我去到她的学校之后,那些学生的反应也让明白,他们和我的初中时代一样,只是应试学英语而已。 路上,Chuka总是很热情地说,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但常常不是没有get到我们的问题,就是她也不知道。 在Gobi旅程的最后一天,她执意要请我们吃饭。我们平时路上吃的都是她和司机自带的面,或者游牧人自己做的牛肉汤,饺子等,吃的特别简陋。而那晚Chuka一定要带我们去Gobi 镇上最好的餐厅吃饭。 当那天,她稍微打扮了一下,但我们到达那家餐厅时已经关门了。我们想就此不必客气了,但她立即说还有一家开着,说一定尝尝那里的牛排,氛围也特别好,那里有蔬菜沙拉和水果。我们也不好意思再回绝。 那家确实是当地最好的酒店之一,直接建在了政府楼旁边,到达餐厅时,餐厅皮质的座椅,西式的装修风格,播放着爵士乐,里面用餐的人都是穿戴奢华、披着皮草、手提LV的贵妇,和小镇上朴实的色调和生活有着很大的反差。 连我自己都觉得,穿着4天没换洗,带着满身灰尘和沙的户外装的走进这样的餐厅有些格格不入。 而我感觉她是有话想说,才一定要请吃这顿饭。她自己先给自己点了酒,有些微醺后,就打开了话匣子。 Chuka来自蒙古南部很小的村庄,和家里人的关系不算好,不想蜗居在小镇里,读了师范大学后,就做了老师。现在在一个合租的蒙古包里住着。(我见过的蒙古包都没有浴室,卫生间都设在屋外,一个木棚里挖个坑而已。) 她说她的男朋友在美国,但是没有办法一起过去。因为要从蒙古去美国,需要很多证明和储蓄。她并不喜欢这个工作,做这份英语老师的工作实则就是为了一个稳定工作的证明,否则她没有办法拿到签证。 导游工作比学校更自由,赚的也多。她喜欢呆在这样有西式情调的餐厅里,即使不是和游客来,她自己偶尔也会来坐坐。 她很向往美国,希望通过旅游行业实现她的美国梦。我从她看那些贵妇的眼神中,能感受到她对那种生活的向往,但她知道她和他们不一样,但眼前欲望促使她一定要逃离这里,改变现在的样子。 越南: 去越南,是重返之旅。Sam三年前,在胡志明以南的城市偶遇的一位老师和学校。 当年他没有目的地开着摩托车在路上偶遇到了Mr.Tan,虽然Mr.Tan几乎不会几个英语单词,但他很热情好客地带他去了他的家和学校。当时他还给他们上了英语课,Sam说他很喜欢和这些小学生们聊天,虽然也都是很基本的对话,但他很开心。 自那以后,他心里种了一个草。可能的话,他想资助这个学校,还能再去看看这些学生。在这三年间,Mr.Tan也时常和他邮件往来,大部分是问他资助学校的意向。 Sam一直想说再去看看后再做决定,但Mr.Tan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什么希望,渐渐不再有往来,邮件也不再回复了。 今年去之前,想联系他,也一直没有回复。直到我们再到那个学校所在的镇后,给他电话,他傻笑着问问,在哪来他来找我们。 Mr.Tan知道自己英语不好,那天还找来了学校的英语老师一起来见我们。见面后,Sam和我说Tan变了很多,那时见他还不抽烟,也不穿西装裤和衬衫,现在还提了个公文包,看上去生活好了很多。 听他们谈话中,三年前的学校还是在一个很落魄的环境中,现在的学校搬了新地方,这几年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志愿者志愿者来学校参观和上课。他也添了手提电脑、平板电脑等数码设备给学生上课用。他还有些不熟悉的操作着这些电子设备,想翻阅照片给我们看。 聊了许久,Sam提出想去学校看看,Tan说今天下午他有课,一会儿就带我们去。 我想象中的学校再小,也是分了几个教室的。但这个所谓的“学校”,在我来看就是个托管所,或者好听些是个私塾。教室就在居民区里,相当于农村房子的一楼客厅腾出的空间当教室。学生也不分年纪,大家都坐在这个空间里。 貌似这个“学校”也没有上课时间,一些学生穿着便服来,一些学生穿着自己正式上课的校服来。我们大约10点多到后,就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陆陆续续地孩子跑来,低年级的孩子很愿意聊天,高年级的孩子就安安静静地坐在边上。 大约到下午2点多时,Mr.Tan突然宣布上课了,他拿了一张纸递给我,傻笑着意思让我来上英语课。我一点准备也没有,但更我惊到的是,接到纸后,纸上就是两页的单词,分别写着越南发音和意思。 我临时划出了些简单的单词,比如,fine,like,work.想结合使用的生活中简单对话,能让小朋友们能开口说。 没想到他们英语对话比我想象的更糟,one two three 的数字的吐音都不对,而他们能对话可以有的反应是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 How old are you? I am __years old. 当我鼓励他们模仿一下生活情节的对话,孩子们也都很不好意思开口,这我能理解他们的害羞,试图用游戏让大家活跃起来。课上的我汗流浃背之时,Tan依旧在一旁叼着烟,露着白牙傻笑着。 Sam一开始还配合和孩子们对话,但最后说,他们不这么上课,我来演示给你看。他用教棒敲击着黑板上的单词,大声朗读了一下,孩子们就本能反应的跟着朗读,重复两遍,进入下一个单词。 我有些恼火的表示,我们以前就这么上课,最后什么也记不住,也说不了。这样学不会语言。但Sam无奈地回应,他们就是这样上课,孩子们发音不标准,是因为老师就是这么发音的…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当我想询问这个学校的资质、性质之类,都不能给到回答,我尝试Google翻译成越南语,Mr.Tan看了看仍旧是傻笑…我很无语… 而据说这个“学校”是半公益性质,但父母也需要支付一定费用,而大部分学校都来自家境较好的家庭。只能希望这个“学校”不是被Mr.Tan利用赚钱的工具吧~ 斯里兰卡: 今年是第二次去斯里兰卡,每提到这个地方,我总会浮现出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电影开头动物园画面,美好,和中年Pi在和书中的作者聊天的画面。 第一次去斯里兰卡遇到了向导Isuru,他好似电影中那个中年Pi,虽然没有Pi那么奇幻的故事,但生活也很不易。然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困境、奇迹,再他口中总是轻描淡写,对国家发生的政变,遭受的自然灾害,并没有哀怨和愤气。 Isuru曾去日本车行打工,但父亲突然病危,他回到家后,填上了是有多积蓄,但仍欠下了300多万斯里兰卡币,当时由于回家突然,并不能找到理想稳定的工作,也是在那时,因为他会说日语和英语,所以做起了私人导游。 父亲重病那会儿,Isuru一直瞒着母亲,总说父亲的病一定要住院而已,父亲去世了一段时间,他也还了所有债,才让母亲知道。 现在他和他的夫人结婚大约也5、6年了,两人觉得过了适育的年龄,就不准备要孩子了,这在斯里兰卡也算是很前卫的家庭了。 “这是命运的轮回,总不会有一帆风顺的人生。但我相信因果善报,只要向着善的方向,那些劫都会有解。所以我觉得不善的事情绝不会做,希望有更多善良的人来到我生命里。” 去年见他那会儿,他已经赚钱开始规划自己的将来。这次又欠下好多钱,不过是为自己的喜好,他非常喜欢车,只要和车有关的东西,都会让他兴奋。所以他狠心贷款买了一辆日系的商务车,自己开的开心,客人也坐的舒服。 不仅有了“小老婆”,他也透露已经厌倦了旅行社安排的一尘不变那些“著名景点”和“购物团”,他打算自己想设计一些野营、观鸟等一些独一无二的路线和新地方,让游客和自己都有新鲜感和特色。他还打算着和朋友商量开家斯里兰卡特色餐厅,为以后不做导游后的生活做打算。 今年再见到他,人到时没有什么变化,但去年他说的那些打算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了。今年去之前,他还特地让我在淘宝上帮他选个望远镜,为了能在观鸟路线上用。 土耳其: 今年,不期而遇的在这个国家呆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两年前,人们提到这个国家的第一反应是《花样姐姐》、《花儿与少年》、热气球。 而在此后的两年后,一提到土耳其确是恐袭、政变等的危险之地。曾看到在一个微信推文中,特别提醒不建议最近前往土耳其,危险系数较高。 但有意思的是,我身边的很多朋友今年都把最长的国庆假期选择在土耳其旅行。 坦白说,去时我也自己也有些担心,最担心有个炸飞机之类的,不知道哪个朋友为了安抚我说,现在还炸飞机也太old school了吧…呵呵 其实,不止是飞土耳其,我现在对坐飞机这个件事情都会先胡思乱想一通,年级大了… 但在伊斯坦布尔呆两天,几乎就想不起这个国家所谓的“危险”。山丘上矗立着星云密布的百年建筑和高耸的清真寺,城市在天蓝蓝、水蓝蓝的夹击呼应下,显得分外耀眼。 街上,没有黑纱遮面的土耳其穆斯林姑娘们,让人们见到他们迷魅的眼睛下,混着西方人的立体的五官和东方人肤色的长相和神秘气质的美丽容颜,让你的视线无法离开。 土耳其汉子们则是浓眉大眼,络腮胡的粗旷外表,和希腊人的长相很接近。他们的脾性是耿直的,但性情却浪漫热情。 想亲自体验,那就来支“逗你玩”的土耳其淋,去海峡岸边和当地人跳场土耳其“广场舞”,又或者一不小心被搭讪套入他们做生意的小把戏,他们严肃的活泼的精神有些坏但又非常可爱。 两个新疆来的妹子说,来土耳其就感觉回家了!甚至语言也有相似的,他们用一句骂人的维语测了下向导,没想到听懂了,而且土耳其语也是这么说的。 相似的地方连命运也有些相似,两者都因为各种新闻被外人认为是排外而又愤世嫉俗的极端分子。 但只有踏上他们的土地,才发现自己原有的偏见,带着有色眼睛的自己是多么狭隘。领略过他们的风光,才知道上天是多么眷顾这个国家。 土耳其的历史可以和中国比肩,是人类文明最早的发源地之一。而历史的进程中,同时受到欧亚非三洲地域交融,又同时被希腊神话、基督教、穆斯林统治的地方,宗教文化的冲突和融合,命运的多舛,令土耳其有读不完的故事,了解越多感慨越深。 国家的命运多变依旧没有改变人们对生活的热爱,但在我看来,是他们对政局变化和摆布的无奈,是对政治、战争的厌恶后,不如活在当下,自得其乐的生活态度。 在土耳其,总共遇到三位向导,Fatih, Emre, Ekrem。他们都是80、90后,都来自同一所大学的导游专业。据他们说,一般一届中只有10%左右的会做导游,基本上都是男生。 在土耳其能做导游非常不容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英语也要过口试、面试关。此外,还要自套腰包,周游完土耳其的所有景点,这才能拿到导游证,当地人也直接称他们为老师。 三位小伙都有着高颜值,工作专业,照顾周到。每个人都自己的个性和爱好。Fatih喜欢音乐,爱冒险;Emre喜欢看书,爱钻研;Ekrem喜欢游戏,爱摄影。 他们优质的服务,一来是职业精神;二来,是真心喜爱这份工作,即使有能力去欧洲等其他城市打工,即使这个行业越来越不景气,但聊到他们的打算,都仍旧在旅游行业发展。其次,他们希望每一个来到土耳其游客在离开土耳其时都会消除原有的偏见,并会说“我会再回来”。 这两年因为各种负面新闻,土耳其的旅游越来越萧条,据说今年比前两年更差了。他们最怕过冬天,不仅整个城市冷冰冰,更是因为没有游客冬天去土耳其,这也意味着没有工作和收入。他们不得不在11月-2月的冬季,另找其他的兼职工作。 虽然他们常年不住家,但非常重视家人。赚钱的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他们也喜欢与队员分享他们与家人故事,探望他们的家人。 他们确实让每个人来到土耳其的人,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喜欢上这个国家,还想再度来深入探访这个星月之国,并且不仅对土耳其,他们甚至激发起他们世界历史和文明的兴趣。 穿越千年在古迹前与历史对话,爱情海的纯净浪漫,卡帕热气球的梦幻,在费特希耶的刺激冒险,在土耳其旅行,每一天能玩点不一样的。 今年向导们都了自己的冬季打算,Ekrem被所在的公司升职为了计调经理,未来可能就不怎么带队,在办公室工作;Fatih打算来中国学中文,最双语导游;用了三个月在印尼学会了说印尼语的Emre,也做着英语和印尼语的双语导游,而作为自由职业的导游,他想更好经营自己的事业。 Man is a bird without wings. ——————————————————————— 这篇 从飞机上写到火车上 从夏天写到冬天 从2017年写到2018年 从圣诞写到了新年 从澳大利亚写到了日本 可见路上的时间有长 但时间又过的很快,新的一年到来 旧的故事还没说完 那今年继续说 谢谢你愿意来看这些故事 新年快乐!继续上路! Coco 喜欢听旅行故事,可以加一下微信:
45 0

发表在 太平洋海岛 2017-11-16
拉罗汤加· 摩托日记
一、 在库克打工换宿主人家的第二天,Joe指了指家院子里两台摩托车,让我们选一辆。 这俩就是我们未来三周去Tea House上班的交通工具了。 一辆自动挡摩托车,小蓝 一辆手动档摩托车,小红 我俩都只开过电瓶车,完全没摩托车经验,直接傻眼看着小蓝和小红。😧😧 “没事,我教你们开,在院子里练两次就能上路了。” Joe轻松地说。 听他这么说,我们俩背后一排黑线…😱😱 Daisy害怕自己控制不了摩托车,不太敢开。 没办法,我人懒又不想走路,只好假装骑电瓶车的模样直接坐上了小蓝。 然鹅,机械摩托车还是摩托车,小蓝真是够重,刚坐上准备扶正车头,我就不自觉往下倒了。 “你得开起来,别等在那,开起来就能坐稳。” “啊嗯…” 再次坐上后,右手微微向下掰了一下,小蓝蹭的一下就溜起来了,我感觉是它载我,而不是我骑它。 大约也原地就转了两圈后,终于摸着了小蓝的脾性,我们就凑合搭档地上路吧。 因为那天,主人是想带着我俩先去看看和了解一下离家大约20分钟车程的“Tea House”。 路上,我的造型和小蓝配合出了“洗剪吹”的丝带儿。貌似当时上身穿着背心加衬衫,下身还穿着大长裙…两手紧紧着柄的同时,还得不时拽一下想“放飞”的裙摆。 虽然只敢开最大到60km/h的时速,但依旧抵挡不住这枚“疯一般的女子”。 披散着的头发张牙舞爪地吹着它的骄傲放纵,此时我的表情被房东的形容的感觉是紧皱着眉,眯缝着眼的“小龙人”的脸。 但无论在别人眼里有多“特别(jiong)”,但自己的内心的形象还是像“蝙蝠侠”,觉得自己特别的“酷”!😎 (貌似没和他俩合影,只能找来电影照片配个图) 二、 自动挡的小蓝,开顺了也就当电瓶车来开了,只是电瓶换成了汽油,一辆摩托车一次加5新币就能加满。 在拉罗汤加,这里是几乎没有红绿灯,没有变车线,没有太多转角,没有山路,基本只有两车道的城市。 从住家到他们的店就是沿着海边的大直到一路往下开。 (拉罗汤加大部分公路的模样) 刚开始工作时,男主人Joe每天早上和我们一起去Tea House,他要教我们开关门,怎么做茶、甜点和午餐。 Joe的正职工作是机场入境海关的检察员,由于飞拉托汤加每天的航班并不多,所以他们可以在航班时间去上班。 女主人Odette也有正职,在当地的保险公司工作,所以朝九晚五,顾不上Tea House的早上的生意,这也是她需要找helper的原因。 起初,大部分时间我开着小蓝去店里,Daisy跟着Joe的面包车去。一般我会先出发,Joe有时担心我这个菜鸟,赶上我后会跟着一段。 Tea House 从早上10:00开到下午4:00,时间并不长。但Joe一般下午都要去工作,所以关门的时间就由我们自己来。 我们刚到时,有位捷克美女Judita也在他们家做helper,但她想去跟着海船去其他岛看看,所以要很快要离开Joe家。 (左边为捷克美女Judita,已经环球旅行超过6年,目前在日本做潜水教练。) 知道我们来接手,她也来教我们做菜,那时她骑着的手动挡的小红,一踩油门后,就看到一阵烟飘过的在我眼前消失了。幸亏有她,Daisy晚间的便车司机有了着落。 三、 虽然拉罗汤加的道路,可以说是很简单了。但要从大路转进狭窄泥泞的小路,还有点胆战心惊。😅 和小蓝的第一次“扑街”,就发生在Joe家门口。 Joe家在一个上坡上,所以进出都要有个上下坡的过程,摩托车如果马力不够,就很难上行,还会有向后滑的情况;而下坡也不能太快,控制不住就容易飞出去。 由于我们去的7月,天气偏凉和潮湿,时常会突然下暴雨,随意泥泞的泥土路非常的湿滑。 一天快到家时,只顾着猛加油门冲上坡,没想到没冲上石子路,却冲上了泥坑,车轮立刻打滑,我和小蓝都摔在坑里。 就此,小蓝和我的故事就结束了,因为第二天它再也没能发动起来。 ”怎么摔的,怎么就摔坏了,现在我还要再花钱去修,这里修车很贵的,知道吗?Odette嘟嘟囔囔地唠叨着。😒 Joe倒腾了会小蓝,看一点也没气色。只好问好,敢不敢开手动档摩托车?正好Judita也搬走了。 我抓着裤沿,弱弱表示:”算了吧,我还是坐公车吧,以免再弄坏一辆车。” “没事,估计是线路问题,去修理厂看下就行,手动档摩托车比自动挡摩托车还轻点。Judita之前也没看过,她能开,你也能开。” Odette虽然嘴上抱怨,当然也开得出内心真的生气,但她还是让Joe把小红开出来,教我怎么换挡。 这次Joe让我坐在后座上,看他手和脚怎么转换,大约也就比自动档多开了两圈. 小红成了我们在拉罗汤加一路出行好伙伴~ (此图表现下心情) 四、 Judita走了,我们下班后也想去岛上的海边浪一会儿,但就一辆小红,Daisy也没得选,定神了几秒,就决定“博命”让我载她上路。 其实,我俩都有点提心吊胆,Daisy老担心她太重,怕一摔就是一失两命。我也怕万一遇到什么坑,什么转弯,没办法hold住,怎么办? 在库克群岛只要你有驾照都能开摩托车,也没有像如澳洲一般开摩托一定要带头盔的规矩,穿着更是随意。 但要节约时间,又只有这一个便捷的交通工具有限选择上。虽然内里各种担心,但行动上都跃跃欲试了。 由于我这个小短腿,座位的高度还不足以让我的脚稳固扎地,所以Daisy上车时我都要找个路肩垫着接力才行,否则需要Daisy做好后来帮我稳固车身…😂😂😂 小红发动起步时,要从1档开始,车速不能太快。然后换到2档,加速后再换到3档,最高是4档,而换挡就要靠左脚去踩踏板。 不知是我力量不够,还是小红的换挡板有点顿,每次换挡都要抬起整个左脚用力的踩下去。 而我带着Daisy时,可不敢瞬间停下来,1换2的速度又不能太快,所以每次用力换挡时,小红会突然“咯噔”抽风一下,坐在后座的Daisy也会突然前倾,还以为车突然停了或者坏了的紧张感,每次让我们哭笑不得。 五、 拉罗汤加是个圆形的岛,虽然已经是库克群岛的主岛,但整个城市,摩托骑行环游整个岛只需要… 3小时!😂 胆大放飞后我们,下了班没事做?踩到4档,去环岛吧! 绕着拉罗汤加环岛,真的是件很享受的事。尤其在下午,不仅有骑摩托车的拉风感。 骑到环礁湖区,你能感觉到果冻般碧蓝的湖水向你脸上打去的荧光,你犹如天使一样自带光芒; 骑到礁石边,海上日落时分通红的太阳反射出你海边的剪影和轮廓,那些石头都被当地人认为是圣石,是人们在这哺育生命,祷告和召唤太阳再生气的地方。 体育区、市场区、机场、酒吧、丛林、洋房,3小时就能看整个国家的全貌 摩托骑行绝对是在拉罗汤加做好的旅行方式! 小红在和我的日子里,也摔过几次,不过好在它都坚挺的过来了。但依旧要说,摩托车带好头盔,穿上厚牛仔裤,和运动鞋,手上带好手套,让造成危险的可能降到最低,对旅行的自己负责。 PS:拉罗汤加的摩托车驾照,只需用英文版驾照到当地警察局,支付5新币换取即可。 如果你还没驾照,感觉国内驾照太难?那可以来库克考。因为这里没有驾校,只要通过交规的笔试考试,和路考,你可以两天之内就能拿到驾照。不过,不清楚国内是否认可,但据说欧洲回家承认,所以我们也看到挺多欧洲国家的人举家来考试的,而费用大约只需20新币! 秀一下Daisy三天学习后,货真价实的驾照!
526 4

发表在 太平洋海岛 2017-09-08
库克群岛—也许你还没听说,却给DC留下最Drama的回忆
诺,蓝箭头的位置就是库克群岛! 库克群岛和Google的库克并没有任何关系 Cook Island也是不是一个“厨子岛” 他的得名是取自18世纪一位非常伟大的航海家 詹姆斯·库克 James Cook 他当年在这一片汪洋之地,发现了众多岛屿 如今的汤加,基里巴斯等南太岛国是由他发现的 库克群岛是15个岛屿组成的群岛国 曾是新西兰的属地 现在已经是个独立主权的国家 与中国有外交关系 是对中国公民免签的国家 但仍与新西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前往库克群岛,必须经过新西兰中转 名义上是免签,却至少需要新西兰的过境签证 我们虽然已经去过了一些南太岛国 湛蓝通透的海水已不足为奇,妥妥是每个岛国“标配” 但回想起那库克群岛的那一个月 他依旧有着独一无二的魅力,也是DC南太环游发生最Drama故事的地方 *最美岛屿 库克群岛外岛Aitutaki Isand 去过这么多岛之后,大概会对各种岛的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白产生免疫,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斐济的岛屿带着动感,基里巴斯的岛屿带着守护之情,萨摩亚的岛屿是种闲适,而库克群岛的外岛则是一种“女神”般的美,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孤独星球》创始人Tony Wheeler说这里是全球最美丽的岛屿。 当地人告诉我们,因为美国真人秀《幸存者》,这里多了些欧美游客。不然似乎他们并不怎么想太多人知道这里。来,看一眼这里的海水,也就产生私心了~ Aitutaki外岛大部分是无人岛,更有整片孤立在海中央的沙滩岛,没有任何遮挡,完全被海天包围。 众小岛之中,最特别的是One Foot Island大脚岛,因为岛屿俯瞰的形状像一个脚的形状。据说,该岛被CNN评为世界排名第二的沙滩,岛上还有一个邮局,也是世界上最难得到邮戳之一。我们去时,邮局并没有开门,船长说他们基本都要到下午才上班,也不确定时间~所以我们的船长留着邮局的印戳章,一个很特别的一只大脚。 从库克群岛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前往Aitutaki,乘坐拉罗汤加航空http://www.airraro.com,约1个小时左右,票价从99纽币起。到达Aitutaki可参加外岛跳岛游,约在500纽币左右,包含6个岛,三次浮潜,一顿午餐。午餐非常丰盛而且环保,直接用叶子做餐盘。 *最美星空 鹊桥般的璀璨银河 在我脑海中,几次印象深刻的星空是在云南、新西兰、基里巴斯以及库克群岛,都美到窒息。而令我最震撼的是在库克群岛主岛拉罗汤加海边那晚的星空。 以往的星空我知道,我是站在地平线看着无数闪烁的星星。而那晚,当走向无一点光源的沙滩边,眼前的星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一道银河渐渐像一道彩虹般浮现,而不再是仰望,而就站在这道银河桥之下,离我很近的样子,只想像海的方向走两步,就能走上去一样。 没能用记录下那一晚,这是网上找到最像那晚的照片了 当然,我没走过去啦~要不就成走奈何桥了~但那晚的星空确实好似一个穹庐笼罩着我们,美中不足的是背后依旧被树林遮挡住了一半的星空,好想站在Aitutaki被海水包围无人的沙滩岛上观星,那就是另一个“星”球吧。 *最美合唱 极具感染力的无伴奏人声 我们到达库克群岛的时节,正巧是库克群岛的“国庆节”。整个国庆节期间前夕,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连续一周进行Te Maeva Nui 艺术活动节,每晚在其社区艺术会场都会有精彩纷呈的演出。比如时装秀和设计比赛、教堂唱诗班比赛、传统鼓表演、大型库克文化之夜等等表演,每晚都精彩纷呈。现在可以说,来必做的事中,一定要听一场无伴奏的人声合唱,一定要看一场他们的舞蹈。由于,看演出期间,不能录音录像,非常遗憾无法用视频展示,国内网站也没找到任何关于库克Te Maeva Nui 的视频。如果有兴趣,可以上Vimeo或者Youtube上搜索“RarotangaTe Maeva Nui ”,看完一定会心潮澎湃。 库克群岛合唱有非常正统穿着礼袍的教堂音乐合唱Imene Tuki,也有非常活力四射,不拘泥于形式和演唱内容的合唱“Ute”,歌声都犹如天籁,且都是无音乐伴奏,纯人声演唱。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Imene Tuki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Ute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Ute,他们就好像现在很火的“彩虹合唱团”,歌声欢乐、轻快,唱到起兴时,几个女生会走到台前舞蹈起来,边唱边跳,后排的男生也会即兴来个甩腿舞,整个合唱非常有感染力,台下的观众也时常被带动的在台下扭动起来,气氛超级High,超欢乐~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最美舞姿 刚柔并济的视觉盛宴 除了带动性极强的Ute,库克群岛的传统舞蹈也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尤其是女性的舞蹈。与其他相对保守,你劳作动作为主的舞姿相比,库克群岛的传统舞蹈,更加展现出女性的柔美,无论老少,人人都能秀出电动马达臀。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而更为原生态的部落舞蹈,就更体现男性的力量和霸气。和新西兰的Haka一样,舞蹈从战舞演变而来,但更具有戏剧性、观赏性。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最长打工换宿 在德国人的Tea House学着做All Round 去往库克之前,我们在Helpx上联系上了一位在库克群岛生活的德国人Odette,她在澳洲工作时认识了现在丈夫库克人Joe,于是两人回到了库克生活。他俩都有各自的工作,但还经营着一家Tea house,提供午餐、点心、有机茶、咖啡。因为工作分不开身,所以想找帮手来帮忙,他们提供免费的食宿。就此,我们从这家人家和Tea House里了解库克,也认识了很多人,也为我们在库克的Drama剧情埋下了伏笔。 打工换宿Odette和Joe的家 Tea House在一个隐秘的池边小花园旁,环境非常清新惬意。茶馆的花园里种植这薄荷、柠檬草、欧芹等等,很多草本茶都直接从花园里直接摘来冲泡。 Tea House Tea House 我们两只完全没有餐厅经验的小白,在德国人的严谨苛刻的要求中,学会了一个咖啡店内内外外、开门关门所要做的所有事情。从被指责到被肯定,再到被依赖,这个让我们哭笑不得的德国阿姨,让我们的旅行又多了很多故事…… *最特别的朋友 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信仰,收获了酸甜苦辣 在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上,真正的土著大约只有9000人左右,我们遇到更多的是外来者,德国、新西兰、西班牙、捷克、意大利等等,很多人想在这里隐世一段时间,所以在此找了工作安定下来。 Daisy、Odette、Joe和库克认识的小伙伴们 一天,Odette带我们去见她的朋友们,然而这些朋友则是一个因为同一个信仰而聚集在此的。他们大多不是库克人,平均年级也偏长,但却在这一方土地,因为对人生的思考常常聚在一次。我一直强调是“信仰”。这是他们对此的表述,然而客观看来,这是世界上新兴的独立宗教——巴哈伊Bahá'í,潘石屹夫妇是该教的忠实信徒。 图片来自网络 在萨摩亚见到的巴哈伊教堂 在巴哈伊的信仰中,简单说来,就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神,现存的各种类型的宗教都只是神的不同化身。所以,无论你原本信仰的什么宗教,巴哈伊都能接纳你。他们时常会办分享会、务虚会、聚会活动等等。 Bahá'í Centre活动 他们非常热情,也非常友好。曾经血战伊拉克的“男神”去带我们去徒步,新西兰的心理咨询师大叔带我们去玩漂浮划水,库克小美眉还带我们去酒吧浪,曾经的Nike总部财务官教Daisy开车,因为他们的帮助,Daisy参加了当地教师培训课程,我们还将我们的故事投稿给了当地报纸,竟然最后已头版刊登。我们也许还不能明白他们的信仰,但他们的友爱让我们觉得很温暖。 Daisy参加当地教师食品培训课程 库克群岛新闻报 投稿库克群岛新闻报 那时,那位曾经的Nike总部财务官Sara与Daisy走的很近,好像对自己的孙女对待一样,Daisy也视她为忘年交。但两者的友谊,却被我们主人Odette提醒不要和Sara走的太近。一开始,我们以为是偏见。因为Sara身体不好,据说医生告知了有限生命的年限。 我们在从库克前往布里斯班后,Sara也时常与Daisy联系,Daisy甚至又飞去了库克群岛陪这位老人家,我曾经说Daisy在库克找到了工作,要在那生活一年。但最终,却发生了一系列的反转,Sara的爱变成了一种"控制"、“偏执”,甚至一种“折磨”,让Daisy差点精神崩溃,情绪低落到极点。这是一段让Daisy心有余悸的回忆,这段故事还要慢慢说~
908 0
TA的照片 更多 27个相册 | 869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咪咪麽麽轰

    回复 @linsong:要写邮件给基里巴斯外交部,或者找斐济中国大使馆申请~

    回复

    2017-09-08 14:08

  • linsong

    你好呀,我想请教去哪里才能办理基里巴斯的签证呢

    回复

    2016-07-23 19:37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