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记录我的旅行梦想,回忆我的旅行足迹

确定 取消
0%

咪咪麽麽轰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现居:上海 杨浦区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8)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国家1城市
  • 点评0 / 1

    去过 1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30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太平洋海岛 2017-11-16
拉罗汤加· 摩托日记
一、 在库克打工换宿主人家的第二天,Joe指了指家院子里两台摩托车,让我们选一辆。 这俩就是我们未来三周去Tea House上班的交通工具了。 一辆自动挡摩托车,小蓝 一辆手动档摩托车,小红 我俩都只开过电瓶车,完全没摩托车经验,直接傻眼看着小蓝和小红。😧😧 “没事,我教你们开,在院子里练两次就能上路了。” Joe轻松地说。 听他这么说,我们俩背后一排黑线…😱😱 Daisy害怕自己控制不了摩托车,不太敢开。 没办法,我人懒又不想走路,只好假装骑电瓶车的模样直接坐上了小蓝。 然鹅,机械摩托车还是摩托车,小蓝真是够重,刚坐上准备扶正车头,我就不自觉往下倒了。 “你得开起来,别等在那,开起来就能坐稳。” “啊嗯…” 再次坐上后,右手微微向下掰了一下,小蓝蹭的一下就溜起来了,我感觉是它载我,而不是我骑它。 大约也原地就转了两圈后,终于摸着了小蓝的脾性,我们就凑合搭档地上路吧。 因为那天,主人是想带着我俩先去看看和了解一下离家大约20分钟车程的“Tea House”。 路上,我的造型和小蓝配合出了“洗剪吹”的丝带儿。貌似当时上身穿着背心加衬衫,下身还穿着大长裙…两手紧紧着柄的同时,还得不时拽一下想“放飞”的裙摆。 虽然只敢开最大到60km/h的时速,但依旧抵挡不住这枚“疯一般的女子”。 披散着的头发张牙舞爪地吹着它的骄傲放纵,此时我的表情被房东的形容的感觉是紧皱着眉,眯缝着眼的“小龙人”的脸。 但无论在别人眼里有多“特别(jiong)”,但自己的内心的形象还是像“蝙蝠侠”,觉得自己特别的“酷”!😎 (貌似没和他俩合影,只能找来电影照片配个图) 二、 自动挡的小蓝,开顺了也就当电瓶车来开了,只是电瓶换成了汽油,一辆摩托车一次加5新币就能加满。 在拉罗汤加,这里是几乎没有红绿灯,没有变车线,没有太多转角,没有山路,基本只有两车道的城市。 从住家到他们的店就是沿着海边的大直到一路往下开。 (拉罗汤加大部分公路的模样) 刚开始工作时,男主人Joe每天早上和我们一起去Tea House,他要教我们开关门,怎么做茶、甜点和午餐。 Joe的正职工作是机场入境海关的检察员,由于飞拉托汤加每天的航班并不多,所以他们可以在航班时间去上班。 女主人Odette也有正职,在当地的保险公司工作,所以朝九晚五,顾不上Tea House的早上的生意,这也是她需要找helper的原因。 起初,大部分时间我开着小蓝去店里,Daisy跟着Joe的面包车去。一般我会先出发,Joe有时担心我这个菜鸟,赶上我后会跟着一段。 Tea House 从早上10:00开到下午4:00,时间并不长。但Joe一般下午都要去工作,所以关门的时间就由我们自己来。 我们刚到时,有位捷克美女Judita也在他们家做helper,但她想去跟着海船去其他岛看看,所以要很快要离开Joe家。 (左边为捷克美女Judita,已经环球旅行超过6年,目前在日本做潜水教练。) 知道我们来接手,她也来教我们做菜,那时她骑着的手动挡的小红,一踩油门后,就看到一阵烟飘过的在我眼前消失了。幸亏有她,Daisy晚间的便车司机有了着落。 三、 虽然拉罗汤加的道路,可以说是很简单了。但要从大路转进狭窄泥泞的小路,还有点胆战心惊。😅 和小蓝的第一次“扑街”,就发生在Joe家门口。 Joe家在一个上坡上,所以进出都要有个上下坡的过程,摩托车如果马力不够,就很难上行,还会有向后滑的情况;而下坡也不能太快,控制不住就容易飞出去。 由于我们去的7月,天气偏凉和潮湿,时常会突然下暴雨,随意泥泞的泥土路非常的湿滑。 一天快到家时,只顾着猛加油门冲上坡,没想到没冲上石子路,却冲上了泥坑,车轮立刻打滑,我和小蓝都摔在坑里。 就此,小蓝和我的故事就结束了,因为第二天它再也没能发动起来。 ”怎么摔的,怎么就摔坏了,现在我还要再花钱去修,这里修车很贵的,知道吗?Odette嘟嘟囔囔地唠叨着。😒 Joe倒腾了会小蓝,看一点也没气色。只好问好,敢不敢开手动档摩托车?正好Judita也搬走了。 我抓着裤沿,弱弱表示:”算了吧,我还是坐公车吧,以免再弄坏一辆车。” “没事,估计是线路问题,去修理厂看下就行,手动档摩托车比自动挡摩托车还轻点。Judita之前也没看过,她能开,你也能开。” Odette虽然嘴上抱怨,当然也开得出内心真的生气,但她还是让Joe把小红开出来,教我怎么换挡。 这次Joe让我坐在后座上,看他手和脚怎么转换,大约也就比自动档多开了两圈. 小红成了我们在拉罗汤加一路出行好伙伴~ (此图表现下心情) 四、 Judita走了,我们下班后也想去岛上的海边浪一会儿,但就一辆小红,Daisy也没得选,定神了几秒,就决定“博命”让我载她上路。 其实,我俩都有点提心吊胆,Daisy老担心她太重,怕一摔就是一失两命。我也怕万一遇到什么坑,什么转弯,没办法hold住,怎么办? 在库克群岛只要你有驾照都能开摩托车,也没有像如澳洲一般开摩托一定要带头盔的规矩,穿着更是随意。 但要节约时间,又只有这一个便捷的交通工具有限选择上。虽然内里各种担心,但行动上都跃跃欲试了。 由于我这个小短腿,座位的高度还不足以让我的脚稳固扎地,所以Daisy上车时我都要找个路肩垫着接力才行,否则需要Daisy做好后来帮我稳固车身…😂😂😂 小红发动起步时,要从1档开始,车速不能太快。然后换到2档,加速后再换到3档,最高是4档,而换挡就要靠左脚去踩踏板。 不知是我力量不够,还是小红的换挡板有点顿,每次换挡都要抬起整个左脚用力的踩下去。 而我带着Daisy时,可不敢瞬间停下来,1换2的速度又不能太快,所以每次用力换挡时,小红会突然“咯噔”抽风一下,坐在后座的Daisy也会突然前倾,还以为车突然停了或者坏了的紧张感,每次让我们哭笑不得。 五、 拉罗汤加是个圆形的岛,虽然已经是库克群岛的主岛,但整个城市,摩托骑行环游整个岛只需要… 3小时!😂 胆大放飞后我们,下了班没事做?踩到4档,去环岛吧! 绕着拉罗汤加环岛,真的是件很享受的事。尤其在下午,不仅有骑摩托车的拉风感。 骑到环礁湖区,你能感觉到果冻般碧蓝的湖水向你脸上打去的荧光,你犹如天使一样自带光芒; 骑到礁石边,海上日落时分通红的太阳反射出你海边的剪影和轮廓,那些石头都被当地人认为是圣石,是人们在这哺育生命,祷告和召唤太阳再生气的地方。 体育区、市场区、机场、酒吧、丛林、洋房,3小时就能看整个国家的全貌 摩托骑行绝对是在拉罗汤加做好的旅行方式! 小红在和我的日子里,也摔过几次,不过好在它都坚挺的过来了。但依旧要说,摩托车带好头盔,穿上厚牛仔裤,和运动鞋,手上带好手套,让造成危险的可能降到最低,对旅行的自己负责。 PS:拉罗汤加的摩托车驾照,只需用英文版驾照到当地警察局,支付5新币换取即可。 如果你还没驾照,感觉国内驾照太难?那可以来库克考。因为这里没有驾校,只要通过交规的笔试考试,和路考,你可以两天之内就能拿到驾照。不过,不清楚国内是否认可,但据说欧洲回家承认,所以我们也看到挺多欧洲国家的人举家来考试的,而费用大约只需20新币! 秀一下Daisy三天学习后,货真价实的驾照!
233 4

发表在 太平洋海岛 2017-09-08
库克群岛—也许你还没听说,却给DC留下最Drama的回忆
诺,蓝箭头的位置就是库克群岛! 库克群岛和Google的库克并没有任何关系 Cook Island也是不是一个“厨子岛” 他的得名是取自18世纪一位非常伟大的航海家 詹姆斯·库克 James Cook 他当年在这一片汪洋之地,发现了众多岛屿 如今的汤加,基里巴斯等南太岛国是由他发现的 库克群岛是15个岛屿组成的群岛国 曾是新西兰的属地 现在已经是个独立主权的国家 与中国有外交关系 是对中国公民免签的国家 但仍与新西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前往库克群岛,必须经过新西兰中转 名义上是免签,却至少需要新西兰的过境签证 我们虽然已经去过了一些南太岛国 湛蓝通透的海水已不足为奇,妥妥是每个岛国“标配” 但回想起那库克群岛的那一个月 他依旧有着独一无二的魅力,也是DC南太环游发生最Drama故事的地方 *最美岛屿 库克群岛外岛Aitutaki Isand 去过这么多岛之后,大概会对各种岛的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白产生免疫,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斐济的岛屿带着动感,基里巴斯的岛屿带着守护之情,萨摩亚的岛屿是种闲适,而库克群岛的外岛则是一种“女神”般的美,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孤独星球》创始人Tony Wheeler说这里是全球最美丽的岛屿。 当地人告诉我们,因为美国真人秀《幸存者》,这里多了些欧美游客。不然似乎他们并不怎么想太多人知道这里。来,看一眼这里的海水,也就产生私心了~ Aitutaki外岛大部分是无人岛,更有整片孤立在海中央的沙滩岛,没有任何遮挡,完全被海天包围。 众小岛之中,最特别的是One Foot Island大脚岛,因为岛屿俯瞰的形状像一个脚的形状。据说,该岛被CNN评为世界排名第二的沙滩,岛上还有一个邮局,也是世界上最难得到邮戳之一。我们去时,邮局并没有开门,船长说他们基本都要到下午才上班,也不确定时间~所以我们的船长留着邮局的印戳章,一个很特别的一只大脚。 从库克群岛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前往Aitutaki,乘坐拉罗汤加航空http://www.airraro.com,约1个小时左右,票价从99纽币起。到达Aitutaki可参加外岛跳岛游,约在500纽币左右,包含6个岛,三次浮潜,一顿午餐。午餐非常丰盛而且环保,直接用叶子做餐盘。 *最美星空 鹊桥般的璀璨银河 在我脑海中,几次印象深刻的星空是在云南、新西兰、基里巴斯以及库克群岛,都美到窒息。而令我最震撼的是在库克群岛主岛拉罗汤加海边那晚的星空。 以往的星空我知道,我是站在地平线看着无数闪烁的星星。而那晚,当走向无一点光源的沙滩边,眼前的星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一道银河渐渐像一道彩虹般浮现,而不再是仰望,而就站在这道银河桥之下,离我很近的样子,只想像海的方向走两步,就能走上去一样。 没能用记录下那一晚,这是网上找到最像那晚的照片了 当然,我没走过去啦~要不就成走奈何桥了~但那晚的星空确实好似一个穹庐笼罩着我们,美中不足的是背后依旧被树林遮挡住了一半的星空,好想站在Aitutaki被海水包围无人的沙滩岛上观星,那就是另一个“星”球吧。 *最美合唱 极具感染力的无伴奏人声 我们到达库克群岛的时节,正巧是库克群岛的“国庆节”。整个国庆节期间前夕,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连续一周进行Te Maeva Nui 艺术活动节,每晚在其社区艺术会场都会有精彩纷呈的演出。比如时装秀和设计比赛、教堂唱诗班比赛、传统鼓表演、大型库克文化之夜等等表演,每晚都精彩纷呈。现在可以说,来必做的事中,一定要听一场无伴奏的人声合唱,一定要看一场他们的舞蹈。由于,看演出期间,不能录音录像,非常遗憾无法用视频展示,国内网站也没找到任何关于库克Te Maeva Nui 的视频。如果有兴趣,可以上Vimeo或者Youtube上搜索“RarotangaTe Maeva Nui ”,看完一定会心潮澎湃。 库克群岛合唱有非常正统穿着礼袍的教堂音乐合唱Imene Tuki,也有非常活力四射,不拘泥于形式和演唱内容的合唱“Ute”,歌声都犹如天籁,且都是无音乐伴奏,纯人声演唱。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Imene Tuki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Ute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Ute,他们就好像现在很火的“彩虹合唱团”,歌声欢乐、轻快,唱到起兴时,几个女生会走到台前舞蹈起来,边唱边跳,后排的男生也会即兴来个甩腿舞,整个合唱非常有感染力,台下的观众也时常被带动的在台下扭动起来,气氛超级High,超欢乐~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最美舞姿 刚柔并济的视觉盛宴 除了带动性极强的Ute,库克群岛的传统舞蹈也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尤其是女性的舞蹈。与其他相对保守,你劳作动作为主的舞姿相比,库克群岛的传统舞蹈,更加展现出女性的柔美,无论老少,人人都能秀出电动马达臀。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而更为原生态的部落舞蹈,就更体现男性的力量和霸气。和新西兰的Haka一样,舞蹈从战舞演变而来,但更具有戏剧性、观赏性。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最长打工换宿 在德国人的Tea House学着做All Round 去往库克之前,我们在Helpx上联系上了一位在库克群岛生活的德国人Odette,她在澳洲工作时认识了现在丈夫库克人Joe,于是两人回到了库克生活。他俩都有各自的工作,但还经营着一家Tea house,提供午餐、点心、有机茶、咖啡。因为工作分不开身,所以想找帮手来帮忙,他们提供免费的食宿。就此,我们从这家人家和Tea House里了解库克,也认识了很多人,也为我们在库克的Drama剧情埋下了伏笔。 打工换宿Odette和Joe的家 Tea House在一个隐秘的池边小花园旁,环境非常清新惬意。茶馆的花园里种植这薄荷、柠檬草、欧芹等等,很多草本茶都直接从花园里直接摘来冲泡。 Tea House Tea House 我们两只完全没有餐厅经验的小白,在德国人的严谨苛刻的要求中,学会了一个咖啡店内内外外、开门关门所要做的所有事情。从被指责到被肯定,再到被依赖,这个让我们哭笑不得的德国阿姨,让我们的旅行又多了很多故事…… *最特别的朋友 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信仰,收获了酸甜苦辣 在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上,真正的土著大约只有9000人左右,我们遇到更多的是外来者,德国、新西兰、西班牙、捷克、意大利等等,很多人想在这里隐世一段时间,所以在此找了工作安定下来。 Daisy、Odette、Joe和库克认识的小伙伴们 一天,Odette带我们去见她的朋友们,然而这些朋友则是一个因为同一个信仰而聚集在此的。他们大多不是库克人,平均年级也偏长,但却在这一方土地,因为对人生的思考常常聚在一次。我一直强调是“信仰”。这是他们对此的表述,然而客观看来,这是世界上新兴的独立宗教——巴哈伊Bahá'í,潘石屹夫妇是该教的忠实信徒。 图片来自网络 在萨摩亚见到的巴哈伊教堂 在巴哈伊的信仰中,简单说来,就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神,现存的各种类型的宗教都只是神的不同化身。所以,无论你原本信仰的什么宗教,巴哈伊都能接纳你。他们时常会办分享会、务虚会、聚会活动等等。 Bahá'í Centre活动 他们非常热情,也非常友好。曾经血战伊拉克的“男神”去带我们去徒步,新西兰的心理咨询师大叔带我们去玩漂浮划水,库克小美眉还带我们去酒吧浪,曾经的Nike总部财务官教Daisy开车,因为他们的帮助,Daisy参加了当地教师培训课程,我们还将我们的故事投稿给了当地报纸,竟然最后已头版刊登。我们也许还不能明白他们的信仰,但他们的友爱让我们觉得很温暖。 Daisy参加当地教师食品培训课程 库克群岛新闻报 投稿库克群岛新闻报 那时,那位曾经的Nike总部财务官Sara与Daisy走的很近,好像对自己的孙女对待一样,Daisy也视她为忘年交。但两者的友谊,却被我们主人Odette提醒不要和Sara走的太近。一开始,我们以为是偏见。因为Sara身体不好,据说医生告知了有限生命的年限。 我们在从库克前往布里斯班后,Sara也时常与Daisy联系,Daisy甚至又飞去了库克群岛陪这位老人家,我曾经说Daisy在库克找到了工作,要在那生活一年。但最终,却发生了一系列的反转,Sara的爱变成了一种"控制"、“偏执”,甚至一种“折磨”,让Daisy差点精神崩溃,情绪低落到极点。这是一段让Daisy心有余悸的回忆,这段故事还要慢慢说~
375 0

发表在 新西兰 2017-09-08
新西兰打工换宿:遇见天才与疯子
每当想起去年7月在奥克兰打工换宿的那一周,总会怀疑那是不是我们亲身经历的事?难道不是《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书里,又或是《飞越疯人院》的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吗? 我们在斐济苏瓦尝试打工换宿后,再次从HelpX上寻找需要帮手的房主,以此通过打工来换取免费的住宿。这次接受我们Host叫Sally,看她头像照片就被吸引住了!是一位气质美女!在她的主页上写着:在距离奥克兰市中心两个小时车程的山间内,开办了一间自己的艺术画廊。由于画廊都是她自己在打理,所有她需要帮手帮她做些清扫工作,有几天可以打点一下画廊周围的花园。 在艺术画廊里打工?! 此时两个女神经的“文艺少女心”已经爆棚了!幻想在隐秘的山间,过上诗情画意的生活!这换宿还没住,就觉得值了! 半夜的奇葩大叔 那天奥克兰下着蒙蒙细雨,从奥克兰市中心,达到XXX站时,天色已经越来越昏暗了。原定说好在火车站碰头的时间,迟迟没有等到Lisa的出现。冬日无人的火车站,在没有火车经过时特别漆黑,只有路灯的聚光灯,打出雨水局部的模样,我们俩也好拖着行李箱,来回的踱步来取暖。 半个多小时后,路边传来车鸣声!还期盼着能见到大美女本人了,谁知下车的人竟然是一个衣着邋遢、已经赶脚喝到快短片的人怪蜀黍!见到他,我们就懵了喵了。 “什么情况?” 怪蜀黍看着有50多岁的样子,身形魁梧,一身摇滚青年的朋克风。毛茸茸的夹克衫配着好多铆钉镶嵌的牛仔裤,张牙舞爪又晃晃悠悠地下车走来。虽然半夜看到这样的怪蜀黍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在车灯的背景灯映衬下,怪蜀黍的出现竟然还有种嬉皮老歌手出场的味道。 怪蜀黍边大舌头地解释Sally今天不能来,他是她朋友,才知道今天她有helpers来,然后边急吼急吼地帮我们把行李送上车了。坐进车时,怪蜀黍的狗狗突然跳了出来,把Daisy吓出一声惊叫,不过下一秒就保持镇定,我们俩都嘴上挂着笑容,尴尬地和他开玩笑,但脸的上半部分都是八字眉的囧像。况且,无论怪蜀黍说的是不是真的,就他这醉熏熏地状态要带着四条性命开着夜路外加山路,都不知道是不是直接送我们见神仙了! 然而,和这样一个“疯子”坐车,真有刺激又搞笑!怪蜀黍开车一点也没因下雨要小心谨慎的样子,超级自信地嗖嗖一路向山上开去,好像闭着眼睛也能开回去一样。尤其新西兰的山上貌似没有路灯,只有路边的反光路标,每次转弯,都害怕会不会滑出去。他一路也都没安分,有时自言自语,说着说着就仰天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我也有这毛病,哈哈哈哈哈),有时还要拿出梳子对着后视镜梳梳头、理理胡子⋯⋯此时,我们只想着可以下车吗?。。。 怪蜀黍在车上,傲娇地自称是个艺术家和教育家,作画、作曲,做设计,平时他还给自闭症地孩子上课,貌似会很多东西,但对他说的每句话都打个问好!很难想象这位怪蜀黍当老师什么样,如果不信他懂音乐?那他还是能证明给你看的,立即给我们即兴创作了歌曲,连我们的名字也编进去了,一会儿Oh, Daisy,Daisy,Daiiiiiiiisy~~~~一会儿Coco,Coco的,非常魔性~一听你就会唱了。 https://www.facebook.com/fats.white/videos/10154558181015859/ (可以翻墙的小伙伴,复制打开链接感受下) 是画廊?还是精神养老所? 到达Lisa的艺术画廊后,果然叹为观止,整栋房子里,到处都是油画、雕塑和工艺品!我们还在兴奋地窃窃私语时,怪蜀黍好像完成了任务,直接去客厅和其他人聊起天来了,我们当然也想去和未来的室友们打个罩面。 室友们似乎也都不年轻,难道都是老艺术家吗?走进前去,我们很自然的say hi后,顿时就觉得不那么自然了。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白发、穿着运动衫的老人,一位是穿着花衣裳、带着黑框眼睛、清瘦的老阿姨。他们俩见到我们后,眼睛就没离开过我们,甚至眨也不眨,这眼神让人直竖汗毛。听见我们的问候后,隔了大约5秒钟,他们做出的回应。大妈非常激动地表示欢迎,似乎非常有聊天的欲望,给我们看她画的话,她做的手工等等;而白发老人,看我们在弄夜宵,就跑来和我们说可以吃这个、吃那个,但说话时没有任何表情,还是喜欢不眨眼地注视你。 “这又是什么情况?”我们应该没来错地方吧!怪蜀黍倒也很直率地告诉我们,他们是来这里进行一个短期的艺术心理治疗。通过画画、手工、音乐、瑜伽等各种艺术形式去帮助他们能解决自身的一些问题。他们似乎也都知道自己有一些不同,然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喜欢上了艺术,喜欢上了这里。阿姨在第二天就离开了,走时她告诉我们,她有自己的服装店,服装都由她自己来设计的,似乎在她居住的那一块已经小有名气了,但她说她以后有空还是会住在这里住上两天,这里可以让她全身心单纯的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一回去她就会变得焦虑、烦躁。 这个地方真有那么神奇吗? 不是来打工,而是享受纯净的 一大早,我们玻璃外照来的阳光叫醒了。看着眼前的郁郁葱葱的花园,和前方满山高耸的树林,让你感觉这里真的是个秘境,你就是如纳米亚里,被大自然守护的精灵。以至于我们从这里开始,饶有兴致的每天给自己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在暖暖的阳光下就餐。 我们的Host终于出现了,她的确如头像上一样漂亮,也一样透露着理智、淡定的气质。她和我们大概介绍了这里的情况,这个画廊是个Gallery,也是个Studio,还是个Retreat,有时会举办些如心理治疗活动,有时会整租给家庭度假或开会、办活动等等,算是个多功能的场地。我们要帮忙地就是做些Housekeeping和Gardening的工作。 当我们还急于询问Sally给我们布置一天所需要工作的任务时,美女却说我们一天只需要工作3小时,其余时间都可以自由安排,她针织可以送我们去周边的景点看看。她是这么说,也真是这么做,每天我们也就换洗床单和被单,下午都会带我们去一个新的地方,我们有次天黑了还没回来,她还特地去找了我们,幸好我们在幸运地搭到了车。 从Piha海滩、Waitakera山脉,到徒步Hillary步道等等,我们完全没有在斐济打工换宿时的任务感,完全是“别人眼中的你”在游山玩水的状态,让我们那是离开奥克兰市中心后,第一次感受到了新西兰的真正Pure100%。但更让我们私心喜欢的,就是这个Gallery了。我们感受到了阿姨所说的,这里隐秘的位置,全落地窗的设计,随时能走进自然里,加上宽敞的空间,能让你完全放松下来,大脑还充满这清新的氧气,那些放置的很多艺术品就能激发你想专注去做某件事的兴趣。 我们甚至遇到了一个来自美国的瑜伽老师,她非常爱干净,很喜欢纸质的物品,在我们看来,她也有些神经敏感,但当我们学习她的作息、做瑜伽,在哪样的环境里,怎么样都是愉悦的。 神经质的天才们 现在相信,如果有一个人说你是疯子或者神经病,那你一定在某方面是个天才。 原来那个怪蜀黍真的是个画家,在Gallery的对面就是他们住处兼工作室,他热情地请我们去他的工作室参观,满屋子的画作,有些完成的,有些还没有。虽然不太懂艺术,他的画很喜欢用浓烈的颜色去表现、比如红色、绿色、黑色、橙色等,大部分以人物为主,有些抽象,有些爱用波点去表现,他的画和他的人一样的张扬。 我们或许认为他大概是个18线的画家,然而,有一天,他竟要求我们去参加一个画展的开幕仪式,而这个画展上就有他的作品!让我们又对这个“疯子”另眼想看,更觉得荣幸能被邀请去看他的画作。那天的画展的开幕仪式,我们虽然有些格格不入,但感受了这位是“怪蜀黍”“爱搞事”的魅力。他是在场唯一带着宠物进画廊的画家,几乎所有人见他问好的下一个句就是,你的狗在哪儿?他家的狗也和他一样不安分,私处乱窜,就是在开幕式嘉宾发言时,狗狗也会刷下存在感;而他的主人更是在人家发言时,自顾自聊天,还哈哈大笑的人。在场所有人好像早就了解这个人的脾性了,任由他“撒野”,视而不见,但介绍到他的画作时仍旧认真严肃地赞赏。哈,有趣的老头子。 上次那位阿姨,她有设计方面的天赋,可那位深藏不漏的白发爷爷,他在画展那天也给了我一个惊喜。他送了我一个他用陶泥做的爱心,看我神情惊讶的样子,Sally说,我都没有收到这样的礼物哦,而且你没有注意到,我们Gallery门口有一个用铁雕塑的花也是他亲手做的呢!我印象中那是一个挺大的雕塑,印象很深刻,没想到是这位不爱说话的白发爷爷做的。后来,白发爷爷谈起了自己,说以前就是在锻造厂工作,现在很喜欢能把工业东西做成艺术,他最喜欢的还是陶瓷,他知道中国有个陶瓷城叫景德镇,这个已经在他的未来计划中,他想去那学习做陶瓷。 Daisy,我们是“神经”还是“疯子”呢?
215 0
TA的照片 更多 27个相册 | 868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咪咪麽麽轰

    回复 @linsong:要写邮件给基里巴斯外交部,或者找斐济中国大使馆申请~

    回复

    2017-09-08 14:08

  • linsong

    你好呀,我想请教去哪里才能办理基里巴斯的签证呢

    回复

    2016-07-23 19:37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