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记录我的旅行梦想,回忆我的旅行足迹

确定 取消
0%

咪咪麽麽轰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现居:上海 杨浦区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5)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国家1城市
  • 点评0 / 1

    去过 1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29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太平洋海岛 2017-09-08
库克群岛—也许你还没听说,却给DC留下最Drama的回忆
诺,蓝箭头的位置就是库克群岛! 库克群岛和Google的库克并没有任何关系 Cook Island也是不是一个“厨子岛” 他的得名是取自18世纪一位非常伟大的航海家 詹姆斯·库克 James Cook 他当年在这一片汪洋之地,发现了众多岛屿 如今的汤加,基里巴斯等南太岛国是由他发现的 库克群岛是15个岛屿组成的群岛国 曾是新西兰的属地 现在已经是个独立主权的国家 与中国有外交关系 是对中国公民免签的国家 但仍与新西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前往库克群岛,必须经过新西兰中转 名义上是免签,却至少需要新西兰的过境签证 我们虽然已经去过了一些南太岛国 湛蓝通透的海水已不足为奇,妥妥是每个岛国“标配” 但回想起那库克群岛的那一个月 他依旧有着独一无二的魅力,也是DC南太环游发生最Drama故事的地方 *最美岛屿 库克群岛外岛Aitutaki Isand 去过这么多岛之后,大概会对各种岛的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白产生免疫,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斐济的岛屿带着动感,基里巴斯的岛屿带着守护之情,萨摩亚的岛屿是种闲适,而库克群岛的外岛则是一种“女神”般的美,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孤独星球》创始人Tony Wheeler说这里是全球最美丽的岛屿。 当地人告诉我们,因为美国真人秀《幸存者》,这里多了些欧美游客。不然似乎他们并不怎么想太多人知道这里。来,看一眼这里的海水,也就产生私心了~ Aitutaki外岛大部分是无人岛,更有整片孤立在海中央的沙滩岛,没有任何遮挡,完全被海天包围。 众小岛之中,最特别的是One Foot Island大脚岛,因为岛屿俯瞰的形状像一个脚的形状。据说,该岛被CNN评为世界排名第二的沙滩,岛上还有一个邮局,也是世界上最难得到邮戳之一。我们去时,邮局并没有开门,船长说他们基本都要到下午才上班,也不确定时间~所以我们的船长留着邮局的印戳章,一个很特别的一只大脚。 从库克群岛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前往Aitutaki,乘坐拉罗汤加航空http://www.airraro.com,约1个小时左右,票价从99纽币起。到达Aitutaki可参加外岛跳岛游,约在500纽币左右,包含6个岛,三次浮潜,一顿午餐。午餐非常丰盛而且环保,直接用叶子做餐盘。 *最美星空 鹊桥般的璀璨银河 在我脑海中,几次印象深刻的星空是在云南、新西兰、基里巴斯以及库克群岛,都美到窒息。而令我最震撼的是在库克群岛主岛拉罗汤加海边那晚的星空。 以往的星空我知道,我是站在地平线看着无数闪烁的星星。而那晚,当走向无一点光源的沙滩边,眼前的星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一道银河渐渐像一道彩虹般浮现,而不再是仰望,而就站在这道银河桥之下,离我很近的样子,只想像海的方向走两步,就能走上去一样。 没能用记录下那一晚,这是网上找到最像那晚的照片了 当然,我没走过去啦~要不就成走奈何桥了~但那晚的星空确实好似一个穹庐笼罩着我们,美中不足的是背后依旧被树林遮挡住了一半的星空,好想站在Aitutaki被海水包围无人的沙滩岛上观星,那就是另一个“星”球吧。 *最美合唱 极具感染力的无伴奏人声 我们到达库克群岛的时节,正巧是库克群岛的“国庆节”。整个国庆节期间前夕,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连续一周进行Te Maeva Nui 艺术活动节,每晚在其社区艺术会场都会有精彩纷呈的演出。比如时装秀和设计比赛、教堂唱诗班比赛、传统鼓表演、大型库克文化之夜等等表演,每晚都精彩纷呈。现在可以说,来必做的事中,一定要听一场无伴奏的人声合唱,一定要看一场他们的舞蹈。由于,看演出期间,不能录音录像,非常遗憾无法用视频展示,国内网站也没找到任何关于库克Te Maeva Nui 的视频。如果有兴趣,可以上Vimeo或者Youtube上搜索“RarotangaTe Maeva Nui ”,看完一定会心潮澎湃。 库克群岛合唱有非常正统穿着礼袍的教堂音乐合唱Imene Tuki,也有非常活力四射,不拘泥于形式和演唱内容的合唱“Ute”,歌声都犹如天籁,且都是无音乐伴奏,纯人声演唱。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Imene Tuki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Ute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Ute,他们就好像现在很火的“彩虹合唱团”,歌声欢乐、轻快,唱到起兴时,几个女生会走到台前舞蹈起来,边唱边跳,后排的男生也会即兴来个甩腿舞,整个合唱非常有感染力,台下的观众也时常被带动的在台下扭动起来,气氛超级High,超欢乐~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最美舞姿 刚柔并济的视觉盛宴 除了带动性极强的Ute,库克群岛的传统舞蹈也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尤其是女性的舞蹈。与其他相对保守,你劳作动作为主的舞姿相比,库克群岛的传统舞蹈,更加展现出女性的柔美,无论老少,人人都能秀出电动马达臀。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而更为原生态的部落舞蹈,就更体现男性的力量和霸气。和新西兰的Haka一样,舞蹈从战舞演变而来,但更具有戏剧性、观赏性。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图片来自:Cook Island Art Community *最长打工换宿 在德国人的Tea House学着做All Round 去往库克之前,我们在Helpx上联系上了一位在库克群岛生活的德国人Odette,她在澳洲工作时认识了现在丈夫库克人Joe,于是两人回到了库克生活。他俩都有各自的工作,但还经营着一家Tea house,提供午餐、点心、有机茶、咖啡。因为工作分不开身,所以想找帮手来帮忙,他们提供免费的食宿。就此,我们从这家人家和Tea House里了解库克,也认识了很多人,也为我们在库克的Drama剧情埋下了伏笔。 打工换宿Odette和Joe的家 Tea House在一个隐秘的池边小花园旁,环境非常清新惬意。茶馆的花园里种植这薄荷、柠檬草、欧芹等等,很多草本茶都直接从花园里直接摘来冲泡。 Tea House Tea House 我们两只完全没有餐厅经验的小白,在德国人的严谨苛刻的要求中,学会了一个咖啡店内内外外、开门关门所要做的所有事情。从被指责到被肯定,再到被依赖,这个让我们哭笑不得的德国阿姨,让我们的旅行又多了很多故事…… *最特别的朋友 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信仰,收获了酸甜苦辣 在主岛拉罗汤加Rarotonga上,真正的土著大约只有9000人左右,我们遇到更多的是外来者,德国、新西兰、西班牙、捷克、意大利等等,很多人想在这里隐世一段时间,所以在此找了工作安定下来。 Daisy、Odette、Joe和库克认识的小伙伴们 一天,Odette带我们去见她的朋友们,然而这些朋友则是一个因为同一个信仰而聚集在此的。他们大多不是库克人,平均年级也偏长,但却在这一方土地,因为对人生的思考常常聚在一次。我一直强调是“信仰”。这是他们对此的表述,然而客观看来,这是世界上新兴的独立宗教——巴哈伊Bahá'í,潘石屹夫妇是该教的忠实信徒。 图片来自网络 在萨摩亚见到的巴哈伊教堂 在巴哈伊的信仰中,简单说来,就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神,现存的各种类型的宗教都只是神的不同化身。所以,无论你原本信仰的什么宗教,巴哈伊都能接纳你。他们时常会办分享会、务虚会、聚会活动等等。 Bahá'í Centre活动 他们非常热情,也非常友好。曾经血战伊拉克的“男神”去带我们去徒步,新西兰的心理咨询师大叔带我们去玩漂浮划水,库克小美眉还带我们去酒吧浪,曾经的Nike总部财务官教Daisy开车,因为他们的帮助,Daisy参加了当地教师培训课程,我们还将我们的故事投稿给了当地报纸,竟然最后已头版刊登。我们也许还不能明白他们的信仰,但他们的友爱让我们觉得很温暖。 Daisy参加当地教师食品培训课程 库克群岛新闻报 投稿库克群岛新闻报 那时,那位曾经的Nike总部财务官Sara与Daisy走的很近,好像对自己的孙女对待一样,Daisy也视她为忘年交。但两者的友谊,却被我们主人Odette提醒不要和Sara走的太近。一开始,我们以为是偏见。因为Sara身体不好,据说医生告知了有限生命的年限。 我们在从库克前往布里斯班后,Sara也时常与Daisy联系,Daisy甚至又飞去了库克群岛陪这位老人家,我曾经说Daisy在库克找到了工作,要在那生活一年。但最终,却发生了一系列的反转,Sara的爱变成了一种"控制"、“偏执”,甚至一种“折磨”,让Daisy差点精神崩溃,情绪低落到极点。这是一段让Daisy心有余悸的回忆,这段故事还要慢慢说~
264 0

发表在 新西兰 2017-09-08
新西兰打工换宿:遇见天才与疯子
每当想起去年7月在奥克兰打工换宿的那一周,总会怀疑那是不是我们亲身经历的事?难道不是《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书里,又或是《飞越疯人院》的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吗? 我们在斐济苏瓦尝试打工换宿后,再次从HelpX上寻找需要帮手的房主,以此通过打工来换取免费的住宿。这次接受我们Host叫Sally,看她头像照片就被吸引住了!是一位气质美女!在她的主页上写着:在距离奥克兰市中心两个小时车程的山间内,开办了一间自己的艺术画廊。由于画廊都是她自己在打理,所有她需要帮手帮她做些清扫工作,有几天可以打点一下画廊周围的花园。 在艺术画廊里打工?! 此时两个女神经的“文艺少女心”已经爆棚了!幻想在隐秘的山间,过上诗情画意的生活!这换宿还没住,就觉得值了! 半夜的奇葩大叔 那天奥克兰下着蒙蒙细雨,从奥克兰市中心,达到XXX站时,天色已经越来越昏暗了。原定说好在火车站碰头的时间,迟迟没有等到Lisa的出现。冬日无人的火车站,在没有火车经过时特别漆黑,只有路灯的聚光灯,打出雨水局部的模样,我们俩也好拖着行李箱,来回的踱步来取暖。 半个多小时后,路边传来车鸣声!还期盼着能见到大美女本人了,谁知下车的人竟然是一个衣着邋遢、已经赶脚喝到快短片的人怪蜀黍!见到他,我们就懵了喵了。 “什么情况?” 怪蜀黍看着有50多岁的样子,身形魁梧,一身摇滚青年的朋克风。毛茸茸的夹克衫配着好多铆钉镶嵌的牛仔裤,张牙舞爪又晃晃悠悠地下车走来。虽然半夜看到这样的怪蜀黍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在车灯的背景灯映衬下,怪蜀黍的出现竟然还有种嬉皮老歌手出场的味道。 怪蜀黍边大舌头地解释Sally今天不能来,他是她朋友,才知道今天她有helpers来,然后边急吼急吼地帮我们把行李送上车了。坐进车时,怪蜀黍的狗狗突然跳了出来,把Daisy吓出一声惊叫,不过下一秒就保持镇定,我们俩都嘴上挂着笑容,尴尬地和他开玩笑,但脸的上半部分都是八字眉的囧像。况且,无论怪蜀黍说的是不是真的,就他这醉熏熏地状态要带着四条性命开着夜路外加山路,都不知道是不是直接送我们见神仙了! 然而,和这样一个“疯子”坐车,真有刺激又搞笑!怪蜀黍开车一点也没因下雨要小心谨慎的样子,超级自信地嗖嗖一路向山上开去,好像闭着眼睛也能开回去一样。尤其新西兰的山上貌似没有路灯,只有路边的反光路标,每次转弯,都害怕会不会滑出去。他一路也都没安分,有时自言自语,说着说着就仰天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我也有这毛病,哈哈哈哈哈),有时还要拿出梳子对着后视镜梳梳头、理理胡子⋯⋯此时,我们只想着可以下车吗?。。。 怪蜀黍在车上,傲娇地自称是个艺术家和教育家,作画、作曲,做设计,平时他还给自闭症地孩子上课,貌似会很多东西,但对他说的每句话都打个问好!很难想象这位怪蜀黍当老师什么样,如果不信他懂音乐?那他还是能证明给你看的,立即给我们即兴创作了歌曲,连我们的名字也编进去了,一会儿Oh, Daisy,Daisy,Daiiiiiiiisy~~~~一会儿Coco,Coco的,非常魔性~一听你就会唱了。 https://www.facebook.com/fats.white/videos/10154558181015859/ (可以翻墙的小伙伴,复制打开链接感受下) 是画廊?还是精神养老所? 到达Lisa的艺术画廊后,果然叹为观止,整栋房子里,到处都是油画、雕塑和工艺品!我们还在兴奋地窃窃私语时,怪蜀黍好像完成了任务,直接去客厅和其他人聊起天来了,我们当然也想去和未来的室友们打个罩面。 室友们似乎也都不年轻,难道都是老艺术家吗?走进前去,我们很自然的say hi后,顿时就觉得不那么自然了。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白发、穿着运动衫的老人,一位是穿着花衣裳、带着黑框眼睛、清瘦的老阿姨。他们俩见到我们后,眼睛就没离开过我们,甚至眨也不眨,这眼神让人直竖汗毛。听见我们的问候后,隔了大约5秒钟,他们做出的回应。大妈非常激动地表示欢迎,似乎非常有聊天的欲望,给我们看她画的话,她做的手工等等;而白发老人,看我们在弄夜宵,就跑来和我们说可以吃这个、吃那个,但说话时没有任何表情,还是喜欢不眨眼地注视你。 “这又是什么情况?”我们应该没来错地方吧!怪蜀黍倒也很直率地告诉我们,他们是来这里进行一个短期的艺术心理治疗。通过画画、手工、音乐、瑜伽等各种艺术形式去帮助他们能解决自身的一些问题。他们似乎也都知道自己有一些不同,然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喜欢上了艺术,喜欢上了这里。阿姨在第二天就离开了,走时她告诉我们,她有自己的服装店,服装都由她自己来设计的,似乎在她居住的那一块已经小有名气了,但她说她以后有空还是会住在这里住上两天,这里可以让她全身心单纯的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一回去她就会变得焦虑、烦躁。 这个地方真有那么神奇吗? 不是来打工,而是享受纯净的 一大早,我们玻璃外照来的阳光叫醒了。看着眼前的郁郁葱葱的花园,和前方满山高耸的树林,让你感觉这里真的是个秘境,你就是如纳米亚里,被大自然守护的精灵。以至于我们从这里开始,饶有兴致的每天给自己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在暖暖的阳光下就餐。 我们的Host终于出现了,她的确如头像上一样漂亮,也一样透露着理智、淡定的气质。她和我们大概介绍了这里的情况,这个画廊是个Gallery,也是个Studio,还是个Retreat,有时会举办些如心理治疗活动,有时会整租给家庭度假或开会、办活动等等,算是个多功能的场地。我们要帮忙地就是做些Housekeeping和Gardening的工作。 当我们还急于询问Sally给我们布置一天所需要工作的任务时,美女却说我们一天只需要工作3小时,其余时间都可以自由安排,她针织可以送我们去周边的景点看看。她是这么说,也真是这么做,每天我们也就换洗床单和被单,下午都会带我们去一个新的地方,我们有次天黑了还没回来,她还特地去找了我们,幸好我们在幸运地搭到了车。 从Piha海滩、Waitakera山脉,到徒步Hillary步道等等,我们完全没有在斐济打工换宿时的任务感,完全是“别人眼中的你”在游山玩水的状态,让我们那是离开奥克兰市中心后,第一次感受到了新西兰的真正Pure100%。但更让我们私心喜欢的,就是这个Gallery了。我们感受到了阿姨所说的,这里隐秘的位置,全落地窗的设计,随时能走进自然里,加上宽敞的空间,能让你完全放松下来,大脑还充满这清新的氧气,那些放置的很多艺术品就能激发你想专注去做某件事的兴趣。 我们甚至遇到了一个来自美国的瑜伽老师,她非常爱干净,很喜欢纸质的物品,在我们看来,她也有些神经敏感,但当我们学习她的作息、做瑜伽,在哪样的环境里,怎么样都是愉悦的。 神经质的天才们 现在相信,如果有一个人说你是疯子或者神经病,那你一定在某方面是个天才。 原来那个怪蜀黍真的是个画家,在Gallery的对面就是他们住处兼工作室,他热情地请我们去他的工作室参观,满屋子的画作,有些完成的,有些还没有。虽然不太懂艺术,他的画很喜欢用浓烈的颜色去表现、比如红色、绿色、黑色、橙色等,大部分以人物为主,有些抽象,有些爱用波点去表现,他的画和他的人一样的张扬。 我们或许认为他大概是个18线的画家,然而,有一天,他竟要求我们去参加一个画展的开幕仪式,而这个画展上就有他的作品!让我们又对这个“疯子”另眼想看,更觉得荣幸能被邀请去看他的画作。那天的画展的开幕仪式,我们虽然有些格格不入,但感受了这位是“怪蜀黍”“爱搞事”的魅力。他是在场唯一带着宠物进画廊的画家,几乎所有人见他问好的下一个句就是,你的狗在哪儿?他家的狗也和他一样不安分,私处乱窜,就是在开幕式嘉宾发言时,狗狗也会刷下存在感;而他的主人更是在人家发言时,自顾自聊天,还哈哈大笑的人。在场所有人好像早就了解这个人的脾性了,任由他“撒野”,视而不见,但介绍到他的画作时仍旧认真严肃地赞赏。哈,有趣的老头子。 上次那位阿姨,她有设计方面的天赋,可那位深藏不漏的白发爷爷,他在画展那天也给了我一个惊喜。他送了我一个他用陶泥做的爱心,看我神情惊讶的样子,Sally说,我都没有收到这样的礼物哦,而且你没有注意到,我们Gallery门口有一个用铁雕塑的花也是他亲手做的呢!我印象中那是一个挺大的雕塑,印象很深刻,没想到是这位不爱说话的白发爷爷做的。后来,白发爷爷谈起了自己,说以前就是在锻造厂工作,现在很喜欢能把工业东西做成艺术,他最喜欢的还是陶瓷,他知道中国有个陶瓷城叫景德镇,这个已经在他的未来计划中,他想去那学习做陶瓷。 Daisy,我们是“神经”还是“疯子”呢?
138 0

发表在 新西兰 2016-12-01
站在门口的那对老夫妻——从1927到2016
在新西兰,我们总是很奇妙地和老夫妻住在一起。 说是老夫妻,因为他们都已相依相伴超过20年, 和他们相处聊天,可比年轻人来的意思。 我们遇到的夫妻俩,有的是跨国婚姻,有的是同居伴侣,有的是老来伴,还有的是移民来新西兰的大家庭,在这个多元的国家,他们的一点与众不同,带给我们的是对感情、对家庭新角度的认识。 这些老夫妻们的家都随着主人的成长有了灵性。 房间内总能不经意地看到夫妻俩和孩子们的成长记录; 那些摆放在屋内的小物件更是生动, 一台老式打字机、一架踏脚钢琴、一副旅行中买的画... 每一个小物件都述说着他们独一无二的故事。 即使我们只是短暂的停留,依旧能感受到一个家散发的能量和温馨感。 以至于每当离别时,他们站在远处目送我们离开时, 总会有错觉是和家人在道别。 看望Daisy前同事的父母 七月那时,我们从沙发客Couchsurfing网站上幸运地收到了一位来自Hamilton主人的接待回复。于是,我俩匆匆忙忙地就从奥克兰坐车来到了这个小城。那时Daisy从上海拖来的行李箱还在,但早已没有了轮子,只能用前倾60度的力量,吃力地拖着行走。 即使有些狼狈,我们在去沙发客主人家之前,还是先去看望了Daisy前同事的父母,他俩住在Hamilton的养老小区里。和国内现在兴起的“以房养老”模式差不多,他们买下的这栋房子,包括了一系列的养老服务。房子并不大,一栋小洋房里,就一间卧室、一个客厅、一个书房和前后两个院子。我们去的时候他们刚忙活了一天,在准备晚餐前有那么一小时的时间和我们见见面。 见到他们时,两位80多岁老人容貌看上去非常的精神,身形矫健都不用拐杖。而他们对我们突然的到访显得兴奋又有些慌张,爷爷打了招呼,赶忙去准备茶水和饼干,奶奶保持淡定地坐下和我们聊聊天,刚开始还有些拘谨,但聊到他们的儿子在中国的生活工作时,奶奶都直盯盯地看着Daisy,脸上带着自傲又欣慰的笑容。而可爱的爷爷好像认真听的样子,其实想着家里还有什么点心可以招待我们的,从书房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 Hillary步道 坐在身旁时,发现爷爷耳朵上带着人工耳蜗,爷爷说那是在1930年代时他是海军,因为炸弹的轰鸣,听力严重下降,现在只能靠耳蜗才能听清些,这难怪听我们讲话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当兵,他还去过香港,聊天时蹦了好多广东话,然而我们也尴尬地点头称赞,其实我们也“母鸡”他说的是什么,说的对不对。 俩老人子女都在国外,不在身边。但在养老社区的生活也不无聊,去社区打打球,聊聊天,去图书馆看看书,回来忙忙家务,打理打理院子,生活依旧很充实,奶奶觉得她远没因为年龄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停下憧憬。有意思的是,聊天中,奶奶说他和爷爷其实是“再婚”的,在一起生活已经超过30年了,但他们并没有领结婚证,就这样以伴侣的关系生活着,他们觉得对他们来说,有没有那张证,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能生活在一起过日子就行了。而这样的想法,在新西兰并不少见,我们沙发客的那对老夫妻也是这样。 我们看快到晚餐时间了,不便打扰准备走了。爷爷奶奶没人了主人对待访客的端庄,拉着我们一起拍照起来,奶奶还特别讲究,“这张光线不好,再来一张。“这张把你脸拍暗了,再来一张”。Daisy觉得奶奶的模样和话语间和她的外婆有些相像,她翻出了外婆的照片给奶奶看,奶奶竟然也调皮地Cosplay起来。 因为Daisy没有轮子的行李箱,拖到主人家估计要到第二天早上了,所以我们联系了沙发客的主人看能否有便车搭,没想到他们非常爽快地答应来接我们。就这样,我们又看着一对老夫妻站在了门口,再一次和他们挥别。 第一次的沙发客经历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Couchsurfing网站上尝试“沙发客”,那时页面上什么信息也没有补充,就“撞墙式”的海发了请求信,但惊喜了收到了Jane & Bill 的接受回复。他们不但没让我们睡沙发,还为我们分别准备了一间房,除此之外,准备了早晚餐,带我们参观当地的毛利社区,接送我们去城区...这么好的主人,真是怕被他们俩宠坏了~至少我们在澳洲的住宿都是从“沙发客”上找的。 Jane & Bill 几年前就开始做沙发客Host了,但是他的儿子闲他们在家无聊,帮他们开了账号,这一开就让他们的生活精彩了很多,他们年轻时也去过很多国家,年老人也希望结识更多不同国家的人,听听别人的故事,也分享他们和这些国家发生的故事。 夫妻俩现已都是花甲的年纪,但都还在工作岗位上,Jane在语言学校教英语,Bill 则被公司返聘为水处理专家顾问。Bill曾被派往过江浙一带,为当地水处理做咨询和指导。他似乎很喜欢苏州,家里不仅有弹唱苏州评弹的三弦,还有从苏州买来的字画、雕花樟木箱等,对苏州园林也很是喜欢。 一本珍贵的老相册 但这些或许都比不上Bill珍藏的一本老相册,这本相册是从他亲戚兄弟遗留下来了。当时相册的主人也是作为海军,从1927年-1928年这一整年间跟随部队游遍了亚太的港口城市,他把这一路的点滴集成了一本相册。相机在那个年代实在太稀有了,对还留着长辫的中国人来说,那是个会夺人鬼魂的晦气物。但89年后的今天,看到这些照片觉得弥足的珍贵。相册的主人在每张照片上都写了备注,甚至将城市对应的中文写在旁边。 用中文写的画册封面 右下角是相册的主人 1927年香港夜景 当看到1927年的上海的邮政大楼、南京路、外滩,看到扬子江上还泛着木质的风帆,杭州的西湖、雷峰塔⋯⋯那些地方在我们眼里成了“老人儿”,原来几十年前他们长这样,不禁想念家乡起来。相册里不但有风景,还记录下了现在已经看不到的市井景象,路边谈着扁担的小贩、街角坐着的修补摊、街上杂耍献计的卖艺人、游街吊丧⋯⋯几十年间,城市和人都已物是人非。 左上长城、左下福州路、右上邮政大楼、右下南京路 街边的理发店、乞丐、草鞋贩 香港街头的葬礼出街 杭州西湖 “苦力”直接翻译成“Coolie” 在秦皇岛海边嬉戏的海军们 (请翻译以上对话) 香烟盒卡片 婚姻需不需要有张证? 前面有提到说,我们在Hamilton遇到的夫妻,在法律上都属于伴侣关系,并非“夫妻”。Jane & Bill 当年像《老友记》里Monica 和 Chandler一样,作为同居室友逐渐变成了情侣。然而,他们从当年到至今,似乎从来没想过去领结婚证。 “你们不领证,对你们的孩子教育,财产上都没有影响吗?”我们很自然地带着中国观念诧异地问。 “不管有没有结婚证,孩子和妇女都能收到法律的保护,财产也能得到公证的分配。每个新西兰的孩子都能正常上学,我知道,这个中国很不一样。” “就没遇到过什么问题吗?” “我们这30多年好像没有在关系上遇到什么问题。”Jane 和Bill 有些茫然的相视了一样,羞涩地笑笑,摇头说到。 “哎,这在中国几乎不可能啊!” 记得《奇葩说》有讨论过这个问题,症结都在各种婚前婚后的保障上。没有安全感的国家,也就没有开放进步的可能了吧~ Piha Beach皮哈海滩
397 0
留言板

0 / 500 字

  • 咪咪麽麽轰

    回复 @linsong:要写邮件给基里巴斯外交部,或者找斐济中国大使馆申请~

    回复

    2017-09-08 14:08

  • linsong

    你好呀,我想请教去哪里才能办理基里巴斯的签证呢

    回复

    2016-07-23 19:37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