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0%

关于郑州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2袋长老现居:其他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23)

Ta的关注

4 更多

Ta的粉丝

9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4国家34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4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巴基斯坦/阿富汗 2015-05-23
阿富汗之行
一清早就醒了,拉开窗帘,首先闯入眼里的是耸立在喀布尔河谷两边光秃秃的山,天空上不时飞来巡逻的武装直升机,临近的马路上车来车外,到了这会,我才仔细的看到了旅店的大门。 宾馆的入口处有好几个军人在把守,阿富汗总统大选临近,城市的安保特别的严格,气氛很紧张,让我这个刚到此地的陌生客感觉周遭一派肃杀之气,可能是过于紧张,实际上严格的保卫反而使得城市变得更加的安全,随后的日子里,我慢慢地卸下了紧张的情绪,开始感受到这个多难国家和人民的美丽之处。 喀布尔之星由于接待了很多的外国人,所以安保特别的严格,光是三道安检处的军人就有十几个,待在酒店里特别的安全,但是也有点与世隔绝的感觉,我到了酒店的大堂,和接待处的工作人员开始谈酒店价格,这样贵的房价无论如何我也是必须要离开的,前台接待是一个哈扎拉女孩,一个普什图男孩,和他们絮叨了半天,酒店给了我一点折扣,虽然很少,但是总归比没有强,毕竟头天深夜到了阿富汗,如果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找酒店,那可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的,如此想来,心里略有安慰。 解决了房费问题,下一个就是询问巴基斯坦大使馆的地址,心心念着白沙瓦,希望这次还是能成行,前台倒是很愿意帮忙,不过貌似他们也没有去过,每个人都说得不太肯定,地点也不一致,最后给我Google map了地图并打印了出来,路线也是看的我昏头胀脑的,姑且收下吧。 天上除了有不时掠过的武装直升机,还有飞艇悬在高空,监视着地面的一举一动,远处光秃秃的山顶上是电视台,白匈奴人(嚈哒)留下的城堡至今还矗立在山脊,喀布尔四周的山上几乎是没有一片绿色,多年的战火严重地摧残了这座曾经美丽富饶的土地,苏联人走之后,不间断的军阀们之间的混战将整个喀布尔地区破坏了满目疮痍,普什图军阀希克马蒂亚尔,乌兹别克军阀多斯提姆,塔吉克军阀马苏德,伊斯梅尔汗,纳迪里的哈扎拉人武装,分别指挥着上万人的忠诚且强硬的武装,以及数以千计的政治追随者,各派势力分分合合,且背后分别有着不同的后台,在对首都喀布尔的反复争夺中,喀布尔七成以上的建筑物被毁,整个城市被无纪律的士兵和犯罪分子所控制,虐杀和饥饿使得城市处于了崩溃的状态,巴基斯坦军情处支持下的希克马蒂亚尔部队从围绕喀布尔四周的高山上将无数的炮弹和火箭弹倾泻到喀布尔,仅仅在穆斯林游击队统治的第一年间,喀布尔大约就有3万平民被杀害,10万人伤残,其中大多数都是死于希克马蒂亚尔的火箭弹袭击,这一切直到1996年塔利班夺取了喀布尔之后才得以停止,历史吊诡处就在于后来给阿富汗和喀布尔带来更大伤害的塔利班政权最初作为为喀布尔带来了和平的使者被迎进喀布尔并为人民所接受的,塔利班最终结束了阿富汗漫无休止的内战,但是在进入城市的前夕,塔利班采取的是和希克马蒂亚尔一样的策略,封锁了整个喀布尔,向城市发射火箭弹和炮弹并不时空袭,在迎来和平的前夜,喀布尔数以千计的平民惨死在同胞的炮火之下。 中午见到了老李约好的朋友,致力于键陀罗佛像艺术收藏的专家何平,何平和小宇一起过来的,初见小宇的时候,我以为她就是阿富汗哈扎拉人,皮肤晒得黝黑粗糙,厚厚的眼线,再加上蒙着严严实实的头巾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外国人,以至于一开口说话,吓了我一跳,这个阿富汗女人怎么能说出一口北京话,老李和朋友相谈甚欢,何平和小宇对我们酒店的价格也连连啧舌,小宇建议我们搬到他们目前住的地方,老李一开始还颇有几番犹豫,可能是担心安全问题,但是最后也决定搬走,多半也是因为觉得承受不了喀布尔之星昂贵的房价。 一行人上了车,喀布尔街头十分的拥挤,车子行人互相争路,如果不去看四周建筑物围墙上拉起的铁丝网,不去想塔利班的炸弹袭击,喀布尔的街头也并没有什么异样,中午十分,日照还是很强烈,从监狱一般的喀布尔之星出来,站立在街头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接受到略感燥热的阳光,整个人突然地觉得神清气爽,我想,喀布尔的旅行从这里开始了吧。 车子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交通岗亭,我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纳布吉拉,这位前阿富汗总统,武装部队总司令在塔利班进城的当夜被塔利班武装从其藏身的联合国办事处搜出,塔利班残忍地将纳布吉拉阉割后并处死,随后将其尸首悬挂在十字路口示众,这一幕也让我想起了伊朗伊斯兰革命之时那些罹难的人们,那些被吊死在德黑兰街头的人,历史的每一个瞬间都是如此的相似,并且不断的被重复。 我没能买到喀布尔的地图,由于事先也没有做大多的准备,我对喀布尔的城市格局也没有了解,不过随着慢慢的熟悉,我对喀布尔的街道也有了大致的方位概念,喀布尔是一座历史非常悠久的古城,其信德语的含义为“贸易中枢”,自古以来,喀布尔地区就是南下印度次大陆的必由之地,亚历山大的希腊兵团,大月氏人,波斯人,蒙古人,帖木儿,巴布尔等无数的帝王为了喀布尔这块战略要道而进行无休止的战争,同时,由于喀布尔是连接中亚和南亚的必经之路,这里也成为了南来北往的贸易中心,喀布尔四周群山环抱,城市开口处面对西面兴都库什山脉的崇山峻岭,喀布尔河穿城而过,将城市一分为二,南岸为老城区,北岸是新城区,我们的住处是在老城区,出租车在熙熙攘攘地大街上灵活的穿行,最终停在了一个僻静的小巷。 我的房东叫阿里,年纪不大但是经历比较复杂,以前在美国贩毒并杀了人,坐了七年牢之后被遣返回了阿富汗,身上纹了很多纹身,有次被塔利班截住了差点被弄死,交了一个加拿大的在喀布尔NGO做事的女朋友,阿里的英文及其的好,身边的朋友也很多,各色人等川流不息的在他家里出入,遇到我们这样新来阿富汗的人,话题自然就是塔利班,RPG,巴基斯坦军情处,本拉登什么的,绘声绘色地,各种神奇经历,也不知是真是假。 可能是酒精和大麻消费的太多,阿里有点不记事,在我看来,他有点稀里糊涂的,每天颠来倒去的生活,忙来忙去的,但是若不是我们这样不定期的租客付给他每天40美金的一个床铺费,估计他的生活难以为继,但是即便是有了钱,他也不作什么打算,一百多美金的黑市才有的烈酒也不皱眉头地买来喝,大麻摆桌面上随便抽,真是好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在两楼楼梯口的房子里享用了一个席梦思床垫,没有床,床垫直接放在地毯上,阿里雇了好几个收拾房间和做饭的阿姨,所以房间倒是很干净,40美金换一个床垫,确实房价不菲,不过想想喀布尔之星每天一千多人民币的房费,这里实在是又干净又便宜,再者喀布尔之星这种外国人住的酒店一直就是塔利班袭击的首选目标,住在阿富汗人家里的安全系数就会好了太多太多了。 阿里的房子主要租给了在喀布尔NGO做事的外国人,基本上是美国人和英国人,只要有钱,这里每天晚上都大呼小叫的喝酒抽大麻,所以说安全也不安全,如果遇到有人给塔利班通风报信,那么倒霉的事也有可能很快发生,我推开自己房间的窗子,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同时脑袋里盘算着一旦塔利班冲了进来,我的逃跑路线应该是怎样,听起来有点多虑了,但是凡事都要未雨绸缪么不是。 这本书在阿里的客厅里面发现的,据说和“追风筝的人”是姐妹篇。 随手翻了翻之后,居然在茶几下面还发现了中文书。 下午阳光太强了,一直和阿里在客厅聊天,黄昏的时候,由阿里带着去作一套阿富汗衣服,阿里说中国人和哈扎拉人长得很像,穿上当地服饰在大街上走就没有人能认出是外国人,我想就像我无法准确地辨认波斯人和突厥人,在他们的眼里东方面孔也应该也是长得是一个模样吧。 太阳下山的时候,阿里带着我前往裁缝店,裁缝店在老城里,路上车子堵得很,我坐在车后座,环顾四周,每辆车都像是汽车炸弹,心里有点慌慌的,十字路口很多持枪的军人在指挥,但是也没有车子买帐,我们的车在乱糟糟的车流中到处寻找出口。 我大概花了四十多美金做了一套衣服,其中包含一个马甲,面料很一般,但是如果要换一个质量好一点的面料,居然要价是200多美金,完全没头脑了,也问不清楚,好在四十多美金也没有多少,做一套阿富汗服饰也蛮好玩的,权当是个纪念。 晚饭在阿里家对面的小饭店吃的,一进饭店门就是两个手持冲锋枪的守卫,照例被搜身,后来才知道,在喀布尔,无论你去饭店,宾馆,移动营业厅,超市,任何一个机构或者人流聚集地都要被严格搜身。 今天应该是来阿富汗的第一个白天,平平安安的就这么过去了,刚来到阿富汗的那种紧绷的神经有一点放松了下来,殊不料,第二天在喀布尔就发生了两起炸弹袭击。
2617 6

发表在 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 2014-03-17
俄罗斯之行
俄罗斯,清时称斡罗斯,一个与中国有着太多恩怨情仇的国度。 从决定去,到买票,办签证,短短不过数日。 12点15分,顺利通过了海关,托运完行李,开始安心的逛逛免税商店,等着通知上飞机。 长途飞机上我从来都是无法睡着的,身边是一对男才女貌的俄罗斯夫妇,在看了3个小时的电视后,女孩开始拉着我攀谈起来,一谈了不得了,健谈的很,一直到飞机落地,说的我个口干舌燥,后来在俄罗斯呆了几天后,我才知道俄罗斯人都是这样的对外国人感兴趣,都这么的善谈。 在询问了我要去的几个地方后,夫妇两人严重建议我去莫斯科附近的游览点,环绕着莫斯科城,就是著名的Gold Ring,我说我知道这些景点,但是可能它们并不在我的计划中,我这次也去不了了。女孩人很热情,还特别离开自己的座位,去后面的同机的朋友那里问kazan有什么好的游览的地方。谈完了俄罗斯的,再谈中国,女孩让我给推荐中国的又浪漫又原生态的地方,我想了想,给推荐了丽江。听说既有古城,又有古乐,还有雪山,女孩很是高兴,然后又问我,要不要自己带滑雪装备去呢? 我笑了,那是高原,好象是没有可以滑雪的地方。 还依稀记得她问我的几个问题,很有意思, 上海的中国男人为什么高的很高,矮的却很矮? 为什么莫斯科的中国男人都很矮? 给我写下了好几个俄罗斯美食的餐厅的名字,以及对应的地铁站,英文和俄文的注解,还说,她会给我查Gold Ring的旅行社的路线,时间安排,让我到了莫斯科后给她电话再联系等等。实在是热心的很。 记得,还说到了莫斯科的卡拉OK很流行,我很是诧异,我以为只有东亚人才喜欢玩这个。 8个小时多,飞机准时的降落在莫斯科的谢列梅杰沃机场,我楞冒充本地人,跟着几个俄罗斯人直接走了绿色通道,警察有在检查旅客的行李包,我没有瞅他们,直接拉着行李包走去了海关。 通关的人很多,检查的很慢,等了好久,才轮到我,很顺利,放行。 在达到大厅里的Exchange点换了100美金的卢布,走出了大厅,外面挺凉的,好了,真正的站在了俄罗斯的土地上了。 机场没有大巴,我坐上了48路小巴,只知道是去市区的,上了再说,60RB,到也便宜。 俄罗斯师傅开车很猛,急起急停的,机场通往市区的路非常的繁忙,却不是高速公路,随后在俄罗斯的10多天里,没有看到一条高速公路,怪不得飞机上的俄罗斯女孩抱怨总统不搞城市的基础建设。 外面下着雨,车速很快,远处有个IEA,走之前,我就有点感冒发烧,此时觉得有点疲乏,身体有点发热,淋巴也肿了起来。 车子到了终点站,我随着人流去了Green Line的终点站Rechnoy Vokzal,我定的旅店是在Tverskaya大街上,看了下地铁的指示,全是俄文,凭着语感和方向感,我决定在Tverskaya下车,当然俄文里的写法完全不一样,除了开头的字母T是一致的。买了地铁票,22RB,进了地铁。 莫斯科的地铁果然是名不虚传,从地面到站台有20多米,全部都是自动扶梯,没有人工台阶,我想就算有,也没有人愿意去爬。当初在社会主义苏联的时期,建设地铁的最初目的是为了建设防空洞,所以,一下地铁,给我第一震撼就是深深深。 坐过了一站,研究了地图,又往回坐了一站,出了地铁,果然是Tverskaya大街,灯火通明。Tverskaya是莫斯科最著名的大街,19世纪开始就是莫斯科的主干道,前面就是克里姆林宫和红场,随后的寻找旅馆可费了我老大的劲了,按照网上的地址,我遍寻不到,问了N个人,甚至有个中国人,但是都言不知,浪费了我半个多小时,仍然的一筹莫展。 一个俄罗斯的小伙子非常的让我感动,让我先在小区里呆着,他帮我问去了,我点了一根烟,想该怎么办?不一会小伙子回来了,对我摇头,我又找了找事先打印好的旅馆的instruction,突然发现上面有联系电话,呵呵,真是峰回路转,小伙子给我打了电话,终于寻到了要去的地方。 我感谢的说了si巴sei巴,给小伙子塞去了事先准备好的10美金,想表示我的感激,小伙子不要,我说就全当是电话费吧,小伙子坚持着不要,然后和我道别,让我好是感动。 旅馆是个家庭式的,厨房,卫生间,淋浴室,寝具都很干净,老板是兄妹2人,妹妹是莫斯科大学的,英文非常的流利。给了我很多推荐,博物馆,市场,很有特点的地铁站等等。 放好了行李,洗了澡,舒服了很多,出门找吃的去。外面很冷,离住的不远的地方有家麦当劳,很多俄罗斯人围在外面抽烟,我也学着站在一边抽了根烟,然后打量着来往的路人。 俄罗斯的麦当劳味道和中国的有点不同,汉堡里面的炸鸡很脆,也很香,不知道是因为我饿了,还是因为俄罗斯的鸡都是散养的? 回旅舍,上床睡觉,被子很干净,满是阳光的味道,一夜无梦,睡的极是香甜。
8703 37

发表在 蒙古 2014-03-17
蒙古之行
北京到乌兰巴托,2个多小时的航空距离。 耐心的等候通知上飞机,蒙航的飞机在装运行李,身边一群外蒙人,外蒙人的气质和内蒙的大相径庭,我一眼就能辨认出来,我想,单单从血缘上来区分一个民族是不精准的,也不是完全科学的吧,文化和语言这些非物质的因素往往更能决定一个民族的特性,比如蒙古,突厥,还有渐行渐远的台湾。 一切都很顺利,中午时分到达了乌兰巴托,一下飞机顿感空气冷嗖嗖的,听了广播,摄氏3度。 khongor guest house的司机来接我,阳光明媚,心情大好。 收拾停当后,去了甘丹寺。 甘丹寺是蒙古最有名的三大寺庙之一,也是13th大海师父当年来库伦驻跸的地方,可惜的是在大清洗时期大多数的庙宇都被苏联人破坏了。 甘丹寺也是蒙古新人举行婚礼时必来的场所,蒙古是个受俄罗斯影响很深的国度,同时蒙古人对佛教又是笃信的,所以新人结婚会去2个场所,一个是位于城区中心苏赫巴特尔广场东南的俄式建筑风格的婚礼大会堂,一个就是浓厚宗教色彩的甘丹寺,举办一个有着西方特色的婚礼,同时又来藏传佛教的寺庙里祈求幸福平安。 在甘丹寺的佛堂里听了一个多小时喇嘛念经,喇嘛是藏文念经,看的也是藏区印刷的经文,偶而从藏语里面听到一些蒙语的发音,不了解是什么原因。我坐在喇嘛的座垫上,靠着墙,静静的打量着满屋子的喇嘛,身体有点倦,恨不能就地躺下来。 和藏区的念经一样,喇嘛的声音抑扬顿挫,忽高忽低,夹杂中间有鼓和磬的声音,堂前面面相对的喇嘛表情很严肃,但是后排的小喇嘛里也有偷懒的,调皮捣蛋的,我面前不远吹长喇叭的喇嘛朝着正在专心诵经的喇嘛挤眉弄眼,穿行在众喇嘛之间的送食物和奶茶的喇嘛经过正在敲鼓的喇嘛面前,装作无意地碰了人家胳膊一下,当严肃的宗教事物周而复始的日日上演的时候,身处其中的人们就会慢慢地淡化了原先的敬畏了吧,他们就会找出一点新意思来调剂枯燥的生活,让自己的生活变的有趣一些,同时不经意间也让我们这些看客们看到了他们的真实。 再来乌兰巴托,我也不清楚是为了什么。 也许,我是想让对蒙古的进一步熟悉来冲淡对她的虚无飘渺,不着边际的喜爱,让真实的体验来纠正盲目的幻想,让这一切能早早的终结。 然后,能有个新的开始。
36422 41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2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13213601688

    回复 @关于郑州:你微信怎么加不上

    回复

    2015-11-30 15:59

  • 13213601688

    你好朋友,今天在帖子里看到的你,可以和你联系上吗?或加我微信z84256316888z84256316888旭日13213601688

    回复

    2015-11-30 15:52

  • 关于郑州

    回复 @Lin暄同學:好的, 请加我的微信,yangot001

    回复

    2015-03-04 10:43

  • Lin暄同學

    郑州同仁你好,我是穷游网的一名用户,是一名大学生,看了你去蒙古国的游记后被深深吸引,我打算两个月内自己去一趟蒙古旅行,很想跟你交流一下了解一下相关的准备工作,是否能留下联系方式,email msn qq wechat皆可,谢谢了!

    回复

    2015-02-25 18:12

  • 关于郑州

    回复 @二手闲置科学家:不客气:)

    回复

    2014-09-13 23:56

  • 二手闲置科学家

    谢谢您的回复,祝您一切顺利,呵呵

    回复

    2014-09-13 20:26

  • 关于郑州

    回复 @二手闲置科学家 蒙古人对中国人还行,排华的多半是愤青,没咋读书的, 蒙古年轻人的受教育程度还是挺好的, 说到危险,可能晚上在外面玩遇到醉酒的人小心一点就可以了,他们都无妨

    回复

    2014-09-13 16:40

  • 二手闲置科学家

    您好,我最近有去蒙古的想法,请问中国人在那边的安全怎么样呢?听说近些年那边很排华

    回复

    2014-09-13 13:50

  • 关于郑州

    回复 @左飞_zyo:你好,我是事先办好VISA去的。 不过,最新的情况是伊朗可以落地签,在乌鲁木齐离境的时候海关也会放人。但是,塔吉克斯坦就不行了,虽然塔吉克可以落地签,但是乌鲁木齐不放人

    回复

    2014-06-13 00:59

  • 左飞_zyo

    你好,伊朗是白本出关落地签吗?

    回复

    2014-06-06 17:26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