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TOTDS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1)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8国家144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6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挪威/瑞典/芬兰/丹麦/冰岛 2018-07-30
挪威西部峡湾十日非典型游记
题目是一篇非典型游记,就不打算按照一般游记的结构来写了,干脆随意一点,想到哪写到哪吧。 照例先上照片: 短短旅程的粗浅感受之关键词: 1. 靠石油富家的高税收高物价的社会平均主义 2. 被冰川千万年冲刷撕裂而成的峡湾携融雪飞瀑、惊天奇石、云山雾绕、散落山间的小木屋 3. 采用大片玻璃门窗的木制房屋建筑搭配简约内饰 4. 隧道之国(到处都是隧道公路,最长的隧道24公里) 5. 大小城市遍地特斯拉(部分出租车都是) 由于内耳前庭器官(头)过于灵敏(易晕车),但凡山路较多的旅行,游记只能到旅程尾牙看着照片回忆记录(此时正静静坐在奥勒松 - 一个三岛之城 - 的山顶对着迟迟不落的夕阳码字)。 若精力充沛,喜四处穿走,夏天来挪威绝佳。以前的旅行,每天都以落日天黑为标点往住处赶路。来的这些天,发现所谓的23:30日落,3:30日出,也没有完全的黑夜。凌晨一两点掀开窗帘,天还白着。于是乎,发现三脚架算是白带了,不过圣光的时间也被拉长了。 凌晨时分的落日余晖扑面而来: 这一路的行程,满眼都是漫山小木屋。此图在不知名的小镇加油站旁拍的远处。 Norsk Oljemuseum Oil Museum 斯塔万格石油博物馆 上世纪70年代,靠着石油的发现和大量开采,挪威人民的生活水平来了个前空翻转体540度。斯塔万格的石油博物馆内有一个20分钟的小电影观看,从一对反目的父子的角度反映了石油对挪威的重要性。电影的开头是一个家庭的后院草坪,孩子在欢快的玩耍,妻子接了一个电话,神色凝重的走向丈夫(男主),让他尽快回家,他爸比快不行了,于是便开启了电影回忆杀。男主的爸比在他两三岁的时候是第一波参加挪威石油开采的工人。因为勘采石油的工作,这个家庭一夜暴富,整个国家也因为石油,迅速变富,犯罪率一度降为零。但是因为爸比经常要出海,而且挪威历史上出现过的几次石油事故(多人丧生),男主不满父亲不顾及家庭,几十年都不愿见父亲。电影的结尾,男主的爸比煽情的表达了在出海时的恐慌,但是想到石油改变了这个国家,普通的百姓也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坚定了他石油事业的决心。 这个石油博物馆的特别之处在于把所有勘采石油的水上和水下机器设备全部通过模型和实物仿造以及视频影相资料完整的展现出来。不仅如此,不远处的海面上就立着一个采油船。 各种离岸平台、采油船舶、钻探设备的微缩模型: Stavanger 斯塔万格漫步 物价真心贵。折人民币,矿泉水,饮料等一般二十多元一瓶。随便买个带咖啡的早饭,人均一百左右。当然,比起房价,北上广深冷笑了。 高福利国家自然有它的弊病,努力多,税收也高,没动力创新。贫富差距小,大家生活质量差别不大,基本都是中产阶级及往上。因为冷,衣服没带够,路经一个小镇的sport outlet买了外套,发现里面还有个不起眼的厨房用品店,东西摆的满满当当,细细一看,都是各种全球顶级厨房用品品牌。全程下来,各种住宿都没查护照,退房直接把钥匙插在门上或者放在reception 门口外的盒子里即可,车窗玻璃有次忘记关,包包和相机在车座椅上没人偷,交通工具买票靠自觉,酒店门卡落房间里去前台说个房间号立马补卡,路边偶见的流浪汉不是喝着咖啡就是吃着卷饼。。。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真真儿共产主义社会。 Stavanger Domkirke 斯塔万格大教堂 始建于1125年的中世纪石结构教堂,在1272年一场大火后的重修时融合了哥特、巴洛克、罗马、安格鲁诺曼等风格的影响,变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尽管在几百年后的1860年代和1940年代又先后经历大幅翻修,且在欧洲改良运动期间去掉了一些外立面特征,斯塔网格大教堂仍然是挪威最完好保持原样的中世纪教堂。 Gamle Stavanger 位于港口西岸的十八世纪末期斯塔万格老城区 Ledaal 1799至1803年间为斯塔万格船业大亨Gabriel Schanche Kielland建造的豪华官邸。 Breidablikk 19世纪挪威船商Lars Berentsen的豪宅。 斯塔万格飞奥勒松途中,利用在伯尔根机场转机的间隙时间,找了家餐厅解决了晚餐: 挪威的三大块奇石,这次看了两块,剩下一块留给下次挪威之行。 Preikestolen 布道石 从斯塔万格码头出发坐游轮转大巴可以到布道石徒步起点。4~5个小时的徒步,往返8公里。老人小孩基本都能走的山路。 在船上解决了早午餐: 布道石 从布道石后方望去: 其实内心很害怕,脚不敢往悬崖放。 对比东欧某国女孩子,胆儿真大,关键她还坐悬崖边上神情自若的吃面包。 Kjeragbolten 奇迹石 共五六个小时的徒步,往返约10公里。包含大段陡滑的山石和小段雪山,需要手脚并用,老人小孩就别去了。感叹自己的运气一直不错,多变多雨的天气,在下山末尾才大雨。虽然也是淋雨走了半个多小时,大雨路滑,轻摔了几次。 (可以从斯塔万格市里坐大巴去布道石徒步的起点,大巴往返5个小时。自己开车的话估计比较累,因为山里徒步比较辛苦。如果不用登山杖,下山后估计就不是自己的腿了) 勇敢者的笑容~ 其实是这么战战兢兢爬过去的...石头顶面积大概一平米,上面还有沙石,脚下是千米悬崖... 战斗民族(俄罗斯)的人就是不一样: 还有求婚的。当时我心里为她他们担心,万一求婚途中,有一个掉下去了... Åndalsnes, Rauma District 饶玛地区翁达尔斯内斯 Gjerdset Turistsenter 露营地 我们六月份来的,貌似还没有到出游旺季,这一整排白色小木屋只有我们一家入住,整个露营地里一片寂静 湖边小木屋和自制早晚餐 厨房窗外的小野花 Trollveggen The Troll Wall 山妖之墙 这面1800米的欧洲最高垂直山墙被认为是登山家的终极挑战之一,山下立了一块纪念碑记录着几十年间在此不幸丧生的每一位登山爱好者的名字。我们在山墙脚下等了一个小时,最高峰始终云雾缭绕,无奈没有办法拍出它的威严。 挪威的"山妖" Trollstigen The Troll's Ladder 山妖台阶 所谓山妖台阶实际上是一段盘山公路,1928年开始建造,花了八年时间,于1936年建成通车。全程共11个360度发卡弯,80%以上道路宽度仅能容纳单车同行,路旁180米高的Stigfossen瀑布飞流直下发出震耳巨响,在此驾驶也是一种非常特别的体验。 Trollstigen 观景台 由于今天在Åndalsnes市里闲逛的时间有点长了,我们到这个观景台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九点了,还好六月的挪威基本不用担心太阳落山的问题。 Geirangerfjord 盖朗格峡湾 这条全长20公里的峡湾是挪威的名片,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几乎每一个来挪威的游客都必会去打卡的地方。但正因为如此,盖朗格也难逃这类热门景点的厄运 每年春夏有超过150艘巨型油轮和无数旅游大巴将60余万各地游客输送至此,在峡湾的盖朗格小镇中漫步感觉和中国丽江或新西兰皇后镇同出一辙。 Flydalsjuvet观景台 可爱的一家人,每个人帽子和衣服的颜色都是配套的。 Ørnevegen lookout 观景台 Geiranger Fjordservice Sightseeing Boat 盖朗格峡湾观光游船 价格真心不便宜,一个半小时的行程,两个人花了六七百挪威克朗。其实多年来对这种观光游船早已失去兴趣,不过既然来了还是要打卡一下的。 所幸入夜后游人散去,我们离开熙熙攘攘的盖朗格小镇,驱车盘山21公里来到海拔1500米的峡湾制高点 Dalsnibba 观景台拍了几张看起来没那么浓烈"到此一游"风格的照片。 Vinje Camping 盖朗格峡湾露营地小木屋及自制早餐 晚餐 Jostedalsbreen Nasjonalparksenter Jostedalsbreen National Park Centre 约斯特谷冰原国家公园游客中心 位于距离老斯特林山路西起点二三十公里处的Oppstryn村庄,因为还算顺路就过来看看。游客中心除了餐厅和纪念品商店外,还有一个介绍冰原动植物和当地居民的博物馆,买票后可以参观。博物馆内有一个小型放映厅。游客中心的帅哥会把你带进了观看影片,由于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因此成了包场......影片内容就是介绍几百年来住在峡湾约斯特谷冰原地区的挪威居民如何与冰川共处,如何在雪崩灾难时求生的故事。 Gamle Strynefjellsvegen Old Stryn Mountain Road 老斯特林山路 由一支挪威和瑞典海军共同组成的队伍花了10年时间建成,在1894年建成通车时,这条路被认为是当代工程杰作。在此后的80年间,这条路曾是连接挪威Ramdal山区东西向交通的主要道路。一直到1950年,为确保高山内的农场联络畅通,每年冬天都会有一支200多个工人的队伍仅靠铁锹在此铲去十几公里一米多高的积雪。 现如今,新建成的由几十公里隧道组成的新斯特林路已经充当了交通干道的角色,而老斯特林山路则成为了国家景观大道,每年仅夏季开放。顺着山路向上爬升,山下的针叶林不见了踪迹,仅剩下铺满苔藓的荒原和道路两旁无数冰川融水形成的瀑布和溪流。山顶则布满积雪和一个接一个的冰川湖泊。 Lom 洛姆小镇 Lom Stavkyrkje 洛姆木教堂 周围墓碑前种着不同的鲜花。 我们在洛姆小镇住的酒店,打开窗子可以看到河对面的Lom木教堂。 其实选择在Lom过夜一是因为位置还算合适,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LP上说洛姆木教堂晚上点灯后非常漂亮,像童话故事中的场景。可惜挪威中部的六月,到了凌晨一点钟天还是亮的,教堂也没有打开照明,此行三脚架是完全白带了,所有拍夜景的计划完全泡汤。 洛姆小镇选了家trip advisor排名第一的餐厅解决了晚餐。 第二天醒来看到光线不错,又由跑去洛姆教堂补了些照片。 Sognefjellet Mountain Road 松恩山路 国家景观大道,松恩山路跨越了挪威的屋脊Jotunheimen尤通黑门山脉。 途径 Solvorn 苏尔沃恩小镇 Olden 奥尔登小镇 露营地小木屋窗外的景色。 这个小镇并非游客热衷的目的地,但美的安静从容,只是路经此处,可惜只住了一晚。 这家露营地我们是看其他游记里有推荐才跑过来的。在小木屋的shared kitchen碰到一对可爱的中国母女,女孩在巴黎念书,交换到挪威一学期,带妈妈挪威自驾游玩些时日。大家一起做饭一起晚饭,愉快的聊了聊。女孩说挪威人似乎不太热情,很难进入当地人的交流圈。回想在斯塔万格与一家便利店的黑人小哥的交谈,小哥来自尼日利亚,来挪威十年了,头三年没找到工作,因为被告知不会挪威当地语言,于是小哥花了三年学习挪威语,把挪威语说的很流利。可是后来才发现并不完全是语言问题,小哥说当地人很冷淡。想想也是,高福利的国家估计并不欢迎外来不交高税的人口来分享本国福利。 小哥说除了在这收入很高(好吧-__-),其它方面他都不喜欢。小哥说非洲的很多人都喜欢去加拿大和美国打工,以后也会考虑中国。 其实后来在奥勒松碰到的一对老夫妇倒是稍微改观了我对挪威人的看法。机场还车后,坐了机场大巴回市里,同坐一辆大巴的老夫妇(估计快80岁了,老爷爷腿脚不好,走一路一瘸一拐比较费劲。两人刚从西班牙度假归来)一起下车后热情的问我们去哪,还简单介绍了这个城市,告诉我们去哪个餐厅吃饭。我们帮老爷爷奶奶拖了一段路的行李(爷爷奶奶出去旅游东西还真没少带,两个大箱子还有个小箱子外加两个包,哈哈)。 晚上十二点多了,天还亮着... 小木屋shared kitchen自治简单早餐: 奥尔登湖畔景色: 盖朗格峡湾的另一侧, Hellesylt 海勒叙尔特小镇 : 从 Hellesylt 海勒叙尔特 去 Ålesund 奥勒松 沿途风景: 奥勒松 Ålesund 如果被蒙着眼睛送来,睁开眼后很可能以为自己到了一个匈牙利或德国而非挪威城市吧。1904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城内几乎所有的挪威传统木结构建筑,当时经济落后的挪威只得向德国求援,于是便有了今天的满城 Art Nouveau 新艺术 风格建筑的奥勒松。 半夜十二点多去奥勒松 Aksla Viewpoint 阿克斯拉山上的观景台看“夕阳”,也是一种很独特的体验: Ålesund Church 奥勒松教堂 1909年建成的石块结构教堂,其最大的特色是超宽的圣坛及染色玻璃。 Ålesund Fiskerimuseet 奥勒松渔业博物馆 20世纪以前,奥勒松全城都是挪威风格的传统木结构建筑。1904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奥勒松绝大部分的木建筑,仅少数木屋幸免遇难并保留至今,1861年建造的Holmbua仓库便是其中之一。如今被用作奥勒松渔业博物馆的场地,这里展示了挪威几百年来的渔业发展及klippfisk腌鳕鱼和鳕鱼鱼肝油的制作工艺和制作器械。 Jugendstil Senteret Art Nouveau Centre 新艺术中心 这座奥勒松首个里程碑式的新艺术风格建筑(Art Nouveau)原本属于一家制药公司,现已作为城市独特的历史建筑保留下来专门用来展示新艺术风格作品,包括纺织品、瓷器、家具、海报及其巡展藏品。从新艺术中心底下一层的通道可以走到隔壁的KUBE,一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入场费包含在新艺术中心的门票内)。 Art Nouveau 新艺术运动,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欧洲和美国产生并发展的一次影响面相当大的“装饰艺术(Art Deco)”的运动,是一次内容广泛的、设计上的形式主义运动,涉及十多个国家,从建筑、家具、产品、首饰、服装、平面设计、书籍插画一直到雕塑和绘画艺术都受到影响,延续长达十余年,是设计史上一次非常重要的形式主义运动。 Hotel Brosundet 奥勒松 布鲁松德 历史酒店 这家位于市中心的历史酒店由一座新艺术风格的临海仓库改建而来,它见证了奥勒松由最初的小渔村发展为挪威的新艺术之都的全过程,该建筑物本身就属于这座城市历史的一部分,这已是我们选择下榻于此的主要原因。 在奥勒松也是此次挪威西部峡湾行的最后一晚,依然坚持到半夜十二点看夕阳。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就要去机场,依依不舍地踏上返程的道路了。 The End 全文完

北京 迪拜 奥斯陆 斯塔万格 吕瑟峡湾 哈当厄尔峡湾 斯塔万格 吕瑟峡湾 斯塔万格 斯塔万格 奥勒松 翁达尔斯内斯 翁达尔斯内斯 盖朗厄尔 盖朗厄尔 盖朗厄尔 Oppstryn 约斯特谷冰原 洛姆 洛姆 Solvorn 松恩峡湾 松达尔 Olden 奥勒松 Olden 斯特林 海尔西特 奥勒松 奥勒松 奥斯陆 迪拜 北京

421 0

发表在 阿联酋/卡塔尔 2018-03-01
掀开阿联酋的一面纱
阿联酋(UAE)对于我来说有如阿拉伯女性的面纱,即使过去十年数次造访,在那也短暂生活工作过,却没有试着掀开她的面纱。好多人问我去迪拜去UAE旅游值不值得,短期旅游的话应该去什么地方,于是乎推荐自己去过的世界最高楼和最大的购物商场、法拉利主题公园、谢赫扎伊德清真寺、棕榈岛、奇迹花园、黄金街等,但这些人工景点总感觉少了那么一点风情。借着今年春节假期,踏寻几处UAE不那么游人趋之若鹜的景点,才发现这个国家还是值得来玩耍的。 题外话。对于一个宗教国家,如果不在去之前大概了解它的宗教文化和风土人情,到那后很有可能出现各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2007年年底,毕业后第一次去迪拜,探访家人顺便试着找工作(无奈赶上金融危机,很多公司在裁员)。到那后的第一周就被警察“拖”走了:因为在一个所谓的“private area”(其实就是在商场一个无人的小小仓库,大门开着,来回逛商场的人都能看到仓库里面)被男朋友(当时还没领证)轻轻搂了一下。当时正在小仓库里吃简单午餐的我们一脸懵逼的被商场保安反锁在里面,过了没几分钟,来了五六个警察,把我们带到商场里的警察局分办公室。男朋友刚进办公室就被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拖到旁边带铁笼的房间,然后又进来一个警察盘问我和男朋友是什么关系。后来我们才知道穆斯林国家(其实迪拜已经算开放的了)不允许在公共场合(特别是比较隐蔽的公共场合)发生搂抱亲吻,即使是夫妻。我辩解近半小时,最后让我签了一张保证书(全是阿拉伯语,也看不懂,被告知大意是保证下次不在private area搂抱之类,否则进监狱),然后把我们给放了。。。第一周去迪拜就被唬了个下马威,立马对这个国家产生了敬畏。其实后面待久了才发现和警察打交道是普通也容易的事情(警察太多,大事小事都要涉及警察,比如去商店买东西,不满意商店的服务,报个警,警察十分钟左右就到场)。 D1-2 迪拜老城区 Bur Dubai بر دبي 巴斯塔基亚老建筑群 Bastakia Quarter 风之塔 Wind Tower 建筑下层没有窗户,上层四面都是风口,炎热的热空气从上层进入建筑往下行进时,空气温度慢慢降低,因此过去这样的建筑形成了天然的空调。 窄巷 Narrow Alleyway 这边过去的建筑,墙和墙之间的距离特别近,应该是为了尽可能的遮挡强烈的阳光。在迪拜生活久了,就会发现大家买房都喜欢买阴面的房子,不像在国内,南北通透的户型比较受欢迎。在北京,想要衣服和被子每天被阳光晒一晒杀杀菌似乎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而在沙漠国家,大家都躲着太阳。个人觉得在这炎热的沙漠中,发明黑袍白袍实则明智之举,这样的服饰除了迎合宗教,也是一种降温的好着装。 XVA 这个带庭院的老宅子被改造成了画廊,Cafe和精品酒店。 Majlis Gallery Majlis是海湾地区贝都因建筑中的男性客人会客室。 夜幕降临... 迪拜博物馆 Dubai Museum 博物馆建筑主体在地下,内部不允许拍照(实际上大部分游客都在偷偷拍照,而博物馆雇来的印度看守们似乎也并不在意) 如果不说,看这些照片有多少人会联想到那个 Swanky Dubai 呢?来了太多次,对那些世界之最的现代建筑早已失去兴趣,不如去老城悠闲的逛一逛,体验一下这座过快发展的城市尚存的一点儿Bedouin风情。实际来转了一圈儿后发现自己想错了,在这里体验的更多是印度次大陆风情。 Bur Dubai Abra Station on Dubai Creek 芭迪拜市场,香料市场,纺织品市场 Bur Dubai Souq, Spice Souq and Textile Souq 窄小的街道里充斥着各种小店,销售员的销售方式也很野蛮。卖货的看到男游客(女生还好,不敢碰),连抓带拖的往店里拽。 萨义德.马克图姆酋长 旧居 Sheikh Saeed al-Maktoum House 曾经是迪拜统治家族的旧宅,现已被改造成了艺术画廊。 D3-4 阿莱茵 Al-Ain و العين 阿莱茵是UAE第四大城市(前三大分别为迪拜,阿布扎比,沙迦),一望无际大沙漠深处的绿洲,距离最近的海边(阿布扎比地区)150公里。虽然如今有了现代高速公路,仅需不到2小时的轻松驾驶,但依然可以想象过去波斯湾海边 Bani Yas 贝都因游牧部族的骆驼队经过五天的艰苦跋涉终于看到Al-Ain绿洲出现在眼前那一刻激动的心情。 扎伊德酋长皇宫博物馆 Sheikh Zayed Palace Museum UAE国父,阿布扎比已逝老酋长酋长 Sheikh Zayed bin Sultan Al Nahyan 的出生地 注:上面很长的一串字母实际上只是一个人的名字 在此科普一下,阿拉伯人的命名规则为:姓名前为称谓(如有),姓名中第一节为本人名,第二节为父名,第三节为祖父名(可省略),第四节为部落或地方。 如,上述阿布扎比老酋长的名字如果翻译成英语,应为: His Magesty Zayed,Song of Sultan,Lord of Nahyan 另外,阿卜扎比酋长国很多地标都以Zayed命名,如有名的Zayed大清真寺,还有连接迪拜到阿布扎比的,类似北京长安街“神州第一街”的Zayed公路等。 城内两个要塞之一: Al-Jahili Fort 城内两个要塞之二: Al-Murabba Fort 艾因国家博物馆 Al-Ain National Museum 艾因绿洲 Al-Ain Oasis 沙漠里的绿洲,竟然 在里面走迷路了,最后靠导航找到来时的入口。 艾因骆驼🐪市场 Al-Ain Camel Souq 中东最大的骆驼市场,每天有成千上万头骆驼被拉到这里交易。我们是黄昏时候来的,站在市场通道上环顾四周,黑压压一片全是骆驼,两耳充斥着此起彼伏的骆驼叫声。 和小贩问了下价格,一头成年普通骆驼报价4000迪拉姆(约6900人民币),当然在中东和阿拉伯人砍价都是至少要对半砍的。 Racing Camel 用于比赛的骆驼价格要贵得多,身体看起来也要健硕一些。在阿联酋各酋长皇上家族都很喜欢赛骆驼这项运动,电视台还会转播各大赛事。 Hello ... 蔑视你... 咬耳朵 骆驼市场旁边还有个山羊市场 近距离观察发现每头骆驼都自带表情包,真是即蠢萌又cheeky的感觉。被一位卖骆驼的人带领着东拐西扭转到市场的一角,看到一头出生仅两天的baby camel,个头已经不小了。看来骆驼这种动物是一生下来就会走路的。 艾因动物园 Al-Ain Zoo — UAE最大的动物园 临时计划去的动物园,以为花一个小时随便逛逛就走,结果在里面耗了三个多小时(因为动物园太大。7公里,一共5个站点,每个站点之间可由小电动车衔接),因此耽误了去山顶看日落的行程,间接导致大年除夕整个晚上都奔驰在从阿布扎比到迪拜的高速上,连除夕晚饭都没吃上。下午一边在动物园看动物,一边收着微信铺天盖地的拜年信息。 动物园里动物种类不算多,但是园区的建设还是不错的。里面还有专门PICNIC的区域,看到一些带着卷席拖着娃的父母。 第二次在大沙漠国家UAE看到企鹅。上次是几年前在迪拜Emirates Mall里的滑雪场看到企鹅。 一直在水下行走的河马 鸟笼顶上的野鸟窝。围城内外。 销魂的被挠痒痒 杰本哈菲山 Jebel Hafeet 高约1350米。从山顶可以同时看到三个国家的领地:阿联酋🇦🇪的 Al-Ain,阿曼🇴🇲的 Buraimi,沙特阿拉伯🇸🇦的 Empty Quarter 沙漠无人区。 在这里第一次用到新买的三脚架拍夜景。一边观察着似乎远处的国界线一边对着手机地图看着这一城两国的独特城市。 D5-6 富查伊拉 Fujairah بادية الفجيرة 富查伊拉是UAE的七个联盟酋长国之一,位于东海岸,毗邻阿曼湾。从迪拜开过来百余公里,眼见着公路两旁的沙漠渐渐被光秃秃的石山替代。富查伊拉的山区地貌与阿联酋其它地方的沙漠风光迥异。 富查伊拉要塞 Fujairah Fort 站在城堡上眺望四周 富查伊拉博物馆 Fujairah Museum 博物馆门口的破旧建筑 造访 离Fujairah市中心约40公里的偏远小viliage,Al Hayl 这里有一处一百多年前当地老大住处的遗址。房屋构造简单,屋内无装饰,只能大概辨别各间房的用途。当我们的车缓缓开进院子,只见远处走来一位刚提完裤子的小伙子(-.-)过来和我们握手。简单握手后,啥也没和我们介绍,只说了一句“跟我来”。还没搞清楚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跟他走,我们就鬼使神差的默默的跟在他后面了。小伙子来自印度,被当地人雇佣在此看守和为游人讲解。印度小伙眨巴眼睛的时候,以及说话速度像极了疯狂动物城里的“闪电”。 每一层需要靠爬木梯上下。 小城堡需要自己开门进去,参观完后自己再把门锁上 Badiyah ادية 不一样的阿联酋系列之东海岸风光,是否和印象中的土豪迪拜形成鲜明对比呢?通过如此原生态的风景可以想象一下发现石油以前,Rashid酋长摄政时期海湾地区的原始面貌(Sheikh Rashid bin Saeed al-Maktoum 是贝都因 Bedouin 部落中的一支 — Bani Yas 部族首领的子嗣,于1958年其父死后继位,其祖父建立了至今仍在统治UAE的Maktoum王朝)。 登高远眺大海。 一不小心,远处海边一群席地而坐的黑袍也入镜了。 Dibba دبا 这个曾经的小渔村在伊斯兰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先知默罕默德过世一年之后,在Ridda战争中,穆斯林大军于公元633年取得了Dibba战役的决定性胜利,这标志着穆斯林重新征服了阿拉伯。 今天的Dibba也是一座特别的城市,因为它被两个酋长(Sheikh)和一个苏丹(Sultan)同时统治着。Dibba城分为三部分,分别是阿联酋富查伊拉酋长国的领地 Dibba Muhallab (UAE Fujairah), 阿联酋沙迦酋长国的领地 Dibba Hisn (UAE Sharjah),和阿曼国领地 Dibba Bayah (Oman), and you can walk or drive freely across the Omani border. 车开到北部阿曼的边境线,我们就过不去了。 在阿联酋一侧,Dibba也建了一个很大的人工岛,岛上目前还在施工,不知何时正式运营。 站在人工岛上回看 D9 阿布扎比卢浮宫 Louvre Abu Dhabi اللوفر أبوظبي 是的,这个国家也建了一个卢浮宫。而且真的是“浮”宫。阿布扎比卢浮宫填海而建,整个卢浮宫浸在海水中,于2017年11月正式开门运营。驶往卢浮宫的路上会经过阿布扎比及其几个岛屿,高速路顺畅的将相邻的小岛连接在一起。快到卢浮宫的时候,看到路边大牌子上的广告语:From One Louvre to Another 阿布扎比卢浮宫开办成本数十亿美元。可能是阿布扎比酋长又突然“have a vision”,然后给巴黎卢浮宫馆长开了个他没法拒绝的价格。上网查了下,展品大部分是租的,要给法国5.25亿美元冠名费,2.47亿美元展品租赁费(合同期10年),2.145亿美元管理费,2.535亿美元特别展览费(15年期,四个展览),另外还要无偿捐给法国3250万美元用于卢浮宫修缮。此外,场馆建造成本6.53亿美元...看来在一个本身没有什么文化的地区开办 Tier 1 博物馆就只有烧钱这一条路了。 开门没几个月,游客却不少。游走在博物馆中,看到不少当地女性和学生。从教育层面看,酋长确实为这边的孩子提供了一个不错的历史教学的场所。 虽展品尚远不及巴黎本尊,但也是一家值得多次造访的博物馆。可惜本次匆匆逛了几小时就赶去机场了,以后如果有机会可以在里面泡上一两天。掺杂其中有 Da Vinci,Picasso,Van Gogh,Andy Warhol 等人的作品,请自行对号入座。 D7-8 沙漠酒店 Qasr Al Sarab Desert Resort منتجع قصر Al Sarab是阿语音译,意译的话应为“the mirage”,意味沙漠中的海市蜃楼。 强烈推荐。个人感觉,来阿联酋印象最深的便是沙漠酒店,因为很难在别处体验。这次没有去最老牌的沙漠酒店 Al-Maha(下次一定去),来了一家相对较新的,由泰国Anantara集团开发建成。 这家酒店位于阿布扎比南部和沙特阿拉伯的沙漠边界。 从阿布扎比自北向南,进入沙漠高速后开一百多公里到达沙漠深处的Qasr Al Sarab Desert Resort。让人惊叹的是,这一百多公里的沙漠高速路两旁都种植着一排植物(这得花多少人力和水资源啊)。某几处看不到边的沙漠深处,一些零散建筑和绿植遮盖,似乎是美军的基地。 位于沙漠公路中心点的加油站 沙漠路边的酒店路标。从路标再往沙漠深处开10公里才达到酒店。 长途高速后,终于快要到酒店了,下车舒口气。 在等待酒店check in的时候,服务员递上来的小食,饮料和热毛巾。 巴基斯坦籍服务员带领进入房间并对房间做了介绍。因为整个酒店太大,出门都需要叫一个内部免费小电动车。 酒店能提供的activities: 被大沙漠包围的豪华酒店 放下行李后赶紧奔跑着进入沙漠,追赶夕阳 鞋变成了爬行工具。光着脚才能走的快些。 酒店一隅 沙漠之夜 星空没拍好,沙漠的夜晚,肉眼能看到满天的闪亮繁星。 Liwa Desert واحة ليوا —— Moreeb Dune ليوا - الإمارات العربية المتحدة The Road to Nowhere On the way to Rub al-Khali (Saudi Arabia's Empty Quarter) 移动的风沙。一瞬间感觉在外星球。 配合摄影师的“模特”快被热化了。白天的沙子烫脚。 沙漠公路边遇见骆驼农场 Camel Farm 温顺的萌货自带表情包 其它剪影 这里的加油站有自助式星爸爸和鲜花售卖 关于油价 还记得六年前,我在迪拜考驾照时油价大约迪拉姆一块多(当时折合人民币约3元),现在已经涨到两块多了(折合人民币约4元,由于汇率问题,人民涨幅相对小些)。对于石油国家来说,这里的油价已经算偏贵了。看着马路上奔跑的小车至少一半是油老虎。我们开着4.0排量的车,几乎每天都要加油。 美味的阿拉伯卷饼 。薄饼+酸菜(酸黄瓜,酸胡萝卜类)+烤肉(一般是鸡肉或者牛肉)+绿叶子菜+薄荷叶+西红柿+酸奶或者鹰嘴豆泥 这家卷饼店在UAE全国连锁,我们先后在Al Ain和迪拜都去买过,可是在迪拜的价格要贵出至少1/3。 阿拉伯菜上菜之前一般都会上一碟酸菜开会(胡萝卜,黄瓜,辣椒),有的还有橄榄。阿拉伯餐中,可能最好吃的属 黎巴嫩餐了。年三十没吃上晚饭,大年初一补了一顿黎巴嫩餐。然而不管是从卖相还是口味,阿拉伯餐都不是我的菜。 石榴茄泥 关于导航 手机自带地图和google地图在非WIFI区都不好使(你懂的)。这次第一次用上了maps.me离线导航(手机下的免费APP)。虽然无法及时显示路况,导航时线路不清晰(及其容易误导司机)以及语音提示缓慢,但总比费劲租导航以及没有导航强。 迪拜相框 Dubai Frame 完 THE END نهاية

迪拜 迪拜 艾恩 艾恩 阿莱茵 迪拜 富吉拉 富吉拉 Badiyah Dibba 利瓦绿洲 利瓦绿洲 阿布扎比

515 0

发表在 中亚各国 2017-11-14
OBOR中亚行第二站 阿拉木图与天山北麓五日(近三百张照片 + 40张预览)
OBOR中亚行第二站 阿拉木图与天山北麓五日 继续一带一路中亚行。这一站 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Almaty)及周边。 为了办签证,咨询了几家旅行社(包含上次去乌兹别克斯坦用过的stantours)可否提供LOI,收到的回复基本都要求预订覆盖全部行程的tour,且酒店必须通过旅行社预订,唯独Almaty City Tour这家回复说只要随便预订任何一个tour即可。各家报价都差不多,想要多一点自由的我们毫不犹豫地选了Almaty City Tour。 使馆在北京三里屯与亮马河之间的使馆区,和上次去过的乌兹别克斯坦使馆只隔一个路口。我们大概8点多到的,人不是很多,没有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很多人排队那么可怕,9点多进去签证官简单问了几个问题(为什么去?都去哪里玩儿之类的)就让去中国银行交费了。由于是当天取,交完费回来在门口等护照等了两个多小时,不过总算在中午以前办完了。 我们报的是个Private Tour (旅行社取的名字叫:Korsai Lakes Tour),其实就是 一个能说英文的向导+一个司机 带我们三天两晚去阿拉木图郊区的三个national park徒步:两个湖区,两个大峡谷。 按照惯例,先上照片预览: 以下是正文: Day 1 - 2017.05.26 晚上快九点从阿拉木图机场出来,天未完全黑: 到酒店放下行李,像小老鼠哼哼唧唧一样爬出来,周围转转,打探附近的环境。酒店旁边有一个中等规模的超市,里面的食品和日用品价格与天朝差不多。(1人民币约换45哈萨克斯坦坚戈) Day 2 - 2017.05.27 Kaindy Lake 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五点出头太阳已经刺眼了),七点吃完早饭和向导及司机酒店门口汇合。向导叫艾米,刚大学毕业一年,21岁,看起来还有点腼腆。艾米在大学的时候已经兼职做了几年导游了。艾米说这次是他第三次接待中国游客,前两次都是香港人。十人座小面包车,五个小时车程,四个人(含向导和司机),两旁峡谷草地雪山牛群马匹,一路颠簸但不影响我们开心的和向导聊历史聊文化聊中国聊哈萨克斯坦,从 Normadic Time 到 准格尔入侵 到 The Great Games 到 Communist Russia 再到 Nazarbayev,看来向导小哥对历史政治还蛮感兴趣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还给向导解释了一带一路,因为向导说刚走的一段highway是链接欧洲到中国的,还没完全修好,这不就是一带一路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么)......从阿拉木图出城后绕着天山顺时针开一大圈到national park附近(其实直线距离只有60公里左右,无奈只能绕山开)。 远处的天山雪山 途径 Black Canyon 黑峡谷 途中下车在 Saty Village 村里找茅厕(literally...),看到在村里理发的大爷。 在距离 National Park 大概20公里的村子小镇,换了一辆"破吉普"和一个勇敢的司机。车子是大名鼎鼎的嘎斯69苏吉普(改进版),不仅外观沧桑,感觉颠两下子就要散架了似的,内饰也是不忍直视,车内四壁用破牛皮或旧地毯钉着,坐垫像是用废旧棉被改造的,车门和窗玻璃感觉随时会掉下来,特别是开着车的时候,咯吱咯吱叽叽叽叽,一辆车里的人说话都听不清楚,可实际越野能力却不可小觑,对坑洼不平、完全off the road的路面环境应付自如。最难以置信的是,在通过一个水位足以没过小腿肚子的水沟时,发动机不幸熄火。司机镇静地从座位底下拿出一个像扳手一样的车钥匙,试着打了四、五次火儿都无功而退。凭经验我想,这下完了,在水里怎么能鲁莽发动引擎呢,水流一定会从排气管倒灌进发动机的,这车基本就算报废了。正当我失望地做好了要下车徒步十余公里的心理准备时,只见司机不紧不慢的脱了鞋袜挽起裤脚,又从座位底下掏出一根半米长的铁扳手,然后把鞋脱了,打开车门跳进水中,淌水走到车头,在引擎盖前使劲扳了两下,引擎竟然奇迹般的发动了...至此我们对司机和这车都无比敬佩... (和我们合影的不是司机,而是看到我们在拍照主动跑过来要求合影的路人甲😂) Kaindy Lake 海拔2000米,1911年地震形堰塞湖。湖水来源于雪山融水,水温极低,因此湖中被水淹没的白桦树干得以完好保存,在透明的湖面清晰可见,好像潜艇舰队的桅杆一般。 Kaindy Lake 遇上一行七人的哈萨克斯坦年轻人(不包括一个从俄罗斯飞来的在校大学生也加入了这个小分队)。从没遇到过这么活泼+疯狂的一群年轻旅友:人追着车左扭右跑大声呼着录像,纵身直跃入雪水湖,躺着或趴着在各处拍照... 第一天的午餐(在湖区吃的,向导备的,背了一路)和晚餐(guest house做的抓饭和沙拉以及一堆甜嗖嗖的玩意儿): Guestroom 对面的山: 我们的向导和司机: 先去明天的徒步目的地 — Korsai Lakes 踩下点: Guesthouse晚饭(山里不能要求太高,只有plov还可以,其他实在谈不上口味,只为填饱肚子补充体能): Day 3 - 2017.05.28 Kolsai Lakes - "Pearls of the Northern Tien-Shan" 天山北麓的珍珠,位于伊犁-阿拉套国家公园内,实际上由三个靠一连串小瀑布连在一起的高山湖泊组成。三个湖海拔落差有700多米,最高的湖海拔2800米。 今天早上8点就出发,8点半就跟着当地向导进山,徒步9个多小时,约20公里,对体能是极大的考验。全程只遇到了两组游客不超过6个人,着实做了一回“野人”。 我们沿着湖边的山,顺着仅有的一条walking route中速徒步。心情从一开始的波澜不惊到后面的欢欣雀跃:路边有几十种五颜六色的小野花,绿植丰富多样,山里深处的松柏目测高达五六十米,花蝴蝶不时萦绕身边,耳边哗哗的高山融雪水,头顶欢快的鸟叫声......最难得是每隔二三十米,景色和植物就有变化,似移步换景。S型的线路,时而能走到溪流边,看看水草,用手感触冰冷的融雪水,时而走出树林,爬到半山草甸远眺墨绿的湖水......一整天,只碰到一对夫妻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可能正因为游客较少,这个湖区的徒步线路还没完全开发好,差不多一半的路程走得比较艰难,有泥巴路,大石头路,及其陡峭的碎石路等等,需要手脚并用,偶尔借助树枝上爬下跳,越往后,路越难走。走到第二个大湖的时候,雷神阵阵。担心的下雨终于出现了。我们欲从湖的一边到另一边躲雨和午饭。过湖需要从四根架在湖两边的树干走过去,可是木头非常不稳,只能爬过去。向导和老公先爬了过去,等我过湖的时候,爬到湖中心时竟然下起了雨加冰雹,脑袋上身上冰雹的撞击声和身下湍急咆哮的巨大流水声,再加上湿滑的木头,让我甚为害怕,还好没掉下去,不然我这个还没完全会游泳的旱鸭子肯定被冲走了。 安全到达湖对面后大家跑到几个大松树下躲雨,一边全身冰冷哆嗦着午餐一边盯着乌云移动的方向判断雨势。还好大雨只下了近一个小时。 大雨过后的山林湖水: Day 4 - 2017.05.29 Charyn Canyon 大峡谷。丹霞地貌(国内很多地方也有类似景观)。 The height of the steep slopes of the canyon is up to 150-300 meters. Extraordinary dissection of the terrain is striking: the numerous ravines form a dense, chaotic network. Wind and water have created the beautiful "Valley of Castles", where you are always surrounded by the fancy towers composed of sedimentary rocks. The length of the valley - more than 2 km, width - 20-80 meters. For millions of years the nature has been creating a unique architecture, erecting magnificent castles carefully and slowly. 估计是向导太年轻,富有冒险精神,总是领着我们走不寻常路,寻思着要是其它游客未必会跟他走。比如昨天要过河,要跨过一堆枯树,要走没有路的路,今天又带着我们爬陡峭的巨滑无比的细石子路。爬上去还好,下来只能蹲着慢慢滑下去了。 Day 4 - 2017.05.30 Almaty 阿拉木图 城市一日游 阿拉木图,这座阿拉套山(Zailiysky Alatau, part of Northern Tien Shan)脚下的绿荫城市是哈萨克斯坦第一大城市,整个中亚的金融、教育中心,前苏联在中亚地区建造的最具吸引力的城市。今天,阿拉木图的新富们已经拥有了昂贵的公寓、奢华的SUV,崭新的shopping malls、西化的咖啡店、高档餐厅、舞到天亮的夜店和一流的滑雪度假村让他们尽情享受生活。 1854年,当哈撒克人还过着游牧生活的时候,苏联人在旧丝绸之路绿洲城市阿拉木图(由于很久以前被成吉思汗摧毁,当时还是一片废墟)建造了前线要塞Verny。 1927年阿拉木图成为了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Kazakh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Kazakh SSR)首都,命名为Alma-Ata (Father of Apples)。1930年突厥斯坦-西伯利亚(Turkestan–Siberia)铁路Turksib railway的修建给阿拉木图带来了快速发展。 二战时期,由于苏联西部受到纳粹德军威胁,众多工厂被转移到Alma-Ata,随之而来的是大量斯拉夫工人以及被强制迁来的远东朝鲜人。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哈萨克斯坦领导人,也是中亚地区唯一的苏共中央政治局成员Dinmukhamed Kunaev, 设法从莫斯科获取了大量资金用来把Alma-Ata建设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苏维埃共和国首都。 1991年,在Alma-Ata召开的会议正式宣判了USSR的灭亡。随即中亚各国纷纷加入CIS(独联体, 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 阿拉木图的名字也由Alma-Ata改回了丝绸之路古城的名字Almaty。 由于阿拉木图地处边疆地区,城市扩展余地有限,又处于地震带,出于政治等因素考虑,1997年12月10日 Central Asia strong man Nazarbayev 纳扎尔巴耶夫决定迁都至北部城市阿斯塔纳(Astana),但阿拉木图依然是哈萨克斯坦的经济、文化中心。 Almaty最大的 Bath House(可惜我们没时间尝试): 整个城市绿化非常好,从KoK Tobe的山上往市里看,至少60-70%的绿化: 谁说中亚哪里都是"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不毛之地,看看阿拉木图的cbd吧,豪华写字楼林立,满街宾利保时捷,商场里各种designer boutiques,完全不亚于中国二线城市! 酒店的view很不错: Reception 在30层。一楼宾利SUV车商搭配798风格雕塑…… 华为快去拯救这个国家的网络吧。网速实在太慢了,市里很多地方都没信号。手机明明显示4G或3G,却比2G还慢,这样真的好么…… 和中国内地城市一样,今天的阿拉木图从很多建筑上还能找到当年的苏维埃印记。 正好一辆军车经过Republic Square 著名的小金人(原件保存于中央博物馆): 纳扎尔巴耶夫的手印: 中央博物馆 Central Museum Panfilov 28 Heros 潘菲洛夫28勇士雕像 为纪念卫国战争中在莫斯科郊外的一个村庄与纳粹坦克军英勇战斗而壮烈牺牲的前苏军潘菲洛夫近卫步兵师的28位勇士(其中有10名为阿拉木图人,有点像中国的狼牙山五壮士)。 Zenkov Cathedral 泽恩科夫大教堂 Russian Orthodox Church,现存数一数二高的全木质结构建筑,整个教堂的建造没用一颗螺丝钉,却是阿拉木图为数不多的在20世纪初大地震中保存下来的沙俄时期建筑。 教堂广场前和鸽子玩耍了半个小时,密集恐惧症患者慎入! 无名烈士墓:Eternal Flame 永不熄灭的烈火纪念1917-1920年内战和1941-1945年二战牺牲的红军战士。 阿拉木图地铁 Almaty Metro 终于集齐了中亚各国地铁(其实中亚地区只有两个城市有地铁,上一次体验的城市是乌兹别克斯坦首都Tashkent,塔什干地铁里严格禁止拍照,且外国人进出地铁要查验护照...) 下班高峰期人也不多: 阿拉木图马戏团和芭蕾剧院: (全文完)

北京 乌鲁木齐 阿拉木图 阿拉木图 Northern Tien-Shan Northern Tien-Shan Northern Tien-Shan 阿拉木图 阿拉木图 乌鲁木齐 北京

1159 12
TA的照片 更多 10个相册 | 2963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