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0%

traveling4love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57)

Ta的关注

4 更多

Ta的粉丝

4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9国家32城市
  • 点评0 / 5

    去过 5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巴基斯坦/阿富汗 2014-09-19
逃离喀布尔—在阿富汗游荡的日子
2014年9月5日这天下午,拿到登机牌,顺利的通过了伊朗首都霍梅尼国际机场的安全检查之后,我静静的坐在候机大厅里。许久,我莫名的和坐在我身边的C说,我不想再继续飞阿富汗了,想再回到德黑兰城区,然后订机票飞回国内。C先是愣了一下,问我是不是又发猪脾气了。 我又哭了。一边和C吵一边痛苦的流泪。自从去年我们因为巴基斯坦而相识至今,已经一年半了,因为我和C的这段感情,不知不觉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喜怒无常的人。时常,当我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总是默默的独自哭泣;时常,看到街头牵着手一起走的情侣,就想起去年我和C在巴基斯坦也曾紧握住对方的手,那份温馨暖我心头;时常,我还是会翻看那份整整六万字的游记《带上急救包,去巴基斯坦》,它仍旧在版块的首页被穷游人不断的浏览着,也不乏仔细看了这个贴子的网友发出“在一起!在一起!”的祝福。看到大家的祝福,我的心很暖、很暖。可是回到现实,又是那么的虚无飘渺、遥不可及。 C还是没能挽留住我,和我一起乘上了黄色出租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路灯已经亮了起来。C时不时的看向我,极其严肃的看着我。奇怪的是,生气时的C,眼睛变得更小,脸上的肉肉变得更鼓了!瞬间我觉得眼前的这个C好可爱,上前去抚摸他的脸,试图去牵他的手。C冷笑几下,回绝了,并对我说,最多再过一两天,我们什么都不是了!我尴尬的笑了笑,继续四处张望着。又过了很久,C看了一眼手表,终于开口对我说了那句在这一行程中出现了几次的话:“X,我们还是一起走吧。” 2014年9月6日 晴 最终C还是把我从放弃飞阿富汗的想法中拽了回来。5号夜里乘坐大巴车从伊朗马什哈德出发,经过13个小时到达首都德黑兰,而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往机场乘坐晚上十一点的飞机经迪拜到达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几乎两夜没有合眼。但当飞机盘旋在喀布尔上空的时候,我已经兴奋得不能自拔!这就是阿富汗了!一片令我期盼已久的土地! 我们乘坐的飞机就这样顺利的降落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机场上了。没有我几度幻想出来的塔利班袭击飞机的画面,也没有当地人对我们乱看一气的场面,因为飞机上多数都是外国人,当地人却占少数。 我和C几乎是最后一个出机场的,面对干净而整洁的小广场,用目光寻找着我们事先约好的阿富汗当地人—郝帅。郝帅长得确实挺帅。瘦瘦的、蓝色牛仔裤、深色小格子衬衫、手里提着笔记本电脑,身为阿富汗人,在中国山西留学两年,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令人刮目相看。 我们一行三人坐上了出租车,目的地-华人宾馆。一路上我问了郝帅很多关于阿富汗现状的问题。郝帅都一一做了回答。我望着车窗外形形色色的老百姓、还有频繁路过的手持各种制式枪械的阿富汗大兵、那些飞扬的黄土……一切都好像在做梦,只是这个梦太过真切了!我竟然真的来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国度。路上穿波尔卡的女性已经不多见了,我向郝帅提及这个问题,郝帅给出了我一串吃惊的数字。他说,在如今的喀布尔,穿波尔卡的女性大多是因为习惯和保守,整个阿富汗范围内,女大学生的占比约为45%,而在阿富汗现今的国会议员当中女性议员的比例居然占到了20%以上!这的确是个令我们吃惊的数字!C说,这个比例要比中国的还要多。郝帅接着说,在一个喀布尔的当地人家里,经常可以看到孩子的妈妈穿波尔卡,而她的女儿却穿着时尚的衣裤,包着艳丽的头巾。提到头巾,略显开放的伊朗与连年战乱的阿富有着鲜明的对比。在伊朗,我所到之处,除了首都德黑兰的女性比较开放之外,由其是马什哈德,随处是从头到脚身披黑袍的妇女,甚至未成年的女性也不例外。而在喀布尔,这里的女性更多的选择了色彩鲜艳的头巾来打扮自己。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我们到达了华人宾馆,有些冷清,客厅里正播放着中文节目。老板娘和厨房的师傅迎接了我们。再也不用向不懂英文的波斯人创造一个个令人搞笑的肢体语言,再也不用每天重复练习着那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的组合排列了。这里的老板娘是东北辽宁人,话语中有浓重的家乡口音,顿时感觉很亲切,厨师是山东人,来到喀布尔已经有七个年头,但还是乡音难改。我们坐在酒店大厅内闲聊了多时,“睡哥”C终于挺不住了,要去睡觉。于是,老板娘安排好了房间,C先行睡觉去了。我在大厅里应付了一阵,觉得无聊,一阵困意袭来,也爬到楼上睡觉去了。 醒来后,直接吃晚饭。我们和一位中兴公司的员工搭伙吃了顿可口的中餐之后,基本上一天就结束了。本来压缩得很短的阿富汗行程,又少了一天。这就是我们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度过的第一天了。 喀布尔上空 飞临喀布尔机场 降落,可以清晰的看见军用直升机 首都喀布尔机场

德黑兰 迪拜 迪拜 喀布尔 喀布尔 喀布尔 喀布尔 喀布尔 喀布尔 迪拜

13318 42

发表在 巴基斯坦/阿富汗 2013-08-29
带上急救包,去巴基斯坦
有对阿富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读我的另外一遍游记 http://bbs.qyer.com/thread-995097-1.html 还是因为长久以来对枪的向往?或者是所谓的中巴友谊?直到现在,我也找不出为什么要来巴国的确切原因。本想写一篇纪实性的贴子与大家分享,可是,入境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巴国电能源的严重匮乏,经常性的遭遇“三无”,终于等到今天,不用在微弱的烛光中享用晚餐,不用再持手电筒寻找回酒店的路。从山上往下走,看到下面的村庄已是万家灯火,这感觉,真温暖。 一、并不顺利的开始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为此次巴国之行付出了太多太多,这其中包括时间和金钱。从计划伊始到得到宝贵的签证,总共耗费了我足足四个月的时间:取消去泰国的行程;寻找邀请信浪费掉我最最珍贵的两个月时间,最后以50美金购得;和巴国驻华签证官斗争一整月,从五月二日开始首次去使馆递交材料,三次被拒,却越挫越勇,无奈且极度愤慨之即,我把某签证官告到了巴国某首席部长的侄子那里,并给国内知名新闻调查节目写了一封长达两千多字的电子邮件… …这一切是因为充满期待而漫长,因为不肯妥协而坚持。 五月二十九日,签证官在我的申请表上写上两行字的那一刻,我却很平静,不知道为什么。走出使馆,我把消息第一个通知给了C,接连又告诉了我所有事先联系好的巴国当地人。就这样,我准备启程了-我的第一次出境游。 二、一路兼程 我和C约好在乌鲁木齐见面,可是,怎么也淘不到火车票,我费劲周折,日夜“蹲守”在12360,终于买到了一张六月二十一日从北京始发,终到乌市的车票。而C却没有这么幸运,只能从上海飞往乌市,需要在飞机上度过五小时二十分钟,我想C并不比我轻松。 经过四十小时的车程,火车正点到达乌市。接下来,又遇到了麻烦。我又买不到乌市前往喀什的火车票。这时,万能的C找到了黄牛党,在原票价的基础上分别加价六十元买到了两张去喀什唯一一辆快速火车票。这样,我不需要在乌市逗留,直接踏上去往喀什的征程。 有些兴奋,有些不安。在此之前,我从没有想过要去新疆旅行。在我的印象中,新疆每个地方都有不安定的因素,随时都可能爆发!而另外一个原因是怕自己出现高原反映。好友在我得到签证后诉说她在云南时出现高反症状的场景,她说高反特别难受,当时就以为自己会死在云南了。这给我不小的压力,因为我一直生长在平原,从未触及过高原。而我,如果要死,我也不想死在新疆。 火车一直在行驶,C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利用他的手表向我播报当时所处的海拔高度。而当C对我说,我们已经上升到了海拔2960米的高度时,我欣喜若狂。因为,我和C都认为我会在海拔2500左右出现一点反应,而我没有。正在此时,C把他的手机拿给我看,于是,看到了一条很糟糕的消息,包括3名中国背包客在人的11名外国游人在Gilgit附近爬山时被杀。读完那条消息之后,我和C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一会儿,接着,C问我,我们会不会经过Gilgit,我很肯定的回答,Gilgit是我们此行的必经之路。片刻之后,我问C,害怕了?C笑了笑,反问我是否继续这次冒险之旅。我回答他说:“我带了急救包。” 长长的列车依然在行驶,时而穿越漆黑的隧道,时而随意的暂时停车。一觉醒来,透过脏兮兮的车窗,我望见了山,望见了水,看见了羊群在依山傍水间悠闲自得。哇呜,这就是那个我从不愿意写进我旅行意愿清单的地方,一个超出我所有想象的美丽新疆。我觉得,坏了,我仿佛在跟随着这辆穿行于蓝天白云与青草花香之间的列车,而渐渐融进它的怀抱。而C,一直在回忆他十多年前在新疆游玩时的情景。那时,那景,那C,又回来了。 意料之中,火车晚点一个半小时。出了站,我和C开始寻找开往喀什长途汽车站的车。一位热情的维族女出租车司机上前和我们搭讪,开价1000元,把我和C吓得“度步而逃”。不经意间,我们看到了位于喀什火车站不远处的公交车站,于是,逐个询问公交车司机坐哪辆车可以到达长途汽车站。最后,我们登上一辆公交车,在倒数第二站下车,步行不足二十米就看见了喀什长途汽车站的牌子。我和C顺着指示牌走进去,看见有一些人守在门口,而旁边的汽车维修店正在忙活着。C放下背包,示意让我留守,他去一探究竟。过了一会儿,C回来了,他说他在汽车站的院子里转了一圈,没有看见任何人。这时,在旁边的一位姐姐对我们说,这儿的司机都吃饭去了,等他们吃完饭才能开车。我和C正处于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两男一女的背包行者正走近我们,我问了句,是去巴基斯坦吗?其中的一位背着大包的男生回答说,他们只去红旗拉普,因为没有弄到巴国的签证,还问我和C是如何出签的。过了一会儿,我和C决定先去吃午餐,而那三位年轻的背包客却离开了。 四块钱一串的羊肉串着实让我更加对新疆这个地方着迷!除了咸点儿,挑不出其它毛病。我和C饱餐之后,又回到了喀什长途汽车站,却还是见不到司机。我决定自己再去院子里问一问。走到院内一处修车店附近,我问,去塔县的班车什么时候发车。里面的一个伙计对我说,今天不会有车去塔县了。我问为什么,他居然和我说这里的班车司机都罢工了!因为不远处有黑车抢他们的生意。我有些失落,以为我们必须要暂时中断计划在喀什逗留一晚了。可是,那伙计紧接着告诉我,一个叫晨光伊甸园的地方可以打到黑车。我喜出望外,和C一起步行至那个地方。 还没有到达地点,对面的司机发现我们背着背包,于是,隔着马路跑过来问我们是不是去搭县,去的话可以包他的车。在确定每人需交纳120元之后,我和C坐上了一辆皮卡,准备新轮的赶路旅程。 三、年轻真好 我们的背包装在这辆皮卡车的后面,经过司机的精心伪装后,皮卡开动了。 小车行驶在中巴友谊公路上。司机师傅是位西北老汉,很爽朗,一路上给我们讲了一些他所经历的小故事。老汉说,当年他拉活儿的途中遇到一位德国人,准确的是说一位德国老人,那年他73岁,骑着德国自产的摩托车环球旅行,行至新疆,找不到关口,恰巧在路上遇到了老汉,老汉二话没说决定带着德国老人一起赶赴关口。老汉说,当得知德国人已经 73岁时,周围的所有人都竖起大拇指,佩服这位德国老人敢于在路上的勇气。德国人骑行时身着一身短裤和T-恤,老汉的皮卡一路在中巴公路上驰骋,德国老人紧随其后。老汉的车开到七、八十码,人家德国人的摩托车也能开到七、八十码。到了加油站,老汉的皮卡加了40升的油,德国人的摩托车同样也加了三、四升的油。就这样,老汉的车与德国人的摩托车一前一后,一直沿中巴友谊公路行驶,行驶至公路纵深时,天气越来越冷,可是德国人丝毫没有感觉。热心的老汉把车停下来,让别人给德国老人披上了件外套。德国老人身披外套,下面穿着休闲短裤继续奔向目的地。老汉向我们感慨着说,他总结了,人家吃肉的和咱们吃菜的就是不一样!这句话逗得我哈哈大笑。突然,我看到了三个熟悉的身影,他们正是我和C在喀什见到的那三位背包行者!他们居然走到了我们的前面!原来,这三位背包行者觉得每人120元的包车费用对于他们来讲过于昂贵,于是,选择了在沿途搭车的方式向我们共同的目的地塔县进发。当时,三位背包行者之一的女孩子在一边走,一边做搭车的手势。我和车上同行的人说,这三个年轻人今晚肯定得露宿街头了。我们的车从他们身边经过,我目送着他们离我远去,看见他们还在努力的做着重复的手势,在那一瞬间,我为他们三个年轻人所动容。选择在路上,已经是一种果敢,而穷游的方式,更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来自对自由和美好的向往,起码,我是这么认为。 老汉的皮卡在中巴友谊路上继续行驶,七拐八拐翻越了海拔3600多米处,我竟然没有一丝高原反映。我为此而洋洋得意。小睡了一觉后,老汉将车停稳。搭县,我来了!事先,我办了一张YHA的会员卡,自然而然要选择住在青旅。我和C每人订了张床位,入住位于新疆搭县的K2国际青年旅馆。晚上,我们将耗尽电量的数码产品统统拿到大厅充电,又去不远的农贸集市买了西瓜和新疆啤酒。回到青旅后,一个橙色的背包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回想了一下,终于想起这正是那三个背包行者之一的背包!也正是在此时,办理完入住手续的三位年轻人也看到了我和C,我们五个人围坐一起,吃着西瓜,讲着这一路上的经历。 真好,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邂逅,分离,再相聚。突然间,所有的语言都消失在胸口,只是端详着那三个年轻人,两位来自深圳,一位来自广西,在路上,他们相遇结伴骑行,然后把自行车停在一个地方,继续徒步。那位来自广西的年轻人,自始至终只背了个比普通书包还小的背包,整个人被这一路上的太阳晒得和非洲难民没什么分别。看着他们充满朝气的笑脸,真的觉得年轻太好了。所谓年少轻狂,幸福时光,年轻过,疯狂过,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回忆的呢? 国界旁的雪山【图片出处:C】 缺了字的国门【图片出处:C】 国界碑 新疆、女人【图片出处:C】 我们从这样的中巴友谊路上经过【图片出处:C】 匆匆路过美丽的沙湖【图片出和:C】 塔县的青旅 新疆,天与地 我从未想过会到这里-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 费尽周折的巴国签证

中国,北京 北京-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喀什 塔县 PASSU PASS Yunz Valley PASSU Borith Lake Hunza Valley Hunza Valley Gilgit Skardu空军基地 Skardu香格里拉 Skardu城区 北部山区 ISB F10区 ISB F7区 ISB F7区 ISB F7区 Lahore Lahore Wagah ISB F7区 ISB-Hunza Valley Hunza Valley SOST 塔县 喀什 喀什-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北京 乌鲁木齐-北京 北京

26767 141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147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0戈薇0

    您好,拜读帖子,很很喜欢。我是一个成都女生,准备下月从陆入巴基斯坦,然后飞阿富汗。能不能冒昧请您加我微信,Gewei00,不知道我能不能请到

    回复

    2015-05-18 21:13

  • 0戈薇0

    您好,拜读您的帖子,很很喜欢,我是成都女生,准备下月陆入巴基斯坦,然后阿富汗,不知道能不能够申请加您的微信,Gewei00,谢谢了。我很想联系上郝帅请他接应下我在当地的行程。

    回复

    2015-05-18 21:11

  • templife

    请问阿富汗的签证你们在在哪里申请的?伊朗?需要什么材料?容易办吗?

    回复

    2014-12-28 02:14

  • traveling4love

    回复 @BUTTERCOOOKIE:我已经加了你的微信了。

    回复

    2014-07-05 11:59

  • BUTTERCOOOKIE

    可不可以加我个微信呀 329580049 拜托了前辈!

    回复

    2014-07-05 03:43

  • BUTTERCOOOKIE

    您好!我现在想办巴国签证 需要邀请函,请问怎样能拿到邀请函?

    回复

    2014-07-05 03:32

  • traveling4love

    回复 @马拉马拉呵:你是从新疆陆路进入巴国吗?如果这样的话, 你对巴国北部山区就很轻松了,因为红旗拉甫就3800米了。

    回复

    2014-04-22 11:53

  • 马拉马拉呵

    问你一个问题,巴基斯坦北部平均海拔大概多少?会不会有高反?

    回复

    2014-04-22 11:16

  • traveling4love

    回复 @BUTTERCOOOKIE:没问题

    回复

    2014-04-13 08:43

  • BUTTERCOOOKIE

    回复 @traveling4love:谢谢!如果有需要导游也许就要麻烦你了!

    回复

    2014-04-13 01:18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