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0%

yao_wu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0)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0国家57城市
  • 点评10 / 33

    去过 33 个目的地
    点评过 1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8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自驾 2017-08-15
洛杉矶非常路线 II
第七天 提起加州人们容易联想到海滨,实际上加州一半土地是沙漠干旱地带,在I-10高速公路上,在Morongo赌场以东都是干旱沙漠地带,Morongo赌场以西才见到绿色。 参观赌场后在I-10上转到CA60向西,到达小镇Riverside, 这里都在洛杉矶的范围之内,相当于不同的区,洛杉矶地区没有地铁,路上车辆非常多,被迫下路沿着小路开到居民区。问一位居民怎样去长滩,她建议回到CA60, 再转CA91,按照她的指点,从CA91转Cherry大道一直向南到达长滩(Long Beach),这是洛杉矶地区在太平洋岸边的一个小城市,城中心几座高楼大厦,沿着太平洋岸边有几处饭店公园娱乐场所。没有看到沙滩,似乎跟长滩这个地名不符。 在长滩市中心开车转一圈,问路两次,停车场两个人说坐船要去Queen Mary码头。在码头周围转悠一个小时,码头旁边是个大客船改造的旅馆,这条船的名字就叫Queen Mary, 没有预定,到旅馆前台问询,居然客满。旅馆门房说坐船要回到长滩。回到市中心沿着Ocean大道走,结果上了高速710,找个出口下路,大概到了货运码头附近,迷路十几分钟,绕到一个加油站。加油站的商店没有门可进,店主在铁窗后面售货。跟店主问路,原来加油站前面就是加州一号公路CA1 在一号公路上看到一家汽车旅馆,店主是印度人,75美元一天。这家旅馆也是铁窗,在窗口营业。在美国似乎不同地区来的移民往往在不同方向上创业,中国人开饭馆,印度人开旅馆,菲律宾人开养老院。 加州夏季干旱,很多地方限制用水。这个旅馆的马桶水箱内有个水瓢一样的装置,水流进瓢内,水瓢翻转冲水,靠重力恢复平衡,仅用普通水箱三分之一的水。向店主问询如何购得节水的水箱,店主说全世界很多地方的人都没有足够的饮用水,我们应该节约每一滴水。 第八天 原打算在长滩乘船,但城市太拥挤又容易走错路,所以放弃了这个念头。决定沿着CA1向西。加州一号公路(CA1)是加州沿太平洋岸边的公路,以前走过从旧金山到 Las Cruces 的一段。 在 Las Cruces 以东,加州一号公路同高速公路101合并成同一条路,合并后穿过Santa Babara和Ventura,直到Oxnard,在Oxnard以东高速101同CA1又分开,变成两条不同的公路,分开后从Oxnard到长滩之间这段一号公路以前没走过。 沿着一号公路向西,小城市一个接着一个,有的看上去脏乱,有的看上去整洁。在长滩的一段比较杂乱。 一号公路从洛杉矶机场下面隧道里穿过,在经过机场之前变成三个车道,仍然严重堵车。隧道里只有最左边一条车道出机场,其他车道是进停车场的。 穿过机场沿着一号公路继续向西,海岸在左侧。在路边看见一排自行车,标志是Hulu, 是不是我国的葫芦娃在洛杉矶经营共享自行车? 美国城市的道路也没有自行车道,喜欢运动的人往往把自行车绑在轿车顶上,开车到郊外公园里再骑车。共享自行车的经营思路在美国是否有市场?也许在旅游业为生的小镇有商机?看到路边有个骑车的,不是Hulu车,是名叫Muscle Beach的健身俱乐部的自行车。 一号公路从小城市Malibu穿过,一边是山坡,一边是海。我国城市五十年前用的那种木头电线杆子在美国随处可见,城市预算本来就紧,既然能用,何必更新?一号公路在Malibu的一段有公共汽车。 在Malibu的一段,车道东侧的一条空地可以停车,也可以骑车。看见有个骑三轮的。 经过Malibu以后,离洛杉矶渐远,把车停下,路边就是沙滩。 上午阴天,坐卧沙滩的比下海游泳的多。 到达城市Oxnard之前,一号公路离开海岸。在连成一片的城市之间,居然出现农田。 没有进入Oxnard市中心,转到Channel Islands大道,在肯德基午饭。饭后到Channel Islands参观中心买第二天的船票去Anacapa岛。Channel Islands 国家公园由五个岛组成,游船由Island Pachers公司经营,这个公司在两个码头都有船,去Santa Cruz岛从Ventura码头出发,去Anacapa 岛从从Oxnard码头出发。 买票以后回到Channel Islands大道,看见名叫 Casa Via Mar Inn 的旅馆,178美元一天,房间里有个小厨房。 这家旅馆有几个网球场和一个游泳池,先在游泳池活动一小时。最浅处三尺半,最深处八尺。 黄昏时分,开车到Channel Islands 国家公园参观中心。 上午阴天,下午晴天。"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 离开参观中心,在旅馆附近商店买了香肠面条回旅馆晚饭。电视显示股票下跌。 第九天 早晨七点旅馆饭厅早饭,质量不错。不到九点到码头,在Island Pachers办公室领登船牌。码头很热闹,有饭馆商店,还有房地产销售处。九点半开船,码头甲板上有只海狮。 一个小时航行到达Anacapa岛,这个岛是海里突出的岩石岛,四周是峭壁。 船停靠在岩石边,公园建造的舷梯大约三层或四层楼高,舷梯拐角处贴着公园说明。 沿着舷梯登岛后是个休息地,只见满山遍野都是海鸥。 离码头不远,是公园的参观中心。同船来的导游带领游客从岛东端走到西端,讲解岛上的动物植物。 导游说岛上红色的野草原产南部非洲。远隔千山万水,这些野草怎么在这里生根开花的? 成年海鸥的头和脖子是白色羽毛,幼年海鸥的羽毛是黑灰色,五年后变成白色。幼年海鸥向母亲要食物,不到开饭时间不给,海鸥不娇惯孩子。 在Cathedral Cove, 可以望见海岸峭壁,岸边常有海狮休息。 Anacapa岛的西端叫做 Inspiration Point, 这里可以望见分布在西面的几个小岛。 如果海鸥发现秃鹰来攻击,就会大嚷大叫,全岛的海鸥都跟着大喊全部升空,就像 Hitchcock 导演的电影 The Birds 里面的场面。秃鹰主要吃鱼,有时也猎食海鸥。 游客走过,甚至直升飞机掠过,海鸥都不惊恐。 在 Inspiration Point 以后,游客各走各的。 有的游客带舢板,围绕岛转一圈可以看到岸边休息的海狮。在悬崖边向下张望,也能看到海狮栖息。为什么有的海狮是黑灰色有的是黄褐色? 一条小道通向岛东端的灯塔,这座灯塔间断鸣笛,是否在警告船只当心触礁? 三点半上船,船在岛周围转悠一会,让游客告别观赏。 岸边不远处海狮在游泳或者是在捕鱼? 成群海狮在礁石上休息。 海面阵阵微风,返程时船左右摇摆,海鸥乘风滑翔。 回程船速比较快,超过摇摇晃晃的帆船。 不到五点船靠岸,下船后到附近的沙滩转悠一圈。 这处沙滩在住宅区附近,不少人冲浪或游泳。 岸边的住房出门就在沙滩上躺,价格也高,有个房子贴出卖招牌,要两百多万美元。 有人给旅游赋予太多的意义,好像出游一圈就可以理解人生找到真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去三十个国家住一百个青旅呢?一定是住了九十九个青旅后还没找到,所以再去住一个,我怀疑还是找不到。在青旅铺位上想不明白的事坐在沙滩也想不明白。梨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休息一下,顺便增长点文化历史自然地理的知识,心满意足回家工作才是正经。
410 0

发表在 中美 2017-07-12
度假坎昆
一些人流连忘返的地方也是另一些人不屑一顾的地方, 所以文化不同的人无法在一起旅游。这也是组织旅行团的难处,有人在卢浮宫两小时嫌短,有人一小时就不耐烦了,故此参加旅游团归来总有不满意的。看到网上结伴总有不解,亲朋好友还各有所好呢,陌生人结伴怎么协调? 第一天: 美国航空飞墨西哥也算国际航班,四个多小时飞行只给两杯饮料,其他小点心或饭食一律收费,空姐有个收费的划卡机,乘客可以用信用卡交费。降落在坎昆(Cancun) 机场是黄昏时分,降落前看到丛林里火焰和浓烟,是丛林野火还是人工烧荒,不得而知。 沿着通道先经过墨西哥海关,填写入境卡,在护照上盖个印就算签证,然后取行李,再经过行李检查 - 是否携带违禁品非免税商品,再经过一扇许出不许进的门,就是机场的到达大厅。 出门对面是各个汽车出租公司一排柜台, 换钱的柜台,然后两侧都是各个旅游公司的柜台,推销各景点旅游项目。在机场换钱,一个美元换十二个比索,后来在街上看到一个美元换十四比索。 坎昆在西班牙入侵之前是玛雅人的居民点,名叫 Nizuc。 在十六世纪西班牙占领墨西哥,坎昆人口锐减, 在一九七十年代之前仅仅剩下几户渔民。 坎昆从一九七十年代开始开发,现在是世界上有名的度假胜地。 坎昆的东侧是伸延到海里的狭长地带,把海面围成一个大湖,这里现在是旅馆区,遍布美国和欧洲开办的大旅馆。 沿着狭长地带中间是叫做Kukulcan 大道的一条马路,大旅馆都建在马路的外侧 - 沿马路向坎昆市内走的右侧,旅馆的大门面向公路,背后就是加勒比海。 Kukulcan 大道在九公里处由东西向转为南北向,转弯时马路分岔变成两条单向马路,转向以后又合并成一条双向马路,两条单向马路围出中间一块陆岛。在Kukulcan 马路的内侧和陆岛上有商店和一些小旅馆。 联合国的很多组织在坎昆旅馆区里开会(公费度假)。 机场有长途ADO汽车直达坎昆市中心,但ADO公车不进旅馆区。 机场的到达大厅有小公车柜台,到旅馆区17美元, 小面包车坐七名乘客,没有经过坎昆市区,从南端直接进入旅馆区。 在旅馆区遇到堵车,原来是经过夜总会 (在陆岛上),游客和车辆混合在马路上,造成堵塞。 小面包沿路停靠乘客要去的旅馆,我在旅馆 Presidente Inter Continental 下车。 已经过了晚饭时间,给旅馆服务部打电话,服务生把晚饭送到客房。 第二天: 上午出门,旅馆门前是半层楼高的台阶和车道,走到马路的人行道上,向东几步就是公车站。夏季坎昆不仅气温高 (华氏九十度),而且湿度大,所以出门就出汗。 乘公车到达市区以北的码头,在码头转小面包公车 (当地人把这种小公车叫做 collectivos) 去玛雅遗址 El Meco, 在小面包车东侧看到沿海几个大旅馆,也看到一处向公众开放的海滩。 除去坎昆旅馆区之外,市区也有很多旅馆,北部海岸几个旅馆比较大,旅游业是坎昆的支柱。 El Meco 在公元300 - 600 年是玛雅人的渔村,公元 1000 - 1500 年El Meco 在贸易,宗教有重要的角色。在西班牙入侵后衰败。 原路返回,穿过市区又见到路边的摊贩商店和街上墨西哥老百姓。 坎昆种植很多凤凰树,网上介绍凤凰树原产于非洲东南印度洋岛国马达加斯加,后来被世界各地热带地区引进,我国南部也有不少。 旅馆的两个餐厅都在旅馆背后面向沙滩,午餐同时可以了望大海,100 比索一个椰子作为饮料。 午饭后先回房间休息,然后到泳池和海滩,直到黄昏。 晚饭还是请服务生送到客房,一份叫做ceviche 的饭 195 比索。ceviche 是凉拌海鲜,但是里面都是什么东西不一定,不同厨师的做法和辅料也未必相同。 第三天: 旅馆区靠海洋一侧大旅馆连成一片,阻挡了公众接近海滩,在街上走只见旅馆不见海洋,旅馆背后的海滩上只有住旅馆的客人,27公里长的旅馆区只有三个缺口 (Caracol, Delfines, Tortugas)向公众开放,其中Delfines 海滩最漂亮,公车在海滩旁停站。 旅馆区是伸到海里的狭长地带, 先向东再转向南。所住的旅馆 Presidente InterContinental 在东西路段八公里处,故此海滩面向北方, 海滩水浅无风无浪 。Kukulcan 大道在九公里处转弯向南,Delfines 海滩在十七公里处,故此面向东方。 这个海滩水深浪大,这是它最漂亮的原因,但不适合游泳。 会不会面向北方的海滩水浅面向东方的海滩水深? 在Delfines 海滩马路对面是玛雅遗迹El Rey, 值得参观的一次的景点也值得再次参观。 在西班牙语,El Rey 是国王的意思。因为西班牙人在这里挖掘出一具尸体,他们猜想这里有玛雅王公的墓穴,所以把这处遗址命名为 EL Rey 回到旅馆吃午饭,然后上街买水和水果。坎昆旅馆区是墨西哥的外宾区,草坪树木修剪的很好,街上很整洁,行人大多是外国游客,没有路边的摊贩,没有摇摇欲坠的民居和熙熙攘攘的墨西哥人,在旅馆区溜达仿佛不在墨西哥。 回旅馆海滩,旅馆背后泳池边上有一处服务部供应浴巾。 旅馆沿海岸种植棕榈书,摆放躺椅,很多躺椅在圆形草棚下面。 晚上餐厅周围和甬道两侧都点燃烛光火焰,我猜想蜡烛不仅仅是装饰作用,这种蜡烛烟火可能有驱蚊功效。 晚饭一份鱼,235比索 第四天: 旅馆的早饭是自助餐,280 比索。在墨西哥餐价里原材料比重高,自助餐消耗原料多,人均消耗鱼肉量至少是点菜的两三倍,所以在墨西哥自助餐的价格相对点菜不便宜。在美国餐价里人工费租房费比重高,点菜等着现做,费工费时客流少服务多,所以在美国点菜价格高。乘公车到市中心的长途汽车站,186比索买张票去临近城市Valladolid 八点四十开车,路上看到银行门口排长队,大概墨西哥银行的门市部不够多? Valladolid 在坎昆以西156公里,出城后头等车走收费高速公路,两个小时到达 Valladolid Valladolid 原是玛雅城镇 Zaci, 西班牙入侵后1545 年西班牙拆掉码雅城镇,用旧建筑的石料建成了Valladolid, 这个命名取自西班牙故都Valladolid. 从这个城市建立的第二年玛雅人就企图造反,直到1847 年玛雅人杀死了城里的西班牙人,夺回了这座城市。但这次起义很快被镇压了。Valladolid 的历史比坎昆长的多,标志之一是市中心的San Gervasio教堂。 西班牙占领墨西哥以后拆毁印地安的神庙,用印地安人当苦力到处盖教堂令当地人信奉天主教。 西班牙殖民者在墨西哥盖了九千座教堂,但坎昆是新兴城市,没有西班牙殖民时代的建筑,所以在坎昆市区看不到教堂。在San Gervasio 教堂附近向警察问路,在第37街找到了去Ek Balam的出租车 , 一位司机热情招呼我上他的车,说 50 比索到Ek Balam, 车后座已经有三个人,所以价格便宜,半小时到达。 Ek Balam 是淹没在热带雨林里的玛雅城市,在公元770 - 840 年非常兴盛,在公元940 - 1540 年逐渐衰败,最后荒废。Ek Balam 的最高建筑是一座金字塔,国王 Ukit-Kan-Lek-Tok 的墓地就在这里。 登上塔顶,是个可以容纳六七个人的平台。2006 年一位美国游客在墨西哥奇琴伊查金字塔上坠落丧命,从此奇琴伊查金字塔禁止游客登塔。幸亏 Ek Balam 游客不多,仍然允许登塔。 在金字塔台阶侧面有非常精致的石头雕像装饰的石洞,反映玛雅人的艺术成就。 同其他玛雅城市一样,Ek Balam 也有一个球场 距离 Ek Balam 一公里左右有个天然大水井,叫做Cenote Xcan Che, 离公园入口不远有个售票草棚,买张坐人力车去cenote 的票往返100 比索, 我的车是05号。这种人力车跟我国三轮车不同,乘客在前司机在后。为了避免乘客阻挡司机视线,司机的位置比较高。 去Cenote Xcan Che 是林中土路,很多蝴蝶在路上,聚集在一起好像一堆树叶,有人经过时这堆树叶忽然飞起来。 Cenote 是个深不可测的水坑,是地下水的暴露。印地安人不知道挖井取水,所以居民点都在河流湖泊或者Cenote 附近。 沿着很陡的阶梯到达 cenote 的边缘,水是墨绿色,里面有鱼。旁边有救生衣出租,可以跳进 cenote 游泳。 下午两点多离开公园,在门口买个椰子,20 比索。 同车回到 Valladolid 的一位墨西哥人让我买他雕刻的木头乌龟,谢绝他之后到长途汽车站买回坎昆的票。因为头等车五点才有,买了一张二等车的票。 没有时间参观 Valladolid 的Cenote Zaci, 观赏了一下街景,买了一个削好的芒果,10 比索。然后就回到长途汽车站。 二等车不走高速,经过很多小村镇,走走停停,有机会看到路边的商店和民居。 三个半小时回到坎昆,看见路边的小旅馆,大概是墨西哥人住的? 第五天: 从旅馆门前向东走十分钟就是Caracol 海滩。Caracol 海滩在Kukulcan大道转弯处的陆岛对面,开车只有向坎昆市内方向的单行线可以接近这个海滩,如果从市内来,要沿陆岛转一圈,在两条单行线合并的地方调头。 早晨向Caracol海滩走,见到四个人坐在路边啃黄瓜,一看就是我国同胞,外国人不会出门带黄瓜,离不开蔬菜是中国人的特点。他们说从上海来,听口音绝不像上海人,猜想他们的意思是上海登机的。 近几年我国游客兴起逛街拍美术照片 - 在我看来在家门口就可以学拍美术照片,何必花上旅费为几张照片折腾半天?树荫下几位墨西哥出租车司机休息,他们都很友好。 回到旅馆, 在草棚下躺椅上观看大海。 草棚下小桌子贴着菜谱,服务生把午饭送到草棚下。午饭前后下海几次。 夕阳无限好。 晚上去旅馆区一家美国饭馆,叫做 Ruth's Chris Steak House, 这个店以烤肉闻名,每桌有个服务员,一份套餐 890 比索。服务员看上去五十岁左右,说他的第二职业是房产经纪人,说他有个买了房的顾客每年都来坎昆,还给了我一张名片。 返回旅馆路上又路过夜总会 (夜总会在陆岛上,因为陆岛两侧马路是单行线,所以只有一个方向路过夜总会)。 第六天: 剩下20 比索没花出去, 留在房间。到前台办退房手续,前台小姐打个电话,经理出来握手告别。门口坐着一位 Concierge 安排去机场车辆。 大厅有个酒吧,买杯冷饮等车。 返回机场的路线同来的时候不同,先去坎昆市区,然后向南去机场。 第三终端都是美国的航空公司,乘客很多,可以用计算机换登机牌,墨西哥的离境费在买机票的时候已经包含进去,所以机场没有收离境费的柜台。 安全检查以后没有经过海关直接进入候机厅,侯机厅的免税店一律给百分之十五折扣,不知道是什么好日子。 看到有人买酒,因为液体不能通过安检,买酒必须在安检后。不知道墨西哥有什么酒出名。 在登机口检查登机牌的时候把墨西哥入境卡收回。在飞机门口,两位空姐欢迎乘客。我国的空姐都在二十多岁,大概这就是空姐这个字汇的由来。但是美国的空姐没有年龄限制,在飞机门口的两位空姐大概都在六十多岁。 墨西哥的人口密度非常大,街上人山人海。但是在墨西哥旅游度假却不像在国内似的挤在密集的人流里。什么原因呢? 墨西哥阶级之分还很明显,下层民众甘心认命,没有心思也没有钱去闲逛,所以景点只有外宾和社会上层。我国民众不分高低贵贱,没有自卑,敢于攀比,谁都不认为自己低人一等。司机文秘售货员个体户跟工程师教授公务员只是分工不同,却没有阶级层次之分。这造成了我国景点的拥挤,却正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
540 0

发表在 中美 2017-07-01
墨西哥城
第一天 墨西哥这个名称来自原来住在墨西哥城地区的印地安部落阿兹特克(Aztec)人。这个部落在公元1110年离开他们的故土 Aztlan 向南迁移,他们的神 Huizilopochtli, 太阳神和战神, 对他们说如果看到嘴里叼着蛇的鹰站在仙人掌上,就在这个地方定居。他们走到现在叫做墨西哥城的谷地,看到了神预示的景象, 现在墨西哥国旗的中心就是站在仙人掌上叼着蛇的鹰。他们见到谷地的中心是个大湖, 这就是Texcoco湖, 湖周围已经有其他印地安部落, 他们跟这些部落协商, 到湖中心的岛上定居下来, 这时已经是公元1250年。阿兹特克人在岛上种玉米, 建设了城镇Tenochtitlan,他们竭水造田扩大种植面积, 他们按照Huizilopochtli 的旨意,把自己叫做Mexicas, 这就是墨西哥这个名称的由来。 阿兹特克人打败了这个地区的其他印地安部落, 建立了首都为Tenochtitlan 的阿兹特克帝国, 这个"帝国"和其他帝国的含义不同, 没有统一的疆界, 军队, 官吏, 语言。 阿兹特克帝国是城邦式的统治, 阿兹特克人打败其他城邦, 臣服的城邦向Tenochtitlan上贡, 这些臣服的城邦(部落)仍然保持自己的部落统治。在这个意义上, 阿兹特克帝国范围很大, 西起太平洋海岸东到到墨西哥海湾。1519年西班牙入侵, 阿兹特克帝国灭亡。 西班牙人捣毁了阿兹特克人的城镇和神庙, 在废墟上建立教堂, 枯竭了Texcoco湖, 在原来的湖上建起墨西哥城。 经过西班牙三百年直接统治以后, 十九世纪初墨西哥独立。 在美国换乘墨西哥航空公司(AeroMexico)的班机,先在Hermosillo停留,盖章入境,然后换机飞墨西哥城。出机场后打听地铁,被告知坐一站公车。找到地铁,是5号线,因为预定的旅馆在1号线,换乘的时候随着人流出站,又重新买票进来。到达 Insurgent 站已经黑天,打听如何走,又被告知坐一站公车。这种公车好像是快车,两节车厢,站台在马路中间,买票后才能进站台等车。坐了一站,下车后仍然不知道怎么走,忽然远远的霓虹灯显示旅馆的名字 EL Ejecutivo,按照这个霓虹灯找到了旅馆。 第二天 早晨跟旅馆前台要了一张地铁图,出门有好几辆出租车等客,继续走路边有很多饮食摊位。虽然旅游指南说这些摊贩的食品卫生没保证,但我自恃在中国成长,对病菌应该有抵抗力,所以就在摊贩桌旁坐下,象墨西哥人劳动人民似的吃了早饭。有一种水果粥一样的东西,味道挺好。 步行去找地铁站,按照头天晚上公车路线只有一站路,猜想不远。墨西哥城交通拥挤,几乎每个路口都堵车。 警察吹哨指挥交通, 允许汽车鸣笛, 到处听到汽车喇叭, 警察哨子。 大概走错路,在街上漫游半个多小时,发现了另一个地铁站,坐地铁到达Chepultepec公园。 墨西哥城警力充足, 治安良好。地铁车站, 繁忙路段, 到处可以看到值勤警察。街头和地铁站还有很多擦皮鞋的摊位。 地铁每个车站有个特定的图案,不认识字没关系,看图案就知道到达哪个车站。有的中国人看到车轮的一圈胶皮装饰,就说地铁轮子是胶皮的,这不合逻辑,地铁车轮当然是铁的,不然怎么在铁轨上走? 美国从墨西哥夺走了德克萨斯以后,一方面美国同墨西哥关于德克萨斯的边境划分有纠纷,另一方面美国急于向西扩张,所以 1846 - 1848 美国对墨西哥发动了另一次战争,1847 年美军进攻墨西哥城的Chepultepec 城堡,守城的墨西哥军队殊死抵抗,其中六个年龄在十三到十九的少年战士拒绝撤退,最后一个少年不让国旗落在美军手里,用国旗裹住身体从城堡上跳下以身殉国。 现在Chapultepec 城堡前面是六个少年英雄的纪念碑。这次战争的结局是墨西哥把北部领土全部割让给美国,这些领土变成了美国的加利福尼亚,亚里桑那,新墨西哥,尤他,内华达五个州 (这次战争以前德克撒斯已经成为美国一个州)。 穿过公园,找到了国家人文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Anthropology), 世界上大概只有这个国家级博物馆陈列印地安人的文明。在门口跟工作人员换了些墨西哥的钱。在西班牙侵入之前,现在叫做墨西哥的这片土地上有许多印地安部落,不是一个国家, 这片土地上产生了 歐梅克(Olmec), 玛雅(Maya), 托尔特克(Toltec), 阿兹特克(Aztec), 等印地安文明。这个博物馆用墨西哥发掘的印地安文物最全面地展示这些印地安文明。 阿兹特克的美洲虎背上的容器是装人心用的, 祭獻的時候把人心挖出來放在裡邊, 奉獻給神。有人看到用人牺牲祭献的描写很不舒服,不过这是人类经历的一个阶段,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比如圣经记载上帝为了考验亚伯拉汗的忠心,命令他把儿子烧死祭献给上帝。可见在亚伯拉汗时代,犹太人也有用人牺牲祭神的传统。 在博物馆门外遇到一位中国女士,她在中国外企公司做事,到墨西哥出差,顺便游览墨西哥城。她在市中心宪法广场附近住,跟她一起乘地铁到宪法广场后告别。 先找了一家银行,想再换些钱。墨西哥的钱叫比索,两个比索大约等于一元人民币。银行特别拥挤,顾客要拿个号码等候,排很长的队。拿到号码以为会很快,不料叫号排队一个小时才到窗口,换钱还要护照。因为没带护照,银行服务员说他不能换,但是他告诉我门外的小店就可以换钱。按照他的指点,找到小店换了钱,后来发现街上都有这类小店,根本不必去银行。 白白耽误一个多小时,进入宪法广场前吃了午饭。墨西哥城的宪法广场是世界上面积第三大的广场, 仅次于北京天安门广场和莫斯科红场。 这里是墨西哥的中心, 广场东侧是"国家宫", 1692 年建成, 现在是总统府。北侧是最大的天主教堂,广场中央是巨大的国旗。 宪法广场是阿兹特克Tenochtitlan城的中心, 这里曾经有阿兹特克人的神庙 Templo Mayor, 恭奉战神和雨神。 西班牙侵入以后, 捣毁了Tenochtitlan, 重建和扩建的城市就是墨西哥城。 西班牙拆毁阿兹特克的神庙以后, 在废墟上建造了 Metropolitan 教堂, 用意大概是用基督教的神镇压阿兹特克的神。 在教堂的东侧, 现在发掘出神庙的部分遗迹, 对游客开放。有的中国人把 Templo Mayor 说成玛雅神庙, 大概是西班牙词 Mayor 造成的误会, 这个词是"高"的意思, 和玛雅无关。印地安人没有文字记载(玛雅鹿皮书都被西班牙传教士烧毁),所有的人名地名都是西班牙入侵后按照印地安口头语言的发音或意思用拉丁字母拼写,并非印地安原文。 在广场徘徊一番以后,就去Templo Mayor参观,除去遗迹之外,还有很精致的博物馆,馆内展览Tenochtitlan的出土文物。 从博物馆出来,看到总统府旁边来了好几辆军车,过了一会听到击鼓吹号,原来是国旗的降旗仪式,投入的兵力大概有一个营吧,军官带队,把国旗护送到总统府里面。 第三天 前一天绕了路,早上另寻新路,找到了Insurgent 地铁站。墨西哥城的长途汽车站有几个,向北的长途汽车在汽车北站 (Autobuses del Norte)发车,车站很宽敞,车站厕所投币后才能进去。 买了去Tula 的车票, 这个城市在墨西哥城以北一百多公里。在公元800年以Tula为中心兴起了Toltec (托尔托克)文明。Toltec 文明在公元1100年前后消亡,神庙也被捣毁,消亡的原因不详。 Tula 毁灭以后当地印第安人可能向南迁移进入了玛雅地区。Toltec 文明对后来的阿兹特克文明有很大影响,阿兹特克洗劫过Tula, 把 Toltec 的一些文物搬到他们的城市Tenochtitlan, 阿兹特克也从Toltec 采纳了Quetzalcoatl羽蛇神為他們的神。 汽车停在Tula城的长途车站,出站后乘出租车去Tula遗迹。这个遗迹中央是个大广场,四周是神庙和印地安住宅的遗迹。在神庙的高台上有武士塑像,这些塑像也是神庙的柱子,有一位荷枪实弹的武警在这里巡逻。广场上正好遇到一群印地安人的禱告儀式。 公园盖了顶棚保护神庙遗址的侧面雕刻,这些雕刻真迹应该是 Toltec 艺术的代表。参观遗迹大概两个小时,然后在公园门口了参观公园的博物馆。 在Tula城乘出租車到遺址很方便,但是遊客少,出租車不在遺址外等客。从遗址走到大街,在商店买些零食和汽水,不知道是否有公车去长途车站,干脆就走路。 步行大概一小時走回城中心,过一座橋就进城了。河里都是污泥浊水,河流成了污水渠。现在的Tula是人口近二十万的小城市,环境保护大概没有提到日程上。 坐长途车返回墨西哥城,路过发电站,滚滚浓烟直冲云霄,正好日落西山漫天红霞。返回后在饭馆饱餐一顿。 第四天 旅馆就在改革大道(Paseo de la Reforma)上,沿着大道走两个路口就是独立天使塑像,也叫做纪念碑。走过去正巧有活动,可能是长跑的起点。逗留片刻以后问路去地铁站,遇到墨西哥一位男士,他也去地铁站,跟着他穿过一条步行街就到了Insurgent 站。这条步行街是改革大道旁的商业街,两侧都是商店饭馆,以后的几天都走这条街去地铁站。 乘地铁到城南Coyoacan, 打听去Frida Kahlo博物馆的路,结果走了一个小时。墨西哥女画家Frida Kahlo (1907 - 1954) 的生平不同凡响,她出生在比较富裕的家庭,18岁在公车事故中受伤,22岁时不顾家庭反对嫁给比她大二十一岁的画家Diego Rivera, 后来经历离婚和复婚,Frida 和 Diego 都信仰共产主义,曾经接待过苏联的托罗斯基。Frida 的画很多是自画像,现在的博物馆她的故居。 1950年Frida健康恶化,右脚坏疽,住院九个月。她卧室墙上贴着马恩列斯和毛主席的像,床前的镜子用于画自画像。1953年她乘救护车参加了她的画展开幕。1954年她再次住院,她临终前参加了抗议美国扶植墨西哥总统的活动,她的遗嘱要求用党旗覆盖遗体。 根据Frida的生平,拍摄过几部电视剧和电影,其中有美国2002年的电影 Frida. 从Frida博物馆回到地铁站,乘地铁继续向南,在大学站下车。在这里换了一辆公车再向南,寻找Cuicuilco遗址。下车后问路,又被告知坐一站快车。下车后再打听路,又往回走,终于找到遗址。有趣的是,遗址没有路标,却看到了Soumaya博物馆的广告牌。 Cuicuilco是这个地区最早的印地安人的遗址, 公元前一千年就有人在这里居住, 现存的圆形金字塔遗迹建于公元前八百年. 这个城镇原在Texcoco湖南岸, 人口达到两万人. 现在湖早已不存在了, 公元前50年Xitle火山爆发, Cuicuilco大部分被火山岩浆覆盖。 参观遗址出来,恐怕没有时间找车站和等车,叫了一辆出租车到达地铁站。乘车穿过墨西哥城到达城北的Tlatelolco站。这里是阿兹特克人城镇Tlatelolco的遗址。下车后没见到遗址,问路后走十分钟到达。 阿兹特克人有两个群体,一个以木头标枪为象征,一个以玉石为象征。神说标枪最重要,因为它创造新的火焰。木标枪群体在Texcoco湖心岛的南部建立了城镇Tenochtitlan - 就是现在的宪法广场, 较小的玉石群体在岛北部建立了城镇 Tlatelolco,现在湖已经被填平了,变成了现在的墨西哥城。 Tlatelolco 遗址包含阿兹特克的几处神庙, 其中有恭奉Ehecatl, 风神, 的神庙. 遗迹的尸骸可能是用人祭奉神留下的。 Tlatelolco曾经是阿兹特克人的贸易中心, 也是西班牙人进攻阿兹特克的战场。现在的遗址上屹立着一座十七世纪建造的天主教堂, 西班牙人的用意大概也是用基督教的神镇压阿兹特克的神。 遗迹旁边就是三元文化广场,只有一座碑和很多旗杆。所谓三元,大概是印地安文化,西班牙天主教文化,还有一元是什么? 回到地铁站,去拉丁美洲塔。这是45层高的摩天大楼, 1956年落成, 是墨西哥城最高的建筑。 拉丁美洲塔的西面是 Palacio de Bellas Artes, 艺术宫,建于1934年,里面是剧场,音乐厅,博物馆和画廊。 乘电梯到拉丁美洲塔顶层,里面有个咖啡厅。在这里吃晚饭,天黑以后,又到艺术宫里转了一圈。 第五天 早上再次到汽车北站,乘车去Teotihuacan, 这个古代印地安城市位于墨西哥城东北48公里,公元前100年开始兴建,公元450年前后达到鼎盛,有二十多万居民,公元 七世纪到八世纪败落。在阿兹特克人重新发现它之前,已经被黄沙淹没了几百年。不仅它的兴起和灭亡的原因都不清楚,也不知道这个城市是什么人建造的。有人说是托尔托克人的城, 有人说是欧美克的城, 都是猜测。 "托尔托克"在阿兹特克的语言里是能工巧匠的意思, 未必指某个部落. 如果托尔托克是指Tula 为中心的文明, 那么托尔托克的兴盛远在Teotihuacan之后. 说欧美克城的根据也不足。所以究竟谁建造了Teotihuacan? 原来住在这里的印地安部落到哪里去了? 这些问题都没有定论。Teotihuacan 是阿兹特克人给这个城市起的名字,意思是"人遇到神的地方"。 进门后直对着就是羽蛇神的神庙。羽蛇神同中国的龙的形象一样,中国梁书记载慧深和尚公元五世纪率船访问过墨西哥,这个记载和这个地区的一个传说吻合。传说这里出过一位导师,这位导师被传说成神,教给印地安人种植和文字,这位导师是白皮肤,没有头发。以前印地安人没见过白人,中国人很可能被形容为白皮肤,在那个年代没有 头发的人是见不到的,恰好和尚没有头发。 传说这位导师得罪了印地安国王,乘羽蛇船消失在海上。 印地安人的这个传说正好跟梁书關於慧深的记载一致。羽蛇神的形象是不是慧深把中国的龙带到墨西哥? 参观羽蛇神以后,回到大门口的餐厅午饭。Teotihuacan 城中心是阿兹特克人叫做"死亡大道"的一条南北大道,两侧有七十多座神庙遗迹,大道北面端点是月亮金字塔,中间东侧是太阳金字塔,它是最宏大的人造建筑。 先登上月亮金字塔,再登上太阳金字塔。返回的时候游客已经很少了,汽车站有警察值班。从墨西哥城到Teotihuacan非常方便,沿途看到很多密集的居民区。 第六天 早上乘地铁到汽车南站 (Autobuses del Sur), 地铁站向工作人员问路,他会说"你好",还叫来一位女同事,给我打开一扇铁门,穿过自由市场直通汽车南站。经过车站服务员指点,坐了一辆向南的长途车,路过一个大城市Cuernavaca, 又过了半小时,司机指点在一个小镇子下车。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指着公路旁的山头,说遗迹就在山上。沿着盘山路,十几分钟到达Xochicalco 遗址。 这处遗址在墨西哥城以南130公里,建于公元650年,很可能是玛雅人建造,公元900年毁灭,大概是毁灭于一次火災 - 因为挖掘出的遗迹很多都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遗址的最高层是羽蛇神的神庙,四周的雕刻非常精致。这处神坛可能经过考古学家修复。 參觀了最高層的羽蛇神壇以後,沿北面台階往下走,向右轉是個方形的蓄水池,繼續向右是一條小路,忽然看見一個身背草帽的工人在剛剛走過的台階下面向我招手,做手勢讓往回轉。 难道这条路不让走? 他赶了过来, 打手势让跟他走, 拿出把钥匙给我看。原來他是管理人員,跟着他走到叫做观象台的一处地方。平时进观象台山洞的门是锁住的, 他用钥匙打开铁门以后, 大概有六七個遊客都進了山洞,裡邊漆黑一團。他打開手電,開始講解,一句都聽不懂。他然後用手電帶路走到有天窗的地方,只見一縷陽光從山洞頂上射下, 在地上造成圓形的一塊亮點,非常神奇。 出门后给这位工人小费,又在观象台周围转了一圈,经过一个玛雅球场,回到门口的博物馆。 遺跡在主要公路旁的山顶上,在遺跡的博物館附近有停車場和小賣部,來這裡的遊客不多,基本都是旅遊車或私車。 早上乘出租車上山,但是出門卻沒有出租車等客。 好在山也不高,估計可以在一小時內走到主要公路上,那時找出租車和公車都很容易。虽然这么计划, 在小賣部暍汽水的时候还問售貨員怎麼下山。 忽然看見一輛公車在山路上盘旋,趕快走到路口把它截住。司機說的話完全不懂,干脆就上车,不管到哪里都行。車上坐的都是印地安人,穿戴也是印地安服装。司機旁邊是發動機,開起來車身顫抖,新鮮空氣從車窗外吹進來。半小时后這輛車開到一个村子,是它的終點站。看到这个印地安人村莊算是奇遇,类似陶渊明偶遇桃花园,第二次就找不到路径了,猜想我也无缘再见这个村庄了。 这辆车停留片刻以后返回,跟着司机直到Cuernavaca,在长途车站门口买了象油条一样的东西,是甜的。天已经黑了,等车回到墨西哥城。 第七天 虽然墨西哥是个贫穷的国家,却有世界上最富的人。亿万富翁Carlos Slim Helu 建造了一座博物馆,展览他的个人收藏,博物馆的名字 Soumaya 是他已故妻子的名字,博物馆所在的广场以他自己的名字命名。 先乘地铁,然后走路将近一小时,Carlos 广场附近没有地铁站,怀疑Carlos广场可能不适合挖地铁?墨西哥城大部分原来是Texcoco湖,土质松软,盖了这么多高楼,大概有的地方不可以挖地铁。 虽然墨西哥城街上人山人海,但是Soumaya博物馆里没有很多人,什么原因? 博物馆出来以后吃过午饭,叫辆出租车去宪法广场。在地面上体验到墨西哥城的交通,刚过中午到处都堵车。在宪法广场附近街上的人车混杂,根本走不动,让司机停车。 走到总统府的侧门,但是据说有外宾来,总统府不让参观。也许什么事情都无法完美,每次旅行也都留有遗憾。这次的遗憾是没进总统府。只好又在广场转了一圈,看到两个人给游客祈福的,香烟缭绕。在教堂里坐了片刻以后离去。 时间还早,乘地铁到 walmart 超市買了一個中國製造的小方鬧鐘,大約五美元。超市门前路邊有小攤販賣水果賣小日用品,一美元買六個蜜橘,又買了個下水道用的塑料篦子 - 防止菜葉頭髮之類流進下水道,也是一美元。感到這種價格比例欺負農民,六個蜜橘才換這麼一片塑料網。 坐了幾站車,又返回來把零錢都買了蜜橘。 第八天 早上的飞机,乘地铁到机场 - 地铁比出租车准时。進關不許帶水果,吃完了才上飛機。还是墨西哥航空公司,原路返回。在Hermosillo换机不必重新安检,国际乘客直接盖出境章,进入国际候机室。在墨西哥城乘机时没有运行李,登机后携带的小手提箱没地方放,空姐拿去存放,下飞机时没有箱子,墨西哥航空的一位男服务员打电话,请客机服务员把手提箱送到登机门。 美国和加拿大的开端是欧洲移民占据印第安人的土地,把印地安人撵走或剿灭。西班牙殖民统治墨西哥的模式不同于美国加拿大。西班牙派军队官吏和教士统治墨西哥的印地安人,原住印地安人给殖民者充当劳工和奴仆, 殖民政府把掠夺的金银财宝运回西班牙。独立后的墨西哥很多人是西班牙后裔和印地安后裔的混合, 西班牙血统是社会上层,印地安血统是社会底层, 在两者之间,西班牙血统多些的地位就高些。 参考书 Bern Keating: Life and Death of the Aztec Nation, G.P.Putman's Sons, New York, 1964
331 2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