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http://weibo.com/daily815

确定 取消
0%

汪排骨是喵星人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76)

Ta的关注

29 更多

Ta的粉丝

18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4国家62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5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香港/澳门 2018-08-20
在香港,一天吃5顿都不够 | 香港食记
7月底和大学同学迪酱、胡老师在香港吃了一个周末。时间很宝贵,加上我们之前都来过香港,迪酱还是在香港读的研究生,所以热门景点一概不去,迪酱带着我们直奔吃饭的地方。 当然了也有几个例外,比如当时正好赶上香港书展,但跑去会展中心一看,大失所望,还走得累死累活的;周日又去了港大美术馆,特展还不错但整体太小了,不尽兴;下午去看了元创方和大馆(中区警署建筑群),搞得很热闹的样子,但其实也就那样。 我们对网红景点产生了严重的抗药性,还是吃吃喝喝来的实在。 一路上我也在录制Vlog,每天单独剪了一集,最后又把街景和食物剪辑成专辑。发在微博上啦,嫌文字太长可以看视频: https://m.weibo.cn/1918089794/4274496490392425 专门写写具体吃了啥—— ☕️ Coffee & Tea Brew Bros Coffee 上环禧利街33号LG层F2舖 香港很有名的精品咖啡,在做攻略的时候mark在地图上了,但不记得来头。后来才发现老板曾经在澳大利亚学做咖啡,门口也挂着墨尔本知名咖啡Market Lane的标志。 店面几乎全部是原木色,很小,长条形,门口有吧台,收银台和咖啡操作台占据中间一半的位置,另一半的过道只能靠墙放下几张两人桌,后面有相对大一点的桌子,但靠近洗手间,有点味儿……于是我们仨决定挤在过道。 我和胡老师都喝的咖啡,迪酱点了一种chai(看菜单好像是叫Prana Chai),端上一个杯子,一个滤网,一个煮茶的壶,需要自己倒出过滤。 ▼ Scrambled eggs on toast with Prosciutto 炒蛋和火腿,只要有火腿我都爱! ▼ Smashed avocado on toast with cherry tomatoes, poached eggs, greens and bacon 无功无过吧,但就这盘草最多,我们都来叉一叉子。 ▼ Eggs benedict with smoked salmon 鸡蛋过熟了一点,蛋黄流不出来,遗憾。 The Hideout Coffee House 中西區西營盤第三街63號地下B鋪 店面也和Brew Bros Coffee类似,在和海岸线垂直的一条斜坡路上,但坡度特别大—— 一楼只有操作台和面对街道的小吧台,非常局促。 顺着逼仄的楼梯上二楼,才有能坐下来吃东西的空间,大概四五张小桌子,也有洗手间。大大的玻璃窗外,一边是香港水泥森林陈旧衰败的一隅—— 另一边能看到街对面的市场—— 周日的brunch,以可颂出名。听迪酱安利的时候本以为是可颂三明治或者裹上巧克力啊抹茶啊什么的,结果人家是这么结实的一大盘—— ▼ Signature Croissant ▼ Hideout Breakfast 内容很丰富,完全不用担心吃不饱。就是可颂比我想象中小,但毕竟是招牌,黄油给得足足的。其实后来想想,单点两个就够了,可以心无旁骛地享受简单的可颂。就是拍照没这么好看了哈~ Teakha茶家 中西區上環太平山街18號B鋪 很有名的下午茶店,虽然室内也不大,但室外有小半圈围着屋子的座位,还是背街的,比较安静也没什么灰,选个阴天来吹吹风喝喝茶,没有空调也过得去。 由于天气热+长途跋涉了很久+想吃蛋糕,所以没有点甜甜的奶茶,而是清爽的冷泡桂花乌龙和冷泡祁门红茶与玫瑰,搭配焙茶戚风蛋糕和泰式奶茶起司蛋糕—— 以为起司蛋糕会很腻,结果并没有!甜度刚好,比较轻盈(也可能是起司放得不多的缘故),不是Cheesecake Factory那种又咸又甜又结实的蛋糕。泰式奶茶的味道也很突出,大爱~ 🥟 Local Taste 興記咖啡 上西區中環蘇豪荷李活道182號地下 这家其实是我们离开香港之前吃的最后一家,彼时我和迪酱拖着沉重的箱子走在港岛的山路上,准备吃个brunch再各回各家。忘了本来计划去哪家,后来因为实在不想爬坡上坎,就走进路边这家店。 虽然是随缘偶遇的,但印象格外深刻,首先是因为有个话唠的老板,非常热情,憋着一口奇怪的国语跟我们推荐好吃的,还指导我们要多拿个碗来share、把西多士切成小块etc. 虽然对于不爱社交尬聊的我们来说非常尴尬,和印象里冷漠不耐烦的茶餐厅/烧腊店大相径庭,但也感受到了香港同胞对内地游客的一片好心= = (图为“指手画脚”的老板的手) 其次是在桌上玻璃垫板下压着的剪报,让我们发觉原来这家店来头也不小,多次荣登美食专栏。尤其是“神级西多士”,果然名不虚传。 当然,好吃的代价,就是明知高热高糖,还要勇敢地咽下这坨黄油和炼乳—— 我们连吃两份西多士,沉浸在黄油炼乳的世界无法自拔~~ 迪酱另点的一份米粉之类的东西完全被忽视了……嗯,推荐大家也来放纵一把!不后悔! 再興燒臘飯店 灣仔區史釗域道1c 周六去会展中心看完书展后走到这家来吃午饭。一提烧腊店,脑海里自然浮现出窄小、泛着油光的店面,门口玻璃窗一排烧鹅叉烧后面拿着菜刀劈砍的大叔(以前听广东朋友说烧腊店也叫“砍料铺”),嗓门大又快嘴还只收现金的收银阿姨……当然还有美味的烧鹅烧鸭脆皮烧肉…… 再兴烧腊就基本完全符合我们对港式烧腊的所有想象。午餐时间,小小的店内塞满了食客,只剩一个拼桌位能容下我们三人。 点了传统的烧鸭、脆皮乳猪碟饭和鲍汁凤爪—— 要说缺点,就是量太少了。本以为自己在书展走得累断了腿,也没胃口吃东西,就只点了两盘碟饭,没想到上来这么一点点饭+肉,还是有骨头的肉,真是不够吃。 这家的“跑堂”大叔声音沙哑,讲话还慢吞吞的,虽然不停迎来送往,却稳得住节奏,有种悠闲自得的神情。 最后,这家看似老派的店,好像是我们这次遇到的唯一一家收支付宝的餐厅哦~ 非常与时俱进。 強記美食 灣仔區駱克道382號6鋪 烧腊没吃饱,再来点甜品和小食。楼梯下一个简单的档口,附带几张桌椅,冷色调的日光灯和带着油污的白色瓷砖,门面上贴着米其林推荐的牌子,倒是很符合“高手在民间”的刻板印象。 迪酱点了一碗白果腐竹糖水。说实话我之前没吃过,也许曾经在菜单上见过,但这配料组合总让我觉得非常养生,不够“糖水”,每次总是扑向杨枝甘露的俗套。 但这碗白果腐竹让迪酱“感觉有点不太对?”,太稀?没料?总之迪酱一脸不满地喝完了。 好在还有一盘肠粉挽尊。这也是我第一次吃这种小卷卷肠粉(孤陋寡闻了,要怪就怪美国的粤菜馆只做那种包裹虾仁或油条的拉肠粉,后者就是“炸两”),淋上一点酱油,还有脆脆的鲜鲜的小虾米,撒点芝麻,啊~ 足以留下感动的泪水~ 我小时候非常厌恶小虾米,后来才意识到我们家爱吃的那种是虾皮,吃起来一嘴甲壳素的干瘪滋味,不像这种肉多味鲜口感好。也是,有这种脆虾米,谁还爱吃晒干的虾壳啊。 斗來香 東區筲箕灣道117-119號地下C鋪 逛完热闹(而又无聊)的时代广场,迪酱带我们坐地铁去了筲箕湾,又是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出站后直奔这家糖水铺。从外形上来看,非常符合美国人说的a hole in the wall,真的就是字面上的,一个洞—— 没有座位,没有柜台,跟阿姨点单再把钱递进去就行了。 迪酱说,这是她最爱的糖水铺,是珍藏在心底、希望其他人(尤其是营销号)永远不要发现的hidden gem(不是原话,大概是这个意思吧)。额,但我在等她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墙上贴着的店家介绍,也是在各种比赛中得过奖的,并非等闲之辈。 买了好多,打包装好,提着上了双层大巴,一路穿行在青山绿树中。翻过山头,赫然出现夕阳下的海湾和沙滩。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石澳。 我们就在别人游泳晒太阳玩沙子的石澳沙滩上,小心翼翼却也悠闲自得地吃了各自的糖水。 胡老师的是一碗热豆花。热。豆。花。 我的是芒果+紫米+椰奶西米露的一个啥,反正就是,挺港式的,而且很顶饱…… 迪酱还是执念于白果腐竹,这次终于买到了合心意的,浓稠饱满。“这才是白果腐竹糖水应该有的样子!” 休息一下,继续瓜分了肠粉和咖喱鱼蛋。这家的肠粉中加了辣酱和芝麻酱,比酱油的好吃呢~ 想来有点像火锅蘸料,放沙茶酱或蒜蓉酱应该也很赞! P.S. 垃圾我们都收好了,汤汁也没有滴出来,没有污染海滩,大家放心~ 甜姨姨私房甜品 天后清風街13號地下 在香港第一天晚上的宵夜,特意从上环坐公交车去吃的。店面有两层,相比这次去的几家来说也不算小了。我们从门面旁的居民楼楼道里爬上二层,楼梯间一股厕所消毒水的味儿,不过还好店里没那么严重。 菜单一打开,有芋圆、冰淇淋之类的推荐,要么有点台式,要么过于时髦,大老远跑来当然要吃最传统的港味。所以我们的选择是—— 榴莲奶冻(配有一坨真·榴莲)、芒果大合奏(剪辑视频的时候一直不确定到底是“三重奏”还是“大合奏”,反正就全是芒果啦)、白果腐竹豆花(没错又是迪酱点的)。 虽然我不怎么爱吃榴莲,但还是尝了一口榴莲奶冻,还以为是jelly那种“冻”,其实有点像冰糕,所以这个“冻”就是freeze吧。 白果腐竹豆花借来拍照,然后物归原主。 我主吃这一大碗芒果,有芒果干切的丝,芒果块,芒果冰沙,芒果冰淇淋……真的是芒果控的福音! 🍸 Dinner & Liquor 李好味 中环摆花街8号地下及1楼 以前来香港时,我们还都算是很乖的小孩子,过兰桂坊酒吧而不入;我和胡老师又是在家乡本地读的大学,so 你懂的。这次相聚的“官方理由”是纪念我们相识十周年,而这漫长岁月给我们最直观的烙印,竟然是动不动就喝酒。 于是我们在香港正式吃的第一餐,就选在了这里,提供下酒菜的酒吧而不是餐厅。灯光昏暗暧昧,放着音乐,门窗面对摆花街大大敞开,交谈对话以英文为主……这就是传说中的香港夜生活吧。 李好味的酒单和菜单都颇费心思,起了很多有趣的名字。 比如这杯看起来很娘炮的酒,其实叫做“弱鸡”—— 嗯其实也没错了。 我点的这杯叫“叹茶”。被前同事科普过,粤语“叹茶”就是喝茶。为了配合这个主题,用的是老祖宗style的杯子。调酒师还说其实本来是很漂亮的小茶杯的,但杯子不够了,临时换了这种,分量有多一点哦。 迪酱喝的是“摆花街”,因为离我有点远而且我们high上了,就没顾上拍照。 下酒菜也做得很精致。第一道上来的是“金虾脱壳”,好像有一点泰式花生酱的味道。大虾仁只要新鲜,怎么做都好吃。 第二道“你的芋法”,芋泥炸春卷,另有一个紫薯粉包裹的小糯米丸子。 第三道“卜卜脆云吞”,看造型是炸烧麦,每只上面插着一个小胶囊,把是拉差酱注入馅中。想法很美好,一副很会吃的样子,但最后发现还不如咬开直接蘸酱。 第四道“破浆重圆”,三只透明的丸子,里面是温热的姜汁和小巧的芋圆,你可以趁热在外皮上咬破一个小口,慢慢吸光汤汁防止烫口,再吃瘪下来的皮和馅儿;也可以待完全放凉后挑战满嘴爆浆的快感。 磅太太 中西區上環磅巷6號地鋪 离我们住的airbnb不远,路过好几次,却直到最后一晚沿着太平山街回来时,迪酱才突然反应过来:诶,好像是个很有名的餐厅呢。 我说:啥?餐厅?我以为是锁匠铺…… 不过细细一看,真的很可疑,哪有锁匠铺做这种无甚意义的装饰橱窗呢?看来真的是秘密酒吧speakeasy。 那有暗号或者机关吗? 正在我们研究如何开门时,一个洋妞来为我们揭开谜底,伸手到橱窗里按下一个“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那是按钮”的地方,墨绿色的大门应声而开—— 装潢很复古而迷幻,座椅背后的墙上贴着小镜子和金属的筷子摆出的花样,头顶上是后台化妆用的镜子,吧台上有环形的灯管用丝带吊起来,散发着旧时代女伶人的舞台气息。 (实际环境比照片暗得多,但不后期一下又看不清。反正没有这么亮啦黑灯瞎火的,想拍照拗造型得带上专业设备哦~) 也是进来坐定了,我才知道餐厅名是“磅太太”,关于她还有个故事—— 大意是说,磅太太年轻时是迷人的舞娘,在最出名的时候和一位明先生私奔了,但后来又芳心另许,爱上一位Lee Sai Wah先生。他们在巴黎的爱情桥上挂了一把锁,而这也是餐厅门面伪装成锁匠铺的由来。 这个故事到底是真是假?我搜了一下Lee Sai Wah这个名字,真的找到了一位叫李世华的地产大亨,1951年在伦敦娶了一位来自上海的演员,随后去巴黎等地度蜜月。细节已不可考,也或许这就是店老板脑补的故事吧。 此前我和迪酱吃了拉面,所以只来这里点两杯酒。她的这杯忘记名字了,后来在菜单上也没找到有“苹果片”这味原料的鸡尾酒 ▼ 我点了一瓶来自新加坡的IPA ▼ 🍜 Other Flavor 周月 中西區歌賦街5號地下 原计划吃九记牛腩,结果偏偏人家周日休息。我们只好来附近这家日式拉面解决迟到的午饭。 店里比较暗,暖色的灯光,一排吃拉面的低矮吧台,凳子下面有可以放包的空间,让人在局促的空间里也能腾出手来大快朵颐。 这家的特色是沾面,也就是一碗干面一碗汤,边蘸边吃。汤里有切成小块的肉、鱼和笋,浓浓的酱油色,和平时常吃的那种奶白色汤汁的豚骨拉面很不一样。可能是由于要蘸着吃而不是泡着吃,所以汤头偏咸。拉面本人比较粗,后来搜OpenRice才知道是爱媛县(四国)的拉面。 也是后来上网搜才得知:这也是米其林推荐(Bib Gourmand),而且还是陈奕迅吃过的网红店!看来在香港还总能歪打正着、偶遇美食。(不过也不是没有踩雷的,彩蛋部分等我吐槽!) Jollibee 快乐蜂 连锁店 之前有段时间住在一个大mall旁边,mall里就有一家Jollibee。路过时对店员、装潢、菜单设计等各种细节感到有一丝不对劲,但还是鼓起勇气去吃了,这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世上竟有如此好吃的炸鸡!还配上了gravy肉汁!还有土豆泥!意大利面!啊~ 真是店不可貌相。 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家菲律宾连锁,在美国雇的也都是菲律宾人。 所以我们这次在香港街头偶遇Jollibee,也强烈安利没吃过的迪酱去试试。用刀叉对着一只炸鸡腿大卸八块、蘸满gravy吃进嘴里后,迪酱的反应没有我们期待中那么激动,但好吃总是没错的~ 🐣 彩蛋 (视频里没有的三家) 十字冰室 西環西營盤高街48-78號恆陞大樓地下12號舖 做攻略时mark过的一家,可惜当时吃不下了,迪酱去买了一个冰淇淋,奶味超浓郁,但边吃边化流了一手…… Little Birdy 上環新街16-17號地下 周五晚上,我和胡老师一起来的香港,大巴把我们送到上环站,我们再跋涉到新街,累的半死,却因为迪酱提前来check in带走了钥匙、我们进不了家门,只好在楼下的这家小店等出去逛街的迪酱回来。 ▼ The O.G. 顾名思义是做鸡的(……)墙上还写着“等鸟到”(……)灯光还是标志性的红色(……)不过这个炸鸡+Parmesan cheese+Basil+Baguette的组合非常棒!如果你是美国胃,肯定会瞬间爱上~ Al Dente 中環蘇豪士丹頓街16號地下 这就是本次长胖之旅的坑了。由于周六晚上累到不行,也找不到附近有啥出名的店,于是拖着快残废的双腿,就近走入这家在人声鼎沸的酒吧包围中保持冷冷清清、OpenRice评分3.5、说是意大利店(我知道店名是意面煮到弹牙的意思!)但服务员是两个印度人一个香港人的诡异餐厅。 事实证明,这种不对劲的氛围不是没有原因的! 单说菜品其实ok,铺着小牛排的沙拉,里面还有好吃的樱桃番茄干 青口。即便我不爱吃青口,也觉得这个酱汁还行,可以蘸面包。 白汁angel's hair意面,合格的。 我们点的主菜好像是牛排,和沙拉、青口一起包含在一个套餐里。但服务员印度妹子给我们端上了类似surf & turf的龙虾+牛排组合。得知上错菜了以后,貌似服务员之间、服务员和后厨之间暗地里撕了一场(脑补:“死丫头怎么又写错菜了!”“是你们做错菜了吧!”)最后,他们派出香港小哥来通知我们—— 你们要的菜上不了,取消了,看看还要不要点个啥? 其实把那个菜给我们也行,但竟然it's not an option(也许是被后厨一气之下给扔了?)。于是我们理解为这道菜可以换成别的,提议换两杯酒。 过了一会儿,我们问套餐里的甜品什么时候上?印度二人组里看似级别略高一点的印度哥们儿解释说,不是那道菜取消了,而是整个套餐取消了;你们已经吃完了的就免费送你们,没上的菜就不上了。 理论上来说,他们的处理方法还算厚道,只是沟通上出了岔子。但我们也在这顿饭中理解了这家店没人来的原因。 7-11的咸蛋黄鱼皮零食 在7-11买水时偶然瞟到,看到有咸蛋黄我就立刻把脸贴上去——竟然是咸蛋黄包裹的炸鱼皮!虽然吃红烧鱼的时候我不吃鱼皮,但炸脆了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不顾50+港币/一小包的高价,我毅然决定买回家,果然让我们集体陶醉了~ 配着它能多喝几杯酒哇~ 可惜第二天在住处附近的7-11就没找到鱼皮,只有同款薯片,虽然也是人间美味,但到底差了那么点意思。 以上写的餐厅不想去或者去不了都没关系,这款炸鱼皮一!定!要!试! ------------------- 好了,吃喝游记就写到这里。感谢迪酱和胡老师友情出镜配合vlog的完成👏特别要谢谢迪酱做好攻略、带我们找到这么些个不起眼的小铺头吃吃喝喝,还订了堪称完美的Airbnb~ 文中照片都是iPhone 8 plus拍摄,渣画质的那些是视频截图(毕竟有时候忙不过来只能先录视频),普通画质就是普通相机模式+Snapseed,看起来很厉害的画质是Portrait Mode - Studio Light,拍食物超美der~

香港 香港 香港

367 3

发表在 美国 2017-01-01
在Joshua Tree放空自己的圣诞周末,还有值得顺路一游的小惊喜
本来圣诞节因为工作和家里喵星人的缘故,感觉还是家里蹲比较好,但偶然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叫Noah Purifoy Outdoor Desert Art Museum地方…… 瞬间被这个地方吸引了!竟然就在南加州的Joshua Tree!想起我的国家公园年票12月就要过期,于是干脆说走就走,请朋友帮忙照顾喵星人,周末去看一眼就好。 从旧金山湾区开车过去要5-6小时,公园附近的小镇Yucca Valley有各种连锁酒店,也有airbnb。我曾经收藏过两个看起来很炫酷的: https://www.airbnb.com/rooms/2093755 https://www.airbnb.com/rooms/19606 不过,这次两个都没住成╮(╯▽╰)╭ 因为我一个人去住嫌贵……于是还是选了个没啥特点的motel,能洗热水澡有暖气就行。 周六出发,在iPad里下载了奇葩说,语言类节目真的很适合开车的时候听呀~ 离开I-5往Bakersfield方向开,上州道58,竟然爬上一座雪山,下着小冰粒,地上也没有积雪,感觉湿漉漉的,有点像以前在武汉下雪时的样子。依稀记得去Las Vegas好像也是翻过这座山,只是去年没下雪。 下山后,转成州道247,路两边是荒漠,远处是起伏的群山,这里应该就算是进入Mojave Desert了,路边开始零星地出现Joshua Tree的身影。冬季天黑得早,大概五点就全黑了,到达酒店后也只好在房间里吃东西看视频,等着明天一大早起来进国家公园。 正式进入Joshua Tree Yucca Valley是国家公园西边的小镇,东边的镇叫做29 Palms“二十九棵棕榈树”,进入Yucca Valley的那段247叫做Old Woman Springs Rd“老女人温泉路”,之前路上还看到个地名叫20 Mule Team Rd“二十骡队路”…… 据说这些名字都来自1850年代在此勘探测绘的Henry Washington上校,一般就是基于勘探队在当地看到的东西…… Joshua Tree有三个入口:西门,北门和南门,各有一个游客中心。西门和北门的游客中心居然在收费的大门外面,而从南门进来貌似需要在游客中心购买门票。 我从西门开进公园,在游客中心和大门之间这段路上,除了开始密集起来的Joshua Tree以外,还遍布着许多民居,有种住进国家公园的感觉。 公园的主角Joshua Tree就是这种奇怪的树啦~ 看起来像仙人掌,叶子又有点像棕榈树。 其实它的学名叫做yucca brevifolia“短叶丝兰”,属于龙舌兰科丝兰属(百度百合和维基中文版都说丝兰属是在百合科下面,然而百合科的词条里又只有百合属和郁金香属……一脸懵逼……)亲戚是塞舌尔国花哦~ 乍一看觉得很奇葩,像长了一身毛的怪物,树干分叉后向上伸展,看起来好像是在祷告,因而被迁移至此的摩门教徒用《圣经》里的故事称作“约书亚树”;但越看越顺眼,看了一路就只想挖一颗回家种在院子里,当然也就是想想啦,给我一颗我也不知道怎么绑上车顶开回家。后来在游客中心居然买到了包装好的种子,超开心~ 另外,研究Joshua Tree的时候发现,丝兰属的植物有个共生关系的小伙伴:丝兰蛾。蛾子负责传粉,并将卵产在丝兰花的胚珠里;果实成熟后,幼虫会自己爬出来吐丝降到地上,等待羽化,进入下一个生命轮回……作为一个怕蛾子的人,好难想象开花季节的Joshua Tree会不会飞满幺蛾子 (;¬_¬) 除了停在路边看看Joshua Tree,有几个小trail非常适合我这样平时不怎么锻炼但又想玩玩徒步的人,长度大概一迈左右,不用爬山,很轻松,而且风景真的太美了。第一个是 Hidden Valley —— 路边的枯木,曼妙的纹理,带着一点残雪 仙人掌和恣意生长的树,不知道是死了还是秃了…… 这棵枯木真的太美了!只可惜背景石头有些杂乱,拍的时候也没地方继续往后退,照片效果一般,哎~ 另一个必须去的是 Barker Dam ,曾经是牧羊人为了给羊喝水而修的水坝。沙漠里有一汪清泉,这幅景象太令人感动了—— 还有些路边的小细节—— 公园地图上灰色的实线表示没有铺沥青的土路,去的那天Queen Valley Rd关闭了,Lost Horse Mine还可以走,于是想去看看这座废弃的矿。开到跟前发现,从停车场到矿要走两迈…… 数着步子大致计算,走了一半都不到,就感觉不行了~~(>_<)~~因为一直是在爬山,海拔也有一千多米,对于平时在家只会躺着的我来说,还是默默放弃吧_(:зゝ∠)_ 空无一人的山上拍照留念 继续开车南下,到达 Keys View —— 观景台的介绍说,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对面山脚下的Palm Spring,但这一地区长期郁积着来自洛杉矶的雾霾…… 另外大家站上最高点时,手机纷纷震动起来,整个公园都没信号,偏偏这里有LTE信号!旁边一大叔自嘲说 "Forget about the view, I got my new tweets~" 返回主路,看地图说会经过几个露营点,还有一个特别长的trail,直接pass;Barker Dam那儿有个Wonderland of Rocks,路过看了一眼,发现是攀岩的,也只能pass。 公园官网上说来Joshua Tree不要错过 Skull Rock ,是一块长得像骷髅头的岩石。坑爹的是地图上没标注这个地方……路过的时候发现人多车多,大家全都挤在石头跟前拍照,之前几个trail的那种和自然亲密接触的感觉荡然无存!而且那石头我也没觉得像骷髅,于是默默开车走了…… 继续往南,除了几个露营地以外,还有一个“仙人掌花园”特别棒—— 这里的仙人掌叫做cholla cactus,远看毛茸茸的一大片,近看才知道那白色的绒毛其实是刺,千!万!别!手!贱!拍照时后退没注意,被身后的仙人掌扎到了(ಥ_ಥ) 南边的Cottonwood Visitor Center挺远的,但还是想知道那边到底有什么。开了好久,惊喜地发现Visitor Center圣诞节也开门,盖了章买了冰箱贴明信片和Joshua Tree种子,使用了有自来水的厕所(貌似其他地方都是旱厕呵呵呵呵)也算是值了,但风景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了节约时间,果断北上去其他visitor center盖章! 经过盖章之旅(并确定冰箱贴只有这么丑的几款、纪念品貌似只有local做的香氛蜡烛还挺有意思但卖$20这是在逗我吗),天还亮着,于是决定赶紧去Noah的内个什么博物馆~ Noah Purifoy Outdoor Desert Art Museum 看到微博之后、真正去拜访之前,其实没有调查过这个地方的来由,一度以为是“闲着没事”的本地居民搞的,就像救赎山Salvation Mountain和瓶子树农场Bottle Tree Ranch一样。 开进Joshua Tree这座城市的“居民区”,路也直接退化成土路,博物馆就在路边,看起来好像是一片精心拗过造型的……废品。 看得出来是个“家”的样子 虽然很偏僻很小众,但是同时还有两拨人在参观(共4人),有个妹纸说后面这个应该就是金门大桥吧…… 这是从路边拔下来的吗? 看到这个作品的时候,感觉有点杜尚的风范…… 离开的时候,在“入口”处留了一点捐款,在旁边的箱子里看到了可以取阅的介绍(看完了才发现……)而作者Noah Purifoy其实真的是科班出身的艺术家,晚年住在Joshua Tree,在原始荒凉的沙漠小城继续艺术创作。
1630 17

发表在 美国 2015-12-31
【风雪中抱紧自由】在美西过圣诞节
这次旅行途中,我突然意识到现在写游记太过草率,有图就够了,懒得长篇大论地描写,这也是写作能力下降的原因吧。于是除了拍照和修图之外,每天再多写几句。文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可能“矫情”了点,不过都是有感而发,也是一种旅途中的修行。 先上张图作为封面吧~~ 故事开始! Day 1: 拉斯维加斯的牛尾汤 拉斯维加斯真是和我意料中一样:没劲。赌博看秀自助餐,跟我的旅行主题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还是因为距离合适而选择这里落脚,订了最便宜的金字塔酒店Luxor。深夜开到之后,在疲惫的一群各国屌丝中排队check in。房间在二楼,倾斜的玻璃窗外一片漆黑。 排骨爸爸执念地要去上次他没吃成的那个牛尾汤。开到附近时拉斯维加斯竟然下起大雨,我们不确定餐厅是藏在哪个赌场里,开着车在寂寞的街头徘徊寻找,复古的霓虹灯映在水坑里,好像也很焦躁。 我掏出手机查出这餐厅应该是在California Hotel里面,于是将信将疑地开进有它招牌的一栋破旧停车楼里。酒店大堂、赌场、包括牛尾汤餐厅,都是一样的猥琐,真应了“加州招待所”的名字。灯光虽然明亮,但我更容易联想起老式澡堂里的那种色泽;地毯花色已经和污渍融为一体;看起来像是本地人的中老年人,目光呆滞又懒洋洋地坐在老虎机前。路过一个八九十年代装潢风格的吧台,写着San Francisco Bar,或许三藩曾经是沙漠中人向往之地?纽约可能也是吧,不然怎么会有New York-New York这个酒店? 餐厅在某个角落里,门口排队的人群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大多是东南亚人,越南和菲律宾居多,也有零星几个中国人。牛尾汤只有半夜十一点到凌晨五点供应,如此不寻常的时间段,是为了慰藉半夜失落的赌徒们吗?只要9.99刀,满满一碗带着肉的牛尾,配两雪糕勺米饭(用圆圆的雪糕勺盛饭似乎是菲律宾餐馆的习惯),吃得热火朝天大快朵颐,最后灌下鲜美的汤汁,也许可以暂时忘掉此时拉斯维加斯沙漠的寒夜,忘记自己在这样一家老古董赌场里自娱自乐,而没有去strip上那些装着闪亮玻璃幕墙的摩天大楼看秀吃自助餐。 Day 2: 犹他州的雪 次日是圣诞节。特别注意政治正确的加州人说“happy holidays”,而内华达和犹他州仍然会说“merry christmas”。酒店赌场自助餐还是照常营业,同样勤劳的还有中国人:沃尔玛全部关门歇业,唯独中国人开的大华超市还是顾客盈门。拉斯维加斯的中国城离strip隔着几个街区,离开那些闪闪发光的高档酒店和繁华街景之后,才是真实的内华达,就像当初在I-80沿线看到的那些小城镇一样。这家大华并不大,商品自然也不多,草草买了一大堆零食和泡面(圣诞节一般餐馆都歇业,恐怕要自给自足)就上路前往宰恩国家公园。 第一次看到Zion这个词是在丹布朗的某本书里,“郇山隐修会”,在那个还不能轻易上网的年代只能查辞海,才知道zion。维基百科说一般翻译成“锡安”或“熙雍”,犹太人的应许之地,自然要翻译得“雅”一些。我很不喜欢“宰恩”这个译名,然而美国人就是这么发音的,i不读“衣”而读“哀”,那么翻译成“锡安”就有些不妥了。所以还是忠于发音吧。 一路上先是荒漠,渐渐地开始爬坡,然后进山区。排骨爸爸总是想停下来拍照,虽然这次在出门的最后关头随手忘了拿单反。我说其实进公园再拍也不迟,国家公园之所以被单独划出来收门票,就是因为大多数人认为这是荒原中最美的地方。忽然路边开始热闹起来,有各种小旅馆、纪念品商店和艺术家的画室,便能猜的离公园肯定不远了。 冬季本是犹他州的旅游淡季,可今天进公园大门时竟然还排了一会儿队。因为这趟旅行还要去别的公园,我们买了国家公园年票,$80,两人同时在年票背后签字,之后出示ID就可以进了,一年零一周之后才过期。 visitor center关门了,没有盖成章,也没机会买冰箱贴,关于国家公园收集癖的一个小遗憾。旁边的露营地让排骨爸爸很感兴趣,他说配套设施修得真好,我说那是因为你住过的优胜美地实在太差,黄石的营地比这还好。路过营地的dump station和接水的地方,排骨爸爸接了一小瓶山泉。水压很大,刚接完的水里全是气泡,看起来像是白色的浑浊液体,不过气消了以后真的清冽可口,山泉果然有点甜,洗脑广告诚不我欺。 宰恩的路很简单,一条大路走到底再走回来,两旁有些徒步步道和观景点。今天虽然气温很低,积雪未除,但游客也不少,每个观景点几乎都停满了车,难怪夏季不允许私家车开进来,只能坐公园大巴车。 沿途所见风光有些类似:岩石和泥土都带着深朱砂红,我猜是因为土壤中含有铁元素。晚上回酒店后搜出一本国家公园的小册子,罗里吧嗦地讲了半天科罗拉多平原上各色的石头来自哪种元素,果然多半是不同化合价的铁,就跟教科书上学到的丹霞地貌一样。 除了颜色以外,山体的独特形态也是难得一见的。山顶是层层叠叠的一小堆,像密集而又不规则的台阶,又像纸卷的铅笔边用边撕的痕迹。小台阶的某一层开始往下,突然被削平了,就像到了铅笔的笔杆部位,完全垂直的一块石壁。下面又接着层层叠叠、垂直绝壁的排列组合。晚上下过雪,小台阶上积着薄薄一层,像筛在点心上的糖霜,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山体的线条,我甚至难以想象夏天来看秃山该是多么无趣。最底部很难形容,像没有摇匀就挤出来的奶油,地图背面说这一层是古代的海洋底部,曾经发现过海洋生物的化石,现在形成了石灰岩。往上数好几个地层才是恐龙那个时代沉积下来的。曾经的泥土形成了页岩,曾经的沙漠则变成了砂岩。 官网上的地层图 有一块巨大的岩石被称为流泪石(Weeping Rock),因为有一串串的水痕挂在垂直而平坦的石壁上,酷似面庞上的泪痕。有步道通往高处,只是地上的雪和冰让我望而却步——14年年初时在小区停车场摔了一跤,身上没有脂肪缓冲,疼了一个月才缓过来。坐在车里等排骨爸爸时仔细翻阅了地图上印了大段文字的地方,才知道这种地貌并不仅仅是风蚀和地质运动的结果,更主要的因素是来自维珍河(Virgin River)的水流侵蚀。荒漠山区中的一片流淌着溪水、孕育着丛林的谷地,也难怪当初人们用“应许之地”来命名这里。 到达公园最深处时,天空变得灰蒙蒙的,树上的落雪随风飘落,小溪对岸有几只小鹿在埋头吃草。枯枝、落雪,和旁边有些发黑的山体,有浓墨重彩,也有写意留白,构成山水画绝妙的素材。周围不再人声鼎沸,赭石色的岩石也不再是美国西部片的标志,那“应许之地”的名字也属于每个异乡人。 原计划当天还要去布莱斯峡谷,可不小心在宰恩停留过久,所剩时间不多;冬季的风光虽然美得独到,游人也较夏天少,但是白日时间短了很多,夏天能在外面玩到晚上七八点,可冬天到了六点就全黑了。估计到了布莱斯也进不去,于是干脆看看附近或者沿途还有什么景点。 沿着I-70往北是宰恩的一个“附属”景区Kolob Canyon,兴冲冲地跑过去,发现路上是没有除干净的积雪,再开一段彻底锁了门、封了路。 注意看我的手机壳~! 雪地开车是我在罗切斯特、排骨爸爸在哥伦布时练就的本领,犹他州山上的雪跟五大湖区的暴雪比起来还是差了很远,所以完全没有压力。只是租来的车是普通前驱轿车,性能不算出众。排骨爸爸特意下车查看轮胎,还好不是四季通用或作死的夏季胎,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天色渐暗,平原的尽头仍然可见落日余晖,可能是因为遍地白雪是天然的反光板,黑夜来得迟一些,原本热烈的晚霞竟然是温柔的粉红色,天空原本的蓝色也变淡了,刚好是Pantone最近发布的2016年度色。 就是这两种颜色,再稍微淡一点~ 手机实在拍不出来啊 附近还有一个名为Cedar Breaks的国家纪念区,地图上看起来不远,结果下了I-70接上一条犹他州道UT-14,径直开进了迪克西国家森林(Dixie National Forest)。路上有除过雪的痕迹,但毕竟人迹罕至,少有车开过,路面积着薄薄的雪。我觉得这种路反倒是最糟糕的,碾过的雪没有完全除干净就会结冰,上面在落上新下的雪,就会特别滑。不过两边的风景十分别致,平日里只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可在这个圣诞节的黄昏里,各式松柏上都挂着一层白雪,于是整个山谷全是纯天然的圣诞树。 突然,砰的一声,把我们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爆胎了,可是路上没有尖锐的玻璃或石头,胎压也是正常的、没有报警。可这声音确实很近,周围也没有别的车,不可能是来自其他地方。于是在路边停车检查,四个胎都好好的,而且下车走两步发现地上撒过盐,顿时放心了,也为租车这个决定感到庆幸——东部的大部分车的底部都有锈迹,就是冬天路上的盐腐蚀的。 正在我们寻找各种可能的爆炸来源时,我瞟到了后座上的一包上好佳(在美国买到上好佳真是穿越啊),包装咧了个大口子。原来是它爆炸了啊,也许是因为爬到山上气压有变化吧。既然自己打开了那就把你吃掉吧,一入口这酸爽,著名的黑暗口味盐醋味⋯⋯ 开到岔路口时,通往Cedar Breaks的路已经几乎完全被雪封住了,而前方也在渐渐袭来的夜色中泛着荒凉的淡蓝色光芒。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往前而不是回头,路况应该不会更差了。提心吊胆开了许久,路过一个叫Duck Creeks的小村,惊讶之余也庆幸这里还有人家,哪怕在雪地里趴了窝也能找到人来救我们。 峰回路转,眼前倏然一亮,一轮巨大的满月出现在我们面前,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月亮!只可惜没有单反也没有三脚架,无法记录这一切。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只是为了美图,网上随便搜搜就能看到,但人们还是会选择旅行,就是因为亲身经历的惊喜和疲惫都是如此真实,是任何技术都永远不能取代的。 走出这段山路就是国道,路况顿时好了很多。八点左右开到了酒店,是在布莱斯峡谷(Bryce Canyon)附近找的,最近的几家都订满了,而且很贵,只好在这个叫做Panguitch的小镇订了一家连锁酒店。镇上本就没有几个像样的餐厅,圣诞节更是不会开门营业,于是我们用咖啡机烧水泡面,配鳗鱼罐头,在这个似乎被遗忘的小镇度过了2015年的圣诞夜。
2518 8
留言板

0 / 500 字

  • 汪排骨是喵星人

    回复 @乌冬冬爱洋葱头:看怎么理解“方便”二字啦~ 如果要相对三番和monterey来说硅谷确实是处在中间的,不一定要Sunnyvale,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选更好一点的地方,比如苹果总部所在的Cupertino,斯坦福所在的Palo Alto等等,相对于南北两边景点的距离,这几个地方和Sunnyvale都差不多

    回复

    2017-01-23 08:38

  • 乌冬冬爱洋葱头

    lz,你好,看了你的帖子,请问住在sunnyvale这个区域,是不是朝北去sf、muir woods;朝南去carmel、monterey都十分方便呢?因为我想在硅谷这个范围找个地方住一周左右,游览sf周边这些景点,谢谢啦!

    回复

    2017-01-21 13:36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