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0%

seamouse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13)

Ta的关注

2 更多

Ta的粉丝

18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78国家494城市
  • 点评1 / 15

    去过 15 个目的地
    点评过 1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3篇游记 | 2个精华

发表在 挪威/瑞典/芬兰/丹麦/冰岛 2014-08-22
酷尔辛基,Coolsinki
(注:漂亮的图是旅游局图库里的,难看的才是我拍的) 这里有着全世界最安静的男人,半句话不吐就麻利的搞定一切事情,似乎非得这样沉默,才配得上北境的凄美气质,似乎他们有能力透过迷雾看懂你的内心。千万别在周五给他们说笑话,严肃的他们会在周日上教堂做礼拜时,才狂笑开来。 酷市民,沉默的面壁者 我相信自己见到了面壁者,还远不止一个,那么这个星球即将被2012毁灭吗?当漂洋过海的踏上赫尔辛基陆地时,我被港口的安静和旅客的沉默牵引到刘慈欣科幻巨著《三体》中。地球最后岁月到来前,人类意识到即将到来的侵略者有着某种致命缺陷,智力远高出我们的三体人早就从肤浅低效的言语和文字交流,过度到心领神会,却也因此丧失了隐藏和撒谎的本能,为此只要选出最胸有城府的淡定之人,将某个疯狂的秘密深埋内心,这个世界或许还有救,这样的救世主,被颇具禅意的赋名作“面壁者”。 客运最为繁忙的西港竟然如此沉静,没有重逢情人的深拥激吻,没有拉客黑车的欧元报价,没有意外磕碰后的愤怒相向。往市区流动的长龙,规矩的躺卧于班次频繁的公交站和地铁口前。车上,依然是无边的沉默,除去身旁小伙一丁点的耳机音乐,连一声咳嗽都听不到,以至于让我打开手机的声音都显得是那么突兀和失礼。或出神望着窗外,或低头玩着推特,似乎人人都警惕自己的内心信号被外星人截去。如若奥运项目有着发短信速度赛,那么芬兰人将包揽男女组冠军并保持世界记录。有说法认为发明短信功能的,正是芬兰人,其目的就是为了替代说话。在家靠Linux,出门靠诺基亚,言语确实成了多余功能,即便诺基亚在今天已完败给美国苹果,一堆从不叽叽喳喳的愤怒小鸟又挺身而出,成为人们消磨时间继续沉默的最佳替代品。 直至走到火车站东侧的康比购物中心,才算有了熟悉的城市声响。健身球厂商搭起舞台,让壮硕男女在流行摇滚中挥汗示范着产品功能,那雀跃动感的伴奏音乐却还是意大利的打榜歌曲,是的,意大利,那个吵闹的南欧世界。阿尔卑斯山隔开了两个欧洲,北边,富裕而沉默;南边,衰退而喧嚣。广场上的滑板青年扔下烟头,加速滑行飞越栏杆,本只有一丁点尖锐的摩擦声,在被沉默客车憋坏了的我听来,变得异常洪亮。流浪的吉普赛人,用手风琴拉着《多瑙河之波》,将一个较为完整的听觉世界复原。 在没有短信,没有互联网的远古年代,芬兰人将大部分时间用于钓鱼觅食,两个男人来到冰冻的湖边,放下鱼饵后,沉默的一天就过去了。而在家抱孩子的女人们或许也不像世界其他地方的同业主妇那样,能唠嗑出多少八卦。芬兰电影艺术的杰出代表阿基.考里斯马基擅长打造脸谱化的有趣人物,早期作品《坐稳车,泰欣娜》里有两个开车兜风的哥们,一个烟不离手,一个咖啡不离口,路上顺了两个外国妞,像是帮忙又像交友,一道下餐馆、看摇滚现场、男女搭配住旅馆。可怜的姑娘们,看着大男人穿着西装倒下大睡,不但没有丝毫“礼貌性”的表示,甚至没能撬开一刹金口,“我是多么想听你们说句话啊”,到了分别关头,俄国肥妞终于表达了失望情绪。看着渡轮远去,两哥们不免有所落寞,可是又继续回到生活正轨,抽烟、喝咖啡、钓鱼、缝纫、不说话。忘了说,芬兰是人均咖啡消耗量最大的国家。 这样一部反浪漫的电影,确确实实为芬兰男人塑形,稳重可靠却也有那么点沉闷无聊。在穷游网的论坛上,就有刚远嫁到赫尔辛基的中国姑娘,在美丽而安静的环境中,被逼成了怨妇,“这边的男人怎么都这么不爱说话啊!好心帮手把袋子提进屋里,还没来得及知道名字,就不见了。”米卡.考里斯马基,虽没能达到像其亲哥哥那样的电影艺术成就,却也在《僵尸和魔鬼列车》中塑造了一个“贾宏声的芬兰远亲”,在沉默和酒精中,选择趁着漫天冰雪和港口迷雾,消失于亲朋好友的视野和记忆中。 要撑开芬兰人的金口也并非不可能的任务,要么等他喝醉,要么一起蒸个桑拿。这个晚上,就有一位父亲在桑拿房跟我聊起自己读高中的叛逆儿子,“每天就把自己关在屋里打网游,吃饭时说不上两句话又缩了回去,谈个女友分了手,对方发来长串理由,他却冷静的回个‘OK’”。沉默的少年,或许不是芬兰独有,而是全世界共同感染的青春病,譬如书写同意分手的短信,怨天尤人没面子,礼貌假装难过甚至愤怒没必要,还不如凝练成“好的”二字,一副再没情感浓度的当代冷抽象。 当然,沉默芬兰民族性格的背后,并非异化了的当代情感,而是一副处处帮忙的热心肠。赫尔辛基虽然不大,但看演出晚归的我还是迷了路,斗胆问了一个冷艳重金属扮相的青年,他仅说一句“跟我走”,然后把途中我那些试图消磨步行时间的问话,都以“Yes”和“No”带过,直至把我送到酒店门口,就又竖直衣领,迎着风雪耍酷而去,连一句“我叫解放军”式的介绍都略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酷人物酷段子 西贝柳斯:据说这位芬兰最著名的音乐家在作曲时从不使用乐器,全凭大脑构建交响乐的宏大世界。有一年生日,一位朋友送来一家钢琴,竟还被他骂了回去。他否认自己作品中存在“现实性”,不想用任何尺度上的“现实性”为自己赢得名声,但他那首席名作《芬兰颂》的中段旋律却被用作了后来芬兰国歌的曲调。 马蒂.尼凯宁:这是有史以来最天才的跳台滑雪冠军,他毫无自我管理能力并充满暴力,常在大赛前夜把自己灌个酩酊大醉,第二早却还照样上赛道、冲刺、翻飞、夺冠、破纪录。从滑雪到摇滚歌手再到脱衣舞男,他做什么事都能成功,无论这些事情是否仰仗了冠军的名声,群众总乐意看见和消费这样一个过气冠军。他又一次入狱出狱,罪名和以往一样,离婚后又去殴打前妻。马蒂,就是这么一个完全属于酒神世界的真实人物,只不过酒神世界的背后,是控制他的狐朋狗友甚至国家利益。 阿基·考里斯马基:这位芬兰当代电影最杰出的作者,也是一个口无遮拦的疯子。其语录包括获奖致辞,“首先,我得感谢我自己”;要挟剧组,“毕竟我付了钱,他们要听我的”;选定角色,“你的鼻子真他妈大,可以出现在我的电影里了”;表达情绪,“我真是为此……太……悲伤了”;工作感悟,“做一个被欢呼的明星导演感觉如何?其实比不出名更糟糕”。
2471 10

发表在 奥地利 2014-06-05
维也纳,返老还童
游客镜头下的维也纳,是限于内城和美泉宫里的巴洛克、莫扎特和茜茜公主;而年轻市民或移民感受中的维也纳,是一圈圈扩散开来的行动派、新校园和电音派对。越往外环滋长,这座城市似乎就变得越年轻。 维也纳,返老还童 这座城市似乎越活越年轻了。太阳好不容易挤开乌云露出晴脸时,传统的那边,戴上假头套装扮成莫扎特和海顿的黄牛,开始兜售当晚演出票;现代的这边,刚从独立品牌店斩获新衣的俊男靓女,三两成群着扎入探不到头的纳旭市场,零降雪的奇怪年份,不如让预告户外咖啡时光的早春提前到来。一区正中的霍夫堡皇宫,过去一度是、现在完全是茜茜公主的个人地盘,游客面前的华丽金银雕饰,伴着美人永远睡去;黄昏拉下了作为博物馆的宫廷幕帘,外面现实世界中的新女性,即将让自己尽情投入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公主的婚姻如此不幸,凡人的爱情可不能重蹈覆辙,管其面对的是直的、弯的、跨性别的,在如今极具包容的移民城市维也纳,都得抓紧及时行乐。 城建,青春派包围巴洛克   就像一个人的皮肤和脸色,建筑的颜色也标示着其自身的年龄。在一群白净的“巴洛克中年”和面黄的“文艺复兴和哥特老年”包围中,土灰色的鲁珀特教堂,就是那位被皱纹般藤蔓爬满脸庞的耄耋老者。竣工于公元740年的这栋建筑,据信是全城最老的教堂,戴着红顶礼帽般的塔楼,在人工改道的多瑙运河前昂首了近1400多年,成为作为旅游区的狭小内城与外环各区的分界前哨。它的底座,还有一些弹痕,那是1945年4月11日,负隅顽抗的纳粹防卫军为阻止苏联红军跨河强攻,而在反击时留下的伤疤。除了鲁珀特教堂,运河两岸建筑在激烈巷战中几乎全毁,这番残骸,也成就了1949年那部伟大黑色电影《第三人》的悬疑气质,奥逊•威尔斯饰演的黑市药品商,在倒塌的废石堆中奔跑,企图从中立区逃到苏占区。    维也纳没能成为又一个被分割的柏林,1955年,占领城市的四国盟军全面撤出,奥地利完全独立,高投入的马歇尔计划,让其迅速收拾干净废石堆,运河北岸重又发育起钢筋混凝土的现代建筑。从内城北面的街巷探去,鲁珀特教堂老爷爷身后不远处,是年富力强的来富埃森银行大厦,玻璃幕墙像发达的肌肉,在阳光下亮得晃眼。 同莫斯科、北京一样,维也纳也是从内城(1区)开始一环环滋长蔓延开来的,直至如今的23个行政区。可作为城市雏形的罗马帝国要塞,不过是更狭小的内城之内城,如今只在位于环线上的市政厅对面,留下一小段城墙。最中心城市地标的斯蒂芬主教坐堂,虽未能躲过二战的最后炮火,却也在1962年原地满血原样复活了。广场西南角的Do&Co酒店,一度被诟病为丑陋的玻璃怪兽,但建成后人们发现它凸出的椭圆部分,竟能成为一面大教堂的漂亮哈哈镜,也就彻底扭转了态度。同样因与周遭环境不协调而曾有非议声音的,还包括不远处的犹太大屠杀纪念碑,但作为战时的纳粹国度一员,除了极右翼分子,没人愿意冒政治不正确风险来从美学上否定它,再说,审美总是需要年份去沉积的,在如今的游客和市民眼中,四壁图书样式的纪念碑奇妙极了。 往南踱步出一环,是被新艺术运动建筑风格覆盖的博物馆区。该运动到了奥地利,成了以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埃贡·席勒以及建筑师奥托·瓦格纳领衔的维也纳分离派,艺术反动分子们那座顶着缕空”金色圆白菜“的基地分离派展览馆,也同时被唤作“青春派”建筑代表作。“给时代以艺术,给艺术以自由”,门楣上的响亮口号已经呐喊了100多年,出类拔萃的建筑依然显得前卫卓绝。能勉强与之比肩的后浪,或只有百水先生建于1985年的公寓,不规则外部线条、洋葱状屋顶、回归大自然的陡峭地面,一切都让百水公寓,在高迪的巴塞罗那之外,成为外星人在地球大城市留下的又一处使领馆。 音乐,朋克冲撞圆舞曲   两匹马挂着手风琴,端坐在莫扎特纪念像前,抑扬顿挫着拉起我最喜欢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二圆舞曲》。基座上绘有风流倜傥的《唐.璜》,几位妙龄高个东欧靓女稍被乐声短暂拉住片刻后,又急匆匆的向着国会大厦方向赶去,她们或许是乌克兰职业抗议团体成员,等着一会儿高呼关于反俄军进入克里米亚半岛的口号,然后和那座“奥地利纸牌屋”外的警察周旋,最终裸着上身被拖进车里。听到我在盒子里掷下1欧元,戴着马头的两个面具甩得更欢快了,仿若要跟我拜中国年似的。 雍容华贵的内城,也算得上一座全世界最大最鲜活的古典音乐纪念碑。名家名团名指挥们,就像激烈冰球比赛中需要高频度替换的选手,国家歌剧院大厅里,多尼采蒂的《爱情灵药》只排得上两场,就随即要被柴可夫斯基的《叶甫盖尼·奥涅金》替下,音乐协会金色大厅送走主队维也纳爱乐乐团后,马不停蹄的迎来“打客场”的指挥西蒙.拉特尔爵士和他的柏林爱乐乐团。毕竟不是夏休时节——宋祖英刚坦诚“开了个坏头”的金色大厅镀金之旅,还没继续迎来温州蒲公英少年合唱团、长沙育才学校、云南省委老同志合唱团等上百家业余音乐团体——票房早早告罄,连站票都不剩。反正已在情人节之夜的柏林欣赏过拉特尔爵士和内田光子奶奶的《莫扎特降B大调钢琴协奏曲》,也就没必要非得继续提升自己的古典文艺逼格了。内城的古典大餐实在丰盛到不可能细嚼慢咽,在知识背景都彼此相当情形下,43岁的女向导Ilse和我,就以Rap般的快步节奏,迅速遍历完城中的音乐大师印记,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老小施特劳斯、李斯特、马勒、布鲁克纳、勃拉姆斯、维瓦尔第……“我等着7月份的Krieau Rocks,最喜欢的Metallica又要来”,Ilse告诉我。 其实,四位金属老爷子也该是摇滚乐里最为工整的古典大师了,这座城市有着比他们年轻得多的声音,而且和内城里作古的老家伙们一样,热销到留不下几张门票。按分贝数,我四天的音乐之都听觉体验之旅,可描述为四拍子的“强、弱、次强、弱”。第一晚,来自本土和英美的四支乐队,在Arena俱乐部以电气化的死核朋克,狠命砸了过来,没有长发也没嗑药的我,也趴在金属党后背上,装模作样的甩头;第二晚,持续一个月的国际手风琴节迎来了最厉害的阿根廷大师Chango Spasiuk,同样一袭长发的音乐家可没想让观众正襟危坐着,遗憾在剧场这样的空间,总让人严肃到不可能跳起欲拒还迎的探戈;第三晚,英国独立摇滚女歌手Anna Calvi在Chaya Fuera俱乐部,以最耸听的失真效果和最激烈的身体释放,证明着自己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女吉他手,可总又在一曲落幕后轻声细语的温柔致谢,戏剧性反差的魅力从娇小身躯中汹涌而出;最后一晚,来自德国的小清新Alin Coen Band,以懒洋洋的Bossa Nova节拍疏解着刚硬的德语发音,忘记约翰.施特劳斯和他的《维也纳森林故事》圆舞曲吧,新一代森林系少女有自己的好听心事。 生活:消失的中产阶级   音乐之都每晚都有那么多的现场演出,加上走在欧洲前沿的DJ文化、颇具实验精神的现代舞、票房出众的院线影片,以及连名导迈克尔.哈内克都要迈上一只脚的德语戏剧,这座城市真有这么庞大的文艺人口可以消化这么多高品质夜生活吗?再说,所有这些的入场券都不便宜,欧债危机下的青年人甘愿拿出大部分收入为文艺生活买单吗? 在来自奥地利第二大城市林茨的向导Ilse看来,与她那经济发达收入可观的工业化家乡相比,首都维也纳的物价实在太高,不依赖父母的话,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得拿出近半收入负担合租房,加上时不时难以抗拒的文艺生活诱惑,短时间内别想考虑什么财务计划。或许,任何一座具备文化向心力的大城市都如此,纽约、巴黎、伦敦、北京、维也纳……只要能解决掉占大头的住房问题,富人和穷人、雅痞和嬉皮,都能找到适应自己消费能力的圈子,骂骂咧咧却也心甘情愿的生活下来。 维也纳曾花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来恢复年轻人数量。1919年,奥匈帝国解体一年后,全城人口从228万锐减至183万,两次世界大战间歇的20年,低达5.5%的出生率一度让首都成为一座“没有新生代的城市”。直至1960年代末效仿德国调整移民政策,大量招募来自土耳其的“客座工人”,并让他们在此落地生根后,才从根本上扭转了死亡率远高于出生率的人口负增长危机。冷战结束后,东欧青壮年劳动力和难民的大批涌入,进一步塑形了如今城市的移民社会特质。如今城区174万居民中,超过60万拥有移民背景,偏年轻化的移民,不仅保证了劳动力市场,也成为政党竞争时争取适龄多数的宝贵票仓。 虽然不是随便占领一套废弃旧宅、就能近乎零成本生活的公社化柏林,没经济实力享受内城高雅艺术的年轻移民,也能在一圈圈的外环里滋长出国际化的文艺生活。这让偶尔伴着拐杖和厚毛衣们走进音乐厅的我,开始忧心起内城的衰老,并警示自己,“千万别提前过上老年人夜生活。”在内外年轮的拉锯下,以往全家老小共赴新年音乐会的欧陆春晚画面或在渐渐变淡,没有了哈布斯堡皇室后,曾属上层社会交际的美泉宫音乐会,早已成为举着贵族透露却不忘商业身段的年度表演盛会。内外环之间的分离派展览馆中,当代艺术家Lisl Ponger呈上一个颇具含义的文献展——消失的中产阶级,美式民主将贵族审美拉下神坛,高速运转的移民社会又瓦解着中产阶级趣味,世界变平了,维也纳更丰富有趣了。

维也纳 维也纳 维也纳

2128 4

发表在 环游欧洲 2014-04-21
意法瑞,奢滑阿尔卑斯
天生丽质的阿尔卑斯,不仅是可供远观的,也是可以让人彻底融入其中享受运动刺激的。尤其到了冬天,滑雪就成了整个山区的主角。从意大利北部到法国东南部再到瑞士西部,我这只几乎没有平衡能力的菜鸟,在连续多日的刻苦折腾和尽情享受后,总算翅膀硬了,能在雪山飞翔了。 奢滑阿尔卑斯 第一站:多洛米蒂群山,滑享拉丁文化 幻变山色伴初滑 11号缆车将我送至海拔2003米的Piz Sorega。晴空万里,只有四周更高处山峦顶悬着几朵白云,一动不动,像是舒服的坐垫,等待着裁判的屁股。我心率加快、双手发抖,之前对阿尔卑斯雪场的可怕描述如千军万马杀入脑海,“他们的蓝道等于崇礼的中级道等于北京的高级道,更不用想象红道和几乎垂直的黑道。”那么,最温柔的绿道,你在哪? 我曾是那种天生平衡能力残缺的孩子,骑车,学了5年;旱冰,至今不会;滑雪,是让孩子们发出 “妈妈,那个叔叔又来了”尖叫声的鱼雷。此刻,最跟前的11号蓝道,对我都像是万丈深渊。不管了,云端等着嘲笑我的裁判以及意大利的可怜孩子们,怪叔叔来了。 幸好之前半个月,崇礼雪场的教练纠正了我的错误肌肉记忆,战战兢兢,弯腰、挺身、旋转、山下板用劲加韧……缓慢而安全的动作将我送到稍稍平缓处,回看身后陡坡,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嘛。克服了糟糕的心理作用后,轻松和愉悦感伴着云淡风轻的壮丽山景而来。无边无际的雪道,给足了我欣赏清晨光线雕琢多洛米蒂群山的时间,没被白雪覆盖的巨大岩石,从最初的白中带绿渐渐幻化为浅红、深红,直至被半山腰铺开的茂密针叶林掩去。我朝着“一战旧址”的路标转向9号蓝道,并最终又跟着11号汇入登山缆车出发的S.Cassiano村。 这耗去我45分钟下行的漫长雪道, 仅是拥有65条索道、50余条雪道的巴迪亚(Val Badia)山谷滑雪场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一张最基本的山谷索道日票,就将带你翻山越岭,玩转林海雪原。更多的滑雪爱好者,则选择包括多洛米蒂山区12座不同峡谷雪场的超级滑雪通票(Super ski pass),用好几天的时间,通过缆车索道或滑雪公交,在总长达1200公里的雪道内自由驰骋。高手们更乐意选择42公里的Sella环线,在4座最主要山谷的悬崖峭壁间来一场持续五六小时的马拉松越野滑雪。而职业运动员,则等待着每年圣诞前3天的男子高山速降世界杯。 这些几乎被雪崩追赶着的武侠高手画面,距我的水平实在太过遥远。不过我也竟不小心闯进了中级难度的红道,在只因为肌肉疲惫摔了一个跟头的不赖个人成绩后,来到属于高山速降世界杯的La Villa缆车站。山顶大把的蓝道选择,让你不必非得不自量力的从最大超过50度的斜坡滚落下来,在极其享受的辽阔岩石和针叶林间多次迷路后,一块标示Armentarola的牌子出现在一个岔路口,柔软而平缓的白雪,将体力透支的我直接送达山底的Cirsa Salares酒店。 盐谷酒店的拉丁家族 酒店老板Stefan像是从哈布斯堡王朝时代穿越出来一样,黑马靴、红马甲、大圆帽和一掌宽的厚重腰带,一道架在高大的身躯上。这可不是为旅游接待而刻意仿古,酒店职员、村落居民以至整个巴迪亚山谷的“土著”都这么穿,防寒保暖又不影响走路开车。穿着这些漂亮服饰的,是仅2万人口的拉迪恩族裔,他们固守着自己的文化风俗,彼此间说着外人听不懂的古老拉丁语,“当然我们绝大多数也都会意大利语、英语甚至德语,要不就真和这个世界脱节了”,Stefan说到。 同样源于当地居民以巨型木桶盛载牲畜用盐的传统,这座由Stefan父母Weiser夫妇建于1964年的精品酒店,干脆命名做“盐谷”(Cirsa Salares)。12月初,当地酒店纷纷重新开门,以迎接宾客盈门的滑雪季,盐谷也精心布置好从住房到餐饮再到特色干草浴SPA的温馨空间。大堂里的杉木、松木、瑞士五针松木的手工家具,围绕着刚打扮好的圣诞树;墙壁上Weiser家族成员的黑白肖像,安静听着柴枝在炉火里劈啪作响;米其林星级餐厅La Siriola则为从鸽肉三明治到鹿肉酱汁手工鸡蛋面的每一道菜,都搭配出最匹配的葡萄酒,以犒劳在雪道上辛苦一天的宾客,地下酒窖里那些来自1850间酒庄的2万7千瓶佳酿可是有着无数的魔法可能。 正餐过后,我去甜品自助区拿了一杯提拉米苏,胡乱搀和了旁边一些不知什么口味的慕斯,刚一拿回餐桌,一个老太太就过来抢夺回去。正一头雾水时,隔壁桌的客人告诉我:“不必担心,这是老板的妈妈Hilda太太,过一会儿她将给你配出最好口感的蛋糕。”果然,5分钟后,一叠颜色清亮的好看宝贝送到了跟前,“Bellisimo!(漂亮极了)”,Hilda太太骄傲的形容着自己又一个“作品”。 拉丁族裔的文化保育 在地图上,“盐谷”酒店几乎已经挨着威尼托大区,虽然1981年那部007电影《只为你的双眼》中,邦德只是帮衬“那边”村子Cortina做了宣传,但在Stefan看来,“那边”对文化尤其是建筑的保护,显然不如他们“这边”,“我们从不售卖地产,这对保持酒店业正常运转很重要,从12月初到3月底,几乎所有酒店房间都订满;而他们卖出了成千上万的度假公寓,只要圣诞假期一过,那里简直成了一座空荡荡的鬼城。” Stefan驱车带我去到一座只有“农家乐”而无现代酒店业的古老村落——Longiaru,为保持当地特别的生产生活建筑Viles之统一样貌,地方政府要求所有新盖民宅必须依传统架构建造,牲畜棚上层供暖下层供牛羊居住,旁边的家庭住所高度也得与其一致。 操拉丁语的村民,平日就以畜牧业为业,而欧洲市场上便宜的牛奶和肉类价格自然无法保障村民生活,因此他们就在隆冬时节选择到滑雪场工作,年纪长的在索道下方,年纪轻的去到山顶做安全管理员;初春农闲时,政府会让村民去海拔2000米以上的山地割草并给予高额补助,这样盛夏时节大批登山徒步爱好者将会看到山区成为偌大的漂亮花园。幸运的是,波尔扎诺自治省的特殊身份,以及通过零件制造业、旅游业和家具产业而充盈的地方财政,从不用向腐败的意大利中央纳税,保证着地方政府有能力为村民提供有尊严的收入并维护民族文化传统。 山金车香弥漫Rosa Alpina 让Stefan最自豪的,并非其族群的传统文化保育成果,而是这一小片区域的美食风景,“我们S.Cassiano和隔壁的Corvana村加起来才1500人口,却有4颗米其林星分布于3家餐厅,这或许是米其林星级密度最集中的地方。” 其中独占两星的,是Rosa Alpina酒店的St. Hubertus餐厅。还没到饭点,我就先被主厨Norbert Niederkofler请进厨房,率先品尝几小时后将呈于餐桌的新鲜黑白松露和奶油菠菜,酒店经营者Hugo先生熟练操弄着一台1939年产的切割机,一片片肥美又不腻的火腿从砧板上送进嘴里。 Hugo是Stefan的表弟,来自同一血脉的Pizzinini家族,他们经营这家酒店的历史和火腿切割机一样久远,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对多洛米蒂山区地理边界的划分协定,导致了新一轮的人口迁徙,而这座奠基于1850年、并从最初教区牧首小屋扩充为一战时奥匈帝国军队联谊处的大宅,也就在二战爆发的那一年,被Engelbert Pizzinini先生接下,并在战后发展为巴迪亚山谷档次最高的五星级精品酒店。 无论是累到筋疲力尽的滑雪,还是撑到大腹便便的餐饮,休息片刻后,是最适合到同样荣获大奖的酒店水疗中心Daniela Steiner Spa去放松或消化的。其中最富当地特色的,是让身体被山金车菊花包裹的水床,这是山区众多干草浴疗法的一种,脱光衣服躺下去,犹如被包裹在一个花草制成的茧内,通过加热出汗来舒缓紧张的肌肉。离开水床后,清瘦理疗师的一双玉手,又将山金车精油缓缓送入肌肤,我想,我总该比在干草堆上小憩的村民幸福吧。 再醉滑一次 从干草浴中舒服的醒来,又该是踏上雪道征战的时候了。Rosa Alpina酒店专职登山滑雪向导Diego刚从贵州格凸河攀岩锦标赛归来,正有好多关于苗族古怪饮食的见闻欲与我分享。可我偏偏更关心他带德国明星娜塔莎.金斯基在当地攀岩的故事,“或许受她老爸克劳德疯狂性格的影响,这位上了年纪的美女依然热爱冒险,而且也有着运动天赋,那次攀岩其实是为了一部微电影《夜晚属于星星》,我至少也露了个脸吧。” Woman, War and Wine,永远是男人共同的话题。Diego熟知巴迪亚山谷雪道上一切餐馆,“2050米处那家拉斯维加斯的主厨是你们中国姑娘,来自台中;世界杯速降雪道山顶那家Moritzino俱乐部的甜点最棒,有时晚上他们不下山,就把DJ请上来狂欢。你一定得喝一杯白葡萄酒,再跟我一道冲下山去。” 反正没交警管“醉滑”,那么就来上一杯。11号缆车再一次把我送至初滑阿尔卑斯的2003米处,好了,Diego,Let’s go! 全日索道票(以下均为2月旺季价):多洛米蒂滑雪超级套票(Dolomite Superski),¥430;仅限巴迪亚山谷(Val Badia),旺季,¥390

Val Badia Val Badia Val Badia Val Badia Monterosa Monterosa Cervinia Cervinia 库马约尔 库马约尔 霞慕尼 霞慕尼 Gstaad Gstaad 蒙特勒 蒙特勒

3643 10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