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0%

梅梅梅梅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6)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尼泊尔 2017-05-18
2017尼泊尔EBC行纪
   继 2016 年 9 月攀登乞力马扎罗山后,就琢磨下一次高海拔徒步,上次的组织者文老师发出了尼泊尔 EBC 徒步计划,我对这条线路有兴趣,但看到报名人数较多,就有些迟疑,因为这样长度、难度、强度、高度的线路,人多了会很麻烦。文老师热情邀请我参加,也期望我像上次一样为大家当英语翻译,我就订票报名了。没想到在我之后,又有人加入,最终形成 21 个人的大队伍。队伍中最年长的是 69 和 71 岁的文老师和青大哥夫妇。 出发之前,我们联系到了当地夏尔巴向导尼玛,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我对尼玛进行了考察,通过微信及通话,我与他交流了本队基本情况和计划路线,了解到他英语水平不错,经验丰富,报价合理,就确定由他来安排我们的接待工作,包括组织 10 人的向导背夫团队,预定住宿等。 D1 ,北京 - 昆明 - 加德满都 队友们于 3 月 17 日出发, 18 日上午抵达卢卡拉开始徒步。由于 17 日是星期五,我还得工作,我 18 日出发,经昆明抵达加德满都,本想当天飞往卢卡拉,但当天已经没有航班了,只好在机场附近找个宾馆睡一觉, 19 日上午去卢卡拉。由于队友中有一位叫 FMM 的英语很好,同时前两天的行程较为容易,我的缺席应该影响不大。 D2 ,加德满都 - 卢卡拉( 2640 ) - 南池( 3440 ) 前往卢卡拉的飞机都很小,最大的只能坐 20 个人,不用无线导航,全凭飞行员的眼力和经验,因此不要求乘客关闭手机。登机牌没有座位号,也无需对号入座。我坐在飞行员身后的第一个座位,飞行员操作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小飞机从座座雪山间飞过,有时感觉就要擦着山崖了,经过 40 分钟,降落在只有 460 米长跑道的卢卡拉机场。飞机安全着陆的一刻,乘客们情不自禁地鼓掌欢呼。后来我观察这条世界上最短的跑道,发现它不是平的,而是一端高一端低, 18 度的斜坡。飞机降落时,由低端驶向高端,起飞时,由高端驶向低端,很有科学道理。 出机场先买了尼泊尔 SIM 卡,给尼玛打电话,尼玛说下午派个背夫在半路接我,以确保我在天黑前赶到南池,安排得好周到啊。 十点半开始走,一路超了许多人,自我感觉可以用“一骑绝尘”来形容。前 8 公里以下降为主,后 12 公里以上升为主,在 14 公里处的 Manjo 办了登山证( TIMS ),之后买了萨加玛塔(尼泊尔人对珠峰的称谓)公园门票。尼玛派来的 Sujan 接上我,替我背上包。 一路沿着河流逆流而上,无数次走过铁索桥, 5 点到达南池, EBC 线路上最大的村庄,房屋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分布在巨大的山坳里。在 Sakura 宾馆,我见到了 20 名队友及向导尼玛和 Timba ,他们正在盼望我的到来。 今天行走 20 公里,累计上升 1400 米,下降 800 米。 D3 ,南池( 3440 ) -Tengboche ( 3800 ) -Duboche ( 3760 ) 本以为暴走一天晚上应该睡得很香,却久久睡不着,一直在半梦半醒之间。看来高海拔的影响不容小觑。一般来说徒步队伍在南池安排一天休整以适应高海拔,我们没有休整期,就让我们在行进中适应吧。 早晨,我们冒着颗粒状的飞雪和大雾出发了,我作为全队的翻译,与我们的主向导走在队伍的最后,承担起收队的职责。中午天晴了,接连不断的雪山美景呈现在我们眼前。 路上我惊喜地遇到在来加德满都飞机上坐我旁边的日本女孩,她是个中学美术教师,趁春假出来徒步,独自一个人无向导背夫徒步 EBC 。为了省钱,飞机票大阪 - 南京 - 成都 - 昆明 - 加德满都一番折腾。我们热情拥抱合影。 路过海拔 3800 米的 Tengboche ,有个佛教大庙。下午 3 点到达 Duboche 村的 Revendel Lodge 。老板娘英语流利,热情高效地接待了我们。 D4 , Duboche ( 3760 ) -Dingboche ( 4410 ) 从晚 8 点一觉睡到凌晨 2 点,太早,接着睡到天亮,浑身舒服,持续一周多的鼻炎也好了。看来高海拔已经适应。在客栈前面的小院打了太极拳。 在雪山环绕的客栈小院,客栈老板娘在院子里的佛龛烧松柏树枝,嘴里念经,她告诉我,是在拜山神和佛祖。 八点出发,从 3760 米的 duboche 向 4400 米的 dingboche 行进。阳光灿烂,白雪绿树,处处皆风景。正前方是珠峰和洛子峰。中午到达 4040 米的珠峰餐厅休息吃饭。下午三点半,到达 dingboche ,入住本村位置最高的山谷景观客栈,既能看到村庄全景,又方便后面的徒步,尼玛选择住宿真是用心了。 21 个人的吃饭是个麻烦事,尼泊尔餐馆老板做饭又慢,又算不清楚账,加上大多数队友不会英语,点菜结账简直是一场噩梦,前两天常常出错,纠缠不清,昨晚我们摸索出一个方法,我帮大家点菜兼收钱, CFO 设计表格记录每个人点菜明细,之后我用英语告诉向导各样菜共点了多少份,并一起付账,吃的时候,大家按照自己点的吃,但有个老兄竟然记错自己点的,吃了别人的菜,好在 CFO 有记录,找出错在哪里,加以补救。 今晚尼玛找我,与店老板商量改进方案,设计了三个价格一样的套餐,供队友选择,大大减轻了我们的工作量,也避免了吃饭时出错。队伍太大了,有时必须在效率和个人满意度之间做出选择。 D5 , Dingboche ( 4410 ) -Chukhung ( 4750 ) 在海拔 4400 还睡得不错,早上明媚的阳光照在窗外的雪山上,用冰冷的水简单洗漱。八点出发,一路雪山风景,慢慢走,边走边玩,路遇来自英国的小伙子 Guy ,他是个 19 岁的大学生,今年 gap 一年,满世界旅行,我们聊得很开心,不过他走得较快,而我需要和尼玛一起收队,边走边聊了一会,就让他先走了,我一不留神已经走到了队伍最前面,停下来等后队。 12 点到达 chukhung ,入住日出宾馆。睡了个舒服的午觉,下午三点尼玛带我们去附近的小山头欣赏洛子峰,世界第四高峰。大家疯狂拍照。 D6 , Chukhung-Chukhung Ri ( 5548 ) -Dingboche ( 4410 ) 上午去 chukung ri ,海拔 5548 米的一个山头,是我们此行的第一个观景台,慢慢爬上去用时 3 个小时,可以看到洛子峰,马卡鲁峰, 6100 多米的岛峰近在咫尺,还有一个湖,结着冰。 大家玩得嗨了,向导 Timba 把最壮的队友抗在肩上,真乃大力神也! 高山徒步中基本没有条件洗脚,在和煦的阳光下,脱掉沉重的登山鞋袜,让劳苦功高的双脚洗个日光浴吧。 D7 , Dingboche ( 4410 ) -Loboche ( 4910 ) - 金字塔宾馆 5050 上午出发时,四个队友因高反严重先行下撤了。 在到达 Loboche 之前,经过一片玛尼堆,这是为了纪念登山遇难者而修建的,这里面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家,也有当地的夏尔巴人。尼玛带我们看了美国登山家 Scot Fisher 的墓碑,他与其他 14 人死于 1996 年的珠峰山难,我之前读过《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也看过同名电影,书和电影真实记录了这次山难, Scot Fisher 作为主角之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经过 loboche ,第三次遇到日本女孩,这次她面色苍白,嘴唇发青,显然高反症状,她说要下撤了。没有到达 EBC 对她肯定是个遗憾,但为了安全,必须放弃。 到达海拔 5050 米的 8000inn ,又叫金字塔宾馆,有热水洗漱,有 wifi ,被子很厚,原本每人 10 美元的住宿费,尼玛帮我们谈到每人 2 美元。好几天与外界失联了,终于可以用微信了,发个朋友圈,同时预报一下继续失联几天。 这里本身就是科考站, 1990 年由意大利人建立,经理 Gaji 带我们参观了实验室,有动力室、控制室等,能实时监控附近的地理数据,也能同步获取其他监测治站的数据。 Gaji 给我们做了演示,介绍说这里采用了世界一流技术,近年意大利政府停止资助了,用宾馆经营的收入补贴。几个喜欢科学的队友饶有兴趣地跟随参观及提问,队友老祝还要了联系方式,以便建立与中国科研机构的合作。 D8 ,金字塔宾馆 (5050) — Gorak Shep(5200) — EBC ( 5364 )— Gorak Shep 从金字塔宾馆到通往 EBC 的门户 gorak shep 虽然上升不多,但因遇到大风,走得相当费劲,有时感觉大风要把人从山上刮下来,我的包罩被狂风刮走了。文老师的脸是在这次爬山中冻伤的。 中午到达 Gorak Shep ,入住客栈,这里没有水源,冷水也和热水一样需要买。在尼玛的协调下,老板同意给我们每人配给 1 升冷水。 午餐后向 EBC 进军,缓慢爬升,两小时后到达 EBC 。彩色的帐篷像花朵一样盛开在雪地。要进入帐篷区域必须办理专门的登山证,我们只能止步于此。我发现在冰河的边缘有潺潺流水,招呼几个伙伴拿空瓶下来灌水。 尼玛遇到一个夏尔巴朋友,他们握手告别后,尼玛告诉我,这个朋友此次作为高山协作去登珠峰,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以前有朋友就遇难了。 返回途中,我们遇到一位马来西亚女士被向导搀扶着坐在路边,高反严重。她的向导给她喝水,因为是冷水 无济于事。我的热水还基本没有喝,立即倒给她喝,女士喝了热水,高反缓解,可以站起来慢慢走路了。热水对高海拔太重要了。 D9 , Gorak Shep(5200) — Kala Patthar(5600) — Gorap Shep(5140) — Lhobuche(4910) — Dzonglha ( 4620 ) 又有两个队友因高反下撤。 Kala Patthar 是我们此行的第二个山头,也是我们此次徒步的最高点,是看珠峰的最佳观景台。 几位队友一激动,来个光猪照。其中 FMM 光得最彻底。 D10 Dzonglha(4830) — Cho La 垭口( 5330 )— Thagnak(4700 )— Gokyo ( 4790 ) 最漫长的一天。 卓拉垭口不是此行的最高点,却是最难点,也是唯一用到冰爪的地方。垭口是 EBC 和 Gokyo 两条沟之间的捷径,但经常会因为天气原因不能通行。我们来之前的一两天才开放,否则我们要多花两天时间才能到 Gokyo 。 早上 7 点集合出发。出发不久,因队友们速度差距太大,队伍就拉得很长,我稍不留意,走到队伍中间,忽然意识到后边的队友没有跟上,就在原地等候, 20 分钟过去了不见人,只好返回查看。原来两位重装队友受高反影响走不动了,尼玛把他们的一个大包安排一个背夫背,另一个大包中较重的物品放在自己的大包中。负担减轻后,两个队友可以慢慢前进了。这件事告诉我,牢记自己的收队职责,不要往前冲,否则还得往回返,损耗自己的体力。 卓拉山口陡峭的山坡,覆盖着厚厚的冰雪,小心翼翼踩着前队的脚印通过。感谢老天风和日丽,如果是大风或大雾天,会非常艰难和危险。 过了垭口,是一段乱石陡降,道路不明显,非常难走。 4 点钟到达 Thagnak 村,稍事休息,继续上路。脚下是绵延不绝的冰川,断断续续被土石覆盖,队伍艰难行进。文老师夫妇疲惫不堪,凭顽强的毅力坚持,我和尼玛陪着走在最后。尼玛说,冰川上的路常常变化。由于我们已看不到前队的影子,我们需要小心辨认方向。 天渐渐黑了,我们亮起了头灯,在夜色弥漫中,头灯的光线显得那么微弱。没有正经路,在冰雪和乱石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前进。老人家脚下拌蒜,摔了一跤,碰破了耳朵,好在没有大碍。尼玛背着沉重的大包,照顾着两位老人。我跟在后面,为他们翻译,小心走路,确保自己不摔跤,别再给尼玛增加负担。 经过落石路段,尼玛希望我们快速通过,但两位老人再也没法走快了,只有慢慢走才能走稳。尼玛开始念经,后来我了解到,他在祈祷我们平安。夏尔巴人都是佛教徒,危险的时候,往往会念经。 在黑暗中挣扎了两个小时,我们终于在晚上八点到达 Gokyo 。 克服这样的艰难险阻,要不是有尼玛这样超强方向感、超强体力、超强耐心的向导引领,真是难以想象。我对他的业务水平由衷敬佩。 队友们已等候多时,看到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华子姐给我一杯奶茶,真是雪中送炭。 晚饭后, Timba 看到我太累了,为我要了盆热水,我刚要洗一下几天没有洗过的脚,山雨叫我,原来露露姐病了,需要找医生。我赶忙去找尼玛,尼玛跟我来到露露姐的房间,问询病情,露露姐咳嗽得厉害,尼玛初步判断是由于露露中午喝了凉水,但怎么治疗还得看医生,而这个村子没有医生,只能等明天到下一个村子再去医院。 折腾一番,我的一盆珍贵的热水已经变凉,凑合着洗洗睡吧。 D11 , Gokyo ( 4790 )— Gokyo Ri ( 5360 )— Gokyo ( 4790 )— Machhermo ( 4410 ) 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奶茶喝多了,夜里没有怎么睡着,早上有点精力不济,但还是想上 gokyo ri 看看,这是我们此行的第三个观景台。经过昨天的艰苦跋涉,大多数队友都需要休整,只有三个体力充沛的队友和我一起去。 尼玛给我们指明方向,我们就出发了。其实路线很简单,就是沿着山路往上爬,两个小时,爬升 600 米,终于到达山顶,周围是世界级的雪山环绕,珠峰、洛子峰、卓奥友峰等 8000 米以上的高峰近在咫尺,远处的冰川气势磅礴,五个高山湖泊历历在目。五个湖泊,最好看的就是 gokyo 村边的第三湖,因为其他湖都结冰,只有第三湖有部分解冻,呈现出翡翠色的水面。 下山后简单吃点饭,倒头就睡。两个小时后,队伍要出发了,我才起了来打包。尼玛很贴心地把我的东西尽量装到他的大包里,以减轻我的负担。 我们俩一起走在队伍最后,还没有出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瑞典小伙子 Mart 。上午我们在上山的路上认识,聊得很好,他单人独行,明天要过卓拉垭口,没有带冰爪,我说让他用我的冰爪,可是下山时我没有找到他,但他记住了我的名字和住的地方,中午他来客栈找过我,队友看我太累了,没有叫醒我。现在他正在我们行进路线上等我。刚才打包时我把冰爪单独放置,还在考虑怎么送给他呢,正好,赶紧把冰爪掏出来送给他,嘱咐他小心,他说他会尾随一个队伍的,以免找不到路。 傍晚到达 Machhermo 村,尼玛安顿队伍,让 Timba 带露露姐去医院,我陪着。医院在村子的另一头,爬上爬下走了二十分钟才到。接待我们的是个英国医生和他的助手,标准的伦敦腔听起来非常舒服,这是个只在登山季节开放的医院,英国医生是本月刚来的,一开始把我们当成了尼泊尔人,叫来了他的尼泊尔语翻译,闹了个小小的笑话。 英国医生仔细询问了病情,做了检查,排除了高反及肺炎,诊断结果是咽喉发炎引发咳嗽,与病人平时抽烟及昨天中午喝冷水有关。没想到尼玛的判断还挺正确。医生给了开了两种药,结束看病,收取诊疗费 50 美元,药费 20 美元。 回到客栈,向大家说明情况,文老师和队友们得知露露姐病情不严重,都松了一口气。 D12 , Machhermo ( 4410 ) - 南池( 3440 ) 早上起来,露露姐原先浮肿的脸庞消肿了,咳嗽也明显减轻了,看来英国医生的药还挺管用的。但露露姐告诉我,我自己的脸却肿起来了。 下午到达南池,再次入住 Sakura 宾馆。鉴于在去年攀登乞力马扎罗山过程中有队友高反严重动用了急救,给我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这十几天来,我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随时准备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现在队伍应该安全了,我感觉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好多天没有照镜子了,照了一下宾馆的镜子,这还是我吗?脸肿得简直不敢认了,顿时觉得身体疲惫不堪,还出现感冒症状,食欲不振,只想睡觉。文老师给我煮了麦片粥,我吃了粥,喝了感冒冲剂,早早睡觉。 D13 ,南池 - 卢卡拉 早上起来,感冒基本上好了。今天的路线是第一天走过的,熟悉的场景,只是路边的杜鹃花开得更鲜艳夺目了。路过小店,有水果卖,买了苹果和橘子和尼玛分享。进山十几天来,第一次吃到水果,好香甜可口啊。 傍晚到达卢卡拉,前面下撤的六个队友正在翘首企盼呢, 21 个队友欢聚一堂,共祝我们此行圆满成功。 后记 我们的夏尔巴向导 此行我们用 13 天(本人 12 天)的时间,完成了 EBC 地区 3 条沟、 3 个观景台、 1 个垭口的徒步穿越,徒步近 200 公里,圆满实现了出发前的计划。除了计划合理、天气给力外,离不开向导的丰富经验和竭诚服务。 我们的主向导名叫尼玛 . 堪查 . 夏尔巴 Ngima Kanchha Sherpa 。黑黑瘦瘦的,一脸的沧桑,显得比他 35 岁的实际年龄大一些。他生长在卢卡拉附近的山村,因家境贫寒,只上了七年学,就开始工作了,先后干背夫和向导,通过不断自学,能说较为流利的英语,虽然发音不标准,但一般人还是能听懂的。行进途中,他常常请我纠正他的发音,结束的时候,他的发音已经有明显改善。 尼玛不属于哪个旅游公司,是一个独立向导。基于他在卢卡拉地区的名气及老客户的评价,他的新客户源源不断,往往他自己接待不过来,他会组织朋友接待。在我们此行途中,就遇见好几个团队,都是尼玛的客户,由尼玛安排其他向导,包括他的哥哥在接待。尼玛还建立了一个网站 everesthimalayatreks.com ,介绍尼泊尔的旅游资源及他的服务团队。 尼玛计划在一年内开办自己的徒步旅游公司。凭他吃苦耐劳的精神和良好的组织能力,相信他的事业会成功的。 http://www.everesthimalayatreks.com/ Ngima Sherpa 微信 : A1989084556  WhatsApp: 9779849653543  nimak05@hotmail.com
1056 4

发表在 印度/孟加拉 2014-02-13
2014春节一家三口的北印度之行
2014 春节一家三口北印度之行 时间: 2014.1.25-2.11 路线:德里 - 阿姆利则 - 瑞诗凯诗 - 勒克瑙 - 瓦拉纳西 - 卡久拉霍 - 欧洽 - 阿格拉 - 德里 人物:中年夫妇及 18 岁的儿子 D1 北京-上海-德里 早五点半打的六点到机场,国际航班MU563经停上海浦东去印度,等了五个多小时,本可以出去到市区看看,(机场在登机牌上盖长方形章可出去,菱形章不可)但儿子掂记有关申请大学接发邮件的事,就在机场上网,看微信,聊天,分别与一对英国母子及一个在goodyear工作的印度人聊,从印度人那里了解了德里旅游景点、共和国纪念日活动、印度城市人农村人对生育、阶级等问题的不同态度,他还给我留了名片,万一在印度遇到问题可找他。儿子还与一个年轻的印度人谈得热火朝天,那个小伙子在台湾工作,长得白白净净,一看是个白种人。印度人的肤色深浅相差巨大,白人黑人黄人都有,不同地区语言都不同,北方人去了南方就象去了另一个国家。 从上海到德里飞行七小时,看了两部电影,印度电影律界新手、中国电影爱情囧事,赞。 到德里甘地机场,看到常出现在游记攻略照片上各种佛教手印的雕塑,顺利出关。在information center取了免费地图,看到机场有若干货币兑换处,攻略上说机场用美元换钱很不划算,就想到atm机取款,第一台机器貌似坏了,换台机器,捣鼓一番还是取不出来,请当地人帮忙,仍然交易不成功,跑到几十米外再换台机器,看到前面的老外取出卢比了。我把借记卡插入,不出钱,我再拿工行信用卡试试,成功取出一万卢比,单笔最高限额,还想趁机再取一笔,提示说今天不能再取了。那就明天再说。注意印度与我国不同的取款方式,插入卡,先取出卡再进行后面的操作。 出机场,已十点(印度时间,比北京时间晚2.5小时)。找到宾馆派来接机的司机,黑黑瘦瘦,不会讲英语。把我们带上停车场一辆小汽车,四十分钟后来到位于新德里火车站附近的宾馆。登记入住还要问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先付费,两天40美元,三人间,含早餐,免费接机。 D2 德里,共和国日,莲花庙 1 月26日 是印度共和国成立纪念日,64年前印度通过宪法,成为共和国。在相当于我们天安门的印度门及相当于我们长安街的rajpath,举行盛大的游行及阅兵式,周围道路戒严,地铁站关闭。进入观礼须持通行证。我们没有通行证,但对于共和国纪念日的活动很向往。早饭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走向印度门方向。 德里的早晨,雾霾浓重,比北京有过之而无不及。路过新德里火车站附近街道,路边许多无家可归者在此露宿,有人对着路边墙角撒尿。 路过康诺特广场,碰到许多人也在往印度门那边走,有人戴着写着"I am an Indian fan." 的小纸帽,我们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他们就把多的纸帽送我们一人一个。我们头戴小纸帽,加入节日洪流。 看到成千上万的话人手持通行证排队入场,我们既没有通行证,又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待,放弃观礼,但浓郁的节日气氛我们已经感受到了。随便溜达,看到一队身穿制服,头戴红缨的小伙子,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待会要进场表演,我举起相机,他们很配合地做喜悦状。 回宾馆路上,一个突突司机主动跟我们说,今天很多景点关门,你们去附近的政府旅游中心问问,10卢比送我们过去,我们眼看就3分钟的路,谢绝了他,自己走路,他仍然热情地开着车跟随。到了打着印度政府旅游中心招牌的办公室,一个工作人员简单问了我们想去哪里,说今天地铁全部停运,只能租车去,包车费2800至4600卢比,迫不及待地推荐起了出租车。我立即明白了突突司机热情的动力。谢绝,离开。 出来看到货币兑换的店,刚想进去问问,一个老头主动打招呼,说他们家换钱,1:61.5美元汇率,我们觉得还算合理,就跟他进了一个旅行社,换了钱,他跟我们聊起来,抱怨政府花钱搞庆典,还不如救济穷人,还把道路戒严,地铁关闭,随即也给我们推荐包车,费用1500卢比。谢绝。 在北京,有庆典活动时,地铁会有某些站关闭,但不会停运。我就不相信印度会地铁停运。回宾馆后上网一查,果然只有个别站关闭,而且只到下午两点。午休后,我们就去体验德里地铁了。 德里道路嘈杂拥堵,地铁还不错,最低8卢比,分段计价,用交通卡可打9折。进站安检男女分开不同通道,尽管共和国纪念日人多,但没有挤得上不去。 我们来到莲花庙,外观象一朵半开的莲花,酷似悉尼歌剧院,非常漂亮,排队40分钟,男女分开安检,终于进入景点大门,院子里干净整洁,绿树鲜花,空气清新,雾霾也不见了,脱鞋进庙,印度人光脚踩在地砖上很适应,我穿着袜子脚掌还硌得慌。 庙里没有壁画雕塑,巨大的空间没有一根柱子,只有一排排座椅供各种宗教信仰的人来此静思,人们一进入,便有庄严肃穆之感,小孩子也不吵闹。随意坐一段时间,从另一个门出去,有工作人员发放免费资料,解答游客问题。儿子请教了关于人生意义的问题,得到的解答让他受益匪浅。 出莲花庙,有个公园,我们穿过公园回到地铁站,对比去时走公园外侧道路的脏乱差,漫步公园的感觉好多了。 我们在白天举行庆典的rajpath附近的地铁站出来,天已黑了,大街上灯火通明,人流熙熙攘攘,国会大厦、总统府等建筑物被华灯勾勒出美丽的造型,让我想起节日的北京长安街。 D3 德里,天文台,印度门,甘地陵,德里大学 早上7点出发步行到jantai mantar天文台。建于17世纪,气势雄伟,有些后现代主义的味道。游客稀少,笔直的棕榈树。 回宾馆吃早餐,休息,退房,打突突去印度门。这是印度共和国成立后为纪念牺牲的战士建的,象中国天安门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面刻了三万多个死亡战士的名字。印度门四周团花锦簇,游客络绎不绝。 从印度门打突突去甘地陵园。正门有士兵把守,不让进,说要为甘地遇刺纪念日(1月30日)的重大活动作准备。我们看到里面有游客在走动,求兵哥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兵哥被我们对甘地的崇敬之情感动,指给我们沿围墙走会有个门,能进去。我们疑惑地走了十分钟,果然有个门,可以进去,再往正门方向走,走到甘地陵方形建筑的边上,下面的方形院子中间有个花坛,甘地纪念碑应该在那里,但不让进了。 甘地陵在一个大公园的南端,往北有尼赫鲁陵园等,青草、大树、湖,空气清新,阳光明媚。 从大公园北门出来,往西走,右手是红堡,莫卧儿王朝的皇宫,规模宏大,绕过皇宫,进入旧德里商业街,各种车在街上挤作一团,人流在街边摩肩接踵。路过贾玛清真寺,印度最大的清真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只想尽快离开这嘈杂之地,没有停留,找到地铁站,去德里大学。 德里大学是印度最著名的大学,校园也很漂亮,学生很热情,儿子跟几个学生聊得很高兴。 乘地铁回到新德里火车站,出地铁,把地铁卡退掉。结束德里二日游。 D4 坐火车到达阿姆利则,印巴边境,金庙 第一次坐印度火车,就领教了印度火车的晚点。昨晚我们提前一个小时感到德里火车站,过安检,直接进入站台,没有检票口。问了一个工作人员我们的车在哪个站台,我们就去站台等车,等了半小时,车还没来,同在站台等车的印度人说晚点两个小时。我去问讯处问了一下,说晚点三个小时。当地人在站台或坐或卧,也不着急。我打听到卧铺乘客有休息室,登记后进入,有许多椅子,也有人打地铺睡觉,有卫生间可洗漱。 火车时间一次次推迟,凌晨三点,火车终于来了,晚点五个多小时。 上车找到铺位,用带着的抹布擦掉铺上的灰土,打开睡袋,抓紧时间睡觉。 早上七点多,被一阵接一阵的叫卖声吵醒,卖茶的、卖小吃的、乞讨的,络绎不绝走过车厢。我们只好起床,与旁边的印度人聊天。我问印度的火车是否总这样晚点,印度人说,这趟车刚开始时属于市郊车,几十公里的路程由于当地人随时上上下下,随便拉停车警报,常常晚点,出德里后速度就正常了。印度的火车一般还是准时的,也比这个车干净。但愿我们后面的几程火车不晚点。 印度火车不报站,停站时也看不到象中国火车站那样指示前一站和后一站的牌子,我们一路也没见到列车员。幸好坐我们旁边的印度人英语还不错,MBA毕业,在印度最大的乳品企业工作,我给他吃从国内带来的葵花籽,他第一次吃,赞口不绝。他在阿姆利则前一站下,所以我们不会下错站。看来坐印度火车的一个好处是你必然会与当地人多交流。中午到阿姆利则,晚点四小时,还赶回一小时。下车打突突到金庙附近,穿过小街道去金庙,街边菜摊买新鲜的黄瓜西红市。找到金庙,到庙左边免费宿舍登记入住。 金庙是锡克教的圣地,在一些旅游攻略中被称为共产主义社会,除参观免费外,还提供免费食宿,捐赠随愿。 宿舍区是个大院,能容纳上千人住宿,大门左手是个专供外国人住的宿舍,大通铺,有小柜子可存储,自备锁子,有洗澡间可热水澡,大桶水舀。卫生间在院子里与当地人共用,很干净。 首先去大金庙食堂吃饭。进入前要脱鞋袜,免费存,带头巾。光脚踩在石地板上,有些凉,随人流走向食堂,门口有人发餐盘、小碗、勺子。食堂上下两层,可容上千人同时就餐,众人一排排席地而坐,立即有工作人员端来食物分放盘中,全素食,其中的椰子粥特别好吃。工作人员随时添加,吃饱为止。吃完即走,工作人员清理地板,下一拨食客入坐。 阿姆利则三件事:边境降旗仪式、金庙、大屠杀遗址。下午坐微面去32公里外的巴基斯坦边界,每人100卢比。 边境降旗式象个娱乐节目,进去要安检、查护照,不准带包。印巴两侧各设看台,仪仗兵英姿飒爽,动作夸张,口号声此起彼伏,用印地语喊印度万岁、印度伟大等,大约巴方也是类似口号。 在大食堂吃过晚饭,参观金庙,座落在方形水池中央的金庙金碧辉煌,震撼。有人在池水中沐浴,还有一个女士专用沐浴区。通过长长的栈道排队进入金庙,看到锡克教牧师端坐中间弹唱,弥漫寺庙的悠扬音乐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信众们表情肃穆,十分虔诚。 回到宿舍,洗澡,坐在通铺上与各国的背包客聊天,有来自拉脱维亚的、阿根廷的、新西兰的,有一种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感觉。
3674 13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3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