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喜马拉雅《丹说旅行故事》栏目 女主播

确定 取消
0%

ZhuzhuBaby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2袋长老现居:马德里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1)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3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1国家43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3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环游欧洲 2018-04-20
在大加纳利岛打工换宿的日子
People have to share things, that's what intimacy is . 人们需要分享, 这使我们因此变得亲密。我也一直认为走过的路, 看过的景,遇到的人都是有必要比记录下来的, 因为他提醒你过去的时光不至于虚度, 也激励余下的人生. 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聊一聊我在大加纳利岛打工换宿的那点儿事儿. 不知道大家是否熟悉打工换宿这个概念, 但我想你们一定听说过间隔年. 传统意义上的间隔年, 是指西方国家的青年在读大学之前或正式步入社会参加工作的前一年进行的一次海外的长期旅行, 用来开阔视野, 学习生存技能, 以及更好的认识自我. 但目前据我所知, 欧洲的一些国家像比利时,法国的很多企业会给员工一次性一年的留职长假, 让他们去践行迟来的间隔年. 这些间隔年的旅行者通常需要边旅行边打工, 来补贴一部分的旅行开支, 打工的形式多样, 比较常见的是去各地的青旅进行打工换宿, 或者去一些NGO组织当义工, 通常这些地方也会免费提供食宿. 那说到这里, 可能大家会问, 间隔年对年轻人来说, 到底有什么意义, 之前跟一位朋友聊过这个话题, 他给我的回答至今让我印象深刻, 他说, 这一年他的人生就像按下了快进, 得到了数年人生经验值的积累. 他用这一年来检验自己对世界的判断, 让它们被证实, 亦或被颠覆, 然后提炼出更清晰的三观, 进而成为难以被外界言论轻易左右的思维体. 我个人是在2015年辞掉了北京的工作来到西班牙, 在这里学了一年西语之后, 便决定给自己放个长假, 用来旅行. 我的第一站便是三毛和荷西曾居住过的地方大加纳利岛, 我在那里的一家青旅Atlas 打工换宿了两个月. 提到三毛, 我想可以引起太多人的共鸣了,因为我们都一样太爱她了, 她随性, 洒脱, 真诚,善良, 又那样热爱生活; 她任性, 自由, 给了我们每个人一个那么充分的”不合群”的理由. 因此, 我很想去她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 也许这里会是一个有魔力的地方呢, 来过的人就都会向她一样乐观, 快乐. 三毛的故居位于大加纳利岛的泰尔德小镇, 就坐落在离海边步行两分钟的地方, 三毛在她的书中曾说过, 他在这里的家的后窗就是一副画框, 可惜的是这座房子目前还有人在居住, 并不对外开放, 因此我们只能在门口向里面的院子张望, 然后脑补从他家的后窗望过去, 该是怎样的一副美丽的风景画. 现在这座房子里住着Julio和Amparo 老两口, 他们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当年,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就要出生了,为了给孩子们带来更大的生活空间, 就从一位东方女人那里买下了这幢房子. 虽然知道这个东方女人的先生刚刚因故去世, 但是看起来,她依然很乐观的样子. 他们在这里平静地生活了很多年, 但最近这五年,家门口突然来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中国人:比如说有一个像城堡一样大块头的中国男人,蹲在门口一直哭。有一个在德国或是丹麦留学的男孩子,说三毛改变了他的一生,当年淘气的他,看了三毛的书后,才发奋读书,并有了今天的成就。还有一天下着很大的雨,有一个中国人没有打伞,默默地在门口站了很久。。。直到近些年,他们才恍然大悟, 原来,当年卖给他们房子的这个东方女子, 竟然是这样一个有影响力的作家. 因为三毛才决定去大加纳利岛, 而找到Atlas这家青旅做义工, 就要从摩洛哥旅途中认识的中国女孩儿Lluvia说起, 这是一个胆大, 有想法, 爱折腾的女孩子, 跟我一样, 爱三毛, 爱旅行. 有一次她去东欧旅行回来, 要在马德里停留一晚上, 我就收留了她, 住在我家客厅的沙发床上, 就这样她跟我分享了她在Atlas做义工时的一些经历与感受, 她说那是一段非常快乐的日子, 也是在那期间, 她认识了一位大加纳利的纪录片导演Susi, Susi几年前一直在拍摄一个关于女性的系列纪录片,主角都是“独特、勇敢、具有精神力量”的女性,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了解到了三毛的故事, 之后就一直很想把它拍成一部纪录片, 于是她就邀请Lluvia饰演三毛, 就这样, 这个来青旅打工换宿的姑娘稀里糊涂的就当上了纪录片的女主角. 这部名为<三毛,生命之旅>的记录片于2016年9月27日在大加纳利首映, 我有幸参加了首映典礼, 整个首映仪式和观影气氛都很激动人心. 据我所知, 这部纪录片在北京塞万提斯学院和国内的一些高校都有放映. 就这样, 因为这个叫Lluvia的姑娘, 我与Atlas结了缘, 拿到这家青旅的负责人Manolo 的联系方式之后, 便发信给他, 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并表示我愿意过来做义工, 问他是否有适合的岗位提供给我. 大概过了一天左右, 我便收到了manolo的回信, 他表示愿意接受我的申请, 他还说我可以先过来, 至于岗位我们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来安排. 于是, 我当天便买好了机票, 一周之后就飞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加纳利岛. 这里真的是一个风景绮丽, 四季如春的海岛, 它是世界上年温差最小的地方, 一年四季的日平均气温都在20几度左右, 气候宜人, 非常适合居住,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西欧和北欧人一到冬天就会来这里度假, 尤其是德国人, 很多人退休后就选择在这里定居, 颐养天年. 因此, 我来到加岛的第一天, 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这里. 那天, 我下了飞机后拖一个大箱子再乘公交车来到青旅, 接待我的是旅馆的另外一个义工, 她叫chelsi, 来自美国, 是一位自由撰稿人, 她帮我安排了床位之后便开始简单地向我介绍旅馆的布局, 以及我的工作职责. 坦率的讲, 这家青旅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很好, 因为它看起来有些破败和陈旧, 这里几乎没有一位正式的职工,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临时志愿者, 有人负责前台接待, 有人负责财务, 有人负责清洁工作, 也有人负责旅馆的美术设计及粉刷, 你可以只在这里待一两个月, 也可以住上半年. 旅馆为大家提供免费的床位, 以及一周几欧的餐补, 用来购买主食,鸡蛋, 牛奶等生活必需品. 我刚刚来到Atlas的时候, 整个旅馆算上我一共有9名志愿者, 分别来自意大利, 美国, 德国, 中国,中国台湾以及西班牙本土. 这些人有的还是学生, 利用假期出来体验生活, 有的已经辞掉了工作, 并给自己放了个长假用来旅行, 还有的人就是以旅行为生的, 边行走边工作, 就这样一直流浪了很多年. 第一次与如此多元文化的集体一起生活, 坦率的讲, 我一开始是曾有点担心融入的问题的, 但渐渐的我发现, 这里真的是一个无比温暖的大家庭, 我慢慢发现这群人骨子里都有一种共同的基因,就是单纯与热情. 他们总是充满善意的接纳你, 让你无法抗拒. 在Atlas 的工作其实很轻松, 我们大概平均每周工作4天, 有三个休息日, 而工作日里也只需要每天工作4个小时, 剩下的时间你都可以自由支配. 在加岛空闲的时间里可做的事情简直太多了, 在这里你永远不会觉得生活乏味可陈, 我们几乎每天下午都会结伴去海边, 因为从旅馆步行5分钟就是一大片沙滩, 我们就常去那里晒日光浴, 聊天, 读书, 热了就去海里游泳, 然后再回来继续晒太阳. 黄昏的时候, 我们也会组队一起玩儿沙滩排球,或是飞盘, 玩儿到满头大汗, 再回旅馆冲个澡, 然后一起做晚饭. 厨房真的是整个旅馆最让人快乐的地方, 我们常常在这里与大家分享各个国家的美食, 每天都充满好奇和惊喜. 那几位来自意大利的志愿者在这个厨房里真是为国争足了光, 有一位叫Antonio的小伙子经常为我们做各式的意面, 他的手艺绝对不输于我曾吃过的任何一家意大利餐厅, 还有一位姑娘, 特别擅长做提拉米苏, 是她外婆传下来的私房配方, 味道简直不能再好, 咖啡, 可可, 芝士的味道很有质感的叠加在一起, 香甜,丝滑 . 因为大家喜欢, 因此她总是做来给大家当饭后甜品. 而我, 最受大家欢迎的两道中式料理分别是, 什锦炒饭和韭菜炒蛋. 除了厨房以外, 这家青旅另外一个最惬意的地方大概就是顶楼的露台了, 我们真的是在那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特别愉快的夜晚, 大家常常是晚饭后就提着一听啤酒,或是一杯红酒跑到露台上聊天, 弹吉他, 在这里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 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然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地回各自的房间睡觉. 在Atlas的日子里, 总是不断的有人离开, 再有新的人进来, 它仿佛在为我们上一堂人生的必修课, 如何面对离别. 在这里,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告别是当一位台湾女孩Cruz离开的时候. 这个女孩儿早我一些时日就来到了这里做义工, 我们共同相处了10天的光景, 之后她便要离开了, 这是一位开朗, 乐观, 十分有人格魅力的女孩子, 我们很聊得来. 从她的言语和神情中, 我总是能感觉得到她对Atlas 以及这里的家人深深的爱, 眷恋与不舍, 为此她还在手腕处纹了人生中的一个刺青, 是一个很有设计感的Atlas的标志, 用来纪念这两个月以来的美好时光. 她离开的那天, 我们一起吃过午饭后, 她便开始一一与大家告别, 这个平时那么坚强勇敢的女孩儿哭得不成样子, 我们把她送上通往机场的大巴车, 目送她远去, 直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这个台湾姑娘走之前送给了我一个日本买来的招财猫装饰的随身化妆镜, 我现在还常常带在身上, 同时, 还附了一张明信片, 她在明信片的结尾处写到: 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北京, 台湾, 或是世界的某个角落. 但没有想到的是, 就在第二年的春天里, 我们真的又在马德里相遇了, 这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你看, 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在你当初怨离别之时, 又怎会知道, 以后就再也没有把酒相逢的机会了呢. 人来人往本就是生活的常态, 而离别更是人生的一大主题, 我想, 你我都该学会淡然处之.
68 2

发表在 旅行摄影 2018-04-17
我与北极光的那几场约会
记得刚刚来欧洲的时候, 悄悄的为自己许下了4个愿望, 分别是要去北欧看极光, 去土耳其坐热气球, 去玻利维亚的天空之境和 北非的撒哈拉沙漠, 到目前为止, 这4个愿望除了去土耳其坐热气球,其它的都已经实现了, 然而在这当中呢, 我觉得那年冬天的北极光之旅来的最刻骨铭心了, 所以今儿我就跟大家聊一聊北极光之旅的那些事儿. 那一次的挪威特罗姆瑟之行除了是我第一次看到北极光之外,还开启了我人生中的另外一个第一次,也就是我的第一次沙发客之旅. 之所以选择以沙发客的形式游特罗姆瑟,原因有二,其一,是因为很早就知道沙发客这个概念, 但从未尝试过, 一直很好奇, 很想知道做沙发客到底是怎样一种体验, 另外一个原因呢, 就是北欧的物价真的很贵, 我记得当时即使是一家普通青旅的一个床位也要四五十欧一晚, 因为当时还在读书, 并没有什么钱,每次出行都有严格的预算, 如果做沙发客的话就可以省下来好大一开销. 于是我开始在Couchsurfing 网站上进行注册, 认真的填写自己的各项资料, 上传照片, 同时你要在你的主页上很真诚的传达一种信息,就是你并不是只想找个免费的住处, 而是你有分享的欲望, 分享旅行中的趣闻,分享各自不同的文化, 美食, 甚至是语言, 这样沙发主接待你的可能性才会大一些. 那注册之后呢,我便开始认真的筛选可能host我的沙发主, 主要是看以往沙发客对他的评论, 觉得合适的便发信过去, 问问对方是否方便在我旅行期间收留我, 我还蛮幸运的,我大概发了5封信左右吧, 就收到了一位沙发主的回复, 他就是后面我会提到的Lance. Lance 是一位菲律宾裔的大男孩儿, 很小就跟随母亲来挪威生活. Lance 酷爱旅行,去过全世界的很多地方, 他跟我一样有收集去过的城市的冰箱贴的习惯, 他的冰箱已经完全被贴满了,很震撼. 那天我达到特罗姆瑟已经有些晚了, Lance 来到家附近的公交车站接我, 把我带到他家里, 然后带我简单的认识他的家, 另我洗出往外的是, 我竟然不用睡在沙发上, 他在客厅里帮我搭了一个单人床, 看起来很舒服, 跟我在马德里的床也没什么两样. Lance知道我会到得比较晚, 猜我一定没吃东西, 所以在我还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 那天晚上他做的是三文鱼排,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觉得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三文鱼排, 也许是那晚我真的饿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就闲聊了一会儿, 聊了聊工作, 生活, 以及旅行, 然后他跟我说, 其实来北欧看极光, 有时候真的要碰运气, 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 极光就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等你, 只要你来,他就在. 其实真的是要选好对的地方, 对的时间, 然后遇到对的天气. Lance家的冰箱 我们知道极光产生的原理事实上是地球周围的一种大规模放电的过程。来自太阳的带电粒子到达地球附近,地球磁场迫使其中一部分沿着磁 场线 集中到南北两极, 当他们进入极地的高层大气时,与大气中的原子和分子碰撞, 能量释放产生的光芒便形成了极光. 其实极光这种自然现象产生的频率的是很高的, 尤其是春季和秋季, 在南北纬67度附近的两个环带区域内, 一年之中大概有一半的时间都会发生极光现象, 我们在地面上肉眼是否可以看得到极光就完全取决于天气了, 如果晚上天气晴朗, 理论上只要有极光现象发生, 我们在地面上就看得到. 如果遇到阴雨天, 云层很厚的话, 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其实欧洲可以看到北极光的热门城市还蛮多的, 比如瑞典的阿比库斯,芬兰的罗瓦涅米, 以及冰岛全境, 我之所以选择特罗姆瑟是因为我一直以来对北欧的风情小镇都很有情节, 而特罗姆瑟是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 周围被湖泊和雪山环绕, 我想在这样的地方,当上帝撒下极光的那一刻一定会美极了.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Lance 就一直在研究天气预报, 看看我即将在这里度过的这一周里哪些天是晴天, 我更有可能看得到极光, 我真是觉得他比我自己都更希望我这一次可以完成心愿. 我们本来计划好, 吃完晚饭后就一起去家附近的一个小山丘那里等极光, 因为看起来那晚的天气还不错,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饭吃到一半, Lance突发奇想说, 我还是开门看看外面, 万一我们不小心错过了什么呢, 他这一开门不要紧, 立刻尖叫起来, 一边喊我出门, 一边去取相机和三脚架, 我扔下碗筷穿着人字拖就跑出来了, 出来之后就真的看到天空中一道清晰的绿光在扭动, 时而强烈一点的时候就会变成紫红色, 我高兴得又蹦又跳像个孩子一样, 这时候就听到Lance 开始命令我凹造型, 要给我拍照, 因为他三脚架早就架好了, 我就这样穿着人字拖和羽绒服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张和极光的合影, Lance还一边给我拍照一边向我喊到, 丹, 你知道吗, 你真的是太幸运了, 你竟然来的第一天就看到的极光, 很多人在这里待了那么多天, 最后也只能失望的离开, 我就得意杨洋的说, 我知道啊, 因为我一直都很幸运啊. Lance家门口的极光 之后的第二天, 据说天气也不错, Lance 晚上要值晚班不能陪我, 他就推荐我去家附近的一个公园, 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湖, 湖周围也没有人家, 所以没有光污染, 是比较理想的极光的观测地, 他嘱咐我多穿一点,晚上就一个人去那里守着. 我默默的看了一下地图, 发现那个公园真的是有一点点偏远, 而且步行到达那个公园, 就一定要穿过一大片墓地, 于是我很诚实的对Lance说, 我不敢一个人去那里,因为我害怕穿过那片墓地, Lance 很不解, 问我怕的是什么, 我一时想不出来怎么回答, 或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怕的是什么, 就胡乱说了一句, 我怕我经过那里时, 长眠于这里的某个人突然复活了, 听了我的话, Lance笑弯了腰. 我想他一定笑话我, 作为一名现代女性,怎么能说出如此荒唐的话, 想必是小时候鬼故事听多了. 其实后来和Lance聊, 得知, 在西方社会里, 墓地的氛围给人的感觉是安静与和谐, 他们认为那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而且西方国家的墓地往往建成一个花园的样子, 非常漂亮, Lance小的时候就经常去墓地读书,因为那里很安静. 说了那么多, 我最后还是害怕晚上一个人去那个湖边, 白天在市中心闲逛,正愁不知道晚上要怎么办的时候, 碰巧再次遇到了下飞机时遇到几个来自西班牙的姑娘, 聊了几句后, 一拍集合, 就约好了晚上一起去那个公园守极光, 虽然那晚我们只守到了微弱的几道极光, 但却过得特别开心, 因为天气冷, 我们就在湖面上又唱又跳来取暖, 说说笑笑时间过得特别快. 后来和这个几个姑娘我们也成为了好朋友. 我和其中的Mailin因为都住在马德里, 回来之后便定期会晤, 上次从南美回来,带了一对当地的特色耳饰给她, 从那以后呢,我们每次见面她都会带上这对耳饰,我想不见得她有多喜欢,但她的这份用心对我来说却很珍贵. 接下来的两天天气都不太好, 我基本上就白天在市中心逛一逛, 晚上便不出门了, 11月份里的特罗姆瑟白天就只有三四个小时, 每天要快11点钟才天亮, 下午3点不到就已经天黑了, 所以也基本做不了什么, Lance 怕我无聊, 有一天晚上就约了几个朋友带我去那边人气最旺的一家夜店, 北欧人真的是很腼腆, 跟西班牙人的非常不一样, 比如说在西班牙的这种夜店根本就没有座椅, 基本上大部分空间都是舞池, 每个人都站在舞池中央举着酒杯伴着音乐特别嗨. 而我们那天去的那一家其实更像是一间酒吧, 即使音乐放得已经非常嗨了, 大家还是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喝酒聊天, 只有个别几个人在跳舞. Lance的那几个朋友一开始也是很放不开, 当一杯酒下肚以后, 我便硬拉着他们几个到舞池中间来, 那天到最后大家玩儿得都非常开心. 酒吧出来后我们都饿了, 就去街边买那种Kepub, 是一种土耳其的烤肉卷, 加上蔬菜和酱料, 再用一张饼卷起来. 我想说的是特罗姆瑟的物价真的非常贵, 这种kepub 在马德里也就卖到2欧多, 三欧不到, 可是那天我记得我们每个人花了将近100挪威克朗来买一个烤肉卷, 也就是10欧左右的价格,真是贵了好几倍. 特罗姆瑟小镇 在我即将离开特罗姆瑟的前一个晚上, 天气预报说晚间天气会很晴朗, 于是Lance答应陪我一起去湖边守极光, 冬天里的特罗姆瑟夜真的很长, 一般下午3点多天就已经全黑了, 但是极光发生频率最高的时段是在午夜凌晨的前后两个小时, 所以我们决定9点钟就去湖边那里等, 真的不要小瞧北欧冬天里的气温, 我已经穿了两条最厚的打底裤, 两件羽绒服, 雪地靴, 帽子,围巾手套 , 全副武装的, 但在当我在户外待了快两个小时的时候还是冻僵了, 眼看Lance穿得比我少, 猜他会更冷, 我就提议说不然算了, 我们就不要等了,回家吧. 但是Lance 坚持要再等一等, 他说这是我这次极光之旅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于是我们又在湖边转了转, 还遇到了同样在守极光的一对英国夫妇, 他们来自伦敦, 闲聊了几句, 听他们狠狠的吐槽了一下特罗姆瑟的物价, 聊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就决定离开了. 真的就是在他们离开没多久, 天空就开始隐隐约约泛起了绿光, 不一会儿整个天空就都绿了, 像笼罩了一层曼妙的绿色薄纱, 然后它开始慢慢变得强烈, 并开始出现紫色红色, 随后这几种颜色开始快速的变换扭动起来, 一会儿腾空升起, 一会儿又戛然止步, 真的就好比是黑色夜空中上演的一场光与色的交响乐. 我和Lance都兴奋的不得了, 他早已掏出了摄影装备, 为了获得更好的拍照效果的, 我们就跑到已结了冰的湖中央, 然后各种凹造型, 各种拍, 之后就坐在湖面上静静的享受那些有极光陪伴的时刻, 真是整个人都幸福得不得了. 在那晚之后呢, 我们才知道那一晚是那一阵子以来最大的一次极光大爆发了, 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就这样, 我的极光之旅也被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湖面上守到的北极光 第二天, 我便离开了特罗姆瑟,回到马德里, 回到家才发现, Lance 在我的背包里偷偷的塞了一板巧克力, 当时觉得整个人都是暖暖的. 这次的特罗姆瑟之行, 不仅完成了我人生之中的一个心愿, 同时也让我深深的爱上了沙发冲浪, 我开始着迷于这种纯粹,简单的人与人之间的连结, 信任与分享, 我开始学会欣然接受另外一个陌生人所无偿給予我的爱, 然后再将它传递下去.
129 1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17-03-27
从天空之城到天空之镜——秘鲁、玻利维亚三个月深度游。
开篇前先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次旅行中的一些精华: Ballestas 鸟岛. Huacachina 沙漠绿洲 库斯科-欧雁台(Ollantaytambo) 马丘比丘(Machu Picchu). 库斯科-彩虹山. 普诺 Uros 浮岛 Copacabana 太阳岛. 拉巴斯-死亡之路 乌尤尼(Uyuni)盐湖 - 天空之境 玻利维亚 Eduardo Avaroa 国家生态保护公园. 开篇: 记得很多年前在一本旅游杂志上看到过一篇关于玻利维亚“天空之境”的报道,我感叹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神奇和浪漫的地方,我想我与它之间的缘分就始于那一刻。后来,各种机缘巧合我学习了西语,再后来又有了这次三个月的南美之行。 坦率的讲,这次旅行之前我并没有做太多的功课,也并没有计划具体要去哪儿,只是秘鲁和玻利维亚是在计划之中的,然而对于这两个国家,我最初对他们的认识也大抵只停留在马丘比丘、天空之境、亚马逊雨林,印第安部落和草泥马。也许我是想给自己留一个悬念,要看一看这一片神秘的土地到底会给人怎样的惊喜。 秘鲁篇 利马: 利马是我此次南美之行的第一站,出行前一个星期,我在 Couchsurfing 上联系好了一位朋友 Marvin,他说愿意Host 我一周,于是我在利马就有了落脚的地方。利马真的很大,那天下了飞机,我背着行李搭小巴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辗转才到达他的家里。Marvin 从公司赶回来为我开门,而事实上,我们也只是第一次见面,他帮我安顿好了一切就匆匆赶回去上班,见面十几分钟后,他便把家门钥匙留给了我,原本陌生的两个人之间可以如此迅速的建立信任关系的感觉真的很棒。 Marvin 家的客厅,那张沙发就是我的床. Marvin 和他的女儿. 那几天里和Marvin相处的特别愉快,他去过南美的很多地方,所以为我后面的旅行计划提出了很多有用的建议。我呢,为他煮了几道还算拿得出手的中国菜,他吃得很开心。我离开的那一天,Marvin 一早就去上班了,后来发信息跟我说,冰箱里准备了我爱吃的水果,要我走前把它吃掉。 在利马并没有逛很多地方,因为那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生病,倒时差和为后面的旅行做计划。但值得一提的是,利马的夏天里,太平洋的日落非常美。 太平洋的日落. 利马 Barranco 大区的色彩. Paracas: Paracas 位于利马以南3个小时车程的太平洋沿岸小镇,从那里可以乘快艇去参观著名的 Ballestas 鸟岛,很多游客慕名而来。我一贯喜欢各种小动物,况且听说那里还可以看到成群的在岩石上晒太阳的海狮,萌萌的企鹅,我怎能错过。 鸟岛很值得一去,不夸张的说,这里真的很可能住着上亿只的鸟,漫天飞舞,鸟鸣与海浪的声音交融在一起,仿佛这快艇中的人们无意中闯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海狮们在阳光下很慵懒,镜头面前落落大方。企鹅虽只能远远的看过去,但只要他们随便挪动几下小碎步,都萌化了我的少女心。我对 Paracas 这个小镇本身并没有太多好感,毕竟这里太过商业化了,仿佛这里除了游客就是旅游业的商人。但我仍会记住这里的温暖,那个因为我在餐厅只点了头盘,怕我吃不饱,而给了我双份量的服务员,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叫Jose. Huacachina: Huacachina 是秘鲁很著名的一处沙漠绿洲,好似中国的月牙泉。这里地方不大,却非常漂亮,还记得到这里的第二天早上,我起得非常早,因为贪心的想独享这一处世外桃源清晨的宁静与美好,我一个人在湖边坐了很久,又读了一会儿书。 这里有一项娱乐项目是绝对值得尝试的——乘坐沙漠越野车去看日落。真的非常有趣,司机的技术很纯熟,开得非常快,所以车子就一直在起起伏伏的沙丘中跳跃。最后,司机找了一处较高的沙丘停下来,我们便坐在那里静静的陪伴夕阳,看着它渐渐的消失在地平线。小王子说,悲伤的人喜欢看日落,但我并不这样觉得,因为我清晰的记得那个傍晚,我们每个人都很快乐。 看完日落回来才发现我并没有足够的现金支付越野车的费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甚至没有一台自动取款机。于是同行的一位大叔坚持要替我付了我份(照片最左边的中年男子),当然我并没有接受,最后我们还是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记得这次旅行出发之前,朋友们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一个姑娘去南美很危险,一定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但我想说,这一路我遇到的都是这些可爱又温暖的人,他们使我相信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什么也不图,只是单纯的想帮你。 库斯科: 库斯科是我此行中最喜欢的城市,没有之一,我想不单单是因为马丘比丘。我喜欢这里白色建筑物搭配蓝色木质阳台的嘻哈,我喜欢这里街头着装绚丽的土著妇女牵着一头草泥马,我喜欢在这里的晚上随便爬几节台阶就可以看到全城的夜景,那些灯光,我叫它地上的星星。 过来之前Antonio 推荐给我一家青旅,到了之后我发现我喜欢的不得了,一住就是一个月,在这里也认识了非常多的朋友。也是在库斯科我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因为这里晚上很冷,要早早的洗个热水澡然后钻被窝。早上呢,阳光最好,起来吃个早餐,然后在旅馆花园的长椅或吊床上晒太阳,听鸟叫,读书,是一天中最惬意的事儿。 青旅的名字:KURUMI. 库斯科版的叮叮车. 库斯科武器广场. 库斯科武器广场是库斯科的中心广场,库斯科主教堂也坐落在这里,天气好的时候我会和Luis 跑过来在广场上晒天阳,在教堂前的地砖上玩儿Jenga,或是就坐在台阶上看过往的人,猜他们的故事。广场旁边有一家咖啡厅也是我常去的地方,印象中在那里写了很多张明信片,很显然我在这家咖啡厅度过了很多个美好的下午,因为每写一张明信片,就会狠狠的思念那个人。 也是在这一家咖啡厅,Pepe (一位秘鲁音乐人,后面我会隆重介绍这位朋友) 问我介不介意听他控诉西班牙殖民者,我想他问我是出于礼貌,因为他知道我对板鸭的感情。我说不介意。于是,他对我说,他至今不能原谅西班牙殖民者当初想要试图消灭他们而不单单是殖民,他也不能原谅他们曾试图摧毁如此辉煌灿烂的印加文化,若不是印加人伟大的巨石建筑坚不可摧,如今这些都早已不复存在了。Pepe 还说,若不是当初弗朗西斯科·皮萨罗从西班牙的监狱中募集了200名罪犯充当远征军来到印加人的土地上,现在的秘鲁怎么会有这么多小偷,对于这最后一点控诉,我真的是差一点笑出声来。 平时的库斯科就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城市,节日里就更不在话下,恰巧这一年的圣诞节和新年我都在这里度过。圣诞节前几天,我认识了Angel和Jiwon,Angel 是一个墨西哥男孩儿,Jiwon 的血统有点混乱,他出生在韩国,在美国长大,确是阿根廷国籍,现在美国工作,是一个桥梁工程师。Jiwon 很酷,他原本计划骑行穿越整个南美洲,但他有一点跟我比较像,旅行中很随意,喜欢哪里就在哪里多停留,因此在完成哥伦比亚的骑行后发现时间不够用,就果断放弃了。那些天里,我们相处的很愉快,一起逛市场一起吃晚餐,之后再去酒吧喝两杯。酒后我就喜欢胡乱讲话,比如,“你看那灯光就是地上的星星”,还有“这个夜晚很可口”之类的,每当这个时候,Jiwon 都会讽刺我说,你看你俨然是个诗人。圣诞节那天晚上,我与Angel,Jiwon还有他的一些朋友们在一家还不错的餐厅用了晚餐,凌晨之前,我们提着酒和酒杯来到武器广场,在人群中等候午夜的钟声,钟声响起时,我们伴着漫天的烟火,和每一个人拥抱,并送上节日的祝福。 新年大概是库斯科一年一度最重要的节日,这一天里全国各地的人们都赶来参加武器广场的跨年派队。按照库斯科人们的习俗,新年里佩戴黄色的饰品预示着来年的好运,所以那几天里,库斯科大街小巷的店铺里到处可见黄色的内衣裤,袜子或是挂饰。而这里的另外一个习俗是,在新年钟声敲响时,人们要围绕着武器广场跑三圈以为新年求福,也有人拉着行李箱在跑,意在求得旅途的平安。 圣谷: 圣谷是位于库斯科北边的一条峡谷,沿着峡谷坐落着一些城市和村庄,那些拥有印加遗址的地方名气就大一些。圣谷之行我是与Pepe一起,Pepe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位朋友,故事要从去库斯科的大巴车上说起,由于晕车加上高原反应,我在大巴车上狂吐不止,吃了药就会被吐出来,几近绝望。好在这一路有坐在旁边的Pepe 照顾我,帮我换座位、找列车长求助、递水、递毛巾等等。Pepe 是一个音乐人,在一些比较高档的餐厅演奏吉他和民族乐器。那天他说要去圣谷的 Urubamba 谈事情,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就说好。 这里是Pepe 曾经工作的一家自助餐厅,依山傍水,景色非常优美。 第二天Pepe 有一天的假期,他问我要去哪里玩儿,我说我不想去游客多的地方,于是Pepe 为我定制了一条私人路线,我们先是参观了 Moray 梯田,之后又步行2个小时走到 Maras 盐田,接下来又从盐田下面的峡谷穿过,返回到附近的城市。这是一条非常棒的路线,因为一路风景美极了,我一向对大自然的色彩着迷,那斑斓的大地,刚抽出嫩芽的新绿,蓝天下的云卷云舒,还有远处那巍峨的雪山。Pepe 怕我路上无聊,一路讲笑话,可他并不知道我早已沉醉在这大自然之中,并无暇听他的笑话 。 Moray 梯田 Pepe 有一个很特别的理论,就是对于一切未解之谜,他都喜欢用外星人相助来解释。比如,印加人那些惊为天作的巨石建筑,他们是如何靠双手完成如此完美的切割技术,又是怎样将这些巨大的石块在不用任何灰浆粘合的情况下严丝合缝的堆砌在一起,甚至连一张纸都插不进去。再比如,那时的印加人是如何建造出这样一处形状既诡异又规则的梯田来,Pepe 坚持说那是外星人的飞碟挖出来的。每次面对他这样的解释,我都啼笑皆非。而他,总是一副我的智慧高度你无法企及的骄傲表情。 Pepe Maras 盐田 在穿越峡谷返程的路上,我们也遇到了危险,本是我坚持要试着从峡谷走回去,可谁知走着走就没有了上山的路,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然而更槽糕的是半路下起了雨,峡谷两边都是碎石的破体,如果下起暴雨来随时可能发生泥石流。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人在大自然面前多么渺小和无助,而这种无助感又会给人带来无限的恐惧,当时我真的有想过,会不会真的走不出这个峡谷了。Pepe 一直在观察我的神情,并鼓励我。其实,我虽然有些害怕,但并没有慌,一直在配合Pepe 竭尽全力的向前走。幸运的是,雨没过多久就停了,太阳也出来了,不知又过了多久,我们终于走出了峡谷,到了附近的村庄。之后 Pepe 问我有什么感想,我说,我很感谢这次经历,让我认识到自己比想象的更勇敢,同时,这一条峡谷也从此对我有了特别的意义。 马丘比丘: 大部分人来库斯科都会首先去马丘比丘,但我一直在这里等Paulus 等了两周,我与Paulus 在 Paracas 相遇,之后便约好了结伴去马丘比丘。Paulus 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荷兰大男孩儿,幽默又健谈。他跟我说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大学的生活,就来到爸爸的农场帮忙,他说爸爸给他开的工资还不错,所以他每年只工作几个月,赚够了钱,其它时间就用来旅行。 去马丘比丘,我们最后选择了一条最经济的路线,从库斯科搭乘6个小时的小巴,之后再徒步3个小时到达马丘比丘山脚下的温泉镇,转天清晨再爬上山。这条路线与乘坐正规的旅游列车相比可节省100美元左右,一路虽有些辛苦,但沿路风景十分壮观。到达目的地后,Paulus 跟我说,原来东方的姑娘属于外柔内刚,对此我得意的点了点头。 Paulus 的背影 下了小巴要徒步穿越这个雨林区. 第二天清晨,Paulus 花了一个半小时,我花了两个小时爬上山顶。虽然在此之前已看到过无数次的有关这座天空之城的图片和影像,但当真正身临其境时,仍颇为震撼。行走在这座失落的印加之城,好似漫步云端。听向导介绍说,马丘比丘目前普遍被认为是印加人当初用来祭祀自然之神(太阳之神因蒂,大地之神Pachamama 和安第斯神鹰等等)的庙宇。智慧的印加人那时已经认识到,太阳的光和热对万物的生长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因此视他为赐予生命的神袛,同时也自称为太阳神的子孙。向导还说,那时的印加人也已经对大自然有了很好的了解,他们甚至建造了一间三窗之屋,利用光和影的关系来计算时间。 彩虹山: 彩虹山位于库斯科周边4、5个小时车程的地方,由于没有公共交通,大部分人都选择跟旅游团前往。本来一直很犹豫要不要去,一来,是否可以看得到漂亮的颜色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天气,而那一阵正值雨季,天气阴晴不定。二来,下了大巴车后,距离彩虹山还有3个小时步行的路程,而那里地处将近5000米的高原,氧气稀缺,可能每走一步都要比平时更费力,因此我并不确定我的体力是否可以支撑下来。后来一位墨西哥的朋友跟我说,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你相信你可以,就一定可以做到。后来我这样做了,就真的做到了。那天碰巧穿了一件很应景的卫衣,是我在大加纳利认识的一位好朋友设计的,袖子上的西语大意是:没有人说它很容易。 普诺(Puno): 普诺这座城市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因其毗邻滴滴喀喀这座高原圣湖,从这里去 Uros 浮岛非常方便。记得那天我们乘船走过好长一段狭长的水路,突然眼前豁然开朗,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座芦苇堆砌的浮岛和岛上那些着装艳丽的乌鲁族妇女。这感觉,好似桃花源记。 最后我们的船在一个岛屿旁靠了岸,然后大家集体登上了这座小岛,走在上面你可以明显感受到芦苇蒲在浮动,那感觉很奇妙。当时我在想,如果晚上睡在这里,一阵风吹过,小岛摇摆起来,这感觉该像是睡在摇篮里吧。这座小岛的主人很热情,向我们介绍了他们的生活区,卧室以及工作区,还借给我们他们的传统服饰用来拍照留念,当然,最后他们会摆出自己手工制作的工艺品,请求你来购买。 向导介绍说,这个民族至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最初来到这里生活是为了躲避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统治,如今这里一共坐落着大大小小80多座这样以家庭为单位的岛屿,靠旅游业和打渔业为生。 玻利维亚篇 Copacabana : Copacabana 是玻利维亚的边境城市,距离普诺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位于滴滴喀喀糊的另一端,从这里可乘快艇抵达滴滴喀喀湖上最大的岛屿,太阳岛。太阳岛非常美,尤其是岛的北部,站在高处望过去,湛蓝的湖面平静而深邃,美到让人心碎。 喏,你们爱的草泥马. La Paz : La paz 这个城市本身我并没有很喜欢,有点脏乱和噪杂。但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有件很好玩儿的事情,缆车是城市的一种公共交通工具,票价也只有人民币两三块钱,因此几乎是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尝试的,而且要白天坐过了晚上再去坐! La Paz的女巫市场是我最喜欢逛的地方,那里到处充满这般浓郁而热烈的色彩,这是太阳神子孙们所喜爱的色彩,是坚守了千百年而执着不变的色彩。 另外,我很推荐La Paz 周边的一项骑行运动,叫做“死亡之路”,号称世界上最危险的公路之一。出于安全考虑,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跟团前往,旅行社会提供自行车,并用小巴将我们和自行车一同运到死亡之路的起点,大概海拔4000米的地方,之后我们会在向导的带领下,一路下行,途经一段公路,之后便是悬崖区,最终到达海拔1000米左右的一个小村庄,吃过午饭后,旅行社会再将我们送回到城里。 为什么推荐这条骑行路线呢,原因有三: 一来,这条公路沿岸的风景简直美哭了,骑行的过程中你会时而感觉疾驰在云里雾里,只听得见风的声音,闻得见空气的味道。时而又眼前豁然开阔,看得见远处的青山隐隐,绿水悠悠,一路的感官体验都非常好。其次,由于这条路线的起点与终点之间共有3000米的海拔落差,因此你会在短短的3个小时之内感受到因海拔引起的气候变化,非常有趣。 最后呢,虽然这条路线有着世界之最的头衔,但危险系数并不高,同时一路下行,对体力也没有很高的要求,还是很容易挑战成功的。 我 同行的伙伴之一 Fransis,法国人,在一家医院上班。他跟我说,由于法国工人之前罢工游行,因此他们最终获得了一生中累计10年的无薪假期,他今年就申请了停薪保职,全部用来旅行。 Mingi,韩国男孩儿,他半年前开始了为其450天的全球旅行计划,但就在我们认识后的没几天,他在 La Paz的公共汽车站丢了非常重要的一个背包,里面有他六个月以来拍摄的所有照片,大部分值钱的东西,以及护照。所以,他不得不提前结束行程返回韩国。前阵子萨德事件期间,他还有发信过来给我,确认我们的友情并没有因此而破裂。 乌尤尼(Uyuni): 终于到了最最重磅的“天空之境”了对吗? 这里也是我此行最期待的地方,没有之一。乌尤尼盐沼形成于冰川时代,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处于干涸状态,是一望无际的盐田。而每年1、2月份雨季的时候,雨后的盐田会形成镜面的效果,才有了那举世闻名的“天空之境”。 去盐湖只能通过旅行社,目前还没有其它可行的方式。乌尤尼小镇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旅行社,其实价格相差不多,服务也应该大同小异。我在这里共停留了5天,其中两天都去了盐湖,穿了两条不同的裙子:P 可以感受得到吗,在这里,天空仿佛触手可及,那远方的水与天交织、眷恋、缠绵,如梦如幻。在我看来,这里真的是一个很浪漫的地方,更适合说那些伟大的情话,记得带Ta一起来。 之后的几天里我跟了一个三天两夜的旅行团去了Eduardo Avaroa 国家生态保护公园,同行的小伙伴们是一对德国情侣和三个日本人,这三天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赶路,偶尔下车拍拍照。虽然一路途径了各种地貌,景色都非常壮美,但我并不很喜欢这样的旅行方式,总觉得那美景大概只走了眼睛,而并未曾走心。就简单分享几张我比较喜欢的照片吧。 乌尤尼小镇边上的火车墓地和前来拍婚纱照的情侣们,仿佛这蓝天之下,青山怀里,除了死亡便是爱情。 自然保护区的火烈鸟们,从远处看,平静的湖水之上,浮动着那一点点红,如落英逐逝水,似朝霞映碧池,给巍峨的雪山也平添了几份优柔妩媚的韵致。 乌尤尼之后,我便开始慢慢返回利马,途经几个曾去过的城市,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些好玩儿的事情,比如在Arequipa walking tour 上认识了两个西班牙的朋友,之后我们竟在Huacachina 再次相遇,并且住在同一家青旅的同一个房间,这感觉简直妙不可言,当然,现在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并且一直有联络。 当三个月的旅行即将结束,在利马搭出租车去机场的路上,我的心情竟有些复杂,有一点点不舍,但更多的是感恩。这一路邂逅了太多的美景,但对我来说真正宝贵的是遇到的那些人、这些事儿。那么多人跟我分享过他的故事,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給予我帮助。曾经一度我很困惑,有些人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我该如何回馈。直到那天,Jiwon 从库斯科跟我告别说他要去阿根廷做义工了,因为这一路有太多人帮助过他,他也想做点什么去帮助别人。那一刻,我好像突然就懂了,原来有一种爱不需要回馈,你需要做的是把它传递下去。
7064 13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