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0%

skywalkerb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8)

Ta的关注

3 更多

Ta的粉丝

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9国家99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9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瑞士/列支敦士登 2017-01-25
走,去看世界遗产——贝林佐纳三座要塞及防卫墙和集镇,瑞士
Three Castles, Defensive Wall and Ramparts of the Market-Town of Bellinzona 列入时间:2000列入标准:(iv) Unesco评语:贝林佐纳遗址由堡垒群组成的,这些堡垒围绕着卡斯特尔格朗德城堡,该城堡坐落在一座石峰上,俯瞰整个提契诺谷。一排排防御墙从城堡中延伸出来,保护了古镇并阻隔了穿越山谷的通道。第二座城堡(蒙特贝罗城堡)与堡垒连为一体,而第三座(萨索·科尔巴洛城堡)则是一座独立的城堡,矗立在其他堡垒东南方向一块孤立的岩石海角上。 在有座山头就有城堡的欧洲,单论贝林佐纳的某座城堡,实在是平淡无奇。既没有新天鹅堡童话般的外观和传奇;也没有海德堡激发歌德创作激情的如诗魅力;比起西班牙不朽的阿拉罕布拉宫,贝林佐纳城堡的内部实在朴实无华;要论建在整块石头上的气势,又少了点辛特拉城堡穿插其间的怪石;相比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阁,也少点峥嵘而崔嵬的即视感。 她的独特在于,她守卫的,是阿尔卑斯山的南北交通要冲;守卫她的,是三座造型各异的城堡和城墙。有始建于罗马时期,建筑时间横跨数千年的Castelgrande;有当整个城市处于维斯孔蒂家族控制下,仍住着死对头Ruscas家族的Castello Montebello;也有在短短六个月时间内建成的Corbaro Sasso。如果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话,试想下三夫当关是个什么感觉。 即便如此,这座城市历史上无数次易手。因为她的地理位置实在太重要了。 罗马人的时代,这里是抵御北方蛮族的前沿阵地;中世纪的时候,这儿是法兰克王国窥觑亚平宁的跳板;待到米兰公国崛起,自然把这收做囊中之物;再到后来,瑞士山民开始寻找出山口,经常趁着危机来一试身手;俩家争夺白热化之际,黄雀在后,路易十二一举拿下此地,最终推动贝林佐纳加入了瑞士联邦。穷则思变。一如三百年后,被拿破仑占领后的日内瓦,终于放下身段,成为了瑞士联邦最后一批Canton。 那几段有王冠形状箭垛的城墙,大概就是当年保皇派(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建筑手笔。 作为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兵哥哥的住处差点意思。贝林佐纳的城堡是不折不扣的功能主义建筑。塔楼、城墙,都见不到什么装饰的痕迹。城堡内部空间大多狭窄。瞧着底下一家子: 生活就是,诗歌、历史和远方的田野。
997 4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17-01-23
走,去看世界遗产——巴西利亚,巴西
巴西利亚 列入时间:1987列入标准:(i)(iv) Unesco评语: 始建于1956年的巴西利亚位于巴西的中心,是城市规划史上的里程碑。城市规划师卢西奥·科斯塔(Lucio Costa)和建筑师奥斯卡·尼迈尔(Oscar Niemeyer)认为城市中的一切元素都应该与城市的整体设计相吻合,巴西利亚城的城市布局常常被形容为“飞翔的鸟”,因为城市的行政管理区域和居民住宅区域布局对称,同时城中的每个建筑物也都是对称的,特别是政府办公楼,体现了极强的创新精神和丰富的想象力。 巴西利亚——魂牵梦绕未来之国之都 从零开始规划一座首都,对任何一名建筑师都是致命诱惑。华盛顿的规划师皮埃尔•查尔斯•朗方(Pierre Charles L'Enfant)完成了恢弘的设计,却因职位被开而没在自己的监督下看见城市建设的完成;堪培拉的规划师葛里芬(Walter Burley Griffin)的规划方案虽被采纳,为澳大利亚新首都设计的几座建筑方案倒被束之高阁;直到卢西奥·科斯塔(Lúcio Costa)与尼迈耶(Oscar Niemeyer)这对搭档的出现,一个国家的新首都才终于从一开始就出自规划/建筑师之手。 巴西是片神奇的土地,葡萄牙殖民地文化,引入黑奴所带来的黑人文化在这里融合,最终诞生了巴西独特的文化。巴西历史上还有另外两座首都,如果说萨尔瓦多完全是里斯本的翻版,全盘照抄葡萄牙的话,里约就已经是融合的产物,葡萄牙人留下的引水渠,黑人舞蹈基因强烈的桑巴舞,和巴西人自己建造的,已经成为巴西标志的救世基督像。这是座自信满满的丰碑,仿佛巴西人在对全世界宣告:天佑吾民。 这片被茨威格称作未来之国的土地,也是他选择离开尘世的最后落脚点。到了20世纪60年代,这个未来之国决定把天堂从海岸边延伸到内陆,建立起一座与未来之国相称的新首都。 60年代是肯尼迪的时代。这位年轻的领导人带给世界的,是对未来的无限憧憬。美国还没有陷入越战的泥潭,垮掉的一代还没有失去他们的未来,战后生产力大发展和消费主义大行其道给整个世界注入一股明天会更好的乐观主义。 在巴西,当政的是亦颇具改革精神的库比契克(Juscelino Kubitschek,简称JK)。名字缩写上只与肯尼迪的JFK差了一个字母的他,风风火火的要在自己任内完成建设新都,完成迁都的构想,通过首都以实现巴西的中西部大发展。 于是,在巴西利亚,理想主义的热忱扑面而来。浩淼的人工湖,为建于中央高原上的巴西利亚提供充分的空气湿度;鸟瞰的飞机布局图,是对巴西未来的殷殷期许。 理想主义的极致,莫过于机头的三权广场。总统府、最高法院、议会呈三角形排列,象征行政、司法、立法三权分立。 这是华盛顿都未实现的理想设计。华盛顿的三角上,北边是白宫,东边是国会山,西边是林肯纪念堂,最高法院偏安国会山更东侧的一隅。林肯纪念堂的位置当之无愧,是他防止了美国的分裂。再完美和理想的制度设计,也需要强有力的执行去实现。林肯并非理想主义者,他用坚毅面对冷峻的现实,将美国从分裂成两个国家的边缘拉了回来。同样是在规划基础上新建的首都,堪培拉的设计体现了澳大利亚作为议会制国家的特点:议会为圆心,其他机构向周围扩散。巴西利亚有了三权作为驾驶舱,部委大楼分立机舱两侧。大教堂就像一顶皇冠,本应戴在南美巨人头上,却位于城市飞机布局的侧翼位置。宗教虽重要,干政的做法已是遥远的过去。尼迈耶对自然与曲线美的追求造就了建筑的仙气,科斯塔的城市平面设计则确保了城市的地气与效率——道路规划很少见直角的十字路口,取而代之的多是匝道,相应的,奔驰中的汽车很少需要停下来,与以四四方方的街区为单位,红绿灯无数的圣保罗形成了鲜明对比。曲线与直线在城市中相得益彰,彼此衬托各自的美。尼迈耶之后,另一位将曲线美发挥到极致的,也只有扎哈·哈迪德。 不过,规划建造出来城市的特点,经常是理想主义气息过浓,生活气息不足。阿尔克-塞南皇家盐场的圆形城市规划,最后结果是工人们更倾向于住在镇子上而非盐场里;卡尔卡松的居民因为双层防御城墙带来的不便而迁移到河对岸的小镇居住。巴西利亚也不例外,大体量的公共空间把城市功能切割开。部委大楼们整齐划一,但却更加让人感觉部委间缺乏联系,为了办一件事需要跑数个部委的疏离感。况且,部委的人数也不是规划能设定好的,财政部的办公地点就分列在两座楼之中,隔着车水马龙的大道相聚千米遥望,想从这头走到那头,只能望车兴叹。 为了整齐划一,城市还规划了特定的商业、宾馆、修理厂区域,造成了功能的割裂,住宅区内的商业却很难觅。这样的结果,人们通勤和其他生活活动时,不得不极为依赖汽车。这更像是一座为政客设计的城市,而非为人民所建。 茨威格不会想到,他称为未来之国的国土,到现在还是仅仅被称作未来之国而已;抑或,他想到了,所以怀着对这个世界的失望而选择了离开?JK确保巴西利亚在两年多的时间内便初具雏形,但他卸任之后,许多后续工程倒拖拖拉拉了很多年。中西部大开发的伟略,却是在对巴西的农作物产品需求增加后近年来才走上正轨。 大教堂的造型是耶稣的荆棘之冠。上帝给了巴西人如此丰富的自然禀赋,是否也在冥冥之中宣告,要吃得大苦,方成伟大国度。 我爱这简约的现代主义,我爱这曼妙的曲线,我爱建筑下灵动的水,但我无法忍受城市的空旷、割裂和功能的疏离。这,就是我对巴西利亚的感受。 从巴西利亚飞到里斯本,从新世界之都飞到旧世界之都。恍惚间,看夜幕中灯光璀璨的哲罗姆派修道院,听见城市渐渐苏醒的声音,闻着蛋挞四溢的香气,啜一杯咖啡,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693 0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