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长相思,在长安。

确定 取消
0%

心蓝丫头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现居:西安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3国家20城市
  • 点评2 / 26

    去过 26 个目的地
    点评过 2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5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中国内地 2017-01-03
心蓝带你游长安:国子监里读书时
原本只是在书里看到的一句话---- “唐朝国子监位于长安城务本坊西,遗址在今西安城南门外偏东仁义村附近。” 看完我一拍大腿,南门外啊,地铁直达啊,交通很方便,就去看看呗! 然后在一个有些阴沉的天气里,我便拉着刘总出门了。到了南门外,定位了仁义村,溜达了一圈,拍了几张照片,心里非常得意自己在大唐最高学府的地界踩下了脚印。 然而回来后再看资料,却发现之前有点跑偏了.......不幸的是,此时我强迫症大爆发,不把心里所有疑点搞清楚,真心觉得寝食难安啊! 于是,在元旦前的一周里,我不但把书架上所有关于唐朝的书翻了个遍,还下载了好多专业论文来看,简直把整个务本坊掀了个底朝天! 所以现在,此刻,我终于能踏踏实实地坐下来,给大家讲讲唐朝的国子监了~~(此处应有掌声!) 先上一张唐长安城地图。 史料记载,国子监位于务本坊,就是上图红圈圈出的区域。可以看到,离皇城非常近,出了安上门(即今天西安的永宁门【南门】),街东,从北数第一坊便是了。 结合各类史料和考古数据,在今天的西安地图上,画出了务本坊的大致区域。 《唐两京城坊考》记载,务本坊半以西,为国子监。也就是说,将整个务本坊一分为二,西半部全都是国子监的范围。 p.s: 大家这会儿看到的就是这么几条线,却不知道为了画的尽量准确,我这个不辨东西南北的千年路痴都快崩溃了...... 地铁2号线永宁门站D2出口,以及世纪金花(商场),都在国子监的遗址范围内。所以想要怀古凭吊的亲们也不用走远,出站后就在世纪金花门口拍张照,也就OK啦! 世纪金花右侧的这条小路,就是仁义路。 顺着仁义路往东走,可以想象,我们正深入国子监的内部,吼吼!尽管,这里早已是沧海桑田了。 国子监是唐朝最高学府,分东西两监。 西监,为唐太宗贞观五年(631年)设置于长安。东监,为高宗龙朔二年(662年),在洛阳设置。 唐代国子监的规模很大,不亚于现代的大学。据说太宗时一次就为学校增筑校舍1200多间。 国子监里开设6门专业,分别为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算学。其中,国子学、太学、四门学主要学习儒家经典,用来培养通才,律学、书学、 算学是培养专才。 这样高等级的学府,当然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入读的,这是国立贵族学校,对生源有严格的限制。 国子学、太学、四门学等级较高,对学生的家庭出身有明确要求,必须是官员子弟,而国子学又是其中要求最高的,只有三品以上大官的子孙才有入学资格。四门学则宽松了不少,1300人的定额,留了800个名额给庶民之子中的优秀者。 至于律学、书学、算学,则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八品以下官员子弟和庶民子弟都是招生对象。不过总体名额比较少,三门学科一共才招收110人,学的专业就是法律、书法和数学。 1000多年前,这里是整个大唐帝国最富活力和朝气的所在。极盛之时,曾有8000多名14-20岁之间的青年才俊在此读书。 【网搜图,侵删】 忍不住幻想了一下----8000多唐朝小鲜肉,伴着笔墨馨香,书声琅琅,一个个丰神俊朗,出口成章,笔锋回日月,字势动乾坤。哎呀!那是多么风雅高贵,令人垂涎.....哦不,是艳羡...... 当时在国子监中学习的,不仅有中国人,还有高丽、百济、新罗、日本等国的留学生,高昌、吐蕃等地区的国王、酋长也派子弟来这里求学。不过,留学生一般进不了国子学,通常会在太学入读。 比如说大名鼎鼎的阿倍仲麻吕(汉名晁衡,随日本第9次遣唐使入唐,进士及第,在唐朝做官40余年,官至从二品)就曾是太学里的学生。 p.s:晁衡的传奇经历以后单独讲~~~ 在国子监遗址范围内转了一圈,这里遍布着商场、公寓、工地和餐馆,已然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诗书遗风了。 行走其间的人们一刻也不会想起那些失落的过往,就像这几片衰败的叶,从不曾因为自己生在此地而感到丝毫荣光。 哪里有什么国子监?哪里还有8千书生?时间带走了太多东西,读书的人越来越少,别说吟诗作赋,手机电脑用得多了,怕是连字都渐渐忘了怎么写吧?...... 【《开成石经》拓本】 国子监往日辉煌的见证,如今只剩下《开成石经》和《石台孝经》了。它们曾经伫立在国子监中,是国家勘刻的石质教科书,供诸学子抄录校对,也算是中国最早的“高考教材”了。 唐末,这两部石经流落郊野,历经战乱与地震,直到宋哲宗元祐年间,才迁移到今天的西安碑林。 想来,我也与大唐的祖先们,在同一块经石前驻足,阅读过同一部书,仿佛是一种奇妙的连结。这样想着,便莫名有些心动。 逛完了国子监,再来看看务本坊的全貌。没错,泥萌没看错,大名鼎鼎的宰相房玄龄家,也在这一坊。 国子监占了务本坊1/2的面积,房宰相家占了1/4的面积,大约有12180平方米,豪宅啊! 某蓝纯手工绘制的地图,是不是很有爱~~~不赞我一句你都不好意思往下看了吧?哈哈!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走到房玄龄宅遗址那边去,就在他家北边的区域转了转。 这里是仁义东巷,楼房都比较破旧,一楼临街开了一排小饭馆,用餐环境看起来比较堪忧,其间还夹杂着废品收购站。窄窄的巷子,有点拥挤,有点脏乱。 遥想当年,这里住的人大都非富即贵,上面图中标注的彭思德(太宗朝)和毕正义(高宗朝)都是朝廷命官。彭思德虽然不如房玄龄那么显赫,好歹也是正五品呢。 也许,侯门大院,抑或烟火市井,都是此地的宿命。原本就无须对比,也便不用唏嘘。 最近因为迷上了唐长安城坊的考据,花了好多时间,翻了好多书,费了好多心思。手机里下载了《新唐书》、《旧唐书》、《唐会要》之类的古籍,虽然我古文向来很差,却还是想仔细读一读。在故纸堆里,寻找那些被尘世遗忘的时光和人事。 刘总很不理解,他说,你这是要搞学术研究吗?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已经不能单单用兴趣爱好来解释了。我想,那可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吧。 占星师用星盘分析告诉我,长安城与我的前世深深纠缠。 所以我想,大概我就是个失去记忆的唐朝人,而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把回忆找回来。 找回了长安城,就找回了我自己。
222 0

发表在 北非地区 2016-12-20
重返法老的国度:埃及12日逐梦之旅
这是一场说了14年才走的旅行。 从2001到2015,14年的光阴稍纵即逝。 岁月已忘,我未曾忘。 在我心里,有一场梦。 梦开始的地方,叫做埃及。 我慢慢回忆,慢慢整理,慢慢讲。 你慢慢感受,慢慢体会,慢慢听。 请相信, 在埃及,尽是奇迹。 欢迎关注新浪微博:@心蓝丫头 微信公众号:yunyouji2014 手绘埃及攻略:总有一个梦想值得追寻 【14年,缘起】 这是一场说了14年才走的旅行。 2001年,我刚上大学,家里的有线电视可以收到Discovery探索频道。在看了几期有关古埃及考古的节目后,我对那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和那些失落在亘古岁月里的文明产生了狂热的兴趣。 我买了很多关于古埃及历史文化的书,我描画着象形文字,我熟知木乃伊的制作工序,我猜想着金字塔的未解之谜和图坦卡门的死因。我的QQ签名上挂着法老的诅咒,我看着书里那些精美绝伦的壁画,渴望着有一天能够抵达那片令我迷醉的土地。 我从报纸上剪下旅行社埃及出境游的广告,贴在书桌前的墙上,当时的报价是12800,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但我并不觉得它遥不可及。 我写诗,写散文,写小说,给报纸杂志投稿,几十块几百块的赚稿费,拿到钱都存了起来,数字每增加一点,我就觉得自己离埃及更近了一步。 后来大学毕业,工作,09年我又辗转来到西安。庸常忙碌的生活,当真应了那句话:【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没时间】。等到后来,我能凑到7天的年假,而旅费也足够的时候,埃及局势又开始动荡。 从2001到2015,14年的光阴稍纵即逝。岁月已忘,我未曾忘。在我心里,有一场梦。梦开始的地方,叫做埃及。 【欠自己的旅行,一定要还】 这又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因为从决定4月去埃及,到下单付款预订行程,前后不过24小时。 促使我下定决心排除万难的原因,是因为家里人自我和刘总结婚后就不停催我们生小孩。在烦不胜烦的一刻,我忽然一个激灵,我的埃及还没有去,怎么能先生孩子呢! 这孩子一生,不说我的下半辈子被套牢了吧,起码2-3年之内别想出远门。那我的埃及便又遥遥无期了。这么多年下来,我最不信的一句话就是---以后有机会。以后是多久以后呢?我不许诺虚无的未来,我只把握眼前,当下,现在。 所以,我不能再等了,也不想再拖了。我和埃及的这场约会,我欠自己的这场旅行,是时候,还给自己了。 【最充分的准备,为最爱的埃及】 在携程上选了埃及一国12天的行程,这已经是时间最长的一条线路了。出发日期是4月16日,满打满算,我还有1个月的时间准备。 除了要办签证,订西安往返上海的机票,准备各种旅行用品外,还有一项最最重要的功课,就是做!攻!略! 其实我向来是不建议旅行前做攻略的,走别人走的路,去别人去的地方,玩别人玩过的东西,吃别人吃的食物,完全失去了遇见未知的惊喜。那不叫旅行,那叫模仿。 但是对于埃及,我必须破例。那样一个古老的国度,如果不做充足的知识储备,如果没有一定的认知和了解,又怎能体会那足以让每一个人类灵魂颤抖着仰望,屏息着膜拜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 所以,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我用比备战高考还刻苦认真的狂热,开始了旅行攻略的制作。 【你不知道的埃及,都在书里】 本来想把书架上几本关于埃及的书一字不落的全都看完,但是因为要边看书边查资料,还要做笔记,所以进度有点缓慢。 古埃及王室实行内婚制,什么爸爸娶女儿,哥哥娶妹妹,姑妈嫁侄子的事情层出不穷,所以光是记那些法老的名字,理顺那些王室成员的关系,就足够我头大了。 最后只看完了这几本:《尼罗河畔的古埃及妇女》、《失落的文明:埃及》、《法老的国度:古埃及文化史》。 书里有好很多有意思的记录,比如说古埃及的妇女的验孕方法是---每天在装有大麦和小麦的口袋里尿尿,如果小麦生长发芽,那么她怀的是男孩,如果大麦生长发芽,则怀的是女孩,如果都没发芽,说明她没怀孕。科学家说,现代的”早早孕“试纸,和古埃及人用的这种测试法是基于同样的原理。公元前13世纪的古埃及人,已经懂得利用荷尔蒙反应来验孕,这种高度文明,怎能不让人肃然起敬? 除了看书之外,也随时在网上查找资料进行补充,还参考了很多网友的游记,最后就有了属于我自己的这本埃及旅行笔记。 我的旅行笔记本,一直没舍得用。这次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因为是埃及,所以一切都值得最好的。最用心的准备,最完美的行程,还有,不负初心的我。 我在本子的第一页,画上了【荷鲁斯之眼】。这是古埃及最著名的图腾之一。 【荷鲁斯】是古埃及神话中的鹰神,也是法老的守护神。他的眼睛,代表着神明的庇佑与至高无上的君权。左眼代表月亮,右眼代表太阳,可以辨别善恶,捍卫健康与幸福。【荷鲁斯之眼】寓意着牺牲、愈合、恢复与保护,古埃及人相信它会在人们死后复活时发挥重要作用。 左边一页是简略版埃及地图,右边一页是这次旅行的行程路线图。 我们的路线是从卢克索入境埃及,然后到南部城市阿斯旺,乘坐尼罗河游轮顺流而下,经康翁波、埃德夫、卢克索,再到红海度假城市赫尔格达,然后去开罗,最后从地中海沿岸城市亚历山大离境。 看到携程上有参团归来的人评价说,由于游轮开船时间太早,没能去成阿布辛贝神庙,这让我担心不已。单是想想可能会错过阿布辛贝,就心塞得快哭了。 特地跑去咨询了在线客服,得到的答案是,阿布辛贝是自费景点,如果人数够了会尽量安排,毕竟是埃及最值得一看的神庙。 可是这个答案依然不十分肯定,我还是不安。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每天在心里暗自祈祷:一定要去成阿布辛贝啊!拜托拜托! 行程中会去到的每一处神庙,都做了详尽的笔记。包括地理位置、建造年代、所属法老的生平事迹、供奉神祇、建筑物的尺寸数据、神庙的看点(雕像、壁画......)都有记录。 在埃及的时候,经常会在出发前翻看一下笔记,现场再听听导游的讲解,每一座神庙、每一幅雕刻,每一个典故,如数家珍。看着、听着、触摸着、感受着,仿佛与失散已久的故人,隔世重逢。 帝王谷是埃及第18-20王朝法老和贵族们的主要陵墓区。英文名称是:the Valley of the Kings,所以这里的陵墓编号都是以【KV】开头。帝王谷目前已经发觉了64座法老陵墓,排列顺序是按发现时间的先后,第一个被发现的法老陵墓,编号就是KV1(拉美西斯七世的陵墓)。 我根据资料和其他网友的游记,把对外开放的陵墓按编号写下来,标注上它们的主人和墓室内的主要看点,对比之下,选了6、7个最感兴趣的做了记号。当时想的是,到了那里,先看当天开放的是哪几座墓,再看我选中的这些是否在其中。如果不在,就在本子上查查开放的墓都有什么特点,从中选自己感兴趣的看。 哈特谢普苏特是古埃及第18王朝的第5位法老。她是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女王,可以理解为古埃及的武则天。 希望女王会原谅我拙劣的画功,因为我去了之后才发现那个阶梯是在正中间的。。。。 只是搞清楚了古埃及的地理还远远不够,在很多神庙的壁画里都有涉及到对外战争或外交活动的内容,所以还需要对埃及的邻国有一定的了解。特别是那些国家古今名称都不同,所以也很有必要认真学习下。 比如说,阿布辛贝神庙最著名的那幅描绘拉美西斯二世在卡迭什战役中大获全胜的壁画。卡迭什?如果不看资料,谁知道那是什么鬼?特地查了下才知道,原来那地方就在今天的叙利亚南部啊。 卡纳克神庙是除了阿布辛贝神庙之外,另一个我比较期待的目的地。这里是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的拍摄地之一哦。 请无视我把公羊大道的羊画的像狗吧,就当我是印象派好了~~ 卢克索神庙与卡纳克神庙遥遥相对,在正式游览的前一天晚上,导游带我们出来逛街,在卢克索神庙外的广场上,我还有一段小奇遇。先卖个关子,到时候再细说吧~~ 行程里有安排体验这种古老的风帆船,无比期待。看到实物才知道,原来我的图把船画小了,人家一艘船坐得下我们全团25个人呢! 埃及博物馆,是比金字塔更吸引我的地方。行程安排的时间是4个小时。我想说,这远远不够。连走马观花都不够! 这里我也做了详尽的攻略。包括博物馆每一层的展品分布,以及我在不同的书里看到过的精美文物哪些可以在这里找到,都一一做了备注。哎呀,我都忍不住要给自己点个赞了!分分钟可以取代我们的埃及导游了都~~ 关于金字塔,有很多未解之谜和悬之又悬的传闻。它可能是法老的陵墓,也可能是外星人在地球建立的空间站。三座金字塔的排列对应着天空中猎户座腰带位置的三颗星星,我想那一定有它的玄机吧。 一切事物都在时间面前死亡,但时间在金字塔面前死亡。我愿意相信,关于金字塔的任何幻想。一切,皆有可能。 我画完这张图,就决定放弃进入金字塔了。我这种路痴,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路况,绝壁会迷路的。 每个金字塔都记录了详细的建筑数据。因为我知道,就算导游现场会讲解,我也一定是记不住的。还是笨鸟先飞吧~~ 行程的最后一天,我们将会抵达地中海沿岸城市亚历山大。这里有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遗址。在网上临摹了一张灯塔的复原图,填补一下遥远的想象。 2015年4月17日,开罗时间上午7点40分,我在卡塔尔航空由多哈飞往埃及卢克索的航班上,写下了此行的第一篇日志。 我说:离梦想越近,反倒越不紧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和理所当然。 我说:我奇怪自己为什么不激动?踏上埃及的土地时,我觉得我应该喜极而泣,才对得起这么多年的向往和等待。但我想我哭不出来,因为心里全是欢喜。 我说:也许这里也曾是我的前世故国,所以归来才分外安心。 I'll be back. I'm back. 【未完待续】

西安 上海 多哈 卢克索 卢克索 阿斯旺 阿斯旺 阿布辛贝 埃德夫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 胡尔格达 胡尔格达 胡尔格达 胡尔格达 开罗 开罗 开罗 亚历山大港 亚历山大港 多哈 上海 西安

3468 21

发表在 中国内地 2016-12-12
心蓝带你游长安:弦断梨园空余恨
西南宫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唐/白居易《长恨歌》 唐玄宗李隆基是个让我又爱又恨的人。 爱,只因那一段开元盛世给了我最美好的幻想和最深切的渴望;恨,他明明亲手缔造了这一世繁华,却又白白葬送了它。拥有过却失去,分明比从未得到过更让人痛苦唏嘘追悔莫及。 但是平心而论,撇开皇帝的身份不谈,单就个人魅力而言,李隆基还真是我的菜啊!能文能武,会弹琴会击鼓,有文化素养,有文艺细胞。跟宋徽宗一样,是一流的艺术家。 《新唐书·礼乐志》载:“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 他创建的“梨园”,不但曾是大唐最顶级的艺术中心,还成为后世戏曲行当的代称,而他本人,更是被奉为“梨园之神”,中国乃至日本戏曲行当都供奉其塑像,甚至建立“老郎庙”,让他永享后世奉祀。 所以我对当年的“梨园”充满好奇,这个集皇家乐团、皇家舞蹈团、曲艺表演中心、艺术家协会于一身,拥有大唐最好的歌手、最负盛名的演奏家、最顶尖的舞者、最具才华的诗人和画家的艺术殿堂,到底是什么样的?而今,它又在何处呢? 唐代的梨园并不只有一处。除开华清宫的梨园,位于都城长安的共有3处。一处在大明宫内;一处在皇家禁苑;另一处则是隶属于太常寺的梨园别教院。 查了很多资料,宫内梨园比较好找,就在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内,而禁苑梨园的位置,则在今天西安市西北的大白杨西村,大白杨小学附近。 大白杨村分为大白杨东村和大白杨西村,因为近年的城中村改造,两村旧地早已拆改得不复从前模样,但位置还比较好确定。 乘车到【梨园路和大白杨路口】下车,拍了一张公交站牌,这些线路均可到此处,供大家参考。 下车后,往前走一点,便是梨园路与劳动北路的十字路口。 顺着劳动北路往北走,远远便能看到大白杨小学的操场。 上午10点,正是上课的时间。 侧耳倾听,再没有了1000多年前的丝竹管弦,琵琶铮铮,也没有了婉转抑扬的清丽歌喉,隐约只闻稚童的琅琅书声。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 据记载,玄宗曾在梨园法部特别设立了少年乐队,叫做“小部音声”,大约30人左右,选的都是15岁以下的少年,进行系统专业的音乐训练。想一想,那不就是唐朝TFBOYS嘛! 可见,当年的梨园不仅代表了大唐文艺界和娱乐圈的最高水准,更是典型的造星工厂啊~~ 过了大白杨小学,继续向前走,这条路便显得有点荒凉破落了。 路边一栋废弃的旧楼,透着几分阴郁,衬着阴霾的天气,更显萧瑟。 路的尽头,便是大白杨西村的牌楼。也就是说,我们刚刚的所在,便是该村的范围,也正是唐代禁苑梨园的遗址区域。 大白杨西村正在进行城中村改造,红色围墙里是正在施工的几栋高楼。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看着这围墙,竟有几分宫墙的感觉。 玄宗时,除宫内梨园、禁苑梨园及宫外的梨园别教苑外,太常寺下属还设有左右教坊。右教坊擅歌,左教坊工舞。著名的剑器舞舞蹈家公孙大娘,便是出自左教坊。 所谓的“后宫佳丽三千人”实在是太过谦虚低调的说法,实际上当时的后宫人数有4万之众。当然,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乐人,而这些人也并不全在宫内,而是分散在教坊、梨园和太常寺之中。 不忍回想,曾经的这处梨园里,有过一段怎样悠然而又充满诗意的日子。 放肆的青春,娇媚的容颜,衣香鬓影,且歌且舞,亦醉亦狂。琵琶和着紫玉笛,胡琴觱篥箜篌起,凌波曲罢舞羽衣。空气中弥漫着梨花的清香,整座长安城璀璨如星,繁华若梦。 最美的年华,最强的盛世,以为这样的好时光便是一生了。当时只道是寻常。 歌舞升平的日子,终结于安史之乱。玄宗仓皇出逃,连杨贵妃都保不住,何况梨园一众弟子? 士庶惊骇,奔走一路。长安的一切都乱了,梨园里的人亦就此流散。有人死,有人逃,有人一路追随旧主,有人辗转流落江南。 世境离乱,人情聚散,回望长安,追忆旧日光景,曾经的一弦一柱,一节一拍,都是心头伤。 我们在大白杨西村并没有看到梨园遗址的纪念碑。但是我在查资料的时候,看到这样一段记录---- 【1988年6月13日,在西安市未央区大白杨西村举行了隆重的“唐代梨园遗址”揭碑剪彩仪式,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的曹禺作了重要讲话,著名表演艺术家常香玉、王秀兰代表梨园弟子前来祝贺。】 可见近30年前,这里是立了碑的,但如今它又在哪里呢? 出了大白杨西村,穿过马路,在二环北路的街边,大白杨回民墓园的门口,终于找到了置身于荒草落叶中的这一块纪念碑。 碑的正面是“唐代梨园遗址”6个大字。只是已经斑驳得快要看不清。 细看之下,果然是曹禺先生题写的。 背面的碑记很长,我没细看,内容大抵就是1988年成立梨园研究会和竖立纪念碑的过程。 据说,这块碑在大白杨西村立了7年。后来,村里在某段时间内陆续死了几个人,就有传言是这块唐代梨园遗址碑有问题。又找风水先生看,说大白杨东西两村似一条龙,西村为龙首,东村为龙尾,而这块碑刚好就压在了龙头上,必须搬走。后来它就被莫名其妙的转移到了回民墓园门口,直到今天。【这一说法来自网友枫林丛的新浪博客,未经考证,但个人认为可信度挺高。】 想不到,1000多年后,小小的一方梨园遗址纪念碑,竟也和当年的梨园弟子一般,逃不出流离失所,颠沛坎坷的命运。莫非是天意? 至于宫内的梨园遗址,则在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内,太液池的东边。 如今,只有一组艺术雕塑,和几排木椅,简单得让人的想象力都变得贫瘠起来。 感谢金铁木导演拍摄的纪录片《大明宫》,让曾经的梨园乐舞,生动而鲜活的展现在眼前。圆满了我执着的幻想。 宫内的梨园,有男艺人300名,女艺人则更多一些,都是从宫人和坐部伎中挑选出来的。他们住在宜春院,是乐人中等级最高,色艺最是出众。 玄宗有了音乐创作,就交给梨园弟子演出,他自己亲自导演,指导排练。李隆基是李旦的第三子,所以常常自称三郎,传说,他在梨园给乐人排练时,常对他们大声喊:“你们要好好练,别给三郎丢脸!” 莫名觉得这句话好可爱。哎呀呀,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三郎! 为了哄杨玉环开心,李隆基还经常在梨园扮小丑。一国之君扮丑角,难免有失体面,所以他命人制作了一块白玉,挂在鼻梁上做为遮掩。(知道丢人你还这么干?!60多岁的老头谈起恋爱来智商也下线吗?)这就是后世丑角脸谱的来历。 李隆基算是梨园丑角之鼻祖,所以后世的戏班里,丑角地位最高。化妆必须丑角先动笔,吃饭也要由丑角先盛第一碗,这都是拜玄宗皇帝的业余爱好所赐。 开元天宝年间的梨园里,出了很多名传千古的艺人。比如李龟年,比如许和子,比如谢阿蛮,比如雷海青,比如念奴....... 在现在的西安,其实还能寻找到盛唐古乐的遗存。 西安地区有很多鼓乐社,他们演奏的“长安古乐”是迄今为止在我国境内发现并保存最完整的大型民间乐种之一,脱胎于唐代燕乐,后融于宫廷音乐,据说正是安史之乱期间随宫廷乐师的流亡而流入民间。 2012年,有幸参加了在西安都城隍面举行的“第六届西安鼓乐艺术节”。 听着现场演奏,真的有穿越时空恍如隔世的错觉。 希望这个古老的乐种,这些古老的乐器,这些一脉相传的乐人,可以将盛唐余音永远的传承下去,让我们能在这似曾相识的妙音里,得片刻回神,重温一场盛唐旖旎旧梦....... 最后必须说,想当初,姐也是在三郎陵前弹过琴的人。虽然我不想给三郎丢脸,但一首《天空之城》还是被我弹的七零八落,我一直很担心,三郎会被我气得从里面爬出来骂我一顿........ 还好,他并没有。 可惜,他并没有。 哎....... p.s: 本文部分截图来自金铁木导演纪录片《大明宫》,部分资料出自毛水清教授所著《唐代乐人考述》(东方出版社),在此致谢。
286 0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