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0%

Loiskong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现居:广州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5)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5国家6城市
  • 点评1 / 1

    去过 1 个目的地
    点评过 1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6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以色列 2017-05-10
到流着奶与蜜的土地去——2017以色列巴勒斯坦行(11)2月16日 伯利恒——洞见巴勒斯坦
伯利恒之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直觉告诉我,耶路撒冷犹太朋友的第一手信息是最新也是最保险的。为此,我们没有遵从绝大部分网上攻略的指引,而是来到了耶路撒冷的大马士革门,乘坐231路跨境巴士,从60号公路进入伯利恒。 (下面谷圝歌地图中的虚线就是停火线。当时显示坐231路跨境巴士,只要34分钟就可从耶路撒冷到伯利恒。但实际上花了一个多小时。) 231路跨境巴士是配置先进的大巴,却采用最古老的售票方式——司机兼任售票员,乘客可用新谢克尔上车购票,可以找零。 车刚驶出大马士革长途车站,天就下起雨来。想着很快可以见到巴勒斯坦,带着满腹不安和疑问,甚是忐忑和激动。 车厢里安静整洁。除了我们仨,车上几乎没有游客,车厢里都是阿拉伯面孔的男人和带着头纱的女人。车里的招贴全是用阿拉伯文写的,几乎没有英文,更没有希伯来语。车刚驶出耶路撒冷中心区,停站后上来个穿戴讲究的穆斯林大妈,她很有礼貌地和我点点头,坐在我身旁。 翻过一个又一个小山坡,路两边都是高尚别墅区。大胆地猜测那里就是耶路撒冷犹太人的新居民点。这时车慢慢停了下来。前方有个带着犹太花帽的年轻男人,不知为什么对一辆小面包里的人勃然大怒,甚至用脚去踹车,车里的人却怎么都不出来接茬,路人也没有前去阻止,造成了道路的轻微拥堵。来以色列那么多天,这是我们见到的唯一一次争执。 没有士兵前来查验证件,我们轻松通过边境,车就这么一直开进了伯利恒。路上黄色车牌的以色列车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牌子的巴勒斯坦车。网上攻略所言:以色列车禁止进入巴勒斯坦,似乎只是讹传。 231号大巴的停靠点离伯利恒的景点中心区——马厩广场还有几公里路。刚下车,拉客仔就蜂拥而上,实在吓人。我们只得钻进路边餐厅,打算喝杯热茶,等雨势减小再步行过去。大冷的天,餐厅居然没有热茶和咖啡提供,只有冰镇饮料。看我们坐得慌,店员不声不响地拿了几个小纸杯过来,给我们每人倒了一小杯阿拉伯草药水。我被他们的好客之道感动了一下,买了一罐写着阿拉伯文的可口可乐。 雨势非但没有变小,反而越来越大。我们无奈只好坐上了一辆的士,花费20新谢克尔。司机开始兜路,套近乎,讲历史,目的是为了我们能把他的车包下来。当然,想这么做我们的生意是行不通的。我们有的是时间和体力,走景点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静下心来,慢慢去感受眼前的一切。 马厩广场不大,一面是奥玛尔清真寺,一面是主诞教堂,两两相望。看着时间还早,我们就从奥玛尔清真寺右侧的小街开始发掘伯利恒最真实的一面。 刚来到街口,大家就被炸物的浓香吸引了去。 炸鹰嘴豆泥(Falafel)一定是新出炉热乎乎的才好吃。大叔给我们每人送了一个试吃,味道果然非同一般,比在以色列吃到的好太多了。 b 不知不觉中,天放晴了。我们拾阶而上,来到这家教堂门前。 教堂对面临街小铺的店主告诉我们,教堂中午不开放,下午也未必开门。 回头张望,只见一幅典型的中东小镇风景画映入眼帘,忽略画中的汽车,恍如回到了中世纪。 我们一路问一路走,寻找乳洞教堂的位置。一位卖茶的老汉给我们指明了路,还热心地把我们带到他的茶铺子里去。 这是一个有点杂乱的,很小的空间。屋子里唯一的装饰是幅美少女图。老头说,那是欧洲游客给他的礼物。 临走时,他送我们每人一块威化饼,邀请我们回来时到他这里喝茶。 短短十几分钟,我们已经收了两件小礼物了。伯利恒人真好客。 街道上游客穿行而过: 还有卖Pita口袋面包的小孩穿插其中,那是当地人吃Falafel时不可缺少的东西。 找了半天,乳洞教堂原来就藏身在圣诞教堂后的小街里,这里都是些安静的低层小区。就这么看来,人们的生活水准并不低。 但满眼的美好都被钟楼下的铁丝网破坏掉了: 教堂旁边有些规模大小不一的圣器手工作坊。伯利恒的阿拉伯手艺人擅长用当地的胡桃木和树根做各种基督教器物,做工精美,有些根雕堪称艺术精品。 打磨念珠链子的工人: 用封箱胶黏成的十字架: 圣母像、圣诞星、耶路撒冷十字架和阿拉伯男士的头巾同框,这是在伯利恒才看得到的吧。 乳洞教堂同是基督教和穆斯林的圣地,对新妈妈和希望受孕的女性最有吸引力。相传,约瑟带着全家逃去埃及时,曾在这里躲避希律的追杀,圣母玛利亚滴落的乳汁,把石头变成白色。信徒们相信岩壁的粉末对催奶和受孕有奇效。 乳洞教堂的官网说教堂内神奇的白色粉末,只能亲自刮取,任何海外代购都是无效的。然而目前所有能刮取粉末的钟乳石都已镶入玻璃柜中,不知信徒们该到哪里去求神粉了。 乳洞教堂有多个小室 我猜,这个室内修女跪拜的一定是个特别珍贵的圣物: 教堂外停了几辆私家车。车内的小物品似乎代表了车主人的信仰。 这时身旁有人跟我们打招呼——那是教堂旁边圣器工厂的老板和他的员工。老板让我们登上工厂商店的露台。看我们半信半疑的样子,他说:“楼上露台是看伯利恒全景最棒的地方,不收费。楼梯有点陡,小心上落。” 攀上露台的一刹那,真被狠狠地感动了一把。小小的一方露台,圣诞教堂、奥玛尔清真寺尽收眼底: 另一边的山地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新建的居民住宅区,看样子一点都不输给大城市。 楼下的小院是工人们用餐休息的地方。老板的SUV就停在院子里。 工人们还给流浪猫爷留了点吃的,用纸巾恭恭敬敬地垫好奉上。直觉告诉我,这家厂子里的人心肠是热的。 我们向老板询问隔离墙的位置,他非常耐心地给予了详细的解答,还贴心地教我们如何选择餐厅,如何避开拉客仔。当然礼物是不可少的,他送了我们每人一套隔离墙涂鸦的明信片,并表示可以帮我们约车去看隔离墙。 且信他一回吧!我们参观完圣诞教堂后就包他介绍的车去隔离墙。 走出工厂,正好是圣诞教堂的下午开放时间。和此行我们遇见的不少教堂一样,主诞教堂也有“礼貌门”。进入教堂必须通过一扇又矮又窄的小门,弯腰抱胸方可进入。 目前,圣诞教堂由罗马天主教会,希腊东正教会和亚美尼亚教会共同管理。从教堂的内饰来看,这里有很明显的东正教派风格。 教堂里的东正教教士正在点蜡烛: 我们跟随着俄罗斯东正教信徒长长的队伍走入教堂地下一层的耶稣出生圣地。圣坛下的圣诞星所标识的位置就是耶稣的出生之处。信徒们在教士的带领下点燃蜡烛,触摸圣诞星并祈祷后,唱起颂歌。 这些看起来普通的俄罗斯男女老少,唱起颂歌来居然还分声部,不得不感叹俄罗斯人音乐素养之高。 回到老板的工厂商店,看了看贴满店内外的顾客感谢信,像吃了颗定心丸一般。 可刚走进店门,老板就一脸歉意地迎上来说:“实在是对不起,刚才预约的车上有客人,司机不能来接你们了。” 我的心情正要跌进谷底时,他说:“但我有更好的方案。让我的员工开我的车带你们去,看完以后再你们送去车站,怎么样?我的车不是一般的轿车,是SUV,全新的。至于价钱,我再给你们打个折。” 到这份上,眼看天色渐暗,也只能继续相信他了。少顷,一个身形高大的大胡子跑进店里,和老板打了个照面。老板说:“这就是我的员工。” 大胡子的脸红扑扑地,炯炯的褐色眼珠里透着淳朴,嘴边亲切的笑容仿佛让屋子都明亮了起来。大胡子年纪并不大,不过是个约莫20岁出头的年轻人。 “把车停好在店门,给她们看看车。”老板说。 看到商店门前那辆日产7座SUV的时候,我们释然了。 胡子小哥的英语比不上他的boss,我们只能作简单的沟通。他带着我们在伯利恒城里遛弯儿,走走停停拍拍。我们来到了著名的“鲜花投掷”涂鸦墙。原来这幅涂鸦画在旧加油站的墙上: 第二站就是涂鸦最为集中的一段隔离墙。 胡子小哥停下车来,很认真地,一字一顿地对我说:"这堵墙高8米、长约700公里。没有得到允许,墙外的人进不来,墙内的人出不去。”言语不卑不亢,掷地有声。 这时天色忽然暗下来,我看着匆匆在隔离墙下走过的人,巨大的隔离墙体,加上略带诡异风格的涂鸦画,有种凛凛悚然的气氛。 这里的涂鸦内容大多涉及反战与和平。 也有不少年轻人的励志奋斗史。图中的文字讲述了一个被家人逼迫读医的年轻艺术家如何追求自己褪色的理想,并最终实现梦想的故事。 颇受触动。 此时,大雨滂沱。在我的盛情邀请下,胡子小哥接受了拍摄。我想,他健康又充满自信的笑,又能刷新不少人对巴勒斯坦人的刻板印象。 做鹰嘴豆泥吧!别修墙啦! 多么朴素真挚的和平愿望。墙有筑起的那日,必有推倒的一天。希望我们能早日迎来这一天。
1038 6

发表在 以色列 2017-05-03
到流着奶与蜜的土地去——2017以色列巴勒斯坦行(10)2月9-15日 耶路撒冷——犹太人的真实生活
二月的耶路撒冷正值初春。地中海气候的春季,冷啊! 是开了暖空调还得开暖炉才睡得着的那种冷。 这一季的雨天还来得特别有节奏,晴七天,雨八天,半个月就这么过去了。碰上了雨天,气温可以突降到接近冰点。天亮时下一场,正午前下一场,傍晚再来一场。有时候,雨势大到让人出不去门。 二月真不是来耶路撒冷的好时节。 我们被困小旅馆里两天,几乎出不去门,只能就近到犹太市场或阿拉伯市场体验生活,买些新鲜的肉菜回来做饭。等雨时,冲杯咖啡,拿支长焦慢慢看着楼下过路的人们,也是百无聊赖下的一种乐趣。 在雨中徒步去古城绝非易事。靠近古城的一段石板路极为湿滑,根本走不快。包着头巾的女人随处可见。不要以为她们这是为了防雨,包头巾犹太已婚妇女的传统装束——目的在于藏起头发。这和伊斯兰教女人戴头纱,东正教女人包大妈头巾是一个意思——减少头发对男性的诱惑。 这天原本是要上圣殿山的,刚走到街口,我们就被大雨困住了。看着时间也近10:30,干脆走入街角的犹太餐厅悠闲地吃个Brunch。 犹太早餐真是超大份。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基本干掉了碟子里的甜椒和番茄,对着面前的半个巨型三文治发愣。在这里,我们常吃的那种公司三文治,并不叫三文治,叫烤吐司。真正的三文治得用劲道的法式面包来做,火候一下控制不好,就变成硬邦邦割人嘴的利器。话说回来,以色列餐不能算美味,但用料足,食材新鲜,质量高。 犹太人用他们的绝顶聪明,不但在沙漠里建造了绿洲,而且成功地在这片小小的国土上造就了中东地区的高科技农业大国。丁点儿大一块可以种地养禽畜的地方,居然养活了自己国土上的人民,还能有农产品出口,真是太了不起了。 苦等2小时,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我想着伯利恒之行又要延后,心里烦躁,就画几笔消遣一番,获得路过的顾客手工点赞,开心了一点。 此时此刻,隔壁桌标准的美语钻进耳朵——那是一对老夫妇在聊天。好像突然按下了某个开关一般,我竟然一字不落地听懂了他们所有的交谈。老太太说话缓慢而有腔调,当雨过天晴的一刹那,她由衷地赞美起阳光,抑扬顿挫仿佛念诗一般。我们相视而笑,互相寒暄了几句。奇怪的是,老头儿一直严肃地盯着我们,不插话不答嘴。 临走时,老头儿突然站起来,向我们深深鞠一躬,用相当标准的北京话不紧不慢地说:“祝你们旅途愉快!” 接着,他开始了自我介绍,他是华盛顿人,在北京住了七年,业余研习孔子学说,“说起中国和中国文化,你们是我的老师”他说罢,又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真是此行最有意思的奇遇。不要以为歪果仁不懂中文,一不小心,你刚才说的人家全懂了,人家只是低调地听着玩玩而已。 风停雨住,已是午后。耶路撒冷的春季日照时间短,4点半后进入日落时分。我们只好直接到附近的Machane Yehuda Market买菜,回去做饭。雨后天晴的雅法大街,乍一看就跟普通的欧洲小城没什么两样。街中央有叮叮车贯穿而过: 不要以为正统犹太教徒天天只知道拜神,人家也上班: 在非安息日也用手机: 不但和大洋彼岸的朋友们交流思想,还玩摇滚吉他: 泡咖啡厅: 一样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得接儿子上学放学,哈!看这妈妈一脸嫌弃的样子: 在这里,无论是金发还是黑发,白皮肤还是黑皮肤,只要将心比心,一样可以成为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以色列人口有限,年轻人几乎全民皆兵。看着这些脸上还冒着痘痘的孩子背着机枪,无论是上集市买吃的,还是进餐馆吃饭,甚至和女朋友在公园长凳上小坐片刻,都枪不离身,让人不寒而栗。 从以色列武装警察年轻的脸上,读出的除了友善和自信,还有稚气未脱的愣头青味道。 从未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和平的珍贵。 终于来到了Machane Yehuda Market,这是一家历史悠久的犹太集市。 犹太人的集市和阿拉伯人的集市差别不大。甚至连售卖的食物都大同小异,无酵饼、面包、甜点糖果、蜜饯果仁、蔬菜瓜果和肉铺鱼档,琳琅满目。 大名鼎鼎的以色列甜柑,香甜多汁,连我这样不爱橘子的人,都忍不住食指大动: 犹太人铺子的墙上挂着拉比的画像和十诫的牌牌,阿拉伯穆斯林铺子里挂的则是阿拉伯书法牌匾,上书真主赞词之类,这似乎是唯一的区别。 鱼档的鱼类品种不多,鱼的样子都似曾相识,但长得又不太一样,纠结了半天,选了两条中等价位的Sea bream(海鲷),全因看起来新鲜。听说要拍照,老板害羞得遮住了脸,把后面的杀鱼小工逗得乐呵呵地: 相比之下,胖胖的肉店老板就大方得多: 书中言,犹太人只喝犹太葡萄酒,但这些年轻人对浓稠的小麦啤情有独钟。看来,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我们美美地扛了一大堆食材回来,竟带回来一大包失望:买回来2公斤草莓,坏掉了三分之一,只挑剩下了这么点。 我们光顾的第一家草莓摊子是个黑帽子犹太大叔经营的,明明过称10谢克尔的草莓,他非要收15谢克尔。当我们要他再把草莓过称时,他把装好的草莓重新倒出来,无声地表示:老子不卖了。第二家花帽子犹太小叔如扔垃圾一样快速地把草莓往袋子里砸,以讯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装袋封好,过称收钱。果然不出所料,好多草莓都是烂的。 不过,只要细心看看就会发现,他们和自己的犹太同胞做生意时,不但态度友好,而且童叟无欺,绝无以上小动作。 难道这就是有些犹太人的发财之道吗?哈哈 看着阿拉伯老头送的这把绿绿的薄荷叶子,我陷入了沉思,决定不再光顾犹太市场。 正在灶台旁忙乎时,在一旁核算账单的小伙伴突然惊呼:便利店少收了我们一瓶酒的钱! 今晚在雅法大街一家“耶路撒冷七十一“买酒,我先是取了一支标准瓶装的红酒,店小二入账后,“温馨提醒”我瓶装酒用的是木塞,并顺带推销价格于红酒4倍的开瓶器,火速入了帐。我们当然不乐意,要求退掉开瓶器和大支酒,入一支同款小支简易瓶盖装的。继而,小伙伴又发现两支小的加起来比大的还便宜,就多加了一支。 于是,小二入了退,退了加,加了又退,终于晕掉,竟少入了一支酒的数。 聪明反被聪明误,有时就是这么个道理。老老实实地做生意不好吗? 忘掉那些不开心的,草莓香甜,红酒好喝。离家十几日,格外地想念粤菜了。粤味哪里少得了青菜和汤?先来锅羊肉末杂菌水萝卜汤: 姜蒜胡椒干煎sea bream: 白灼盐水生菜,煮薯仔当饭。以色列的农产品果然名不虚传,菜鲜甜,肉浓香,我们用盐、胡椒、姜蒜和橄榄油简单烹制的食物,美味得让人停不下嘴。 餐桌上,小伙伴们盘算着第二天怎么前往伯利恒,去看一看今天的巴勒斯坦。
1373 6

发表在 以色列 2017-04-11
到流着奶与蜜的土地去——2017以色列巴勒斯坦行(9)2月9-15日 耶路撒冷——犹太人的上帝应许之地
为什么犹太人执着地认为耶路撒冷是他们的上帝给他们的应许之地? 这得从历史中去寻找答案。 相传公元前10世纪,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继位,在耶路撒冷城内的锡安山(就是现在的圣殿山)上修建了第一座犹太教圣殿,并把犹太十诫放在约柜中,存于圣殿的圣地中心。至此,犹太教就把耶路撒冷作为圣地。犹太人认为,耶路撒冷是上帝应许给他们的宝地,他们是最先“被选中”在此安家的。 那么,犹太人真如他们所说,自古以来,就是这片土地的原主吗? 为了看到古代犹太人在耶路撒冷的踪迹,我们前往位于耶路撒冷郊区的以色列博物馆。 刚走进入口就被镇住了。 这不是埃及的木乃伊吗??我怀疑我来了个假的以色列博物馆。 接二连三地,我又看到了更多的其他民族文物,有埃及人的棋子 亚述人的浮雕: 希腊人的神像: 以色列博物馆有超过7成的展品和文物来自除以色列犹太文化以外的文明。只要通读了以色列的历史,不难看出,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犹太人几乎一直在其它更强大的民族统治下。犹太人的国家有时以傀儡国的形式存在,有时又是有一定自治权的藩国,有时只是某帝国的行省,有时甚至国破家亡,犹太人沦为其他民族的奴隶。 在博物馆中寻找以色列国和犹太国存在的史料并不容易。 首先,大卫王的存在与否在历史学界一直存在争议。为此,犹太史学家们不遗余力地为这位定都耶路撒冷的犹太王的存在找史证。他们找到了一块纪念碑上的残骸。上面的文字据说是在犹太圣经之外的,对大卫王时代最早的记载。我看了半天,似乎这个推断逻辑是这样的:按犹太圣经所言,犹大国(Judah)的君主为Ahaziah亚哈谢。在纪念碑上所写的Ahaziah的统治国为“the House of David”大卫家族,这是大卫王朝的尊称,因此大卫王朝是存在的,由此可推大卫王是存在的。 另一个史迹是一封信。犹太圣经中所述的,供放約柜的所罗门第一圣殿的遗址,至今仍在挖掘寻找中。博物馆里展出了一封所罗门时期的石板信以证实第一圣殿的存在。这封信里所提到的“上帝之所”即是犹太史学家们认为的第一圣殿,这是目前看来唯一的证据。 我不知道大家对这些充满了智慧的推理有什么感想。 然而博物馆里的阿拉伯狮子似乎已明白了所有 犹太人实在太爱他们的圣殿了。在这个展示区,他们展出了某时期的伊斯兰教神坛,基督教祭坛和犹太教圣殿的复原模型。在犹太圣殿前,他们还特地摆放了巨型的马赛克地面贴花,并说明:“在圣殿尚存的年代,这样的马赛克地面是犹太会堂流行的装饰。可以想象,人们就是踏着这样的马赛克地板前往圣殿的......” 实在是太有智慧了。瞬间,到访者们如同见到了真正的犹太圣殿一般。 如今,要找到犹太人祖先们留下的大型史迹,只有到一个地方去,就是哭墙。 周五日落后,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开始守安息日。有的教徒在耶路撒冷老城墙脚默念、鞠躬、祈祷。更有成群结队,身穿黑色正规服装的犹太人,从雅法门鱼贯而入——这是在前往城内的犹太会堂做安息日宗教活动。 犹太教徒的清规戒律之盛,绝不亚于它的另外两个兄弟宗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在耶路撒冷,恪守教规的犹太正统教徒,自认为是“被选中”的一群。严守安息日,晚祷和晨祈,不劳作不生火不用电不用手机只是他们的基本教规;犹太正统男教徒不能剪去鬓角的长发,无论雨天晴天严寒酷暑都要戴帽;禁食猪肉、动物血、无鳞鱼和虾蟹贝类等带甲壳的动物也只是基本饮食禁忌,为了严守奶与肉不可同吃的戒律,正统犹太家庭还会配备两个厨房,一个用于处理肉食,一个用于处理蔬菜蛋奶。 清规戒律的产生是跟千年来逃亡命运密切有关的。罗马人在公元135年入侵耶路撒冷之后,被驱逐的犹太人开始了长期的飘零生活。寄住在其它民族土地上的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为了保证自己的族群不被同化,他们订立了这些与其他民族差异甚大的宗教戒律,保证自身文化的纯正性。 安息日的夜晚,耶路撒冷的犹太区公交停运,私家车禁行,店铺关门,街上几乎空无一人。 “当一个人的母亲是犹太人时,他才被认为是犹太人。”这并不意味着犹太人奉行母系氏族传统,而是他们认为血统继承来自于母亲。 细思恐极,血缘由亲妈确定——连滴血认亲都免了 犹太人竟用了如此极端的方式来确保自己血统的真实性。 周六,安息日的清晨,是犹太人前往哭墙礼拜的时刻。走出静幽幽犹太区街道,我们随着正统犹太教徒的步伐,前往哭墙看一看今天的朝圣日盛况。 这位正统教徒拿着他的皮毛帽子。偌大的帽子扣在头上,配上左右鬓角的小辫,仿佛灯罩一般: 除了全身黑色的正统教徒,也有披着白袍子的犹太教徒出现: 周六上午的哭墙广场可不是一般的热闹: 正统教徒更是以全身黑色的装束出现: 我们被允许进入哭墙的女士区。但祈祷仪式只在男士区举行。和许多好奇教徒和非教徒一样,我们向对面探出身子观看,好多人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手中的拍摄设备。刚用手机拍下这张照片,我就被一个手持着一把树枝的犹太大妈呵止了。 “安息日不许拍照。”她说。 我道了歉,盖上镜头盖子,把手机放进衣兜里。 树枝大妈继续说:“把手机和相机放包里。” 我乖乖照办了。 我定定神,和伙伴们坐下来环顾四周,却发现围墙边的女人们继续拍起照来。她们中间既有欧美客,也有黄皮肤的亚洲面孔。 树枝大妈轻描淡写地对她们说了几句,径直走过来,嘱咐我的伙伴收好相机。 “安息日不许拍照。”她说。 哈,难道禁令不是一视同仁的?? 离开了哭墙祈祷区,我刚掏出手机打开电子地图,手就被抓住了,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 “不许用手机。”树枝大妈很严肃地对我说。 “我只是想写些东西罢了,没有拍照!”我有点生气了。 “不行,你把手机收起来,今天安息日,不能用手机。” 她监督我收好手机,转身离开。就在她面前,一家大小背对着哭墙合影的有,看手机自拍打电话的有,大声说笑的有,抽烟的有......然而她都假装视而不见地绕开走了。 我承认违反拍照禁令在先,是我的不对。如果一条规定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作为违反者的我遭到阻挠,我心服口服。 真正让人心存芥蒂的,是规则有双重标准,而自己被区别对待了。 既然安息日禁止拍照,我必择日再临哭墙。只是别让我再看见树枝大妈就好。 果然,第二次再来哭墙。树枝大妈变成了青春可人的小妹。看到我们,她连忙招手让我过去。 “你是中国人吗?你可以帮我个忙吗?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原来小妹是要找一件印有她最爱的NBA球员编号的运动夹克。她说,她的一个朋友在中国买到了。 我向她介绍了某猫和某宝。 她感激不尽,给我们几张空白纸和一支笔,说: “拿着吧,你可以把要跟祂说的话写在上面。” 这时天下起雨来。哭墙边挤满了祈祷的人。那些包着头巾的女人格外诚心——她们正是犹太人: 这个女孩一边往墙缝里塞纸卷,一边抽泣起来: 墙缝里塞满的都是人们殷切的愿望: 和许多祈愿的人们不同。对于犹太正统教徒而言,哭墙就是最大最重要的露天犹太会堂。雨势越来越大,人们纷纷撑起伞离开。这位正统教徒却恭敬地面对着哭墙一边鞠躬一边念经。 下一篇,我将带大家去看看耶路撒冷犹太人的真实生活。
935 2
TA的照片 更多 2个相册 | 611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