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0%

东革阿里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2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5)

Ta的关注

2 更多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8国家21城市
  • 点评0 / 17

    去过 17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日本 2017-02-20
浮生九日,记录日本,那些最美的与最丑的
——当我坐在东京迪士尼乐园的旋转木马上,一边回想着30多年前孩提时期的快乐,一边看着日本服务员面带笑容、为游客拍手助兴的那一刻,心潮澎湃——难道快乐真的是内生变量吗? 我不是一个简单的游客,不仅喜欢美景、美食和美女,更喜欢琢磨旅途看到、听到的人和事。 日本作为我们的近邻,我觉得其实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对它并不了解。 记得两年前的一天晚上听广东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两个嘉宾和一个去过日本的主持人争先恐后激动地描述着他们前往日本旅游过程中受到的礼遇,比如拎着大行李箱上楼梯时有陌生人甲主动来帮忙,并主动召唤陌生人乙加入帮忙队伍,完事陌生人甲还替主人公向陌生人乙道歉说添麻烦了等等在祖国前所未闻的“天方夜谭”。如果看完本文,各位仅仅得到此类信息,那就说明我本次写作失败了。 个人一直非常非常拒绝日本。为什么?原因很简单,作为七零后的老男人,上初中时学校组织看过《屠城血证》、前三年看过《XX十几钗》和《拉贝日记》。因此一提到这国家,萦绕在脑海中的全是血腥、残忍的场面,好像永远是拿枪的男人在追逐着手无寸铁的女人。然而,所有身边的人似乎都在说:去过的人都说日本好呀,多少痛恨日本的中国老人去过观念都变了呀!好的,既然这个杀过最多中国人的小国在不断创造经济奇迹之后,能够赢得绝大部分中国人的好感并让很多美女一而再、再而三地前往疯狂购物,必有其优势之处,就试试吧!怀着几分无奈的心情,在没认真研究行程的情况下,拿着一本LP的小书,春节前领着小孩出发了……然而,经历九天的行程后,感受到的震撼,却是最大的,最大的。 很多人说日本人敬业。去过之后,我认为:这是人类中对自己所从事职业最原始的尊重——从根源上说,既不是献媚于自己的领导、也不是简单地对顾客尊重,而是对自己所从事职业的拜物教式的尊重。无论上至政商名流、下至看门、扫地、餐厅打杂,大概这个观念深入人心,用什么都换不来。所以,不要直观地认为他们对你有礼貌是人格上的尊重,那仅仅是他们对自己所从事职业的尊重。 很多人说日本人残忍。去过之后,我认为:这是人类中最偏执的一群,他们长期坚守、固守自己的信念和秩序;当他们敏锐地发现其固守的信念和秩序被打破之后,所有极端的事件都可以发生。 所以,那时候不要指望他们的人性,那时候只有兽性。 所以,对它的感觉是复杂的,绝非简单的爱与恨! 首先,总结一下衣食住行方面的感受。 行:1.远程交通:居住地是珠三角的,很多愿意选择从香港往返,主要原因是机票便宜一大块。但是,经过多次的比较,如有可能感觉还是从居住地直飞的好,往返贵一千元都有必要。这次我们选择的是港航从香港往返东京,航空公司服务硬软件总体感觉一般。而除非你有专车从居住地往返香港,中途折腾那几个小时真不值得。 2. 当地交通:日本是个铁路网络相当发达、但票价十分昂贵的国家,比如从东京到京都跑五百多公里虽然只有2小时20分,但单程票1.38万日元;而且铁路在大城市城区内部也占有相当大的公共交通份额(相当于轻轨);除了国有铁路公司JR,还有一些地方铁路公司经营部分支线。城市里:东京、大阪用JR加地铁可通达大部分景点;而京都主要依赖bus。由于当地公共交通体系十分复杂、且好像找不到地铁、JR、bus的通票,因此我们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动售票机上买单程票的,很贵。很多网友推荐的西瓜卡我们并未购买。另外,日本国内的廉价航空乐桃,服务的确一般,但对手提行李的控制好像并不严格。 (以下两图是需要对号入座的特急列车,对其列车员只懂得说一句英语:Limited) 住:个人对住宿的要求比较高。不但要求前往机场、车站交通方便,还要往返景点便利,要求住房空间大,早餐配套好。在秋叶原和上野之间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在秋 叶原住宿,事实证明是个错误(并非酒店本身,而是秋叶原这个地点问题)。 东京:Super Hotel Akihabara Suehirocho 房间非常小、结构设计非常合理,早餐过于简单;有个超小的人工碳酸泉,男女分时段使用 京都:Kyoto Royal Hotel & Spa 房间较大,地段好,无早餐(含早太贵) 大阪:Hotel La Raison Osaka地点十分偏远(整个大阪市最南端铁路站点出来还要步行近一公里),但房间大、早晨很好,所有服务好得令人发指,还有免费班车前往火车总站和环球影城 东京(从大阪返回后住宿一晚次日早上立即飞回香港):Narita Excel Hotel Tokyu 距机场较近,但绝对无法步行从航站楼前往。半小时一轮的机场往返班车(先到先得)。设施旧,感觉像招待所。早餐排长队 游:个人考虑要兼顾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期间穿插一些打鸡血的娱乐项目,比如有奖游戏什么的。 购:日本对于大部分女人来说,可能是个购物天堂。从化妆品、护肤品到丝袜、提包,好像永远买不够(价格大概比国内便宜一半以上);对男人来说,小家电(电饭煲、面包机)和家居用品(净水器、花洒)是不错的选择,但如买日本国内版的电器,回国要买体积巨大的电压转换器,不划算,建议买国际版的(220V电压适用);对人类来说,他们的零食好像做得不错,除了价格不菲之外。 下图这花洒,好像有水质改善功能,出水极其细柔,洗完感觉头发柔顺很多。缺点:一是塑料制品太轻、不太适合国内的花洒座;二是广州水质太硬、杂质较多,一下子就堵了造成出水不畅,继而水压不足连热水器都无法打着。 这款1300日元的二类药物软膏,一管就治好了我多年一到冬天就范的手部湿疹。 劝弟兄们别换太多日元现钞过去。他们很多大商店接受银联卡,像这个店还给银联刷卡予五个点的优惠(与非日元单币种的VISA、MASTER卡相比,银联刷卡只有一次汇率损失,本应更有优势;但听同事说银联另收客户手续费且没有单列项目,这个值得考证)。 吃:日本是寿司之国?不完全,他们的餐饮感觉整体比较简单:寿司是一类,拉面是一类,烧烤是一类,海鲜是一类,西餐是一类但很少;普通正餐价格人均从1千至3千日元不等。请注意:日本的米饭口感很好,类似中国的东北大米,拉面也有嚼头,但实际上感觉较难消化,一次不宜多吃。 下图这道蟹餐,三个人在大阪开销8百多人民币。我们点餐已经算是其中最简单的了,主要包括生、熟的长脚蟹蟹腿、蟹肉饭、汤和清酒,但其程序之多、服务之周到令人咂舌。周围那些大声喧哗、东张西望的顾客基本都是咱们祖国同胞(放心,香港人现在经济实力差,他们一般都去吃回转寿司了,在那边喧哗而已)。 下图是在京都的年夜饭(类似于祖国的锅包肉),却很简单便宜,饭菜是温热的。 这两幅是大阪吃的鳗鱼套餐、三文鱼套餐,每样大概1600日元,关键饭菜是温热的。 说:请不要再说神马莫斯科人不懂英语了。到达日本之后,如果你想用英语沟通,那么不用沟通感情和人生观了,一定是两个普通中国二年级小学生之间的英语沟通。他们年轻人可以不懂基本的生活用语。找地名的话,尝试用繁体汉字加手语比较实在。 安全:感觉这里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几个国家之一吧?在这里干点啥不能赚钱养家?根本不需要偷和抢吧。事实上,在餐厅等人员密集地区,我看到大家都是随意把衣物和财物放置身边的,远不如广州人警惕。 初到的感觉的确不错,入境管理人员彬彬有礼、尽职尽责,铁路服务人员解释耐心,路人甲乙丙丁热忱指引。那种文明似乎来自于内心,完全没有香港人的市侩(对不起我习惯拿香港人说事)。好像符合坊间传闻。 以下场景,各位请选择性阅读: 场景1:对中国人的歧视在兑现?? 头天晚上,酒店的电视就播出了有关APA酒店的新闻,看不懂内容。第二天晚上,找吃的出门时间很晚。顺着秋叶原的电器街走,8:50p.m.才根据大众点评网找到一家评价为五星级的回转寿司店(名字好像叫元祖)。进去后发现店小人气旺。守门的告诉说你们三个人的位置没有了,要等。站着等一分钟后,守门的又用他手机输入了两行中国字:对不起我们店已不提供食物了。然后礼貌地请我们出去。那一刻,我只觉得有点奇怪,但不好下结论(因为操作员仍站在中间继续在加工寿司,而且转台上仍然摆满着食品)。既然人家不欢迎,那就出吧。然而,我们出门后又进去的一个男人就顺利落座了。 如果说,这个闭门羹仅是一种猜测,那以下这个选择则确认了我们的怀疑。回头走了一段路,左拐到非主干道上,终于又找到一小型寿司店,大众点评为3.5星。虽然评分低但已9:10 p.m.,真不想再走了。落座前老板跟我们强调只有寿司供应了,我们说可以就是冲它来的。老板娘用无奈的、冷冷的眼神看了我们几秒,然后引我们坐下。落座后老板娘送来一张极其简单的菜牌,我们只好点了三碗三文鱼/金枪鱼盖饭。一吃,饭是冷的、鱼是冷的,还有冰碴。 没有小菜配套;要了一壶清酒想暖暖,仍然是冰冻的。 听说鱼盖饭的规矩就是吃冷饭?我“厚着脸皮”要求对方加热一下,老板娘指着菜牌上的一句话给我看:Sorry, we do not speak English. 我不罢休,又指着他们厨房里的微波炉,指手画脚地说要把鱼盖饭放进去加热。老板娘板着脸拒绝了。 买单时,老板娘神奇地用铅笔在一张小纸上写了一个数字让我付款。看她这么儿戏,我大声说请你给个明细单吧。结果老板跑出来,又拿着菜牌上的那句话给我看:Sorry, we do not speak English. 耍无赖吗?!伙食差、服务差,也许对中国人才这样?!由于是头一个正餐,不知日本鬼子是否都这态度,甩个白眼,暂且不发作吧。 回国后听人说在国外找吃的不要用大众点评网,用tripadviser好。 秋叶原这地方,如果不是专门来买电器建议不要住宿。晚上路边有很多打扮如同学生妹的女人,手持服务人员介绍牌在路边向各位男士推荐(什么服务你懂)。弟兄们别妄想什么场景了——我们只是吃饭被黑,如果你干啥被黑可就真丢脸了。开个玩笑。 场景2:东京迪士尼乐园,标准化经营+日式服务 本来去过法国的迪士尼乐园,不想来这里的。小孩子喜欢就跑来了。门票价格不菲,游乐设施也明显没有欧洲刺激,但看着服务人员们连续不断的微笑、鞠躬、拍手,感觉他们十分敬业。这是人类中对自己所从事职业最原始的尊敬——从根源上说,既不是献媚于自己的领导、也不是对顾客的尊重,而是对自己所从事职业的拜物教式的尊重。让人这样一天服务10个小时,大概只有日本人能做得出。 交通:从下图这个JR站出来往右拐跟着人流走就是。 场景3:东京国立科学博物馆,领略什么叫自然科学 在这里,看到大冬天里成群的日本小学生、甚至幼儿园学童穿着短裤在老师引领下排队进场;看到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端正地站在牛的消化道解剖展示板前认真观看;看到从最低级生物发展到人类的历史过程模型生动展示;看到日本人在排队观看360环幕电影时(无中英文字幕)无一人玩手机的情形;出来后看到上野公园边上一群六七十岁老人在拼命扫地的场景(人生几十年,在中国真没见到有人这么认真、用力地扫地、搬运动作)。感慨这个民族,理解为什么苏联人把俘虏的关东军押解到西伯利亚服苦役后发现他们能干而不肯释放,感慨…… 从下图看,他们承认中医、中药。 场景4:日本人的礼貌是基于日式秩序基础上的;违反了日式秩序,极端事件就会发生(待续)
652 3

发表在 德国 2017-02-04
那些认为自己真正了解日耳曼历史文化的请进
在莎士比亚的戏剧里,悲剧和喜剧总是交替出现的。同理,在人类的生活中,伟大高尚往往是同渺小卑劣混杂相间的。 ——托洛斯基 此文既不是传统的游记、也不是完整的攻略,也许就是流水账式的赞美和吐槽。德奥的这次旅游结束几个月了,见闻和感受很多,但一直不知该用一种什么样的视角和心态来写。或许是出于一种扭曲、肤浅的报复心态,我决定引用两个犹太名人著作中的名言来开场和收尾。也许,很多人的人生就是一场通过找寻证据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许多的崇拜、向往,通过德奥四城的奇特风采令我认识到理论与现实的差异(抱歉,通过文字表达内心仍然是我的爱好,不喜欢上图仍然是我的习惯)。 1.维也纳——棕黑与灰白头发人群,你代表日耳曼吗? 七月,飞离湿热如同沉浸在蒸笼里的广州,第一站抵达音乐之都维也纳。走出清凉的、极其漫长的通道,到达城郊轻轨的入口处买票。第一感觉是:没见几个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印象中的“日耳曼人”呀(恕我原来对“日耳曼人”的印象还停留在瑞典)。在发色棕黑的info服务台男人简单生硬的指引下,跟OBB公司柜台的一个灰白发色女人买了票。上车后,一路发现了更多的发色棕黑、身材矮小的男男女女。没有音乐,经过一路轻微的喧嚣、转车,来到市区步行街上预订的pension,交钱给一个发色棕黑的小哥办理了入住。Pension两层经营,每层十几个房,明显是个家族式经营小店,我们的房间就安排在服务台对面。 次日一早5点多,被一个发色灰白、身材矮小的老头敲门。对方忘记了说“Good morning”,口气异常强硬地用英语直接提出:“你们洗澡间的热水已经用了一个多小时,请立刻关水!” “啥意思呀?我们老少四个人住这房间,刚下飞机后第二天早上三个人连续洗澡用水一个多小时,有问题吗?” “别说了,难道你们在里面游泳吗?马上关水!”(不是幽默,是挖苦和命令) “……”(该反击还是沉默,我首先选择了沉默) 对这国家的第一印象如此。 一个多小时后是早餐。灰白头发老头又出现了,这次他记得多说了一句“Good morning”。然后就是取餐、吃啊。过程中一直觉得空气有点不对劲,后来发现是其中一个发色棕黑的女人一直站在十米开外的门房里遥望着我们这桌的一举一动(没有其他桌了)。干嘛?监督我们呢?不像良民吗? 于是结束早餐,用两天时间开始了LP上介绍的维也纳所谓“皇家之旅”。各种宫殿、议事厅、银器、瓷器、园林,仿佛围绕着弗朗兹·约瑟夫与茜茜公主两位展开的漫长历史画卷。尤其是皇家园林的壮观气魄充分展现了昔日奥匈帝国的辉煌,的确有点让人流连忘返——厚重历史带来的愉悦明显冲淡了我们对浅薄现实的不快。回来后听到一次广播对20世纪初的维也纳进行介绍,感觉去的时候看到的维也纳对自己的城市名片宣传地真还不够:比如在一战前,这个城市简直就是欧洲之都,当时吸引了全欧著名的艺术家、科学家、政治家和冒险家前往,但是目前留下的痕迹都已经很淡了。 2.科隆——中规中矩的中型城市 由于我表弟在这个城市读过书,所以我特意绕道这里看下。选择的pension明显不是家族式经营:洗澡和早餐不再被人盯梢的感觉真好。1天半的停留时间有点多,但是阳台可眺望科隆大教堂;虽然老人家在教堂的长凳上吃了两块点心被人教训,但哥特式艺术的魅力仍无法抗拒。此外,星期六当晚在教堂门口有大型群众活动。当天恰逢土耳其发生政变,旅居科隆的土耳其人士身披国旗,从下午5点起纷纷向教堂门口集结,大批警车、警察赶往周边维护秩序,场面一度混乱。 除此一景外,巧克力博物馆、锁桥两地游览价值平平。这个昔日的德国科学城之一,在城南泛泛走走已感受不到科学的气息。值得关注的是,这个中型城市的汽车大约有50%会让行人。 3.海德堡——淳朴宁静的小城 来这个城市的主要原因好像是因为它处于德国古堡大道和浪漫大道的交汇处。在这个大学城,感受到的基本是友好、活力和年轻的气息;既没人监视、也没人教训,感觉是个很包容的城市。虽然只有海德堡城堡一大景点,但周边的哲学家小径、游船、大学食堂、桥头的铜猴雕像都值得一去;即使在路边的花园别墅区游走,充满阳光的河边小憩,跟当地的退休大妈闲谈两句,都是惬意的事情。当然,我遇到的德国人实际英语水平并不能代表雅思官方网站上公布的全球最高平均分,交流有时靠猜、有时靠身体语言。但是,他们的汽车司机,遇到行人基本都懂得停止而不是抢行;当地居民对外国游客的态度都还热情友好。此外,认真地观察了我们选择的由一群年轻人经营的pension的洗手间里的水龙头及其上、下水管道,其厚重的手感、锃亮的外观、紧固的安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厚道的前台小姐的淳朴笑容、以及公交车上推小孩的大妈热情指路则让我略为迟疑地相信了“原来我也值得尊重”这样一个事实。 当地的汽车嘛,好像大部分会让行人。 提醒:从科隆至海德堡的火车,我们买的虽然是快车票,但始发站和终点站均不是这两个城市,等车时千万别错过。当天下午每个车次均晚点了十多分钟,站在月台上老半天,仍不见车来。情急之下,突然发现月台指示牌上指的到站这班车车次号(标示既小、颜色又浅)就是所购车次;又大又粗字体显示的始发站和终点站均是另外两个城市。好险! 4.慕尼黑——知道什么叫店大欺客! 来之前,对这个大城市的认识停留在:强大的慕尼黑工业大学、展览城、南方工业强市、昔日纳粹活动策源地。到这个大城市之后,从火车站转往地铁的第一感觉就是大、第二感觉是旧、第三感觉是复杂。大——车多、人多、城市面积大;旧——地铁网线旧、车厢旧、部分建筑旧;复杂——车票类型多、使用规矩复杂、人员素质参差。之前在booking网上几经挑选,在这个物价昂贵的城市选择了一个东郊展览区的hotel。坐地铁近一个小时到达后,被表情市侩的东南亚面容前台小姐告知由于我之前提供的信用卡信息有误,预订房间被其单方面取消,现在酒店已满员,让我们另投他处。我拿出IPAD上反馈的重新提交信用卡信息页面、问路需求以及对方的回复,她看到后便呼叫前台经理;前台经理10分钟后来到,表情刻薄、目露凶光,劈头盖脸先教训了我们一顿,说我们重新提交的信用卡信息仍有误,由于到达时间超过当天下午6时,已把房间卖给他人,让我们花三倍于预订的高价自行到旁边酒店投宿,甚至粗暴地打电话叫来的士车让我们走。愤怒!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次还要再选择沉默吗……老的老,小的小,老远赶来求一预订住宿而不得。 “请你们认真检查一下重新提交的信用卡信息吧,卡片我拿来了,对照一下有错吗?即使第二次也错,你们不能提前发邮件来提醒吗?” “就是错的!” “这不是我的错,你对下数据吧!” “也不是我们的错!” “我要向booking网投诉,并在互联网上公开你们这样的做法!” “投诉去吧,你可以的” “当然,还要向你们的总经理以及你们当地旅游局!” “……”这次是她沉默了,躲进了后面的办公室,好像在指挥一个手下看电脑。 我们不愿与人为难,我们都是善人;旅游的行程有时是辛苦的,即便不求他人尊重,希望得到理解。 愤怒、无奈之下,几个人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用手机和IPAD查了一下,当时那几天当地有重要展览,全城的酒店基本订满,且大幅涨价。 15分钟过后,经理出来,把我叫到一边问我,帮你们在旁边的sister hotel找到了一间房,面积大一点但要加床,早餐也包括,按原价给你们可好?方便的话和我来看下。 “……只好如此” ……走过去,看房,确认,重新办理入住登记,交钱,拿钥匙,进房。 酒店前台玩的什么概念?不懂,前所未有的经历! 慕尼黑,你牛,你真牛! 次日开始,游览市区、然后是亚洲人必去的新旧天鹅堡……大城市呀,上海呀! 自此乡下人进城的感觉一天比一天强。好像自己突然变成了什么规矩都不懂的土鳖。商店、餐厅、景点,到处被人教训,被人指正,被人蔑视(包括掏钱买货时),车辆抢道急行;退税时更遇到种种网上闻所未闻的难题(如有空今后将另文说明,尤其是dm百货的东西别买,根据他们店的制度,根本无法实现退税)。当然,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我们到了德国的上海后,乡下人之间好像都不太爱互相说话,好像生怕一说话就确认了自己的乡下身份。于是,遇到困难大家都不会互相帮助,多数选择求助城里的白人。在从慕尼黑去往福森的火车上,亚洲人的这种情结尤其明显。在天鹅堡山脚等回城大巴时,人群里看到一中国中年妇女(曾经小声跟他老公说话)看错了站牌的车站时刻表,自己多口用母语提醒了她一句,结果遭遇了她把眼睛余光的10%扫射来之后一言不发的境况,实在自讨没趣! (以下这段绝不代表个人支持什么种族优劣论,科普而已) 深刻而通俗的晓松同志把欧洲原住民按人种、语言、素质分为(德、奥、北欧除芬兰外)日耳曼人、(南欧)拉丁人、英国人、(东、西、南)斯拉夫人等主要的四个等级;英国人写的《极简欧洲史》里遵循人口迁移和语言继承关系把英国人归入日耳曼体系,简单分为三个层次。而悲催的是,被我们奉为在智商、财富、勤奋、团结性方面超一流的犹太人,居然没有被列入正统欧洲的人种版图。 他们在甚至在伟大的文学作品里被上述三个(或四个)等级的正统欧洲人作家所嘲弄、排斥,甚至被所谓第一人种赶尽杀绝。 回国后,我和单位同事讨论到这次旅游的见闻。他问了我一句:“你觉得你和法国人比哪个高尚?” “大概法国人吧!” “德国人连法国人都看不起的呀,你……” “啊,懂了……” …… 联想:当单个中国人与单个犹太人站在一起,或一群中国人与一群犹太人站在一起时,哪个人(群体)更容易受到正统欧洲人的歧视、排斥呢?一个简单而深刻的问题。 人的强大有时体现在外表,有时存在于内心。个体的强大与否直接影响到群体的共性。德国人、日本人在进行强烈的自我文化认同;而我们,却在自我否定。 倡议:如果不介意当大国子民那啥的话,不妨出游时背一个有中文字样的包,宣示自己的国籍;这样客观上你的言行举止必然被打上国籍的标签,同时逼着你自己和家人也得文明旅游了。可否? 本来的计划:下一站也许是以色列;然而,到了日本…… 最后,请允许我用另一位美籍犹太人的名言结束本文,心情仍然略带一丝酸涩: It can be inferred that you lack confidence in a victory over your rivals from the fact that you're irritable against them. 如果对手让你生气,那么你一定缺乏战胜他的自信。 ——塞林格
547 12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50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