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不存在的老张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特拉维夫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4)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10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1国家69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巴基斯坦/阿富汗 2016-08-15
一路向西!喀喇昆仑奇遇记(巴基斯坦穿越记,含白沙瓦、SWAT山谷)多图,龟速更新中
写在最前面: 本次旅程横穿喀喇昆仑山脉。从塔克拉玛干旁边的喀什葛尔出发,经过葱岭边陲的塔什库尔干,群山环绕的Hunza valley(洪扎山谷),印度河干热河谷的giligt(吉尔吉特)、chilas(吉拉斯),旁遮普平原的首都islamabad(伊斯兰堡),阿富汗边境城市peshawar(白沙瓦)已经巴基斯坦塔利班过去的重镇SWAT(斯瓦特)山谷。耗时22天,穿越5673KM。 本次旅行的最终目的地——阿富汗斯坦由于喀布尔发生的恐怖袭击已经时间问题只能宣告终止。安全、宗教等等话题却成为我与挚友Z君、L君反复探讨的问题。巴基斯坦所带来的震撼与冲击是无比剧烈的,她不但冲击着我们对于“穆斯林”这一世界上第二大宗教的认识。也从生命、战争与和平的视角给了我们一些感官、心理上的刺激。 非常感谢本次旅行中给予我们帮助的巴基斯坦朋友,Martin、Ahmed、Usam、Ehsan等等。以及因安全问题日夜操心的父母与亲友。 “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大航海的时代了,如果生在大航海时代,相信我一定会选择去出海”记得4年前在西藏,Z君在吉普车上对我这么说。到现在之所以我还记得,是因为确实对这个深有感触。我们确实享受着日益丰富的快乐生活,但是刺激肾上腺素分泌的东西往往只能禁锢于钢筋水泥的狭小空间当中。尽管身处信息时代,我们依然对于大千世界所知甚少。在旅途中,从Chilas去islamabad的路上,热心的巴基斯坦大兄弟Martin不断重复的一句话便是:小L,来了看一看,巴基斯坦的xxx。小L经常疲于奔命地回答“看到了,看到了。”我们真的看到了吗?当我开始着手写这次旅途回顾之时,我总是问自己,真的看到了吗? 399年东晋高僧法显,627年唐朝高僧玄奘和747年唐朝将军高仙芝。前两个人都是去西边求佛的,分别写了《佛国记》和《大唐西域记》。当时,国家概念并不是清楚明白的。当时唐僧护照没带,甚至没带钱,只有一句话“我来自东土大唐,去西方取经”,所到之处都是“落地签证”最关键高昌什么的还有VIP待遇!我真的不服!1000多年后,我去从东土到西方旅行,所经过的每一个国家都需要提前办理签证,还需要提前换好钱,兑好美元。心塞~ 更多精彩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 喀什葛尔,未竟的往昔。 7.9日清晨,刚看完欧洲杯决赛,我与Z君在成都双流机场坐上了前往喀什的飞机。杯赛决赛总是给我一种奇特的回忆,2014在尼泊尔,看完决赛,体验者阿根廷失利的苦楚,失魂落魄的开始了印度之行;2016年法国惨遭绝杀,感觉我有毒是解释了比较强的理由了。新疆,称得上的帝国最偏远的疆界了。不论是地理位置亦或是历史文化,宗教信仰,都不愧一个“新”字,尤其是神秘,众人口中不够安全的南疆。感觉非常惊异,川航开通了成都到喀什的班机,不得不吐槽,2200块的票价比很多东南亚出国机票都昂贵。 出发前我曾与Z君打赌,在乌鲁木齐绝对遇不到留大胡子的男士。果然,乌鲁木齐的气氛和想象中一样,随时随地透露出一种“安全”的气息。这种安全的气息究竟是来源于对于新疆政治空气的一知半解还是本身就有一种肃杀之意呢?我不知道。 经过6h的飞行,穿过天山,塔克拉玛干沙漠,我们到达了喀什葛尔。 喀什葛尔:可失合儿(Kachgar)昔是一国,今日隶属大汗。居民信奉摩诃末,境内有环以墙之城不少,然而最大最丽者,即是可失合儿本城 ——《马可波罗》之五十《可失合儿国》 万米高空下的天山如此壮美 南疆的独特风情会让你马上爱上她。出发之前很多人都告诫我要注意安全。在大家都因为政治问题,安全问题不愿意涉足南疆的时候,我和Z君、L君也正式开启了喀什胡吃海喝的旅程。Z君说,喀什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吃着羊肚子,眼里望着大盘鸡,看着漂亮的维族妹妹,不用高声喊“欧朗尼塔特,瓯子阿达姆!”(维吾尔语:住手自己人)而这样的幸福随着深入巴基斯坦越来越难,至少是看漂亮妹子越来越难。不是漂亮妹子变少了,而是胆子愈来愈小,沙里亚法的约束越来越强,尤其是与阿富汗边境接壤的地方。 喀什并没有传言中紧张的气氛,L君说前一天他去新城区起码安检了6次,我们一直待在维族聚居区。就迅速融入了异域风情的街道被建筑、美食、人所吸引。由于用北京时间来度量,一天变得特别的长,尤其是从内地飞过去,大有一种上帝白送了2H的感觉。在喀什打车去清真寺、香妃墓半天即可逛完。维族出租大叔汉语不是很好,只能靠表情、手语和地名儿等简单汉语来交流。不过路上好心的出租司机师傅说:“如果你们遇到需要汉语帮助的时候,可以找年轻一点的孩子,他们汉语都很好。”PS:打车起步价5块,没有滴滴。 L君提前一天到达喀什,已经在老城区恭候我们多时了。:)下飞机之后,简陋的喀什机场,10块钱的机场中巴将我们拉到老城区青旅的巷子口。在喀什存在两种时间,北京时间和喀什时间。用北京时间东八区去时异常的不科学,北半球夏季中高纬度地区日照时间本来就长。喀什时间所用的时间是东六区区时。虽说这时间还是喀什方便,然而用什么时间却暗含了一个政治立场问题在其中。在我看来就如同罗马帝国、亚历山大大帝、蒙古人等等征服者所用的方法一样。不过新疆的意味更加悠长,因为这是一个从过去横贯到未来的“死局”。罗马人在征服近东诸邦时,只是推行希腊语,派兵驻守,仍然是上帝的归上帝,该撒的归该撒。时代的异变,征服者不再满足仅仅在事实上获得承认,更要获取意识形态的领导权。阿訇应该学习讲话精神,少年儿童广泛学习普通话。新疆的困局也是古老的习惯与崭新帝国推广意识形态的矛盾的产物。 喀什老城区能感受到浓郁的异域风情,如果没有汉字的牌子,就仿佛置身中亚某城。高台民居毁坏日益严重,大清真寺的信众却还是能诚切祷告。 清真寺正门口 喀什葛尔大清真寺祷告 清真寺内部陈设,风格非常异域风情,比起南京净觉寺等等,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伊斯兰艺术本身也和本土艺术有强烈的融合与冲撞。 香妃墓 花了半天时间游览了喀什老城区的高台民居、清真寺和香妃墓。在高台民居附近吃了一顿烤包子。味道很好,关键是量太大……我们三个人勉强吃完了5个……本次旅行深深感到食量的弱势,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城区,一部追风筝的人的电影,让喀什高台民居、塔什库尔干石头城声名鹊起。成为了众多驴友的追梦之地。本人对中亚、中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胡塞尼,另一个原因是宗教。然而喀什高台民居日以损毁严重。新旧交织的维护,不成熟不用心的现代化改造都破坏了它本来的美感。不过高台民居之中劳作的人们,那些历史尘封的陶器、艺术品依然在诉说这未竟的往昔。 喀什高台民居瞎拍合集 看似宁静,新疆却是安全的漩涡,而喀什,就是漩涡的核心,是风暴之眼。 午饭之后,我们非常丢脸的在高台民居迷路了。当年在瓦拉纳西的迷巷都没有迷路的我,功力已经大为衰退。当我们像维族大叔问路时发现,老城区汉语普及率实际上非常的低。在这个全是维族,维语作为主要语言的地方,似乎汉语无足轻重,并不会影响大家的生活。在喀什,只有维语标牌旁边醒目的汉语翻译提醒着你我,This is China.不知道该如何言说这种感觉,总之就是奇怪吧。 吾斯塘博依路,有一家无名的冷饮店,聚集了为数众多的男女老幼来吃冷饮。冷饮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一个流动冷饮站。一个巨大的冰块,四周杂乱无章地放着深棕色的蜂蜜。干燥炎热的喀什,除了需要AC,更需要来自雪山、冰川的冰凉。当我们要冷饮的时候,维族大叔变会拿出一个瓷碗,飞速冲洗干净。接上半碗凉水,捣鼓上半碗碎冰,酸奶,蜂蜜。我跟Z君嬉笑到:“知道这是什么味道吗?这是帕米尔高原的味道,在喀什,用舌头就能舔到喀喇昆仑雪峰。” 喀什葛尔,不论你是否知晓她的往昔,你都能在这个城市的居民的眼神中看到传统与飞快跃进的世界的冲撞与矛盾。仔细回味维族出租司机的口吻“小孩子汉语好很多。”真的感觉有一种失落之感。恐怕这才是穆斯林世界与整个“先进文明体系”的世界之间最巨大的鸿沟。过去建立起来的一切,那么辉煌,这条丝绸之路的荣光,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信仰与生活习惯遭受到了外部世界政治、经济的多重洗刷与压力。尤其是在这个帝国之内。 我们生长的环境中,拥有诸多常识。这些常识被奉为“文明世界”的圭臬。然而在遥远的中亚,对于他们而言,常识来源于沙里亚法,来源于穆斯林世界。现代化大都市人有都市人的迷茫,古老的宗教城市人有古老宗教城市的困顿。这恐怕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化解这种困顿。我们不能理解的很多行为。同样,在一个不一致的社会氛围,文化传承中,他者同样不能理解我们。问题就在于,大家都想说服对方,将自己放于“真理”的位置上。这个难题不光出现在这个现代的东方帝国,它从历史中一直走来,并浮现它的容貌,从波斯帝国到奥斯曼,从神圣罗马到俄罗斯。帝国不分新旧,都在背负起一种由统治而生发的“命运”。而这种命运常常成为压垮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晚饭,L君吵着要吃大盘鸡,我们就在老城区找了一家非常出名的大盘鸡店。一个小份大盘鸡、一个羊肚子、一个玉米烙饼,撑得仨人生活不能自理。喀什老城区的维族真心知书达理,还想给突兀地出现在老城区的三个汉族年轻人让座,搞得我们很不好意思。物价也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80几块钱吃了那么丰盛的一顿饭,真心值了。 喀什的夜晚降临地格外晚,北京时间23:30,喀什开始笼罩在夜幕之中。北温带的夏天,夜晚总是那么朦胧,黑夜不能完全侵蚀白昼,便留下了一丝接近于黎明的光亮。与Z君、L君在青旅吃水果喝啤酒,殊不知,进了巴基斯坦,酒精就成为一种奢侈了。 南疆的水果在进入巴基斯坦之前给我们仨人上了最生动的地理课。依稀记得地理书上说,南疆昼夜温差大,日照充足,有机质积累丰富,非常多汁、可口。南疆的蟠桃、老汉瓜、西瓜、哈密瓜、桑葚,简直可以让疲惫中的个体满血复活。 老城青旅有非常多的外国游客,这让我们感觉很惊奇。记得2014在印度阿姆利则,与一位韩国大叔同住金庙,他告诉我说外国人去西藏非常困难。同是政治敏感、复杂、动荡的地方,新疆竟然如此容易?不由得让我吃惊了。 来到南疆的维族中心区域,我有点开始理解这个神奇的地方了。往昔,历史,传承对于维族来说恐怕自己都说不清楚。对于现实呢?对于帝国政治核心与本土生活息息相关的那些矛盾,恐怕谁也说不清楚的。因为历史编纂者不对读历史的人负责,他们只对信奉的意识形态负责,所以不同意识形态下历史会截然不同的书写;现实的东西也是如此,版本太多。有太多不能写在纸上的故事,那些真真假假的故事。 一切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旅程——正在前往塔什库尔干loading…… 喀什消费水平一览: 老城青旅:三人间一晚120RMB 午餐烤包子+酸奶:20RMB 晚餐:80RMB 门票(均为学生票):清真寺20RMB、香妃墓20RMB,高台民居不需要门票。 物价真心低,但是高的是来的机票啊,喂! 关于喀什的安全问题,需要再次强调一下。老城区属于维族聚居区,如果有心理阴影的朋友慎重考虑,可到汉人区住宾馆。如家、汉庭都有的,还有重庆火锅吃。但是如果想体验维族生活的风情和当地文化,一定要选择老城区。老城区安全无虞,安检比新城区(汉人区)少太多了,完全可以放心。维族热情好客,真正的穆斯林心肠都非常好,这一点从巴勒斯坦到巴基斯坦都完全感觉到了。老城区,住了你不会后悔,后悔了也别来找我。
14314 51

发表在 印度/孟加拉 2015-03-24
傲慢与偏见,印度随感。(慢慢更新)
去年夏天南亚之行因为懒惰迟迟没有记录下来,终于觉得再不写所有东西都会忘到九霄云外。由于北印穷游上大神很多,基本攻略都比较齐全咯。2014年7月到了加德满都之后,在尼泊尔把签证时间用完了,14号正好回到加都在杜巴广场和2万人一起看了世界杯决赛。然后起程,重头戏,印度。但是我要从加德满都开始写。 先来一波图 7月14清晨,加德满都——尼泊尔印度边境苏诺里口岸 7月15日凌晨3:00到达瓦拉纳西 Varanasi 交通:local bus 7月15日瓦拉纳西 Varanasi 7月16日瓦拉纳西 Varanasi 7月17日 瓦拉纳西 Varanasi 7月18日 瓦拉纳西 Varanasi——阿格拉 (Agra) 交通:火车3AC 7月19日阿格拉 (Agra) 7月20日 阿格拉 (Agra)——阿姆利泽( Amritsar) 交通:火车sleep class 7月21日阿姆利泽( Amritsar) 7月22日 阿姆利泽( Amritsar)——默那里 (manali) 交通:local bus 7月23默那里(manali)——达兰萨拉( Dharmsala) 交通:local bus 7月24 达兰萨拉( Dharmsala) 7月25 达兰萨拉( Dharmsala) 7月26达兰萨拉——列城 交通:拼车,商务车 7月27列城 7月28列城——德里 交通:飞机,捷特航空 7月29-7月31日德里 8月1日德里——广州 交通:飞机 关于交通:主要就是LOCAL bus 和火车,火车票我都是现买的。。。还退过一次,有点麻烦但是还好,基本都有票的,只有瓦拉纳西到阿格拉的比较紧张,你们去了找guest house 老板定就好了,会帮忙。坐过一次飞机也是在旅行社定的。。。 关于签证:淘宝。。。。这个最方便,冻结1W块半年就好了,开个证明,淘宝会详细介绍。 关于吃的:除了印度“藏区”基本都比较素,印度教不吃牛肉,穆斯林不吃猪肉(印度约有10%穆斯林)耆那教不吃肉,所以一般你只能吃到鸡肉。。。而且不怎么好吃,很多朋友吃不惯咖喱,我还好,街边摊吃了很多,很多5元以下能吃到非常美味的东西。而且并没有腹泻的情况,这可能要看个人吧。 关于酒:因为印度是一个宗教氛围很浓的国家,所以很多地方禁酒,不过你要喝肯定能买到,喝过一种“翠鸟”,,度数不低,我甚至感觉“有毒!” 关于宗教信仰:主要信仰印度教、耆那教、锡克教、伊斯兰教。宗教建筑很多,很多不允许其他信徒进入,比如瓦拉纳西真正的那个“金庙“,有些进去就要坑人钱,比如德里贾玛清真寺要收300RS,上宣礼塔拍照额外收100RS,在印度门票中已经算很贵了!阿格拉的fatepur也是,不过20RS很便宜。当然你可以说你是中国穆斯林,学几句拉一拉黑 兰拉乎,穆罕穆德,热苏论拉乎云云,应该问题不大。比较回民说阿拉伯语也不咋地。不过反正以色列阿萨克清真寺没进去成就是因为装逼失败!有志者试试! 关于住宿:除了在德里住的比较”好“(110RMB。。。)其他地方guest house很适合穷游,真的太便宜了。。。 关于安全:一路上遇到好几个2女结伴的,说实在的,世界那么大,危险降临在你头上的概率太小了。。还遇到一个妹子休学出去玩,玩了5个国家,独闯印度,蛮厉害的。克什米尔因为是争议地区所以路上大兵很多。******喇嘛驻地达兰萨拉倒是没有不欢迎中国人,藏民虽然多数不会说汉语,但是听你是中国人并没有敌意,路上还遇到了两个跑过去的喇嘛。我觉得或许你更应该警惕火车站拉客一直BB的人。。。 反正凑和着看吧,附带的随笔会有一些感想,学生狗,文科狗,平时就喜欢瞎bb什么的。 正文开始(随笔性质,图片带有一些解说,不喜勿喷) 在尼泊尔蹦跶了10来天,终于要去印度了。7.13日从巴德岗回加德满都之后,心情一直处于忐忑不安的状态。同行已久的伙伴要回国了,在尼泊尔结识的伙伴也终于要分别了。在那个世界杯决赛的夜晚,在那个属于世界的狂欢夜,我和才认识的几个朋友在杜巴广场和几万加德满都人观看了世界杯决赛。我是蔚为壮观的“人群”中的一员,我与那些喧闹、充满的激情的球迷一样;高喊着“Messi”,高喊着“Argentina”。或许是在异国,我从未有如此热情来对待这样一场比赛。加德满都4:10,格策打进了绝杀球,阿根廷人满是失落的泪水,当时我给一位我非常敬重的朋友发了一句话“梅西的眼神让我想起了1994年决赛点球大战踢飞点球的意大利人——罗伯特巴乔”。那个夜晚我满是失落,尽管我之前从不是梅西的球迷,可是在那样的比赛,那样的剧情之中,我非常欣赏他。正如古希腊酒神的狄奥尼索斯的悲剧故事一样,梅西巅峰时期的世界杯表演就以悲剧结尾了。这或许对于梅西,对于阿根廷来说是痛苦的。可是悲剧的意义正视人生的痛苦本质。或许他一辈子都不能在世界杯加冕了,可是他一定赢得了更多的掌声和钦佩。 世界杯决赛,加德满都杜巴广场 狂热、亢奋的夜晚很快的过去。清晨,共度十多日的旅伴同我道别,踏上了去樟木的归途。尽管我很喜欢旅行,可是独自一人从一个陌生的国度到另一个更为陌生的国度却是从未有过的经历。踏上从加德满都到苏诺里口岸之后,忐忑和兴奋一直侵蚀着我的睡眠意志,不用多时我就只能保持一种心跳加速状态坐在去口岸的车上。好在车上2个印度佬很长热心得告诉我怎么从苏诺里去 (破破的New bus park,可让我好找,全是本地人,并不在泰米尔区) (就是这种BUS,一开始觉得略坑,没想到好戏还在后头!8个小时颠簸到了口岸,想想还是过境去克勒克普尔住吧,到苏诺里之后还要搭20分钟非常挤的破巴士去关口。。7月份伦比尼、苏诺里的气温远远高于加德满都。) 下午4:30到达了边境口岸苏诺里。满是当地人的local bus,异常毒辣的阳光和非常不适的体感温度让我早已有脱水感。口岸并没有像先前预料的那样,有和我一样的背包客。在尼泊尔结识的台湾哥之前曾告诉我说,从尼泊尔去印度的背包客很多,在口岸应该能找到同路。我只能在口岸敲了章之后背上行囊向印度走去。面对未知的国度,我终于能有一种13世纪探险者的心情。从尼泊尔到一街之隔的另一个国家,就像哥伦布扬帆远航跨过了大西洋到达西印度群岛一样。除了“welcome to India”之外再无其他英文标识。刹那间,我以为我竟置身于一个从未设想过的场景,去到了一个丝毫不能交流的地方。但是顿时就感到没有语言,就没有了一切!在印度进海关的时候,遇见几位西班牙大妈,当时我欣喜若狂地认为终于遇到了同行的背包客。可是西班牙大妈告诉我他们即将从印度去尼泊尔的事实击碎了我能够不孤独成行的幻想。去往克勒克普尔的local bus 上,看着尼泊尔移动的信号一点点消失,我竟然渐渐陷入了不能与外界沟通的境地。巴士行驶在印度恒河平原的乡村公路上,夕阳、农田、旷野、旷野上零星的树木夕阳的光辉铺洒在雨季一望无际的平原上。 (欢迎来到印度咯!) (恒河平原的傍晚。。。第一天出发去印度,由于怂,看见克勒克普尔的情况没敢住,从苏诺里到克勒克普尔据说3小时,,可是我走了4个多小时才到。巴士倒是公平价92卢比。到了克勒克普尔就认识了从苏诺里一起上车的两个尼泊尔小哥,一路聊了不少,夜班local bus 比较热,很破,有咖喱味,不过真的是很棒的人生体验,耗时8小时,180卢比。) 上高中时地理老师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回荡。啊!我竟然到印度了,到了他人口中那个脏乱差,非常混乱的国度;到了那个沙贾汗为了一世的爱人毁灭帝国根基的国度。这里的一切都十分陌生,无论是local bus上用异样眼神或是路边印地语的文字、广告。那是我一度以为这是我人生中最胆大包天的一刻,没有任何通讯前往克勒克普尔,大脑中满是不安的情绪,可兴奋的脑电波也在刺激着我,我无论如何也没有睡意了。据说口岸到克勒克普尔只要3小时,可是我花了4个小时才从口岸到瓦拉纳西。一路上走过印度乡村、小镇,都有一种别样的古朴的偏僻感,神秘感,这种神秘感似乎是危机四伏的神秘莫测。快下车时结识了2位从尼泊尔去到瓦拉纳西的尼泊尔小哥。下车之后,我真的陷入了恐惧,除了他们,我在印度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这就像我置身于一个从未存在过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不是我习惯、想象、记忆中的,一种逃离感油然而生。可惜的是,早已没有逃离的机会了。在和尼泊尔小哥交流之后,我做出一个疯狂的举动,和尼泊尔人搭local night bus去瓦拉纳西。180卢比约合18快人民币,去往瓦拉纳西。依旧是没有通讯,在车上我无数次质疑自己的草率决定,担忧会不会遇上骗子等问题。夜晚的恒河平原依旧保持了雨季的闷热,巴士又小又破的窗户完全不能带来清凉,开得还极慢。车走走停停,一路上在各种乡村、城镇停靠。终于在和尼泊尔小哥彻夜的畅谈中完全信任了他们,事实证明,也许是国人在国内遭受的种种骗局太丰富了,导致出来之后神经特别紧张。当然,这种“迫害妄想”往大了说同我们一直灌输,潜移默化影响的东西关系很大。当时就联想到了才结束了的考试,西方批判学派,尤其是法兰克福学派对于大众传媒、意识形态的批判是极有道理的。在过往的对于异国他乡的宣传,甚至包括对于西藏,新疆的宣传也都是,要么说成世外桃源,要么说成蛮荒之地。这是人赋予旅行目的地的对象化意义,正因为人在现实性中遭遇不公,人们便想用另一个国度的现实去契合那个理想中世界的本质。往往,希望和幻灭总是交替出现的。印度也正是令人不解地在国人心中成为一定意义上具有固定形象的神秘王国。这就如同马可波罗在热那亚的监狱中口述的“游记”刚刚流传遍欧洲的时候,人们竟然普遍认为,中国是一个遍地黄金、富饶、理性、道德、没有战争、愚昧无知的国度。当我们对你一个国度,有一个即成印象之时,或许只有深入他,才能略窥一二。苏珊桑塔格在《对旅行的反思》一文中说“旅行本身曾是一种反常活动,浪漫主义者从根本上说自我就是一个旅行者——一个在不断寻找、无家可归的自我,它归属于一个根本就不存在、或已经不复存在的地方;那是一个理想化世界,与现实世界形成鲜明反差。他们认为这种追寻是没有止境的,因此目的是不确定的。旅行事实上是对心中渴望和绝望的宣泄。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旅行者。”印度作为一个世界背包客的圣地,又拥有怎样的魅力呢?是天堂还是地狱?人们在这片土地上找到了与西方世界不同的理想化碎片又是什么?我很好奇,我同样作为一个旅行者,印度这片土地又会带给我怎么样的体验呢?凌晨3:45,巴士抵达了瓦拉纳西,与朋友分别之后,终于在瓦拉纳西迷巷里找到了一家小旅馆。清晨,晨光已经熹微,可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加德满都一路狂奔20个小时,到达印度的正真意义上的第一站。房间里老式吊扇咔咔作响,热带季风气候的夏日漫长而潮湿。回顾这20个小时,实在是人生的独一无二的特殊经历,在闷热的气氛中,我终于闭上了早已沉重的眼皮,享受一下热带季风气候里的睡眠。10个小时信息上失联的我终于可以暂时完全和世界断绝联系。

加德满都 苏诺里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 阿格拉 阿格拉 阿格拉 阿姆利则 阿姆利则 阿姆利则 默纳利 默纳利 达兰萨拉 达兰萨拉 达兰萨拉 达兰萨拉 列城 列城 列城 德里 德里 德里 德里 德里 广州

2318 7
TA的照片 更多 2个相册 | 432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