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Watch the days go rumbling by...

确定 取消
0%

信叉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其他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3)

Ta的关注

11 更多

Ta的粉丝

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国家10城市
  • 点评0 / 12

    去过 12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4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北非地区 2017-06-22
去撒哈拉寻找三毛
抵达阿庸城——联合国维和部队长期驻扎之地 “Excuse moi.” ”Oh sorry.” 大巴下午五点从马拉喀什开出,到达Agadir已经天黑了。Mohamud Amine中途在Agadir上了车,车票上的座位号刚好是我正在坐的座位。我不情愿的把旁边属于我的,堆了杂物的座位收拾好,坐了过去。 “你也去阿雍城吗?”他先主动示好。“是的。”一心想睡觉的我并没有想打开话匣子。可潜在的不安,还是让我开了口。“听说进阿雍城,要接受检查。查护照,还要被盘问。”“是的。每隔几百米就有一道检查站。”他很是轻松的回我。我心中OS,查的都是外国人,你当然轻松。“我一会儿可能会睡着,到检查站前,可不可以先叫醒我。” 之所以如此紧张,在于摩洛哥当局对进入阿雍城的记者极度敏感,因为在城郊散布着很多撒哈拉威人难民营,他们不允许记者去拍。所以对进入阿雍的外国人,会重点查职业,死也不要说是记者就对了。我之所以让Mohamud提前叫醒我,是想把相机先藏起来,以免警察怀疑,也是有点做贼心虚。 大巴停了,Mohamud问我要不要下去吃点东西,毕竟还有十多个小时的大巴要坐。我随他一起下去了,点了杯牛油果汁。记不清话题怎么就从去阿雍出差,变成了阿拉伯地区局势。“伊朗的穆斯林和我们不同”,“你知道美国为什么发动伊拉克战争吗?”,他说起国际局势开始变得涛涛不绝,并且critical。我装作无知,饶有兴趣地听着。“北非被法国殖民,所以我们说法语,可是学法语有什么用,全世界都在说英语”。最后这个话题以批判摩洛哥现有教育体系为终。 大巴重新出发后,他问我“为什么去阿雍?”这一路我即将和N个人重复这段话。“40年前,有个非常有名的中国作家曾经生活在那个城市,和她的西班牙老公。她还把他们在当地的生活,与当地人的交流写进了一本叫《撒哈拉的故事》的书。所以这次,我要去她的故居看看。” 那年冬天的一个清晨,荷西和三毛坐在马德里的一个公园,荷西问三毛,“三毛,你明年有什么大计划?” “没什么特别的,过完复活节以后想去非洲。” “摩洛哥吗?你不是去过了?” “去过的是阿尔及利亚,明年想去的是撒哈拉沙漠。” “你去撒哈拉预备住多久?做什么?” “总得住个半年一年吧。我要认识沙漠” 荷西为了这句话,放弃了航海的计划,在当时还是西班牙殖民地西属撒哈拉地区的重镇——阿雍城,找到了一份磷矿公司的工作,给了三毛一个惊喜。撒哈拉沙漠很大,光是北面就横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和埃及。甚至有旅游骨灰级达人说,最漂亮的撒哈拉在阿尔及利亚。但是对于荷西来说,如果要在当地生活,还要打份工赚点钱养三毛,就要去西班牙殖民区。这就是三毛去阿雍的背景。 经过了15个小时的夜吧,车子终于开进了阿雍城。街上随处可见联合国维和部队。没错,70年代西班牙被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从西撒赶走后,这里的局势一直不稳定,联合国维和部队长期驻扎。由于当地武装部队始终干不过摩洛哥当局,所以西撒目前处于摩洛哥控制。
487 8

发表在 以色列 2015-12-27
人们叫他耶路撒冷,我们叫他家
写在前面。耶路撒冷三千年的历史,对任何门外汉来说都过于厚重。我不试图去评价历史与宗教,因为这样是危险的。我只通过与生活在这里陌生人的对话,来展现这个城市的样子。毕竟一个城市,有水(kidron valley)才会灵动,有人才会鲜活。当然,没有机会与傲娇的正统派和改良派交流,有些遗憾。好在遇到了不少礼貌又健谈的阿拉伯人、世俗犹太人和基督徒。并将与他们的对话穿插在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三大部分中。耶路撒冷不是谁的耶路撒冷,他是亚伯拉罕系三大宗教的发源地,万城之城。 抵达圣城 公元70年,罗马人的一场大火,让犹太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至圣之所被吞噬。耶路撒冷的两座大山之一的摩利亚山,曾经是大卫王存放约柜,以及他的儿子所罗门建造第一圣殿的地方,此刻一片火海,热浪冲天,地面被尸体覆盖,而罗马士兵正踩着犹太人的尸体开始抢夺金子和器具。这次毁坏,对耶路撒冷来说是致命的,此后将近两千年的时间里,犹太人再也没有统治耶路撒冷。 这个场景,也被Coldplay写进了他们那首<Viva la Vida>中”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那个时候,耶路撒冷在我眼里只是24小时新闻秀场。然而若干年后,当我只身到达本古里安机场,面对海关的盘问,第一次说出Jerusalem这个名字的时候,才意识到,我即将用双眼看到这个城市的模样,而非在《新闻联播》中。”why do you come to Israel?” ”For tourism. It’s our national holiday.””Do you travel alone?” ”Yep.” ”which cities are you going to visit?””i’ll spend a couple of days in Jerusalem. Then the last day in Tel aviv.” 经过两轮盘问,终于到达本古里安机场出关大厅。 从机场坐Egged bus去耶路撒冷的一路上,脑中想着一个匈牙利作家对它的描述“这就是沙漠中一座四面围墙的山中城堡的傲慢与荒凉之美,毫无净化的悲剧之美。”三千年来,这样一块本就贫瘠的土地,相继被古巴比伦人、波斯人、罗马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争夺的满目疮痍。车子行经郊外的时候,看到零星几颗柠檬树,想到电影《柠檬树》。巴勒斯坦的土地大概不会比这里肥沃吧,毕竟联合国大会“181号决议”确定的以领土占了大部分肥沃的土壤和淡水资源。想到此行安排了巴勒斯坦的行程还是兴奋了一下。看到大卫竖琴的时候,我对旁边,在机场遇到的上海背包客说“进城了...”从没有进入一座城市像进入耶路撒冷一样,拥有如此仪式感。 既然说到大卫,我先给亚伯拉罕系三大宗教理个时间线。 犹太教:按照圣经旧约上的记载公元前2000年出现。信上帝。大卫统一南北后,宣布耶和华已定居圣城耶路撒冷。 基督教:公元0年出现。信耶稣基督。认为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其实耶稣本人也是犹太人,更有传说耶稣是大卫家族的后裔。 伊斯兰教:公元610年。信穆罕默德。据伊斯兰传统的说法,公元610年,大天使加百利给他带来真主(上帝)的第一个启示,即真主已经拣选他作为真主的信使和先知。 我把他简单粗暴没文化的理解为,一个信爸爸,一个信儿子(当然这里忽略了“三位一体”的概念),一个信爸爸的仆人。 被穆斯林呵斥“记住:那不是圣殿山,那是岩石圆顶清真寺!” 从住的Abraham hostel出来便是繁华的Jaffa Road. 这条路直通老城的Jaffa Gate。 为了更快到达西墙,我选择从大马士革门进入老城。大马士革门因在古代可以一直通往叙利亚大马士革(可惜现在大马士革去不了了,很多古迹也被毁了。所以很多地方真的是要去趁早)而得名。这个华丽的三门入口大门由环球旅行家兼罗马皇帝哈德良建造,石头取自希律时代。 耶路撒冷老城是整个城市复杂性的缩影。老城被分为穆斯林区、犹太区、基督区和亚美尼亚区。从大马士革门进入,便是穆斯林区。也是在这里我第一次感受到宗教信仰在这个城市的冲突。其实,为了方便游客,老城内圣墓教堂和西墙/圣殿山的指示路标还算清晰。然而我还是找店主问了下路。“请问这是去Temple Mount的路吗?”没成想我的一个自以为是的称呼,触碰了一个穆斯林的底线。店主大声说道“记住,那不是Temple Mount.那是Dome of the Rock.是犹太人从我们手里偷走的。” 1967年6月6日上午,打败阿拉伯人赢下六日战争的以色列人开始向西墙进发。士兵们祈祷、哭泣、欢呼、雀跃,还有人唱起这座城市新的赞美诗《金色的耶路撒冷》。以色列军队的首席随军拉比手持羊角号和《摩西五经》大步走向西墙,开始朗诵Kaddish的哀悼祈祷词。拉宾回忆道,“这是我一生中的巅峰时刻,数年来我一直悄悄的怀揣这个梦想:我可能在收复犹太民族的西墙中发挥作用,如今梦想已实现。” 西墙被犹太人视为犹太教里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它得名的原因是它曾经作为第二圣殿的西侧围墙。当然后来被罗马人推倒,如今留下来的这一小段即是矗立了将近2000年。当然,第二圣殿得以重建要归功于波斯人,正是公元前539年,波斯人向巴比伦挺近,使得犹太人得以重返锡安,并把耶路撒冷还给他们还提出重建圣殿。这也是现代伊朗与以色列敌对的一个原因,当初是波斯国王居鲁士将犹地亚人送回家,如今你们还亲美!据说伊朗大使馆的博客曾写过这样一句话:“犹太人啊!你们忘记了波斯给你们的恩惠了吗?”至于美以为何发展成同盟,后面再讲。 那个上午天气并不是很好,预报稍后会有60年一遇的暴雪。可能也因此,西墙广场上的鸽子比人还要多。我有些兴奋的跑去西墙拍照。这样的游客行为相比于正在祈祷的犹太教徒来说,未免太过肤浅。很多人将所思所想写在纸条上,塞进西墙的石缝中,企盼与上帝对话。这些纸条诉说着他们的苦难与心事。我知道,有很多和我一样的游客也这样做了。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从未信奉过上帝,也并无任何宗教信仰的游客来说,唯一配写给上帝的恐怕只有“愿世界和平”。 正统教徒的朝拜方式有两种,其一就是将头贴在墙上不断地悼念犹太人被迫害的惨痛历史,对于虔诚的教徒来讲,来到这里他们自然而然就可以因这些而哭出来。而西墙的另一个名字哭墙(wailing wall)也由此而来。另一种方式就是拿着一本书(里面记录着适用于各个不同时间朝拜时需要念出来的话)站在墙下念诵,每念到一个神的名字他们就会朝墙鞠一下身子,而在这期间你就会看到他们不断的“磕头”。 以上仅是男士教徒会这么做。后来,在大卫墓问一个私人导游,为什么他们以这种方式祈祷,导游告诉我,因为他们要把整个人献给上帝,所以要“全身磕头”。而祈祷的时候,男女分开是因为男人要把自己献给上帝是不能听到女人的声音的。没过多久,我便被几个男人呵斥。看到指示牌,才想到自1928年以来西墙是分男女祈祷区的。我勿进了男宾区。连忙道歉,走了出来。 从西墙广场出来看了下时间10:20,距离圣殿山上午参观结束时间还有40分钟。由于圣殿山对游客开放的时间有限,每周六-周四早7:30-11:00和下午1:30-2:30,于是决定上去。 真正来到圣殿山,会发现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圣殿,因为它已经被毁了,而且还是两次。既然提到圣殿,我们来简单粗暴没文化的素食下第一和第二圣殿。前面提到大卫统一南北。在统一以色列、把耶路撒冷建成上帝之城后,大卫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临死前,他命令他的儿子所罗门在摩利亚山上建造圣殿。所罗门花了七年时间建造圣殿,也就是第一圣殿。它不仅是神圣之所,还是上帝在世俗的住宅。所罗门在民众面前为圣殿祝圣时对上帝说“我已经建造殿宇作你的居所,为你永远的住处。”上帝回答说“我就必坚固你的国位在以色列中,直到永远,正如我应许你父大卫”。犹太人和其他圣书之民相信,神之所在从来没有离开过圣殿山。耶路撒冷将成为世界上神人交流的最佳场所。而这里也就成就了犹太经典《塔木德》的那句“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当然,第一圣殿后来被巴比伦国王尼不贾撒(现今伊拉克)毁了。尼布贾撒之后的五十年间,圣殿被重建,犹太人也返回了耶路撒冷。然而五个世纪后的公元70年,罗马人对第二圣殿的毁坏是致命,自那以后,犹太人多次想重建圣殿,但始终未果。并被禁止进入圣殿山。直至六日战争结束,犹太人才被允许重新回到圣殿山。 我们再来看伊斯兰教的版本。一天晚上,穆罕默德梦到了一个异象,大天使加百利唤醒了他,他们一起骑着人面飞马“布拉克”夜行,去了一个无名的“最遥远的至圣之所”。穆斯林们相信,这个至圣之所就是圣殿山。同时,为了获得伊斯兰教安拉的真正启示,岩石圆顶清真寺开始被建造。这座建筑没有中轴线,却被三重建筑包围——第一层是外墙,紧接着是个八边形的拱廊:这彰显了该地就是世界的中心。圆顶本身就是天堂,是人类建筑与上帝之间的连接。金顶确实有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影子。记得之前和驴友讨论,至今亲眼见过的觉得震撼的景点,驴友说“泰姬陵”,我答“索菲亚大教堂”。 但遗憾的是现在该清真寺不允许非穆斯林进入,也就无从以游客的视角感受他是否真的超越了索菲亚教堂。岩石圆顶清真寺的最佳观景点是橄榄山。 上图索菲亚大教堂,下图Dome of the rock. 不管各派对摩利亚山有着怎样不同的认知,但它是世界的基石是没有争议的。这块基石正是亚当的伊甸园、亚伯拉罕的圣坛所在地,穆罕默德在夜行时亦曾拜访过此地。岩石圆顶清真寺就建在世界的基石之上。他的光芒使对面的艾克萨清真寺黯然失色。即便如此,在以色列建国初期,依旧有一些极端份子企图炸掉艾克萨清真寺来加速末日审判。 现在,我就站在世界的基石上,从这里眺望东面橄榄山上的墓地,想象着末日审判的样子,会是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内米开朗基罗的壁画重现吗?(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内不允许拍照,图片来自网络) 11点一到,圣殿山的穆斯林工作人员准时清场。运气还算不错,在圣殿山的时候,天空放晴,拍到了阳光下的金顶。从圣殿山下来,开始下起雨来。沿着老城逼仄的小路走出城门。往锡安山走,那里有大卫城、大卫墓,耶稣大大和12门徒吃最后晚餐的房间,当然还有辛德勒的墓地。 枯风凄雨中暴走锡安山,寻溯犹太历史源头 除了橄榄山,耶路撒冷的大部分景点基本都是可以步行到达的。这其中包括位于Dung Gate(6)东面的大卫城。从狮门(4)出来,往Dung Gate走,找到了金门(5)和锡安门(7),就是找不到Dung Gate。看到不远处有个家庭走过来。从打扮上看应该是正统派犹太家庭,便跑上前去问路。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此行,唯一一次和正统派犹太人讲话。可惜的是,他居然不会说英语,这也是我在以色列遇到的为数不多的不会讲英语的本地人。毕竟是年人均读书量最大的民族,加上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因此这一路遇到的大部分以色列人都操着流利的美式英语。这个正统派犹太人看到我手机上的地图,猜到我是问路的游客,示意我去问他的儿子。 似乎全世界的熊孩子在破坏力上都是相似的。犹太熊孩子也不例外,看到我在拍他们,立刻朝我丢球。 去往大卫城的这一路,能够充分感受到这是个用石头建造的城市。 到大卫城的时候,售票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由于稍后会有暴雪,不再提供私人导游,并且参观时间仅剩下一个小时。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改天再来的时候,一个操着英语的华人出现了,从长相、对中国大陆人的态度以及流利的英语,判断他多半是新加坡或者香港人。尽管态度有些傲慢,他还是对我说他的票可以带一个人进去,我不需要再买票。他把我带进Warren’s Shaft,就先走了。在这个地方可以观看一部大约45分钟的3D电影,把耶路撒冷三千年的犹太历史部分讲的非常清楚。也是在这里,遇到了两个德国学生和她们的私人导游。蹭了一会儿讲解,在她们要走的时候,我抱着被拒绝的心理准备,过去问“可以和你们一起吗?导游费和他们一样”。犹太导游非常随和的答应了,两个德国姑娘也没有意见。导游带着我们走出Hezekiah’s Tunnel的时候,我才发现她怀着孕,看样子至少有5个月了。雨下的正大时,我们四个,又或者五个躲在屋檐下避雨。那个画面很有爱——一个怀孕的犹太人,两个德国人和一个中国人,从大卫家族正史聊到野史,再到各自的生活。没有二战也没有犹太屠杀。有的时候只是我们习惯性把人贴上标签,其实就像歌里唱的”cuz we are just ordinary people.”犹太导游说,以色列物价和房价越来越高,所以和中国一样,以色列人也在考虑移民。很多人有双重国籍。 雨小一点的时候,我们一路边走边聊。讲段大卫王King David的野史吧。大卫也许是历史上最有名的犹太人了。你会看到很多艺术创作中,大卫的形象总是伴随竖琴一起出现的。比如以色列国会这幅讲述圣殿被毁的故事。左边拿竖琴的就是大卫。 这是因为在扫罗王时代,只有大卫的琴声可以缓解扫罗王的头痛。而大卫因为和扫罗的儿子约拿单的友谊,一度被怀疑不是直男。直至拔士巴的出现。大卫散步时看到一个女人正在屋顶上洗澡,便立刻派人去调查她的身份。得知此女的丈夫是个军人,并且正在为国征战。但是大卫还是将此女召入宫中,最后还珠胎暗结。为了掩盖丑闻,大卫召回了拔士巴的丈夫,希望他们夫妻团聚。没成想,他是个正直的军人,在战友浴血奋战时,自己不肯独享鱼水之欢。大卫甚至派人灌醉他,逼他就犯,也没有成功。最后,只能将他杀死。而这个故事也被加拿大犹太歌手,老烟枪Leonard Cohen写在那首著名的“Hallelujah”中: I've heard there was a secret chord That David played, and it pleased the Lord But you don't really care for music, do you? It goes like this The fourth, the fifth The minor fall, the major lift The baffled king composing Hallelujah …. Your faith was strong but you needed proof You saw her bathing on the roof Her beauty in the moonlight overthrew you She tied you to a kitchen chair She broke your throne, and she cut your hair And from your lips she drew the Hallelujah 巧合的是,以色列之行最后一天逛雅法老城的flea market时,在一家二手黑胶唱片店,收了这张唱片。所有这些黑胶唱片都是这个犹太老板少年时自己收集的。我每挑出一张时,发现都是里面最贵的那档,我和老板的音乐品味还真满接近的= =。。。拿给我这张唱片时,老板又给我讲了遍这段野史。 走到耶稣大大行神迹的Pool of Siloam,行程也接近了尾声。犹太导游拒绝了我的小费,没有中国式推让,道谢分别。我常常在想什么是发达国家的优越性?不是工业、信息技术的先进,不是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差距,不是在全球经济中的话语权,而是教养汇聚成的社会尊严氛围。两个德国姑娘要和导游一起坐小巴到出口,我决定走maalot ir david street,出大卫城。导游告诉我这条通道是考古学家近期才发掘的,在迦南时期,它可以通向圣殿。这样窄小的通道在古罗马帝国时期,绝对是躲避罗马人追杀的不二之选。窄成这样,凭借罗马人的身材肯定是进不来。 大卫城在耶路撒冷城东。被阿拉伯聚居区包围。虽然“六日战争”后,以色列政府扩建的犹太人定居点散布全城,但直至今日,两个民族在城内的聚居区也没有完全融合,大体延续了英国托管结束前的状况——犹太人占领了这座城市的西部,阿拉伯人则控制了老城和东城。老城如今的四个区中,阿拉伯区的面积确实是最大的。 大卫墓应该算是犹太教历史中,西墙之后,最重要的圣地了。毕竟在约旦皇室控制耶路撒冷,犹太人被禁止在西墙祈祷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选择在大卫墓祷告。祷告区也分男女,前面已经解释过原因了。往男宾区望过去,从服装来看,大部分为正统派犹太人。一个正统派犹太人的生活是以研究先知、遵守律法和去耶路撒冷朝圣为基础的。而大卫是否葬在这里的争议似乎已经不再重要。 锡安山的另外两个重要景点一个是耶稣与12门徒最后晚餐的房间,一个是辛德勒的墓。历史上确实有辛德勒这个人,电影并非虚构。问了下当地人,因为天气原因,辛德勒的墓所在公园关闭。于是迎着枯风凄雨走出锡安山。起初,我看到以色列人飙车似的路况,以为他们的性格中既有中东人的凶悍,又有南欧人的轻浮。然而,走下锡安山的这一段,我看到的是以色列人的礼貌与周到。下山的时候,风很大,把我的伞吹到了马路上,我的第一反应是放弃。可是迎面飞奔过来的汽车居然急刹车停下了,示意我去捡。后面的车接踵而至,没有一辆车按喇叭催促。同样的,在我终于走下锡安山的时候,找了个本地人问去以色列国会应该在哪里坐公交。他帮我查了几条线路后,亲自打电话过去,问那个时间是否对外开放。要知道,那个时候风雨交加,犹太人在这样的天气下是不撑伞的,用他们的话说“风太大,撑伞也没用。”他就这样在雨中帮我查路线。顺便说一句,以色列国内一直在鼓励创新,在欧洲非常好用的交通APP Movit就是以色列公司开发的,而这款APP在以色列的普及率相当于百度、腾讯、高德在大陆的市场份额总和。 晚上回到Hostel已经下起了大雪。据说这是耶路撒冷60年一遇的大雪,大到传说明天不仅整个耶路撒冷的公共交通系统停运,还要封城。现代社会,封城的概念很是新鲜。在公交站等公交时听阿拉伯老大爷说,是因为犹太人太懒,不扫雪。耶路撒冷的公共交通是犹太人在运营的没错,我想,老伯这么讲也是有民族情绪在里面。Hostel的室友有两个巴西姑娘,看到窗外的大雪,兴奋的冲了出去。玩了很久才回来,告诉我她们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雪,还分享照片给我看。另外一个东欧姑娘反倒见怪不怪,在那里安静的看书。东欧姑娘是基督徒,这是她第3次来耶路撒冷了,她爱这里。 耶路撒冷第一晚,窗外下着雪,异常安静。Jet lag从没来过耶路撒冷。 耶稣的耶路撒冷往事 第二天一早醒来,整个城市已经白雪皑皑。 之前的消息也是准确的,公共交通全部停运。还好这一天的行程都安排在老城。上午在老城里面随便逛,下午走苦路。而这天刚好是周五,犹太人的安息日,日落后就去西墙看庆祝活动。虽说这老城分为四个区,但其实并非这样泾渭分明。比如经常能看到教堂旁并排修建宣礼塔,或者犹太人的楼上就是信仰天主教的 亚美尼亚 人,底商则是阿拉伯人卖阿拉法特头巾的小店。真正进了老城,完全分不清哪里是犹太区、阿拉伯区、亚美尼亚区。我只能从对话的态度中猜测,比如看见我对着遗迹发呆,告诉我这是kidron valley的一部分的大叔,我猜他是犹太人;而无比殷勤的咖啡店老板,我只能肯定他不是傲娇的正统派犹太人。 每次做攻略必做的就是观景点。老城内有两个。LP推荐的rooftop视野一般,不过幸运的是看到一户犹太家庭的小孩儿打雪仗。推荐西墙对面的观景点,连电视台都来这里取景。 这一天的重头戏在苦路十四站(Via Dolorosa) ,其实就是当年耶稣背着十字架上刑场的路。 先简单说说耶稣大大的死因。耶稣当年在耶路撒冷的传道与末日审判的预言已经拥有了一批追随者。虽然耶稣从未称自己就是弥赛亚(救世主),但他的追随者们已经将他视为弥赛亚。同时,耶稣还警告说“这些人在最后的日子里将得不到宽恕,逃脱不了地狱的刑罚。”这些煽动性的话语已经另当时的罗马总督和大祭司惊恐不安。另一方面,众所周知,罗马文化继承了希腊文化中的多神论观点。当罗马人奉行多神崇拜时,他们可以容忍其他崇拜,只要这些崇拜不威胁到国家。可是他们怎能容许一个被奉为弥赛亚的一神的存在?所以虽然后来公元70年圣殿被毁后书写与修订的福音书把罪归到犹太人身上,但对耶稣的指控和惩罚其实都是由罗马人主持的。 苦路十四站: 第一处 耶稣被判死刑 第二处 耶稣背十字架 第三处 耶稣第一次跌倒 第四处 耶稣途中遇母亲 第五处 西肋乃人西满帮耶稣背十字架 第六处 圣妇为耶稣拭面 第七处 耶稣第二次跌倒 第八处 耶稣劝告 耶路撒冷 的妇女 第九处 耶稣第三次跌倒 第十处 耶稣被人剥去衣服 第十一处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 第十二处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 第十三处 耶稣尸体从十字架卸下 第十四处 耶稣葬於坟墓 第一站 现在是个学校 去的时候关闭了 也就是在第二站碰到了阿拉伯小流氓。混迹中东多年应对阿拉伯小流氓的经验是,不说话、不发火、目光不交汇、最后不给机会合影。(照片都拍虚了,可想而知我当时为了躲开小流氓走的有多匆忙) 第三站,苦路的每站都被标上了罗马数字 第四站 第五站 第八站 第九站 还贴着抵制IS的宣传海报 苦路最后四站都在圣墓大教堂中。耶稣的受难地起初并没有圣墓大教堂,而是矗立着哈德良神庙。罗马帝国覆灭以后,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海伦娜亲赴耶路撒冷,用十年的时间建成了这座教堂。历史学家对海伦娜的评价是“第一个考古学家”。与其说它是一栋建筑,不如说它是一个建筑群,这个建筑群由四个部分组成,正面朝东。侧面的这个建筑就是耶稣被脱去衣服钉十字架的地方。关于钉十字架,其实源于东方,大流士将巴比伦叛军钉死在十字架上,这一做法后来被希腊人采用。而从受害人身上取下的铁钉一般会被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当做饰品挂在脖子上,以抵挡疾病,所以后来基督徒对十字架纪念品的痴迷实际上是这一传统的延续。此外,受害者通常赤身裸体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男人面朝外,而女人是面朝内的。 Anyway就其对基督徒的重要性而言,还没有一座教堂能与圣墓大教堂媲美。即使后来阿拉伯人建造了岩石圆顶清真寺,也没有另圣墓教堂在耶路撒冷黯然失色。教堂本身则由三个教会,罗马天主教会、亚美尼亚使徒教会、 希腊 东正教会负责主要的行政及管理。反正我是没分清= = 进入大门,就能看到一块围满信徒,特别是女信徒的石板。据说当年耶稣的妈妈圣母玛利亚和女信徒就是在这块石头上给耶稣收尸,擦洗圣体,将乳香和药涂抹在他的身上。 耶稣的墓。关于耶稣受难唯一的资料依据就是福音书,据说在耶稣遇难三天后,也就是星期日的早上,耶稣的女性家人和信徒来到他的坟墓,看见石头已经从坟墓上滚开了,也不见主耶稣的尸体。 耶稣大大到底去哪儿了呢?为了保持故事的连贯性,我先穿越到第三天下午的橄榄山。耶稣大大度过他在耶路撒冷最后一晚的地方。 橄榄山,耶稣在圣城的最后一晚 橄榄山位于耶路撒冷城东,从大马士革门外的公交站坐犹太人运营的大巴过去,直接停在观景点。下车的时候,犹太司机老爷爷不忘提醒我,“小心你的包,这里有很多穆斯林。”他已经不是第一个这么和我讲的犹太人了。在特拉维夫海边发呆的那个上午,和一个犹太人聊了很久,临近中午他要请我吃饭,我说我准备中午去雅法老城转转,拒绝了他的好意。他告诉我太阳落山前回来,那里有很多穆斯林,我一个人不安全。后来,确实在老城的跳骚市场被人跟踪了一段,但亲测没有犹太人说的那么危险。 橄榄山上唯一一户犹太家庭。据说当年一个阿拉伯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房子卖给了一个犹太家庭,从此,这户家庭与他的阿拉伯邻居冲突不断,最后这户犹太家庭不得不搬走。但是政府却介入进来,将这处房产作为一个标志树立在了橄榄山上。 橄榄山不仅住着活着的阿拉伯人,也住着死了的犹太人。根据古犹太传说,弥赛亚(救世主)重新来到世界上时,新的时代将在此山开始。犹太人相信,他们是上帝拣选的子民,葬在这里可以优先进入天堂。因此,数世纪以来,橄榄山的山坡成为犹太人最神圣的墓地。 对于基督徒来说,来到这里同样令他们神伤。因为耶稣在这里度过了他在圣城的最后一晚。耶稣在锡安山上享用最后的晚餐时,已经得知他的使徒加略人犹大为了三十块银币背叛了他,但他并没有改变从圣殿出发,绕城一圈到kidron valley对面的客西马尼园沉思的计划。据说当晚耶稣独自来到这里。他极其忧伤,预感自己大限将至。客西马尼园内种植着自圣经时代的八棵橄榄树。也是在这里,犹大带着一群高级祭司、圣殿警卫和罗马士兵来到这里。黑暗中,耶稣并没有被认出来。但是犹大和这些人有过共识,他亲吻的人便是耶稣。于是在这里,犹大献上了他致命的亲吻。 而这段往事也被绘制在客西马尼园旁边的万国教堂内。这个教堂是由各国出资捐助的,目前属于俄罗斯东正教会。 著名的亲吻。 祭坛前的岩石传说是耶稣被出卖后渡过最后一夜的地方。 耶稣在死之前告诉他的信徒,他们离上帝之国不远了,不要替他难过,三日后他将复活。而据福音书记载,耶稣死后的第三日,确实在橄榄山显现。“这个将悲惨的死亡转变成生战胜死的复活是基督教信仰的决定性时刻,从此人们便开始在复活节的星期天庆祝耶稣的复活。”但是考古学家更倾向于相信耶稣的尸体只是被他的家人和朋友挪走,并安葬在耶路撒冷附近的一个岩墓里。 犹太人的安息日从周五太阳落山开始,到周六太阳落山结束。期间,犹太人不工作。因此周五晚上的老城,一改往日游客如梭的景象。不过,阿拉伯区的很多店铺还是照常营业的,毕竟这不是穆斯林的节日。跟一个穆斯林小哥买冰箱贴砍价的功夫,就聊起天来。小哥听说我是中国人,他的第一反应是给我展示他在阿里巴巴新买的手表,说他非常喜欢。大概是职业病,我就追问他是从什么途径得知阿里巴巴的,是户外广告(在以色列看到过华为的户外广告)还是互联网。对这次购物有什么评价blabla。小哥说,他没看到过阿里巴巴的任何广告,就是在Google上面搜索关键字。当然第一个条目是ebay,但是他之前在ebay的购物体验并不好,于是点开下面图片看上去更好的阿里巴巴。产品外观不错,价格又划算,他决定购买。唯一的槽点就是物流过慢,用了两个星期才寄到(此处是不是该有阿里巴巴的稿费= =)。 从雅法门出老城,站在高点拍下城市夜景。耶路撒冷的宗教性与国际化在霓虹灯下格外和谐。实际上,一直以来联合国也执着于耶路撒冷的国际化问题。 在国外,想找中文就去shopping mall准没错。Orz... 一个人走在夜晚的雅法路没什么,可如果一个人走在安息日晚上的雅法路上,就会有点毛骨悚然。雅法路上的商店全部关闭,整条街只有自己。心里清楚,犹太人都呆在家里,或者去西墙参加庆祝活动了,这个时候如果遇到陌生人,只可能是XXXX. 然而我还是平安的回到了Hostel和几个中国背包客一起做了火锅。期间和芬兰室友聊芬兰特产Nightwish,听基督徒讲耶稣往事。Abraham Hostel绝对是目前为止我住过的最棒的青旅,没有之一。 Anyway想到明天一早穿过巴以隔离墙去巴勒斯坦,还是有点激动。潜在的危险总是能让人分泌更多肾上腺激素,产生兴奋。这也许就是使人保持活力的方式之一。 隔离墙,Apartial Wall or Security Fence? 耶路撒冷第三天一大早,在大马士革门口的公交站坐阿拉伯人的小巴前往伯利恒。伯利恒,位于约旦河西岸。对全球游客来说有处世界级景点——耶稣出生地,也有人说一旦巴勒斯坦建国,首都很可能定在这里。对中国大陆游客来说,还有一处世界级景点——巴以隔离墙。感谢《新闻联播》。 小巴停的位置是以军检查站,通过检查站就可以进入巴勒斯坦。以色列进巴勒斯坦容易,巴勒斯坦进以色列会有持枪以军上车检查,当然主要是查阿拉伯人的通行证,中国人看下护照就放行。据说局势紧张时,检查站是关闭的。 从检查站出来,就是隔离墙。关于隔离墙,巴勒斯坦人管他叫Apartial Wall, 以色列人叫他Security Fence. 不同名字代表了不同立场。以方单边修筑这条长约700公里的水泥墙确实加深了两个民族的隔阂。然而,为了生存,每天清晨有大量的巴勒斯坦人通过以军设置的三个检查站,穿过巴以隔离墙,去以色列谋生。不仅如此,据一个希伯伦男孩儿讲,巴勒斯坦人出国也多处受限。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如果出国要过境到约旦,从安曼飞。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则需要去埃及,但是现在西奈问题让他们出国更难了。 巴勒斯坦的困境在不仅在于贫穷,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宗教意识形态与资本劳动力无法匹配。现代新教国家,比如德国,美国比较发达,一部分要归功于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其实是顺应了时代对经济发展的要求,把生产力从教义中解放出来。伊斯兰教信仰与律法一体,以及他的生活准则,让这一文明进行宗教改革的难度很大。 如今的隔离墙已经不再像当初刚刚修筑时那样刺眼。十几年来,多位艺术家来到这里,用涂鸦表达对和平的愿景。 去往耶稣baby出生地的路上,还看到了山寨星巴克。 我们常说拿撒勒的耶稣,其实拿撒勒是耶稣长大的地方,伯利恒才是耶稣出生的地方。这个spot就是当年耶稣出生的马槽,也叫伯利恒之星。据说当时,身为波斯人的东方三贤士就是靠着这颗星的指引找到的这个孩子。 说回隔离墙,国际上对以方单边修筑隔离墙一片谴责。但是,这个国家的内忧外患确实让他不得不时刻处于戒备状态。外部来自叙利亚、黎巴嫩、埃及等阿拉伯世界的威胁;内部,持续了几千年的民族矛盾,短期内也不会得到改善。其实在犹太复国主义时期,本古里安是抱着两个民族和平共处的愿景的。他认为,“一个犹太国家应该没有暴力,不会奴役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将他们驱走”。然而,这两个民族几乎没有可以相容之处,而且犹太复国主义者所希望的大多数阿拉伯人对自己的定居没有什么利益诉求的结果也落空了。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要在耶路撒冷的问题上达成宗教、国家和情感上的和解都无异于痴人说梦。整个20世纪,针对耶路撒冷的40多个计划都失败了,今天仅针对圣殿山的共享方案至少还有13个。 所以现在如果你去耶路撒冷,会经常看到持枪大兵。有次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兵背着一把AK47,瞬间觉得背LV, GUCCI神马的简直弱爆了。关于以色列全民服兵役这件事,在特拉维夫遇到一个刚刚间隔年结束的以色列人,跟我表达了不满。我羡慕他半年的假期,“你知道吗?在中国,我们大学毕业就忙着找工作,要么忙着考试,申请master.间隔年想也不敢想。”小伙儿抱怨道“全民服兵役,男的三年,女的一年。我宁愿大学毕业马上去工作。”当然,聊到最后,小伙儿不忘邀请我去体验特拉维夫的夜店,他说他在欧洲度过了大部分间隔年的时间,“相信我,特拉维夫的夜店比柏林和罗马的都棒!” 在现实中的耶路撒冷,乃至整个以色列,大部分人还是过着世俗的生活。他们虽有民族隔阂,但互不打扰。从特拉维夫去机场的火车上,遇到一个在上海工作的犹太人。他说以色列有2/3的犹太人,一小部分是我在景点看到的,也就是正统派犹太人。大部分是像他这样的犹太人,过着世俗的生活。这里有全球最棒的夜生活,这里有全球对gay最宽容的社会氛围,这里有最有活力的年轻人。 又一日 日光照耀 耶路撒冷的第四天清晨,积雪渐渐融化,日光再次照耀这座城市。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穿过隔离墙来到这座城市谋生。西墙、岩石圆顶清真寺和圣墓大教堂纷纷迎来他们的信徒。橄榄山上的灵魂俯瞰着这座城市,等待着末日审判的到来。 全文完。
3142 10

发表在 意大利/梵蒂冈/圣马力诺/马耳他 2015-07-05
午夜佛罗伦萨——不设防的城市
伍迪艾伦的“欧洲三部曲” 中有两部引进大陆时,被冠上了“午夜”的标签,分别是《午夜巴塞罗那》和《午夜巴黎》,而后者更是近5年中,我最喜欢的电影,没有之一。与巴塞罗那和巴黎相比,佛罗伦萨在规模上显然要掉几条街。这一点从游览这个城市的历史中心便可体会到。以百花大教堂为中心,除了河对岸的米开朗基罗广场,其余景点均是步行10分钟以内便可到达的。之所以起名午夜佛罗伦萨,原因很简单,佛罗伦萨是目前为止,独行过的城市中唯一一座让我到了午夜还安心在街上闲逛的城市。每次独行都会给自己一个底线——11点前一定回住处。因为“一座城市的智慧不应该以它有多少学者、细密画家、图书馆、书法家和学校来衡量。而应该以几千年来暗巷里神不知鬼不觉的犯罪数目来评估。”依照奥尔罕 帕慕克的这个逻辑,我独行过的城市基本都可以排进全世界最有智慧的城市行列。 LP对佛罗伦萨的评价是,“即使来过很多次,你也不可能看清他的全貌。”因为这句话,做行程的时候,给佛罗伦萨留了三天。对佛罗伦萨的期待并不高,to-do-list上只有一项,波提切利、卡拉瓦乔、梵高和小鲜肉拉斐尔在Uffizi的真迹。通过亲测,对于以“踩点”为目的的游客来说,三天在佛罗伦萨足够了。前提是,提前预定uffizi美术馆的门票。因为佛罗伦萨的主要景点汇聚在这个城市的地理、历史和文化中心——大教堂广场和市政广场之间密密麻麻的网状街道里。 我想LP说即使来很多次,也无法看清他的全貌,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百花大教堂前的长队会你让无所适从。想参观全大教堂,大约要排5次队,分别是买票,大教堂,穹顶,洗礼堂和乔托设计的钟塔。因为参观大教堂的那天姨妈造访,遂放弃了463级台阶的登顶。后来在参观圣弥额尔教堂二楼博物馆的时候,意外的以不错的视角看到了大教堂穹顶。其实,想看这个城市的全貌,还有很多观景点,后面会介绍。大教堂被列为意大利“三大景观”之一,他的红砖穹顶也为这个城市的天际线增添了流畅的一笔。与其说它是一座教堂,我更愿意把它看做是一个建筑群,因为你几乎可以从大教堂广场周边任意网状街道的缝隙中,瞥见大教堂那粉、白、绿三色大理石装饰的外立面。 漫步于历史中心,可以说是一步一景,这座欧洲最漂亮的城市的精髓也集中于此。从大教堂出来,往共和广场方向走,不可错过的是圣弥额尔教堂。这个教堂在14世纪以前,还是一个粮食市场的一部分。14世纪时,市场的拱廊被围了起来,又加盖了两层,就形成了这座别致的教堂。他的看点有两个,一个是由安德烈亚 奥尔卡尼亚创作的华丽的哥特式圣柜。第二个看点在于建筑外部点缀着精致的被安置在壁龛和神龛里的雕塑,他们代表着佛罗伦萨众行会的守护神。当然,外部能看到的这些雕塑都是复制品,真品被珍藏在教堂楼上的博物馆里,这个博物馆只在周一开放,并且免费。去的时候刚好是周一,还意外发现了百花大教堂穹顶的一个不错观景点。 共和广场旁边就是国人喜爱的皮具市场。经过这个市场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劣质皮具的味道,便没有了任何shopping的欲望。其实想买皮具,且不说佛罗伦萨周边小镇那些小作坊的上乘材质与设计,就连这个城市中心的一些小店,也能淘到不错的东西。这种放到国内,应该叫“独立设计师品牌”。从意大利风尚地图来看,以米兰、佛罗伦萨和罗马为三大枢纽,周遭分布着几大服装区域:科莫湖区以丝绸制品文明,那不勒斯的时尚名品是裁缝,而托斯卡纳大区则以生产皮革著称。 继续往西走,圣三一教堂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景点,因为他坐落在居民楼之中,又将大门紧闭。若不是询问当地人,我想我几乎将这个精致的小教堂错过。这个教堂内部有被认为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壁画,包括洛伦佐 莫纳科创作的《天使报喜》,以及吉兰达约创作的描绘阿西西的圣方济各生平的壁画。教堂虽然免费,但想要观赏这些壁画,需要投币,让礼拜堂内的灯光亮起才行。 圣三一教堂临阿尔诺河,在这里你可以拍张维琪奥桥的全景,再选择回返还是继续探索河对岸的奥尔特拉和波波里区。 没有过河而是选择折返,回去放下厚重的旅行指南,收拾下出来好好吃一顿。刚好路过新圣母玛利亚教堂和修道院,这里就是《冲上云霄》里,Samuel 和Zoe第二次去"罗马"的时候,Samuel等Zoe的地方。插句题外话,《冲上云霄》里面,除了斗兽场和圣彼得广场是在罗马,其他各位主角们声称在“罗马”发生的艳遇与悲欢离合,其实都是在佛罗伦萨取景。 Tripadvisor上找了家排名不错的托斯卡纳菜,餐厅名字起的也好听,I LOVE TUSCANY。当然,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爱上TUSCANY. 到餐厅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所以没有等位。看了下四周,都在说意大利语。心里默念了一句,“恩。非常好。”避免在各种广场或者游客聚集地吃东西是原则之一,当你迈进一家餐馆时听到的是当地语言,那么选择这家餐馆基本上成功了一半。一个人玩,三餐的节奏基本上是这样的:早餐吃很多,几乎吃到撑,中午街边随便买块披萨,一边吃一边逛,晚上太阳落山后再去吃顿好的。这边太阳落山基本是8点半以后的事,所以我的这一作息,也算和意大利人的晚食习惯相吻合。老板非常自信的告诉我她家的菜是正宗的托斯卡纳菜,都是本地人来吃。并且给我推荐了一些特色托斯卡纳菜,开胃菜选了名字有意思的cigarrete,主菜选了加入奶酪和松露的肉丸。这道菜奶酪味过重,遮了松露的味道。由于我过慢的吃饭速度,基本把店里其他桌都吃走了= =老板闲下来就和我闲聊,给我推荐了看这个城市全景的另外一个观景点Fiesole.老板说这个小镇在佛罗伦萨北面8公里,有点远,不过有公交车可以到。我当时心里想,不远,不就相当于从朝阳到东城么。准备第二天从Uffizi出来就去Fiesole的,没成想,最终在Uffizi几乎泡了一整天。 因为预约的Uffizi在上午11点,所以第二天一早先冲去了美第奇家族礼拜堂,看米肌(米开朗基罗)的三件雕塑,分别是为乌尔比诺公爵Lorenzo设计的石棺《晨与昏》;Lorenzo儿子朱利亚诺的石棺《昼与夜》,以及Lorenzo坟墓上的《圣母与圣婴》。米肌对肌肉的处理显然高人一等,雕塑上对肌肉的处理也影响了他的绘画,这一点,可以在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的穹顶上,扭曲的人物感受到。米肌认为单是泥土不足以给美第奇家族荣耀的安息,与他们的身份不符,希望那儿应有世界的所有方面,他们的石棺应有四尊像包围和覆盖。于是他给一墓以"夜"与“昼”,另一墓以“晨“与”昏”。 还有两尊全副武装的首领,一是沉思的Lorenzo公爵,那是智慧的体现。另一尊是朱利亚诺公爵,他用头、喉咙、眼神、侧面的鼻子、张开的嘴和头发表现这个人物的不可一世和高人一等。尽管最后因为1529年佛罗伦萨遭围攻,这些作品最终未能完成。 据说当时许多人曾写诗赞美这几尊雕像,米肌代“夜”如此回答: 我乐于安睡,更因是石头而蒙福, 同时忍受悲痛和憾事, 眼看而非感觉,是我现在的渴望, 因此说话轻声点,别吵醒了我。 美第奇家族礼拜堂旁边就是San Lorenzo教堂,没有进去,只看了米肌设计的外观。说到底,我对艺术的欣赏水平,还停留在看电影只认明星的初级阶段。米肌本来是要用白色卡拉拉大理石来设计教堂外观的,但一直未能施工,因此留下这粗糙的未完工的建筑表面。 如果在佛罗伦萨只有参观一座美术馆的时间,那无疑是Uffizi美术馆,Uffizi相当于英语里的Office,在16世纪,曾经是政府办公大楼。在有预定的情况下,还是排了半个小时才进去。Uffizi的游客聚集地无疑是波提切利展厅里,维纳斯的诞生和春,这两幅画作前。不管“春”是不是波提切利献给美第奇家族的结婚礼物,还是他只是简单的表达对春的热爱,花仙子波提切利的画并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惊艳。我想说的是逛完二楼后,往出口走的卡拉瓦乔和梵高。 路过小鲜肉的时候,不忘打了个招呼“Ciao! Long time no see.”几年前意大利文化年的时候,看到过一次真迹。这是第二次看小鲜肉的自画像了,光线不如上一次好。 卡拉瓦乔的三幅杰作就在小鲜肉隔壁。看到这幅的时候,心里默念一句“太牛掰了!” 看到这幅的时候,心里默念一句“这是什么鬼?! 从画面扭曲程度看,我猜这应该是梵高早期的作品。圣母只能看到母,圣子依稀看到槽点帝自画像的影子。。。当然,如果你没看过下面这个,也许不会觉得这画有这么多槽点。这是米肌的圣母与圣子,也叫哀悼基督。现在这个雕像被安置在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一个礼拜堂里。据记载,圣母玛利亚是在没有经过受孕的情况下怀的基督,因此在这个雕像中,玛利亚看上去像个20几岁的少女。米肌也是因为这个作品,开始了他富得流油的一生。 在快出来的时候,还看到了一幅画,似曾相识的感觉。最底下拿竖琴的是大卫王吗? 回来翻了翻旧照片,发现无论在构图、笔触和用色上都和在以色列国会看到的这三幅如出一辙。只可惜当时没去看作者信息,也就无从考证。 从Uffiizi出来的时候,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这还是没怎么细看的情况下,说好的3、4个小时就能逛完呢?!说好的Fiesole呢?! 伽利略博物馆紧邻Uffizi,对这座科学博物馆本身没什么兴趣,不过宫殿外面的人行道上可以看日晷指示的时间倒是很有趣。 天黑以后,上山看夜景。从维琪奥桥穿过,阿尔诺河对面是完全不同的景象。这里汇聚了时尚餐厅、酒吧、酒廊。虽然他离主要景点,有一点距离,不过你能够感受到更浓的艺术气息。比如下面这个,意大利人对橱窗是如此情有独钟。如果再有机会造访佛罗伦萨,我想我会选择住在这一区。当然更主要的是,这里游客少。 上山的路并不好找,每个人都告诉我,随便一个路口就可以上山。可是我硬是走进了空无一人的居民楼,偶尔有个过路人,还不认识米开朗基罗广场,建议我打车。又等了好一会,看到有辆车开过来,赶快伸手去拦。那人以为我是想搭顺丰车的,停下车,摇下车窗,先对我摆手say no. 我拿着我的电子地图,问他怎么走。终于找对了人。原来不是每个路口都可以上山的。我走出居民楼,到了主路 ,照着say no大叔说的路口,终于找到了上山的路。走上山并不轻松,不过最终回报给你的是整个城市的惊人全景。可以说,国内很多出版物上的佛罗伦萨全景照,都是在这个广场拍的。 这里除了矗立着这个城市的一尊大卫像复制品外(另一尊在市政广场,维奇奥宫门前),卖酒的小摊贩以及坐在台阶上喝酒聊天的年轻人都给这个临近午夜的城市,以多情而迷人的活力,犹如这个城市的天际线。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城市的样子么。这个城市满足了我这个伪文艺装逼女青年对一个城市关于艺术、建筑、格调甚至天际线的所有要求。 下山比上山容易很多。然而午夜时分,在某个街口的转角,我并没能像《午夜巴黎》的男主一样,穿越去黄金时代,但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回到住处,已经12点半,夜班的前台问我有没有去Fiesole,我楞了一下,因为没听懂他的发音。他半赌气半开玩笑地说,那你还记得我吗?帮你打听哪里修相机的人;昨晚帮你查怎样去Fiesole的人。让我才想到,虽然他的表情和肢体语言的变化不像一般意大利人那么夸张,也没那么注重穿着,可他终究还是个意大利人。我说我没想到在Uffizi泡了将近一天,所以最后没去成,不过我刚在米开朗基罗广场上看了夜景。就这样,我俩又聊了一个多小时,先后聊了中国的移民现象、经济、中国女人对外国男人的看法、中国的人口红利、独生子女政策、环境污染、教育和工资水平。不同于罗马男人的热情与殷勤,罗马女人的bitxxy,佛罗伦萨人表面看上去有些冷漠,但实际上平和很多。他的月薪是每月1500欧,他说这算是比平均工资稍低一点的水平,佛罗伦萨整体的工资水平不高。 聊完天,回去洗个澡睡下已经是两点多的事,转天早上不到7点起床去托斯卡纳,准确的说是Montalcino. 佛罗伦萨是个非常小的城市,一出城,就是山和托斯卡纳田园风光,如果时间有限,骑行距佛罗伦萨不远的Chianti,是个不错的选择,当天往返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如果去锡耶纳,那么附近的Val d'Elsa也是不错的选择,如果你没听说过这个山谷,那么圣吉米亚诺一定很熟悉,这里就是《花儿与少年》第一季张翰装X的取景地。当然,最能代表典型托斯卡纳田园风光的非Val di Chiana和Val d'Orcia两个山谷莫属,后者更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两个山谷有很多小镇,比较有名的有Pienza, Montalcino和Montepulciano.前者是被教皇选中的后花园,后两个之所以文明是因为分别出产美酒Brunello和Vino Nobile.从佛罗伦萨只有直达Montepulciano的火车,前两个小镇,都需要在锡耶纳转车。当然,如果你租车自驾,这些都不是问题。 我想,游览托斯卡纳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在小镇附近10公里内找家观光农产住下,白天逛小镇,喝美酒,日落回农场做饭看夕阳。这次选择的正是位于Val d'Orcia谷内的观光农场,白天逛Montalcino.整个小镇感觉就是个卖酒和卖皮具的,当然主要是卖酒的。离开前,别忘了在镇中心广场的咖啡馆点杯Brunello。这样一杯2010年的Brunello 7欧,我觉得超值。 在旅途中,计划看似再周全也有败北的时候。比如这次的托斯卡纳骑行。计划是这样的,从佛罗伦萨坐火车到锡耶纳,转公车到Montalcino,Montalcino逛好就在镇门口的“IES”gasoline station租辆自行车骑到观光农场,自认为7公里很好驾驭,再把Gopro栓上录点Road trip,回去卖了赚点稿费。现实是这样的,中午顺利抵达Montalcino,晃晃悠悠 喝了点美酒,买了点皮具。租我自行车的人还手绘了地图给我。我从起初的边走边录,到后来为了找路疲于奔命。一路上除了呼啸而过的汽车,连个人影也看不到。终于看到远处有个农场,想去问问路,就骑过去,按门铃始终没人应。那是农场的后门,我也顾不上农场里面会不会有看门狗,看到我会把我当小偷一样咬,就这么顺着铁门翻了进去。整理一下头发和衣服,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游客而不是小偷。从后门绕到大门,看到布满蜘蛛网的桌椅和厨具,才知道这是一个废弃已久的农场,于是原路爬回。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一公里外有个加油站,找他们借个电话,打给观光农场的人过来接我,因为我知道观光农场距那个加油站大约1公里的样子。况且之前和农场主通过EMAIL咨询其他事, 还算NICE. 其实从Montalcino出发去农场这一路,大部分是下坡路,所以我需要做的基本上就是车速过大时捏闸。但是到加油站的这段路是上坡,况且岔路很多,需要费力上坡的同时,还要随时注意不知从哪条岔路冲过来的汽车(意大利人开车像疯子一样,他们自己说的)。Anyway,不能再给自己找借口了,反正我是在加油站门口重重的摔了下来,摔的单靠自己站不起来。把旁边加油的老外惊呆了。加油站是对夫妻经营的,他们赶快把我扶起来,扶进加油站里,给我水喝。我问能不能跟他们借个电话,打给预定的观光农场,让他们来接我。那种情况下,别说不认识路,就是认识路,我膝盖的状况也不可能再骑车了。加油站老板说,他可以开车送我到农场,不要钱。我回他,尽管我很需要你的帮助,但是这会耽误你的生意,其实心里早乐开了花(劣根性作祟= =)。他问我能不能把自行车放在他这里,因为他的汽车不够大。好吧,这是原则问题了,我说尽管车子没有押金,但是我答应了自行车行老板,要还给他,所以不能丢下车子。最后没有办法,只能打电话给观光农场的老板来接我和我的自行车。等车来接的时候,和老板聊天,他问我是一个人来意大利,一个人骑行托斯卡纳吗?我说是。他回说你很勇敢。我说我觉得自己很笨,我居然觉得自己可以handle这一切。老板又问多大,他猜我20岁。我非常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真实年龄。因为20岁办这种事叫Brave,都毕业几年了还做这种计划,觉得自己handle的来,就是真的很蠢。就含含糊糊的说已经毕业一段时间了。 在加油站的停留的时间并不算短,但我们聊天的内容不多。这是因为夫妇不会英语,我又不会讲意大利语,老板很耐心的打开google翻译。是的,以上所有对话都是通过PC端google翻译完成的。 加油站叫Tuscia Petroli,如果你恰好自驾从锡耶纳到去Montalcino,那么一定会经过这个加油站。如果可能,请跟他们加个油或者买点零食和水。我会非常感谢。地址:Via Cassia 8/10-53022 Buonconento 现在再回想托斯卡纳骑行的那个下午,虽然顶着烈日独自找路,身体一度接近罢工。但是心理上没曾出现过焦虑,甚至非常笃定的相信会顺利到农场看日落。我想,给我这个心理暗示的是让我的身体一度接近罢工的烈日,不,应该叫托斯卡纳艳阳。 农场主说,像她这样规模的农场(自己种葡萄,酿酒,养蜜蜂),市值200million euro。我知道我这辈子就只有当游客的份了。 这次出来玩,最大的感受就是风情与品位。你可以从大到托斯卡纳的田园规划,小到意大利人的家庭装饰感觉到他们生活的精致。就像我称赞意大利人做的西装很棒的时候,罗马的房东说他们会穿,他们做的东西很优雅,是因为他们从一出生就看到漂亮的东西,满大街的雕塑和遗迹,他们自然就知道怎样做是美的。但是,她又说,“意大利人确实穿的很体面,但是在这体面的背后,其实他们很悲伤。这个城市越来越脏,越来越丑陋,人也很粗鲁。我来自西西里,虽然在罗马生活了十几年,但是也没有做罗马人,否则,我每月收入的一半都要缴税。你可以感受到这个城市正在衰落。” 所以说无论生活在哪里,我们都要面对两个问题,如何与自己相处,和如何与城市相处。 玩佛罗伦萨的几个Tips : 1. 参观大教堂外观最好在下午,太阳打过来光线好,适合拍照。 2. 进到大教堂里面的洗礼堂入口也有卖通票的,不一定在教堂外排队买。 3. 佛罗伦萨市中心到处都是接饮用水的地方,带个瓶子即可。 4. 市中心的治安很好,无论白天还是午夜。 5. 给Uffizi留出至少六个小时,真不知道有些旅行团“一个小时后门口见”是怎么参观下来的。 6. 几个城市观景点:圣弥额尔教堂二楼的博物馆(只在周一开放),米开朗基罗广场和Fiesole 7. 佛罗伦萨公共厕所很少,反正我是没看到两个。想去厕所的时候,不妨在咖啡馆花1-2欧买杯咖啡,顺便借个洗手间,因为就算找到公共厕所,也是要收费的。 8. 推荐那家I love Tuscany餐厅,离美第奇家族礼拜堂不远。 PS. 因为到佛罗伦萨,就把相机送去修了,所以佛罗伦萨的照片大部分是IPHONE+GOPRO拍的,实际上佛罗伦萨和托斯卡纳不知比照片美多少。 (全文完)
898 3
TA的照片 更多 2个相册 | 363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