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旅行,不过是从自己混腻了的地方挪到别人混腻了的地方混上一段,听我聊聊,兴许你能混得更滋润点。

确定 取消
0%

死在午后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9)

Ta的关注

3 更多

Ta的粉丝

3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32国家156城市
  • 点评0 / 47

    去过 47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23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17-03-21
私奔新南威尔士 一路向北 一路唯美
比起南面,新南威尔士的北部沿海地区高调了一大截,胸脯拍得响响的,牛逼吹得杠杠的:什么“澳大利亚鹈鹕之都”、“澳大利亚海豚之都”、甚至连“上帝就住在这儿”这种明显不着调的标语都敢打出来…… 有一说一,虽然自吹自擂的行径不值得赞赏,但北部海岸的姿势确实明艳撩人,而且特别的“澳大利亚”。一条封闭的太平洋高速公路(Pacific Highway)串起了风情各异的城镇、港湾、海滩、湖泊和公园,就像一份在当地餐桌上常见的五颜六色的什锦烤串Mixed Skewer,让人垂涎欲滴and迫不及待—— STATION 1 中央海岸 眼花缭乱 在多数悉尼人的头脑中,中央海岸(Central Coast)基本等同于“周末度假”的代名词。从北部重镇Hornsby开上好似巨石中劈砍出的Pacific Highway,不出半个小时就能看到那座跨越海湾的布鲁克林铁架桥,中央海岸已经到了。 从此开始向北绵延80公里的海岸线都属于中央海岸区,偌大的一片区域里,值得停留的地方实在太多:名字起得跟开玩笑似的宁静小镇Moony Moony和Woy Woy、旅游气息浓厚的门户城市Gosford和Wyong、沿着浅海水域分布的湿地国家公园和从南到北数不清的片片海滩,像尤米纳海滩(Umina Beach)、艾塔龙海滩(Ettalong Beach)、特里格尔海滩(Terrigal Beach)、阿沃卡海滩(Avoca Beach)、雪莉海滩(Shelly Beach)等等等等……除了无所事事地晒太阳,还可以在这里划船、冲浪、潜水、垂钓、观鸟甚至捕虾捕蟹,对于自带村炮儿属性的澳洲人来说,中央海岸的度假氛围简直不要太理想。 如果非要在这么一长溜选择中挑出个花魁,其实……也没那么难,直奔“鹈鹕之都”The Entrance准没错。 位于中央海岸最大的内陆湖Tuggerah湖边,The Entrance小镇占据着与海相通的唯一入口,湖海相连,淡咸水交融,也吸引了300多只大嘴鹈鹕在此常住。每天下午3:30,小镇广场上会准时开始喂食鹈鹕,无冬立夏,风雨无阻。 相比中央海岸其它小镇的闲散,The Entrance显得繁华和专业了许多,度假村、商店、餐厅、咖啡馆、儿童游乐场、租车租船服务、泻湖、沙滩,应有尽有。日落之前,别忘了赶到小镇另一侧长长的栈桥边(long jetty)守望夕阳西下,所谓浪漫,不过如此。 STATION 2 纽卡斯尔 蜻蜓点水 中央海岸的北端与纽卡斯尔(Newcastle)已经相距不远,而这座新南威尔士第二大城市是否值得一去呢?此刻,最适合你的是那句旅行常用谚语:来都来了…… 和南面的卧龙岗一样,纽卡斯尔也曾是座地道的工业城市,直到现在仍是澳洲最大的煤炭输出港,可漫步其中,却是满满的休闲氛围,很难感受到什么工业气息。 沿着主街Hunter Street或平行的滨海路Wharf Road一直走到当地人引以为豪的沙洲诺比角(Nobby's Head),旧海关大楼(Customs House)、诺比海滩(Nobby's Beach)、海角灯塔等值得一提的景观就会一一被你路过;如果闲极无聊,还可以在Darby Street上的咖啡馆或者坐着轮渡(只需5分钟)到河对面的Stockton区去消磨消磨时光。总之,纽卡斯尔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如果满怀希望而来,八成会失望而归;而要是不抱任何期待,倒常常会给你意外的小惊喜。 STATION 3 猎人谷 不醉不归 来到纽卡斯尔还有一个好处:以这儿为轴心,不管是去往南面的中央海岸、北面的史蒂芬港还是西面的猎人谷都特别方便,东面?再往东就直接进海了。 身姿优雅的猎人谷(Hunter Valley)位于纽卡斯尔西北不远的连绵山脉之中,这里不仅是新南威尔士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在整个澳洲也是和墨尔本的亚拉河谷(Yarra Valley)、南澳的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齐名的三大酒区之一。由于山脉阻挡了从海洋吹来的潮湿空气,猎人谷有着典型的地中海气候,特别适合葡萄的种植,什么塞美蓉(Semillon)、设拉子(shiraz)、霞多丽(Chardonnay)、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黑皮诺(Pinot Noir),在这都能找到。 身为澳洲最古老的酒乡,猎人谷已经有将近200年的酿酒历史,大大小小的酒庄有100多家。即使只抱着点到为止的心态,也很有可能喝到瘫软。当然,对于滴酒不沾的人来说,猎人谷也并不乏味:清新的葡萄园、讲究的酒庄餐厅和那座有着12个争奇斗艳的主题花园的巨大植物园(Hunter Valley Gardens),谁会不喜欢呢? STATION 4 史蒂芬港 碧海黄沙 猎人谷的位置有点跑偏,回到正轨,沿着太平洋高速路继续向北,澳大利亚的“海豚之都”史蒂芬港(Port Stephen's)正向你敞开着波光粼粼的怀抱。 在这片比悉尼港要大两倍的天然港湾中,常住着将近100只瓶鼻海豚,从热闹的纳尔逊湾(Nelson Bay)乘船出海,肆无忌惮的碧海蓝天下,碰不到海豚的几率几乎为零。 整个史蒂芬港拥有多达26片金黄沙滩,比如面朝内海风平浪静的Shoal Bay、Little Beach、Soldiers Point、Sunset Beach和面朝外海适合冲浪的Zenith Beach、One Mile Beach、Fingal Bay、Samurai Beach等等,而最具特色的无疑是南部海湾Anna Bay那长达35公里、一直绵延到纽卡斯尔的南半球最长移动沙丘Stockton沙滩。 就像瞬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广阔的沙丘如同一片荒漠,与咫尺之外的蓝色港湾毫无关联。为了让这里的沙漠调调更足,除了滑沙、四轮沙滩车Safari等活动,你甚至还可以骑着稀罕的骆驼漫游在黄沙之中。 STATION 5 麦考瑞港 自在奔放 从悉尼出发,即使中间不做停留,来到麦考瑞港(Port Macquarie)也需要5个小时的车程,但如同南部的杰维斯湾一样,如果时间充裕,还是值得多开上一会儿,到这来看看。 作为澳洲最古老的城镇之一,麦考瑞港最早是为了那些在悉尼表现欠佳的囚犯们修建的隔离流放区,而今天的港口丝毫也感觉不到当年留下的罪恶味道,取而代之的是一派奔放自由的艺术气息:那片远近闻名的防波堤(Breakwall)就像是一家真正的民间艺术画廊,五花八门的各色涂鸦让人忍不住也想一试身手(据说在这甚至能看到微信的图案),可惜经过多年的集体耕耘,现在想找到一块任你闯作的石头已经很难了。 麦考瑞港还有着全球唯一的考拉医院(Koala Hospital)、由罪犯修建的的圣托马斯圣公会教堂(St. Thomas’Anglican Church)和爱琴海范儿的蓝白袖珍灯塔Tacking Point Lighthouse,如果选择在这里过夜,你会发现小镇的夜晚竟有着出乎意料的热闹。 从麦考瑞港继续北上,就已经冲破了下北部海岸(Lower North Coast)的边界,进入到更广阔的天地:香蕉主题的科夫斯港(Coffs Harbour)、“蓝花楹之城”格拉夫顿(Grafton)和以灯塔闻名的拜伦湾(Byron Bay)都在连绵不绝的海岸边上恭候着你。再往前不远,就会离开新南威尔士州、进入到“阳光之州”昆士兰的地盘,黄金海岸那长长的沙滩和变态的摩天大楼已经在朝你招手了……
55 0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17-03-14
私奔新南威尔士 一路向南 一路蔚蓝
那些风和日丽的周末或假期,跟我们趣味相投,悉尼人也特别乐意暂别嘈杂的城市,奔向诗和远方……的农家乐。而远方有什么诱惑着他们抛弃钟爱的片片海滩、踏上旅途的呢?答案是:更多的海滩。 虽然听起来有点像行为艺术,但这就是悉尼人乐此不疲的度假方式:无论南北,驱车上路,一路走走停停,在新南威尔士蜿蜒妖艳的海岸线上享受一段私密的时光与风光。 应该不会有人没听说过那条牛逼闪闪的“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吧?其实,在悉尼的南边,有条名字听上去更霸气的沿海自驾公路——“蓝色海洋路”(Grand Pacific Drive)。 当然,名字起得大气并不等于名气大,这条起自皇家国家公园、终于Shoalhaven Heads海湾、连接着新南威尔士两大城市悉尼与卧龙岗的风景公路全长140公里,俨然是个“大洋路”的袖珍版本:同样依崖傍海,同样在沿途散落着嶙峋峭壁、宁静港湾、绿色田野和遮天蔽日的森林公园,却远没有“大洋路”那勾勾手指就引得无数人自驾而来的撩人本领,更像是悉尼人为自己打造的私家后院,不知道的正好别来,落得清静悠闲。 都是最怕吃亏的主,咱能让他们这么自得其乐吗?麻利儿松开手刹,踩下油门,一路向南,一撸到底,我陪你把风景看透—— STATION 1 皇家国家公园 老而弥坚 说起皇家国家公园,不少人都会交口称赞:那旮美呀,守着悉尼港,能看歌剧院和海港大桥的全景……Sorry,你说的那是市中心的皇家植物园(Royal Botanic Gardens),而不是市区往南30公里的皇家国家公园(Royal National Park)。 在悉尼那一大摞国家公园中,论名气、论资历,谁也比不上这座1879年就已经成立的皇家国家公园,即使在全球范围内,这儿也是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之后第二个建立的国家公园。 在这座130多平方公里的国家公园里,你可以徒步、骑行、野餐、钓鱼、观鸟、看海、看湖、看瀑布、看雨林……为所欲为。如果胆大又不惧徒步的辛苦,这两处危险而特别的地方可不能错过: A 豆腐石 从Bundeena小镇走上一个来钟头,就能看到那块位于悬崖边、通体乳白的方块砂岩巨石,学名叫“婚礼蛋糕岩(Wedding Cake Rock)”,当地人称“奶酪岩(Cheese Rock)”,我们中国人愿意叫“豆腐石”。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就不多说了,留给你身临其境的时候自己感叹吧。要提醒你的是:这块石头真的像豆腐一样脆弱,中间已经出现了裂缝,有人说不出10年就会断裂掉进大海。去年公园曾因安全原因关闭了这条徒步路,现在是否还能亲脚踩上巨石并且不跟着它一块掉下去,就看你的运气了。 B 8字湖 从国家公园南侧的Garrawarra Farm停车场跟着Burning Palms Beach的路牌指示走上2、3个小时的野路,才能到达悉尼现在最热门的野外徒步地——传说中的“8字湖”(Figure Eight Pools)。这是海岸边的礁石被海水常年侵蚀后出现的两个圆坑,碰巧连在一起形成了8字形状,深得国人喜爱,视为吉利的象征。 巴特,不细心查看潮汐时刻表,吉利就会变成倒霉。如果不赶在水位小于1米的落潮时分前来,不但很可能啥都看不到,更有站在坑里被巨浪拍残的风险,据说每年都会有超过50个愣头青从这里被送往医院。 STATION 2 Bald Hill & 海崖大桥 悬空地标 穿行在与皇家国家公园首尾相连的Stanwell Park中,一个不经意的拐弯,立马海阔天空,大片绿地和连绵的海岸线扑面而来——这就是俯瞰南部海岸线的最佳观光点兼新南威尔士第一高空滑翔圣地Bald Hill。 即使事先一无所知,也很难迟钝到对这片风景视而不见,不作停留。站在Bald Hill没有护栏的草坪上,会感觉与脚下浩瀚的南太平洋、连绵的伊拉瓦拉悬崖(Illawarra Escarpment,这英文名字销魂不?)和S型身段的海崖大桥融为了一体。不过,没有滑翔伞的保护,你最好克制住自己,不要忘情地跳下去。 悬空的海崖大桥(Sea Cliff Bridge)是蓝色海洋路的地标,全长665米,迎着海风在桥上特别修筑的人行道上漫步一个来回也不过十多分钟。要是在这儿都不愿意下车走走,我也只能对你的慵懒肃然起敬。 STATION 3 卧龙岗 东方风韵 从海崖大桥穿过一串除了当地人谁也叫不出名字的海滩和迷你村镇,新南威尔士第三大城市、有着个中式名字的卧龙岗(Wollongong)豁然眼前。 在这座人口将近30万之巨的巍峨都市中,你应该不至于迷路,因为除了城东的那两座灯塔和几个炮台,实在没什么可流连的,一脚油就能开出市区。 来卧龙岗很少有人不去市区以南十几公里的佛光山南天寺(Nan Tien Temple),也可能是我说反了,多数人都是因为来南天寺才顺带逛逛卧龙岗的。总之,这座由星云大师主持修建的南半球第一寺庙在当地华人圈中无人不知,每逢春节更是香火旺盛,至于建筑本身嘛,要是找好角度,从照片里看还是挺雄伟的。 STATION 4 基亚玛 低调奇观 沿着蓝色海洋路继续南行,道路更加宽敞,两侧的大片田野上不用风吹草低也能看到群群牛羊。经过著名的休闲小镇贝壳港(Shellhabour),更著名的休闲小镇基亚玛(Kiama)正在前面不远等你。 主街Terralong Street的两旁能看到19世纪的教堂、邮局和车站,在整个历史不过200多年的澳洲称得上是难得的古董,道路尽头就是小镇的地标——白色灯塔和喷水洞(Blowhole)。 海水通过狭窄的通道灌入开口向上的海蚀洞里,压力陡升,每隔几分钟就会伴着巨响喷溅出壮观的水雾和浪花,这种景观的学名叫作“吹蚀穴”,而基亚玛的这处正是全球最大的吹蚀穴,没有之一。 从诗情画意的基亚玛海岸边可以一直漫步到几公里外的Bombo,一路上都能看到远古火山爆发又急速冷却后形成的柱状节理玄武岩景观,好像是远在地球对角的北爱尔兰那条“巨人之路(Giant's Causeway)”的翻版。但比起如雷贯耳的“巨人之路”,低调的基亚玛却从不刻意宣传,只愿静候着有缘人的到来,嗯,我更欣赏这种闷骚的情怀。 STATION 5 杰维斯湾 兀自洁白 从基亚玛向南再开不到半小时就会来到蓝色海洋路的终点Shoalhaven Heads。路虽走完,可新南威尔士南部的精彩却还远远没有结束,我要是你,就会稍微拐弯,在古色古香的小镇贝里(Berry)或更大些的城镇瑙拉(Nowra)吃个便饭,然后继续南下,去不远处的杰维斯湾(Jervis Bay)好好转转。 ▲ 贝里小镇步行街 即便在整个新南威尔士,杰维斯湾也是数一数二的观看鲸鱼和海豚的地点。海湾的出口正好处在鲸群南北迁移的固定路线上,所以在每年六至十一月间有很大机会看到鲸鱼,甚至有些公司会打出“看不到鲸鱼就退钱”的招牌。 出海地点在热闹的主镇Huskisson,不管你是否品尝了这里号称“全澳最美味”的炸鱼&薯条,都应该提前吃点晕船药以防不测。观鲸需要去到远海,狂风巨浪下,没有几个人能坚持谈笑风生,有道是:观鲸须谨慎,药绝不能停。 更让杰维斯湾出名的是这里大片的洁白沙滩。天气睛好的日子,Huskisson的白沙已让人感到刺眼,而这仅仅是个序曲,几公里外的Hyams Beach才是真正的“白雪公主”——经过吉尼斯认证的“世界最白沙滩”。 按说顶着这样的名头,Hyams Beach还不得如邦迪海滩一般喧嚣热闹?可事实是,如果没有导航,你还真不一定找得到这里。除了极不显眼的路牌和一座经常不开门的咖啡店,这片隐藏在灌木丛后的沙滩就和澳洲随处可见的野沙滩一样兀自美丽而不自知,周中的日子来到这里,偌大一片雪白的沙滩甚至可能被你无预约包场,What a big Surprise~ 如果沿着海岸线继续向南行驶,还会依次碰到巴特曼斯湾(Batemans Bay)、纳鲁马(Narooma)、默里姆布拉(Merimbula)、伊登(Eden)等一嘟噜更野性质朴的港湾或村镇,但这些地方已经基本超出了随意度个周末或短假期的距离,我劝你还是及时U TURN,返回悉尼吧。因为过不了两天,我就该跟你唠起从悉尼出发一路向北的滴滴香浓了,你愿意迟到么?
76 0

发表在 瑞士/列支敦士登 2017-03-08
为啥瑞士的教堂里辣么寒酸?
在瑞士每座像样的大城市,除了老天偏心发给的湖光山色,和欧洲其它城市一样,也不能免俗地会有一座人工“镇城之宝”——大教堂。染鹅,瑞士的教堂大多属于“绣花枕头”类型,外表庄严震撼,走到里面却令人失望,说得好听一点叫做“装饰朴实无华”,说得直率一点就是“那叫一个寒酸”。 为啥如此表里不一?那还得从遥远的中世纪开始唠起—— 基督教东西教会断然分手后的几百年时间里,天主教会在整个西欧地区独霸一方,说一不二。可随着一件接一件糟心事儿的出现(什么黑死病啦、教廷分裂啦、文艺复兴啦之类的),更由于教会本身太不检点,腐败严重、横征暴敛,终于在北边的德国和瑞士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不服罗马教廷领导的流派纷纷涌现,反对陈旧教条,力主推陈出新,这就是著名的宗教改革运动(Protestant Reformation)。 作为这场运动的先锋,改奉新教的瑞士各个联邦州在百余年的时间里盛行破除“愚昧迷信”象征、摧毁宗教肖像画、与腐败堕落的天主教会划清界限的观念,首当其冲遭殃的,当然是那些高大上的教堂们…… 苏黎世大教堂 改革诞生 静立在利马特河畔的苏黎世大教堂(Grossmünster)头顶高高的双塔,不但是城市的千年地标,也是瑞士最大的罗曼式建筑,可走入其中,却是这么付灰不溜丢的干巴模样,惟一的亮点彩绘玻璃和管风琴还是20世纪才添加回来的。 可在宗教改革的历史上,简陋的苏黎世大教堂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1520年,瑞士宗教改革界头一位大咖茨温利(Zwingli)正是在这里开始了他的改革实验;三年后,苏黎世在他的影响下与罗马教廷断绝关系,教堂里的管风琴和雕像被纷纷请走或破坏,弥撒仪式也被改为新教版本,大教堂被公认为瑞士德语区宗教改革的诞生地,直到现在,苏黎世宗教改革博物馆和苏黎世大学神学院还设立在教堂内。 沿着利马特河岸走一走,会看到那尊距离大教堂不远的茨温利铜像正默默凝视着流淌的河水和这座他为之献出了生命的城市。岁月变迁,如今的苏黎世早已变身为一座昂贵的金融都市,教堂虽然依旧林立,可多数人的信仰已经从圣经教义变成了瑞士法朗,也不知茨大师九泉有知,是何感想? 日内瓦圣皮埃尔大教堂 冷酷圣地 茨温利在宗教战争中殉职后,瑞士的宗教改革中心也从德语区的苏黎世渐渐转移到法语区的名城日内瓦。在16世纪,日内瓦是整个基督新教的圣地,被称为“新教的罗马”,带给日内瓦这一切的就是另一位宗教改革界的超级巨星——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 1540年,二进宫的加尔文接管了整个日内瓦人民的心灵,从此,整座城市在加尔文教义的管束下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女人的首饰、长裙,男人的饮酒、娱乐,各种形式的舞蹈、戏剧、节日一律被禁止,所有人走出家门除了去教堂听大师的教诲,别无选择。在此流亡并最终将加尔文教义带到苏格兰的另一位大腕约翰•诺克斯(John Knox)如此形容这座城市:“自圣徒时代以来,这里是世界上曾有过的最好的基督教学校。” 而作为大师布道的基地,老城中心的圣皮埃尔大教堂(Cathédrale Saint-Pierre de Genève)更毫无意外地被改造成一付性冷淡造型:圣坛上的镀金神龛、五颜六色的肖像画一样不留,一切稍显华丽的装饰均被清除,甚至连教堂的钟声都不再响起——身为一名上帝的信徒,居然要被一块金属提醒着去忏悔,你不觉得应该忏悔么? 直到今天,走进日内瓦永远阴沉的大教堂,环顾四周青灰色的赤裸立柱、瞻仰加尔文亲自站过的布道台和坐过的布道椅,似乎仍能感觉到一丝压力,深为自己刚在教堂脚下热闹的市场街买了块手表或吃了顿奶酪火锅的罪过感到羞愧。 漫步日内瓦城,在与教堂咫尺之遥的宗教改革国际博物馆(Musée international de la réforme)和大学公园里的宗教改革纪念碑(Monument international de la Réformation,也就是著名的“宗教改革墙”)都能找到关于那段岁月的痕迹。事实上,追求“一切荣耀归于上帝”的加尔文大师倘若得知后世为他修建了如此惹眼的雕像,肯定会被气得活过来,向天再借五百年,重新教育教育这帮愚昧的俗人。 ▲ 宗教改革国际博物馆 ▲ 高10米宽100米的宗教改革墙,为纪念加尔文诞辰400周年建于1909-1917年。墙中间是四个高大雕像从左到右分别是法瑞尔(Farel)、加尔文(Calvin)、拜兹(Beza)和诺克斯(Knox) 巴塞尔大教堂 千年一叹 一反老城的紧凑格局,来到巴塞尔大教堂(Basler Münster)前的教堂广场(Münsterplatz)上,顿觉豁然开朗。这座外表很哥特的千年教堂经历了地震损害后,被修复成哥特罗曼式混搭风格,精致的雕塑和彩色瓦片屋顶赫然醒目,让人联想到维也纳著名的斯蒂芬大教堂。 然而,一切华丽在进入教堂后戛然而止,重新回归了瑞士Style的质朴。作为宗教改革运动的重镇之一,巴塞尔一度被称为“欧洲宗教改革中心”(加尔文就是在这里首次发表了巨著《基督教原理》),城市地标大教堂当然没有理由幸免,内部的繁复装饰被横扫一空,只留下可怜的几座古代雕塑和壁画,彩绘玻璃窗也是19世纪才安装的。 大教堂后面的Pfalz平台是个很受欢迎的观景点,既能观赏对岸小巴塞尔的市容,又能远眺到德国黑森林地带的群山及法国的风光,一眼望三国,壮阔迷人。伴着脚下湍急的莱茵河水,雍容大气的巴塞尔似乎千年来从来这么宁静从容,而过往岁月中那些为了宗教教义争得你死我活的人显得疯颠又无聊,和教堂回廊里埋葬着的大贤——“鹿特丹的伊拉斯谟”那部传世名著《愚人颂》中所嘲讽的没什么两样…… 洛桑圣母大教堂 褪色痕迹 1536年,与苏黎世、巴塞尔形成新教同盟的伯尔尼人征服了讲法语的沃州,随后立刻强制推行宗教改革,洛桑于是和日内瓦一样成为了法语区的新教中心,大部分天主教堂都被毁坏,只有两座幸存了下来,其中就包括这座城市的标志——洛桑圣母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 Dame)。 雄伟的圣母大教堂直到今天仍然是瑞士规模最大的教堂,也被称为“瑞士最美的哥特式建筑”。教堂大门上刻画繁复的圣徒主题雕像密密麻麻,栩栩如生,据说在宗教改革之前,这些雕像都是彩色的。 相比前面几座大教堂,圣母大教堂的内部虽也简朴肃穆,但已经称得上华丽,不少立柱上还存留着中世纪的雕刻装饰,以不同季节月份所形成的宇宙意象为主题的彩绘玫瑰窗尤其出名。 耸立在老城制高点的大教堂还是全瑞士最后一座保留着守更人制度的教堂,每晚10点到凌晨2点,教堂钟楼上都会传来守更人声音响亮的报时声。也不知在几百年前的深夜,加尔文是否能在几十公里外的日内瓦听到这烦人的噪音,并以打搅上帝休息的罪名提出控诉? 伯尔尼大教堂 最后审判 即使在整个欧洲,伯尔尼也算得上是最低调的首都,低调到你甚至从来没想过瑞士的首都居然不是苏黎世或日内瓦。可这座城市的哥特式大教堂(Berner Münster)却一反常态地招摇,高达百米的钟楼让这座建筑成为全瑞士最高的教堂。 在瑞士的德语区内,伯尔尼与苏黎世、巴塞尔形成了“宗教改革铁三角”,早在1528年就与罗马天主教会分道扬镳,清除圣像、停止弥撒、改行新教礼拜。但不知是疏忽还是心存慈悲,教堂大门正上方描绘《最后的审判》场景的彩色雕塑成为唯一幸存下来的雕塑作品,也是现在这座教堂最大的看点。 登上多达344级的钟楼台阶俯瞰精致的伯尔尼古城,感觉相当梦幻,狭窄的街道、连绵的拱廊、姿态各异的喷泉,好像打中世纪以来从未改变过分毫,除了脚下的教堂本身,内部已经被改造得朴实平淡、看点寥寥。 反转~瑞士也有闷骚的教堂 其实,瑞士的大教堂们也并非全都像上面提到的那么可怜,还是有一票别具内涵的教堂值得入内观赏,比如卢塞恩的豪夫教堂(Hofkirche)、耶稣会教堂(Jesuitenkirche)和圣方济会教堂(Franziskanerkirche)。 即使在瑞士大多数联邦州皈依新教的时代,倔强的卢塞恩依然坚守着对天主教的信仰,甚至不惜与其它州为敌,修建起城墙抵御新教势力的进犯。为了嘉奖城市的忠诚,罗马教宗专门派遣使者驻扎这里,使用的主教座堂就是豪夫教堂的前身。 现在的豪夫教堂内部精美细腻,雕刻和圣坛都值得驻足细细欣赏;而罗伊斯河对岸的耶稣会教堂是瑞士第一座大型巴洛克式宗教建筑,内部风格华丽,白底红纹的大理石装饰别具一格;哥特式的圣方济会教堂则拥有着号称“瑞士最奢华”之一的布道坛,房顶的彩塑图案也令人眼花缭乱。 说到眼花缭乱,怎么能少得了瑞士最精美的圣加仑修道院大教堂(St Gallen Kathedrale)?这座早在1983年就被列为世界遗产的教堂是公认的巴洛克建筑杰作,粉、绿、白、金组成的色调把教堂内部衬托得富丽堂皇,雕刻异常精致的金色祭坛和护栏简直会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抓狂,你,真的不能错过。
141 4
TA的照片 更多 24个相册 | 530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