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到达才是开始

确定 取消
0%

junkuang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现居:成都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73)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5国家61城市
  • 点评40 / 168

    去过 168 个目的地
    点评过 4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3篇游记 | 1个精华

一级精华
发表在 斯里兰卡 2016-02-17
【陆潜之旅】锡兰·念想
keppetipola学校的学生们 科伦坡,印度洋边的火车 夕阳下的都波罗摩塔 狮子岩的黄昏 康提,清晨日出 努瓦勒埃利耶,山区板球场 乌达瓦拉维国家公园,渡河的大象 高跷渔夫,已经成为职业模特 本托塔,海滩 努瓦勒埃利耶Mackwood茶厂 康提,Helga's Folly,一个神奇的酒店 Nanu oya车站的孩子   走遍了大大小小的旅游纪念品商店,一直想带点能真正打动我心的纪念品回家。但是无论在加勒古城还是首都科伦坡,除了常规符号化的礼品,并没有寻找到令我满意的。   不管是在倍受推荐的ODEL还是Barefoot,还是那些不知名的纪念品商店里,纪念品足够玲琅满目,也不乏卖价昂贵之物,但无非就是大象、佛像、渔夫和手工纺织品,仿佛这些就是斯里兰卡的全部。我端在手里,常常感叹其做工精美,夸赞用料精良。但不管是粗犷张扬,还是细致内敛,刚看到时不免心动,可是又总觉得,还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斯里兰卡。   其实那一刻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寻找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纪念品才值得我小心翼翼地装进背包,飞越千里,放在我的窗前?   说到买纪念品,还是颇为伤脑筋的事情。大多数的手信,买的时候自己觉得蛮有意义,这些意义来自于每日的耳濡目染和真实感受,但送到别人手中时,多半因为没有实际的旅行经历,精心挑选的手信,最终总是被放置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或抽屉里。无论是来自布拉格的木偶,还是越南的摩托,又或者是来自肯尼亚的长颈鹿,还有老挝的佛头,对没有去过的人而言,可能只是听说的有趣而已。   打动人心的纪念品真的不一定很贵,或许只是会心一笑的设计,也许是那一抹颜色,也可能只是画中的表情,只要那么一点的感动,便会觉得,自己因为这件并不起眼的纪念品,与这个国家或者这个城市有了关联,短短的旅行时光,被放在窗前,订在墙上,挂于胸前,戴在手腕,便有了念想。   直到我离开斯里兰卡,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才强迫自己回忆并记录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短短15天,有那么一种颜色和一种表情,几乎都会出现在每天的照片之中。我终于明白,我在寻找的念想,原来竟然是他们! 念想一,白色 阿努拉德普勒,等公交车的学生   斯里兰卡,喜欢红色、黄色和白色。白色,绝对是斯里兰卡最钟爱的,而且不是米白或是象牙白,就是纯白。   黝黑的肤色,一身洁净白色。对,绝对是洁净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身穿留下污渍的白色。穿上白色,就有了仪式感,白色对斯里兰卡人而言,也许不仅仅是一种颜色,更是一种象征。   初识白色,是第一天早晨的尼甘布。   尼甘布的热浪袭击了我,天还没有完全透亮,就被窗外的乌鸦叫醒。乌鸦在斯里兰卡是吉祥之鸟,当然可以随处放肆“嘎嘎”叫唤。清晨的阳光,暖暖亮亮,在树梢枝头尽情表演灿烂。   六点半的清晨,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本以为只有乌鸦才会这么早醒来,却在拐弯处,忽然闪出一身白色的女孩,白衣、白裙、白鞋子。由远到近,白色融进了街道尽头的阳光里,让我毫无准备地喜欢上了这一身白色校服。   渐渐的,路上小朋友越来越多,人人一身白色的校服,无论是哪个学校的,也不论是几年级,一律白色上衣,多数会配上领带,男孩的短裤有的是蓝色,有的是白色长裤;女孩则是白色短裙,如若讲究些,会配上白袜白鞋。这样的一身白,穿在黄色皮肤的我们身上,自然不突出,但穿在皮肤黝黑的斯里兰卡孩子身上,显得那么跳跃。   这之后,我的照相机便无可救药地追逐着斯里兰卡的校服和小学生。   在阿努拉德普勒的早晨,本来想去湖边看日出,结果走错了路,误打误撞走到了不知道哪个村子。这时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走来了上学等公车的学生,三三两两,大家各去各的学校,并不嬉戏热闹。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静悄悄洒在并不宽阔也不整洁的马路上,也洒在他们的身上,泛着一晕暖色的明亮,就如同导演的电影,画面纯粹得不真实。   在前往努瓦勒埃利耶的路上,路过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叫维利默德,因为好奇,竟被邀请进入一个叫keppetipola的学校。当时学校正在操场上举行某种看上去颇为盛大的仪式。操场并不大,中间是不规则的草地,四周硬生生用白线画上了若隐若现的八条跑道,变成了一个田径运动场。跑道外围,围着一圈年龄各不相同的学生,似乎分班级穿着不同的服装。   一阵热闹的主持后,五对身穿白色运动服的男女同学,手持火炬沿着跑道绕场一周,来到场地中央。此时,刚才在校门口看到的八个漂亮女孩,身着盛装,手捧鲜花,如同圣女下凡,缓缓步入场地中央。我正在疑惑的时候,场地中央的大火炬点燃了,全场又一阵听不懂的热闹。   “很棒吧,是不是?”我身边的男老师一边欢迎我这个外国人的观摩,一边向我解释,学校有2000多学生,这是他们学校的运动会,每年都要举行一次。   “真的很棒呢!”我回答。   我并不是说奉承的客套话,这不过是有2000多学生的乡镇学校罢了,运动会开幕还要有点火仪式,场面还真的有点“盛大”呢。贫穷和简陋是问题吗?心里觉得是它就是,心里忽略它就不是!当学生们面对我们,开心地笑出他们的白牙齿,你觉得他们在乎运动场有没有草地吗?   自从踏上这块土地,不真实的画面感总是伴随着我,阿努拉德普勒的晨光,康提佛牙寺的蓝莲花,没有尽头的虔诚,没完没了的笑容,还有阳光下那些耀眼的白!   阳光下耀眼的白,干净,纯真。不管是在稍显脏乱的,飘扬着尘土的街头,还是有些泥泞的乡间小道,当身着白色校服的学生们走来,顿时会让整个环境变得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会觉得这个国家,是有未来的。 尼甘布,上学的孩子 阿努拉德普勒,一年级的孩子,坐的是校车 阿努拉德普勒,等车的孩子 维利默德,keppetipola学校等待上场表演的孩子 念想二,笑容 阿努拉德普勒,菩提树寺   女主人甘达(音)背着手,一走进门就满脸笑容和我们打着招呼,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会发生,世界还是那个只有好事没有厄运的世界。   不过,我们已经知道她背着的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了。今天早上6点她就开车带我们到山顶拍日出,送我们到目的地后,她返回家做早餐时,突然胃疼,便去看医生去了。刚从医生那里回来,手中一定是医生开的药。当然,对于胃疼和看医生这件事,是她老公说的。换作甘达,是绝对不会让我们知道的。   甘达是我见过最热心的旅店主人,用有求必应来形容,都有点欠缺。   问她早上什么时候吃早餐呢?她说“anytime!”   你正有点饿的时候,她跑来问你“饿吗?晚餐快好啰”   看到我们摆弄相机,她兴高采烈地说“5分钟车程就到山顶啦,早上有美丽的日出,明早开车带你们去吧!”   整天都在忙里忙外的甘达,一会在厨房做饭,一会在客厅与客人聊天,一会出现在客房帮忙,你随时都能见到她,又随时见不到她。只是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笑容里总是充满了阳光。甘达的旅店只有两间客房,大家都住在同一屋檐下,用不了多少时间,大家的主客之感仿佛不那么清晰了,就好像,我们本来就很熟悉,只是走走亲戚来了。   旅行就是一个带着运气寻找着缘分的过程。没有运气,寻不到缘分;没有缘分,运气再好却也不得相见。对旅行的地点也好,对遇到的人也罢,都是如此。   有些人,可能这辈子你只会遇到一次,而一个人,是否可以改变你对一段旅途的印象?   康提在我心中是美好而美丽的,一切皆因美好的缘分。 康提,日出 康提湖,日落 维利默德,keppetipola学校即将迎接圣火的女生 康提,佛牙寺点酥油灯的女孩 尼甘布 努瓦勒埃利耶,郊游的人们 努瓦勒埃利耶,公交车上的人们 加勒古城,有点害羞的小女孩 科伦坡,维哈马哈德维公园玩耍的女孩   Nanu oya车站人满为患。   因为名气太大,这条努瓦勒埃利耶到埃勒的高山茶园线路,根本就是挤不上车。结果倒是好了,最后上车的我们,正好如愿坐在了敞开的车门边上。要知道,乘坐斯里兰卡火车最好的位置,就是挂在车门上啦。   斯里兰卡火车跑得都很慢,车厢里也是热气腾腾,满头大汗不足为怪。关键火车还常常习惯性晚点,原定9点半发车,结果过了半小时车还没有动。车厢里想体验火车之旅的欧美人耐不住了,几个大胖子纷纷下车放弃了乘坐的打算。车厢里总算有了点松动的空间。这时,好几个不慌不忙的本地人才进站,也终于可以挤上车了。  我想,眉头紧锁的本地人肯定对游客们太不爽了,估计他们也闹不明白,这些白皮肤黄皮肤的人怎么就这么爱坐这破破旧旧的火车呢?他们当然不会去看《lonely planet》,也不会去关心旅游论坛的介绍,他们只是想有个位置坐,早早地能安全到站,似乎现在连这点要求,都有点麻烦了。   不过,斯里兰卡人并不是你我想的那样!   对面站台的火车车厢里传来了歌声,四个年轻人和着鼓点忘情歌唱。一个人背着传统手鼓,在座位上打出低频的节奏,另一个人用手指头,在座位中间的茶几上敲打出高音的节奏,配合起来,居然也有了丰富的和声。其中一个年轻人看到我在拍摄,冲着我的镜头表演起来。欢快的歌声,几乎让人忘记了,这是奔波的旅途。   手鼓的体积不小,长得很像非洲鼓,只是非洲鼓是夹在两腿中间演奏,斯里兰卡鼓却更灵活。斯里兰卡人不带其他乐器,却偏爱手鼓,我不止一次在旅途中听到他们随时表达的欢乐,不仅仅是在火车上,有时路过的汽车上,也能听到他们的鼓点和歌声。   与我同在一节车厢里的三个孩子尤其可爱,一直趴在车窗边,看到我们的镜头对准他们,从来不躲,有一种天然的好奇和纯真显露出来。可能有时候会笑,有时候会若有所思,眼睛亮得就像暗夜里的星星。一路上,他们会向行走在铁路边的人打招呼,到站了,会和离开的人们挥手告别。   有时候我真的好奇,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怎么还能保持欢乐?快乐没有用完的时候吗?   有一天在饭店里看到一本斯里兰卡旅行指南,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到斯里兰卡旅行?”答案既不是宝石,不是红茶,不是美食,不是海滩,也不是大象,而是斯里兰卡的人!   人,永远是旅途中最美的风景。 念想三,信仰 阿努拉德普勒   在斯里兰卡,一点都不难体会到人与佛的距离。只是,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双脚。   2300年前,阿育王的儿子摩哂陀长老将佛教的种子带到斯里兰卡,般若之花就在这座印度洋上的宝岛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佛教文化的基因已经完全渗透到斯里兰卡人的生活甚至血液之中,生老病死、婚丧嫁娶都离不开它。佛教不仅成就斯里兰卡人的一生,更塑造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   要了解这个国家,不去阿努拉德普勒是不可能的。   阿努拉德普勒圣城(Anuradhapura)在北部阿鲁维河畔,是斯里兰卡的传统首都,它以保存了许多古代斯里兰卡文化及古迹而闻名于世。它从西元四世纪开始,一直到西元十一世纪,都是斯里兰卡的首都。阿努拉德普勒圣城1982年获评世界文化遗产,也成了全国佛教圣地。   这样的介绍文字听起来并不复杂,不过,我花了很多时间,才把阿努拉德普勒念顺溜。又花了很多时间,才把它众多的佛塔名字念出来。   花了整整一天,参观了九个遗址。没有错,是九个,听着是不是很多,其实它们距离非常近,这个舍利塔和那个佛塔相距并不远。一路双脚丈量,并不是走路太多太累,其实只是所有的景点,都要赤脚进入。凹凸不平的石板路、石子路、砂石路,把我们娇气的脚底磨得够呛,午后的阳光,热辣辣地直射地面,光着脚板,常常只能跳舞般,在石板上快速跳跃。最后,能穿上鞋子,都觉得好幸福。   可是,分明这种虔诚地对脚的折磨,实实在在地与大地相接的气息,肉体上的小小的痛苦,倒是更符合朝拜的意义。   1600年前,杰特瓦纳拉玛舍利塔(Jatavanaramaya Dagoba)热闹非凡,安放着佛祖释迦牟尼的舍利。如今林间只剩低矮城墙,孤门古树,两只孔雀,在悠闲踱步,空旷安静,70米高巨大的身躯,气度依旧不凡。   公元5世纪,年过60的东晋僧人法显为了寻找梵文佛经,克服千难万险到西域求法,在印度游历多年后,乘船辗转来到斯里兰卡,住在阿努拉德普勒的无畏山精舍。十年后,一位商人在佛前供奉了一把中国产的白绢扇,正好被法显看到,触动了他的思乡之情,这位年过70的老僧,老泪纵横。法显在斯里兰卡生活了2年,后经水路九死一生辗转回国。他在南京翻译了从印度和斯里兰卡带回的梵文经书,又把他西游求法的经历写成《佛国记》,流传后世。夕阳下的无畏山舍利塔(Abhayagiri Dagoba),经历了没落和繁荣,我的双脚真真实实地每一步,都踏着它滚烫的气息,站在远处,不由升起一种莫名的感动,不舍离去。   都波罗摩塔(Dagoba of Thuparama)四周歪斜的石柱,讲述着斯里兰卡本地独有的圆形佛塔的历史。密亨达勒(Mihintal)的落日时分,僧人们吹打着乐曲,把残阳送入地平线。   最热闹的就是阿努拉德普勒菩提树寺(Sri Maha Bodhi Tree Temple),任何时候,都有无数朝拜的人们。每人都带着蓝莲花或者荷花,或静静祈祷,或念一段经文。这棵菩提树非比寻常,相传2000多年前,印度阿育王的女儿僧伽蜜多来到斯里兰卡弘扬佛教,带来了当初佛陀释迦牟尼静坐7天7夜成道的那棵菩提树的一根枝干,这根枝干被栽种于阿努拉德普勒,经过两千多年,它已然枝繁叶茂。   归途中,偶见到一支近百米的队伍,每个人都在头顶双手托举,一条长长的彩布被大家托着,看不到尽头。不分男女老幼,大家有唱有念,高兴地向远处的白色佛塔走去。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天是月圆之日,有人将十几匹彩布奉献出来,它将会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帮助下,缠绕佛塔一周。   这条彩色的布,带着大家的信仰,迎着夕阳余晖,向前流淌。阿努拉德普勒,并不仅仅是古都,也不仅仅是有那些遗迹,更不是戴着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帽子就沾沾自喜。这里的人们,的确生活在无边无际却又触手可及的信仰里。   阿努拉德普勒所谓的景点,还只是那些名声显赫,某某朝代的国王下令修建的大工程。还有许多并不那么显赫的历史,早已被遗忘在农田旁或房舍边。它们只是残缺的城墙和雕刻,并没有吸引足够的目光,人们日复一日从它身上踩过,在它旁边劳作,就这样与历史相伴,融为一体。 密亨达勒(Mihintal)的落日时分 密亨达勒 密亨达勒 密亨达勒 杰特瓦纳拉玛舍利塔(Jatavanaramaya Dagoba)如今空旷安静 阿努拉德普勒,菩提树寺 阿努拉德普勒,菩提树寺 阿努拉德普勒,菩提树寺 阿努拉德普勒,菩提树寺 鲁梵维利萨亚佛塔(Ruwanwelisaya Stupa) 鲁梵维利萨亚佛塔(Ruwanwelisaya Stupa) 无畏山舍利塔(Abhayagiri Dagoba) 都波罗摩塔(Dagoba of Thuparama) 献布朝圣的队伍 丹布勒,石窟寺 康提,佛牙寺 康提,佛牙寺 加勒,荷兰教堂礼拜的人们 念想四,泪水 加勒,儿童公益乐园   惊险!差点又再次惊现在大海中丢眼镜的囧事。   只是上次发生事故,是在越南美奈,这次换到了斯里兰卡的乌纳瓦图阿海滩(unawatuna)。相同的是,浪都很大,我禁不起海浪的诱惑,一个大浪就彻底把我打翻了。待我从浪里爬出来,发现眼镜已经不翼而飞。   不同的是,在越南我彻底地绝望,再也没有找到,但这次,我居然神奇地在水下一阵乱摸,把眼镜捡到!这样的几率,恐怕和中彩票差不多。   于是我和上一次丢眼镜一样发誓,再也不戴眼镜下海了。为什么上次发过的誓,这么快就忘记了呢?!   晚上回想起来,总有些后怕,但又觉得冥冥中,一定是幸运女神在保佑我吧。仔细想想,难道真的是中午时分我的小小善举感动了神灵么?   在加勒古城,我们路遇一个“民办幼儿园”(姑且就这么称呼吧),应该是个靠个人力量建立的儿童公益乐园,“园长”是个50多岁(或许有60了?看不太出来)的奶奶,见到我们就非常热情地向我们挥手。   “come,come!”她用不准确的英文,热情地叫我们进去参观。   不大的小房子,有绘画的地方,有跳舞的地方,墙上、桌子上挂了许多孩子们的绘画和手作。昏暗的房间,被这些孩子们的作品点缀得有了些许生机。   园长奶奶略带过度热情的介绍,这里曾经举办过好多好多生日聚会,这里是好多好多小朋友的欢乐之地。她的英语并不灵光,我听着很是费劲,心里也开始抗拒她的喋喋不休。   当然最后的正题是,希望我们捐点款,帮助她们维持下去。通常我会觉得过度热情的,定是个骗局,绝不会轻易拿钱。但这次,可能是我太喜欢斯里兰卡的孩子们了,看到他们大大的眼睛,笑出白白的牙齿,我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里。所以,我没有犹豫,马上捐了1000卢比(折合人民币50元而已)。   看到我的毫不犹豫,园长奶奶似乎想起了什么,潸然泪下。   “我们太不容易了,我们真的太穷,坚持不下去了。”她哭着拉着我的胳膊,一个劲地说谢谢,一会双手合十,愿神灵保佑我们。虽然我没有听懂是让什么神灵来保佑,是佛祖、毗湿奴还是上帝,总之,就是保佑。   在她的祝福中,我重新欣赏了一下这间昏暗的小屋,外墙是鲜艳的黄色,一道红色的矮小的铁门,地上有五或六张矮矮的蓝色桌子,桌子上放满了孩子们的手作,屋内墙上挂满了孩子们的作品,还有一张园长奶奶和孩子们的合影。   有时我愿意相信一些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相信,可能只是直觉。于是,我和我的眼镜都被保佑了。小小的善举,也许对自己并不算什么,但许许多多人的小善举,可能,对老奶奶也好,对自己也罢,的确会改变一些什么。 科伦坡,海边火车站 科伦坡,独立广场 科伦坡,国家博物馆 加勒古城 加勒古城,阿拉伯学院 加勒古城 努瓦勒埃利耶,集市 Nanu oya车站 康提,佛牙寺外买花的老人 康提,佛牙寺 念想五,气息 加勒古城   抓狂!抓狂!   去机场的187路公交,车上黑压压的全是人。空气中弥漫着蛮热的汗味,车上播放着震天响的广播,叽里咕噜地唱着听不懂的歌曲。车子好像无论如何也不愿开足马力,在车站附近,扭扭捏捏,和其他公交车较劲,售票员在车门口大呼小叫,争相拉客。   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走着,任凭心里着急上火,汗流不止,旁边的喇叭还不停地播放着好像只有一种节拍的曲子,挡不住的音符此时变成了噪音,犹如细小的沙粒一般,拼命钻进我的每一个毛孔里。汗拼命往外流,车上车下的噪音催命般往身体里挤,我就好像身处一个夹缝,被压缩得没有了空间,每分钟都都好似十倍般被延长。   我不停地打开google地图,看看此时车子到底走到了哪里。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小时,那个小蓝点并没有太多的动作,始终离机场“十万八千里”,我此刻矛盾地希望时间能慢些走了。   这一刻,突然好后悔没有打出租到机场,酒店门口的出租要价4000卢比,我果断没有同意。其实不是因为钱的问题,只是我之前搜索交通问题,得知可以在科伦坡中央巴士站乘坐187路空调巴士,一样走高速,一个小时就到机场,只需要130卢比。何乐不为?在这一刻,我脑海里老是盘旋着出租车司机的那副表情。本来还想和我讨价还价的他,听到我说要去中央巴士站坐车,立刻转身,放弃了和我讲价的念头,潜台词好像是在说,“呵呵,你就去吧!”   结果是,好不容易在破烂的中央车站找到了187路空调车候车处,但没有车,稀稀拉拉有几个人坐在椅子上,好像在候车的样子。牌子上的确写着187路,空调,高速,机场,没有错啊,可就是没有时间这个要素。莫非还要等等?   幸亏好心人提醒,问了一下问讯处,才得知空调巴士今天已经收车啦。此时,脑袋里“翁”的一声,只剩下了出租司机的表情,还有那句没有说出口的“呵呵”。   尽管交通攻略上提醒不要乘坐非空调187路去机场,但我已经没有选择,难道我还回去找“呵呵”出租么?那有多折腾。我看看时间尚早,当见到187驶来,我就带着儿子跳上去了。   如果没有体验过本地人的本地生活,怎么好说自己真的来过?可是真的去体验,其实也不轻松,但是,旅行的回忆,肯定不全是轻松美好的啊。既然可以有美味,当然就应该有汗臭;既然处处都是上镜的美景,当然也有见不得人的角落;既然遇到许许多多的淳真,当然也会有贪心和欺骗。   这趟不走高速公路的车,一路走走停停,乘客上上下下。当车渐渐驶离了科伦坡,发动机终于发出了狂放的吼声,巴士的速度终于稍稍稳定下来,不随意停车了,即使是到了车站,也是不怎么停稳的状态,下车上车的人都是习惯性的跳上跳下。   狭窄的座位上,我发现胳膊肘无处安放,放下了觉得局促,抬起来会碰到车窗,唯有把胳膊肘探出车窗外,才觉得一切都有了安顿。夜晚的凉风迎面而来,呼啦啦地吹在身上,钻进袖口,带走了些许燥热。因为不是高速公路,一路上并没有“荒无人烟”的空档,反而都是充满人气的小镇。人们从food city中大包小包地走出来;一对情侣在装饰漂亮的小店里喝着咖啡;路边有着铁围栏的小卖部飘来酒精的味道,好多男人围着买酒;一位挺漂亮的女士在车站打着电话,面露焦急之色。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发现我的右手指尖,在前排座椅靠背上敲打着节拍。音乐还是那么大声,节奏还是有点单调,却也不再那么扰人。   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两个人150卢比(RMB7.5元)。而这辆开往机场的187路,居然也只有三个外国人到机场而已。我终于没有耽误行程,我还能对“呵呵”司机说句告别的话了:   “再见,斯里兰卡。” 科伦坡,独立日的加勒菲绿地 加勒古城,城墙 加勒古城,郊游的学生 加勒古城 加勒古城 mackwood茶厂 佩拉尼亚皇家植物园 尼甘布,海滩 本托塔,海滩 努瓦勒埃利耶,高尔夫球场 米瑞莎,观鲸 康提,佛牙寺 锡吉里耶,狮子岩 阿努拉德普勒,努瓦拉湖 锡吉里耶 阿努拉德普勒,努瓦拉湖 密亨达勒 阿努拉德普勒,杰特瓦纳拉玛舍利塔 再见,斯里兰卡

成都 尼甘布 尼甘布 阿努拉德普勒 阿努拉德普勒 阿努拉德普勒 锡吉里耶 丹布勒 丹布勒 康堤 康堤 努瓦勒埃利耶 努瓦勒埃利耶 埃勒 努瓦勒埃利耶 乌达瓦拉维国家公园 美蕊沙 埃勒 美蕊沙 加勒 加勒 乌纳瓦图纳 加勒 本托塔 本托塔 科伦坡 科伦坡 科伦坡 成都

2868 2

发表在 东非地区 2012-08-24
爱上东非,7月肯尼亚两周Safari和Lamu
游记配图不同与摄影作品,摄影作品请浏览 http://user.qzone.qq.com/37900060/infocenter#!app=4&via=QZ.HashRefresh 千万别担心 知道我要去非洲,还没问我去哪个国家呢,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哎呀!”,同时显出眼睛睁大,嘴巴扁圆状。仿佛整个非洲就是一个到处是海盗打家劫舍还漫天灰尘细菌搞不好得个艾滋病什么的回都回不来的地方。 仔细回想,也难怪了,我们想起非洲,总是与那些与非洲有关的负面新闻联系在一起的。当然了,对于完全没有智商的新闻联播来说,后三分之一时段总是世界各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不是发达不发达,文明不文明的问题。非洲人民也不能免俗是吧。战争,那是常有的事情,不打出几个叛军弄出些反政府武装怎么是非洲?海盗,相比之下也就索马里那边有一点,这个大家倒是比较熟悉。艾滋,那就是非洲传出来的嘛,印象中仿佛就是没有非洲我们怎么会有艾滋啊。至于各种恐怖爆炸,敲诈勒索,贪污腐败,奇异病毒,不治之症,都是非洲的小儿科了。 “得了吧,千万别为非洲担心。”我真心劝一下我的同胞。身在中国大陆,每天呼吸的是一天不打扫就能在桌子上铺上一层灰的空气,吃的是不知道加入了什么该加或不该加的东西的东西,喝的不是果汁的果汁还觉得挺有果味的。至于这个老人摔倒不敢扶小孩被碾没人救的社会,加上更厉害的 xxx 和 xxx 什么的,我就不提罢了,免得我变成满口抱怨的愤青加二逼中年人。就算这样了,中国人民还不是活蹦乱跳的到处捐钱还三天两头加班不睡觉看欧洲杯,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操心非洲啊。 再说了,非洲那么大,别把非洲大陆当成一个战乱小国来看待行不?我只是去肯尼亚,位于东非,印度洋边的,目前不打仗的国度,那里的首都是内罗毕,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同样有高楼大厦,同样天天塞车的城市。虽然内罗毕的治安在世界上是出了名的烂,不过,呆几天你发现钱包没丢,手机没有被抢也千万别奇怪。我也是在中国各一线和二线城市火车站经常出入而保持完好无损的人了,就这足以让我有信心在内罗毕混一个月了。 不过内罗毕并不能代表肯尼亚,肯尼亚有全世界最美的大草原,最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还是一年一度全世界最壮观的动物大迁徙的目的地。肯尼亚还有迷人的印度洋岛屿和海滩,还有被授予联合国世界遗产的古镇和遗迹。 肯尼亚还有什么?肯尼亚对中国大陆公民可以落地签证,这个“水深火热”的世界能给中国大陆免签和落地签的国家大概用手指头加脚趾头就能数完了,而肯尼亚就在其中。肯尼亚还有什么?和其他非洲国家一样,肯尼亚有黑皮肤(好像是废话),这些黑皮肤有 40 个部族,虽有部族问题,但和平相处,这相当的不易。肯尼亚还有什么?千万别忘记了肯尼亚的人民,就算是生活得不富裕,甚至是困苦,你仍然能感受到他们的笑容和对未来的乐观。肯尼亚还有什么?算了,别问了,烦,去了就知道了。 (待续)
8531 16

发表在 美国 2010-07-31
美国两周(纽约,波士顿,旧金山,yosemite)
提示:本游记大约属于流水账心情记录之类,没写详细的攻略,如有攻略方面的问题本人乐意回答的。另外,穷游论坛附件才100k,实在是太小了,所以在此不上图,要看有图版本可以看我在图客网的日志,网址 http://junkuang.tuke.com ,看美国之行日志就是本游记的配图版本,当然强烈建议看配图版本了,更好看些。 序 从成都出发,飞了14个半小时,穿越了北冰洋后,飞机终于下降了,从舷窗望去,隐约看到了那座高高的自由女神像,当然还有数不清的曼哈顿的高楼大厦。肯尼迪机场离曼哈顿还是挺远的,能看到自由女神还是令我惊讶。 “是的,我来了。”心里对自己说。 长长的电梯通道,走过一段接在又一段,就好像没有尽头。 “一路顺风”,“欢迎你们”,远远就听到有人在说蹩脚的汉语,不过语气显得很是真诚。走进一看,原来是机场的工作人员,他面带笑容,不厌其烦地向每个经过身边的中国面孔问好。我顿时感到亲切了许多。满眼的英文,陌生的一切,但我却没有多少离乡的感觉。没想到,这种感觉一直陪伴了我两个星期,直到离开美国的那天,我都还记得入关前,那位美国中年男子的一句“欢迎”。 入关很顺利,话都没说几句就过关了。 坐在来接我们的朋友Charles的车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welcome to unite states.” Charles意味深长的说。是的,现在开始改说英语了,我已经是在纽约了。 Charles住在长岛,到曼哈顿要坐一个小时的火车。去之前我们很纠结是否要住在他那里。毕竟,住在曼哈顿更方便些。但最终我们还是答应了他的盛情邀请,远就远点呗,能住在长岛,也算真正感受美国生活的一种方式吧。 任何事情都是有得有失的。事实证明,虽然每天耗费太多的时间在来往的火车上,当然也因此少去几个曼哈顿的景点,不过,有几个到美国的旅行者玩过长岛呢?其实,长岛是非常漂亮的,也非常的美国!其实,美国的真正代表并非只是曼哈顿那些拥挤的高楼,相反,更多的应该是和长岛一样,安安静静的,路边立着寂寞的篮球架的社区。 也许是时差的关系吧,我在车上有点昏睡,却又突然兴奋地醒来。我旅行的第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10283 18
留言板

0 / 500 字

  • b01010101

    你好,看到你之前发的帖子,想请教一下。
    我还有2周就去了,先去赛舍尔,再去坦桑尼亚,然后从坦桑尼亚过境肯尼亚。
    请问除了黄热病疫苗,还有什么疫苗、药品需要打或者带啊?
    那个黄皮书,是只要求打黄热病疫苗这一种就发吗?
    谢谢了。

    回复

    2014-07-13 13:41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