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到达才是开始

确定 取消
0%

junkuang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现居:成都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76)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0国家80城市
  • 点评40 / 239

    去过 239 个目的地
    点评过 4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6篇游记 | 1个精华

发表在 外高加索三国 2018-01-20
亚美尼亚与格鲁吉亚冬日街拍
序 1 从冰天雪地的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一路北上,白雪皑皑,风光旖旎,进入格鲁吉亚后不久,雪地越来越少,露出了土地原本的颜色。尽管首都第比利斯的纬度更高,但因为海拔的关系,温度却比埃里温高不少。 巴士刚到第比利斯,隔窗而望,天气晴好,阳光懒洋洋的照在静静流淌的库拉河上,坐落于老城对岸河边的梅特西教堂不经意间进入视线,格外美丽,它旁边的格鲁吉亚之父雕像映衬在蓝天下,雄伟威武。 不过,让我诧异的是,刚下巴士,就发现不止是天气的温度要比埃里温高,整个城市的“热度“都要远远高于埃里温啊。 路上的车开得飞快,并不像埃里温那样的温文尔雅,人行横道并不敢轻易通过,车辆并没有主动在行道前减速停下的意思。好不容易跨过马路,正好遇到一队婚车经过,一路把喇叭按得震天响,冲进了铺着鹅卵石的窄小街巷。 与安静的埃里温相比,这里街上的游客非常多,而且,这还是在冬日的淡季,整个市中心,感觉就像在一个原本安静的小城里,硬是涌进了太多想要热闹的人们,有些过于人为的嘈杂。 可是接下去发现,最不能接受的,是这里的乞讨方式。 我正往车站走的路上,还没有反应过来,迎面就过来一个背着孩子的女人,她直接伸出手,比划着给钱的动作,“一拉里,一拉里”,只说着一句话,我没有理睬,摆摆手,接着往前走,哪曾想,她不仅跟着,还会伸手拉我,就好像我天生就欠她钱似的。 乞讨的人,男人女人小孩都有,只要是在游人较多的区域,冷不丁就会跑出一个,而且并不是缺胳膊少腿的那种衣衫褴褛模样,往往都是和正常人没有两样,完全看不出“该有”的乞讨理由。直接伸手不给就作罢的已经算可爱了,有的还真执着的追着跟你走上一段。 这,居然是一个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都,留给我的第一印象,有点始料未及。 这突然让我很怀念刚刚离开的亚美尼亚。面前的格鲁吉亚,好像一个愣头小伙,脱去了沉重的大衣,露出一身肌肉,努力想甩开一切包袱,铁了心要往前冲!比起决心想成为欧洲门户的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的地理位置应该更有这个资格,但是,命运坎坷的她更像一位冷傲的美女,依旧对过去念念不忘,走不出那些爱和恨,跨不过那些情与仇,她似乎并不想成为什么,只是需要那份有尊严的荣耀。 是的,在亚美尼亚的五天五夜,我没有在埃里温街头遇到任何一个伸手乞讨的人,我无法不认为,那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即使是让我印象最不好的,也只是那个跟着我走了两条街的男人,他不过是想用一张估计是捡来的一元人民币和我兑换德拉姆(当地货币)而已,只是他自己定了比正常高三倍的汇率我没接受罢了。 要知道,整个埃里温,寒冬里游客极少,我在大街上,见到过的亚洲面孔,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也难怪他的穷追不舍。 即使直到现在,我的脑海里总是闪现那几天在埃里温遇到的街头艺人。教堂前吹duduk的老人站在淹没脚踝的雪中,寒风刺骨,偏偏这亚美尼亚传统乐器声音又天生哀怨,每一曲都忧郁到让人心碎;那个每天在Yeznik Koghbatsi大街拉手风琴的大叔,每次遇到,他都是边拉琴边抽烟,没有空把烟灰弹掉,长长的烟灰似乎马上就要掉到风琴上;共和国广场地铁口的年轻人弹着吉他,唱得忘情投入,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用几乎是两秒才能挪一步的速度,非常非常困难地,挪到歌手身前,轻轻放下几枚硬币,一曲罢了,听的人鼓掌喝彩,与歌手相拥祝福;人行地道里的男人,怀抱已经掉漆的老旧吉他,旁若无人的一曲又一曲,徘徊在自己的世界,连放零钱的盒子都不为行人准备,一位路人,硬是在他身旁找了个空位,放上200德拉姆。 2 《圣经・创世记》这样说:“神纪念诺亚和诺亚方舟里的一切走兽牲畜。神叫风吹地,水势渐落。渊源和天上的窗户都闭塞了,天上的大雨也止住了……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 在埃里温大街尽头的那座雪山正是亚拉腊山。亚美尼亚人自称是诺亚的后代,上古大洪水后幸存的唯一子民。301年,亚美尼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立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 放大观察的视野,若中亚被称作东西方文明的十字路口,那么,外高加索则是文明间迎面相撞的那个“界点”:以南北为维度,今天的外高加索三国――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连接着东正教文明的俄罗斯与伊斯兰文明的土耳其、伊朗;以东西为维度,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国界恰是分野:向西,基督教文明的大门就此打开。事实上,过去的2000年以武力为标准的领土争夺史上,古罗马、安息、拜占庭、萨珊、蒙古、奥斯曼、沙俄皆以亚美尼亚为战场。自公元1世纪至1991年苏联解体,亚美尼亚几乎没有以独立国家的身份存在过。 今天亚美尼亚人口300多万,98%为亚美尼亚族,是个相当纯粹的民族国家。共和国的国土面积2.98万平方公里,还不到北京的两倍,几乎是孤岛般的存在。1990年,苏联濒临解体,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直接在战火中展开了独立进程,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简称“纳卡”)的归属权大打出手。亚美尼亚与阿接壤的整个东部国境线一直处于封闭之中。而在西面,奥斯曼帝国末期的亚美尼亚人大屠杀争议悬而未决。土亚边境自纳卡之战后也全面关闭。亚美尼亚陆上只有北面格鲁吉亚、南面伊朗两个极为狭窄的出口。 边境官员给我的护照盖的入境戳是一幅简笔画――一架小飞机在亚拉腊山下驶过。如果是从陆路进入亚美尼亚,小飞机就变成了小汽车或小火车啦。是不是很可爱呢? “我是亚美尼亚人。如同亚拉腊山一般古老,在我的深哀巨痛中,亚拉腊山也会低头弯腰。”诗人盖斡格・艾明的《亚美尼亚之歌》唱出了这个民族的悲痛――他们失去了最神圣的亚拉腊山。1923年,苏联和土耳其签订“卡尔斯条约”,决定苏土的边界以阿拉斯河为界。距离埃里温不到60公里的亚拉腊山早已在土耳其境内。 据说有这样一个故事:上世纪70年代,土耳其和苏联的亚美尼亚外交官在一次国际会晤中相遇。土耳其人提出:别再用亚拉腊这个名字了,它不属于亚美尼亚领土。“亚美尼亚的外交官回答说:星星和月亮也不在土耳其境内,请把它们从国旗上拿下来!” 这个看似扬眉吐气的故事,难道不侵染着亚美尼亚的泪水? 埃里温远眺,在西边的亚拉腊山,已是土耳其的境内 埃里温海拔1000米左右,三面环山。埃里温从1936年起成为首都,是历史上的第13座都城。早在公元前782年,埃里温即成为军事要塞,埃里温是世界上有确切建成年份记载的最古老的城市,比罗马早29年。 如今,整个中心城区都是苏联式建筑。宏大的广场、政府大楼、歌剧院。与第比利斯相比,完全失去了那种古城所独有的历史叠加感,历史去哪里了? 我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在充满征服和屈辱的历史里,埃里温没有能保留下来建筑,但亚美尼亚人将民族的自尊倔强地保存了下来。 幸好,始建于20世纪20年代的埃里温新城,设计师是亚美尼亚人、沙俄帝国科学院最年轻的院士亚历山大・塔曼尼扬。在苏联加盟共和国首都的建筑模版上,塔曼尼扬巧妙融入了民族个性。这片土地盛产赭石偏粉色的凝灰岩。包括教堂在内的传统建筑多以方形凝灰岩石材堆砌而成。塔曼尼扬将这种传统的建筑材料用在了整个新城的建设上。阳光照射在石墙上,泛起微微的玫瑰色,它让埃里温获得了“玫瑰之城”的美誉。 夕阳下,我远眺两国的都城,心情却是大不同。对第比利斯的第一印象其实并不能代表她的全部,阳光明媚的第比利斯留下了古都的美丽,它们在夕阳下,是那么夺目闪亮,可是我更怀念,那些不能让我忘记的爱与愁,雪中的埃里温,冷得让我温暖。 夕阳下的第比利斯新城,老城在河的对岸 注:文中部分内容载自《亚美尼亚:文明界点的迷思》《亚美尼亚:亚拉腊山一般的民族》。 亚美尼亚,未解乡愁 一 那天,终于在多日的雪后,埃里温痛痛快快的晒到了阳光。我站在城市东北的埃里温阶梯顶部,俯瞰整个城市,阶梯把目光引向正前方,远远的,那就是亚拉腊山,尽管,那是亚美尼亚人心中的神山,但现实中,却是土耳其的领土。 整个下午,我都在这里静待夕阳。 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看,这个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历代古都,满眼却是方盒子似的苏联式建筑,毫无历史叠加感。既看不到历史遗迹,也看不到摩登大厦,时间的车轮,在这里就好像突然刹了车,前面的推翻了,后面的也只有车轮印而已。 我不禁问,这是为什么? 记得第一天在共和国广场的亚美尼亚历史博物馆,刚进大厅,就被一个摄影展给吸引,被告知需要购买历史博物馆的门票才能参观,原来摄影展是历史博物馆的展览的最后一部分内容。买好票,就急忙去看摄影展,管理员表情严肃地用亚美尼亚语和我说了一通,不知所云,好像我犯了什么错。售票处的工作人员英语不错,翻译过来,原来是管理员好心提醒我,这是展览的最后一部分内容,我应该从三楼的远古部分看起,一楼一楼看下来,最后才到这。她们严肃的表情居然让我误解了。 不过,我太喜欢这位摄影师的画面了,谢过她后,表示还是要先看看摄影作品。 展览是亚美尼亚当代摄影师Zaven Khachikyan的作品,其中一张只看一眼便无法忘记!亚美尼亚脱离苏联后,将列宁广场改名为共和国广场,广场上巨大的列宁像被拆除了,画面中,一个小女孩,站在已经倒下的雕像的一只腿上玩耍。小女孩天真烂漫,笑得开心,完全不知道站在这里与站在一块其他的石头上有什么不同。 那个被拆除的雕像就在我身处的历史博物馆的不远处,如今,博物馆的历史展览,就截止到这个时间,也好像硬生生给时间刹了车似的。 从亚美尼亚历史上看,埃里温建城的时间比罗马还早,大亚美尼亚文明也曾如此辉煌,可是,古罗马、安息、拜占庭、萨珊、蒙古、奥斯曼、沙俄皆以亚美尼亚为战场。自公元1世纪至1991年苏联解体,亚美尼亚几乎没有以独立国家的身份存在过。就连自己国家的边界,都是苏联和土耳其1923年签订条约划定的,而且,把离埃里温仅60公里的神山划进了土耳其。要知道,那时的亚美尼亚,还未能抹去1915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末期对亚美尼亚人大屠杀的泪水,60万亚美尼亚人在驱逐过程中死亡,只有极少的人逃离,流亡世界各地,仅仅几年后,又失去了亚拉腊神山,连乡愁,都无处可解了。 所以,广场改名,雕像拆除,绝不仅仅是脱离某种政权那么简单,我想,更是亚美尼亚以独立的身份迈入新历史阶段的证明和决心吧。 二 我把所有时间留给了埃里温(Yerevan),亚美尼亚的面积不到北京的两倍,埃里温是亚美尼亚最大的城市,不过,放到中国,恐怕只是我生活的城市的一个区那么大,最宽阔的一条街道,可能和我家小区出来通往二环路的街那么宽。 去哪里,在这里从来都不是问题,因为没有什么非去不可的地方;怎么去,也从来无需考虑,因为走路都可以抵达;我第一次在旅途中,彻底丢弃了计划这个东西,不用起早,也无需贪黑,就跟着感觉去体验。 埃里温,这里没有繁华和喧闹,很难找到宏大的历史遗迹,没有现代的游乐设施,没有大型的购物中心,甚至,都没有所谓必去的景点。 实际上,埃里温也没有标榜自己是旅游城市,相比邻居格鲁吉亚的首都第比利斯,根本就是相当低调。按照中国当今时髦的语言形容,第比利斯已经“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了,全城到处可见“Tibilisi love you”的城市广告语,全城主要区域覆盖“Tibilisi love you”的免费WIFI,为游客而生的街道或纪念品店比比皆是,当然,也吸引到了满大街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埃里温在等什么呢?历史与现实,总有那些爱恨情仇,避不了,逃不掉。 亚美尼亚西边是世仇土耳其,曾经对亚美尼亚进行种族大屠杀的罪行,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东边是战场对手阿塞拜疆,20多年的仇恨,多年的战争,留下一个名叫卡拉巴赫的国家,像一滴亚美尼亚的眼泪,孤独的落在了阿塞拜疆,至今也没有得到阿塞拜疆的承认。所以,亚美尼亚东西陆路边境都不开放,只留下了南北两端与伊朗和格鲁吉亚的狭窄通道,于是,亚美尼亚这个地理上欧洲与亚洲的连接桥梁,就这样坍塌断裂了。 亚美尼亚历史上的5个首都,包括现在的首都埃里温,都在丝绸之路上。从伊朗大不里士过来的商路分出两线,一线经乌鲁米耶湖与凡湖地区,横越土耳其的安纳托利亚至君士坦丁堡到达欧洲;另一线经亚腊拉河谷过此地通往埃里温,再经格鲁吉亚到黑海的巴统,是为黑海丝绸之路。连接东西方文明的界点,如今随着地理桥梁的断裂,也不再能续写。 忧郁的历史和不那么明朗的未来,或许可能夺走他们的自信,但是夺不走他们对自身文化抱有的强烈自豪感。 埃里温歌剧院外,围绕着自由广场的路上,是一系列亚美尼亚名人墙,如果搜索一下历史上的名人,亚美尼亚籍的还不少,格里高利,米高扬,卡拉扬,哈恰图良,卡斯帕罗夫,阿加西,无论是宗教,科技,艺术还是体育,都不乏亚美尼亚人的身影。 “你从哪里来?” 在埃里温阶梯上等待夕阳的时候,三个亚美尼亚女孩有点腼腆地向我走来,想和我合个影。她们问我“喜欢这里吗?”。我想,她们一定希望从每一个前来旅行的人那里听到肯定的回答。其实,她们应该自信,不必再问这个问题。 我怎么会不喜欢呢,在第一天,房东在临晨4点到机场接我的时候,我就喜欢上这个地方了啊。 我喜欢在下大雪的日子里,仍然卖冰激凌的城市啊;我喜欢冰天雪地里,手推车卖的是玫瑰花的城市啊;我喜欢地摊上卖的是自己画的油画的城市啊;我喜欢不惜雪地里急刹,也要在人行横道停下车的城市啊;我喜欢有着酷酷的街头艺人的城市啊;我喜欢街角好多咖啡馆的城市啊;我喜欢坐在咖啡馆里能有无数美女路过窗前的城市啊。 “去过中国吗?”临别时,我问她们。 “没有,但我一定会去的,一定!” 其中一个女孩一边向我挥手,一边甜甜地笑着回答我。 埃里温也许看上去没有什么,但其实什么都有。 亚美尼亚埃里温摄影图集 共和国广场,埃里温 这里是埃里温绝对的市中心。埃里温中心城区被一圈公园包围,从地图上看,就像画了一个圈,圆心差不多就是共和国广场了。从这里出发,走路到东西南北各方向都很近。所以,连埃里温都说自己是Walkcity。 Amiryan街,路过咖啡店的女子,埃里温 冰激凌并不仅仅是一个甜品,其实更是一种追求,对于室外只有零下十度的埃里温,还需要冰激凌么?这个问题就像在问路过的姑娘,那么冷的天气,怎么不把自己包起来当个行走的棉被呢? 所以,冬天仍然卖冰激凌的咖啡店,卖的还仅仅是一款甜品么? 共和国广场,埃里温 共和国广场各建筑风格一致为“亚美尼亚古典式”,以亚美尼亚盛产的红、粉、白各色岩石建造,粉红色的主色调,不仅是十分漂亮,还非常罕见。 早晨祈祷的人 一个婚庆公司的门口 自由广场 自由广场又被称为歌剧院广场,是位于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一座广场。自由广场是埃里温歌剧院建筑群的一部分,和共和广场并为埃里温的两大广场。自由广场有亚美尼亚民主象征之称,是多次大规模集会的举办地。 路过歌剧院的姑娘 放学等公车的母子 城里每一个门洞内都有一幅画,这样的门洞多到数不清,没有一幅重复的画。 Saint SargisVicarial教堂,埃里温 这里并不是一个引人注意的地方,门口的雕刻却非常精美。我也并非慕名而来,好在埃里温中心区域很小,是个可以脚步丈量的城市,只有看到了,就不难走到。 吹duduk的街头艺人,Holy Mother of God Kathoghike教堂 老人站在雪中,寒风刺骨,偏偏这亚美尼亚传统乐器声音又天生哀怨,每一曲都忧郁到让人心碎 路过Garegin Nzhdeh雕塑的男子 路过的女子和晒太阳的人,这种小广场加公园,围绕着埃里温整整一圈。 披萨店 音乐学院,哈恰图良是亚美尼亚最著名的音乐家 唱歌的街头艺人,共和国广场地铁站 共和国广场地铁口的年轻人弹着吉他,唱得忘情投入,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用几乎是两秒才能挪一步的速度,非常非常困难地,挪到歌手身前,轻轻放下几枚硬币,一曲罢了,听的人鼓掌喝彩,与歌手相拥祝福。 喂雕塑吃雪的孩子,Charles Aznavour 广场 艳阳天时的歌剧院广场 埃里温最大的购物商城之一,其实还是很小。 温暖的反光 蓝色清真寺,埃里温 在埃里温,唯一的清真寺是伊朗捐资维护的产物,里面陈列着德黑兰的手工艺品。不过我去的时候,清真寺里一个人都没有,门也关着,透过窗户玻璃望去,内部也够简陋的。虽然和伊斯坦布尔大名鼎鼎的蓝色清真寺同名,但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街头卖油画的小摊,只见到画,没有见到主人。 下公交车的老人 过红绿灯的母子 人行过街地道里弹吉他的男人 人行地道里的男人,怀抱已经掉漆的老旧吉他,旁若无人的一曲又一曲,徘徊在自己的世界,连放零钱的盒子都不为行人准备,一位路人,硬是在他身旁找了个空位,放上200德拉姆。 每天在Yeznik Koghbatsi大街拉手风琴的大叔 每次遇到,他都是边拉琴边抽烟,没有空把烟灰弹掉,长长的烟灰似乎马上就要掉到风琴上。 这个周末,是个好天气。 傍晚雪中下班回家的人。 晚餐时没有顾客光临的餐馆,工作人员已经靠着椅子睡着了。 格鲁吉亚,穿过时光 一 冬日的亚美尼亚长途车站实在是冷清,看上去就没有几个人,出租车司机知道我是去第比利斯的,直接就把我拉到一辆蓝色的奔驰小巴车跟前,手一指,只说了一个单词“第比利斯”。 我想是由于是淡季的关系,没有售票处,没有等车的人,没有时刻表,更没有车票,只有一个貌似车站管理员之类的人告知我直接上车买票即可。 之前查攻略说好的发车时间呢?说好的车票呢?说好的对号入座呢?什么都没有,司机直接就把我们安排在车上了。不过,钱倒是没有多收,比网上攻略还便宜1000德拉姆。在我看来,这是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的国际交通,不应该这么随随便便吧,怎么感觉就和国内一个镇到另一个镇一样的。不过那只是我的看法而已,人家可不这么想。 一路穿山越岭,风光旖旎,两个多小时,就抵达了边境。出境海关大叔一脸严肃,但动作还算迅速,我的护照上很快又多了一个小汽车驶过亚拉腊山的简笔画。 “bye bye!” 我背着包离开时,边境官还不忘和我告别一句。 说实话,各国通关遇到的脸都是够冷的,大概都是出于职业习惯吧,边境官员多数都是不苟言笑,能和我说句再见的,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亚美尼亚,就这样短暂的相聚,又匆匆的离别了。 入关格鲁吉亚,同样的冷脸大爷,却足足让我等了十多分钟,才在护照上盖上入境戳。 前往第比利斯的路上,天气渐渐温暖起来,沿途有许多葡萄园和像葡萄藤嫩茎一样弯曲缠绕着的格鲁吉亚文字,这些文字对于我而言,和天书一样。 无论是葡萄还是文字,对于格鲁吉亚,都是那么值得炫耀。格鲁吉亚的识字率为100%,在世界各国中排名首位。 至于葡萄,所有人恐怕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葡萄酒吧。当然,格鲁吉亚的葡萄最最重要的用途也是酿酒。谈起葡萄酒,如果你只是想起法国,恐怕就有点外行了。 格鲁吉亚是世界葡萄酒的发源地,1965年据前苏联对格鲁吉亚出土的10粒葡萄籽考古研究发现:这是距今7000-8000年前人工栽培的vitis vinifera sativa D.C品种葡萄,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品种!由此证明格鲁吉亚是世界葡萄酒的起源。葡萄酒对于格鲁吉亚人就像茶与中国人一样,在古老的发展史中难解难分。 世界公认存在两种主要的葡萄酒酿造工艺—欧洲工艺和卡赫季亚工艺,而卡赫季亚工艺是在格鲁吉亚传承数千年的独有工艺,这种在大陶罐里酿造的葡萄酒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已经被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不仅仅是只有大酒庄酿酒,我留意到,非常多的餐馆都有自己Homemade的葡萄酒,我住的旅馆客厅里有两件最重要的东西,一台古老的钢琴和一排酒架,最上面躺着自家酿造的葡萄酒,在所有的旅游纪念品商店里,有各种葡萄酒瓶形状的纪念品,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甚至把格鲁吉亚国旗都画在了酒瓶上。 据说,在现今的世界,举国家家自酿葡萄酒的只有格鲁吉亚人。普希金曾在格鲁吉亚卡赫蒂的酒庄里沉醉不知归路。1945年,格鲁吉亚人斯大林在雅尔塔用它招待罗斯福和丘吉尔。据说,葡萄酒这一名词就是从格鲁吉亚文音译为拉丁、英、德、法、俄文的。 其实,除了酿酒,普通在格鲁吉亚还有另一个用途。在第比利斯,满街的食品店门口常挂满“香肠”,我刚到那的时候,的确是没有见过,真的以为就是香肠,所以也没有买来吃的欲望,后来才知道那是传统甜食切克赫拉(Churchkhela)。人们在葡萄汁里加入花瓣等原料加热搅拌,待汁液黏稠后,将用棉线串成串的核桃、榛子等坚果浸入其中,再提出来晾干。切克赫拉易于保存携带,味道香甜可口,营养丰富。传说古代格鲁吉亚士兵征战,会用它充作干粮。 格鲁吉亚第比利斯摄影图集 在第比利斯的主要旅游区域,都能连接上“Tibilisi love you”的公共免费Wifi,而且速度还挺快,只是有点爱掉线而已。光凭这一点,就已经比邻居亚美尼亚显得“好客”多了,加上这里多年的旅游推广,游客明显比亚美尼亚多得多,因此,餐厅酒吧咖啡馆的服务也要规范并热情一些,英语的普及程度比想象中高得多,大多数服务人员的英语水平都比我高,而且,我都没有遇到过一点不会英语的人,包括大街上乞讨的人,男女老幼的乞讨语言都是英语啊。 格鲁吉亚的旅游宣传口号是“欧洲从这里开始。”决心真是很大。 乍一看,眼前的第比利斯仍像是欧洲,不过,格鲁吉亚虽然算是欧洲,不过目前的经济发展和欧洲还是有相当的差距,这种差距,只要在漂亮的主干道上拐个弯,钻进任何一条小巷中,仅仅十几米后,那些雄伟美丽的建筑就再也看不到了,居民楼多数显得有些年久失修,甚至有不少可以说是破败感十足了。 第比利斯的老城里,塞满了格鲁吉亚式的老房子,有些摇摇欲坠,有些修葺一新,它们的最大特点,是用五颜六色的木结构在临街的一面搭建了宽阔阳台,装饰着充满中东风情的镂空花纹。在那些19世纪修建的街区,人们在背街的院子搭建它,或者干脆用铁结构生生在楼面上加出一个阳台来。我特意走入其中一栋,光线很暗,木质的楼梯,墙面斑驳,走在上面虽然不至于感觉不可靠,但也有点阴阴深深的错觉。从二楼楼梯间的窗户望去,好多阳台下边,都有好几根后来补上的用来加固的木头,顶着阳台,好像一抽走,阳台就会掉下去似的。 也许那只是我瞎想罢了。不过,阳台对于他们还真是不可或缺,英国政治家理查德·韦布拉汗(Richard Wilbraham)记录19世纪的第比利斯:“周日午后,阳台真是个生机勃勃的所在。相貌姣好的格鲁吉亚女人,披着长长的白色披肩,成群结队地坐在那儿,看风景,也成为风景。” 我在艺术家公寓酒店住了好几天,这是一栋看上去很有些年头的小楼,建在半山腰上,共有四层楼却只有三间客房,极大的空间,都是公共区域,二楼和三楼空间相连,整面墙的玻璃,可以想象成是个巨大的封闭式阳台,这里居高临下,面对着第比利斯新城,圣三一教堂就在画面中显著的位置,每天早晨都迎着朝阳熠熠生辉,每天晚上都明亮闪耀,是绝对的主角。感觉在这里不用做什么,坐在沙发上,看着整面窗户,就是一幅生机盎然的图画,四季不同,时时刻刻都都是崭新的。 所以,阳台绝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也不是能替代的空间,甚至,是比房间本身更重要的空间吧。 三 在第比利斯自由广场,向各方向都延伸出一条大路,其中我个人认为最漂亮的是鲁斯塔维利大街(Rustaveli Ave),两旁遍布沙俄风格的古典建筑。国家博物馆的前身是俄罗斯帝国地理协会高加索部门的博物馆,建于1852年。1879年的鲁斯塔维利国家剧院是当时艺术家们的活动中心。第比利斯国家歌剧和芭蕾学院剧院在1851年落成时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每两周都会有来自帝国各地的艺术家献艺。此外,国家画廊,现代美术馆,国会大厦,国家图书馆等都在这里。 国会大厦对面的卡什韦蒂教堂修建于1904年至1910年,建筑外观仿照了中世纪的萨姆塔维西主教座堂。 有趣的是,“卡什韦蒂”(Kashveti)的格鲁吉亚语的意思是“生下石头”。传说6世纪时,亚述十三士中著名的修士加雷亚的大卫被一位妇人指控在第比利斯使她怀孕。大卫否认指控并预言说,如果妇人撒谎,她将会生下一块石头。而妇人真的生下了石头。因此此地就被称作“卡什韦蒂”。 这些一百多年的建筑,至今仍保持着当年的模样,如果不是偶尔从里面走出来人和橱窗展示的卡地亚或耐克,我可能会以为穿越回了百年前,大街上车水马龙,午后的阳光正是最温暖,树影婆娑,映在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门上,想想当年这里的繁华景象,强烈的时光交错感将我包围。 大概,2003年上台的总统萨卡什维利也有同样的看法。于是,他在这座古老城市的身体上添加了最新一笔。过去10年里,总统力推旅游业,老城的街道铺开了大量时髦的咖啡店和餐厅。萨卡什维利聘请的意大利建筑师忙于建造玻璃与钢铁材质的建筑,将现代风格添加到第比利斯混杂喧闹的老城中。 要欣赏整个第比利斯的全景,最佳的地方就是纳里卡拉(Nariqala Fortress)要塞。它坐落在大卫山(David Mountain)上,是老城的一部分。第一天抵达时,我偷懒坐缆车上山,结果发现不仅完全没有必要,还反而错过了要塞的入口。最佳上山途径就是顺着山坡的台阶往上爬,穿过密集的民居小楼,当你开始气喘吁吁时,一转身,要塞的大门就在眼前,爬上陡坡,穿过教堂,眼前豁然开朗,整个第比利斯老城尽收眼底。 整个纳里卡拉要塞如今只是一段城墙废墟,1801年,格鲁吉亚各公国先后并入俄罗斯帝国。俄国人将军火库设在纳里卡拉。1827年,军火库发生爆炸,加上同年的大地震,纳里卡拉彻底沦为废墟。直到今天,要塞还保留着废墟的模样,并没有整修,但第比利斯人视它为“城市的心脏和灵魂”。他们在废墟的最高处立起巨大的十字架,让它俯视全城。 要爬到最高处的十字架,并没有阶梯,只有当时留下的废墟砖石,一般都需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爬下。 我每天都要到这个十字架下,在这里等待夕阳缓缓落下,欣赏整个城市从暖色调的金黄渐渐变成蓝调的夜幕低垂。这时候最容易理解为什么许多旅行手册赋予这里“高加索最有魅力城市”的荣光。 第比利斯是个山城,凡是山城,自然就很有层次感,城市沿库拉河两岸以阶梯式向山麓展开。脚下是层层叠叠的绛红色和淡蓝色房顶,穿插着古老教堂的座座锥顶。河对岸,河堤形成陡峭的崖壁。在梅特西桥边,13世纪的梅特西教堂临水而立。教堂前面是格鲁吉亚伊比利亚王国国王瓦赫坦格一世策马扬鞭的塑像。 从山上往城里看,既古老又现代。前方半山上最耀眼的是圣三一教堂,恍若一座金光闪闪小山头。1989年,就在苏联即将解体的关头,格鲁吉亚东正教主教和第比利斯市政府决定为国家皈依基督教1500年建立一座新教堂。这一工程被视为“格鲁吉亚民族和精神复兴的象征”。圣三一教堂的建立全靠私人捐资,1995年动工,耗时10年,是全世界第三高的东正教教堂,7.5米的穹顶全部被金箔包裹。 除了圣三一教堂外,还有三个现代建筑最显眼。左边的和平桥有一个波浪形的玻璃遮阳棚,在库拉河上闪闪发光。它的北面有一栋巨大的玻璃建筑。屋顶是一片片硕大的白色“花瓣”,由树形支柱支撑,那是第比利斯公共服务大厅。在河对岸的欧洲广场上,还有两个形如银色钢管的巨大建筑,体量大到根本没有办法视而不见,它旁边的政府大楼都显得有点小气了。两根银色钢管一直都没有人影出现,直到最后查资料才应证了我的猜测,那是还未开张的音乐剧院和展览馆。 格鲁吉亚人认为,他们虽然晚于亚美尼亚是第二个皈依基督教的国家,但是比亚美尼亚人虔诚。是否真是如此,我不得而知,但在第比利斯锡安主教座堂里,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宗教之美。始建于6世纪至7世纪时期的斯锡安主教座堂在历史上曾多次被毁,现在的教堂修建于13世纪。这座东正教的教堂,一点都不大,不像巴黎圣母院,科隆大教堂那样名声响亮,也与宏伟、雄伟等词汇不沾边,但从跨入教堂大门的瞬间,就被整个从地面到屋顶的镶嵌壁画震撼,壁画繁复又统一,色彩鲜艳却又不俗,金色与蓝色搭配得恰到好处。最美的是三面朝东的大窗户,恰好让早晨的阳光涌入,形成三道光柱,正好照亮教堂正中的基督画像。每一个前来祈祷的人,都会先到这个正中的画像处低头亲吻,闭目祈祷。前方的神父手托下巴,若有所思;左边一位女子刚点着一支蜡烛,插到烛台上;我身后的女子坐在墙边,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一动不动,仿佛成了一幅画。 美酒、文化、东正教,用葡萄串起,这不是穿越历史的画卷,这是第比利斯。 本文部分内容摘自《格鲁吉亚:大高加索行记》

伊斯坦布尔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埃里温 第比利斯 第比利斯 第比利斯 第比利斯 伊斯坦布尔

229 0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17-12-27
墨尔本 | 寻找咖啡香
1.小伯克街 今天的墨尔本,冷得出奇,前几日的阳光,被阴天和小雨替代,还刮着令人头疼的妖风。 我把衣服拉链拉好,把衣领竖起,把自己更严实的包裹起来。最怕走到街角,在街角没有遮挡的地方,忽然刮起的大风,大到能把人吹翻,不禁令我想起《西游记》里妖怪出现时的场景,常常是一阵飞沙走石后,风平浪静,此时八戒就会喊道“师傅不见了”。 墨尔本的街头干干净净,当然不会飞沙走石,但大风刮起时,常常听到身旁稀里哗啦乒铃乓啷的声响,多半是路边的广告倒地,桌上的烟灰缸飞落的声音。人都很难站稳,如果是逆风行走,会发现走不动啊,可苦了那骑车的,使劲蹬着,车也前进不了几步。逆风还好,如果是侧风,人仰马翻也不为过。有一次,一个行人拿着一幅画过马路,忽然风起了,那幅画便成了风帆,扛画人硬生生被吹了倒退几步,路人见状忍不住笑起来(绝不是幸灾乐祸的笑),结果连扛画人自己都哈哈大笑起来,只见他随即调整成侧身,把画也侧起来,才勉强迎着风,像螃蟹一样横着过了人行横道。 至于那些被吓得找个角落躲起来,大惊小怪惊魂未定的肯定是刚来墨尔本不久的游客。本地人早就见怪不怪了,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我走在小伯克街上,此时是早上10点多,街上并没有多少行人,上班族已经在办公室坐起,游客和闲人多在午后活动,所以这种时间,我称为brunch前的尴尬时刻。街上的店铺,多数在10点才开门,此时都冷冷清清懒懒洋洋的,一幅没有睡醒的模样,也鲜有顾客光临,特别是在这样的阴冷时间里。 我要不是一个在这里只留了一周时间的游客,当然也不会在这种天气逛起街来。只是,游客的可怜之处就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慢慢领会去挑三拣四,好处就是,常常只用一周就体验了当地人一年里也没有遇到的可恨之处。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开始抱怨天冷得都不想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前方街角一栋古色古香的大楼出现在眼前。 古色古香的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在墨尔本不是什么稀奇的建筑,这样的一两百年历史的美丽建筑,在柯林斯街一路和市中心一带并不少见。唯独此建筑让我耿耿于怀,因为硕大的“H&M”品牌标识赫然挂着建筑中间,硬生生把这么美丽的维多利亚风格建筑打了个这么难看的补丁,实在是受不了,连我都为这栋大楼鸣不平了。 走近看时,大楼的底层外是一条有着高高弧形拱顶的笔直走廊,大约50米长,拱顶上开着暖色调的射灯,边上是一排咖啡馆的座椅。走进去,一阵暖意袭来,暖洋洋的感觉就如果从冬天忽然走近了春天。最美妙的是隔着挡风的透明帘幕从长廊望出去,外边是冷色调的街道,长廊里却是暖融融的。整个长廊里就只有一间小小的咖啡馆,咖啡馆就一间十来平米的小房间,房间里就是操作台,意式咖啡机,手冲咖啡台,磨豆机,就占据了不少的地盘,收银台就放在门口,店里完全容纳不下桌和椅。当然,整个长廊就是他们的桌椅,这才是最棒的座位吧! 和大多数咖啡馆一样,菜单就是一块黑板,手写着今天供应的菜品。咖啡馆门口的姑娘和我打了个招呼。 这时候我只想要一杯暖暖的咖啡!什么也别想拦着我。 细腻的奶泡上拉一朵花,醇厚的Espresso和着牛奶一口滑近嘴里,唇齿留香。这家名为Federal的咖啡馆并不在我墨尔本咖啡馆寻访朝圣的名单里,但却在一个意外的早晨,给了我意外的美味和欣喜。 我坐在这个有着高高拱顶的长廊,久久不想离去。拿出手机,把那份咖啡馆寻访朝圣的名单解除了收藏,随它去吧。 2.Patricia&sensory lab 如果在google搜索里敲入“墨尔本咖啡”,随即第一条显示的就是墨尔本的地图,标记着若干咖啡馆的位置。然后,就是各大网站的推荐榜单了,大概都是“top 10”“不得不去”“必去”“不去就白去了”等等字眼的醒目标题。而这些榜单,多少还是有依据的,榜单里大名鼎鼎的那几家咖啡馆也都历历在目,似乎不去喝上一杯的确是不应当。 于是乎,我在出发前,也按榜单索引,给自己列了一个咖啡馆打卡名单,准备每天按表单开始寻访朝圣。澳洲本身不出产咖啡豆,却出产最好的咖啡馆和咖啡师,尤其是墨尔本,连续三年夺得最宜居城市的桂冠,这其中,恐怕也有其独特的咖啡文化的缘故。 据说墨尔本的星巴克只有八家,Google搜索也只能显示出4家,对于这种国际咖啡巨头而言,在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只有个位数的存在,实在是没有什么脸面的。星巴克遍及全世界,只在两个国家碰壁:意大利和澳大利亚。据查,2000年星巴克大举进入澳洲市场,迅速扩张到87家,然而市场反应冷淡,撑不下去的星巴克不得不接连关掉61家店面。至今,星巴克在澳大利亚仅存21家店铺。就我在那里暴走大街小巷的结果看,我是没碰到过。 澳洲的咖啡,连英文的叫法都有自己的一套,long-black就是所谓的美式黑咖啡,意式咖啡除了常规的Espresso,卡布奇诺,拿铁等,还诞生了澳洲独有的flat white,flat white是Cappuccino和café Latte(以下簡稱Latte) 之間的一個變種。在奶啡比例上Flat White和Cappuccino非常相近,也就是比Latte稍濃;但在奶泡方面,Flat White的texture則類近Latte的幼奶泡(microfoam)而非Cappuccino的粗奶泡(dry foam)。在澳洲点一杯卡布奇诺,往往是不拉花的,比较厚的奶泡上撒上可可粉就是,而flat white却更接近平时国内所喝的卡布奇诺,换句话说,平时国内做的卡布奇诺其实算澳洲的flat white。flat white是一定要拉花的,即使是要带走的纸杯装,咖啡师也必须拉好花,再盖上盖子。 这个每天都在诞生新咖啡馆的城市,咖啡馆遍布大街小巷,按照指南和google地图定位前往,都不一定能顺利找到,因为很多都藏在某条小巷的背后,是背后! Patricia 这家小咖啡馆印象很深,就深深的躲在两条小巷的交汇处的背后,稍不注意就走过了。幸好一大早我是有备而来,手持地图定位,左顾右盼间,发现一间有很多人进进出出的小屋子,看上去只有两扇窗,却不见门,窗内隐约看到许多人站着,ok,就是这里了。一扇小门就在背后,门口已经排着队。没有办法,这里虽小,名气却很大。没有桌椅,喝咖啡只有两个选择,带走或站着。这里的咖啡选择只有三种,黑、白、手冲,全部是4元(不久前还是3.5元,才涨价)。所以,这里点咖啡非常简单,没有更多选择,就是为了给你一杯美味的咖啡而已。 可贵的是,繁忙,没有让店员变得不耐烦。一直面带微笑的招呼,还能在咖啡到手前为客人倒上一杯清水,实在是不容易。点了一杯手冲,因为同时太多的咖啡师在操作间里转来转去了,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手冲在哪里进行,只是有条不紊地运行中,不一会,一杯写着我名字的哥伦比亚就递到了我手里。 对于这样的执着于一杯咖啡的地方,名气大得不怕巷子深,而且,咖啡水准和服务水准都是一流的,但是,环境就不要挑剔了。 另一家叫sensory lab(咖啡实验室)的咖啡馆,倒是让我找了很久,按攻略交代,在柯林斯街有两家,我选择了其中一家,位于柯林斯街30号的,装修颇具现代感的(图片上看)。但是,就在柯林斯街30号附近,走了两遍,还是没有见到,街边哪怕只有十步之遥的地方都有一家咖啡馆,但名字不对啊。抬头一看,sensory lab的小小铭牌就钉在30号的柱子上,但空空如也,没有店面。 难道搬走了?不可能,搬走了怎么铭牌还在?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往楼里走,走过写字楼的电梯入口,会进入一条通往其他街道的小巷,进入小巷前,回头看一眼,这不,sensory lab就在自己的背后藏着。 这家sensory lab装修风格是比较现代的,银灰色简约,临近中午,没有那么繁忙,可以坐下来慢慢享受一顿brunch。点了一杯flat white,拉花中规中矩,咖啡醇厚丝滑,在情理之中,却没有意料之外。点心吃几口还不错,但后期会腻。这个点心,实在比起隔壁不远的那家Market Lane就差远了。 3.Market Lane&Seven seeds Market Lane名气也大,分店不少,比较知名的是位于维多利亚女王市场和柯林斯街的两家。我两家都去了,维多利亚女王市场我至少去了七八次,几乎是天天去,但那家打死都没有找到,我只找到了柯林斯街这家。 Market Lane的咖啡并没有令人失望,特别是点心,不过于甜,也不腻,切到好处的口感,放进嘴里,略带酸味的软夹心层和外层甜味的酥皮混合的味道,我承认,的确在那个暴走了一天后的下午,给了我充分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几乎忘记了双脚的疲惫。以至于每次我路过柯林斯街都想去Market Lane,但,不幸的是,平时下午3点就打烊了。 这两家名气都不小,但也都在情理之中,比起Patricia的热情,总觉得服务员太过于中规中矩的职业化,不够温暖,但也只是特别高要求的温暖而已,笑容满面还是没有问题的。 另一家大名鼎鼎的咖啡馆,就是Seven seeds,可以说,这家的名气更大,而且地处的未知已经超出了墨尔本公交的免费区间,我是慕名前往。地点还是比较好找,毕竟是在大路上,不过外观漆成蓝色,小铁门一扇,比较低调。推门进入,人声鼎沸,整个空间有约两百平米,从那小铁门处进入,颇有豁然开朗之感。 名声太大,场面太大,总是那么人多,不能自己乱找位置安排自己,需门口的领位员来安排,这实在是令我觉得不像是咖啡馆,倒像是去了餐厅。第二个问题是,选择太多,菜单上满满的选择,咖啡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慢,这不是一家以咖啡为主打的咖啡馆么? 点了一杯手冲,仔细观察巨大的操作台,大概两位20来岁的年轻人在操作,仅仅两位!这么大的场面这么多人,两个人就搞定?再仔细看,手冲居然都不需要人来做,人只需要磨豆,装豆,剩下的就交给了专业“手冲”机器进行了,只需两分钟,一杯手冲就在机器的手里完成了。 这就是大名远扬的Seven seeds?连Patricia在内,很多咖啡馆都用他们家的豆子,居然就这样给我一杯机器手冲,味道还真的不如想象。只能说是失望而归,哎,还不在免费区,还得走回市区去! 因为Seven seeds的经历,原本打算去的St,Ali,这家常年排行第一,无数榜单推荐,获得世界手冲冠军咖啡师挂帅的咖啡馆我就没有去。因为我怕失望,就是去,我也不可能喝到世界手冲冠军咖啡师做的手冲,我怕又弄个机器来糊弄我。 后来,我在一个寒冬的早晨在有着硕大“H&M”品牌标识的维多利亚风格的古色古香的大楼的拱形长廊里遇到了Federal,删除了那份朝圣的名单,我顿时觉得释然,这时候才发现,我真的够傻,我身处墨尔本,这个每条街的每个角落都飘散着咖啡香气的城市,每时每刻路上的人们都手捧一杯咖啡的城市,我还需要去寻找什么朝圣之地么?像Federal这样的咖啡馆,那还不是转角就能遇上么?只要不去麦当劳点一杯咖啡就无需担心惊叹那是什么鬼!在这里可口可乐卖3.5元一瓶,汉堡包要10元的地方,不用管是什么地方,咖啡不用问价格,不会和4元有差距,可能3.5,可能4.5,最多的情况是4元,幸福到只需要零钱包里的零钱就换来一杯世界最美味的咖啡,随时随地的幸福,就在这里啊! 再后来,我又在维多利亚女王市场遇到了verona,一个近60岁的老咖啡师掌舵,我连去两次,无论是卡布奇诺还是flat white,都没有让人失望。 遇到merto,店里的标志就是巨大的红色咖啡烘焙机,散发着工业粗狂的魅力。在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的冬季夜市,还随便在市场一角的咖啡馆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居然拉着美丽的图案,而我,连咖啡馆的名字都不知道嘞!
61 3

发表在 伊朗 2017-12-27
我的波斯,值得被时间温柔以待 | 50张图,会让你爱上伊朗吗?
为什么 玫瑰 能敞开她的心 将所有的 美丽 献给这个世界? 因为她 亲身 感受到光的激励, 否则, 我们都将 太 恐惧了。 ——哈菲兹 Oct 2017 还没到伊斯法罕时,就害怕扎杨黛河没有水,毕竟没有水的河就没有了灵魂,那桥还能是桥吗? 抵达伊斯法罕时已经是晚上,由于旅馆离三十三孔桥很近,放下行李,便不由分说地冲到桥边。看到滴水皆无的河,失望极了。脑海里之前看过的所有三十三孔桥倒映在河面的画面,瞬间就像被谁吹了一口气,“呼”地突然变成了一阵烟气,飘散了。 可是后来发现,恰恰是因为没有水,三十三孔桥,才不仅仅是一座桥,而是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公园。人们可以在桥上桥下或桥洞里自由来往。早上上班的人急匆匆地抄近路从桥下穿过;傍晚恋人们在人少的桥洞里,拉着手(因为伊斯兰教义规定,男女之间不能在公共场合有过于亲密的举动);晚上年轻人在桥下聚在一起,抽烟,唱歌和跳舞。 桥上又是另一番模样,每个桥洞正面和反面仿佛是两个世界,对着河面的那边,清净,开阔,一墙之隔,面对桥面的这边却很热闹,在桥面这边穿过桥洞,常常会发现这边坐着看夕阳的情侣,看书的女孩,聊天的学生,或者无所事事的老人。在河上看桥上,又像看电影一般的丰富,桥洞把画面分成了许多个格子,每个格子里都在上演一出剧目,单人的,双人的,多人的,静态的,动态的,有喜有忧,整个人生好像都浓缩在了短短的时间和空间里。 对于伊斯法罕,那些美丽得无与伦比的清真寺和热闹非凡的大巴扎,都足够震撼和丰富,但却仍不如这座神奇的桥,有那么多的人间烟火。我每天早晚我都会到三十三孔桥,做些什么或不做什么都那么自然。 其实,有没有水的河流,本身都不会让这座桥变得美丽或不美丽。我想,那恐怕只是来到伊朗前众多担心的其中一项罢了!担心机场接机的司机会否爽约,担心仅仅凭邮件预定的酒店会不会失信,担心举起相机对着裹着黑袍的女子人家是否会生气,担心听不懂的语言看不懂的数字,担心太多零的里亚尔... “能给你们拍张照片么?”我指指相机。 她们在夕阳里,望着我的相机,微笑,点头。我真切地在那一刻觉得,我爱上了这里,我再也不必担心什么。 伊朗,就是那颗在蚌壳里的珍珠,值得被时间温柔以待。 摄影图集: Camera:SONY A7R2,35mm/2.8,12--24mm,RICHO GR2。 Tip:本次时间有限,仅仅去到卡尚,伊斯法罕与亚兹德三个城市。 第一缕阳光穿过三十三孔桥 因为旱季无水 我得以站在河床里 人们可以从桥下行至对岸 伊斯法罕 三十三孔桥 清晨 大巴扎 还没有从梦中彻底醒来 卡尚 米尔扎·阿里汗驿站 兄弟俩 倒是对谁都不感到陌生 亚兹德 桥上有许多流动的风景 就看 你是否留意 伊斯法罕 三十三孔桥 谢谢你们 要知道我可是第一次鼓足了勇气 才敢提出拍摄 伊斯法罕 三十三孔桥 阳光很美 建筑很美 我觉得黑袍也很美 伊斯法罕 聚礼清真寺 你们的清晨 是不是 总是从一杯茶开始? 卡尚 大巴扎 在没有生意的时候 把店铺打开 其实只是为了在一起聊天吧 卡尚 大巴扎 在早晨 喝了一杯卡布奇诺 好傻 居然之前会怀疑伊朗没有像样的咖啡 伊斯法罕 亚美尼亚区 我在这里坐了半个小时 一直仰着头 想着我能想出来的一切赞美 伊斯法罕 谢赫洛特芙拉清真寺 你有点人来疯 见到我们 比踢球更兴奋 亚兹德 你一直都不怎么笑 当然也不必非要如此 没想到 推开家门 你却和我们笑着说再见 亚兹德 老者在门口做出拍照的手势 带我们走进这里 于是我们用两种语言各自说着对方听不懂的话 一杯茶和笑容 让我们都明白了想说的 卡尚 染 想起了诗人萨迪 写过的诗集 花园 伊斯法罕 扎因德鲁河边 司机叫住我 和他的公交车合个影 你可不是第一个喊我拍照的人了 伊斯法罕 对不起 我可能打扰了你们的安静 在巷子里 亚兹德 在小巷迷路 最爱 忽然跑来的孩子 亚兹德 你太棒了 孩子 你们让我想起了一部伊朗电影 亚兹德 父亲开车路过 特意停下 原来是你在开车啊小家伙 亚兹德 我说你是伊斯法罕最棒的工匠 你说 我还是学徒呀 可是 我还在买不起你亲手敲打出的铜盘啊 伊斯法罕 你觉得我还需要语言吗 我觉得 不需要 伊斯法罕 谢赫洛特芙拉清真寺 在这里 只要稍稍驻足 便能看见时间的流逝 伊斯法罕 伊玛目清真寺 我也学会了和你们一样 坐在清真寺的门口 看人来人往 伊斯法罕 伊玛目清真寺 阳光下 四百年的时光 都这么来来往往 伊斯法罕 三十三孔桥 午后阳光正好 你好 我是一个字都看不懂啊 伊斯法罕 你们 和所有伊朗人一样 喝杯茶都可以在户外坐半天的啊 伊斯法罕 原本以为我可以拍张照片就走 你却一定让我尝尝水烟 味道真的不错 伊斯法罕 午后咖啡 时光慢下来 一个人才适合享受 伊斯法罕 伊玛目广场 我不是来逛巴扎的 我就是来拍照的 你是否介意呢? 伊斯法罕 大巴扎 首饰店 总是巴扎里 最养眼的部分 卡尚 大巴扎 店里店外 我都挑花眼了啊 你还笑 伊斯法罕 伊玛目广场 一群女学生路过 我问能拍个照吗 大家说不 她说我可以呀 卡尚 即使光线不足 虚得一塌糊涂 我也没舍得删除 伊斯法罕 伊玛目广场巴扎 为了这一抹彩色光线 我们来了两次 偷偷搬走了屋里所有的家具 掀起地毯 然后心跳得好快 卡尚 塔巴塔巴依宅院 夕阳下 老人发现忘了什么 走过来又折返回去 卡尚 伊玛目清真寺前 踢球的孩子 他们是生活 我们是旅游 伊斯法罕 伊玛目广场 小女孩只顾玩水 一点不理会 在一旁给她拍照的妈妈 伊斯法罕 伊玛目广场 我和她们一起打了一会球 球太轻 总是乱飞 伊斯法罕 伊玛目广场 她独自在广场骑滑板车 我早就注意到了 好不容易逮着你了 你好! 伊斯法罕 伊玛目广场 为了找这个拍摄点 我们在小巷里走了好久 爬上了一个废弃的屋顶 浑身是土 亚兹德 已经等了十五分钟 再多等两分钟吧 为了这次邂逅 亚兹德 老城里没有多少本地居民 但是我身后 却有一车的旅行团 亚兹德 我坐在岸边的台阶上 和两个伊朗小伙子聊天 一边看着桥上的电影 伊斯法罕 三十三孔桥 你不要以为你能常常看到这样的画面 如果不是因为傍晚的夕阳 与无人的桥洞 伊斯法罕 三十三孔桥 我没有打扰她 这里这么暗 看书很伤眼睛啊姑娘 伊斯法罕 三十三孔桥 今天是中秋节 我在他乡 等着月升 伊斯法罕 伊玛目广场 街角的快餐店 全是女性 你们不怕胖吗? 伊斯法罕 可口可乐 已经是无所不在 即使是在伊朗 伊斯法罕 她从街对面走过来 我一张也没有拍清楚 她说 我们合个影吧 伊斯法罕 摄影tips 1、不是每个地方的人都喜欢被拍摄,对女性而言,摄影最容易沟通的当属伊斯法罕,可以说在伊斯法罕,大部分的年轻女性都不拒绝被拍摄,会主动配合拍摄,还会要求一起合影。相对来说,卡尚就没有那么开放,但也还好,有被拒绝的,也有不拒绝的。亚兹德最不开放,很多都不愿意被拍。 2、设拉子没有去,因为时间不够了,想在一个地方呆久点,就没有去赶路。伊斯法罕是最佳出片地,无论是建筑,人文都是一流的,而且人们都很好客,都很配合,都很愿意交流,英文也没有任何问题。遇到有人在外边野餐,抽水烟什么的,都可以凑上去一起分享。遇到美女想拍,一定不要犹豫,她们会乐意你的拍摄。 3、个人最喜欢伊斯法罕的三十三孔桥和伊玛目广场,两个地点包办了几乎2/3的图片。建议住宿点就选择在这两个地点之一,随时都可以去拍摄。从我的经验看,住三十三孔桥附近更方便,因为这个桥清晨和傍晚都非常适合拍摄,没事到这来溜达的人也特别多。相对而言,大巴扎个人认为一般。 4、亚兹德的制高点不容易找,有一家cafe特别棒,上楼顶去也不收钱,缺点就是太有名气,旅行团一波一波的,人特别多。如果不想去挤,在旁边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房屋,可以爬上屋顶去,就是比较费力,弄得一身土。 5、亚兹德的小巷特别有风味,但人较少,特别是巴扎不开张的日子(我就遇到了),所以等待是必要的,等待合适的人路过,会增色不少。 6、哪怕是以拍人文为主,也不免会拍摄些精美建筑,因为清真寺实在是太美了。所以没有超广角会比较恼火。带上一支吧。 7、住宿提前预定一般都需要邮件联系,无法使用booking和agoda等平台。实际的感觉是,即使在旺季,也可以现场walk in。但那些评价比较好的一般是无房的,但实际上,那些没有被评价的也有很多又便宜又好的,不妨让主人带去看看再订。我们在卡尚就是如此,第一天订的lp推荐的,难订且贵,最后一天回卡尚,就没有订房,临时去看,结果房间又大价格又便宜,所以,不必迷信lp的推荐。 欢迎交流 我的其他游记,陆续上传中。 1、 美国两周(纽约,波士顿,旧金山,yosemite) 2、 爱上东非,7月肯尼亚两周Safari和Lamu 3、 【陆潜之旅】锡兰·念想

成都 北京 北京 德黑兰 卡尚 卡尚 伊斯法罕 伊斯法罕 伊斯法罕 伊斯法罕 亚兹德 亚兹德 卡尚 卡尚 德黑兰 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

240 5
TA的照片 更多 11个相册 | 593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b01010101

    你好,看到你之前发的帖子,想请教一下。
    我还有2周就去了,先去赛舍尔,再去坦桑尼亚,然后从坦桑尼亚过境肯尼亚。
    请问除了黄热病疫苗,还有什么疫苗、药品需要打或者带啊?
    那个黄皮书,是只要求打黄热病疫苗这一种就发吗?
    谢谢了。

    回复

    2014-07-13 13:41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