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万卷书读过,万里路走来

确定 取消
0%

顾剑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2袋长老现居:波士顿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5328)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2544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06国家479城市
  • 点评0 / 46

    去过 46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58篇游记 | 29个精华

一级精华
发表在 环游欧洲 2017-04-17
2016年的旅行:世界上那些绝美的犄角旮旯
2016年的旅行:世界上那些绝美的犄角旮旯 我从2007年1月去伦敦,开启自己国际旅行的第一站,此前从未到过自己所住的中国和美国以外任何一个国家。(此前美国的50个州已经去过47个,中国的34个省级行政区走了20多)。此后七年,在2014年初的伊拉克,已经走到一百个国家。2015年,在去年的年终总结里,曾说过完成了自己的终极旅行目标:世界七大洲、欧洲49国、世界一百个国家、美国五十个州、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最近这三四年,逐渐把注意力转向一些专题旅行,比如欧洲的古战场、巴罗克式的图书馆、欧洲名人墓地、纳粹相关的旅行目的地这些,重复地去那些觉得越来越有看头的地方,新的国家数已经几乎不增长了。如果按照联合国正式成员国来算,我在2014年3月已经去了第100个国家,到2017年3月,还是只有106个而已。不过在这些年里,我去了15次德国、9次意大利、7次法国、5次西班牙。去的地方越来越小众,越来越不著名,但是在历史文化的圈子里,那些其实都是重量级的圣地。整个2016年,我基本上走的都是不太著名的地方,但越是险远,越觉得心旷神怡。 2016年回顾下来,我觉得比较可以称为“犄角旮旯”的那些绝美的地方包括:秘鲁的印加小道徒步,纳兹卡线,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天空之镜”,日本本州岛上“日本三景”之中的松岛,“日本三大名园”中的兼六园和偕乐园,法西斯“军神”乃木希典的旧宅,本田和丰田两座汽车博物馆。德国、奥地利、瑞士、捷克等地“世界最美图书馆之旅”,其中大多数图书馆都在深山的修道院里面;意大利托斯卡纳山间的Orvieto、阿西西等小城,北部的多洛米蒂山;法国的安纳西、勃艮第的克吕尼修道院、博讷Baune的慈善医院,就是电影《虎口脱险》里面修女嬷嬷们的医院、凯撒打断了高卢脊梁的阿莱西亚古战场,法国阿尔萨斯的科尔马附近小村庄;捷克境内拿破仑的奥斯特里茨古战场、德意志三十年战争中皇军统帅瓦伦斯坦公爵被刺的埃格尔小城;法国诺曼底海岸的象鼻山、鲁昂城圣女贞德被烧死的地方。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12世纪囚禁英国狮心王理查一世的迪恩斯坦城堡废墟,还有纳粹毛特豪森集中营。在年底和2017年1月,我又去印度东北部和尼泊尔边境的乡村,走佛教朝圣线路,参拜了佛祖诞生、成道、布道、涅槃的地方,还有玄奘留学的那阑陀寺遗迹,那里就是西游记里西天大雷音寺的原型。以上所有地方基本上都挺小,挺偏远,但是自然风景很美,或者人文历史底蕴极为深厚。听我一一道来。 1 西班牙 2015年12月份寒假去欧洲主要的目的地是意大利托斯卡纳、法国勃艮第和阿尔萨斯的葡萄酒之旅,但第一站我先飞到西班牙,然后才去的意大利。我之前去过四次西班牙,大多数旅游热点都到过了,但是马德里郊外的埃斯科里亚Escorial王家修道院和烈士谷 Valley of Dead公交不便,我以前尽量避免自驾开车,所以没有去过,这次在马德里顺便来个查漏补缺。还有就是朋友在马约卡岛访学一年,马约卡在冬天是特别适合避寒的充满阳光的地方,我去马约卡也顺便看看朋友。不过不巧我过去的时候她正好有事离开,反倒错过了。地中海气候一般来说冬天阴冷多雨,我后来在意大利托斯卡纳和法国勃艮第三周多,见到太阳的时间总共不超过三天。可马约卡岛却是阳光明媚,这是马约卡首府帕尔马Palma城外山上的城堡,还有从城堡山上俯瞰帕尔马港口帆樯如林的游艇。 我的个人偏好,觉得西班牙菜是欧洲最好吃的菜系,比法国菜和意大利菜更好吃。所以每次来西班牙,天天吃饭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这是我到马约卡岛以后的第一顿饭,冷盘火腿和墨鱼汁烤墨鱼。这家叫做La Cueva,美国Frommer指南上说这家有马约卡岛上最好吃的鱼类Tapas,尤其是墨鱼。地址在Calle Apuntadores 5号。另外一家我觉得很值得推荐的餐馆也在旧城,Calle Boteria 3号,叫做La Boveda,他家的tapas也很好。 去马约卡的话,一般都要从马德里或者巴塞罗那转机(马约卡是欧洲冬天的度假胜地,欧洲很多地方都有直飞航班,但从美国去多半要走马德里转机)。我顺便在马德里机场租车,开去附近的埃斯科里亚宫。这里是西班牙的王宫,大约建于16世纪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时期,离开马德里有45公里,这座体量巨大的建筑是王宫,同时也是修道院、教堂、图书馆、和大学。我来这里主要的原因,是看历代西班牙国王的墓穴。从菲利普二世的父亲,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以后,历代西班牙国王都埋在这里,包括哈布斯堡家族的国王和(18世纪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以后)波旁家族的西班牙国王。但是国王的墓穴不允许拍照。在欧洲主要的皇室和王室墓穴当中,神圣罗马帝国哈布斯堡皇帝的墓穴在维也纳市中心的Kaisergruft(哈布斯堡之前的皇帝们分别埋在别处),历代英国国王埋在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历代法国国王埋在巴黎北部的圣日耳曼教堂,历代俄国沙皇埋在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教堂,这些墓穴都可以拍照。但是埃斯科里亚的历代西班牙国王墓穴不允许拍照。(日后我会找时间专门写一篇欧洲名人墓地游记的专题)。 埃斯科里亚宫Escorial另外一处特别精彩的地方,是西班牙王家图书馆。这里也不允许拍照。这张照片是我走出图书馆以后,回头从门外偷偷拍的。欧洲有一些古老的图书馆特别富丽堂皇。我最早见识到的,是维也纳郊外瓦豪河谷的Melk修道院图书馆,之后是葡萄牙科因布拉大学图书馆。这次冬天又看到了西班牙Escorial王家图书馆和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锡耶纳大教堂里的皮科洛米尼音乐图书馆。这些精美的图书馆,直接导致我在3月兴起专门游历欧洲的世界最美古代图书馆的念头,并由此制定了2016年夏季6月-7月的行程计划。日后有空的时候,我会写《世界最美图书馆》的专题游记。 其实从马德里到Escorial王宫修道院还是有公交的,但要去几公里以外山腹当中的Valley of Dead就没有公交了,所以我留到这次租车一起去。 这个纪念碑是佛朗哥政权在赢得西班牙内战胜利以后建造的法西斯政权烈士陵园。佛朗哥本人的墓也在里面。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山顶的十字架,整座山的山腹被掏空了,20世纪新现实主义纪念碑建筑风格的教堂和墓穴,全都被安排在山腹里面,工程极为浩大。 最后再推荐一家在机场的餐馆,不是马德里机场里面,而在Barajas镇上。我这次没有进马德里城,从机场租车一日游,夜里就住在机场所在的Barajas镇上,第二天清早上飞机近便。Barajas镇完全没有什么游客,本身也没什么景点,所以那里的餐馆既便宜又正宗。在小镇中心广场上有一家挺大的餐馆,叫做Taberna La Carpichosa,我在晚上看见里面有很多当地人热热闹闹地在聚餐,心想当地人多的餐馆绝对错不了,所以踱了进去。这家餐馆的猪耳朵,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猪头肉了:肥糯香软,不油腻,还有焦脆的质感。它有自己的官方网站,https://tabernalacaprichosa.com/,有英文菜单,猪头肉在前点类里面,grilled pig's ear with garlic sauce。我想,以后如果在马德里机场附近住宿的话,我就算专门为了他家的猪头肉,也会专程再来的。 (未完待续)
32136 75

二级精华
发表在 环游欧洲 2016-01-19
足迹2015:达成自己的终极旅行目标
又到一年年终总(xuan)结(yao)时。象这种年终总结,说去了哪里哪里的文章,我根本不把它称为游记,直白地说就是拿来炫的,没什么营养。只不过因为去的地方多,很多地方很有些趣味,才有稍许可读性。 2015年是我完成自己最大最终极的旅行目标的一年。其实直到2007年1月,我才去了中国美国之外的第一个国家,英国,到2014年到过的国家已经破百了,而且我并不刻意追求国家数,喜欢的地方会反复去,这七八年内,我去过12次德国,7次意大利,5次法国。 后 来大约到2010或者2011年前后,我才后知后觉地给了自己一个大目标:走过中国全部34个省级行政区(包括港澳台),美国所有50个州,欧洲所有49 个国家(以联合国成员国为准),全部七大洲(包括南极洲),世界超过一百个国家(联合国成员国为准)。这个系列目标里,2013年初去过南极洲以后,七大 洲是最先完成的目标,然后是2014年4月去过伊拉克之后国家数破百,6月去过阿塞拜疆之后走全了所有欧洲国家(说实话我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外高加索三国 算欧洲国家,比他们靠西的土耳其和叙利亚都算亚洲国家嘛),实现了两个子目标。反而是看起来最容易的美国50个州跟中国34个省,最晚完成,从2007年 以后美国就只差密西西比,阿肯色,俄克拉荷马三个州,这些年都没去。直到今年1月份,中国各省,我也从未去过台湾,福建,青海,和西藏。所以,今年终于算 是扫尾完成,也算是功德圆满。 这一年的行程很乱,没有必然的逻辑顺序,因为全年都以“查漏补缺”为主,每一次行程都会给人东一榔头西一棒 槌的感觉。所以我就不按行程顺序,而将全年去过的地方按照地域重新编排列出来。总共到了12个国家,70个城市,比去年的国家多3个,但是城市却少了二十 多个。完成了旅行目标,终归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1. 新年的以色列北部加利利海耶稣圣迹 我本身并非基督徒,仅从从世 俗的历史和文化的兴趣出发,喜欢各处去看朝圣的地方。试问,如果没有读过圣经,哪有资格自称了解西方文化呢?2014年12月底的寒假,是我第二次去以色 列。第一次在2009年1月,当时的行程专注于中部和南部,从埃拉特,经过死海和马萨达要塞,到耶路撒冷这一路。这次直飞特拉维夫机场,租车开以色列北部 的加利利海环湖路线,比较多圣经新约上面耶稣基督早年圣迹的纪念遗址,当然也有一些耶稣之前,旧约中犹太民族的景点,比如海法和雅法城,圣经里麦吉多战役 的遗址之类。 这是我的第一站,从特拉维夫机场租车直接沿海岸北上,住到海法城。海法城里有圣经中先知以利亚Elijah所住的洞穴,地方很小,在高速公路侧面山坡上的一个山洞,现在改建成了小教堂。先知以利亚生活的时代在公元前9世纪,比耶稣基督早八百多年,中国历史上相当于西周。 这是海法巴哈伊教莲花庙的大花园,依山而建。巴哈伊教创始于19世纪中叶,是个现代宗教,创教人是个伊朗人,提倡敬拜世界各种宗教的神,挺有意思的,我2011年去印度的时候,参观过德里郊外的巴哈伊教莲花庙 沿 海岸北上,我想去阿克Akko看看,当年拿破仑远征东方,征服埃及全境,一直沿海岸北上打到阿克,结果在阿克城堡下受挫于土耳其帝国守军,坚固的海陆城 墙,协助守军的英国海军分舰队,还有瘟疫,结果两个月围攻未果,拿破仑只好撤回埃及,放弃了从东方征服土耳其帝国的打算。后来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回忆说 “东方的命运决定于这座小城”。 我 从阿克城转向内陆,一路开往加利利海,在圣经里称作“太巴列湖”,太巴列是音译,就是罗马帝国第二任皇帝提比略Tiberius(开国皇帝奥古斯都的继 子,而奥古斯都又是凯撒的侄孙)。在到达湖边之前,我在路上经过一座小山,俯瞰周围平原和交通要道,这个地方叫做麦吉多Megiddo,是一个非常不得了 的地方:它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场战役和最后一场战役的地点”。这其实是个夸张的说法。说第一场战役,是有据可查,富勒的《世界军事史》第一个战例就是公元 前1458年,埃及法老图特摩斯三世在此击败反埃及联军。这场战役由当时埃及祭司详细记载下来,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场有详细过程可查的战役。武王伐纣的牧野 之战比这个晚四百来年(前1046年),而商汤灭夏的鸣条之战比这个早,但史籍里没写战役过程。至于黄帝战蚩尤,那是传说中的战役,具体的时间地点均不可 考。可是说人类的“最后一场战役”,那就牵强附会了,因为这就是圣经启示录里说的末世之战发生的地点,Armageddon,希伯来原文是“麦吉多的 山”,发音哈米吉多顿,英语里省略词首的气声Ha,就变成了Armagenddon。 圣经里末世之战的战场制高点,站在这里的感觉,很酷吧? 那天是2014年的圣诞节,我住在加利利海边。耶稣基督的大弟子,教会第一任领袖圣彼得是渔夫,我那天晚上吃的,就是当地名菜,烤“圣彼得鱼”,是不是特别应景? 耶 稣基督的爸爸是“拿撒勒的约瑟”,(well,他爸爸是上帝,约瑟就算是养父吧),这就是拿撒勒Nazareth,是个挺热闹的市镇,在自由市场边上,这 座中东最大的教堂是现代建筑。据说这就是木匠圣约瑟和圣母玛利亚的家,也就是圣经里天使来见圣母,“受胎告知”的地方。 这是达芬奇画的受胎告知,收藏在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画廊。 在受胎告知教堂旁边,紧邻着一座圣约瑟教堂,据说是约瑟的木匠作坊的原址。 从拿撒勒向东北开车7公里,有个小镇Kafr Kana,古时候叫做Cana,在圣经新约约翰福音里大大有名,就是耶稣基督进行他的第一个神迹,在Cana的婚礼上把水变成酒的地方,现在也有一座教堂。 这是卢浮宫的大画,委罗内塞Veronese的Cana的婚礼,位置么,我记得就在《蒙娜丽莎》的对面。蒙娜丽莎的画幅特别小,你一转身,就能看到对面墙上这幅超级大画。 离 开Cana不远,有座小山,虽然不高,但是相当陡峭,开车爬上去要拐16个180度的发夹弯,这就是Mt. Tabor,新约路加福音,约翰福音,马可福音里面全都提到的“主显圣容”transconfiguration的地方,山顶也有很漂亮的教堂,,是方济 各会修道院(Franciscan 方济各会就是佛郎西斯科修会)。 这幅画,是拉斐尔的《主显圣容》,收藏在梵蒂冈教皇宫的画廊。 以 色列南部死海周边是一片荒凉,周围群山寸草不生,但是北部加利利海这边却是郁郁葱葱,所有的山上都覆盖植被,农业也相当发达。我开车沿着加利利海顺时针环 湖一周,圣经新约里耶稣基督早年生活和传教就在加利利海这个区域,所以纪念圣经里圣迹的教堂比比皆是,我说了自己不是基督徒,作为一个世俗的人,相信科学 的人,我对那些“把水变酒”,“用五饼二鱼喂饱众人”之类不符合科学道理的神迹,其实并不相信,但是圣经上言之凿凿,既然大家都说有,那就有吧,我也姑且 信之。而作为一个旅行者,只要有这种纪念神迹的教堂,那我绝对是乐此不彼,一定要去看看的。 这是加利利海北端尽头的Mt Beatitudes山,耶稣基督登山布道,进行第一次传道的地方(马太福音)。纪念登山布道的教堂也是现代建筑,1937年建筑,也属于方济各会。在Beatitudes山上,可以俯瞰几乎整个加利利海的景色。 山 下海边,就是耶稣基督用“五饼二鱼”喂饱了5千个人的地方,有座小教堂Church of the Multiplication of the Loaves and Fishes,而水边是圣彼得受召堂,Church of the Primacy of St. Peter,耶稣基督受难并且复活以后,据说就在这里把教会的领导权授予弟子圣彼得。 Capernaum 村(圣经里叫做迦百农)就在附近,是加利利海边另外一处纪念地集中的所在,耶稣基督在这里传教,收了最早的几个弟子,彼得,雅各(James,詹姆斯), 约翰,安德烈(Andrew,安德鲁),马太(Matthew,马修),行医治愈病人。这个村子也是圣彼得的故乡,有圣彼得house,耶稣基督在这里住 过。 湖东北沿岸的Kursi national park里,传说耶稣基督把恶鬼从人身上驱赶出来附着在一群猪身上,就在这里(马可福音)。 最后,在加利利海的正南,约旦河流出加利利海的地方,就是传说中耶稣基督本人受洗之处,非常神圣的地方,也是全世界很多人专程过来受洗的所在。 其实关于耶稣受洗的具体地点有争议,一说是在这里,约旦河北端流出加利利海的地方,另一说是更往南,快到死海的约旦河边,那边我也去了,也有一个很大的纪念地,也是郁郁葱葱的,但是前来受洗的人,没有加利利海边多。 这是约旦河靠近死海的地方,第二处相传耶稣受洗之地,河对面就是约旦。 这里离开死海古卷被发掘的Qumran不远,我在2009年1月第一次来到以色列耶路撒冷的时候,专门去国家博物馆瞻仰过死海古卷原件,那里不让拍照,所以没有留下照片。这次自己开车比较自由,专程前来看看死海古卷的发现地,死海和约旦河边上,荒山秃岭中的一座岩洞。 那 天晚上,除了在死海边下水简短地泡一下之外(1月份,可以下水,不过还是有点冷),我特意事先订了以色列集体农庄的住宿。这里可是“约旦河西岸”,以色列 和巴勒斯坦领土争议的地区,Almog农庄处于死海,杰里科古城(属于巴勒斯坦自治区),和通往耶路撒冷大路口这个交通节点上。以色列的定居者搞的农庄, 其实就是前苏联和中国的人民公社,但是苏联和中国的公社制早就垮掉了,他们却搞得很好,每个农庄周围都郁郁葱葱的,全是椰枣等农作物,在约旦河附近荒凉干 旱赤地千里的公路两边,俨然是一块块世外桃源般的沙漠绿洲。以色列农业在全世界也是领先水平,连中国也要去学习他们干旱条件下的滴灌之类农业技术呢。至于 集体农庄“基布兹”,中国是学不来的,我们早都搞过了,已经证明失败。以色列的集体农庄能生存而且繁荣,我觉得跟他们的具体环境有关:自然环境极其恶劣, 如果不抱团互相帮助,谁也无法在那种地质条件下种地;政治环境就更恶劣,周围巴勒斯坦人随时虎视眈眈,现在所有的基布兹聚居地,周围全用铁丝网拦起来,出 入大门口都有荷枪实弹的民兵检查进出车辆。他们怕的就是阿拉伯人搞恐怖袭击。你说,这种条件下,以色列人不在基布兹里面群居,搞单干,能活下去吗? 我开车进Almog公社的时候,没费一点周折,大门口和哨兵点点头打个招呼就放行了。毕竟,亚洲面孔在这里差不多就是通行证,以色列军警不会怀疑你来搞恐怖活动。我住的地方,大概算是“公社招待所”,很好奇,给大家看看以色列版公社里的住宿条件,还有内外环境吧 这是带厨房和小院的套间,第二天早晨自助餐食堂,食品极为丰盛。 我订在公社住宿,纯粹为了猎奇,想看看以色列基布兹究竟是怎样的,我在booking.com上订的,每晚住宿含早餐88美元,这在物价昂贵的以色列算是很便宜的了。开车5分钟就到死海边,紧邻通向耶路撒冷的大路,如果自驾的话,交通极为便利。 我六年前去过耶路撒冷跟伯利恒古城,这次临上飞机离开以色列前一晚,旅馆就订在特拉维夫城里。特拉维夫海边的高楼大厦非常现代,但还保留了一座小小的雅法古城。 (我 写过世界各地很多国家的游记,但是喜欢看我写东西的朋友,这次不必找我2009年去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南部的游记了,我一直还没动笔呢。有两个原因,一是我 想等这次去完北部加利利海以后,写一个完整的以色列全国的游记;二是我不敢轻易动笔,以色列的历史太厚重,我对自己的要求也高,象当初写“两脚书橱”那三 篇一样,如果我也写,就想写出中文网史上最好的以色列游记,没有之一,对自己的期望值高到这种程度,也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不敢轻易下手,所以一拖就是六 年)。 (未完待续)
13897 29

发表在 西亚其他国家 2015-12-04
叙利亚帕尔米拉Palmyra: 被现代野蛮毁灭的古代文明
本文发表于世界遗产地理杂志 2011年4月的一天下午,叙利亚内战已经爆发了两周以上,在中部的霍姆斯 Homes,北部的阿勒颇Aleppo,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激烈冲突的新闻报导充斥电视荧屏。我困坐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旅馆小房间看着这些新闻,犹豫而 焦躁:按照原定旅行计划,我应该在三天前就结束黎巴嫩的旅行,进入叙利亚。但是战争刚巧在我前段旅程途中爆发。按常理,子曰“危邦不入”是为万全。但是这 场内战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更不知道这个文明古国里那些辉煌的古代遗迹,到战后还能幸存多少?时不我待,更何况目前边境尚未关闭,我的叙利亚签证有效,首都 大马士革也还平静,要不要赌一把? 四年之后,每次当我回顾那个干燥炎热的下午,都庆幸自己当时大着胆子做出的疯狂决定:闯进战乱的叙利 亚,去造访那些濒危的古代文明遗迹。根据国际主流媒体2015年8月报导,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已经开始破坏那里最宏伟的古代文明遗址,1980年 就已经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帕尔米拉城Palmyra。今天,我看着电脑里当时拍摄的图片资料,意识到后代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它的实景了。谁说人类 社会总是在不断文明进步的?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现代的愚昧和野蛮,正在吞噬古代的文明。 作为一个足迹遍布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旅行者,我并 非一个头脑发热的鲁莽之人,当时闯进叙利亚的决定,其实没有今天看起来那么危险。我凭借有效签证,从贝鲁特乘坐客运巴士,穿越开放而冷清的黎叙边界, 三小时之后到达首都大马士革,整个过程平静而有序。闹市区三星级的旅馆非常舒适,总共只有三四拨游客,价格只是平时的一半,服务却很周到。当时大马士革并 没有暴力冲突,只是星期五下午穆斯林的礼拜结束之后,会有大规模游行示威。平日人们生活基本照旧。但是在我游览首都的名胜之后,准备去叙利亚境内最著名的 古迹,帕尔米拉之前,我谨慎地改变了原定计划。帕尔米拉在大马士革东北215公里的沙漠之中,靠近伊拉克边境, 开始旅行之前,我曾经计划从大马士革搭乘长途汽车,经中部城市霍姆斯转车,到帕尔米拉住一晚,看沙漠中古代废墟的日升日落。但是战争开始了,我决定绕过已 经爆发武装冲突的霍姆斯城,从酒店前台花高价包专车,沿穿越沙漠的高速公路,一天往返帕尔米拉,不在大马士革以外住宿。谅来双方在这个阶段还不会把仗打到 沙漠里去,而沙漠古迹的日出,为了安全,只能作为战争的牺牲品放弃了。 帕尔米拉Palmyra,叙利亚规模最大的古代遗迹,丝绸之路末端 的贸易重镇,它兴盛的时代,从公元前后到3世纪,相当于我国的东汉魏晋年间。古代的丝绸之路,从长安一路向西,穿越河西走廊和中亚,到达今天的伊朗,当时 叫做帕提亚帝国,也就是中国古书上的安息。这些来自东方的丝绸,茶叶等贵重货物,最终将从安息运抵大秦,也就是从帕提亚,穿越今天的伊拉克,叙利亚,通过 海路或者陆地,到达当时的罗马帝国。而帕尔米拉,是伊拉克到叙利亚这条沙漠商路上的一片绿洲,因此虽然不属于汉帝国到安息的丝绸之路主段,却在安息到大秦 的末端商路上,位居险要。古代帕尔米拉的财富,就来自这些穿越沙漠,在绿洲中歇脚的骆驼商队。 今天的叙利亚,伊拉克这块中东土地,在公元 前300多年被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大帝统帅的希腊联军征服。亚历山大死后,他的部将塞琉古,以叙利亚为中心,建立了希腊化的塞琉古帝国。帕尔米拉作为塞琉古 帝国的一部分,它的文化遗存,都以希腊样式为主,所以今天在叙利亚这样一个中东穆斯林国家里,看到的历史建筑,全是象雅典卫城那样的神庙,高耸的列柱,圆 形剧场,千万不要太过惊讶。后来到公元前后,塞琉古帝国衰落,东边今天伊朗境内的帕提亚,西边罗马帝国这两大势力崛起,灭亡了中间的塞琉古,叙利亚故地, 尤其是帕尔米拉,变成帕提亚和罗马这两大帝国势力的中间地带,虽然在名义上接受罗马统治,其实是自治的东西商路城市国家,保持了相当大程度的独立主权。在 文化上,帕尔米拉的政治制度,建筑风格,基本上以古希腊城邦为蓝本,也有罗马的浴场。但是毕竟帕尔米拉处于东西商业贸易的路线,它同时也受东北的帕提亚 (波斯),东面的美索不达米亚,跟南面古埃及几个文明的影响,比如帕提亚的希腊式神庙里,供奉的神跟伊拉克两河流域的神祗类似,而神庙的列柱,所用石材来 自埃及的整块粉色大理石。 公元前后直到3世纪这两三百年,帕尔米拉在罗马帝国的羽翼下,作为半独立的城邦国家,是它最鼎盛的时候。我现在 看到的雄伟的巨石建筑遗迹,基本上都来自那个时代,典型的希腊罗马城市风貌,也是叙利亚吸引最多游客的旅游胜地。说是“吸引最多游客”,我在帕尔米拉城的 一整天里,只看到一个来自法国的旅游团,还有两位来自斯洛文尼亚的青年,后来和我一起搭伴走。政治动荡给叙利亚旅游业带来的灾难性冲击,当时就已经显而易 见。我去的季节是4月底,还没进入炎炎盛夏,正是叙利亚的旅游旺季,在往年,整个帕尔米拉几个平方公里的遗迹区,会充斥数百辆旅游车,每天几万欧洲游客, 而现在,广阔的景区,只有这么寥寥数人。 对我来说,这倒正好:一个人倘徉在伟岸的古希腊立柱废墟之中,更有凭吊古迹的意境。 帕 尔米拉的罗马遗迹占地很广,整个景区除了圆形剧场,巴尔神庙等两三个景点卖票,其他地方都免费,也没有固定的开放时间。只是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距离太 远,不能步行,最好有车或者租辆自行车。我的叙利亚司机艾曼老头对这片区域非常熟悉,首先送我到沙漠的制高点城堡山上,俯瞰整片罗马时代的遗迹。城堡建于 13世纪阿拉伯哈里发的时代,比山下的古城遗迹整整晚了一千年。城堡山大约高200米,山坡很缓,海拔也不高,但是周围上百公里范围全是一马平川,所以视 野相当开阔。 从 山顶望下去,正中间细小的方形和长条建筑,是古代帕尔米拉城的中心遗迹区,山下右手边丘陵山谷之中,星罗棋布的小点子建筑,是古代的丧葬塔群,每个家族都 有一座塔,塔分几层,每层象图书馆的抽屉那样,分格存放着历代家族成员的骨灰。而山下左手边,一直延伸到正中间罗马遗迹区外围,有大片黛青色,甚至绿得发 黑的区域,这就是沙漠里的绿洲,从古到今穿越沙漠的商队集中的休息场所,现代帕尔米拉市镇。仔细看,还能在绿洲中辨认出房子和主要马路的直线条。再放眼向 外围望去,视野所及,灰黄色的大沙漠漫漫无边,平得象一片锅底。 从城堡山下来,我就近先参观附近山下的丧葬塔群。 这 些方塔有点象东方佛教寺院的塔林,每个贵族家族一座塔,里面分几层,这些墓葬塔里最高保存最完整的两座,游客可以走进去参观,塔高三层,据说一层是男人, 一层是女人,一层是小孩的,里面并不恐怖,因为所有的棺材里都是骨灰,没有尸体,罗马人用火葬,而且棺材放置在墙壁上凹进去的龛内,口上用浮雕大理石板盖 起来,游客看到的,是浮雕和壁画,见不到后面的棺材。 我 在这里,还“捡到”了两位被困的斯洛文尼亚游客:当时这对青年夫妇坐在塔门前等开门,平时那里上锁,旅游指南书上说,镇上博物馆的看门人,会每天定点来开 门。可是当时整个景区几乎没有游客,看门人估计是犯懒,根本就不来。幸亏我到了,请我的司机开车去4公里外的博物馆把看门老头接来,才给大家解了围。他们 两位计划当天傍晚坐公车回大马士革,但是回去的车少,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我包车反正只有一个人,就邀他们搭我的车一起游览,我那年年初去过斯洛文尼亚,和 他们挺谈得来,这兵荒马乱的,一路搭伴还感觉安全些。那天游览完之后两天,他们又雇我的这位司机,艾曼老头的车,想从南部走陆地边境进入约旦继续旅游。我 后来是通过司机了解到,就在我们游览帕尔米拉的那天,叙利亚约旦边境由于战乱而关闭了,这对夫妇靠了我的司机托熟人带路,最后是偷越边境离开了叙利亚。我 自己还好,原本就计划从叙利亚飞伊朗,当时大马士革仍然一派和平景象,空中交通还正常,也没有出现逃难的景象,所以我离开叙利亚的时候,一切如常,但是从 这对夫妇走陆地边境的经历,我隐隐已经感觉到战争迫近的紧张气氛。 我们和司机艾曼老头一行四人,下一站去全城最漂亮的遗迹,巴尔神庙 Temple of Bel,巴尔神庙建成于罗马帝国初期的公元34年,供奉的巴尔Bal是古代两河流域的主神,它在城市最东段,保存得也最为完整。这儿要买票,进门后是一座 宽敞的院落,院子里无数巨型希腊石柱。 院子中间的神殿,是古希腊那种繁柱结构,而不象罗马人喜欢的水泥圆拱顶的巴西利卡大空间,所以,它是方方正正的,从外面看很大,很多雄伟的柱子,柱头装饰繁复的橡树叶,属于经典的柯林斯柱式,但是神庙内部空间其实挺小,长宽只有十来米,高14米。 神 庙围墙所围出的院落极大,长宽各两百多米,据说,在帕尔米拉城衰落的近代五百年里,整个城镇都生活在神庙的院落里面。所以,这座神庙真正好看的地方,是院 子里的柯林斯式列柱,和正中神殿的外观。院落中散落一地古代砂岩巨石,应该属于神庙屋顶,门楣,上面依稀可分辨出不同的雕刻和文字。 这是整个神庙的恢复想象图 走 出巴尔神庙门外,有条罗马长街,向西一直延伸1.2公里,在古代这是城市的主街,也是通往其他城市“高速公路”的起点,现在街两侧都还留有相当完整的希腊 式立柱拱廊。在全世界的古希腊罗马遗迹中,也没有哪里还能保持如此完整拱廊长街。站在巨石铺垫的驰道上,可以想象两千年前,这条长街完整的时候有多么气 派。 在这条柱廊长街一半的地方,有希腊式的半圆形剧场,还有大市场,希腊语叫做Agora 市 场侧面有古罗马大浴场的痕迹,也有古代税务所建筑遗迹。遥想当年,来自东方甚至中国的商队,穿越沙漠来到这里,从骆驼上卸下货物,交易各种香料,丝绸,食 品和工艺品,或者在罗马人的公共大浴场中洗去一身风餐露宿的疲惫。帕尔米拉的国库也因为商业税收而充盈。似乎,帕尔米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可以让这座城 市无限期地繁荣下去。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让帕尔米拉在公元3世纪急剧地衰落下去,直至1500年以后,变成了一个沙漠中被人遗忘的小村镇呢? 罗 马帝国时期,帕尔米拉的经济繁荣,国力鼎盛,原因除了位于商路咽喉的地理优势之外,它处于罗马帝国跟东方帕提亚帝国(中国古书上大秦与安息)之间的边境地 带也有关系,两大帝国从公元前后到3世纪之间势均力敌,各有忌惮,把叙利亚沙漠和两河流域上游当作中间缓冲地带,所以帕尔米拉拥有相当高的自治权。作为边 境重镇,帕尔米拉数百年来必须承担保护商路安全,弹压沙漠上游牧部落袭击,庇护来往商队这些职能,所以古代帕尔米拉人非常尚武,他们神庙里的浮雕和塑像, 连神祗都是顶盔贯甲的。时间推移到公元3世纪中叶,相当于中国史上三国后期,罗马帝国正经历着“三世纪危机”,内忧外患,东方的帕提亚帝国被伊朗高原新兴 的萨珊波斯帝国所灭,萨珊波斯西侵,公元260年罗马皇帝瓦勒里安御驾亲征,大败被俘。此时帕尔米拉城主欧达纳图斯Odaenathus起兵,承担起罗马 东部边境的防务,在幼发拉底河畔独力击败了得胜的波斯皇帝萨波尔一世,扶瓦勒里安的儿子登上罗马皇位,作为交换,欧达纳图斯获得罗马皇帝之下的国王尊号, 帕尔米拉也升格成罗马的附属王国,此后四年,帕尔米拉的军队向萨珊波斯帝国发动反攻,不但收复了罗马人丢失的两河流域所有国土,甚至两次围攻波斯都城泰西 封,一时帕尔米拉王国威震整个中东。 公元267年,帕尔米拉国王遇刺,两个幼子先后继位,王太后则诺比娅Zenobia垂帘听政,帕尔 米拉凭借超出罗马本身的兵威,渐有脱离罗马独霸中东之势,则诺比娅几乎吞并了罗马在中东和阿拉伯半岛的所有领土,还南下占领埃及,加冕埃及女王,北上攻占 罗马帝国在今天土耳其小亚细亚半岛的腹心地区。则诺比娅在公元271年僭号罗马帝国女皇,此时,帕尔米拉的军事和经济地位达到顶峰。但是帕尔米拉的辉煌并 没有维持多久,273年,新的罗马皇帝奥里略发动反击,迅速击败了帕尔米拉,则诺比娅被俘,帕尔米拉城被罗马军队占领。两年之后,帕尔米拉再次反叛罗马帝 国,这次奥里略皇帝镇压叛乱之后,夷平了帕尔米拉城,从此,帕尔米拉虽然保持了商路上贸易中心的位置,但是国势再未恢复,先后在罗马跟阿拉伯帝国治下,始 终只是一个地区中心的地位,直到1400年,中亚帖木儿帝国征服这里,再次夷平城市。此后的整个近代史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治下的帕尔米拉,就沦落成了沙 漠中被人遗忘的一个绿洲小镇,一度全城人口,都生活在巴尔神庙的院落中。 我觉得帕尔米拉兴衰的故事,和中国河西走廊上的凉州(以今天甘肃 武威为中心的地区)颇有相似之处:他们都是处于商路要地,民风强悍的边塞城市,当中央王朝动荡的时候,凉州就武装孤立于中原,俨然一个独立王国,三国时候 马腾,马超父子的西凉州就是半独立的军阀割据,到了后来东晋南渡,五胡十六国时期,南凉,北凉,前凉,后凉等等政权都在这里诞生,到了中央政权强大统一的 时代,又复归中原版图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统治叙利亚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崩溃,叙利亚属于法国托管地,1920年代末,法国人把 住在巴尔神庙院落里的当地居民,完全搬迁到附近建立的新城,腾空了2平方公里帕尔米拉古代遗址区,着手发掘。那时候大多数古罗马时代的遗址还都埋在地下。 经过数十年的发掘,这里成了叙利亚在首都以外规模最大,年游客流量也最多的古代遗迹,1980年即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明遗产名录。同时,考古发掘仍然在继 续,最后一批外国考古队来自波兰,跟叙利亚政府合作发掘,直到2011年我来游览的前几周,由于战乱形势刚刚撤走。 当我站在气势恢宏的列 柱大道末端,面对着巴尔神庙大门,一排排森严肃立的巨型石柱,让柱下的人觉得渺小,可是放眼望向远方,却觉得也只有这样宏大的建筑尺度,才和周围一望无际 的沙漠相配,人类的智慧和文明,在大自然的广阔无边面前,一点也不显得逊色。古代文明的伟大,在于他们能集中倾国之力,专注地,坚持地,不惜任何代价地完 成挑战自然,挑战人类社会极限的纪念碑工程,帕尔米拉的古代遗迹如是,金字塔,长城亦如是。 但是又有谁能说,人类的文明程度只会越来越 高,文明一定会战胜野蛮和蒙昧呢?自从4年多之前,我离开叙利亚之后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国家的新闻,希望内战终于能够平息,可是事与愿违,战火愈燃愈烈,先 是双方全面开战,越来越多的空袭甚至化学武器开始针对平民,然后美国和欧盟威胁要干预,从去年开始又出现了完全不可理喻的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象癌 症一样扩散,今年夏天连帕尔米拉也被他们占领,幸亏帕尔米拉失陷的前夜,当地考古博物馆连夜在政府军的护卫下偷运了两卡车最珍贵,体积又不大的考古文物回 大马士革保存。自从新闻上报导伊斯兰国占领帕尔米拉之后,我就担心他们会象对待伊拉克的亚述古都尼姆鲁德一样进行破坏。这个夏天,情势越来越糟:先是我参 观过的希腊圆形剧场被当作屠杀刑场,伊斯兰国用十来岁的半大孩子做刽子手,在古代剧场内斩首20名人质,还将血腥的录像放到网上。8月下旬,新闻里说伊斯 兰国为了追逼古代遗迹发掘出来的宝藏下落,逮捕了早已退休的83岁帕尔米拉前首席考古学家,一个月的刑讯逼供,老人什么也没有告诉这些恐怖分子,最后被伊 斯兰国公开斩首。到9月初,最坏的消息得到了证实,路透社证实叙利亚政府方面报导,恐怖分子用炸药爆破了帕尔米拉的巴尔神庙。今后,即便战争结束,恢复和 平,世人再也无法看到这些古代文明的遗存了。在这里,现代人比古代更野蛮,蒙昧战胜了文明,极端主义战胜了理智。在为这些永远遗失的世界文化遗产感到痛心 的同时,我们必须质问:人类生产力越来越提高,就意味着文明程度的提高么?那么为什么拥有现代化炸药的伊斯兰国分子,远比古代只拥有简单工具的城市建设者 愚昧和野蛮?也许,我们只能希望,人类文明的程度虽然不能直线进步,终究还是迂回曲折地螺旋前进着,文明终究会战胜野蛮,和平能够让那些蒙昧的宗教极端分 子恢复理智吧。 如果文明的力量无法令这些极端分子恢复理智,也许只有上帝才能原谅他们了。如此,则文明社会的责任,就只剩尽量把这些伊斯兰极端分子送去见他们的上帝。
5607 11
留言板

0 / 500 字

  • 飞渡先生

    回复 @mimoze:这条路线您实际走通了吗?问题一:先去科索沃再去塞尔维亚会不会有问题,虽然塞尔维亚免签了。问题二:科托尔-布德瓦-地拉那,地拉那-奥赫里德-斯科普里这两段交通分别多长时间,路况如何?

    回复

    2017-01-06 08:19

  • mimoze

    回复 @飞渡先生:你好 我自己的建议。从克罗地亚进波黑萨拉热窝之后往莫斯塔尔这边往下走,在进克罗地亚杜城,之后进黑山科托尔到布德瓦,在到地拉那--马其顿的奥赫里德--斯科普里,斯科普里到科索沃一个半小时回斯科普里,最后就塞尔维亚,

    回复

    2017-01-04 20:00

  • mimoze

    回复 @顾剑:从科托尔和布德瓦或者乌尔齐尼都有车直接到地拉那的 布德瓦早九点 乌尔齐尼下午四点,每天就一般车。

    回复

    2017-01-04 19:52

  • 时光圆圈

    顾教授你好,多年来一直在文学城里追随你的足迹了解世界,拜读过你的每一篇文章,实在是受益匪浅。只是这即将过去的一年很少在城里看到你的文字。请问还有其他途径看到大作吗?谢谢。

    回复

    2016-12-24 00:56

  • steven_mun

    顾老师你好,拜读了你的n篇游记,博古批今,引经据典,文笔生动,让人有手不释卷的感觉,请问是否有纸质图书曾经出版过,我想买来珍藏,谢谢。

    回复

    2016-12-03 13:28

  • 顾剑

    黑山到阿尔巴尼亚图上看着距离短,其实很绕,转车好几次。黑山的 Kotor到波黑的Mostar不远,Mostar是古城,波黑必去的地方,又在海岸线附近。然后Mostar到波黑首都萨拉热窝有直达的火车和汽车,萨拉热窝到贝尔格莱德也直达。

    回复

    2016-10-13 21:01

  • 飞渡先生

    回复 @顾剑:有个网友前不久刚走的路线是这样::1斯洛文尼亚-2克罗地亚-3塞尔维亚-4波黑-(克罗地亚入境第二次Dubrovnik)-5黑山-6阿尔巴尼亚-7科索沃-8马其顿,等于要申根多次,有一段是黑山去阿尔巴尼亚不顺的路。我计划的路线个人觉得有一点儿疑问是从黑山-波黑-塞尔维亚这段交通如何,会不会有点儿绕?

    回复

    2016-10-11 15:22

  • 顾剑

    回复 @飞渡先生:我觉得这样走是最合理的路线:从地图上看,你从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一路沿着海岸南下到达黑山以后,最顺的走法是黑山接着南下到阿尔巴尼亚,然后向东画圈去科索沃-马其顿-塞尔维亚-波黑,但是这只是地图上的距离,实际上黑山去阿尔巴尼亚的陆地线路有点绕,要转两到三次汽车才能到达地拉那,而且如果从科索沃如果直接去塞尔维亚入境的话,离开塞尔维亚的时候没有塞尔维亚入境章,会有麻烦。所以,你计划的路线,我觉得是最合理的。

    回复

    2016-10-11 10:50

  • 飞渡先生

    回复 @顾剑:顾老师,前南七国+阿尔巴尼亚的话,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黑山-波黑-塞尔维亚-科索沃-阿尔巴尼亚-马其顿 这样安排路线是否合理?

    回复

    2016-10-09 18:43

  • its0736

    请问,维也纳机场是否有大件行李过夜寄存?30寸的箱子?谢谢

    回复

    2016-09-08 14:39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