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0%

2_D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现居:纽约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28)

Ta的关注

6 更多

Ta的粉丝

38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5国家85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3篇游记 | 2个精华

发表在 意大利/梵蒂冈/圣马力诺/马耳他 2016-11-27
岛I - 威尼斯 - 终将沉没(全文完)
写在前面 斗胆写威尼斯。 这个被太多人描述过的城市,切入点几乎被穷尽,倒反而没了压力。 我去过两次威尼斯,一次和几个朋友,去赶双年展的尾巴;另一次是来年初夏,陪父母,过个长周末;如果顺利的话,今年圣诞节将会是第三次。 多数人一提威尼斯,都能倒背出几日游的路线,包括我在内;不过此次,我更多是想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境——还原一个或平淡、或偶然、或似是而非的威尼斯之行。也因此,以下文字并非干货。 我觉得威尼斯作为城市,可以算作一个“母题”——这个词我也是在那次旅行中学到的——就是说它可能是一类型城市的原型,是最简单、最极端,或最纯粹的存在。 这类城市就是:岛。 城仅在一座岛,岛上只有一座城。 威尼斯有数不清的岛屿:有的岛会吸引你驻足,将它作为全部;有的岛仅会与你擦身而过,连相机都忘了捕捉;有的岛你千里迢迢前往,为的却只是眺望另一个岛;还有些岛虽彼此相距甚远,但却最终归于同一彼岸…… 一座岛就是一个世界。 ——————————— 说明 这是我第三篇游记,对比前两篇,换了种写法。 第一篇“ 鲁尔区工业遗产 ”,算是中规中矩的介绍景点和建筑,几乎没再参考额外资料,连开头结尾也都是先前就设定好的。 第二篇“ 里尔的奇幻之旅 ”则不同,没去预先设定什么,但参考了大量资料,结果各景点间渐渐浮现出各种因果和关联,后来写成了大故事嵌套着小故事。 至于这一篇,完全由与同行人和陌生人间的“对话”组成,希望能更多增强临场感。 内容方面,此篇“ 岛I - 威尼斯 ”包括了我三次前往威尼斯的“建筑”旅行,具体的时间顺序是: 前五篇:主岛1-3,内陆,朱代卡岛,来自我第一次去威尼斯(2012年)。 Murano,Burano,Torcello来自第三次(2016年底)。 Lido,Mazzorbo,San Giorgio Maggiore则来自第二次(2013年)。 最后,San Michele,是三次旅行的结合。 *具体每个岛上涉及的景点,请见上面“行程单”。 **主岛1和2,主要是在描述“日常与非日常”,算是暖场和定基调,真正的景点介绍是从“内陆”这篇开始。 ***图片单独可见 https://www.flickr.com/photos/shuo_yun/albums/72157673134935584

威尼斯 威尼斯 威尼斯

12255 76

一级精华
发表在 法国/摩纳哥 2016-07-10
失落的世界 - 法国里尔的奇幻旅途(全文完)
遵循穷游传统,首先自我介绍:我从事景观设计与区域规划,曾休学在欧洲实习一年,抱着朝圣的心情前往了很多心系已久的城市。原本无心书写,但渐渐发现旅途中的所见所闻出现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呼应了诸多过往的书籍,以及之后的脚步。所以在这里,想踏实写些文字,不仅为记录,更为发掘当时遗漏的惊喜。 2016年初写完的德国鲁尔工业区行记,以及现在正在进行的威尼斯行记,也一并附在这里,希望和大家交流。 机器的逻辑 - 探索德国鲁尔区工业遗产 岛I - 威尼斯 我在里尔只停留了三天,没有食宿行建议,也想为我拜访的场所多留一些版面。 下面正文开始—— 失落的世界 - 法国里尔的奇幻之旅 『……教授从桌子里拿出来一个破烂不堪的速写本,对我说:“我要跟你讲讲关于南美的事……但我现在给你讲的任何东西都不得以任何公开形式传达给别人。 “两年前我去南美做了一次旅行,去访问那些鲜为人知的区域,在那里我发现的资料可以为动物学写几本不朽的著作。 “当工作完成的最后一天,我在一个印第安人的小村庄里过夜。我曾经治好了那里几个人,赢得了声誉。傍晚到达时,我发现他们急切地等我回来,从他们的手势我了解到是有人需要我治疗……等我进屋的时候,我发现那个人已经死了——而使我吃惊的是,他不是一个印第安人,而是一个白种人。他们说这个人独自穿过丛林到了他们的村庄,精力枯竭而死。 “根据他旁边的背包,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个画家和诗人,里面放着一个颜料盒,一盒色粉笔,几首诗,一支廉价的左轮手-枪,几发子弹——还有,这个速写本。”』 序 1994年,欧洲西北部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件是英法海底隧道经过6年终于竣工,它集合了公路、轨道交通和市政管网。 另一件是法国英国比利时为配合隧道,启动了高铁建设。计划连接巴黎、伦敦和布鲁塞尔,将原本的交通时间缩短一半。这就是后来著名的欧洲之星Eurostar列车。 在地图上,这三个首都成正三角,规划部门自然就提议在“三角形”中央位置建立一个中转枢纽——法国城市里尔Lille立即被选中,并开始为新火车站选址。 法国TGV高铁(技术),英文全称为Train with Grand Velocity,战胜了其它竞争对手被作为实施方案。需要说明的是,欧洲传统火车站离市中心非常近,好比从北京前门到金水桥;但高铁则是另一回事,为避免“高速”对人和城市带来的影响,法国TGV高铁站都会远离城区,类似机场和城市的关系。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年的里尔市市长直接上书国家规划部,强烈要求将TGV / Eurostar高铁站直接建设在城区内!同时还聘请了荷兰OMA建筑事务所(CCTV设计者),围绕新的城际交通,开发周边一系列城市综合体,包括工作、商务、居住、购物、文体等,统称Euralille,相当于以高铁站为原点建立了一个“新城”。这一系列举动,都是希望里尔借此机遇,重拾昔日欧洲贸易重镇的地位,并转型成为“欧洲中心的中心”。 三年前我在从巴黎前往布鲁塞尔的路上,在里尔停了三天,发现等待我的不仅是那个走向国际的都市,更是一次“奇幻之旅”。 Day 1 - 摔跤面具 里尔欧洲高铁站 Gare de Lille Europe 清晨我到达里尔欧洲高铁站,整个Euralille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俯瞰长方形的车站,一边是公路,一边是开阔的公园和广场。一条双向车道(桥)垂直把车站一分为二,南边部分还加建了两座塔楼。 车站分三层,靠公路侧高(与三层相连),靠公园侧低(与一层相连)。最醒目的要属两组半圆形的桁架,它们支撑着地毯般扭动的屋顶。对面则是垂到地面的玻璃幕墙,让人在任何视角都可以直望到窗外。作为到达里尔的第一站,这种通透性让人很是愉快。 底层扶梯通往的就是刚刚提到的法铁TGV/Eurostar。 至于车站两侧的巨大高差,这涉及到Euralille启动后的一项疯狂又巧妙的工程:轨道变更。 实际上,里尔一直就有自己的车站,叫做法兰德斯站Gare de Lille Flandres,近百年历史。但当时的总设计师并未选择扩张此站,而是在其北边建立了现在的里尔欧洲车站。 然后,为了解决铁轨线路在两车站间的复杂交错,以及满足高铁的特殊要求,铁轨进入市区后就逐渐沉下地表,穿过公路、房屋和原有轨道,一降再降,最后驶入车站时已经比地面低了近30米。同时增加的额外地下空间被用作停车场,服务于Euralille,据说能容纳一万辆车! 我绘制了一张图,希望能说明以上这些元素的关系——公园、车站、高铁、塔楼。 下面这座“桥”,名叫柯布西耶大道Avenue le Corbusier——名字都起作“柯布西耶”了,所以必然架空。虽然它分割了车站(顶层),但在地面成就了一个完整的公园——亨利马蒂斯公园Parc Henri Matisse,它的故事我会在第三天讲。 即将离去时,在另一个大厅,突然看到—— 这是什么?!这个庞然大物,其他人都看不见吗?! 一个平淡的早晨一下子有了“奇幻”的味道, 我顿时觉得这个城市不一般了,这次旅行更不一般了! ------------------------------------------ 明天就是跨年,寒冷的城市多了几分热闹。我向着旅馆的方向,漫步在这个曾经欧洲的贸易中转站,体验着古老、工业和庆典交织在一起的氛围。 这就是另一个火车站,法兰德斯站,与高铁站咫尺之遥。 对面是努维尔设计的购物中心,Euralille几个大字清晰得被印在入口。 市中心广场也架起了摩天轮,提供了一个俯瞰城市的新高度。 ------------------------------------------ 里尔的治安,听旅馆的工作人员说,并不稳定。 比如城市西南部分区域,他们建议我最好不要一个人去;还有就是少去“公园”,那里都聚集着流浪汉和酒鬼。但当他们知道我就是冲着街巷和公共空间来的,就又补充道,如果一定要去,Parc J.B. Lebas公园无非是最好选择。 Parc J.B. Lebas 公园 Parc J.B. Lebas公园一直就在我的目的地清单内,由荷兰著名景观事务所West8在2004年所作。 公园的故事要追述到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法国中央集权王国的缔造者,17世纪第一次将里尔这片土地从西班牙手中夺过。为了巩固统治,他特别建设了两个地方:一个是星形要塞,另一个是皇家官邸Porte de Paris。Parc J.B. Lebas公园实际就是该官邸的一条林荫道,好比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道。上图右边(北方)就是皇家官邸。 林荫道后来一度荒废为停车场,设计师通过保留并补种了过去的林荫道树种,复兴了历史,并配合周边街区的特征进行了区域划分。 东边区域是广场和各种游戏空间,配合了周边学校和展览馆的集散需求。 对比西边则是直线型贯穿步道,更强调南北交通。 公园的最大特点,就是绕园一周4米高的红色栅栏,丝毫不冰冷,反而在垂直方向上体现了很多心思。在这样历史性强的地段,如何平衡修复和创造才是最微妙的。例如与栅栏融为一体的座椅和大门,一张照片就什么都说请了。 ------------------------------------------- 在公园中的时间都会过得很快。 天渐渐暗下,街对面的灯火引起了我的注意。 Fantastic!艺术展@圣索沃尔展览馆 Gare of Saint-Sauveur 顺着闪烁箭头方向,我来到一片厂房,另一个巨大的雕塑跃然出现 。 这里是一个由旧火车站改造的展览馆,当时展出主题叫Fantastic! 想必这个魔性的天使出现得非常恰当。 展览馆室内保留了过去车站的站台和铁轨,区别是现在都布满了当代著名艺术家的作品。 比如下面这个胶带围成的“空中走廊”,出自维也纳的Numen/ For Use。他们喜欢使用高度加工的产品(胶带、网、钢索等),根据展出场地,即兴且无目的性地创作,希望通过这种人造的、延展性表皮,在地面和屋顶之间,再创造出一层新的空间,以此表达人造物对人类生活环境的拓宽。 我顿时想起了张永和老师在匡溪艺术学院考察建筑系,起初他不明白为什么那里的学生都被布置做雕塑。在他仔细观摩后,发现眼前那些事物都被注入了一个区别于传统雕塑的新特征,就是“可居性”。 ——所以最奇幻的,就是爬上悬空走廊的那一刻。 当你进入这个装置,当你以自身重量对其进行扭曲和变形时,这百般围合的胶带们才开始成为一种叫做建筑的东西。就像处于地面与天花板之间,这作品或许也处于装置与建筑之间。 空中走廊旁边是另一个作品——用瑜伽垫一样的材料扭曲而成的迷宫,还时不时加入了几面镜子。 我很喜欢这位艺术家的话,他说“一定会存在某些事物,会使我们忘记一些事,而非记起;会给予我们更多自由,而非承担”。“迷宫”就是他选择的这样一种事物,因为人们会迷路,会迷失,会淡忘自己,和自己的负担,从而才能再次实现自我认知和发现。 在德国实习时就听老板说,在法语国家做设计不管实用与否,首先一定要有好的概念,果然如此。 展览也有比较直接的作品,比如Fantastic City,由几个孩子用十万乐高拼成的城市。策划者并没有给予明确的方向,而是让他们各自拼插,彼此学习、模仿和自我更新,直到展览开幕。结果在这几个方桌上竟上演了近乎真实的“城市发展史”,从乡村般的小住宅,到最后一刻的奇幻城市。 还有一个video作品也吸引了我的注意,是关于一个经典魔术:魔术师旋转空木箱几圈,打开箱门,里面空空如也;再转几圈,打开箱门,里面走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看似简单,但艺术家想借此表达,在当代信息社会,我们一直在尝试触碰“新的自己”——那些那么真实却又不存在的人格或影像。无数媒体创造了无数个我们,在文本、电视、网络,同时通过影响这些影像,影响我们的意识,并最终改变我们的本体。 ——所以最后哪一个才是开始时那个真正的魔术师,已经不再重要了。 作品名为The missing viewer,附上几张截图,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观看 https://vimeo.com/17494158。 后来,我也研究了下展览馆的演变。这里用作货运站有近百年,在2008年才决定变更用途,作为文化地标。 对于从设计到建成被要求在八个月内,建筑师几乎是从自己之前的建成项目中东拼西凑,甚至趁过去的施工报价没过期,又重新订购了一轮:所以家具都来自以前一个学校项目,而下面的吊灯则来自一个停车场。 游逛最后,我也彻底了解了这次活动:它是Lille 3000(一个文化机构)每两年举办一次的主题展览, Fantastic!是那一年的主题(2016年主题为Renaissance)。这系列活动场面浩大,遍布全城,不仅会囊括大大小小博物馆美术馆,还会无孔不入偶发在大街小巷各种公共场所。 ——所以这天最开始,高悬在里尔欧洲车站的带着摔跤面具的猎人人偶也是Fantastic!的一部分。由美国著名服装设计师和表演艺术家Nick Cave设计,材料并非布料,而是椰壳纤维!更有趣的是,听说有个团队每隔几天就会在深夜将“人偶”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后第二天早上,以未能预料的、难以追查的机制,随机出现在大街上、广场里等城市各个角落,带给整个都市更多的奇幻色彩。 ------------------------------------------------------------------------ 『……他把速写本递给我后,拿起一支雪茄,靠向椅背,凝望着我。 我打开速写本,指望看到某种奇迹……然而第一页是令人失望的,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穿粗麻上衣的胖男人画像,下面有点说明。而后又是几页女人和婴儿们的人像习作,之后是动物。我看不出什么名堂。 再下一页是用颜色粗粗画就的风景……前景是布满淡绿色植物的低地,后景是一道横过整页的红色高原。高原右侧还有一个同样高度的孤立山体,与高原间被深深的悬崖分开,只有山体的另一侧陡峭地连着低地……这一切的后面,是蓝色的热带天空。 “无疑是举世无双的地质构造!”教授对我说道,“世界上不可能有人想到这样的结构!……现在看下一页吧。” 我翻过这页,惊叫起来。整整一页是一个我从未见到过的巨大的最不寻常的动物。头像鸟,身子像蜥蜴,尾巴和拱起的背上长着向上的针状物……在这个动物背后,十五米高的棕搁树像蒲公英般大小;前景,还有个小得可怜的人影,站着,呆望着巨兽……』 Day 2 - 巨人 里尔有领导者乌托邦的城市理想,有设计师癫狂的都市尝试,还有艺术家对自我、对外在、对虚无的抽象表达——不过论“奇幻”,味道最重的,却要属一处与里尔共存300多年的军事建筑。那里一直与世隔绝,即便今天依旧未向公众开放。新年第一天,我就踏着第一缕阳光,启程前往里尔星形要塞Citadel of Lille。 作为近代欧洲战争的产物,星形要塞通常拥有完美的几何形体,正五边形,正六边形。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御用军事工程师Vauban将它发展至巅峰,并创造出传奇的“五菱堡要塞”。 没错,里尔星形要塞正出自他手,并被他本人誉为the Queen of Citadel。 里尔星形要塞 Citadel of Lille 要塞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其外围是一片平坦而开阔的草地,可以远望到树林背后厚重的暗色壁垒。 我跟着零星几个晨练的人,跨过运河,沿着小路终于绕到壁垒之内。那些只存在于“龙与地下城”中的城墙、菱堡、护城河,海市蜃楼般地浮现出来。 前文图高起的尖角就叫菱堡,是组成主体要塞的一部分;除此之外的所有周边防御工事统称次级壁垒——所以真正不开放的,是主体要塞,因为依旧用作军事单位,属于里尔快速反应部队;而次级壁垒部分早已归还给城市,作公园使用。 下图拍摄自附近的牌碑,可见五个菱堡的主体要塞,和周围放射状、层层紧扣的次级壁垒。 借这个图案,正好说说我过去读到的星形要塞。它真正吸引我的,是这个完美而复杂的图案,仅仅基于一个简单的机制:即让接近某一面城墙的敌人,同时进入其正面和两侧壁垒的炮火范围之内——所以没有所谓的正面,也不存在侧射死角。然后就按这个原则不断迭代,最后就会形成上面的城池布局。 在如此巧妙的设计之上,Vauban还继续在外围(次级壁垒)上提出创新。他认为菱堡外围土地也需要统一塑造,以配合主堡。他提出在地面雕刻出一个个朝要塞中央倾斜的三角形平台(如上图),其目的是使敌人被迫从平地转到坡地,从而更好得曝露在内一层炮火之下。具体来说,设想敌人攻破了最外层,必须途经倾斜向下的三角形地块,这样就有利于次外层火炮的攻击;即使次外层再被攻破,敌人仍必须途经次外层向下倾斜的三角区,那么就有利于第三层火炮的攻击。以此类推,外一层永远为内一层创造有利地势。 下图就是东北方向的次级壁垒,现在增建了的步道,被融入城市公园。 绕着要塞走了一圈,我终于看到了紧锁的城门。 我曾经在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时进入了一个位居山顶的军事要塞,几个街区的范围内,包括了从菜园,到磨坊,到教堂,再到指挥中心和军火库等各种战争生活所必须的场所。相信里尔要塞内也是类似结构。 最后,我沿着身后石桥向外离开。 对比昨天目睹的都市更新,这里更像是一座被时间遗忘的堡垒,任由周边建设如何蔓延,技术如何更替,它仍然继续着自己的使命。 ---------------------------------------- Deûle 河岸公园与Le Blan et Lafont技术园区 新年第一天会是安全的一天,所以我决定顺着星形要塞前往西部城郊,就是昨天曾被警告治安混乱的地区。 目的地是位于Deûle运河岸边的人工湿地,源自一张在网上无意看到的照片:广阔平坦的草坪前,几个从容的水潭倒映着木平台、栈道和湿生植物,设计干净而又不拐弯抹角。 历史上里尔在工业界的名气来自纺织业,而这个河岸就是百年前的纺织中心。近处的水公园,倒映着漫画般的蓝天,笼罩着远景巨大的工厂。工厂不算打眼,但崭新得很,看得出是最近刚被翻新过。 这里的设计概念,当然与雨洪收集有关:雨水经过降速都先收集到两侧的水渠,然后导入湿地部分,进行过滤和植物修复,最终引流入Deûle运河。 为了呼应工厂与运河过去的密切关系,重新确立该场所的意义。笔直的栈道象征运输铁轨,几个平台则象征货品集散甲板。 比起刚才层层相扣的星形要塞,这里显得非常开阔。我沿着水渠走了很远,发现同样的植被和材料(镀锌钢板)还继续蔓延下去,好像在标志着某种领域——而这“领域”的中心,就是那座静立的纺织厂。 走近发现,其实整个工厂只剩下了一张表皮:旧有的砖墙被内层的钢结构加固,外面只有存留的标牌诉说着当时的辉煌。 我围工厂绕了一圈,看到玻璃上的像素化图案在这种环境下略显突兀,有种工业革命后信息技术的蠢蠢欲动。这也驱使我想进入工厂一探究竟。 ——直到这时,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在哪。 我的意思是,我根本不知道我正无意走进了另一个城市核心区。一个被称为EuraTechnologies的信息技术研发中心,是Euralille建成后的,由政府主持的四大城市发展推进力之一。这种感觉好比去纽约时代广场的路上,误入了洛克菲勒中心。 贴着玻璃窗,我向工厂里面望去,正好与一个工作人员对视。双方静止几秒钟后,他向我挥挥手,然后示意大门的方向(这是我欧洲旅行一年间最顺利的一次"trespassing")。 建筑内部就是下面的样子,两座旧工厂间的空地被玻璃幕墙完全封闭,围合成一个公共大厅。虽然还不到中午,阳光已经透过玻璃充溢着整个空间,几只沙发被晒得暖烘烘的。 我游走一圈,狂按几下快门,便和工作人员聊起来。他告诉我这里集中了包括微软在内的上百家IT公司,每天有二千多人进进出出;市长的上亿投资卓有成效,除了硬件设施,还特别扶持了无数创业者,已经算是法国第二大startup聚集地。——这让我想到Euralille总设计师的原话:“如果你要开场交响音乐会,最好就选在里尔,因为巴黎、伦敦和布鲁塞尔的人都可以参加;如果你的公司要占领英国市场,里尔也是最好起点,因为从伦敦到里尔比到肯特郡都要更快”。 听了许多有趣的信息,我谢过他,准备离去。 他问我“不进去吗?”,然后指了指身边一个巨大的纽扣电池形状的物体。我也才发觉这庞然大物的突兀。 顺他指的方向,我还望到靠在角落的Fantastic!展览海报,一下子明白了,所以这里和先前悬挂在车站的“摔跤猎手”一样,都是系列展览的一部分!我异常兴奋地凑近入口,然后按照指示,赤脚,迈进白色而狭窄的通道。 随光一点点变亮,尽头又是一个奇幻世界: 正圆形屋子, 中央是正圆形的座椅, 然后窗外一片白雪茫茫。 这里的主角叫做汉斯Hans,是个比利时视觉艺术家,擅长仿造司空见惯的日常场景。比如这次“雪景”,观者像被置于某个了望塔中,透过全视野的落地窗,眺望没有尽头的雪地。枯树,被制作成各种尺寸,精心地放在每个能引起视错觉的位置,近大远小,将世界的这一片段,像舞台布景般展现在你面前。 汉斯喜欢淡化空间感和时间感——但与其这么说,我认为他是用“淡化”来反讽,反讽人们越来越难以通过某个视觉片段去分辨自己处在何地,或处于何时。按他的话,这是因为全球化进程钝化了地域差别,使身边环境都变得均质,难以分辨。 忍不住放上他上一个作品(图片来自作者个人网站),不过在解释之前,你觉得你看到了什么? 下图是艺术家本人的手稿,可以清楚说明这并非现实,而是一个精心谋划的舞台。 真人比例的座位、桌台和吊灯,配着窗外近大远小的路灯、扭曲的公路。 作品描述的可能是任何一天的午夜,在可能是任何一条高速路旁的任何一家快餐店,有人无意望向路灯下山间公路转角的某个瞬间。 一切都发生在虚构的日常,但它却正因为自身的日常而显得无比真实。 -------------------------------------------------------------------- 自天而降的房子Fallen from sky 在去下一个目的地的路上,我遇到了一队缓慢移动的人群,尽头是一座180度倒置的房子。 我没有跟随争先恐后“夺窗而入”的人们,因为觉得眼前这个装置,并不深奥:上下颠倒的房子,加上室内上下颠倒的家具,然后利用内外视觉反差,创造“幻境”。 无意看到旁边牌子写着:Fallen from the sky,感到艺术家好像在有意隐藏什么……可当时没来得及领悟,就匆匆离开(后悔)……所以这里的室内照片不得不借用作者的官网照片。 后来,我读到艺术家本人的故事。他喜欢把很多日常事物都做得很大——比如一人高的调酒杯、两米长的蜜蜂——这些巨型作品其实都根源于作者最钟爱的主题:童年。 所以艺术品的“巨大”是为了衬托参观者的“渺小”,是为了让人们在冥冥中回想起幼年时的记忆片段——重新成为那个曾经穿梭在巨人世界中的孩童的自己。 Fallen from the sky就归于这个主题: 房子的原型来自作者爷爷的海边住宅,他儿时每年夏天都会和爷爷在那里避暑,日复一日,他已经将房子几乎等同于自己的爷爷。所以“Fallen from the sky”说的不仅仅是房子,更是去世的爷爷。“倒置”的意象,不仅仅是针对家具,更是针对家具中的“钟表”——是作者任性的希望:希望“时光倒流”。 作者复原过去室内的一切,为的就是将自己深埋入这个记忆深渊,沉浸在对爷爷的无限想念。 难怪后来不少人评论,说这件作品,不像房子,却像座“坟”。 -------------------------------------------------------------------- 巨人花园 Garden of Giants 这个公园是个谜语,谜底是“巨人”,它的中心是“巨人出没的沼泽”。 《绿野仙踪》有个故事讲主角几人旅途中遇到一个巨大的石像,复活节岛上的那种,然后他们无意触碰了某个机关,结果地动山摇,整个头像拔地而起,露出了一直深埋地下的巨大身躯…… ——我觉得这个故事很应景,眼前这些巨人或许就只是暂时沉睡。 周边遍布着巨人的脚印,盛着昨夜的雨水,深嵌在似乎被重重踏碎的石板路。 还有除巨人外,无人知晓如何攀爬的椅子。 巨人的狩猎牢笼。 巨人的祭坛——听说这个构筑物是在影射wicker man(一种通过焚烧活人达到祭祀的巨大人形装置)。 还有巨人的“巢穴”(其实是巨大地下停车场的通风井)。 我在想,如果套用上一个艺术家的理论——“作品的巨大,是帮我们忆起童年”——那么这个公园所创造的巨人虚幻,反而就是幼年我们所见到的真实。 换句话说,这里的抽象意义在于:与其说它是一个客观存在的花园,不如说它是一个或多或少存在于每个人孩童记忆中的片段。我们过去就匍匐在“巨人”世界,看着远大于我们的人,听着根本听不懂的话,然后想着有一天会变成他们——就像现在一样。 最后, 公园的尾声,是这样一堵墙。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它们好像就是诺亚方舟上幸存的物种。虽然设计图纸上这些动物会喷水,但我依然不能确定它们是象征着“生”,还是“死”…… -------------------------------------- Phantasia!艺术展@邮局展览馆Le Tri Postal Fantastic!艺术展另一个压轴大展发生在Le Tri Postal,一个邮局改建的展览馆。我在闭馆前的两小时迈进大厅,当时天色已晚,游客稀疏,为原本的奇幻展增添了更多怪诞诡异的气氛。这次展览部分作品口味偏重。 首先,一个3米高的白色巨怪,坐着背对着入口。 绕道正面,却发现它有一双蓝眼睛,直直地望着地面,姿态好比罗丹的思想者。 作品名为“孤独Le Solitaire”,却被人们戏虐地称为“孤独的意面”——因为它从上到下似乎都是意大利面做的。我没有看到作者承认这个意象,除了他借此巨人口吻写到“他(造物者)每天在我身上淋一层pasta,我一天天长大……”。 意面巨人为什么会孤独呢?大概因为制作它的人用尽自己的一生,却只是造就了他人的食物。(戏虐版本的回答是:因为太多人都难忍面筋,并处于低碳水化合物节食)下图来自作者官网。 这时,我恍惚感到有一双眼睛在柱子后面注视着我。 这也是来自同一艺术家的作品,由干枯的躯体,骷髅和鬼魂组成。作者同样写到:“它们来自那片会射杀儿童的土地,那片将人淹死在米粥里的土地,那片饮血止渴,恶梦不尽,死灵横行,却用铁锹不足以埋葬他们的土地。” 这作品的重点是鞋子,隐喻衬布下的都曾是芸芸众生(下图来自作者官网)。 转过弯,进入了一个灯光昏暗、装饰陈设极其诡异的房间——气氛就像进入了小红帽死后多年但尸体还未移走的小屋。 一个真人大小,也是唯一的人类角色,躺在床上,身边都是兽首人身的怪物——感觉会随时突然站起来,向我扑来。 墙上还挂着许多毛骨悚然的照片。 简介说该作品受嬉皮文化、基督圣像画、超现实主义和美国民间故事影响。作品名为“耳语地穴whisper cave”,在暗示柏拉图的“地穴寓言”,即我们都活在地穴,所见的现实仅是洞外光线投影进来的影子。 ——如果把以上的线索连在一起,从下面这个圣像画般的布局,或许可以做些推论: 躺在床上的女人也许就象征基督,身边是守着她的门徒。可她不是基督,因为她不活在当下,只存在于自己的历史中,永远盯着墙壁上自己古旧的影像;也因此这里没有背叛,没有救赎,也没有复活,只有无尽的轮回——就像柏拉图笔下洞底的人们,每天看着自己的影子,随太阳东升又西落。 -------------------------------------- 二楼的作品轻松了很多,首先是重头戏:声响服饰soundsuit。与其说是充满雕塑感的服饰,不如说是恰好可以穿戴的雕塑。这种服饰“可以隐去人的种族、性别、等级”,使人们回归成一个单纯的个体。 可是,“嗓音”呢,似乎难以隐去——也许这也是作者让服饰本身发声的缘由。为此,他所用的材料都是扣子、塑料管、铁花、瓶盖等,能在运动过程中发出声响的材料。 旁边的视频在播放表演,可以听到服饰舞动起来的声响——很像海浪的声音。 (视频主角:算盘) 最后一个展品,叫My private sky,是一只独角兽侧卧在触手可及的橱窗中。 艺术家利用这种充填玩具与周边环境的塑造,唤起观者心中“陌生的熟悉感strangely familiar”——具体说就是一种真实,但又没能达到完全真实,从而对观者产生陌生和不适的感觉。这种感觉,可以追述到弗洛伊德对uncanny的心理学研究。 虽然在里尔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词,但随后的两年却阴差阳错地又遇到几次,印象最深的是在一个computer vision讲座上。当时演讲人说,当模拟一件事物从不真实逐渐变得真实时,人会产生愉悦感;但随着真实度上升却未到达完全真实时,在某个特定区域,观者会本能产生排斥或者恐惧:例如当玩偶被制作成极为接近真实的人之前,在某个区间会让观者怀疑这不是玩偶,而是一具尸体。只有突破这个极限,才能重新到达让人愉悦的真实——而这段让愉悦一落千丈的区间,就被称为恐怖谷效应uncanny valley。 我觉得,这里似乎是Fantastic展的一个高潮,就是有人默默地,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不声不响地带到了我们身边。 这生物在自我演变,并在接近绝对真实的过程中,给我们以充满恐怖的熟悉。然后又在恐惧之余,让我们反问自己:这些奇幻是否能与我们的真实世界共存?或者是否我们早已处于奇幻之中,却还不自知?再或者真实至极就是奇幻本身? ------------------------------------------------------------------- 『教授从书架上取下来一本书,说:“这里有一个插图会使你感兴趣的。啊,有了,在这!侏罗纪恐龙属剑龙生时的复原形象……” 我看到图画,吓了一跳。这个世界上已不复存在的动物,和那个无名画家的速写的确太像了。 “但是这些动物怎么到的那个高原呢?”我问。 “我不认为这是个非常难解的问题,”教授说,“解释只能有一个。也许你知道,南美是一个花岗岩大陆。就在这个地点,在某个非常遥远的时代,有过一次巨大突然的火山作用的地壳隆起。一个像苏塞克斯那样大的区域,连同它上面所有的生命都一起被抬升了,并且被硬度极大的垂直峭壁和大陆的其他部分相断开。结果呢,就是像翼龙和剑龙那样属于侏罗纪的动物,由于那些小概率的地质运动,被违反自然地保留了下来。” ……虽然我并没有科学家的情怀,但我依然激动地说:“如果我曾怀疑过您,我深感抱歉。当我看到证据的时候,我理解了 …… “一切是这么不可思议,您,发现了一个失落的世界。”』 ——《失落的世界》,柯南·道尔 Day 3 - 动物园 亨利马蒂斯公园Parc Henri Matisse 对里尔,过去我并非一无所知,至少我知道这里有个亨利马蒂斯公园,是我朝圣地之一。 公园位于火车站南侧,按照旧时城池布局改造而来,从俯瞰图可依稀辨认出城门、箭塔和护城河。 公园内,最瞩目的是一个被垂直抬升了七米的孤岛,不规则形状,面积好比半个足球场。孤岛名叫德波润丝岛Derborence Island,取自瑞士最后一片未被人触及的原始森林(起初我觉得这个概念很有意境——以一片森林做名字——后来想到亚马逊购物和富士苹果,觉得也还好)。 公园出自巴黎雪铁龙公园设计者,他借用瑞士森林之名,是希望能在里尔实现他的专业理想,即让人们体会到“未被扰动的自然”。因此,这座孤岛被抬高七米,为的就是建立一个隔离且封闭的系统,割断地面与岛之间的联系,放由动植物自我更替,并最终,让处于快速城市化现代化的人们,看到不同的自然,一个未被打扰的自然。 据说这些混凝土围墙中混进了很多从里尔回收的物品,比如路牌、钟表、玩具等,算是为“原生自然”添些城市记忆。 其实设计师本人的野心不仅如此,实际上建成的德波润丝岛已经是简化版本了。他曾经希望在岛周边建立四个观察站,像了望塔一样为人们提供观察岛顶的条件,因为他希望这种自然复兴的过程和演替能够被人知晓(比如社区学校)。可惜的是,由于预算原因,了望塔并未实现,所以虽然创造了一个自由的自然,但却无法观察。 这使我想到量子力学中仍在讨论的问题:基本粒子穿过双缝时产生的干涉现象,会因为探测器的引入观测,而消失。也称为量子退相干。好像“探测器/探测”是世界可能性的一把锁——即世界朝着无方向和更多可能性发展,但随观察者的出现,那无限的可能性瞬间塌缩成唯一。 如果这个物理假设成立的话,那我还真的窃喜“了望塔”的移除,因为这样没有人能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而上面依然存在着无限的可能。 顺着蜿蜒的步道,可以望见南段车站之上腾空架设的两座塔楼,现已是里尔的地标,而我下一个目的地就在它们之地下。 ----------------------------------------- Euralille地铁站(皮拉内西空间)Espace Piranesien 随Euralille构想的完成,后期OMA的角色更多是在帮政府定夺单体建筑的具体竞标。看着体量巨大的购物中心交给让努维尔,高铁站交给法铁设计院,然后配套的酒店、办公楼、公园也都一个个被其它事务所领走——而核心区留给OMA的,只剩下一个地铁站。 但是不要小看这个埋在地下的混凝土方盒子,用库哈斯的话说,正是这个地方串联了以上所有建筑。 ——他还给这里起了一个古怪的名字:皮拉内西空间Espace Piranesien。 进入地铁站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所有三个十八米高的内立面,完全被壁画所覆盖。画中带着真实的痕迹,却描绘着虚幻之城。 巴黎、伦敦、柏林、纽约、布鲁塞尔等城市的片段,彼此相互遮掩、堆叠、塌陷,就像一座天文馆,把建筑似星座般投影到幕壁。 那么什么是皮拉内西空间呢?我的理解,它是指一个看不见边界的迷宫——好比埃舍尔的绘画,或者很多电影(如盗梦空间)曾经探讨的那样——就是你只会看到无数的通道,但看不到它们的起点与终点;而对于这些通道,你又不知它们是否相连,或者将通往何处,也因此它们变成了“看得见的未知”。 ——当这无数的“未知”叠加在一起时,就会给人一种很强的矛盾感、迷失感和超现实感,从而迫使你将惯有的线性思维转为非线性,然后沉浸于理解这复杂系统的不断尝试中。早在18世纪的罗马,皮拉内西本人的雕版画(下图),就首次描绘了这样的内向型矛盾空间。 以此为基础,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个地铁站会出现以下的场景:通道毫无规则地从一个地方开始,又毫无规则地在另一个地方终结。也就是这些悬在半空的通道,以一种隐晦的皮拉内西式途径,在周边建筑和交通基础设施间建立了联系。 最后锦上添花的,是所有壁画不仅作为象征,其近景部分更是以1:1的比例,与地铁站室内空间无缝衔接。也就是说,画中也有一层二层,它的一二层正好分别与地铁站的一二层齐平;画中的每个出入口,也都恰好连接着一条空中走廊。 就这样,在这个皮拉内西空间中,现实和虚幻世界的边界终于被模糊,因为两者都是彼此的延续,里尔也终于将奇幻推向极致。 真的好想知道,这条通往巴别塔顶端的通道,现实中又会通向哪。 ---------------------------------------- Zénith会展中心Congrexpo OMA在Euralille外延的高速路边,还设计了一座巨大的椭圆形会展中心,可惜我尝试了两次都不能进入——这也是我在欧洲旅居一年发现最难进入的一类建筑,柏林、慕尼黑、汉诺威和这里,无一例外。 从空中俯瞰会展中心,就像大地上的一副面具。 据说室内分成了三个部分,由两堵自由移动的墙隔开,从而得到三种不同尺度的空间,以适应多种用途。可惜对于这里,我只拍摄了这张外景。翘起的一端对应室内的看台。 过去读到,该会展中心利用条形开窗,使居于室内与附近高速路上的人相互得以窥视。因此,当人坐在室内,他能够望到室外,能够望到远处的汽车从一端驶来,并消失在另外一端——就像“皮拉内西空间”一样,地面的人会看到其他人从空中走廊一端走来,并消失在另外一端。高铁站也是同样道理,三层玻璃幕墙不仅为通透和采光,更让在城市公园中行走的人们能清晰看到列车的驶进驶出,从而感知到里尔与更大区域的关联,以及体验到城市基础设施系统所建立的即时的无尽复杂。 ------------------------------------------ “奇幻(Fantasy)”,源自希腊语Phantasia,原意为“鬼魅”或者“触不到的现实”,现在经常与“幻想、怪诞和疯狂”连用。我们熟悉的“奇幻”多来自奇幻文学,但在它出现以前,早在15世纪,“奇幻”已经存在于绘画中,特指那些颠覆自然规则和理性逻辑的风景画。 那么为什么风景绘画的最初形态会充满怪异和奇幻呢? 事实上,起初的西方绘画题材很少描绘自然风景,因为人们过去认为自然中充满野蛮和危险。到了中世纪的一千年,绘画又都服务于宗教。直至14-17世纪文艺复兴期间,“自然风景”才被重新认识,人们才开始将部分对伊甸园的专注,转移到我们生活的周遭。 在当时对“风景画”影响最大的,就是源于佛罗伦萨的透视画法,归纳出以人视点为基准的空间绘画规则,将制图、舞台和建筑设计都推上了新高度,影响至今。 但鲜为人知的是,当时在欧洲北部,有另一群人也在以自己的方式探索着风景绘画——他们不一定有透视画法的影响之大,但却诱发了几百年后的超现实主义;他们不一定遵循物理法则,但他们却将美丽与怪诞并置,将惊奇与恐怖交叠,再加上晦涩且现已失传的符号,将风景画引领至另一个方向:即现实扭曲后的奇幻风景。 这些人都来自里尔所属的法兰德地区(该区域包括现在的荷兰比利时),所以Fantastic! 系列展中当然也不会少了他们。 法兰德风景寓言美术展@里尔美术馆 Le Palais Des Beaux Arts de Lille 昨天经过里尔美术馆,看到两张醒目的海报,散发着诱人的“奇幻”味道:法兰德风景寓言Fables du Paysage Flamand,与巴别塔Babel。 法兰德风景寓言诉说着“奇幻”的由来、本质和演变,在整个Fantastic!展中扮演着最追根溯源的角色。我在这里只放上当时围观较多的几幅画,它们可称为欧洲北部文艺复兴的里程碑。(图片都来自Wiki) 首先是著名的博斯Bosch,他其实与达芬奇齐名,是将奇幻风景绘画推向巅峰的画家。他的画中充满了怪兽与机器,比如一副著名的三联画,叫人间乐园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左为天堂、中为人间、右为地狱。里奥纳多迪卡普里奥之前去梵蒂冈见教皇,就是送了Bosch的书)。 有趣的是,天堂与人间非常相似,区别是人间充满了红色的苹果——这象征夏娃偷食的禁果,就是人间充满欲望。画中人间与地狱也有共同元素:即人造物(乐器、农具、家具等),区别是在人间时它们是工具,是人与人相互扶持的联系;但在地狱它们是刑具,是人与人相互残杀的道具。 有人说“人间乐园”的命名直指中联“人间”,所以观看应从中往两侧,即告诫人间或福,将走向左联“天堂”;或祸,将走向右联“地狱”。但我更喜欢另一种说法,就是三联画的观看顺序应为从左向右,表达“人类向地狱走得越深,生命与非生命间的界线,就变得越支离破碎。”就像右联中,人、怪物、家具、机器和乐器都发生异化,完全嵌入了彼此。 这一幅叫做Vision of Tondal,也是展出中围观较多的作品。它讲述的是一个叫Tondal的爱尔兰骑士,在梦中灵魂进入天堂、地狱、炼狱的经历。在但丁之前,这个故事是对地狱最初的描述之一。 虽然是文艺复兴,但宗教依然在画中留有痕迹,这使得风景绘画中都藏有一个命题:就像品味“寓言”,观者需要层层剥离表象,才能找到该命题,从而让隐喻从超现实的背景中浮现出来——这也是这次展览被命名为“风景寓言”的原因。 题眼往往始于一个细节,最典型的,就是圣经。 例如,下面这幅画依然来自Bosch,内容充满了光怪陆离的情景,各种人形兽、符号、古怪的机器围绕在残垣断瓦中。作品名为圣安东尼的诱惑Temptation of Saint Anthony,该典故被很多画家都描绘过,也都是这样百鬼夜行般的情景。此处题眼是画中一位老者,他就是圣安东尼,他通常坐着或跪着,独自学习着圣经,并忽视周遭一切怪异生灵和恐怖幻象。所以,这幅画的核心就是在传达圣徒将一切外界诱惑拒之门外。 也包括这一幅,可以明显看到中下偏左的那位老者,和石案上的一本圣经。 前几张画中,还有个重要的共同特征,就是动物被拟人化。这些艺术家们采用“人形兽humanoid”,在提醒观者自身作为“人类”在世界中的地位。 过去人们相信,世界中心就是文明中心,远离中心的野外只有恐怖的未知。随着远离世界中心,文明程度逐渐下降,最终达到混沌荒蛮的地平线边缘:一个唯有凶残野兽横行的地方。“人形兽”的含义也就在于此,它们介于人类与兽类之间,介于文明与野蛮之间,介于现实与奇幻之间,它们就象征着真实世界与奇幻世界之间的领域。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里尔和今天看到的风景寓言展非常契合。 ——也许是,比起所连接的巴黎伦敦布鲁塞尔,里尔恰好也处于郊外,就像一个失落的动物园,承载着这些类生物,以及它们所幻化出的各种奇幻图景。 --------------------------------------- 尾声 过去,我无意中读过柯南道尔的《失落的世界》。 一开篇,他就通过两个主角的对话,描述出由于地质运动被抬高千米,并与地面隔离的一片大陆,它像孤岛般耸入云霄,保存着无数史前动物,或者说,地球的另一段历史。 在我离开之际,从火车车窗再次望到公园的德波润丝岛,我觉得对于亨利马蒂斯公园,它就是那个“失落的世界”:动物植物以不为人知的方式到来、繁衍、更替,并经过几十年,终于成为一个独立王国。 其实 Euralille不也如此吗? 它对于里尔也是这样一片失落的土地,孕育了巨大的购物中心,迷宫般错综的地铁枢纽,与公路基础设施同步的会展中心,还有构建在高铁站顶的地标性塔楼——在这里,是另一个城市,也是另一个世界,它有着与周边完全不同的细胞生长结构,进行着几乎独立的进化演变。 火车开始加速,我感到整个地面都随之颤抖,好像这一脉铁轨,连同身后的里尔都要从地面垂直拔起一样——就像柯南道尔笔下那座古陆,变成一个失落的孤岛。 AA伦敦建筑联盟曾研究过里尔的城市演变,得出的结论是:虽然拥有Euralille宏大的城市图景,虽然冠以文化之都和技术推进核心等诸多头衔,但是,里尔终究没能完成前市长的最初愿景,没能成为欧洲中心的“中心”——最后它只是和其它卫星城一样,变成了又一个欧洲中心的“郊外”。 是“郊外”,即便为真,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因为只有“郊外”才充满奇幻,才充满未知;只有“郊外”才是这片法兰德艺术家们创造出无数风景寓言的地方。 从现实到怪诞边缘,从文明到荒蛮无知,里尔正像一叶方舟,浮在中央,而不偏向任何一方。这方舟上满载着奇幻又包含深义的“动物”——它们就是带着摔跤面具的古代猎手,是栖息在红色空间的独角兽,是穿著声响服饰的匿名舞者,是自天而降的房子,是白雪皑皑的冥想之塔,是圣像画般的耳语地穴 ……它们独一无二,悠闲地居住在这个失落的世界。 -------------------------------------------------------------------- (最后,文中部分照片已经上传到Flickr,希望和大家交流~ https://www.flickr.com/photos/shuo_yun/albums/72157669291851182/with/29620373264/)

里尔 里尔 里尔

33720 61

一级精华
发表在 德国 2015-12-14
机器的逻辑 - 探索德国鲁尔区工业遗产(全文完)
自然给了我们一切。 起初我们从中获取食物、衣着和居所, 之后又学会提取材料,创造新事物, 但最重要的, 我们继承了自然的“逻辑”。 - 凯文·凯利 Kevin Kelly 序 因为专业的缘故,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Duisburg Landschaft Nord)是我来欧洲重要的朝圣地之一,其设计者也是我最仰慕的景观师。提前一个月做鲁尔区的功课,结果发现我所了解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鲁尔区是一片城市连绵带,是欧洲仅次于巴黎、伦敦的第三大都市群。建成区沿河成东西走向,自西到东的主要城市为杜伊斯堡、埃森、多特蒙德(我的假期只有四天,所以计划从杜伊斯堡进入,从多特蒙德返回)。鲁尔区的名气我就不再叙述,只说在它衰败后,德国政府出台了复兴改造计划,从1989年开始,已经在该地区完成了几十个建设项目,合称Emscher Landscape Park 改造计划——它也是德国国际建筑展(IBA) 的主题之一。改造与新增作品小到雕塑装置,大到建筑群、城市公园和水系治理。鲁尔区改造最大的特点,就是大面积保留了原址的厂房和设施,并赋予它们新的功能,这在当时极具革命性。工业革命后,人们渐渐意识到重工业对环境的污染,意识到工业园区内生活条件的恶劣,所以在此之前的一百年通常都是“在城市中引入自然”(如1850s的纽约中央公园)。但鲁尔区改造者认为,一百年后社会已经改变,城市已经变得宜居,城市需要的不再是自然化,而是地域化——因此鲁尔区有别于其它地方的地域特点,就是它的机器逻辑。 Day 1 - 传说中的工厂 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 Duisburg Landschaft Nord 第一天,我从慕尼黑出发,中午到达北杜伊斯堡公园,从公园东边进入。在园外就看到工厂矗立在那里,代替了教堂的高塔,象征着另一种信仰。 公园内大多数设施都被保留,不像废弃的工厂,反而像周末的工厂——感觉两天后依然会开工运作。这里到处都蔓延着铁轨和管道。它们可能都已废弃,也可能还在使用——但就是这种“可能性”才创造了公园的特质。 穿过厂房会进入一个开敞区域,有七乘七个正方形铸铁块阵列在中央,这是象征着炼钢完成后,钢材被锻造成固定尺寸并冷却的过程。现在,这里作为人们的聚集广场,经常举办户外音乐会。设计者是通过将这两种同源的行为合并,在逻辑层面上完成了人类对机械的继承。 左边弧形的墙壁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储水罐,现在改造为职业潜水训练室。 有时觉得这些厂房也许是这里最和谐的存在。 穿过“广场”,会来到高炉区,标志性的圆柱型结构和地面的树阵对比强烈。这一年正好是杜伊斯堡景观公园二十周年的庆典,可惜的是为了安置烟火,高炉区的观景平台被关闭了。 高炉两侧都是各种大小的锅炉,并由巨大的管道连通;整个序列中央则是高炉和控制室。 控制室下的走廊悬挂着无数安全帽,都开着头灯,这里在整个公园里算是色彩最丰富的场景了。 再往深走,就是一个巨大的滑轨吊装机,它被架在一排由高墙围合的物料准备间上。看结构,吊装机应该是可以沿轨道平移,并吊取在不同区域内的物料。 这里圆形的水池,按官方说法,存储着七万立方米的水,用于冷却上千度高温的反应炉。曾经净水功能的植物依然留在池边,也已经适应了更洁净的环境。 至于由高墙分隔的物料准备间,它们被大面积改造为攀岩设施。根据不同倾角和高度还分成了六个不同的难度,以及一个嵌入墙壁的儿童滑梯。 穿过吊装区,公园被一条河割断,这就是支撑整个工厂运作的水源。光看水泵房的尺寸,就可以感受到当时巨大的作业量。在鲁尔区改造计划中,这条水系的治理也是重中之重。 河对岸少了些厂房的围合,多了些荒野般的开阔。一架空中走廊串起了另一部分物料存储隔间,如今这里被改造为种植园——而我也终于看到作为该公园象征的另一个场景。 在斑斓的草花后面是风力发电站,它主要用于将水输送于河流与工厂之间。我经过的那天正好起风,风车慢慢开始旋转;附近的游客也和我一样都停下来,像注视着某种仪式。 到这里就是公园边界,我一天的旅程也本应结束。但我看着管道和铁轨一直伸向远方,很是好奇它们的终点是什么。那段路并不好走,而且天色渐晚,几乎就我一人,仅仅20分钟,却显得极为漫长。后来,地上的铁轨终结了,路也消失了,前方逐渐亮起来,然后在一片开阔的草坪上,我看到一个闪烁的马戏团。 我没有耽搁,又折返回来,在即将回到主园区时,看到下面这样的景象:桥这边是我,另一边已被染成冷色的工厂,印在夜色。 而之后的两个小时, 我也跟随那些摄影师, 沉浸在这座无边的机器。 杜伊斯堡内港Inner Harbor 补发几张这天较早时间逛的杜伊斯堡旧城和内港区,那里新区建设的规模,足可与杜塞尔多夫和科隆的水岸复兴相媲美。居住、办公楼、博物馆和水网有机地结合,营造出丰富的体验。 这里水岸边还有个公园叫Garden of Remembrance,秩序井然的遗迹呼应着这里过去的样子。后来知道这里其实也小有名气,有机会再写吧。 Day 2 - 记忆容器 储气罐 Gasometer 我离开杜伊斯堡前往奥伯豪森Oberhausen的储气罐Gasometer。 一路上,我一直在回忆杜伊斯堡,回忆那里的工厂。我又一次想起电影《灵异第六感 The Sixth Sense》,那个关于能看到鬼魂的男孩、心理医生和鬼魂间的故事;想到他的编剧其实是用“鬼魂”,去表达萦绕在费城的一种气质——那是世界工厂在工业衰落后的阴魂不散。人人都感到压抑,但人人却都说不出缘由,这是工业留给我们的痛。 储气罐的人气很旺,据说这里是鲁尔区最大的天然气储气罐,1920年建成,现在改造成展览馆——Christo:空气包裹(Big Air Package)是这次展出的主题。 买票后我异常兴奋地冲进电梯,急切想知道设计者是如何解构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让机械尺度重新适合人类。电梯位于储气罐外,我被直接送到117米高的屋顶。 风很大,但360度的平台正好俯瞰四周,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在远处依稀可见。还有奥伯豪森附近的城市公园,一个是东方主题公园,另一个是深埋在树林中的牧场。 从屋顶沿室外楼梯下行四层,可以进入储气罐内部。室内巨大的空间被一个高90米、直径50米的空气包裹所充满,上面横竖的缆索用于固定,以悬浮在特定位置。旁边电梯将人们送下地面的同时,也让他们感受到这装置的庞大。 我当时并不明白这装置的含义,仅仅把它理解成一个“气球”,一种空间的实体化。 随电梯下到底部,储气罐地面部分分为三层:最高层是环形架空走廊,可以近距离观看空气包裹(其它时间相信也会作为看台);中间层则是一个正圆形展区,所有展品都关于艺术家Christo。 后来,我突然认出了这位艺术家——著名大地艺术先锋,唉,真是惭愧无比,这个人的作品都该用作朝圣的! 简单介绍一下Christo和他妻子,他们的作品多是以大地为媒介进行创作,其中一个重要手法就是“包裹”,比如他们包裹过柏林国会大厦、罗马城城墙、迈阿密海岛,甚至悉尼半个海岸。如果我没记错,他们认为我们被事物太多的表象所蒙蔽,因此只有化解掉那些表面的不同,才可触及事物的本质。例如,包裹的柏林国会大厦,在冷战时期构想,希望它成为既不属于东德,也不属于西德,而仅仅是一个透明且消隐在环境中的物体;可是真正实现则已是1995年。 在展览区逛着逛着,我发现这个空气包裹竟是可以进入的!!!——而这般景色,让我想起了太多电影中对生死徘徊间的描述。 我在这里躺了近一个小时,在想Christo这次是在包裹什么。起初以为是“生命”,好像人们被置身子宫之中,去体会诞生以前的那个世界。后来又觉得包裹的是记忆,是在场者们共享的记忆,或是早已遗失的祖先的记忆。 不过涌现出最多的,还是童年,是对此地以往工业的追忆。 如果真的像灵异第六感编剧所说的, 工业就是幽魂, 那么这个包裹,就是它们的居所。 还是我们未曾经历但已经遗忘的过去。 点睛之笔或许来自最一底层,这里看不见储气罐也看不见窗外,但正中心一个巨大的屏幕,连接着空气包裹的顶部摄像机,令人得以窥视下面发生的一切。 原来这就是Christo的诡计:起初,你徘徊于褪色几乎赤裸的空间,让你回到内心,努力抓住秩序被撤去后还跟随着自己的东西;而后,你被赋予了上帝视角,当你在审视那些如同培养皿中微生物般栖息的人们,你是否会宽恕自己刚刚的执着。 Ripshorst农场 之后的几个小时,我还去了附近两个公园。其中一个叫Ripshorst农场,据说14世纪就已经存在于此,之后虽然几经辗转,但都用作修道院。如今,这里成为欧洲工业遗产廊道(Industrial Heritage Route)中工业自然主题(Industrial Nature Trail)的一部分。 一架优美的步行桥标志着农场的入口,并链接着运河南北两岸的自然郊野。 原有的农场被包裹在一层层茂密的林地内,需要穿过树林,才能看到草场的开阔。 这个输电塔,名为魔法师的学徒。按艺术家本人的说法,它“摆脱了电缆的束缚,在田野里自由起舞”;同时还象征着我们即将告别现有电力来源,进入新的能源时代。 曾经的修道院改建成了Info center 。我也是在那里第一次看到了鲁尔区工业遗产廊道的全貌,觉得不是这几天就能完成的…… 屋外还有组成修道院必不可少的庭院,从几个世纪以前一直保留至今。 这里就像一片被“包裹住”的绿洲,独立于工业化这般迅速的鲁尔。 也正是由于它们的存在,这里曾经原本的宁静和野趣,才得以被记录和传达。 铁罐,包裹着气囊,包裹着回忆; 森林,包裹着牧草,包裹着旧日的花园; 工业,自然,在这都异常安全。 Day 3 - 矿石与三角锥 这次来鲁尔区其实有不少巧(遭)遇,除了之前提到的北杜伊斯堡公园建成三十周年,就是到达埃森Essen时遭遇的一场猝不及防的大雨——让我被迫在关税同盟矿区的Info center中苦等到中午,也因此改变了之后整个行程。不过有幸的是,在这期间我了解到不少关于鲁尔区的知识,并报名了一个guide tour。 下图即为大雨开始前,在关税同盟矿区大门,望见标志性的第十二号矿井(这个巨大的构筑物和下面的厂房,就是矿井的入口)。 Guide tour分三种,介绍很长很难懂,我直接选的煤矿主题。因为自从来到欧洲,我突然对采矿工业抱有兴趣,无论煤矿、铁矿或是石材。加上最近还听说,在奥地利萨尔茨堡Salzburg通过预约向导可以进入地下盐矿,那里面的光怪陆离让我很是向往。 后来才知道我所预约的tour正是进入第十二号矿井——但并非进入地下,至少我参加的那次不是。 以前看过网上资料,说关税同盟矿区(Zollverein Coal Mine)于1932年建成,是鲁尔区最重要的煤炭工业,支持着德国联合炼钢厂(由区内四大钢铁公司合并而来)。之后由于近地面煤矿接近枯竭,其他国家同类产品低价冲击,关税同盟矿区于1986年停止运作。几经努力,这里从2001年起被正式列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这也将关税同盟矿区带入新一轮轰轰烈烈的改造进程。 如今的关税同盟矿区由三个建筑群组成,东南部包括鲁尔博物馆、红点设计博物馆和第十二号矿井;东北部较小,为第一、二、八号矿井;西北部则为庞大的焦化厂建筑群。下面模型可明显看出三个区域。值得一提的是,在三个建筑群之间的空白区域,除了必要道路,被大面积改造为雕塑公园——想象一下巨大的工业原件被置于茂密的丛林腹地,应该也极为震撼,只可惜当时没时间前往。 下面模型可明显看出三个区域。 在大雨停后与矿井tour开始前的间隔,我尽可能多地探索东南部区域。从露天休息区,到改造为艺术作坊的车间,再到景观公园。下图即为第十二号矿井边的室外咖啡座。 地面被置换掉夯实的土壤,并恢复了当地植被,而那些曾让我们自豪的机器逻辑,正在回归自然。下图中生锈的铁轨与绽放的草花对比鲜明又和谐。 我记得柏林犹太人博物馆的设计者说,在博物馆窄窄的走廊里你总能看到高处有一两处窗口,你以为不久就会走到那里,能向下俯瞰……但其实那些窗口都是假的,都是无路通往的;那是被他创造并起名为“虚空”的地方,是给你念想以寄托的地方,是给犹太人灵魂以栖息的地方。 ——在我看来,眼前这些空中廊道就是这样的存在。因为它们会让人留有念想,你会觉得总有一天它们会开放,然后你能走在上面体会不一样的风景。 第十二号矿井 很快,我返回并加入tour的人群。讲解者用钥匙打开了沉重的铁门,带领一行几人从侧门进入第十二号矿井的附属建筑(从这以后都是必须跟随讲解团的区域)。首先我们来到一个平台,用于模拟作业时间的噪音、震动和热,并且我们看到矿车被一个个送入地下,这里就是矿井的起点。 继续向前,看到各种沧桑的工业器件。 阳光为车间添入一点暖色,真的挺美。 下图的履带,用于对煤矿石的运输,之后进行筛选。 说到筛选,讲解介绍到鲁尔区的煤矿属于岩煤,都深埋在地下,需要人工构筑必要岩土工程后才能开采;所以现在停产只是由于太过消耗,但高品质的煤矿仍然有大量位于更深地层。对比东德的褐煤,它们都埋藏较浅,所以多是露天开采。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鲁尔区很少看到那种巨大的矿坑(不过也就是由于导游这句话,我在离开鲁尔区的几个星期后,又独自前往了东德煤矿区)。 下图是工厂内部深处,而右侧玻璃外已经转作某摄影工作室。 后来,我们来到一个较为开敞的车间,正中放着矿区模型,四周墙面上展示着当年矿工的照片——个个浑身污浊但目光坚定。旁边有人问到开矿对身体的伤害,这时讲解便开始讲述她全家旧居埃森的经历:她先讲述了家里起初生活的正常,然后如何因为高昂的薪酬,父亲转行成为矿工;讲述了她父亲由于采矿作业吸入过多粉尘的痛苦,以及之后无法再下井后家庭的负担;又讲述了家人一致决定如何把自家房子改造成为工人住房,以获取租金和政府补助;最后讲解还提到了父亲去世后政府补偿金的拖欠…… ——如果没有亲耳听到,我真的很难想象工业对当地人生活、甚至整个社会构架带来的冲击。 下面的模型很好说明了当时的情况:地面居住,地下工事。地表塌陷听说也屡见不鲜。 讲解说像她父亲一样的人很多,在矿区很常见;抛开国家与利益,其实这些人需要的,是一个归属。 然后我们来到最后一站,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教堂——这里没有繁冗的浮雕,只有青色的土砖;没有饱含隐喻的壁画,只有木架铁管的堆垒。讲解说这里是矿工最眷顾的地方,她也曾在这里参加了邻居的婚礼。我看着墙壁上的圣母玛利亚,也感受到心灵的归属,这也许是整个矿井的唯一亮色。 鲁尔博物馆 Ruhr Museum 准确的说,我并没有进入鲁尔博物馆的展区,只是在其公共区域着实地逛了一番。鲁尔博物馆(Ruhr Museum)由洗煤车间改造而成,展品包括了整个鲁尔区人的历史、自然的历史,还有机器的历史。下图从右下到左上的电梯就是入口,这也是我最喜欢建筑师的作品之一。 在关税同盟矿区,洗煤车间(博物馆)的位置极为核心,是过去所有铁轨的交汇处;不同矿井收集来的矿石都被运往这里,统一作业。插一张后来在屋顶平台拍摄的照片:地面的线形图案源自曾经铺设的铁轨,从远处一直延伸至博物馆——所以当你被电梯运往大厅时,实际上依然在重复着过去矿石们的输送线路,工厂的逻辑就这样又被保留在这象征中。 新增建的入口电梯,由于相似的结构和比例,与周边空中走廊融为一体。夜晚,电梯内装有橙红色的灯带,犹如钢铁被融化时的色泽,很工业。 经过电梯来到大厅,无数凝重而久远的机器陈列在这里,界定着空间的属性。例如下图的倒四棱锥分割了信息服务台和临时展区。 这个巨大的圆柱体应该是散热装置,它定义着休息区(散热区)。 同样在这层,博物馆实际展区的入口极为惊艳(下图)。不过由于中午那场雨,我决定放弃这里,前往下一个地点。(内部情况,推荐大家看这里https://www.yatzer.com/the-ruhr-museum-hg-merz 某国外摄影师拍摄的作品) 转过身到达楼梯间,这里悬吊着许多模型,它们就是前面提到的Emscher Landscape Park 改造计划中一个个里程碑,非常震撼! 下图就是前两天去过的储气罐和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 下面几个则是关税同盟矿区内的元素,扶手上还介绍着这些作品的地点和年代。 楼梯向上来到屋顶平台,正好远眺矿区西北部分。那个巨大的工业建筑群,也是我鲁尔之行的另一个重点。 其实我看过很多铁轨改造的项目,改为自行车道、线性公园、步道系统,可我仍然觉得这里的改造与众不同,只是当时的我还说不出缘由。 前往下个地点前,一个频繁出现的立方体又引起了我的注意——后来发现竟是SANAA的作品(惭愧)。 这座建筑是矿区的管理和设计学校(Zollverein School of Management and Design)。由于周末不开门,徘徊许久后,忍痛离开。直到后来才在一部关于舞蹈的纪录片中看到室内情景:大大小小的窗户,像生物一样聚在某个角落,让你能穿透墙壁,向外远望。 Tetrahedron 放弃了鲁尔博物馆和SANAA的作品,我从Essen辗转至Bottrop,为的只是在日落前感受Tetrahedron的力量。 Tetrahedron中文作正四面体,是位于一个巨大废弃矿山顶部的钢结构观景塔(平台);1994年建成,现在是Bottrop市的地标。这件作品这几天频繁出现,不但在鲁尔博物馆,还在储气罐顶眺望的视野之内。 (见下图远景的梯形山顶) Tetrahedron是一个能够自我解释的作品,所以这里我直接讲对它的理解,之后在图片间就不再混杂文字。 Tetrahedron有60米高,耗用210吨钢;三层观景平台,分别位于18米、32米和38米,并被一条“随风颤抖”的金属阶梯相连,整体结构支撑在四个9米高的混凝土柱子上。Tetrahedron并非位于山顶中心,而是偏于一边;环山顶一周和正四面体底部都铺着浅灰色细沙石,对比山顶中央,则为大面积碎石,棱角分明,极不平坦。 ——以上这些,在我看来似乎在描述这样一个场景:一架正四面体的宇宙飞船在山顶着落,溅起无数碎石,然后飞船打开支架,展开在一侧,并放下阶梯至地面。 不知设计者是否有这样的寓意,但有不少艺术家自发地在碎石场中推出不同的“Alien”图案:有的像流星,有的像着陆点,有的干脆就是一个标准外星人轮廓。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艺术家联系“外太空”的试验场。 此外,我还听说,山顶并非绝对平坦,而是漏斗状中央下沉。所以当你站在正中央,平视视线是低于山顶边缘的——那时,在你眼中将只有浩瀚星空和这架正四面体飞船。 我在山顶一直待到日落,直到亮起灯光。 像关税同盟的空中走廊, 我在想Tedrohedron或许本身就是一座“虚空”; 因为你会想到那个外星人, 有一天会回到飞船,然后腾空而起,消失在天际。 Day 4 - 机器耶和华 Wuppertal Wuppertal并不是来鲁尔区的人都会前往的地方。 因为虽然被包含在便利的S-bahn交通网,但它并不属于鲁尔区;其次,区别于东西分布的鲁尔城市群,Wuppertal独自位于南部以外的河谷,并非交通要道。可是尽管如此,Wuppertal的工业化地位仍不可低估,甚至有说法认为是该地区发达的织染、电子化工业促进了鲁尔区的起步(河谷地区利于早期工业发展,在后来研究美国麻省工业城镇案例中也得到佐证)。 Wuppertal作为欧洲重要的工业发源地之一,特别反映在其著名的单轨悬挂式电车(Monorail Suspension Railway);而对于临时决定前往那里的我,为的,也仅仅是去搭一班车。 我凌晨就从埃森来到Wuppertal,趁城市还未苏醒,第一个走在这座钢铁悬轨下。 和普通的高架轻轨不同,这里的轨道是靠一个个n字形钢结构支撑;而且轨道相对较窄,两条单轨的距离刚好允许两辆电车相向交错而行。 S-bahn把我放在悬轨电车西端终点站附近,刚好看到一辆电车正要驶出,我急忙拿起相机准备拍摄—— 但是,徘徊许久,电车一直静止在那。绕到站台后面才发现,整个电车系统正处于升级,半年内仅间歇性运营——真是不幸遭遇来得此起彼伏(现在连Wiki也记载了这次停运,因为真的很少见)。 好在停运期间的客运交由公交车代理,线路平稳且平行于悬轨,这让我有机会远观这个13公里长的交通设施。 已有百年历史的悬挂电车仅有一条线路(无支线),东西向贯穿狭长的市区,全程耗时30分钟。 一路上,我发现Wuppertal作为典型带状山地城市,绵延在一条叫做Wupper的河流两岸。或许是由于山谷地形太过起伏蜿蜒,不适宜那种依靠平坦地面的传统铁路,而利用支架将电车悬空,恰好可以避免那些复杂的作业工程。 另一个特点是悬轨电车线路都是叠加在城市之上:大约75%的轨道是与河流共线,位于河上方12米;其余部分则与交通干道共线,位于道路上方8米。 个人认为这种悬轨电车是很取巧的交通方式,它不是简单的“架空”和“悬挂”。比如悬轨与交通干道共线部分,区别于普通的高架列车(采用中央支撑结构),悬轨电车的支架位于道路两侧,从而避免了在路中央分割出额外空间给承重构架。此外,这些n字形支架也没有侵占步行道,而是恰位于道路停车带——我大致数了一下,每两根支架间刚好可容纳4辆车(见下图和前文照片)。既能节约土地,又能创造一个整齐的模数系统。 再进一步分析,普通高架轨道较宽,原因是双向铁轨并置,且还要在两侧扩出人工维护通道,这也导致不少柏林的S-bahn高架桥下干脆都围合起来用作餐厅和零售,可见跨度之大。对比Wuppertal的悬轨电车,它的架空部分实为“双层结构”,即电车被悬挂在下,人工维护通道在上——没有“并置”也没有“扩宽”——这样算下来,整体轨道宽度只有前者的三分之一。 我做了一张图,希望能解释得更清楚一些。左边是悬轨电车,右边是传统的高架轻轨(如柏林的S-Bahn等)。 再说与河道共线,从这个部分讲悬轨电车几乎取代了“船”的作用,我觉得这甚至颠覆了电车交通的规划逻辑:因为这样它可以与诸多地形地物叠加,能够突破更多限制,如果普及开来,也许城市用地类型都有机会被洗牌。 下图悬轨的承重柱斜跨在水岸两侧,依靠不同倾斜角度,可以完成各种光滑的转弯和与周边建筑的间隔需求。转弯较急时,支架又会加宽为梯形结构。 转弯较急(半径过大)时,支架又会加宽为梯形结构。 在这一路上,还有很多交叉地带,无论地面交通多么繁忙,悬轨都一跃而过——总之很是灵活多变。 曾经在二战被炸毁的车站也都被重建,并突显出不少未来感。下图为市中心的Kluse 站,一度作为悬轨电车第一期工程的终点站;现在附近电车回转场变成了mall,并在另一个方向建设了二期工程。 车站整体透明,倾斜的立面塑造出前进的动势,一时让人怀疑它是车还是站。 两个小时后,我从Wuppertal中心火车站离开。 回头望见奔驰百年的悬轨电车, 此时此刻,更像一座遗产。 机器,在我此行中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 —————————————————————————————— 来鲁尔区之前,一直支撑我的还有这个景致。 上面是我从Tetrahedron返回Essen深夜摸到关税同盟焦化厂拍摄的。当时还是我一个人,凭靠稀疏的路灯,和时有时无的空中传送带寻到那里。其实我并不知道那张照片的拍摄点,好在碰巧看到一个人拿着三脚架匆匆离开,我顺着他的方向,走进一间早已闭门且无比漆黑的酒吧——说是酒吧,只是巨大机器下架起的低矮空间;有十几张长桌,所有椅子都翻盖的桌面,很是阴森。不过绕过它们,在眼前呈现的就是另一个世界—— 红色,红色从遗迹的各个角落流渗出来,被下方水池倒映,映射出一座凄美的工厂。 这让我想起了突遇洪水的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犹如镜面,倒映着大教堂,宛如梦中之梦。所以告别Wuppertal回到埃森,我直奔昨晚游逛未完的关税同盟矿区—— 焦化厂Coking plan t 做了功课,大致明白了昨晚那景象的逻辑。首先,煤炭(coal)被挖出后,经过筛选洗煤等工序(部分)会被送往焦化厂,目的是生产焦炭(coke),作冶金铸造业的重要原料。过程中,煤炭在焦化厂炼焦炉(coke oven battery)被超高温加热,一部分被分离为焦炭,经冷却等流程就可以出厂;另一部分被过滤为副产品,由水和气组成。所以下面照片右岸就是炼焦炉,左边是排气烟囱,中间则为废水。 当然,经过改造,这里的水已经干净很多,冬季都会用作溜冰场。 炼焦炉正立面 说完横向,焦化厂纵向是一个个炼焦炉首尾相连,以冷却间和产品配送室作终点(下图)。 也就在这里,一架摩天轮(Sun wheel)被生生嵌入尽端的炼焦炉,按guide宣传的那样:摩天轮一半行程会体验高空,另一半则会经历曾经1000摄氏度的高温炼焦炉。 摩天轮下就是“承载”昨晚酒吧的巨大机器。后来听说那里有tour可以登上屋顶——非常羡慕那几个从高处俯瞰矿区的人们,我知道我只能等下次了。 最后几张照片拍摄于焦化厂周边,中央控制、传输和供给等设施。 告别埃森前的最后一站是 红点设计博物馆 红点博物馆由矿区的锅炉房(boiler house)改造而来,其实这里原本就是很出名的建筑,是包豪斯主义的里程碑。引用后来改造建筑师对它的称呼——Cathedral of Industrial Culture。是的,工业本身就是一种信仰。 从这个视角看去,博物馆颇有未来乌托邦电影布景的味道。 红点设计奖,作为世界四大设计奖项之一,从第一届(1997年)以来,所有的获奖作品都被收集在这。可是,在国内不少旅行攻略对博物馆褒贬不一:比如,很多人说红点博物馆的展品都司空见惯、没有新意,好像在逛超市。 我也抱着怀疑的心态踏入大门,在入口公共展区看到了诸如运动配饰、暖气旋钮、插座等展品。 不可否认,这些产品在普通(德国)家庭已经是标准配备,任何一个我所租住过的地方都是如此。但是,这反而更能说明红点奖认可的设计,是能够被大批量生产的,是能够被正常居民所消费的,是禁得起时间检验的。 经过公共区域,进入主展区后,一切就都不同了。 仪表、控制板、排气管、工字梁这些定义着工业文明的符号一下跃入眼前,再加上远处悬吊着闪着光的车身——工业生产,好像穿越了时空运转至今。博物馆建筑师说他不想仅保留下工厂的整体结构,更想留住那种锈迹斑斑的年代感。是的,在这里,工业不仅是一种形式,更是一种仪式。 上一张照片左右两边是巨大的锅炉间,据说过去五个锅炉仅保留了一个(下图右侧立面),用于展示那个年代的工业技术。其余的锅炉间则仅留下表皮,内部则作为展厅和报告厅,继续着“燃烧”的使命。 对比那些纯粹的钢铁,建筑师还引入了两种新材料——混凝土与玻璃——以建立新的展厅和空中走廊。就这样,曾经为容纳巨大设备的工厂被垂直分隔成五层,形成了另一个平行于原有工业逻辑的新逻辑。 空中走廊紧邻窗户并环绕“锅炉间”一周,不仅展览组织得更系统,而且增加了采光,使参观者置身于光与展品之间。 由玻璃与混凝土穿梭在各个区域,有时真的会迷惑说到底是在工厂内嵌入了博物馆,还是在博物馆外加建了工厂。 渐渐地我注意到馆内布展方式很有趣,展品并非放置在光亮的玻璃柜中,而是“随性地”放置在凌乱不堪、锈迹斑斑的工业环境中:在碎砖上、台阶边、传输带上…… 这样的摆设,起初会让你觉得有些怪,因为毕竟不太寻常。但是突然在某一刻,你会觉得这些展品与博物馆、与周边环境紧密关联;然后在某一刻,你会觉得这些关联不仅是对比和并列,而更仿佛是它们从这些旧有的工业元素中,生长出来。 这大概也是前一天我莫名觉得这里与众不同的缘由,因为这或许就是鲁尔区改造的本质——形式上继承,逻辑上进化,新旧结合而淡化新旧,彼此消融而模糊彼此。 当你迷失在新与旧带来的时空错乱时,时空本身就不再重要;当你分不清此物还是彼物时,它们的界线也无需在意——因为这些事物的整体,已经形成了一种新的个体,涌现出新的灵魂。 我猜,这些是鲁尔区改造设计师,他们可能的,所追求的一个目的。工业在他们手中并没被视为雕塑物、或构件、或被隔离的个体,而是被作为整个生产系统中的一瞬保留了下来,并让你感到它们的作用:过去的作用,现在的作用,逻辑中的作用,隐喻中的作用——以及现今此时此景,对你,的作用。 离开之际,我望向一进门那架伸起双臂的机器,莫名地,我似乎感到了它的隐喻。 ——它这就是悬挂在工业时代的耶和华。 在这里等待着, 对工业依然抱有信仰的旅人。 尾声 自然给了我们一切。 起初我们从中获取食物、衣着和居所, 之后又学会提取材料,创造新事物, 但最重要的, 我们继承了自然的“逻辑”。 ——机器,作为人造物,源于自然逻辑。 但它们在被创造之时,就已经独立于人类存在,并自我形成了机器逻辑。 甚至先于我们,已然成为,自然的一部分。 —————————————————————————————— 文中照片已传至 Flickr https://www.flickr.com/photos/shuo_yun/albums/72157662082400970 另, 最近完成第二篇游记,关于法国里尔,发生在去德国鲁尔区的半年前。 本来是只是去一个慕名已久的城市新区,却碰巧赶上了每两年一次的城市尺度的艺术展,整个里尔大大小小的美术馆、展览馆、博物馆、火车站、高新区、中心广场,都布满了天马行空的艺术作品——那一年展览主题叫Fantastic,我也借用过来,将游记命名为:“ 法国里尔的奇幻旅途 ” http://bbs.qyer.com/thread-2558529-1.html 希望能把里尔的故事从“奇幻”的角度说清。

杜伊斯堡 奥伯豪森 埃森 Bottrop 伍珀塔尔 埃森 多特蒙德

18427 61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628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2_D

    回复 @saburo:谢谢!我去的地方人都不多,也没什么技巧啦。我也没有instagram。。

    回复

    2017-03-18 11:48

  • saburo

    Hi, 上次聊得开心,没想隔天突然遭遇裁员(公司去年业绩超好,所以完全没想到),刚好遇到猎头推荐的新机会,又马不停蹄奔赴新战场,总算这周落实,这才有空继续风花雪月。Flicker居然还能记得我的老账号,也是庆幸。Amalfi怎么拍都不会差到哪去,但工业区什么的要拍好就不太容易了,比如总感觉找不到下手的切入点。你照片拍的真心美,可以好好学习下构图了。对了,怎么能找到那么多撇除闲杂人的时机拍照的,有没有啥秘诀透露一下,哈哈。PS:你有Instagram账号么,既然这两个网站都要翻墙,ins目前用的人更多,身边亲朋好友基本都在上面(当然他们拍照的质量没法和你比 ^o^),当然我就随意问一句,表介意哈。

    回复

    2017-03-18 09:57

  • 2_D

    回复 @大妈邓:你好,所有信息我都是在网上找的。个人比较感兴趣,此外,我实习的公司有做过鲁尔区的项目。

    回复

    2017-02-14 22:55

  • 大妈邓

    我也是学景观和城市规划的,现在欧洲留学。请问你那个关于鲁尔工业遗址的一些景点的旅行信息在哪里找的呢?穷游上没有这些比较专业的景点介绍。多谢!

    回复

    2017-02-14 21:49

  • 2_D

    回复 @1234567-de:那里是世界遗产,都是完全公共的,很多活动和展览~

    回复

    2016-05-02 09:36

  • 1234567-de

    楼主你好,我想询问下 艾森的工业建筑群,你当时是怎么过去的啊?他是对外开放的还是你们的tour带有的?看了你的介绍超级想去看一看,麻烦你了 谢谢

    回复

    2016-04-30 19:46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