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0%

北纬26度时光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2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7)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国家3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伊朗 2017-03-27
伊朗,走在同一片天空下的陌生人14(15万字持续更新)
我想说的是伊朗的工艺品,伊斯法罕见过的手工艺制作品是我一生中难忘的一次悦见。 有着四五千年历史的土地,手工艺技术如今完好保存下来并传承下去,是一件多么值得荣耀的事情。 在伊斯法罕的各个商业场所,乃至深巷小街,可以看到店铺陈列的手工艺品。起眼一看,也许有些与你审美观有点不同,你会觉得里面有些很普通,甚至一问价格或者大眼看去陈列品上的标价,少则一百八十多则六七万的一件让你瞠目结舌。 没错,在你怀疑是不是当地人在天要价,觉得眼前看到的标价不像是真实的,事实上,这里绝大部分产品物有所值。 伊朗人握有精湛的手工艺制作技术,在当今世界,尤其是工业高度发达的今天,几乎很少有国家的工匠还能如伊朗人一样,对传统手工艺术的执着与精益求精的追随。他们世袭的传承与每一代人的不断拓展创新,形成自己独特的工匠技艺与工匠文化。 回溯约六千多年的手工艺品制作历史,从这块土地上有国家存在起始,上至君王下至底层艺术爱好者,都对手工艺品追捧直至。在伊朗发展的很多历史时期,由于统治者对臣民在手工艺的一贯支持和鼓励,使得手工艺的创作在这块土地上一直没有停下脚步。个别历史时期,国王们还特意遣送自己的子民或者邀请西方更高超的艺术家前来为自己的工匠们讲学传授,让伊朗的手工艺技术得以进一步完善。 在伊朗,手工艺的传承如今还延续着家庭作坊式工作模式。父子相传,上代人与下代人相传,世世代代的积累,形成今天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艺术制作。那些生活在传统手工艺家庭的子子孙孙,经年累月,耳濡目染,稍稍长大即可学习和继承家族的工艺技术和工艺文化。这样的家族,他们有自己的店铺,却不盲目地扩张,有自己的生意,却不急于赚钱。因为独守一块精湛的手艺领域与乐于钻研的工匠精神,使得他们在历史的延绵赞转中没有丢失掉原有的工艺文化。 走在伊斯法罕巴扎里,尤其是伊玛目广场周围的巴扎。玲琅满目的工艺品让人情不禁驻足欣赏,同时深感惊叹。在伊斯法罕,积聚着来自伊朗乃至各地的精华工艺品,陈列在一座座壁柜橱窗中,流光溢彩地冲击着人的视觉感官。而在前台熙熙攘攘的人流背后,每天还有另一翻景象:不远处的几平方十几平方的小屋里,艺人们正在加工着自己的工艺品,一只笔,一块墨;或者一把钻笔,一根小铁锤。他们全神贯注地精心雕饰着产品,叮叮当当响或者细微的笔与铜盘摩擦的簌簌声。在这个方圆数公里的巴扎之中,所销售的产品没有两款作品会一模一样。工匠们的精致雕琢,使得每款产品有它独特之处,处处体现一个艺术品应该有的物像价值,一针一线,一锤一凿,用之繁琐,难以想象,当耗时半年才绣织出的一块地毯展现在你面前,还有经过上亿次雕钻的铜器呈现在你面前时,它所代表的不光是这块也许称之为布或者一块铜的东西,更多代表着一个匠人常年的心血付出以及他们完美的艺术造诣,还有他们背后日日夜夜坚持的要经得住寂寞的执着追求。 在伊斯法罕,从神奇的波斯地毯,到具有浮雕感的铜器、锡器、铁器;从手工绘制的各种盘盘罐罐,到天然染料染制的布艺长巾;再到各式各样的精美首饰和挂画,宗宗件件都铭刻着伊朗人民的勤劳和智慧,散发着浓郁的文化气息,精湛细腻,美仑美幻。这里彩绘瓷器有一种古朴自然的艺术之美,艺术家们用大小不同的画笔蘸取颜料,小心翼翼地在瓷器上勾画出伊斯兰艺术世界特有的阿拉伯式图案。这种图案或是重复的几何图形、或是蜿蜒的藤蔓造型,配合一深浅不同的蓝色作为主色,经过上漆、加火烧制与精心作绘,最终成品展现。色彩与伊玛目广场周围的清真寺色彩交相呼应,形成与众不同的风景线。 独一无二,造就艺术瑰宝。 而在伊朗的手工艺历史上,中伊之间相当长一段时间相互交流,互通有无,相互影响。这种交流至今一直延续。 在古代,伊朗是东西方海路交通的要道;中国与伊朗是世界上同时拥有悠远历史的文明国度,在史记载中,两国的交往早在距今两千多年,西汉的张骞奉命向西方“凿空”以后,汉朝使臣已到达安息(安伊朗的古称)。唐代与外国的交通共有七条线路,其中一条便是“安息道”。中国的造纸,蚕丝、制瓷、指南针等对伊朗产生了很大影响,而伊朗的宗教、农作物、金银器等也传到中国。 其中有一点,就是两国通过之后丝绸之路而交换的手工艺品制作技术。如古代珐琅工艺。珐琅艺术今天由于大量使用波斯蓝而著名。伊朗人的这项发明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了中亚国家,随后传到中国。珐琅艺术传到中国用来装饰日常生活用的金属瓶,后来逐渐形成了中国的“珐琅”技艺。此外搪瓷、陶器和瓷器的上釉也是伊朗与中国两国艺术家们发明以及文化融合的又一杰作。 社会的发展,如今中国很多传统手工艺正在被大机器时代所颠覆,传统手工艺术在机器的碾压下,变的越来越少,工艺技术也随之萎缩。而同样是工艺技术令人较好的伊朗,技艺蒸蒸日上,日益繁荣。国家环境给予了这两个文明国家两条不同的变迁之路。
77 0

发表在 伊朗 2017-03-26
伊朗,走在同一片天空下的陌生人13(15万字持续更新)
傍晚,一个人拐进一条胡同。 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在市场里走了两圈,没找到换钱地方。天色渐晚,只好又一个人离开。 这是我第一次傍晚在伊朗的城市里赶路,感觉有点奇怪。周围的建筑有一种无形压迫感朝人伸张着,给人不安与恐怕。他们的建筑意象跟国内的很不一样。 路上少有行人,从中国人山人海中来到这里,零星几个人点缀在路上的场景,一时间失去群居氛围有一种特别的有失落感。只感觉身边有人经过,行色匆匆。间或着前前后后地擦肩而过。 眼前这景象: 土黄色的墙壁和深灰色的马路间,树也看不到。城市除了车鸣,就是路边杂货店铁器击打的声音,清脆,有力。每一声互击,都像是力量的较劲与抗争。 清真寺里传出的诵经的声音,喇叭高悬城市上空,刺啦刺啦作响,传送给市民信仰。寺内除了看护的守门人在活动,其他一片寂静。 而诵经依然从寺里传出,声音由远及近。音符像水纹一波连续一波,在空中生产涟漪。 路上的行人只为赶路。回家或到达目的地。 这个晚上,我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 开始毫无目的,因为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因为伊斯法罕停留的时间,足够逛完该逛的景点。第一个晚上的想法是躺在房间里好好睡上一觉。即使没有睡觉,楼下吃点食物或者喝点饮料也能打发相应的时光。 可是放完行李就跟队伍步行来到这么个地方。只知道一条大路,沿着它走上很久,过一个十字路口,继续前行,然后要在街上大小经营门面里找自己的住处。 酒店门面很小,很不显眼。用八十个认真才有可能路过而不会错过。 只能用记忆的方式,保存着回去的路。 事实上回去的路它并不难,再难也能找得到。难的是不巧进了房间的门,小今和文明也在。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辗转来到伊玛目广场。没钱打车,一边拿着手机导航,一边步行抄小路,沿途的黑暗加重了行路的负担,不过咬着牙还是生硬地走了下来。 到广场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是广场的灯很亮。脚趾头被折磨的隐隐作疼。 伊玛目广场是一个特别大的广场。网上介绍说它是世界第二大广场,仅次于中国的天安门。 胡同走到尽头就是这座广场,里面真是个热闹。 从侧面的门走进去,景别就不一样起来,人山人海,车马相迎。好多当地人在这里消夏。广场里的草坪上铺着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地毯或者床单,一家老小姿势千款百种,依附于其中,聊天,饮食,嬉闹,或者看人来人往。 草坪外围的环形石路,马车奔驰而过,一辆接着一辆,穿行在广场里。骏马健硕,车轮装饰华丽。游客坐在车上迎着晚风,休闲观赏广场四周风景。 这个特别大又神奇的广场,灯壁辉煌。置身于其中,第一感觉仿佛是进了西游记里场景一样,真切体验异域之感。 世界各地游客汇集于此。各种肤色以及各种语言。 每天访客络绎不绝,本地人与他们交杂在一起。本地人多为傍晚出来休闲,从傍晚一直持续到九十点。游客则是全天都有,即便中午特别热的天气,商铺关闭,本地人躲在房间里不出来,这里也有游客。 他们在广场的各个角落,闲逛或逗留。购物或长谈。因为所见之壮观,每个游客都有一翻心里话要评论,于是各国人走到了一起交流感叹,感慨。然后每个人都想把整个所见的广场完整地装在自己的记忆或者影像里,把它带走。生怕漏掉哪一部份。 伊玛目广场来一次是不够的,到伊斯法罕的游客,伊玛目广场至少应该来两次,一次白天,一次晚上。只有这样才能完好地体验到这个广场所给这个城市带来的生活模样,以及坐落在市中心的它是如何禅定着这个四百多年岁月的沧海桑田。 夜晚的伊玛目广场,可以散步,可以静坐,可以购物,可以与人聊天。每一种方式在日落之后热气退去的这里,都能显得特别的适当,还能感受到一丝欢欣的凉意。 如果选择散步,只绕广场内部一圈的话,半个小时时间可以轻松挥发,你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快和时间的流逝。走到原点时你只会感叹,哇,要半个小时! 静坐也是很好的事情,身边有走路声,马蹄声,广场喷水池的潺潺水声,还有各种聊天声以及天真烂漫的孩子的打闹声。广场四周是商品门市,可是在这里,你听不到商业的叫嚣声。没有一个成人会大声说话,当地人更愿意疲劳一天之后,找块空地坐下,哪怕一言不发。望着星空,水池,人群,或者四周的花草。只是静静地发会呆,也比高言阔论来的更惬意,更美好。 购物以及与人聊天,也是不错的选择。 伊朗人热情友好,让每个到这里的人感到备受尊重。你不必主动找人谈话,只要你置身人群就会有人与你攀谈。问你来自哪里,将要去哪里,或者来到他们国家感觉如何,亦或他们从远处而来仅仅为了跟你打声招呼: “你好,你是来自秦吗? 是的,我是。 哦!你是来自秦!欢迎你来伊朗!” 然后莞尔一笑,愉快地走开。 一段段非常神气的感受。 在这广场,我遇到一个年轻人。随性谈了几句,他跟我聊起了偶像。 这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中等身材,肌肉突出。 得知我来自中国,他很开心。 他说他会中国功夫,执意要演示一段给我看。 这种执意大约来自他的骄傲与自豪。 表演经历三分钟,一招一式有模有样。他的拳姿跟中国电视里看到的很相近,每招每式都有模有样。 我们在他表演之后情不自禁地鼓了掌。旁边观看的几个外国人和年轻的本地人也没有吝啬自己的掌声。 这个年轻人说他喜欢中国,他的偶像是成龙。 如果他说李小龙,我并不觉得意外。 他居然知道成龙。倒让人意外。 他问我,你有没有偶像。 我回答说我没有偶像。 他问完后我在脑子里思索,想来想去没有想到什么偶像这件事。隐约觉得偶像这个领域在生活里尚且还没涉及,只是一片空白。 事实上我确实没有什么偶像, 小伙子说偶像是人生的信仰,每个人应该有自己的信仰。 他问我信仰什么? 我说信仰共产主义 他问共产主义是什么 我说你知道世界上有个马克思这个人吗 马克思讲的是资本主义关系。他说 但是他后面核心部分讲的并不仅仅是资本主义关系,还讲了资本主义终究要灭亡,取代资本主义的是社会主义,人类的最高追求是共产主义。 小伙子看看我,说,是谁让你信仰共产主义,你自己还是你爸妈? 我被他这一问给问震住了。我说中国有个人叫毛泽东。 他问我毛泽东是谁,他并不知道毛泽东,只知道成龙。 我跟他解释,这个人就像他们国家的伟大领袖哈梅内伊。 关于偶像和信仰,回酒店的路上我想了一路。 我发现我是个没有信仰的人。可是有时候又不承认。 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关于信仰这种事情。 活得有没有精神寄托,也许可以检验一个人的信仰。有时候信仰不一定遥远,不一定要伟大,但一定要在内心里觉得它真实。真实让人觉得有意义。而持有假信仰,会让人觉得空洞。 有时候,它比没信仰还可怕。 回去的路我又走了很久,走到酒店时两只脚被磨起了泡。这是我在国外一个人走过最长的一段黑路,从傍晚走到深夜。 还好一路有信仰和偶像这样深邃的哲学话题伴随思考,让我可以坦然地面对这空无一人的街道。
227 0

发表在 伊朗 2017-03-23
伊朗,走在同一片天空下的陌生人12(15万字持续更新)
没见过大面积的荒芜。 汽车从城市开出,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三个小时见不到人烟。 西亚的公路,就这样横穿。 如果一段路沿途没有风景,心里会不会有。 看窗外风光,或者同车聊天,然后闭目养神。等待下一个目的地。 行路。白云,黄土,青草。 货车穿驰而过。 傍晚到达伊斯法罕,队伍从两人变成六个人。 炎热天气,迫不及待想找处阴凉,躲避这倾泻而下的日光。 背着各自的行李,每个人穿行在车站拉客的吆喝声里。有人站在面前,热情介绍他的车价。 走上前来的师傅,没了小城卡尚的些许谦和。多讲几句不合意,扭头便走。 因为伊斯法罕是个大城市,世界性大都市。 自从跟文明结伴,住宿的选择几乎物廉价美。他用时做了大量功课,以致我们可以找到相对合适的歇脚之处。 伊斯法罕找的第一家住处不算完美。看完房间与讨价还价之后,我们还是决定离开另择它处。 同行的小今从朋友那得知另外一家较好的酒店,打电话,前台是德国人,只说德语。重复好几遍英文交流没有衔接上,准备放弃的时候,另一个有点胖的小伙伴接过电话做了一番沟通。要了地址。 这位小伙伴是四个女子中之一,年纪不大,微微胖。与大家一样裹着伊朗女人应有的头巾。 第一次见她时记住了她的胖,因为她似乎没跟我们说过话,连打招呼也是冲着大家摆手,我们再没更多交集。 四人中确切说过几句话的,只有小今。小今年龄稍微大,比起其他人说话活泼。许多话总是她要起个头儿。 卡尚相见的那天晚上,她跟文明说第二天跟我们走。文明问,这样会不会不好。 一个城市仅呆半天就要离开,不像是旅行,像在赶路。同伴会不会有意见。 况且德黑兰他们也只做停留半天。 小今说,她不管,反正要跟着我们走。 文明说,至少你们商量一下,结伴一起,相互照顾。 她说她们要不同意,可以在卡尚多玩几天。反正她是要走。 尽管她和文明在即将去的另一个国家,有着一样的路线,但是伊朗停留时间不同,不一定非要一起往下走。 晚上,两个人在大街上逛了一晚。 第二天中午退房,四个人果真拖着箱子跟我们一起上了路。 小今跟我说,她不喜欢跟结伴的那三个女孩子一起走,习惯不一样。 这是她来卡尚那天晚上,房间里只有我一人时她说的话。她讲她的生活观念和旅行观念,我点头示意。她说的这些话想必后来也跟文明说过。我说是的,观念不一样,在一起是会有些累。 她说她与她小伙伴的事情,让我我想起起初我想结伴的那些人。 来卡尚的一个傍晚,我们就不经意间遇见,不过只是远远地望见。现在想起来,幸好开始之初就果断决定分开走,如果同行之后觉得不合适放弃的话,那这一路也身受煎熬。 我说,不喜欢在一起,可以说出来,大家也好安排自己行程。 小今说,既然在一起了,她说又不好意思。毕竟之前就说要在伊朗一起结伴。 询问好另一家酒店之后,我们一帮人浩浩荡荡。外加行李箱,路上几乎占满并不宽敞的整个路。 下车到现在,小今一直围在文明旁边。她手里提着自己的提包,另一只手拿着瓶新买的矿泉水,剩下的行李交给了文明。文明背着自己的行李,左右一只手一只行李箱,大大的,听包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包的重量不算轻快。 我们队伍分成了三小块。 三个女孩子在前面,拖着自己的行李。其中一个女孩子的行李有点多,我好心想给她提一部分,放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拖着也不重,结果却被她微笑拒绝,说她自己可以。因为这行李她在路上还摔了一跤。 她拒绝得我尴尬,同时她这点独立的意识也让我有点佩服,因为这姑娘看起来不像很自立的样子。一副高度眼镜,长像有点娇气。 我一个人走在人群的中间。这个位置很尴尬。前面有三个女子,后面有两个青年。 文明和小今说话的声音大又响亮,一路上说什么都盖过我们。 如果,只我和文明两人来这坐城市的话,也许现在我们都已经住在旅店里了。此时可能趴在各自的床头聊着天或者一起上了街,正去某个好玩或觅食地方的路上。 文明沿途吃住没什么大讲究,我也是。可以随便住几美元的房间,也可以在路边吃几块钱的伙食。 小今见到文明后,跟文明表达过类似的旅行观:她也可以住几块钱的旅社和吃几块钱的路边摊。 党一个女人跟男人想一起同甘共苦的时候,男人多半像被戳中软肋一样,满满的感动。此时男人跟男人一起省吃俭住的志向很快就会被女人的同甘共苦掀翻到一边。 小伙伴们的加入,我和文明看样子就要被他们分割了。 而本来我们是可以再结伴一段路程的两个人。 到了新酒店的前台发现,这个微胖一点的女孩居然还会德语,着实一惊。看起来顶多一个乡村的女子,穿的也朴素,完全看不出她还会第三国语言。 如果不是她在跟前台美男子德国帅哥聊天,很难看出她的这个旅行特长。只是在卡尚讨论吃住之类的事情,是她跟小今商议着决定,另外两个女子全程没要求没建议,只要微胖女子与小今俩没有歧义,决定什么事情另外这两个女子基本就随从。 办理完入住,小今开心地讲,你看,要不是我,你们怎么能住到这么好又便宜的酒店! 然后要求我和文明把大床让给她睡一晚上,我们俩去挤小床。 文明开玩笑地说:我怕到了小床晚上动静大,就是给你大床你也睡不着! 可是即便开了玩笑,也缓解不了我们三个人睡一个房间的尴尬。 在伊斯法罕的前两晚,小今没有去她伙伴的房间,搬进我和文明的房间。她说,她要跟我们睡一起。 这让我稍许尴尬了一会。两个男人间突然多了个女人,晚上不知道还真不知道睡在哪里算是合适的位置。 胖妹在她们的房间里喊着,叫我睡走廊地毯 收拾完房间和行李,大家相约去吃羊肉汤,也是小今建议的,说她朋友推荐很好吃,要去尝一下。 辗转到了店家已经关门。周围的人说每天他们供应定量食物,卖完就打烊,如果想吃,最好趁早。 回程我们就散开了。大家相互加微信以防晚上遇到什么事,可以相互及时联系。 三个女生像在卡尚一样结伴去吃大餐,文明被小今带走,说要去逛下当地市场。我去了大巴扎,因为口袋钱花完了,得去寻个珠宝首饰店,想办法兑换点当地货币。
284 1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88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