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0%

Soro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宁波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2)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4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5国家22城市
  • 点评0 / 18

    去过 18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中美 2017-05-28
从一端到另一端——墨西哥下加半岛独行流水账
好久没时间写游记了,这次记录一下2016年3月16日开始的某行程,以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Baja California)半岛为主,包括了两个州:下加利福尼亚州 和 南下加利福尼亚州。 此次旅行酝酿已久,最初是2015年看到Global Trekker某期下加半岛节目之后,突发奇想,想要大致跟随主持人Ian Wright的行程认识一下这个我在小学时期就注意到的狭长半岛。 节目链接: http://www.le.com/ptv/vplay/1905348.html 节目很精彩,44分钟,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 首先总结一下这次旅行吧: 幸运抵达了某些难以到达的地方(可能我是唯一到达某些地区的中国人); 遇到了没想到的困难,触碰到生死边缘,又死里逃生; 意外认识一堆朋友,收获到意料之外的免费旅行,行程比预期加长不少; 凑巧住到了主持人Ian Wright住过的同一间房间; 美墨边境没有想象中的恐怖; 和鲸鲨一起游泳,海边帮助工人卸货,学习冲浪,加利福尼亚湾露营,荒漠徒步,太平洋上坐夜船。 3月16日 旅行今天开始,从Guadalajara出发,乘坐廉价航空公司Volaris的航班前往Tijuana,美墨边境城市。 途中。这应该是加利福尼亚湾海域 在多数人的印象中,美墨边境是一个十分残暴的存在,似乎四处都充斥着偷渡客、枪支弹药、毒品、性和暴力,而我也不例外。比如: 这样的 这样的 或是这样的。。。 但是在墨西哥各州待上数月之后,我对这种“残暴”、“危险”的印象产生了怀疑。下面提供一些信息供大家判断: 1.有很多据说危险的地方,在旅行者们亲身前往之后都觉得不过如此;要谈危险,事实上危险无处不在,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有规避风险和自我保护的能力。 2.在墨西哥朋友们的口中,Tijuana并没有给我十分危险的感觉。 3.据说,Tijuana最近几年的治安比前几年好得多。 4.在2016年全球最危险城市排名中,Tijuana排名第35位,低于美国城市底特律。 综合看来,Tijuana并不是旅行者必须绕过的危险之地。个人认为若有旅行者前往,只要避免夜晚出行和露财,一般不会有问题。在市中心、偏远城区和边境独自踱步、乘坐多次公交车之后,我认为Tijuana的治安还不错,供大家参考。 印象中抵达Tijuana时已经是下午了。因对Tijuana的公共交通系统不熟悉,不得已选择打车去旅馆。 机场: 打车一路沿着边境墙。对面就是美国 到达Hotel Villas de Santiago Inn(此图来自Booking.com) 是典型的汽车旅馆,位于Soler地区,附近商业较为繁华,交通便利,公交车可以到达多数地方。顶楼视野开阔,非常推荐。 到达已是下午,决定吃点什么 下楼朝美国的方向走去,看到一家Taco摊子。要了一份Tacos de carne asada con todo 不好意思好多图片都找不到了。。这张好像不怎么入镜 路边 吃完回旅馆。所有住客入住时都可以免费领取两瓶小科罗娜 Corona在西班牙语中是“皇冠”的意思,Coronita就是“小皇冠”了。话说Coronita放在国内不知道会不会被当成山寨呢。。 顶楼风景实在是太赞了,可以看到美国San Diego沿着海湾建的大楼,可惜太远,拍不出来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天黑了,意味着我不敢出门,,万一被突突突呢 睡吧 3月17日 天亮了,去边境墙逛逛吧 最近的公交站 坐上公交车 打算去看海边的边境墙,那边有个边境公园。 下车 走了挺久的。你问我怕不怕?当然怕啊 到边境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印象中我好像并没有吃午饭 这就是著名的延伸到海里的边境墙了 美国距我不到10米 鬼天气,海边雾太大 有好多鸽子。一副和平的景象。。 谷歌地图显示我在这里 其实还是挺和谐的,虽然是边境公园,但至少是个公园 此时我距美国-1厘米 其实也不算吧,因为你看对面还有一栏杆,两个栏杆之间的领土到底是墨西哥的还是美国的我也不清楚 边境公园还有一副双杠和一根单杠,喜欢街头健身的人一定会喜欢的。可惜照片没有了。当时和两个墨西哥人一起练了1个小时 然后决定去市区看看 又坐了好久的公车 和对面那个中国人打了个招呼。 著名的拱门 爬上一层楼顶 差不多傍晚了,回去吧 到了旅馆,发现一整天没吃东西。决定去最近的沃尔玛买点吃的 这回是真的没拍什么照片,因为路上是真紧张。不怎么敢掏出手机。听说傍晚也是比较危险的。路上过马路,一位司机主动让行,看来礼让行人在墨西哥多地都是比较普遍的 这面包挺好吃。 天黑了还是不出去了。今晚是计划中Tijuana的最后一晚,珍惜吧。不知道下次来会是什么时候 3月18日 今天计划是去Ian Wright住过的一家旅馆Cielito Lindo,据说是上世纪为好莱坞明星所建造,非常偏远,所以能够提供良好的隐私环境。。至于怎样过去还是没有详细的计划,只能先设法靠近。因为距Cielito Lindo最近的San Quintín离Tijuana有将近200公里,所以必须先坐公共巴士,之后就碰运气了 那么Tijuana的巴士站在哪儿呢? 你猜对了,想去巴士站,就要根据路牌的指示先靠近美国。。 走吧,我们去美国 当然这里离美国还是有点距离的。接下来你会看到蒂华纳河,也就是游记开头所说的节目中主持人一行被直升机驱赶的地方。。 其实,什么蒂华纳河,就是一条臭水沟。 令人难以忍受的味道。风非常的大 过桥之后,十分钟左右即可找到巴士总站。 服务人员说,要想到San Quintín,就必须先到Ensenada转车。 那好吧,先去Ensenada。 路上是这样的,一路靠海,而且车开得特别快。总担心会翻下去 到达Ensenada。 感觉不错的小城市。 下车问车站工作人员,答复说如果要去San Quintín,就要到另外一个车站转车。 好吧。。。我们走 Ensenada街景 印象中走了近一个小时。 上车 车上拍的。什么玩意儿 经过6个小时!终于到San Quintín了。 现在我必须放上节目里的截图 如果我没记错,这个节目是我出生那年拍的,1994年。距现在已有20多年了 20多年,有什么变化呢? 没有变化。6小时还是6小时 现在没时间做什么,天色已晚,我应该尽快找到前往Cielito Lindo 的方法。 然而,在询问车站人员、街头问路、拦下巴士等行动之后,我得出一个结论: 要想过去,只能打车了,除非你有车。 于是我花了300比索打车 路上。就是那么偏远 据说远处是两座火山 就在这个地方(这图是第二天早上在旅馆里截的),离最近的车站有16公里 幸好当时我没有决定徒步来啊。 下车,旅馆工作人员出门迎接,询问,确定有房间。和司机道别。 还没走进旅馆,就看到门口坐着一群长得像明星的老头挥着手对我大声嚷嚷:“看哪,你看那伙计!这家伙坐出租车来的!哈哈哈。。。” 我: 接下来的场景开始熟悉起来了。和节目里相比,虽然有所变化,但大致的结构依然没有改变。 主持人当时住的是4号房。原本的打算是让工作人员把我排进4号房,但是还没开口,他就把4号钥匙给了我。。 小幸运。 桌子已经裂了。椅子少了两把。床的位置和整个房间的布局也有所改变 哈哈哈。 接下来要吃晚饭了 招牌菜是螃蟹餐 不会吃螃蟹的我,折腾了2个小时才吃完。还把手指划开了 餐厅环境 因为太偏远了,基本没人来。 对了,这家旅馆是没法事先预定的。首先,在各大网站上都搜不到这家旅馆;其次,在他们官方网站上提供的电话是打不通的,发邮件也没有反应。不清楚现在如何 晚上很冷,外面安静得可怕 3月19日 早上起床,准备看看Ian Wright钓过鱼的海滩 走了20分钟。周围看不到一个人 这种贝类一样的东西在海滩上到处都是。因为天气原因,海水看上去也是一片灰色 风很大,大早上非常冷 回旅馆,要了杯咖啡,和老板聊了会儿。 只是没想到是速溶咖啡。。。 我询问老板如何能达到最近的小镇(车站),老板说他中午刚好要去小镇采购货物,可以载我过去。 太棒了。否则我将不得不负重步行3小时 旅馆里的仙人掌。 ok,再见了 事实上,根据节目里的安排,接下来我们要去的地方叫做Bahía de los Ángeles,“天使海湾”。但是这地方没有直达巴士,唯一能去的方式就是半路搭顺风车。 纠结了一晚上,对那边情况几乎一无所知的我最终还是决定去了 首先要坐巴士到达距Bahía de los Ángeles 66公里以外的路口。 路上 仙人掌太好看了 接下来你会被巴士司机赶下车。像这样: 接下来你不得不搭车。运气不好的话,你就会这样: 因为这地方基本没有车啊。 到达路口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但是,这次我的运气又特别好。5分钟就拦到了车 车主是美国人,不会说西班牙语。 车上有两条狗 这只特别黏我 66公里,到达Bahía de los Ángeles的时候已经晚上七八点,天色全黑。一路上风景还是不错的,只是忙着撸狗了 这位美国人和我聊了一会儿,他说他的妻子是沈阳人,他也曾经去过中国。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们一起去商店采购了一些东西,然后道别。 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我应该住在哪里? 在节目中,主持人找到了一个海边的露营地。但是大晚上的,我来回走了几趟,并没有找到任何可以露营的地方 。 没办法,海滩边上随便搭个帐篷吧。我事先已经带了帐篷,本来是打算后来用的,结果今晚就要用,实在是意料之外(结果后来再也没有用过) 走到海边,发现一些餐厅正要打烊。走上前问了餐馆老板这附近哪里可以露营。 “你就在这边搭帐篷吧,”老板指了指餐馆附近靠海的一片空地,“这里是安全的。我们原本就提供露营服务,但是既然你带了帐篷,就给你80比索一晚好了”。 行吧,听这语气好像我还占了便宜? 搭好帐篷,吃了串香蕉,喝了罐啤酒就睡了 外面太黑了,所以帐篷的照片还是明天再拍吧 3月20日 但是根本睡不着啊! 首先,空地虽然是沙地,但还是很硬。 然后,帐篷外总是传来奇怪的声音。。可能是猫猫狗狗经过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帐篷吧。至于会不会在我帐篷上尿尿。。。还是不想了 熬到凌晨五点,算了,起床吧 餐馆附近 还是很美的。 跑回帐篷,拍张装逼照 收拾好走人。 今天的计划是到小镇附近的荒漠中看一看,然后到更偏远的海边去试试能不能下水 走啊走啊走啊 越来越远了。 走了不知多久,离开公路,拐进荒漠! 从现在开始我的每一脚可能都是踩在从来没有人踩过的土地上 看到远处的海,好像很近,但还是走了蛮久的 荒漠里有很多苍蝇。据说还有蝎子出没 走了很久,到了海边。 看不到人类的感觉真好 背对着海。的确没有人,除了我的影子 太棒了啊 又走了好久,终于看到4个人。看来也是闲着没事瞎逛的。 远处四个小黑点 这一片都是滩涂地,很难走。 对了,这片海看上去虽然干净,但是海腥味太重,最后还是没有下水。 滩涂上有很多这种螃蟹 密密麻麻的,我还是不拍了。 最后走回小镇又用了好久,印象中是下午两点左右。 休息了一会儿,喝掉一罐饮料,在想接下来去哪儿? 去Guerrero Negro吧。但是来的时候搭车,意味着走的时候也要搭车。 然后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 休息会儿,等一下再写 话说穷游美洲版块怎么没有墨西哥,墨西哥应该不属于中美洲吧

瓜达拉哈拉 蒂华纳 蒂华纳 蒂华纳 恩塞纳达 Rancho Los Pinos Rancho Los Pinos Bahia de los Angeles Bahia de los Angeles Guerrero Negro Guerrero Negro La Paz La Paz 卡波圣卢卡斯 圣何塞德尔卡沃 卡波圣卢卡斯 卡波圣卢卡斯 La Paz La Paz 马萨特兰 瓜达拉哈拉

1257 12

发表在 中美 2016-11-15
危地马拉之非法入境奇遇
前言 2016年2月份在墨西哥Guadalajara成功申请美国十年签。 事实上我原本对美国的兴趣并不大,申请美签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获取其附加价值,例如免签去其它国家、在美国转机等等。 当晚一个人去Zapopan听洛杉矶电子producer Mija的夜场,嗨到凌晨三点回市区的时候,莫名冒出了去中美洲一探究竟的想法。在墨西哥待了1年在各州四处闲逛,颇感兴趣的北部和东北部却没有机会去看看,近期一直待在西部终归有些审美疲劳。 思来想去,不如趁七月份回国前的假期,一路向南,到危地马拉之类的中美洲地区走一走,看一看。 这边先放点那两天在墨西哥Guadalajara拍的渣照。(所有照片都是国产山寨机拍摄+部分照片后期处理) 申请美签的路上 传说中拉美最大的市场一景 青旅楼顶喝啤酒吹风(后来发现在墨西哥啤酒中Corona算是我不太喜欢的一种了) 还是楼顶 回到Colima的学校后我就开始查找一些基本的资料了。 首先看一下谷歌地图 有美签明确可以免签的有 伯利兹和洪都拉斯。 据说伯利兹有部分关卡入境时会遇到麻烦。 萨尔瓦多物价较高,这次先不考虑去了 尼加拉瓜目前天朝护照无法进入,只能非法入境,暂时不考虑 南边还有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太远 不考虑 但是危地马拉的情况就有些复杂了 。 看了近几年的帖子和游记,看到的无非是以下几种情况: 1. 凭美签,陆入可以免签 2. 不用美签也可以陆入 3. 单凭美签,空入会被遣返 4. 美签没有用,必须办危地马拉签证 5. 陆入基本逃不过小费贿赂,除非跟他耗时间,但是给了钱不管你有没有签证都能入境 6. 有的关卡没有检查站,可直接进入 ...... 这样牛逼的国家,又是近在咫尺,不去貌似有点可惜。 后来,我初步把计划定为:墨西哥Chiapas州入境危地马拉,随后去洪都拉斯,再返回危地马拉,前往伯利兹,向北从Chetumal进入墨西哥,重温一月份在Quintana Roo州的美好回忆。 最后迫于资金压力 ,决定从洪都拉斯返回危地马拉之后就直接飞回墨西哥,整个行程近两个星期。 保险起见,还是决定去办危地马拉签证。初步的准备如下: 1. 从Guadalajara到墨西哥城的机票,计划上午到达直接去办理危地马拉签证。(大使馆下午一点下班) 办理多次入境签证费用50美元,另外准备了护照复印件、美签复印件(后来办了加拿大签证,结果加签也需要复印)、银联借记卡正反面复印件(一般都是信用卡,本人还没有信用卡),复印件各两份。 据说等待半小时左右即可出签。 2. 墨西哥城一晚住宿。 3. 次日从墨西哥城到边境城市Tapachula的机票。 4. 计划中危地马拉第一晚停留地Xela的住宿。 5. 从危地马拉首都机场回墨西哥Guadalajara的机票。 6. 回墨西哥前夜在危地马拉首都的住宿。 中途的另外住宿都没有预定,因为对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的交通情况完全不了解,无法安排精细的计划。 然而,此时的我完全不知道 未来发生的一切会有多么戏剧性。 7月4日 终于到了7月4日,这次旅行算是开始了。 全部家当,大概有4000¥这样吧 4号凌晨2点从Colima坐车前往Guadalajara机场,5点到达。 飞机6点多起飞,因为是国内航班,时间还算充裕。 排队,准备领登机牌。 然而此时,柜台工作人员告诉我,这张机票购买失败,无效!!!!! 机票是借朋友的墨西哥信用卡买的。因为没有办理手机提醒业务,所以款项的出入必须通过银行才能知晓。 也就是说,我在购买机票的时候,虽然页面显示购买成功,但是事实上付款没有成功,钱款又自动打回了那张卡里。 而对此我和那位朋友都一无所知。 短暂的大脑短路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去Tapachula的机票就在明天,所以, 我办理危地马拉签证的时间只有一天, 而且是在今天下午1点前办理完毕, 因为大使馆1点就关门了。 这意味着, 我必须马上重新购买最早到达墨西哥城的机票,才有可能将旅行继续下去。 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走到机票购买处,深思熟虑选择了一张九点多起飞的机票,而这张机票的价格是我先前那张的足足5倍。 这样一来,我的旅行资金一下子就减少了近一半。 安检,候机。 这段时间我也没有闲着,向国内的朋友四处借钱。 之前一起去古巴的那位朋友非常爽快的打了钱给我,还有个室友对我开启冷嘲热讽模式,不过最后算了算,筹到的钱款也算是有1000¥。 这样一来,貌似这次计划勉强还可行的。 墨西哥城上空 下了飞机,立马上地铁,直奔危地马拉驻墨西哥大使馆。 为了节省资金,到达距大使馆最近的地铁站之后,没有打车,而是选择步行前往。 没有想到步行距离那么远,加上有两次弄错方向,到达大使馆已经12点半了。 离关门还有半小时,看似一切顺利。 进大使馆,递交材料。 工作人员说,ca-4签证已经失效,办这个签证只能入境危地马拉。 我说没有关系,我只需要多次入境的危地马拉旅游签。 随后他问我要机票订单。 我说我陆入入境。 他说陆入不能在这里办签证。 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网上的统一说法是,只要表明是陆入入境,说明大致的行程,对方就不会向你索要机票订单。 然而这次,工作人员显然是拿错了剧本。 我特意花高价买最快到达的机票,目的就是赶来这个奇葩的下午1点就关门的大使馆,而如今工作人员说我不能在这里办理签证? 我试着和他交流了一下,我说我有购买返程机票,并给他看了手机上volaris航空公司官网上购买成功的截图。 他说,需要订单的复印件,说完一抬手给我指了个方向,说那边有打印店。 我一脸无奈走出大使馆,左三圈右三圈,还真找到一家打印店。 更加无奈的是,打印店的工作人员看上去都很忙。 没有人愿意理我,而我如果要打印机票订单,首先需要上网把那份订单拉出来。 身边有很多电脑,但都是被锁定的。 十分钟后,终于有人搭理我了。 十分钟后,因为实在找不到官网上登机牌的打印地址,我选择把含有预定码的页面打印下来。 十分钟后,我回到大使馆,已经快下午1点半了。 我的确很想把那扇铁质的大门砸开,但是传达室的保安一脸和蔼地让我明天再来,我最终还是默默离开了。 走在回地铁站的路上 很普通的场景,在当时感觉实在是绝望至极。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明天在边境可以凭美签放行了。 之前有预定过机场边上的一家旅社,结果因为整个街区都被很长的一片围墙所包围,最后还是绕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那家旅社。 随后在附近找了点吃的 当天唯一一顿饭,玉米饼里卷有牛肉 土豆和仙人掌 当晚认识了旅社里几个朋友,两位来自蒙特雷的gay们,还有一位在纽约工作的阿根廷和委内瑞拉混血美女老师。晚上也就是喝酒聊天,不知不觉凌晨两点多了也就都去睡了。 7月5日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墨西哥城国际机场附近 一早上被美呆了,就手机随手一拍。难道预示着好运气? 上午安全降落在坐落于墨西哥与危地马拉边境附近的城市Tapachula。机场离市区还是比较远。 拒绝打车,从我做起 这种小型巴士与出租车相比便宜的多,去市区不到10¥,市区内基本2~3¥搞定。 市区一景,基本上都是平房 顺便说一下,google地图上在Tapachula是可以搜到危地马拉领事馆的,但是事实上这家领事馆早就不在了。我花了半个小时在地图上显示的地址附近来回搜寻,包括询问附近的居民,大家都表示不知道这里有这样一个领事馆。这样一来,相当于我办理危地马拉签证的最后一丝希望也不复存在了。不过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还是必须去边境闯一闯,万一顺利过关了呢。 市区碰运气,幸运遇到去边境小镇Talismán的面包车。直接上车,一路上伴着墨西哥风情音乐颠颠簸簸。人太多,挤的不行。 到达边境,下车。 整个旅程最有趣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要是没有这件事,我这篇游记根本就没有写的价值。 下车后,马上涌来一堆人找你兑换货币。这再正常不过了。随后,就有两个人出示了他们的墨西哥居留证件和工作证,说他们是帮助外国人过境的工作人员,说完就带我走向过境处。此时我就已经有些不详的预感了 首先办理墨西哥出境手续,那些“工作人员”说他们在外面等我。给移民局出示了护照和居留卡,填了些单子,盖完章,放行。 然后要走过这样一座桥(网络图片,侵删) 当时就从这座桥上走了过去。这样算是已经跨过两国的边境了。 过桥后,路边就是危地马拉的移民局办事处(网络图片,侵删)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护照递给窗口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翻了半天护照,翻阅了一些文件,问了几个同行,给我的答复是: “中国护照没有危地马拉签证是不能入境的。” “你要回Tapachula的领事馆办理好签证再进来。” “要不要我告诉你领事馆的地址?” “喔对不起,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地址。” 显然,Tapachula的领事馆早已不复存在,也就是说,如果我想要获得签证,就必须飞回墨西哥城。 但是真正让我吃惊的是, 这位工作人员居然连一点收贿的意思都没有! 我只好回头,离开办事处窗口。这时那两个“工作人员”满脸堆笑看着我,说: “怎么样,盖完章了吧?我们可以走了。” 我如实告诉了他们我遇到的问题。他们商量了一下,说: “我们和移民局里的人是有关系的,事实上我们就是为移民局工作的,” 然后再一次拿出他们的各种证件, “你把护照给我,我带进移民局和他们商量一下,帮你争取到入境章。” 显然,这样的情况足以引起任何人的警觉。但是事已至此,我实在不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 好不容易到了这一步,我到底应该返回墨西哥境内、买张机票回家,还是继续这次冒险?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同伙”围了过来,不停地劝说我。 我开始仔细分析这其中的利益关系。 1. 他们拿走我的护照,有没有其他目的?我的护照会不会因此而遗失?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来假设:假如我顺利过关,那么他们没有理由拿走我的护照。这伙人的确不知道我的护照上有没有危地马拉签证,说明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将夺走我的护照作为主要目的。但是依然不能放松警惕 2. 他们的主要目的? 据我判断,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事成之后索要小费,而一定的小费的确是我愿意给予的。如果我能得到入境章,这个入境章的价值完全抵得上50美元(当时的签证办理费用)。 3. 如果我放弃入境危地马拉,转而返回墨西哥,我会损失什么? 损失包括从危地马拉城回墨西哥的机票、需要购买的从墨西哥边境回Guadalajara的机票,以及前两天发生的一切费用。 在长时间的左思右想之后,我决定: 可以把护照给他们,但是以他们的墨西哥居留证件作为交换。 他们想了一下,答应了。这说明,他们的确没有打算将我的护照夺走,然后卖给黑市之类的。 我看着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拿着我的护照进了移民局。 这时,他的同伙们一边把我拉到路边一家餐厅里,一边说: “移民局前面是有摄像头的,我们这样暗箱操作最好还是不要被他们发现比较好。” 然后,让我点些喝的,放松心情。 显然,我的心情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法放松的。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那两个同伙每人点了一瓶汽水。 显而易见,他们是打算让我付钱的。我没说什么,看了看立柜,要了一瓶危地马拉的Gallo啤酒。 当时没心情拍照,这里再放一张网络图片 侵删 就是这个,传说危地马拉最好的啤酒。 这时,好戏上演了。 那个拿走我护照的“工作人员”空手归来,和我说: “你的护照我已经带进去了,里面说,如果你给200美元的话,他们就可以给你盖章。” 200usd?sorry? 事实上,当时我身上只有大概300美元,如果给他们200,那就意味着我只能用100美元在危地马拉待上两个星期,而且他们在之后必定会再索要小费。 我说我只能给50美元。 他说不行。 僵持了很久,我灌了一口啤酒,让了一步: “100美元。不能再多了。” 他说可以试试。随后拿走了我的100美元。 显然,100美元还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 这时,另外一个同伙过来了,“我们需要给边境的警察100美元的小费,这样他就能假装没看见放你过去。” 我发火了,“再给你100美元?你是想让我在危地马拉入土为安吗?把护照给我,我回墨西哥去。别忘了,你们的居留证件还在我地方。” 见我发了火,那家伙只好折回,和路边的警察不知道说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先前拿走我护照的假工作人员又回来了,拿着我的护照,说: “电脑系统已经把你的名字记录进去了,也就是说你已经合法入境危地马拉,没有问题了。” 我夺过护照,翻开一看。 根本就没有入境章。 我一问再问:“说好的入境章呢?”换来的回答也只是反反复复的“没什么问题,你可以入境危地马拉了”。随后向我索要他们的证件和100美元的小费。 围过来的同伙越来越多,我也没有办法。据说在危地马拉,你永远不知道谁会有枪。至少把护照拿回来了,或许还不算太坏。 问了餐馆老板价钱,我把他们的证件、小费和饮料钱拍在桌子上,端起那瓶Gallo一饮而尽,转身就走。听到后面说: “等等,我们帮你叫车吧,你应该先去离这里最近的巴士总站......” 或许噩梦结束了吧? 出租车上,和司机小哥聊起来。 我说:“我打算用100美元,在危地马拉待两个星期。你觉得怎么样?” 他笑笑,没说话。 打开谷歌地图,GPS显示我已经离墨西哥越来越远了。截个图 虽然离边境这是非之地越来越远,但是我的心情并没有放松下来。因为我知道,我的护照上没有入境章, 这就说明,我现在是非法入境危地马拉。 对于那骗子所说的“系统已有记录”,最好还是当笑话吧。 现在这个情况,洪都拉斯肯定是去不成了,能不能顺利离开危地马拉都成为了一个问题。 换乘了两辆巴士,下午到达克萨尔特南戈Quetzaltenango, 又名Xela. 从车站走到旅社,又花了我好几个小时的时间。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我没有网络,无法确定自己在Xela所处的具体位置,导致我在另外一个区转悠了好几圈。在Xela以及其他一些城市,各个区的街道命名系统都是一样的,比如5a Calle, 14 Avenida之类的数字与字母组合命名。如果你弄错了所在的区,你可能会一整天在迷茫的寻觅中度过。 旅社所在的建筑物内部 付房费。拿钥匙。开门,关门。瘫倒在床上。 半晌,又坐起身来,打开背包,拿出所有的钱。 左边是兑换好的危地马拉克查尔(Quetzal,以下简称q),右边是墨西哥比索(Peso)。 清点了一下,260q 和1700 pesos. 也就是说,总共约820q。 这天是7月5日,距返程日7月17日还有12天。 820除以12约等于68q每天。 平均每天只能用68q。 我看了下危地马拉各地住宿的价格,最便宜的大致在40到50q每晚。 假设平均每晚只要45q,68-45=23q 每天23q,以我的食量,在危地马拉大概可以吃一顿饭。 对了,还没有算上前往各地的交通费。 也就是说 ,根据现在的经济状况,即使我不吃饭,也不一定能熬到17号那一天坐上飞机。 另外,以我非法入境的状况,出境时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这样一来,即使再节俭,也无济于事了。既然如此,要不过一天是一天? 不吃饭没有问题,但是不能不喝酒啊。 到旅社前台,要了一瓶Cabro 坐在这里,一边喝,一边胡思乱想。旁边一个人也没有。 在酒精的作用下,有时候人会变得越来越软弱。 与此同时我也在一刻不停地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其实比起资金不足,更加致命的是:我身边只有银联卡, 而银联卡是无法在危地马拉境内取现和使用的。 也就是说,即使朋友们的援助资金源源不断地打进我的卡里,也无济于事。 喝的差不多了,我最终还是起身,找到旅社的工作人员,借着酒劲把自己的经历完完整整地告诉了他们。旅社的老板也过来了。 他们非常的友好,不停地安慰我,给我倒了一杯水。我一饮而尽,今天一整天没有喝水,而啤酒有时候是会越喝越渴的。 我想了想,问: “我能不能在这旅社里干点什么工作?我希望可以得到免费的住宿或者只是打个折也行。你知道的,现在我的情况别无选择。” 老板顿了一下,说:“可以。不过,你可以做什么工作?” 我噎住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其实自己什么都不会。 我是一个失败的大学生,我成绩班级垫底,我挂科频频,我没有工作和实习经历,我笨,我被女朋友甩,我没什么擅长的,我和身边的同学没什么共同语言。我反复思考自己会做什么,没错,我什么都不会。 至于清洁工之类的活,旅社里有好几个当地人在做,自然不需要我再来添乱。或许我可以教中文?可是我高中语文考试就没怎么及格过。 我低头,“什么都可以,我......”我站起来,转身。 “我准备回去躺一会儿,有点累。明天告诉你我可以做哪些工作。实在谢谢了。” 没走两步,老板叫住我, “你不是今天没有吃东西吗?这样吧,我给你做点nachos。别饿坏了。” 说实话,这nachos挺难吃的。不过,湿润的眼睛也是真的。 应该只是酒精的作用吧。 7月6日 早上醒来。昨天发生的一切像是做梦一样。 虽然我的境况挺凄惨的,不过既然出来旅行,那就要像个旅行的样子。我可不是过来要饭的。 整了下背包,摸出30q放进口袋。 对了,先把今晚的房费也付了吧。 昨晚说的打工的事情,估计他们也忘了。前台并没有老板的身影。 出门,先到旁边的银行,把身上所有的墨西哥比索换成了危地马拉货币。 然后开始小心地欣赏这座城市 肚子有点饿。 看到几个当地玛雅人,决定跟着她们走一段,说不定能找到便宜的食物。 走进一个小村庄。 看到一家早餐店。 右边铺着的面饼叫做 tortilla,一般的tortilla是用玉米粉或者面粉制作的。 也有用彩色玉米做的tortilla,做出来有黄色的甚至黑紫色的。 和老板娘打了招呼,要了一份早餐。 中美洲地区常见的搭配,鸡蛋,米饭和黑豆酱。配上现拍的tortilla。10q(不包括汽水)。一边吃一边聊家常 吃完,又大概逛了几个小时。买了一瓶水,一瓶啤酒。回旅社 两升的水。水是必需品,所以还是买大瓶的比较合算。 salvavidas?救命? 问旅社某住客要了根烟。拎着啤酒上了楼顶 哥斯达黎加烟 看着天空 什么都不想 就这样安静地过了一个下午。 几个月之后回想到,我好像把两件衣服晒在这里,忘记拿回来了。。。 7月7日 今天一大早决定转移阵地,前往大名鼎鼎的Lago de Atitlán 阿提特兰湖 问了前台一帅哥工作人员,我在旅社附近一拐角等来一辆公共小面包车,前往车站。 满车的屎味。一路忍下来了 下了车,等了半小时,问了两三个路人,发现这个车站只有市内和附近的路线。 一路人让我穿过一个集市,就可以到总站。 这个集市非常大,走了很久才穿过。有卖很多有趣的东西,和奇奇怪怪的蔬菜水果。人太嘈杂,不敢拿出手机拍照,两手也一直插着口袋,防止有人偷摸走我仅剩的资产。 总站的车多而杂乱,开往全国各地。 一司机问我去不去Huehuetenango。 我说我去湖。 他让我往前走。 走到最前面,在另一个司机的带领下上了前往Panajachel的车。 后来发现,Panajachel是湖边的一座较大的小镇,我的目的地San Pedro la Laguna就在湖对面。 开了大半天,到达Panajachel. 坐船。 湖边有很多座火山 每人25q。心疼 开了很久的船,水花溅的浑身都是 靠岸。 San Pedro la Laguna,很美的一座小镇。 寻找昨天刚预定的住宿,名字叫 Mikaso。 走过长长的通道 这是旅社的露天吧台,因为看中了这个我才选择这家旅社。 代价是60q每晚。 看着兜里的钱越来越少,我居然无动于衷。 安顿好东西,换上短裤,钻进气泡池。 泡了一个小时,开始有下雨的迹象 和上图对面的几个人聊天,喝东西。 对面的池子是暖的,我所在的那个是冷的。我们不停地换来换去,泡暖了就过来冷却一下。 下雨了,没什么关系,淋着雨继续泡。就是雨水一下子就把我们的烟浇灭了。 天色渐晚,我们收拾好衣服,道别。 此时我完全不知道一个将会扭转我窘境的人即将出现了。 我洗完澡,赤膊没戴眼镜在床边擦头发。 这时发现我隔壁床的一妹子长得有点像亚洲人。 我盯了她许久,问“Asian?” 她说“Yes” "Where r u from?" "Taiwan" "喔我大陆的。" 她好像吓了一跳,说: “我刚看你那么黑,以为你是墨西哥或者哪里的......” "......" 其实小时候我一直都是最白的那个 。 总之聊了一会儿我就约她到露天吧台打台球去了。不巧,晚上吧台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连灯都没开。 找电源开关。找不到。作罢,两个人倚着栏杆看星星。 聊了很多,包括人生,梦想,现状,包括台湾,大陆,两岸的年轻人,科学,哲学,社会学。 最后我不小心把自己非法入境和几乎身无分文的状况透露了出去。 没想到她听完,想都没想,说: “没关系,钱我可以借你啊。出来玩,你连饭都没得吃,喜欢的东西都不买,这样怎么行。” 于是,今晚这成了我本次旅行最重要的拐点。 我当然表示很激动和感谢。毕竟,在我生活的社会和环境中,能主动提出借钱给刚认识的人,这实在是太难得了。或者说,不可思议。 我们经常说, love all, hate none, trust few. 但是她不一样。虽然这没有好坏之分,不过总之让我很惊讶,很感激,就是了。 晚上很早就睡了。 既然经济问题差不多解决了,剩下的就是非法入境的问题。 虽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想到明天终于可以吃上饭了,心中的压力的确小了很多。 7月8日 今天是终于有钱的第一天。 台湾朋友借给了我800q。 这样,加上我原来的剩余资金,除以我的剩余天数,我平均每天能花的钱已经远远超过100q了。 也就是说,除去住宿和交通,我平均每天的可支配数额大概能达到50~70q的水平。 这样一来,在吃饱饭的前提下,偶尔喝杯咖啡,来点啤酒,甚至买一点纪念品和二手服装,都是可以考虑的。 紧张和焦虑了三四天,终于到了今天。 或者说,这几天我也必须放松一下自己疲惫的身心了。 面包店 也卖咖啡和热可可 小镇集市上的现做果汁奶昔摊,5q一杯水果奶昔 有菠萝、芒果、甜瓜、草莓、香蕉等多种口味选择。 另外,后来在小镇偏远的地方发现一家水果巧克力冰棍摊。 从冰箱里拿出插有木棍的水果块,在上面浇上融化的巧克力 因为低温,巧克力会在水果块上很快形成包裹着的硬壳。非常有趣 在集市里瞎逛。 这是可可果 从生可可豆到可可液块 鸡蛋。 集市附近的小型演出,好像只有1个听众 在集市买了香蕉,番茄,洋葱,胡萝卜,黄瓜,柠檬,牛油果,辣椒和鸡蛋。 打算中午给台湾朋友做沙拉吃。 对了,今天换了一家更加便宜的旅社,只要35q。在露天厨房 辣椒很辣,切完过后我的手指辣了好几天。 和摊贩说要够熟的牛油果,马上吃。结果还是太硬,无法入口。 台湾朋友说想在这里学西班牙语。她已经找好了学校,今天要去付款和联系寄宿家庭。 整个下午就担任义务翻译了 寄宿家庭人很好。有单独的大房间,提供三餐,有wifi。价格也不贵。她将在这里住上两周 回旅社休息。 路上在小超市里发现了危地马拉产的泡面 很好,明天的早餐有着落了。 晚餐准备奢侈一下,印象中花了我30多q,但是非常难吃 吃过的最难吃的汉堡。中间的肉是碎肉饼,口感很差。 我本来是想点整块的肉,但是理解错了菜单,还跟餐馆老板理论了一小会儿。 尴尬 回旅社休息。 7月9日 有钱的第二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的确,前几天真是不容易。昨天总算是度过了正常的一天 非法入境什么的见鬼去吧。最后几天再说。 今天台湾朋友说要去旁边的小镇 San Juan 去看看。 路上 这里看到的小镇就是San Pedro,我们就是从那边出发的 一路上坡 进入San Juan的地界了 艺术画 朋友说想去看看码头。 就是这位背红包的姐姐 小码头 码头风景 湖边的咖啡馆 对了,阿提特兰湖也是危地马拉比较有名的一个咖啡产区了,和Huehuetenango、Antigua等产区齐名。 咖啡馆窗台上的多肉植物 喝完。继续瞎逛 发现一个教堂。 里面没有人。但是有很多鸟,叫声很清脆婉转。听得醉人 路上碰到一位玛雅妇女和一个小女孩,坐在路边。身边放着一个框子。 她们叫住我们,我过去一听,才知道她们在卖东西。 “里面是什么?”我指着框问。 “炒面。”小女孩说,声音很甜。 我和台湾朋友都没想到可以在这里吃上炒面。 炒面用塑料袋装着,里面有胡萝卜和洋葱,还有一点鸡肉。台湾朋友很喜欢。 我们坐在教堂附近的石阶上,吃到一半,一抬头,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 可能是神派来了天使送给我们家乡的味道?我默默想着。 回到San Pedro。 听寄宿家庭的主人说,在San Pedro是有健身房的,而且每个月只要60q。 下次一定会来的。 晚上经过路边摊。 非常奢侈的路边摊生活 米饭,黑豆,牛油果酱,鸡肉,土豆,浇上番茄酱。配上啤酒。 主食依然是Tortilla 吃完我又要了一份烤牛肉 另外一个摊子 将面粉、奶酪和一些奇怪的植物叶子揉在一起,做成厚面饼。然后在面饼上加上别的蔬菜、肉类等食材。 个头很大,10q一个 7月9日~7月11日 因为这几天都在San Pedro la Laguna附近活动,所以并在一块儿写了。 首先是去了一个较为偏远的小镇Santa Clara。 一个游客都没有 一副荒凉的景象。 走到旁边的小村庄 村庄的入口 艺术画 从左到右分别代表了古典印第安文明时期、西班牙殖民时期和独立战争时期 第二天去了另外一个小镇 San Marcos 小学生篮球赛。 走到湖边。很多玛雅孩子在湖里戏水 对面是Volcán San Pedro 圣贝德罗火山 下图左边拼接色背心的就是我了 接下来还是回到San Pedro 好像是当地的广播台。别问我怎么上去的 然后去了一家同时卖咖啡和可可的饮品店 店里种着可可。第一次见到可可树,还是挺好奇的 咖啡。 生豆 烘焙后 店内环境 左上角是店名 坐垫很有特色,外层是用咖啡出厂时装的麻袋做的 湖边的另一家咖啡馆,有精酿啤酒 多肉 回旅社休息。 在此之前,我和那位台湾朋友不得不道别了。 明天我将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实在是太感谢她,无奈不太会表达。 她借我的800q,我会在回国后打给她在大陆的朋友。然后她的朋友再想办法给她。 夕阳下,我们只是不停挥手。 旅社旁边闲逛,买到洪都拉斯的牛奶。 买来才发现是牛奶制品,太多添加剂,不好喝。 用来煮巧克力了 晚上在旅社遇到两个阿根廷人和一个法国人。 聊天,卷烟,卷叶子,喝马黛茶,喝啤酒。 他们飞了太多叶子,滚屋里睡去了 肚子有点饿,想起前几天买的鸡蛋 给自己随便弄了点夜宵。 卖相不太好。 吹吹风,感觉还不错 在这里的最后一晚。 7月12日 今天准备前往Antigua Guatemala安提瓜,危地马拉曾经的首都。因为大地震被摧毁,迁都至现在的危地马拉城。 早上起床,再看一眼阿提特兰湖。 其实在这几天,我非法入境危地马拉的事已经被国内的学校领导知道了。包括我很多中国和墨西哥的朋友都在为我出谋划策。 大家都知道,危地马拉与中国大陆没有建交,所以在危地马拉是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的。综合各位朋友的建议,无非是以下三点: 1. 拨打中国领事馆海外侨民求助电话 2. 去墨西哥驻危地马拉大使馆,以墨西哥留学生身份寻求帮助 3. 去中华民国驻危地马拉大使馆,也就是台湾大使馆 关于第一点,首先我目前在危地马拉的处境并不危险。只有最后在出境受到阻碍的时候,我才有寻求我国领事馆的必要。 第二点,因为我不是墨西哥公民,所以墨西哥大使馆没有帮助我的理由。但是可以请求他们写一张证明,以说明我在入境危地马拉时是因为被欺骗、没有退路而不得不非法入境的。 第三点,同上。不过这段时间两岸关系较差。 这时,我的一位德国朋友通过Messenger找我。 【这位朋友是我在墨西哥的Chetumal(靠近伯利兹边境)一酒吧里认识的。当时酒吧里空无一人,我点了扎啤酒,一边看拳击赛一边等巴士。 然后他进来了,用英语向老板要了瓶啤酒。 不知为什么我们就聊起来了,然后发现我们的兴趣爱好都比较相似,交谈甚欢。随后留了各自的联系方式。】 这天早上,他发来消息,问我情况如何。 我如实告诉他,并说,我打算去首都向各大使馆寻求帮助。 他说:“我的女朋友是危地马拉人,她现在就在危地马拉城。我把她的账号发给你。如果你去了首都,联系她,她会想办法帮你,至少是陪你去大使馆。你也知道,首都很危险。你的情况我已经告诉她了......” 她叫Luisa。 Luisa是后来让我全身而退离开危地马拉的第二个关键人物。

墨西哥城 tapachula 克萨尔特南戈 克萨尔特南戈 克萨尔特南戈 阿蒂特兰湖 阿蒂特兰湖 阿蒂特兰湖 阿蒂特兰湖 阿蒂特兰湖 阿蒂特兰湖 安提瓜 安提瓜 危地马拉市 安提瓜 安提瓜 安提瓜 安提瓜 危地马拉市 危地马拉市 瓜达拉哈拉

5472 67
TA的照片 更多 2个相册 | 453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Soro

    回复 @太阳旺旺:您好,根据我的经验,1. 在恰帕斯应该是不能办理危地马拉签证的。2. 在纽约应该可以办,有人办出过,是不是当天不清楚,建议您查看一下其他人的签证攻略。3. 墨西哥城可以当天签出,但是大使馆下午1点关门,请务必早上到达。4. 纽约到恰帕斯的航班,这个我不清楚,可以自己查询机票。5. 可以在纽约或墨西哥城签危地马拉签证,然后去恰帕斯 ,从Palenpue坐车入境危地马拉,听说是常规路线,会比较方便,而且palenque也是旅游热门地

    回复

    2017-07-13 10:01

  • 太阳旺旺

    您好,我有十年美签和加签,计划十一去危地马拉。已经买了北京-纽约的往返机票。想请教下,在墨西哥城、纽约或者恰帕斯哪里办危地马拉签证会比较快和踏实呢(希望当天取证)?
    我希望去恰帕斯转转,然后危地马拉。之前去过坎昆、图卢姆、梅里达、墨西哥城和瓜纳华托,但是一直想去恰帕斯,如果纽约有直飞恰帕斯份航班,并且恰帕斯可以办危地马拉签证的话,就完美了!
    期待回复

    回复

    2017-07-06 13:45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