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0%

掰二雷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0)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8国家83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4篇游记 | 1个精华

发表在 日本 2017-11-08
两年五次东京|致敬新海诚,也敬我的东京爱情往事
诚哥的经典,我的泪点 “无论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什么地方,我一定会再去见你。” ——《你的名字》 一年前,你是否也曾跟我一样,独自坐在电影院的黑暗中,无声落泪。 新海诚的电影有太多经典,而我的东京记忆也有太多泪点。 我在这座城市经历过两段感情,其中一段更是刻骨铭心如刺青。 故事很长,要慢慢讲。 “听说,樱花掉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那么怎样的速度 才能走完我与你之间的距离? ” “我们仰望同一星空,却看着不同的地方。” 十年前,新海诚的《秒速5厘米》上映。 结局中十几年后的擦肩而过,最终男主角贵树的转身,两辆电车驶过后对面的女主角明里的悄然离开,让多少人扼腕叹息。 第一次看这部片,在两年半以前,2015年4月,结束了樱花季的第一次日本行回国后半个月,我的23岁生日第二天下午。 那时,我还在跟一个比我大9年生活在东京的日本男人谈着一段跨国苦恋,泰国一别后时隔8个月第二次离别,那时,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他。 他叫祐介,我叫他叔叔。 曾经牵着祐介的手漫步于皇居樱田门护城河边,抬头便是漫天的粉色风暴。 那时他说:在东京生活了31年来第一次真真正正特意赏樱。 那时我说:以后也不准跟其他女的赏樱。 那次,是我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最后一次,一起赏樱。 《秒5》东京的每个场景都如此熟悉,配上一首首让人心痛的背景音乐,让我几乎窒息。 在那以后的两年多,我再也没翻看过这部电影,因为不敢。 片中樱花飘在东京的画面之于我便像是伤口上撒盐。 直到,最近,我要写下这一篇文。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但盼风雨来 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即使天无雨 我亦留此地” 2013年5月末,诚哥又一经典《言叶之庭》上映。 2015年5月末,从日本回国后的第二个月,马上大学毕业已经在上班的我某天出差时下载好了这部电影到手机,路上看。 那时,我的城市也一样进入了雨季。 片中,东京入梅后,15岁的男主角孝雄每当下雨天便翘课到新宿御苑,由此认识并暗恋上了同样翘班来的比自己大很多年的女主角雪野老师。 结局情感爆发,男女主痛哭相拥,最后,雪野老师离开了东京,后来跟孝雄书信联系。 算是开放式结局,并没交待后来是否在一起,但也是让人百感交集。 新宿御苑,第一次去,是属于恋爱的季节,樱花漫天,那时,是祐介牵着我的手带我去的。 后来,每次东京行,我都会独自回去御苑。 2015年岁末,时隔8个月,我二赴东京,在2016新年第一天,我和祐介在中央特急线上以一个吻分手。 去年,2016年8月末,诚哥的巅峰之作《你的名字》在日本上映。 10月,我三赴东京,远在名古屋参加朋友婚礼的祐介在得知后当晚夜车赶回来东京。 在我离开东京前一晚,我们在新宿重逢,再一次时隔9个月。 那晚,祐介送我到楼下失控地抱着我,我痛哭看着他的身影在慢慢合上的大门后消失。 第二天,在成田机场,我误机滞留没法回国了,那一刻,我却如释重负,脑海里只有他,只想见到他。 “来我家吧。” 3个小时后,我回到东京,出现在他家门前,他带我去超市,买菜做饭给我吃。 因为有他,东京永远是我第二个家,总有一个人,无论风雨,无论时隔多久,依然是我的臂弯,疼我如初。 4天后,我坐上回国的飞机,却始终未能在东京把《你的名字》看了。 12月,《你的名字》在国内上映了。 我独自在电影院,全程落泪。 熟悉的东京,甚至一个快闪过的场景,我就能说出地名和位置。 平行时空,好比我和祐介,从来都在不同国度,没有任何交集。 结局再一次擦肩而过,差点以为就要重现当年《秒速5厘米》的遗憾。 还好,这次,泷和三叶都转身了。 片尾曲响起,擦干眼泪,在黑暗中带着通红的双眼提前离场。 今年,2017年2月,我去北海道雪祭,同时四赴东京,并未多作停留,也未曾与祐介见面。 我和他私下从不联系,只有每到一个国家会默默给他寄一张明信片,他屋子里放了十几张。 彼时,我已经跟一个在东京上智大学交换的德国留学生威廉一起几个月了,就在第三次东京行之后,也是我和祐介分手十个月后。 往后的日子,同样还是异国恋,仿佛只是换了个人。 我和威廉也经历了不少,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日本以外,还有菲律宾、香港、澳门,他还办了中国签证来我的城市。 我早已自己工作赚钱去了十几个国家,而他一个月奖学金也快两万,见面对我们来说太容易。 正因如此,我更忆起以前跟祐介一起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学生妹,到后来也不过是个刚毕业还没有能力的女孩,那个时候,异国恋对我来说太过苦涩。 忘不了终是忘不了,无论时间如何冲刷,无论后来谁人出现。 威廉偶尔会在我面前说话带刺中伤祐介,我会呛回去。 为了维护前任而跟现任互呛,我大概是少数人。 到底是祐介太好,或是后来的人都没他好。 正如威廉跟我提起过他在德国的前女友,“Yes there're so many girls, but I don't think they're better than her.(没错是有很多女孩,但我觉得她们都没她好。)” 6月末,我离职了,在梅雨季的尾声,仲夏的序幕,再一次回到东京度过半月,跟快要回德国的威廉分了手,时隔9个月重逢祐介。 以前跟威廉去哪旅行了,偶尔在LINE上面发张合照定个位,分手后我全删了。 祐介有一次当着我面翻回我的动态,跟我说:“你删掉了。我都记得的。我一直有在看你的近况。” 仲夏半月,在あじさい盛开的季节,我似乎曾经看见爱情回来过。 也总算是和祐介在同一片天空下,经历过春夏秋冬,朝朝暮暮。 心愿了结,7月中,我坐上东京飞往莫斯科的航班,独自踏上穿越亚欧之旅。 从22到25岁,在我最疯狂最感情用事的年龄,把最真挚的爱情都给了那个早已过了冲动年纪理智得可怕的成熟男人。 年年岁岁,轮轮回回,一期一会。
536 7

发表在 新西兰 2017-09-20
Kia Ora新西兰!仲夏很美,而我正好在场(已完结)
一个WHV遗憾引发的血案乃至人生观改变 100% pure new zealand. 百分百纯净新西兰。 这是新西兰旅游局的宣传slogan。 在澳洲大洋路自驾时,我的私家向导James哥跟我说:世界上大概只有新西兰这个国家才敢如此狂妄地说出“百分百纯净”这句话。 我直白点说句,屌炸天。 可以加入有生之年系列了,保证美到让你怀疑人生。 好了,写完了,全文完。 2014年7月8日清晨6点,还在读大三的我守在网速开挂的电脑前,猛刷已被十几万人挤瘫痪的新西兰移民局网站。 与此同时,另外7位好友也在世界各地忍着呵欠无条件助攻我陪我一起刷。 新西兰WHV的群里陆续有人成功刷到名额,我的神经高度紧绷。 好友们跟我一样,每一步艰难的submit到下一页都被卡死,便秘一样。 3小时后,我终于填好表按下Submit最终提交。 系统弹出一个小窗口提示,名额已被抢光。 我擦了擦彻夜未眠而疲劳过度的双眼,眼神定格在这句话,难过又解脱地靠在椅背上。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终于可以死心了。 一小时后,我订了张没有回程的车票。 第二天我背起背包,踏上了为期61天独闯六国的旅行。 两年半后,2016年岁末,我带着爸妈,终于来到这个被世界地图遗忘却被造物主过分偏心的太平洋孤岛——新西兰。 彼时,我已不再是学生,已经自己赚钱,已经能给爸妈买机票。 我告诉自己,之前的错失,是为了让我更好地准备自己,在最好的状态去与这个魂牵梦萦多年的国度正面相遇。 话说当初我还寻思着为了彰显我不羁放纵(dang)的气质,这篇游记要不要用不羁的火星文取名为《薪茜蘭,莪䓺麗荋倣蕩菂夢》。 为什么不是美丽而羞涩的梦,毕竟我也不那么羞涩。 这三年陆续走了散落在四个大洲的18个国家,但直到如今,我还是会坚定地告诉所有人: 新西兰是我去过最美的国家。 More importantly, 比新西兰更美的, 是360°有死角的我,本文的男主角。啊呸,我是女人。(不爽)(不爽) ↓↓↓↓↓↓ ↓↓↓↓↓↓ ↓↓↓↓↓↓ 此处应有掌声。 啪啪啪。小姐姐我为你疯狂打call!! 挽尊。 草泥马,干嘛乱入给自己加戏,还没到你出场。 这是一篇迟了大半年我可能忘得七七八八没什么诚意也没什么套路囿丶鯡紸蓅文风抽搐内含大量自嘲不带任何标点楼主没吃药已弃疗那缕弄IEUI额uoral&#%8哦好热啊就是带你飞哦IP阿维菌素哦这嫩绿*%^$@#的游记。 大半年我居然又发生了一番不可描述翻云覆雨天有不测风云更上一层楼哦哦哦啊啊,真是应了傅爷那句“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微笑) 因为生性不(fang)羁(dang),我一直放纵自己遵循内心做想做的事,不计后果,也不留遗憾。 在皇后镇的跳伞感受自由落体的离心力时我就在想,讲真,30岁之前我要酷到飞起尽可能尝试挑战更多。 这几年,在尼泊尔滑翔的时候,我是痛快的;在印尼爬活火山口的时候,我是痛快的;在新西兰万尺高空纵身一跃的时候,我是痛快的;在土耳其荒漠独自驾着全地形四驱车扬尘峡谷翻跟斗摔得浑身血的时候,我也狠狠地痛快(痛得快要死)着。 为什么提这些,引发这个“血案”以及后来我这adventurous的人生观改变的罪魁祸首正是上文提到的三年前痛失新西兰WHV名额的遗憾。 WHV(Working Holiday Visa打工度假签证)是近年来很火的玩意儿。 由于中国护照的地位,目前对我国公民开放这个签证的只有新西兰(每年一千个名额)以及澳大利亚(每年五千个名额)。 而在我申请的那一年,更只有纽村的一千个名额,澳村都还没给我们打开这个大门,而虎视眈眈的便有几万乃至十几万人。 那一年,我为了这个事情,一个月内死磕雅思冲了7分,花了不少钱辗转做了个只有一张纸的清华学历认证(因为还没拿到大学毕业证)。 从小到大读书升学我的路都很顺没怎么费力过,从来都是第一志愿一击即中,想要的都如愿。 那段日子,我对新西兰简直着了魔,觉得前21年来都从没如此努力过想得到什么。 但谁知道呢。 正如WHV设限只能30岁以前申请,而我,要在30岁前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里作出更多尝试,怕的从来不是失败,而是没有迈出第一步。 至今依然很感激新西兰WHV这件事,某种程度上让我有了更积极的人生态度。 我才25岁,还有大把青春呢。 欢迎调(gao)戏(ji) 微博 @掰二雷 https://weibo.com/graceqw

悉尼 皇后镇 皇后镇 皇后镇 格林诺奇 皇后镇 箭镇 克伦威尔 瓦纳卡 瓦纳卡 瓦纳卡 特威泽尔 库克山镇 新西兰南岛 蒂卡普湖 蒂卡普湖 新西兰南岛 库克山国家公园 蒂马鲁 蒂马鲁 阿卡罗阿 阿卡罗阿 基督城

2113 38

一级精华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17-08-28
返夏丨南十字星下跨年,许我一个多情的澳大利亚(已完结)
你终究无法占有她的美,毕竟她比你更多情 小时候,我对国外的世界一无所知,那时,偶尔有人问我,以后想在哪定居,我冲口而出:“澳大利亚”,那么坚定。 其实那时,我对澳洲这片未知遥远的热土毫无概念。 后来,高一的时候,我在广州机场哭着送走我的挚友Keith飞往大洋彼岸的墨尔本,从此不再回来。 我总跟他说,以后我会去澳洲找他,但那时,我根本不知道以后,是什么时候。 8年后,我终于和他坐在墨尔本街头谈笑喝酒。 这一天等得太久,但一切美好,都值得被等待。 土著人、白人、华人、马来人、印度人、越南人…… 你可以用千百种角度来欣赏澳大利亚的万种风情,但你终究无法占有她,毕竟,她比你更多情。 这趟旅行,实现于2016年12月,同时去了澳洲和新西兰,度过了圣诞,也跨过了新年。 这趟旅行,是我去的第十一和第十二个国家。 这趟旅行,是我第一次带爸爸妈妈出国旅行,尽了早该尽的孝心。 这趟旅行,本该在这一年前的2015跨年实现,但那时我在最后关头转向了去日本了结我的异国恋。 Anyway, better late than never. 澳洲8天,新西兰8天,16个日夜,13个大晴天,给了我和家人一场完美的跨年之行。 有兴趣的话请假装期待一下我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产出的新西兰篇。 别嫌我篇章多,虽然我只呆了八九天,但每天都去很多地儿用心地拍片子。 两台相机,三个镜头,三张内存卡,150G照片。 不用预设也不拉曲线,一张张照片一个个参数抠细节修图。 要自信十足地告诉你们,看我的片子绝对要让你们爱上这么美的澳洲。 Every second is a highlight. 给想去澳洲的人看,同时也给没想过去澳洲的人看。 如果你对我没兴趣,希望你对绝美的澳洲有兴趣。 如果你对文字没兴趣,也希望你对这呕心沥血的几百张照片有兴趣。 悉尼和墨尔本,被玩烂的地方,早就不缺文字和照片。 那我为什么还要写? 因为是自己喜欢的地方,想让更多人去喜欢。 如果能让更多人能因我的文字和照片而对澳洲有了想法,便是值得。

悉尼 悉尼 悉尼 悉尼 新西兰南岛 新西兰南岛 新西兰南岛 新西兰南岛 新西兰南岛 新西兰南岛 新西兰南岛 新西兰南岛 新西兰南岛 墨尔本 墨尔本 大洋路 托尔坎镇 坎贝尔港国家公园 墨尔本 墨尔本 墨尔本 广州

11083 72
TA的照片 更多 4个相册 | 1791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