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环球背包在路上,写故事 公众号: jane妞背包 | | 微信号 212698883

确定 取消
0%

jane妞背包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现居:其他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04)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23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15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北非地区 2018-12-05
一个背包客的匆忙摩洛哥
老惯例,本文非游记,非攻略,是一个背包客环球之旅在路上的故事,英国之行之后,飞到了摩洛哥 vx 212698883 飞到了拉巴特, 终于不冷了 等我匆匆赶到登机口看到那一长队人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是要去另一个世界了。所谓的另一个世界要么是初见惊艳,要么是惊悚,说惊悚是有些地方的样子是国内40年前的样貌。而惊艳的地方,很快也会沦为厌倦,譬如:伦敦。虽然它有着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众多博物馆,可旅行并不在博物馆里,不是吗? 那一长串队伍,听不懂的语言,裹着头巾的女人都在提醒我,我就要去阿拉伯世界了。一早在伦敦的whitechapel等去stansted机场的巴士时,看到好些裹到全副武装,只露出眼睛的女人,阿拉伯女人,嗯。 登机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国际转机,从一个国家飞往另一个国家对我早就习以为常,如今坐飞机对我已是折磨,回国前我会买伦敦的睡眠药,一吃立马见效入睡,打算坐在飞机上时就吃它入睡。 飞机将要起飞时,我才觉得有所期待,更多是饥饿,有乘务员推着车子售卖晚餐,可惜不免费。也难怪,廉价航空小几百的机票怎么会提供晚餐呢。倒时旁边的摩洛哥人问我是否饿了,我说是,他就起身拿出书包,把他的三明治掰了一半给我吃,他说:自己是穆斯林不吃猪肉,飞机上售卖的汉堡里夹的是猪肉,这是她老婆给他做的三明治,里面裹的是鸡蛋。 我就好奇地问了问,你们可以娶几个老婆 吃完半个三明治,他递给我一个橙子一个苹果,问我还饿不饿 我说,好些了 他又拿出一个三明治掰开来给我一半他自己吃一半。 在飞机上闭眼又睁眼,无法入睡,内心不平静,想着落地后赶快定回国的机票。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我不再是两年前那个要流浪到世界尽头,一直流浪一直流浪,寻找荒原的我了。再也找不到荒原的感觉了 是啊, 找荒原怎么能去欧洲呢? 欧洲是精致的,文化的,昂贵的, 找荒原,该区非洲,蒙古,西伯利亚,拉美(我已经走完),喜马拉雅...... 回不去了,我已经厌倦流浪,无尽的流浪,厌倦无尽的旅途。 我现在,只想短期旅行,回归回家,再出发。 登机的时候,检查的人看了看我的机票和护照,问: 你的签证呢 我说:我们不需要去摩洛哥的签证 他点了点头,既然明知,为何还顾问? 我在飞机上睡不着,期盼,焦虑,渴望,我就这样降落到了摩洛哥,又开始语言不通的旅行。 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机场不大不气派但整洁干净,排队入境盖章,边境人员问我是否是第一次来摩洛哥,我说是,他没有再多问,给我敲完章放行。 一下飞机好暖和好暖和,再也不是伦敦的严寒,空气里都是暖和的味道,真好。在这里我见人拍照,于是也请其中之一给我拍了个背影。 那堆人里有人问:你去哪里?我们可以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哦,这么快就搭讪?网上说摩洛哥套路多要当心,我瞬间就提放起来。其实,我认为,普通老百姓不管是哪里都是良善的多,~去旅游景点要当心~,摩洛哥人自己都跟我这么说。 我说:谢谢,不了,朋友来接我 我的朋友已经在外面等我了,回到住处,马上定回伦敦,回国的机票。家里的马桶是坏的,热水也不是立即有,这对我不是问题,家里是干净的,这是一对年轻的,喜欢旅行的夫妻。那就够了,在秘鲁时,我有一个月只洗过一次热水澡的经历。热水,网络,在有些地方都是问题,但对我,又不是那么大的问题。 此刻是凌晨2点,摩洛哥的时间比北京晚2个小时,想着把字码完,当时的感觉就是最好的感觉,我依然是喜欢并享受码字的。 黑夜里看拉巴特,不豪华,简单朴素平静暖和,我喜欢。至少,它让我远离了寒冷,我对摩洛哥的计划全无,明天总是新的一天
273 6

发表在 英国/爱尔兰 2018-10-15
伦敦-牛津-剑桥三部曲
本贴不是游记,没有攻略,是在 英国 经历的一系列故事,杂文 伦敦,牛津,剑桥三部曲 写此文时大病感冒刚好,在英国最南端的港口城市ports mouth,头还有些晕乎,也容易疲惫,心理有些发堵,也许是曾在国外生病的心理后遗症,又或许真是心脏或是肺有毛病也不可知。最近,深觉生命的脆弱和无常。 这个城市可以看到英吉利海峡和英国往返法国的轮渡,但我没有申根签证,所以比较伦敦和巴黎的异同往后挪把。去法国前也需要阅读更多的书籍,譬如把存在主义的萨特,加缪的著作读个遍,还得把法国诗人兰波的诗读熟,最好能背出:“纵使黑夜如寂,白昼如焚,我心依旧”的法文版。有考虑回国学点法语,没有语言,说了解一个国家叫扯淡,旅行对我也会失去很多意义,欧洲的这些国家又是有着深厚文化文学历史的国家。 我不过只是个瓶子,托着自己日渐老去的身体和不怎么好的体质,继续在这世上游荡,还想继续看看不同的人类在这星球上创造的文明。这个事,我很有兴趣和永恒激情,相比为了赚钱的赚钱,我却没有兴趣,除非我能从中找到一种叫意义的东西。人活着应该为了意义, 至少是自己能说服自己的意义 。 我10月初飞到了伦敦,伦敦,牛津,剑桥三部曲暂告一段落,我写了几十个故事。这次旅行开始前,我写了一篇文章《没有远方的远方》保存在了word里。可惜在牛津时,笔记本坏掉重装系统全没了。早在我拉美旅行时,我就说“一张机票的距离不叫距离”,这是事实,这是一个没有远方的世界。 远方在于心理,不在于距离里 , 你觉得远方很远很危险,你就永远迈不出那道坎,永远呆在一个叫做“舒适区域”的地方,我们管它叫“家”。 和拉美的文字不同,拉美的文字,有爱欲,于是很痛苦,而爱不等于爱欲。放下爱的欲望,只存一颗爱的心,去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不同种族的人创造的文明。放下,只有真正经历痛楚和阵痛,才懂什么叫放下,才配提“放下”两字。 我很欣喜,自己依然在蜕变和成长,成长是一条终身的道路,在灵性的成长上,没有完美,只有趋于一种平和的自由,这是一种光明而又温暖的感觉,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大风大浪以后一切归于平静,是我希望的。 初到伦敦,它符合了我的预期,诺丁山,abbey road,塔桥,尤其大英博物馆给我的震撼。伦敦以后,我去了牛津,一开始我在旅社干苦力换一张免费的床,然后我住在泰晤士河的一条船上,是为一段经历。寒冷的巴士里,我到了剑桥,我在剑桥寻找一种感觉,一种走着走着就哭了的感觉,一种中国人存在于《再别康桥》诗歌里的对于剑桥的情怀。在这里,有一个华人狠狠的帮了我,这很不容易,他主动给我提供住宿的方便,我更是吃的好,走的时候,我跟他说:“感谢你的帮助,这很不容易,我是真心的。” 陌生人的善意,帮助,对话,际遇,是我的故事,是我文字的主题。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旅行叫,叫什么呢?叫 一路随心,一路随风,一路遇见 。 旅行即人生,没有尽头,却有尽头,一路成长是主题。 查令十字街 84号* 伦敦 ——希望天堂里有你的书店 一篇早到的游记,查令十字街:伦敦,全世界爱书人的朝拜圣地 我模仿这本书写了封信,希望天堂的海莲可以看到 亲爱的海莲: 我是jane,来自 中国 的读者和一位旅行者,我认为阅读和旅行是抵抗时间的唯一方式。我很喜欢看你的《查令街84号》,信里的你可爱极了。 虽然在弗兰克有生之年你没能去成英国,也没能亲自到那个书店,但你说“如果你们恰好路经查令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钱她良多“,于是我会去英国,会去英国的这条街,会站在84号前代你献上一吻,虽然如今它早已不是书店。我想,全世界的爱书者和读书人都会去的,都会去那里代你献上一吻,因为,书籍是我们的灵魂。 希望在天堂,你能见到弗兰克和他的书店,你们该握个手,说一句“好久不见“ 海莲汉芙是 美国 一位女性作家剧作家,一生穷困潦倒,单身,弗兰克是英国伦敦一家古书店的经理,已婚有2个女儿。海莲喜欢古书,但在美国找不到也买不起,于是她找到了大洋彼岸英国伦敦的一家古书店,写了封信过去,询问有无她书单上的书,如果有就邮寄过来。不想这一封书信开启了20年的跨洋通信和国际友谊。弗兰克每次都一板一眼正经的找书回信。 海莲显然是个热情又泼辣的美国大妞范,也是个话痨,她不仅和弗兰克通信,还跟书店里的其他员工通信,然后又跟弗兰克的老婆,女儿通信,跟书店员工的邻居老太太都通上了信。 此时正值二战后,英国物资紧缺靠配给,海莲就从美国给他们一大波人寄火腿,新鲜鸡蛋,完整的肉,还有女性长腿丝袜!这在当时的英国,通通难以弄到。虽然海莲很穷,但嗜书如命的她显然是个热心肠,她发挥了国际主义人道精神, 在信里她写:怎么美国援助 德国 日本 战后重建,就不帮助英国呢? 海莲虽然很想去英国,但她真的没钱去,好不容易有钱了又因为看了一次牙医破产了。 她和这家书店通信了20年,20年后,她收到一封信,弗兰克死了。 《查令街84号》这本书是他们通信的合集,查令街84号就是这家古书店的地址,如今它早已不复存在 古旧的查令街如今依然是伦敦的旧书一条街 弗兰克死后,海莲于1971年去了趟英国,一下飞机马上傻眼。她心心念念的是 维多利亚 时代的英伦风情,古典而浪漫,而70年代的英国朋克又先锋。弗兰克死后,征得他家人的同意,海莲出版了这本《查令街84号》,通信集虽然让书店大火,但书店后人无心经营老书店,如今书店不复存在,成了一家音乐行。查令街倒一直是世界爱书人朝圣的圣地,依然汇集了英国的老书店。 改编成电影的《查令街84号》表现了海莲的2种爱,一种是对书的嗜书如命,一种是对德尔的精神之爱。柏拉图之爱,这真是够古典,符合他们知识分子的身份,肉体须臾,精神永存。 左边的图是书店的人收到海莲从美国寄来的战后物资 他们的通信从来没有扯到爱,一开始弗兰克成海莲为“海莲女士”,海莲回信“希望女士在你们那里和我们这里意义不同(这显然是在说反语),于是弗兰克改称了”海莲小姐“,显然海莲还是不满意,弗兰克这个英伦绅士绝对的正人君子解释“因为工作关系,我给你的信都存了副本(自然我只能恭敬礼仪啦)”,后来终于有一天,好像是海莲给他的老婆女儿邮寄了长筒丝袜以后,弗兰克回信称“亲爱的海莲”,这才遂了海莲的心意。 弗兰克死后,他老婆给海莲写信:说“不瞒您说,我过去一直对您心存妒忌,弗兰克生前如此爱读您的信,而你们俩似乎有许多共通点,我也羡慕你能写出那么好的信。弗兰克和我倒是两个极端不同的人,他总是温和有耐心,而因为我的 爱尔兰 出生,我的脾气总是倔。生命总是这么爱捉弄人,他从前总是试图教导我书中的知识——我现在好想念他” 他老婆亲笔写的信,可以看出1,这个女人不(怎么)读书,2,这个女人脾气不小,3,她跟她老公之间没有海莲和她老公之间有共通点 说海莲和弗兰克20年的通信,他们之间没有惺惺相惜和同为爱书人的相知,显然不可能。但发乎于情止乎于理,即使相知,无关风月,他们做到了,幸亏海莲没有钱,来不了英国啊。 有一次,海莲的信里写到:如果有钱了就到伦敦这家书店亲自选书,但好害怕啊,所以来了也不说,(不然网友见面见光死)一个四十岁女人的少女心表露无遗。 而此时正好是英女王生日,于是弗兰克就祝女王和海莲凤体安康(本书的中文翻译实在水平高,把海莲的俏皮劲全译出来了,据说他先自己翻译了这本书才找的出版社出版,由此可见,也是爱书人一枚。) 弗兰克的信里说:今年来英国的美国游客比以前多。他不自觉地关注来英旅游的美国人。 我想,在某一天,他看到书店里一个美国女人独自选书时,会心头一颤,想:该不会是海莲啥都没说就来了把 当然,这在他有生之年因为海莲的贫穷没有实现 海莲本人的爱人二战死后,她一辈子未婚,如同很多美国独立女性知识分子一样。 她写的剧本和书籍不受市场青睐,终身穷困潦倒,我想,一个沉迷于古书古典文学的女作家,在美国已经走入“《娱乐至死》”的年代时(那个年代美国正好由印刷品阅读走入了电视娱乐时代)她写的东西不为大众拥趸很难理解吗?她的精神世界与当时的美国格格不入,她心里的美好年代是维多利亚时的古典与浪漫,不是娱乐致死的美国时代。 她说:她想去英国,她梦里想了无数遍的地方,是为了追寻英国文学,可她连去英国的钱都没有。 她留下了《查令街84号》,这样一本充满着温情和感动的通信集,一个小时可以阅读完毕。 我没有因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繁复优美而感动,却因这本普通通信集的脉脉温情泪流。 查令街84号,我会去看,我眼中的英国,也是文学的,是60年代披头士高唱爱与自由的嬉皮,是叶芝“当你老了”(好吧,他是爱尔兰人)的唯美与深情,是18世纪女性文学的《简爱》《傲慢与偏见》,是20世纪伍尔夫的《到 灯塔 去》, 是福尔摩斯时代老旧的房子,是苏格兰几百年的古堡,老旧。 是这样的,另外,这英式英文口音简直听不懂。 自由即痛苦,“他人”即地狱, 诺丁山 的书店 “我只是一个小女孩,站在小男孩前,希望他爱她”——诺丁山 应该还是在 阿根廷 的时候把,那几天身体不适,却也还是在客厅的水泥地上打地铺,腰疼的更是要断掉。似乎在那时我又看了一次《诺丁山》,就记得大嘴朱莉娅罗伯茨对休格兰特说:我只是一个小女孩,站在一个小男孩面前,希望他爱她。 这样的事一辈子发生一次也就够了,对我,也许是发生过的把。 所有的开始都是甜蜜的,到了最后尽是苦楚。灵魂伴侣,我只在书上读过,如果真有持久和谐和爱情关系,请你站出来告诉我。在人性和感情关系上,我是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自私的基因》说了,自私是本性。而爱是牺牲,我们人类喜欢爱爱爱这个概念,喜欢营造泡泡般的幻觉,可实际上,爱是奉献,爱是牺牲,人类真有的话,得成传奇,得是小说或改编成电影。 我现在对萨特“他人即地狱“的理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人,普遍意义上的他,就是地域。我真是无限享受单身的时光,这也是我生命的主基调。就像黑塞所说“我孤单,但不为寂寞所苦”。友谊,陪伴就好,有趣的谈话,简单的陪伴,相知却无浪漫也无风月,这样最好。而感情,总把我折磨得痛不欲生,神啊。 落脚伦敦的第一晚就在诺丁山,是伦敦西区的一个很好的区域,并没有山,闻名于电影《诺丁山》从希思罗机场下飞机,入境,搭乘地铁,换地铁,顺利。 第二天一早,房主T带我去《诺丁山》书店的那条街,周六是集市。市场热闹人挤人,卖着各种小玩意和新鲜蔬菜水果,并没细看,手上也没有现金,连一便士也没有。《查令街84号》的古董书店如今已经变成了麦当劳,这真是个“吃货大过天“的时代。《诺丁山》的书店还在,只是休格兰特不在,英伦帅哥也不在。大概是我的眼界过高或者眼盲的缘故,没有阿汤哥那样的帅,在我眼里都不叫帅。书店门口排着队伍,一个个人轮着上去拍照。看着妆容眼熟的年轻女孩,那么矮的个子一猜就是 韩国 女孩,惨白的肤色,血红的嘴巴,一字眉,(这样的妆容在国内很常见)即使是盛装+浓妆,依然有种粗糙在里面,没有一种精致优雅随意恣意。推门进去书店看看,大多是卖旅行书,都是英文,偶尔几本日文书,并没有中文书。 排队到我啦 书店里面 诺丁山区的伦敦就是这个样子的,没有高楼大厦,不算那么老旧却也依然有些年头的房子。毫无疑问不同口音的全球游客在周六络绎不绝,却也不拥挤的让人烦躁。 下午在星巴克见了一个中国人,突然一个一脸愁容的大哥走了进来,我看上去大概也是憔悴不堪把。本来我想去最著名的abby road,他说他不是披头士粉丝,腿也不好,就在星巴克随意坐着聊了聊,随后又去他租的公寓聊天,有沙发可以糖,舒服多了。大家都很累,我是真的累,他时差也调不过来,大家都身心俱疲。 很难得的,我们竟然聊得来。我们坐在阳台抽烟,我心理不畅,并没拒绝他的烟。我说:工作似乎找不到意义,努力工作再赚到一份佣金,也不再觉得快乐, 他说:不努力工作,拿着薪水也没有意义,似乎人生没有意义 我是无产阶级,绝对的穷人一个,所以穷游嘛,只是恍然间,似乎可以说很多,可以说美国的这里那里,可以说拉美的这里那里,连欧洲的一些国家我也可以说出这里那里。他,金融公司高管,房子好多套,辞职了。 我们竟然难得的可以说得来。 我说,以前一旅行可以旅行2年,现在不行了,不再喜欢那种漂泊感 他说:是的,年纪大了以后就不喜欢了 我问:去过日本嘛?感觉如何 他说:日本有一种唐诗宋词里的感觉 我张嘴就背李白的诗。wooo这个评价很高,看来,我需要把日本排在名单上,以前,日本从来不在我的名单上。 情原谅我接下来的流水账,我已经喝醉了,也困极 回到住处洗完澡以后F也回来了,我们喝 荷兰 啤酒,德国啤酒,我醉的厉害时差也没倒过来,我们聊的很开心,聊书,F是 法国 人。 我问:杜拉斯在法国真的很有名嘛?我并不喜欢她,不喜欢《情人》里传递的爱情价值观 他说:是的,她在法国很出名。你知道波伏娃嘛? 我说:我很欣赏波伏娃,她领导了女权运动,在那个年代能那么写很需要勇气 我们之前就聊过加缪 他说:我喜欢加缪 我说::当然,你是法国人 他说:你需要学习法语,这些人(意思是这些法国作家)在等你 我说:我可以看英文 当然,我知道,任何的翻译都比不上原版 我记得,下午和那个华人聊天的时候,我们在聊意义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了一句话,“自由即痛苦“,我不确定是哪个哲学家说的,说不定就是我说的 当你有某种自由的时候,也伴随着某种痛苦。 自由即痛苦,他人(对女人他人是男人,对男人他人是女人)是地狱 我们该拥抱什么呢?我也不知道该拥抱什么 死亡如此触手可即,关系如此不可即,单身确是轻松。 我只是想,此刻有一个拥抱,然后流泪。如果,我想的话,我会有一个拥抱。 我不想,跟你说对不起,难听的话彼此都说完,彼此都成了彼此嘴里最差劲的男人和女人和最糟糕的回忆。 对不起。 附加: 一睁眼的时候已经到了英国 这真是最糟糕的一次出行。在长沙黄花机场睡一晚,第二天一早7点的飞机飞 青岛 ,在青岛停留几个小时,下午3点飞伦敦,11个小时的航程。 经济舱的座位坐着总难受,我不得不吃安眠药,镇静作用。 索性的是飞机上找到一个2人座位,可以躺一躺 伦敦时间晚上8点降落伦敦,索性的是地面温度20。过关,并没有检查任何行李。根据房主F给的提示,地铁,换乘地铁,好远啊。再出地铁时,伦敦的街头,晚上的诺丁山。F来接我,帮我背着包。 步行7分重就到了他的公寓,我住二楼隔层。 这真是最糟糕的一次出行,剧烈巨大的争吵,我的担忧和苦楚,我被死亡吓坏了。彼此用语言互相刺伤。最后,再次再次在此屏蔽彼,你的疾病会治愈的。 死亡,该如何面对,我不知道 披头士经典照之——伦敦abbey road Abbey Road》是英国摇滚乐队The Beatles发行的第11张录音室专辑。这是乐队录制的后一张专辑。四个人排成一列,横渡Abbey Road,他们的背后,是曾经朝夕相处多年的Abbey Road录音室。他们走得如此毅然,不带半分留恋。从照片上看,唯有Paul McCartney是光着脚走的,他的右手甚至还夹着烟卷 伦敦的天,真的说变就变,谁说伦敦不下雨?谁说穿板鞋就可以?幸亏我没听,依然穿着陪伴了我两年美洲之旅的防水徒步鞋,虽然没范,但舒适防水不湿脚。长时间旅行的人,怎么能讲外表?背包轻量,服装适应各种气候条件,外加一个笔记本码字就够了。最重要的,是带上一颗心,还有语言,语言,语言很重要。 如果只是呆在酒店看电影不和当地人在一起?为什么要出国?在国内看书看电影就好啦。如果只是一个人坐在餐厅,点着当地食物,也是没劲,得跟人在一起,得沟通。这是昨晚,我喝着房主开的荷兰啤酒时说的,我一下子就高兴了,又可以品尝各地啤酒了。 在伦敦的第二晚,半夜4点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外面是黑的,淅淅沥沥的雨声。醒来以后脑袋里无数的声音,待到7点打开电脑的时候,那些声音却走了。没有再吃安眠药,还剩下两颗,要省着点用。突然一下子,谷歌地图,FB都可以用了,我似乎还不适应。在国内时的幸福片刻是关掉网络,丢开手机的时刻,而现在,又再一次离不开网络。 始终是喧嚣,我不得片刻安宁,躲不开的,是一丝心软。 起床后,依然下雨,即使下雨也要去完成昨天下午没完成的abbey road。昨天下午和华人大哥聊天也是好的,我刚到伦敦,着实累的厉害,也不想他和我一样,感觉:努力工作在工作中找不到人生的意义,混日子工作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生命。虽然他是有钱人,我是个无产穷人。 早上10点从床上起来,房主F问:你想听什么歌 我:放你喜欢的歌把 F:你想听什么 我:放你喜欢的就好 F:那就放披头士把 我:不要放“我所要的只是爱“那首,不,放”她把我整疯了“这首 今天上午,梦想清单又勾掉了一项,这一项,对我很重要。 曾有一个梦想,有人弹披头士,我唱,这个想法在拉美实现过好几次,第一次在 墨西哥 ,第二次在 智利 。在智利的时候,我还录了视频,两个男生弹披头士,我唱,发在FB上时配了一句话,这就是我想去英国的原因,披头士啊。 拉美,是一个音乐的地方,很多男孩子从小就学吉他。 当时,我摇头晃脑的唱:你所要的只是爱all you need is love,钱不能给我买来爱moneycant buy me love(披头士的歌曲名)。不像现在,觉得爱是痛苦。 后来在美国佛州的一个 房车 聚会上,老头老太太晚上唱卡拉ok,他们也喊我上去唱,我就在一堆美国人中唱披头士的yellowsubmarine,不知对他们感觉是否又是一次“英伦入侵”。 在阿根廷本土最南端的城市时,有一个房主是典型的 西班牙 长相,职业是律师的他满头爆炸长卷发,极其夸张,那种艺术的样子,和律师这种严肃职业完全不符。总之看他那个面相和发型,你就知道他只可能是西班牙人,不可能是英国人,不可能是德国人。他家里有一张照片,是他和其它3人在英国街头模仿披头士那张最著名的照片,当时,我就跟听说:我去英国,也要来这么一张照片,致敬我心中的披头士。 我并不知道这条路就在伦敦,我以为是在 利物浦 。利物浦是披头士发家的地方,而1969年他们录完这最后一张唱片以后拍的封面照就是在abbeyroad,于是专辑名称就命名为abbeyroad。至今abbey road录音室还存在,只是不对公众开放,旁边的abbeyroad纪念品商店游客倒是络绎不绝。 到伦敦前,房主F问我:周六我们去诺丁山,然后去abbeyroad?你有什么计划嘛 我:那条路是关于什么的?我不计划也没有非做不可的事 房主:abbey road是著名的披头士横跨那条路的照片,是他们录唱片的地方 我:我爱披头士,利物浦对吧。我们可以步行去那条路嘛(地铁票那么贵) 房主:他们成长于利物浦,但录音室在伦敦在abbey road,我们可以走过去 我:我要再找3个人,我想在那里拍照,这是历史性的(对我) 房主:哈哈哈,没问题,很多人去那里拍照,我可以给你和其它3人拍照 我:借我你的西装,用来拍照 房主:呵呵,好 房主:你现在期待来伦敦了嘛 我:我期待那条路,是的 于是,今早,从诺丁山步行50分钟就到了这。离开诺丁山区,伦敦变得普通起来,我的意思是市容普通。诺丁山区是漂亮的,别致的,有生活气息的,又艺术的,当然,小资的,这是对于我们而言。F把我带到这就去踢足球了,我站在路边,欸?好怪欸,都没人组4人小队拍照欸,大家都很害羞的样子。下雨天,没多少游客,我四周张望,似乎找不到有意向组队的人,只能先自己拍个照表示到此一游。 走到旁边的纪念品店转了一圈再出来时,看到有人走过来又走过去的组队拍照了,是一堆男生。 机不可失,我走过去,说:能不能出3个男生和我一起拍个四人照? 于是,我的历史性照片就有了,不想,其中一个男生帮我拍了好几张比我手里的照片质量要好,我又盯着他给我传完照片。 问了问他们:这附近还有什么可以逛的嘛? 没有,有人说,但我们要去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英文发音和中文完全不同,我没听出来他们说的这个人名是谁,但他们说了一句detective侦探,我就猜到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了。他们问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我说:看完以后能把我再送回abbey road嘛?这样我能走回去。 好的,没问题,他们说。 于是,我坐上了他们的车,是一群在英国工作的 马来西亚 人,他们对我是友好的,除了头头跟我说话时大大咧咧,其他的男生在一边很害羞的样子。 头头问:你来自哪 我说:湖南,看他们没反应,又说:湖南有一个国家公园叫张家界,阿凡达在那里拍的, 他们就懂了。 夏洛克 福尔摩斯博物馆 需要门票,门口排了一长串人,但旁边的纪念品商店不要门票,钢笔15英镑的样子。我不是夏洛克的粉丝,自然没有买门票进入 雨停了以后天变得很冷起来,幸好带了羽绒。他们开车到夏洛克塑像前拍照 再把我送回abbeyroad,我感谢他们的帮助,告别 一边看着谷歌地图,一边问人:去诺丁山大门地铁站nottinghill gate station怎么走 答的人都说:好远啊,得走一个小时。基本上回答的人都很热心,如果不知道的人立马掏出谷歌地图帮我查找。 等走回诺丁山区的时候,我立马感觉到,回来了,又漂亮了 出行提示:秋冬去英国旅行,短期游玩的话,穿风衣加英式伞,的确是最佳搭配,风衣的质感一定要好,要长,当然是经典米黄色系腰带风衣最好。女生去英国怎能不穿风衣呢?就好像去法国怎么能不带小黑裙小白裙小黄裙呢?去 意大利 ,碎花裙+白跑鞋+满脸雀斑是地中海风味。不过,去英国风衣不用配靴子或者皮鞋,这样太正式,看着显重又刻意,不够雅痞,配板鞋,运动鞋就行。 像我,冲锋衣羽绒服+淘宝买的10元包邮一次性雨衣,实在惨不忍睹。 我打算:要fight for life依然要,不得不。
1159 21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18-10-06
《百年孤独》真实拉美与西方语境下的拉美
本文不是游记,不是游记,是杂文,跟旅行世界观相关的杂文 作为一个在拉美晃荡两年,走过泛美高速,拉美数国,亲自感受过拉美魔幻现实的背包客,没有读过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百年孤独》,不能不说是遗憾,但也未必是遗憾。 在秘鲁puno小镇,发了这张照片给一个法国旅行者, 他回:jane,你这是在鬼城嘛?怎么窗户上都没有玻璃,好酷哦 在他回复的那个刹那,我脑袋中突然理解了, 为何西方把拉美叫做魔幻现实主义,拉美的文学被叫做魔幻现实主义文学 ?拉美的现实,在西方人眼里是魔幻,“Jane,你这是在鬼城嘛?” 不,我是在秘鲁puno,他们的房子就是这样子的,没有玻璃,这并不酷。 而如果你去过秘鲁,你会对“两个秘鲁”有更深刻的理解,有钱的秘鲁,贫穷的秘鲁,而这,是拉美。 回国半年的某个午后,翻开厚厚厚厚的《百年孤独》,读不下去的感觉还真是孤独。不是不能读书的人,本书读不下去的理由和他人一致: 1,拉丁名字又长又复杂,书里人名太多,经常弄不清楚此刻出现的人名是谁 2,作者写作的手法:写着此刻又回到了前代或是展望到了未来,我读起来就一头雾水 3,拉美文化距离我们太过遥远是绝对事实 4,读者和作者讲chemisry缘分,读者有适合他阅读口味的作者,不是每个作者的文字读者都能读下去 拉美文学作品中,这本书在国内是最有名气的,似乎成了拉美文学的代名词,商业上的成功不能忽视,作为东方读者,亲自读一读拉美本土知识分子的作品,总比读二道贩子的作品更可信也是理由。 这本书,盛名之下读起来心理压力颇大。拉美的作品,不管是文学读本,还是历史书籍,读起来总是太过沉重太为厚重,譬如写拉美历史的“拉美血管”,写几个世纪以来不同国家的殖民者怎么来了又去,怎么把拉美的血管切开,不忍读,不忍读,沉重。 从一开始我降落拉美时的,“他们好开心啊”,“墨西哥人不是你说的那样,他们住的房子好大啊”,法国行者朋友跟我说:Jane,带着所有的尊重,你并不懂拉美,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跟你讲拉美的历史,讲他们怎么来了又去,讲他们如何把当地人当奴隶般对待 一年后,当我碰到开车去秘鲁库斯科的美国夫妇,那个老太太跟我说:他们都好开心啊,跟我一开始来拉美的口径如出一辙。可我已经在拉美一年,我知道,不是的,他们不是都开心的。 不用怀疑,我们对拉美(非洲同理)的印象,大多来自西方文学作品,影视作品,媒体的传达(为何是西方视角呢?因为在几个世纪的殖民时代,东方与拉美非洲很少有交集。) 而我们的偏见,或者说歧视,老实说也来自西方媒体的解构 。 我们去拉美看的各著名人文景点, 也大多来自于西方人在殖民时代的发掘,譬如玛雅金字塔,秘鲁马丘比丘, 我们看到如今名列联合国科教文化名城的拉美城邦 ,无一不是殖民时代西班牙风格的城市,如厄瓜多尔昆卡 还有那些同样被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教堂 ,自然是殖民时代的结果 如智利chiloe海岛的木质教堂 我背着包亲自去那片土地看了,亲自去感受那里的人民和土地。我在社交媒体上写我接触到的墨西哥人民,加拿大人回,感谢你告诉我们这些,我们的电视天天播放他们枪杀抢劫。 旅行的某个目的也在于通过自己的行走还原真实,发掘真相。 在这个过程中,正确的历史观不可少 。 也许在未来的某个午后,我可以再次捧起《百年孤独》,亲自阅读来自那片土地学者的文字,感受他眼中他的家乡的魔幻现实,我也可以重回拉美,重走拉美。 另:作者的《百年孤独》我没读下去,但作者在诺贝尔的领奖次我是读了的, 如同其它拉美知识分子一样,他在表达一个拉美知识分子的良知,他在讲这几个世纪以来拉美的现状。 他的领奖次力透纸背 。 如果有一天我去非洲,我会找非洲人民写的作品来读,因为我想知道,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是怎样看待那片土地和历史,我带着所有的尊重。
510 0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591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黄玫玫

    谢谢你!

    回复

    2018-12-07 05:25

  • jane妞背包

    好像玄

    回复

    2018-12-03 18:55

  • jane妞背包

    回复 @黄玫玫:看运气把

    回复

    2018-12-03 18:55

  • 黄玫玫

    CA-4已经没有了,持美签乘飞机去尼加拉瓜可以入境吗?

    回复

    2018-12-03 17:21

  • 黄玫玫

    请问,已经没有CA-4了,持美签乘飞机能进萨尔瓦多吗?

    回复

    2018-12-03 17:20

  • 简繁

    亲我想问下你是陆路入境伯利兹的吗?需要交入境费吗?离开墨西哥需要交离境费吗?如果交还记得交多少钱ma ?

    回复

    2018-08-13 21:39

  • daisy_0414

    看了你的搭车流浪记,觉得超级赞的经历,不知道是不是能转载你的故事,分享给更多人?谢谢

    回复

    2016-12-07 04:37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