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用有限的时间旅行,无限的心探索世界。步履不停。

确定 取消
0%

我是一棵樱桃树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上海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1国家69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3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缅甸 2018-01-21
缅甸吃土记,8天小小探个险
这几年走了好些东南亚国家,虽然每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文化和风景,但是东南亚整片土地相似的宗教和历史背景,依然使得频繁造访逐渐失去新鲜感。11月份的时候在越南和缅甸之间做抉择,最终还是选择了缅甸。我所期待的亮点主要是两个,一个是传说中奇幻的蒲甘佛塔,另一个便是卡劳和茵莱湖之间的乡间徒步。 另外有一篇文章会详细记录我们此行的攻略,因此在这儿还是希望能更原生态的表达在这趟8天的旅程中的所见所感。事实证明,这趟旅行超出意料,而充满了小小的探险的意味,因安全感之外的一丝不确定而变得趣味十足。 缅甸的历史,光从编年表上来看便充满了血与泪。王国衰落后,1885年英军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缅甸,此后缅甸一直作为英属印度的一部分,处于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乔治奥威尔的《缅甸岁月》便是对这段时期的详细描述。英国统治末期,昂山素季的父亲所带领的独立力量引入日军势力进行反抗。最后在各方的权衡之下,1947年,昂山将军带领缅甸走向独立。同年,昂山被刺杀,彼时昂山素季两岁。此后,缅甸便陷入漫长的军政府执政时期。在此期间,缅甸虽然独立,却依然处于极权主义的阴影之下,经济极度落后。而民众的生活,据说和《1984》的描述极为相似。这也因此吸引了研究乔治奥威尔的学者艾玛拉金的注意。2004年左右,她来到缅甸旅行,并写下了《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一书。一直到2010年,缅甸进行了“民主选举”,此后虽然并未立即开放,但也逐步的解锁了政治,文化,生活上的限制。到2017年底我们造访的时候,大城市看起来已经有一派欣欣向荣的气息,虽然基础仍然是破败。 因为旅行不长,而且同伴几人都处于疲惫的年底,刻意把行程放缓。然而因为在缅甸不得不坐夜大巴的缘故,还是从一开始累到了结束。 12月23日下午,小分队三人从上海飞抵曼德勒。打算稍作歇息,便去赶晚上十点的大巴,前往卡劳进行两天一夜的徒步。机场到曼德勒市中心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在出租车里被颠来倒去。但其实比起在金边机场的经历,这已经是非常愉悦的体验。至少,将我们和曼德勒的漫天尘土作了个分割。 因为LP推荐的Green Elephant关门大吉,出租车司机很善意的将我们拉到了一家非常local的餐厅吃饭。也是这在缅甸的第一餐便让我们打消了继续吃缅餐的念头。 平心而论,缅餐并没有像斯里兰卡的全素咖喱套餐那样难以下咽,甚至个别菜品味道还不差。除了汤,所有的菜都是事先做好,用大量的香油封浸,防止因虫蝇高温变质。菜多为南瓜,豆类,鸡肉,猪肉,还有腌制的鱼类。加上特制的辣椒酱,倒是挺下饭。汤里面加了认不出的蔬菜和香料,辛酸开胃。需要炒菜的话,也可以来一个炒蔬菜。 不是不好吃,而是这样的一餐下去,总显得有点儿辛酸。就这一次尝试过后,便是一路的亚洲料理了,炒粉,春卷,肉类咖喱,和冬阴功。 十点钟,准时上了我们提前预定好的VIP大巴。车况很好,座位宽大舒适,甚至还配备有电视机。旅行的愉快和新鲜感涌了上来。 卡劳徒步,原始之旅的小浪漫 凌晨四点,到达地处高原的卡劳。懵懵的下车,发现已然变了一个世界,身上的衬衫瞬间被寒冷浸透。原定要来带我们去旅馆稍事休息的徒步向导,变成了一个英语不佳的本地人。他正在一个劲地告诉我们,今天没有旅馆空缺,想让我们去烤烤火,等到清晨六点钟。顺着他的指向,离下车点二十米,确实有一堆篝火在风中燃烧。一个荒郊野岭的小镇,三个衣着单薄的姑娘,和路边一群本地男子一起站在风口烤火……有趣而荒谬的情景。两晚没有休息好的我们,面对接下来两天的徒步行程,还是决定留一个人看行李,另外两个人去路边找旅馆。(事后想想,若不是缅甸民风淳朴,单留一个女孩子在人生地不熟的荒野还是很不安全的,应该一起行动才对。)十几分钟后我们入住了一个相对当地物价而言简直天价的旅馆。赶紧洗漱,并在旅馆中依然持续不断的寒冷和瑟瑟发抖中合目养神到天明。 清晨太阳出来后,整个景象就再也不一样了。八点半,带着暖意的太阳撕开寒冷的雾气,我们坐在旅馆的屋顶吃着可口的炒饭和煎蛋。因为美好的旅程在即,虽然疲倦,却依旧带着雀跃。九点钟,导游前来接我们,一口流利的英语,带着令人喜爱的认真和诚恳。在他的建议下,我们仨先去了不远处的当地周末集市,然后再出发。 我们所选择的A1,是TripAdvisor上面评分最高的徒步向导之一。善于提供英语流利的导游给自行组团的游客。行程会根据导游个人的经验而进行微调,行李会由出发点运至终点茵莱湖的旅馆,而且会专门配备一名随行厨师。事实证明,这样定制化的服务,虽然价格略贵,但是体验非常好。 背着我们清一色的kanken小背包,我们从一处农庄开始出发。村边有一些农妇正穿着当地的服装,涂得满脸的Thanaka,在井边洗衣。毫无商业化痕迹的掸邦乡下,依然是一幢一幢的吊脚小茅屋。徒步的线路,如其他旅行者所介绍的那样,其实并无太出色的风景。极目望去,多是连绵不绝的红土地,偶过之处有村庄。到了饭点,炊烟袅袅。于我们而言,这原始和贫穷的观赏中带着新鲜,看这风中飘着的尘土,路边不相识的热带的植物。虽然觉得生活在这里的人未必对于自己的生活存在着不满,内心却依然存了一丝小小的侥幸。生活在更为富裕而开放的地区,已然带给了我们更多的选择和可能。使我们今日能够随心所欲,踏上异国的土地,而不必日复一日,面朝红土。 说是完全没有商业化的痕迹也不尽然。途中还是在一个小小的茅棚休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织着朴素的当地服饰,希望路过的游客能够购买。价格是非常之便宜,可是买了,于我们却是实实在在的无用之物。好在缅甸的人,不知道是因为天生敦厚,还是开放尚不久,和老挝,柬埔寨相比起来,还是朴素很多,也没有过多的兜售,反而因为这点小小的“商业化”,内心还存了一点羞愧。当然这点羞愧,到了蒲甘和曼德勒的游客区,也是所剩无几了。 在这个有老奶奶的休息站,我们可爱的向导PK,向我们讲述了一些缅甸的历史和地理。有些我在LP上也看到过,但是在正午炎热的日光下,喝着本地人斟来的茶,吹着缅甸的风,感受便很不一样了。缅甸是个多民族国家,而且因为历史上没有大一统的缘故,这个因为英国殖民统治而硬生生拗在一起的国家便显得很不和谐。不同地区生活着不同的民族,许多都拥有自己的军队—不一定大,也不一定强有力,但是偶尔的混战便够人受。各个地方还有不同的方言,连一句简单的你好和谢谢,我们都学了不同的版本。此情此景下,旅伴引用的一句话便令人印象深刻—A language is a dialect with an army。不知道这些军队,能够捍卫他们的语言到何时。甚至无知如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捍卫于当地人而言,是好是坏。 我们都很喜欢导游PK,不仅仅因为他始终保持着令人尊重的态度,不卑不亢,而且因为他确实很了解自己的国家和家乡,随时随地给我们补充眼睛看得到以外的风景。如果没有他,我们可能只是漫无目的的走过了四十公里的乡村。跟着他一起走,我们认识了菩提树和它的果子;知道了龙舌兰是从一种铁树一样的植物的中心酿造出来,而且顺着它的叶子撕下那坚硬的角,那强韧的纤维可以用来缝补衣物;我们品尝了那种酸酸的沙梨;知道了缅甸的水稻分成两种,一种绵软易消化,一种坚硬却顶饱,适应城市和农村两种需求。像是上了一趟迟到的植物学课程,戴着草帽在乡间行走,遇见花,遇见树,学习他们的名字和故事。 地势不算太崎岖,暮色四合之际,我们和一群赶着牛车的农民一起爬上高处的村庄。烟雾像是具象的有灵魂的夜,从田野里面漫上来,把我们托上今晚休息的地方。 因为缅甸的电力供应不足,我们所居住的村庄基本上没有电。比我的想象好一点点的是,我们居住的农家,还是在客房门口悬挂了一盏昏黄的电灯。当然,要节省着用。不过我们发现其实问题也不大,因为从未发现月光如此之明亮。 接下来我们度过了人生中难忘的一晚。和PK以及前来应援的大厨RMET一起吃完平安夜大餐后,天空已经布满星星。银河尚未升起,但是星星之亮之密,我人生中也没遇见几回。用手挡住最近的那颗灯光,我们便暴露在了整个宇宙之下。考拉酱掏出手机,用软件对照着告诉我们各个星座的位置。此后我虽然只记住了猎户座,但是在上海,在香港,每每看到那三颗排成一列的星星,便感到十分亲切。 正当我们三个兴高采烈地认识星星的时候,厨房里面传出一阵歌声。PK和RMET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拿着一把吉他弹唱情歌。房东大妈生起一堆小型篝火,静默的坐在他们旁边。两位小哥其实看起来挺直的,但是这样浪漫的场景下,我们对他俩组CP的YY也是很难免。何况RMET还会做萌系的水果拼盘,以及点亮我们平安夜的火焰香蕉甜点,而PK忠实靠谱。 星星看够了,我们一起坐在寒浸浸的地板上,尽量让自己靠近火堆而不被烫伤。我们的手机信号是早就没有了,可同伴却突然发现其中一位小哥刷起了FB。PK跟我们解释,我们在机场买的MTR的卡其实不如当地人用的划算好用。说起他们有电话卡的历史,从2000年以来,经历了从2000美金一张的天价一直到近年来买卡几乎免费的过程。而就在几年前,一张电话卡还要买1000美金,即使有钱的上层阶级买得起,也需要排很久的队。夹杂在这个飞速发展的世界里面,封闭所带来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言语间他们非常崇拜昂山将军和他的女儿昂山素季。前者为了国家而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而后者继承父亲的遗志,放弃了自己在英国的家庭,被监禁多年。基于依然敏感的政治现实,我们不敢问太深。近年来刚开始的民主化,至少给这个国家带来了久违的开放。而开放之后的路,仍需努力和耐心。 夜间我们是住在一幢看起来还不错的楼房的二楼。一楼是不太能住人的,堆着许多粮食,紧挨着厨房不远处是牛羊圈。按照这家牛羊的数量,应该是当地过得还不错的住户。再次发现,住宿的条件比我们想象中还是好多了。卧室是整个的二楼,竹地板上放着几卷铺盖,层层叠叠。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房东提前帮我们捂暖了,毯子里面都带着暖意。盖了四层毯子的我们闷头大睡,补足一觉。 缅甸最美的就是清晨与傍晚。六点钟起来,雾气仍未消散,一切都欣欣然的。清晨的阳光有形,把厨房里面的身影,牛羊圈都照得十分真实而富有生活气息。告别招待我们的一家,跟着PK再次愉快的上路。因为靠近茵莱湖的缘故,来自各处的徒步队伍逐渐相遇汇合。 未完待续 缅甸吃土记(二) 蒲甘佛塔历险记 如何在缅甸找回你丢失的手机
227 6

发表在 日本 2017-06-11
五月五日-东京之旅
虽然是第一次独自出国旅行,但是仗着去年的关西行和近几年积累的自由行经历,非常大意的没有提前做好详细攻略。本来想的是五月在东京到处闲逛,不要有太多旅行的压力,然而事实证明在一个陌生复杂的大都市,细致的准备工作才是悠闲度假的必备条件。 小提示: 1. 东京交通 行前也算是翻了穷游锦囊,然而到了成田机场,要去市区的时候,还是发懵。我知道可以坐JR成田线,以及skyliner,但是哪个窗口是哪个呢?终于在排了几个长队之后买到了skyliner到日暮里的票,然后转了两趟地铁到了赤坂,我的住处。 关于东京交通的简介,请看crying coffee小姐姐的详细攻略以及参考穷游锦囊。 http://bbs.qyer.com/thread-2621087-1.html?campaign=app_share_qy&category=yj_pyq_ios 最简单的方法是,先找到贩卖SUICA卡的机器。买到这张万能卡之后,可以选择在自动售票机上购买JR成田特急,或者Skyliner(不怕麻烦的话用现金也可以)。而我因为没有现金,只能排队去窗口购买Skyliner。 1)Google Map 在东京我唯一使用的交通APP。其他攻略中虽然也有推荐“换乘案内”,但google map已经满足了我几乎所有的出行路线查询需求。 2)Suica 虽然它是JR公司发行的,但是可以用于购买几乎所有的车票,涉及Metro和JR(Japan Railway,在市内相当于轻轨)可以直接刷卡进站乘坐,也可以在便利店购物,有点像香港的八达通。可以在机场自动售卡机上购买(必须现金购买,不能使用信用卡),离开的时候也可以直接在机场退还并拿回押金。 2. 购物 银座的商店基本上都是晚上8点左右关门,晚一些的9点,但是新宿一般都在10点左右。有一些药妆店据说是24小时营业,可以提前查好。 1)药妆店 基本上到处都是,但是我走过的东京的药妆店大部分都非常拥挤而且小,很难一下子找全自己需要的东西,非常影响购物的效率。像新宿著名的堂吉诃德虽然大,然而像是王家卫《重庆森林》里面的场景,人和东西有机的混杂在一起,灯光迷离,破旧拥挤,背着背包毫无转身余地,于是在进入三米后果断退出。反而在镰仓车站旁看到一家比较宽敞的药妆店,补全了购物清单。相比起来,觉得在大阪心斋桥和难波的购物经历实在愉快得多。 2)家电 推荐BIC CAMERA,从家居到家电,到电子设备应有尽有。也是连锁商家,各个商圈都有。或者二子玉川站附近的茑屋家电,去尝试一种文艺化的品质生活。 3. 支付方式 虽然目前在一些大型连锁店已经可以直接使用支付宝付款(MUJI,UNIQLO, 7/11,LAWSON),商场和药妆店也都可以使用信用卡,但是东京消费依然比较依赖现金。比如在机场购买SUICA非现金不可,如果有兴趣探索一些有趣的小店,露天市场都是带着现金比较有安全感。 4. 住宿 选择住在赤坂。在booking上挑了一家评分最高的胶囊旅馆,落在一条热闹的小街上,到处都是小餐馆、居酒屋和便利店,早上门可罗雀,但一到晚上便灯光通明,即使深夜回家也是热热闹闹,充满人气,但是又不会太吵。 赤坂离我常去的银座和新宿都是四站地铁左右,事实上无论去哪里都很方便,因为几乎就在东京的中心。 如果要尝试胶囊旅馆,那一定应该在日本。即使是多人共用的空间,也都是安静、整洁、事事周到。床铺都是独立空间,里面有电视,耳机,小桌板和密码抽屉。干湿分离的公用卫生间也从来不需要排队。洗漱用品乃至卸妆油、卷发棒一应俱全,而且东西都很好用。住宿体验五星。 5. 提前预定 如果需要去皇居内苑和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则需要提前预约。但是我基本上都放弃了,因为时间太短。 DAY 1 上海-东京 飞机延误,华夏卡罢工,被东京交通当头一棒,8点才到赤坂。 在成田到日暮里的skyliner上试图耐心看一看东京郊区的景色。时隔一年,终于又回到了日本。车内明亮整洁,车外是清澈的蓝天,朴素的房子,我对着IPAD,内心感觉有些惆怅。在思考,没有现金,我该怎么办... 在赤坂附近尝试了所有能找到的便利店和ATM,发现招商银行信用卡能取出钱,喜出望外。带上卡和钱,愉快的跑到了银座吃饭逛街。然而我到的时候商场都关门了... 吃完饭,回到旅店研究攻略,重点参考了上面cryingcoffee的东京行程,研究清楚了东京的交通,SUICA和现金在手,感觉生活轻松了许多。 DAY 2 浅草-上野-东京都-银座 东京是心目都市文化的代表作。一个拥挤不堪然而秩序井然的大城市,给都市青年提供各种各样生活的可能性,人山人海,包罗万象。我雄心勃勃地做着计划,心满意足的睡去。 浅草 睁眼已是11点半,一周睡眠不足统统离我而去。神清气爽的跑到浅草找小艾玩。然而浅草寺,都是人和烟。在京都看寺庙看得十分愉快,这付景象便有些措手不及。我努力拍了一张没有人的照片,然后便准备离开。我承认我喜欢浅草这个名字,多过这个地方本身。五月和浅草,听起来很美很诗意,如果你也只是这样想,那么应该可以直接略过这个景点。 此外浅草寺前的抽签据说十分准,每人投币1000yen即可。信者有不信者无,可以自便。 上野 我默默坐在浅草寺旁边的小路上面吃鳗鱼饭(Don't ask me why. 一个人坐在路边吃鳗鱼饭真的很尴尬!)。小艾在人群中找到了我。 上野公园听说过很多次,和浅草一样,我也首先是被这个名字吸引,两个平常的虚词拼在一起,有种不落窠臼的别致。和东京其他地方的拥挤相反,上野公园相当大,古木参天,林荫覆盖下宽阔泛着绿意的路带来很强的熟悉感。像巴黎的卢森堡公园。周边有野餐的学生,结社活动的原住民,还有露天的手工艺品集市。 看到一种甜甜的小年糕,口感软糯。 还有烤得弯弯曲曲很有趣的鱼,但眼里没有诡异的光。 旁边便是手工艺品的摊子,不太好意思拍照片。有许多匠心独运的设计,花器,装饰画,餐具,都是独一无二且极有当地特色的,无论是质朴还是精致,都透着手工制作的灵气。以至于后来逛商场的时候看到的那些精致的器具便都无法再动心。 另一边的林荫道上,车架子上挂着紫藤花,聚集着一大群穿着民族服饰在吹乐器的东京人。这是没有预料到但是让人非常愉快的一幕。五月的阳光和风都刚刚好,忙碌的心有被这些美好生活的景象慢慢浸润。 东京都美术馆 上野公园周边围着一圈博物馆,才使得这片区域悠闲而充满艺术气息。跟着小艾进了东京都美术馆,去看荷兰画家Pieter Bruege的巴别塔。生平第一次在美术馆里面看到大家排队看画,交谈声细不可闻。巴别塔展览从一楼到三楼,队伍便也从一楼排到三楼。到本次展览的重点Babel面前则是有专人负责,每人大概有十秒钟的时间可以在画前驻足,然后便轮到下一位。和卢浮宫蒙娜丽莎前的人山人海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东京的初印象其实来自于电影《通天塔》,即巴别塔,当中关于东京的描述还是印象深刻,充满着秩序,和渴望突破秩序的压抑。多年后不意却在东京看到巴别塔画展,亲身体验这个民族有别于其它民族的特性。 到处都是AED 心脏骤停之后,除了尽快帮助病人进行心肺复苏,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仪器就是自动体外除颤机,简称AED。如果在心脏病发最初3-5分钟进行除颤加上手动CPR,心脏病人的存活率可以高达70%。正常情况下应该在公共场合配备AED,以备不时之需。但是因为该设备耗费高昂,所以即使是在上海这样的发达城市,分布也极为稀少。支付宝里面可以查到上海的AED分布,如下。 我住在中环以内,不算偏远,但离我最近的AED都有6.9公里,应该还是送医院来得比较快。 然而在东京都美术馆的其中一个展区,就每层楼都有一个。后来发现,地铁站,商场到处可以见到AED。这是我感受到的一大差异。东京虽然看起来建筑陈旧,街道拥挤,但是却处处为人想得周到。卫生间往往带有音乐或水流声用来消除在公共场所解决自然问题的尴尬,马桶可以加热,便利店什么都有,收银小哥会把冷热不同的东西分开装。这是在整个日本都能感受到的气氛,便利,简洁,少有浮华。或许是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才能建立起来的理性和体贴。 银座 逛完12层楼的文具商城ITOYA和我钟爱的无印良品,再次到觅食时间。想去日剧里面那样拥挤但是美味的小酒屋喝一杯,可是都满得进不了人。最后终于找到一家有空位的,还给了一个靠窗的小隔间,坐在榻榻米上喝酒聊天,愉快又安心。 原来桃子在日语里面音似“毛毛”,那我可以叫毛毛酱。 跟芥末藕片一起来场刺激的邂逅吧。 银座街头偶然邂逅,有种电影场景般的鲜明森然。

上海 东京 东京 东京 东京 镰仓 藤泽市 东京

505 1
TA的照片 更多 1个相册 | 126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