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leeannhou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现居:上海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37)

Ta的关注

7 更多

Ta的粉丝

1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1国家39城市
  • 点评13 / 13

    去过 13 个目的地
    点评过 13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5篇游记 | 1个精华

发表在 巴基斯坦/阿富汗 2017-12-24
木兰西行之丝路巴基斯坦帕米尔罕莎段
序:缘起 2015年夏日的一天,在某个论坛的帖子里惊鸿一瞥看到了罕莎(Hunza),这个宫崎骏风之谷的原型,久久萦绕在脑海。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心随念起,当下决定10月一探这丝路上神秘的世外桃源。 时至今日再次回想,倘若不是机缘巧合途中遇到好多朋友仗义相助,恐怕此行也是够呛,平安归来也是奢谈了。感恩上天佑护和朋友们眷顾。想起答应了他们好久要写下这段经历,也希望能赶在17年收关前完成。 行前准备 - 巴基斯坦的签证办理比较便捷。当时我计划是在国庆黄金周先游玩北疆喀纳斯禾木环线,然后南下喀什经红其拉甫出关去巴基斯坦,所以红其拉甫海关的开放日期至关重要。而每年中秋国庆红其拉甫都会闭关休息,行程必须根据实际情况仔细安排。 - 如果没有办理签证单想要游览帕米尔高原和塔什库尔干县,则需先办理边防证。我12年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在喀什市里办理的。 老习惯先上地图。 Part 1 喀什 在乌鲁木齐和搭伴一起游玩北疆的小伙伴们分手之后,南下飞往喀什。午夜时分在机场找出租,发现这里出租都是拼车,而且司机好多是维族同胞,问路交流略有不畅。这时突然杀出来了个汉族司机大姐 ,看我是个女孩就二话不说拖着我的行李就走了。车上四个人来自五湖四海,聊起天来倒也热闹非凡。虽是午夜,但由于所处时区的关系,喀什市里还是相当热闹的,烤羊肉串的香味一阵一阵飘进车厢 。司机大姐亲自把我送到旅舍小巷门口,祝福我旅行一路平安愉快。 预订的是KKH喀喇昆仑公路上非常出名的喀什微风青年旅舍。这也是我旅行中第一次住青旅,主要是我想拜访下奇女子店主Rita。Rita是上海人,复旦MBA,外企高管。几年前旅行到这,遇到真爱就留下来了。老公小虎退役后,两人一起开了这个小客栈。为了照顾我这个小老乡,她还特意给我留了个安静整洁的套间,硬是不肯多收钱。还好我随身带着巧克力,权当薄礼给她的小盆友小仙儿 。 她家藏书甚丰,很多恰好也都是我的最爱。各种设施也一应俱全,温馨细致。 我们两个上海女子就乡音未改叽叽喳喳聊开了,Rita给了我不少有价值的路线建议。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女儿要回沪上念幼儿园的关系,她预备后年转让旅店。其实还蛮可惜的,几年心血创个口碑多不容易。不过我也很是佩服这个娇弱的上海女子,江南水乡移居到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毅力!待我哪天身心皆能自由,也要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半归隐,做个有故事的老板娘 。 去之前联系了司机,约好第二天一早接我上塔县,想想明日路途遥远,于是早早歇下。 喀什10点才刚算是清晨。一大早去了当地人的餐饮店探访,顺道把在路上的口粮都备了。 早餐大都是烤包子和馕。 游历中亚时吃过烤包子,和维语一样,都叫“samsa“。想起上一次吃烤包子时,是在塔什干附近的山顶,和朋友坐在餐厅的暖炕上吃的。馕这个词源自波斯语,甜咸口都有,在新疆品种不下几十种。最大的那种在新疆的库车,和锅盖差不多大,薄薄脆脆,口感很不错,有点像我们上海吃的“羌饼”,若真要是追根溯源这个词,估计也有几丝联系。 回客栈见到了Rita的宝宝小仙儿,小妞一见我就哈哈笑,又逗她玩了会。 约好的车一拖再拖,为了不影响后续行程,只有放弃另寻他法。根据Rita经验,去塔什库尔干的车都在喀什市里的塔县办事处门口拼,而且都是皮卡车。遂打车前往。刚下车门,对过有一位和善的塔吉克大哥就提着我行李带我上了他的车,结果是辆商务车,看来运气还算不错!被安排坐了副驾。为了凑满一车人,等了好久。 最后,司机又拉了两个旁遮普省的巴基斯坦人。彪悍的巴基斯坦大妈10几个行李把所有人都震撼了 。也很正常,很多印巴友邻来中国都会大肆采办生活用品带回国。出于穆斯林习惯她建议我和她老公换位,坐到她边上(也是出于一番好意),结果被其他乘客数落她自说自话,因为她边上哪还有空间。。。看这情形,我也开始为自己能否在明天的国际大巴上生存下去感到深深地担心 。 Part 2 帕米尔高原塔什库尔干县 今年是新疆自治区成立60周年,一路都看见在修水电架桥梁。中国开始大修中巴公路(喀喇昆仑公路)G314/KKH. 明年4月全线竣工。因为修路都炸得一塌糊涂。300公里的搓板路开了足足10小时! 在等断路挖开的时候我顺便下车去遛遛放放风,结果被另一辆车上的吉尔吉斯大妈叫住了,比划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她的小孙子在车上看见我,想让我陪他一起玩他的小汽车。这个英俊腼腆的小盆友才三岁,笑起来甜甜的。陪他玩了会,小盆友还和我分享他的零食,挺有意思一娃儿。 在等路开通的时候,很多人都没闲着。我还人生第一次看到了现场赌石,赌的是碧玉,5000一口价拿走 ,就是不知道开出来好料能有多少,所谓赌一把,玩的就事心跳吧。 沿着路边闲逛时遇到一位大姐,看她在洗手没纸巾就顺手拿了包里的给她,聊了两句才知道我两今晚住的是同一家客栈。大姐姓廖,为人热心爽快,我就管她叫廖姐。 廖姐也是预备明天出关,我们就约定结伴一起走。 命运总有他不为人知的神奇安排,谁又曾料想,廖姐后来会成为我此行的关键人物。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确是上天注定妙不可言。 帕米尔高原古称葱岭,不周山。玄奘取经曾路过,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卡拉库里湖,公格九别峰为点缀其上。世居俊美的欧罗巴血统的塔吉克族。《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一塔吉克民歌传唱至今,《冰山上的来客》故事就发生在这。 中巴公路G314在国际上又叫做喀喇昆仑公路KKH,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国际公路。这里也是我们中国领土的最西边。四周环绕着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世界第二高峰K2乔戈里峰也坐落于此。红旗拉甫海关也是中国海拔最高的口岸,海拔5000左右。这条公路开始修建于1966,三年自然灾害时周总理下令尽举国之力帮巴基斯坦打通这条道。由于这里地质气候环境恶劣,多泥石流。为此代价是修了近10年,花了3个亿,死亡600余人。但中国也从不再依赖马六甲海峡进口原油,保证战略储备,同时在克什米尔地区能挟制印度。 当晚深夜方至塔县,巧的是先到的廖姐就住我隔壁房,这一夜大概是倦透了,睡得挺踏实。 Part 3 巴基斯坦 Sost - Hunza 一早和廖姐出红旗拉甫海关,买车票,过各种检查,还顺手帮昨天同车的国际旅客做了失物招领。海关边检查的很严,足足花了2小时。由于我是持旅行签证前往, 海关官员特意问了我的返程日期,记下了我的证件号,还嘟囔着上海不好玩么跑这来了 。今天又认识了小S同鞋。上国际大巴的时候被老巴大包小包一拥而上完全不讲秩序的阵势给彻底吓傻了。结果小S童鞋二话不说,帮忙给安排了靠前的位置。小S随车护送我们到中巴边界。聊天时才知道原来他是个90后的小伙子。驻扎在茫茫的帕米尔高原上,恶劣的自然环境,每天重复又容不得一丝马虎的工作,人生总有些许迷茫。我笑着安慰他说 "其实人生就是围城,我羡慕你的空旷清澈,你羡慕我的车水马龙。 但我还相信那句话“耐得住寂寞,看得到繁华"。小S问我你跑去巴基斯坦干嘛?我说我去找世外桃源呀 。 答应了这个新朋友要做他的眼睛,看看他驻守的国境线另一边的风光,约定了几天后原路返回时再聊。 出了国门一路雪山风光。 廖姐和她的巴国小伙伴阿里,阿里一直在做边贸,活跃于两国,中文也能说两句 。 2小时后到了巴方边境SOST海关,廖姐的老公贾哥已在那开车等了好久。这对伉俪是非常豪爽仗义的人,在巴经营宾馆多年,在KKH上很有名气。廖姐为了照顾我,决定顺路开车送我去我预定的酒店,还贴心帮我换好了卢比。车上还搭上了另外两位刚结识的四川小伙伴,两位要从巴基斯坦阿富汗取道去伊朗。 巧的是,就在2周前,中断了五年的中巴公路巴基斯坦段终于恢复通车 。2010年由于地震引发的山体滑坡,坡体截断山下河流,形成一个20多公里长的堰塞湖。喀喇昆仑公路部分被淹没,巴基斯坦北部地区与中国公路通行中断,日常来往于此需要换乘渡船。 2010年地震震出的堰塞湖(下图),原来要摆渡乘船通过,现在由中国路桥集团打通新隧道(中巴友谊隧道)直接贯通,行程也由多式联运的8小时缩短为仅开车2小时!幸运的我们终于免去了舟车劳顿的6小时 ! 托廖姐的福,也有机会去我们中国路桥的基地转了转,见到了保护中国人的武装警察。巴基斯坦国人原来对于KKH再次贯通已不报希望,然而来自中国的筑路工人用了3年的时间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也用实际行动获得了巴国国人的敬意!中国的工程人员和筑路工人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很多人的老家远在四川等内陆省份,离家万里非常不容易! 当双脚站在这条路上,我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感到深深的自豪。何为大国姿态,看看这条路就知道! 路上还遇到了巴基斯坦孩子们举行跑步比赛,你们所看到的,就是别人家孩子的校车。幸福平时很难被主动感知到,然而一旦有了比较,就会知道珍惜。 在去酒店的半山路上,廖姐的车突然坏了。令我意外的是,周围很多素不相识的巴基斯坦人都会来帮忙推车,并打电话找自己的朋友来帮忙,这在中国并不多见。巴铁不是盖的!更巧的是,我预定的山顶酒店Eagles's Nest老板的儿子恰好开车经过,他也帮忙打电话联系,最后由他开车带我上山。在半山和廖姐贾哥作别,他俩嘱咐我自己万事小心,有事记得打电话。廖姐嘱咐几日后预备归国的贾哥到时候接上我一起走,虽是萍水相逢,可是这份情谊在我心里沉甸甸的,说再见时我眼眶已是红红的了。 住在山顶的Eagle's Nest hotel,早晨一开门就是三面雪山,门前还有挂果的苹果树和杏树,啃着苹果望着雪山发呆。晚上仰望天空星光点点,俯视山脚万家灯火。十多年前一位外国的登山者发现了这里,于是营造了这家酒店。宫崎骏也在这画出了《风之谷》,因此也成了罕沙地区最负盛名的酒店。 这座山峰叫"Lady's finger" 就在我屋子后面 ! Hunza处于巴控克什米尔地区。曾属于中国,之后由于历史原因让给了巴方。这里也是世界知名的长寿村,没有癌症,很多人据说都能活到100+。居民相貌清秀俊美,偏向于塔吉克欧罗巴人种。一路上好多美女,我都看傻了,不太好意思拍 。 早晨用完早餐从山顶一路盘旋走下来,田园牧歌,家家院子里都种了花草果树。一个阿姨远远看到我,和我说了一声hello,连忙给我摘了她家的苹果。这是我长大到现在吃到过的最好吃的苹果,个小但是脆甜,香气馥郁。 如果真有伊甸园,那肯定是照罕沙的样子画的! 爬去了罕沙王的城堡Altit fort, 听了讲解才知道名字源自藏语。2年后去了西藏,发现确实建筑结构和西藏一模一样。看来无论是巴控还是印控克什米尔都和西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城堡的战略制高点可以远眺罕沙河及KKH公路,900年前这就是丝路重要关隘。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也不知900年前是谁曾透过这窗子向远方瞭望。 讲解员知道我是中国人,再三感谢中国给他们堰塞湖修通了隧道。 孩子们今天遇上半天学,路上遇到都来和我打招呼。我发现我很招小盆友喜欢啊 ! 热死了吃个冰淇淋! 继续盘旋走下山的时候遇到一位带着一双儿女的母亲,蹒跚而行路都走不动了,原来她下周就要临盆了。我一问顺路就陪她们一起走,两小东西一看一定要和我牵手一起走,蹦蹦跳跳在陌生人面前倒是乖了不少 。给了个小礼物给较小的妹妹,最后把她们送到了村脚的外婆家。 本来今晚想换家酒店,住住罕沙王的奢侈的花园 ,谁知被中国企业包场了,安防搞成了碉堡,门口还有人荷枪实弹把守。于是进去逛了下就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塔县出发的众多伙伴,相谈甚欢。 接着说个挫事,因为我的脸盲症又发作了。在山脚的村子逛到天黑,村里没有路灯乌起麻黑的,我又急于回到山顶的酒店。有人和我说走到前面亮的地方打车。我一看前面有辆车停着,赶紧上前让坐着打电话的司机开车。我说给你1500卢比,开到山顶。 结果他楞了半天,突然哈哈大说:"我送你,你给我1卢比意思下就可以." 我说为啥你不要钱?他说,我又不用赚钱,有的是仆人,我要你钱干嘛?然后示意身后两个仆人给我拿行李,一亮车灯,我才发现原来是辆豪车。这家伙是地主又是银行家,走过几十个国家,差奴使婢,压根就是一土豪,我竟然那么没眼力劲把人家当出租车司机还说给1500, 这就很尴尬了 。不过不知者无罪,笑点低的我被自己逗乐了 。 土豪亲自开车送我上山,一路聊了好多伊斯兰和中东局势。他特重口也很犀利。他问我"你觉得你在这见到的人是KB分子么?这些妇女儿童是KB分子么? 美利坚才是最大的KB分子". 临走时,土豪带着仆人巡视了酒店,和酒店主人聊了天。 问我为啥你住的是老的那幢?我说因为风景最好还有苹果树,他笑笑。土豪给我留了通信地址,说以后你来巴国可以联系我, 春夏秋冬的地址我都给你写了 。 他走之后酒店通知我升了房,价格不变 。土豪,你到底何许人也?我连你名字都还没搞清楚。。。 来Hunza的路上和廖姐一起遇到两个结伴旅行四川朋友,年纪大的就叫L哥,小的就叫小D. 路上聊的时候就发现这两人价值观不太一样。之后我住了山顶的酒店,他们住了山下小镇。结果前天闲逛遇到L哥,才知他拿着我照片到处找我。原来,小D坚持不要命的行程,住了床位旅馆,没电没WiFi都是跳蚤,俩人赌气吵架。L哥不会说英语也不知道行程,没电话卡联系不上家里人,一身跳蚤包,又怒又气,看到我就拉我坐下吐苦水。 L哥是锦衣玉食的生意人,哪受得了这苦!最后一怒也放了狠话。我一看这情势弄不好要出人命,又都是中国人,决定先聊聊平复他情绪。原来小D事业家庭都不顺,和父母闹翻了,出来前诀别压根就没想回去。早在塔线旅店听着他和几个妹子夸夸其谈他的路线,我就提醒过他要走的这条路太疯狂。L哥不会英语,这几天就靠着饼干老干妈过日子,我就提议带着他逛街缓缓。谁料他身揣各种外币这几天语言不通只是没机会用,有人帮忙翻译后疯狂购物 ,绿松碧玺全部拿下,根本就是扫街的节奏。 我也正好学了点绿松的小知识。看他沮丧的神情好了不少。听听L哥讲他早年闯社会的故事也挺逗,其实他也是个性情中人! L哥联系了廖姐要继续南下去吉尔吉特,而我要北上原路返回喀什。我走之前请L哥吃了顿饭,给他写下了简单的中英文对照菜单,把兜里剩下的各种急救药都留给了他。希望他漫漫前路,能够一切顺利。 受过别人的照顾,也当尽我的绵薄之力帮助有需要的人,只有这样,大伙的路才能都好走。施与守,都是福气。 能穿过戒指的克什米尔羊绒围巾 晒苹果用来做果酱 为了不麻烦贾哥到山顶接我走,我决定提前一天打车先到巴边境关口Sost镇等贾哥第二天一起回。酒店给我的车价基本都是double,最后天无绝人之路,镇上保护中方公司的警察队长给介绍了个合适的司机。 上车后才发现车上还有一个老巴,会说点中文,说是要一起护送我来着。我当时就有点纳闷了 。2小时的路不停问我个人问题,后来才说去年相了个喀什姑娘准备结婚,可是他一心想找个汉族姑娘。。。我突然一下子顿悟了 ,赶紧一本正经说中国最漂亮贤惠的姑娘就在新疆,上海姑娘不行,不做家务只喜欢买买买(上海的姐妹请原谅我哈)然后就看见他那一阵心塞表情,哈哈哈 。 到了Sost边境,为了安全住进了最大国营酒店,前台还实行严格的手工登记管理制度。 傍晚在小镇逛的时候遇到了很多明天等着过关的集卡司机大哥。聊了几句,有几位已经在关口候了好几天了。离家万里,很多人拿着手机都是和家里人微信报平安。作为物流圈人,我能深深体会到这一行的不容易。 第二天一早,和赶来的贾哥汇合。令我惊异的是巴方边境官员和商人见到他都礼敬三分。原来他们夫妇在中巴公路上名声早已在外,人脉极广。 接下来的事令我细思极恐。想上厕所,但只有某位官员的办公室有,贾哥就带我去了。这朋友满脸堆笑,和我说因为我是贾哥的朋友,必须要留我在这玩一天。说帮我把车票退掉,和中方那边打招呼,明天亲自开车送我过关。我急着赶飞机回去上班,哪有时间和他蘑菇,连忙拒绝,几番推辞甚是尴尬。贾哥表情淡然,微微一笑说,她和我一起定了飞乌鲁木齐,这时间怕是很不方便。如此这般后,我和贾哥终于安然坐上了国际大巴。这时他才告诉我,这朋友非常好色,很多过关的女人被占过便宜。我心里暗自庆幸上天保佑。 一路沿着雄伟的喀喇昆仑山脉,我终于回到了红旗拉甫关口。 到了中国境内,一开车门,竟然又见到了小S童鞋 , 真像是见到亲人了!祖国的一切都倍感安心亲切。这一路风尘仆仆,心里却早已感慨万千。 为了能赶上第二天300公里以外喀什的飞机,在朋友的帮忙下,我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检查。这里临近金星月毒品区,也怕有KB分子混入,所以严防死守,通关时间要数个小时,然而大家也都能理解。很多人的餐风露宿,寂寞守望,其实是为了守护更多人的幸福安康。 等贾哥的时候看见六个韩国人被扣了。其中一位是韩国导游,和边检叽里呱啦半天。我帮忙做了下临时翻译,这粗心的盆友和地接约错了地点,竟然约在了300公里外的的喀什。而边防重区老外无人陪伴不能随便出入。边检也头挺晕,大伙都在帮忙协调。我开玩笑说那五个人的团费真是白瞎了,大伙哈哈大笑。 为了赶第二天一早的飞机,需要星夜下山。来接的是个开皮卡的挺野的小东北,还捎了个小伙子。小东北对那个打工失败的小伙大说发家史,才知道他也是个有故事的调皮孩子,闯的祸也不少。G314都是滚石塌方,塔县某客栈老板的朋友就是半夜翻下去的,所以开夜路时大家都提着口气。 我望着天上的星星,耳边听的是那句“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默默许了愿,然后就睡着了ORZ 。等贾哥再叫醒我时,我们已于破晓前抵达了喀什。 机场和贾哥道别,多亏他和廖姐一路护我周全,感激不尽。二位也邀我春暖花开再访吉尔吉特,再访帕米尔高原的。 人生如萍聚散无常,燕子再回时,愿别来无恙! 后记 一年之后,廖姐和贾哥结束巴国生意,定居广西。来访魔都时,和他们在浦江边再聚首,相谈甚欢,一切还好像是昨天的事情。 在廖姐帮助下,L哥最终平安从伊斯兰堡返回成都。对于笔者走川藏线路过他地盘没让他请吃饭,表示严重不满 。 二年之后,小S童鞋转至东南城市,笔者在写此文的当天,还发来新年祝福,声称好久没看我写旅行日记了 。 旅行就是这样奇妙,一干天南地北素昧平生的人,因为某个时间空间交错而走到一起,成就一段路上的缘分。也许只是经历刹那一瞬,但很多事仍会记住一辈子。此段旅程,其实是诸段西域游记中最有惊无险的一段,感恩上天的安排和眷顾,也希望我的朋友们永远幸福安康 !
768 5

发表在 伊朗 2017-05-08
在1393年路过波斯 – 木兰西行之丝路伊朗段(已完结)
序 我的丝路之旅始于2011年,当周游了土耳其八个城市后发现,他们竟也把茶叶叫做“cha yi”,惊叹尽管相隔万里,但文明却西来东往毫无阻隔,遂萌生了沿着这一路游历的心愿。接下来的几年,每年分段走一两程,渐渐也就聚沙成塔,连点成线了。 时过境迁,这段波斯奇遇原也没想要再写成文,直到前阵子朋友再三鼓励才下决心落笔。一路风土人情欢声笑语,也就挑了有趣的故事留下来,为青春留个念想。 2014年春,伊朗使馆联合马汉航空在魔都举行了旅行的推介会,会上结识了邻座的一位驴友Ruolynn, 机缘巧合借得了全新版的LP Iran, 就这样揣着书带着一位小伙伴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小伙伴Phoebe 刚从德国回来,对于风格迥异的西域心生无限向往。没料想我行前的最多的准备工作,是和Phoebe的母亲通电话解释,伊朗是个相对安全的国家,几番来去,阿姨终于放行 。 10多天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最后走的行程一如既往地动手画了下来。 德黑兰 > 卡尚 > 伊斯法罕 > 雅兹德 > 设拉子 > 马什哈德 > 德黑兰 行前准备: - 认清楚波斯数字 -女生务必带好能遮盖住上身的长衣服及头巾,这对之后安全快乐的旅行尤为重要。 -查下近期坛子里关于美金的汇率作为参照 -签证和机票由于当时是马汉的套餐,我就不多表述了,唯一建议是买好保险,事实证明回程的时候还是用上了。 -做好功课以及备用方案, you never know... 第一站 Kashan Abyaneh 卡尚 阿比扬那村 在魔都的时候查LP找了一家合适的酒店,写邮件提前预定了卡尚的住宿,由于德黑兰距离卡尚有几小时的车程,于是让住宿的酒店安排了接机,后来事实证明价格很公道,而且也是幸运旅程的开始。 飞机德黑兰落地,机场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只是我们乍一开始没找到接机的人。等旅客四散离去,才发现有个年轻小伙举了块“Mr Jie"的牌子,我和小伙伴四目对视 ,只得走上前拿着邮件核对,果然,是把我们性别和姓氏搞错了 。 原来酒店的老板带着表弟兼英语翻译Milad亲自来接机了,他们压根没想到客人会是两个女子。不过想想也对,在伊朗没有女子会出门旅行。略微寒暄后,提着我们的行李就一起上了车。上了车就告诉我们,头巾可以暂时不用裹了,因为车里不算是公共场合 。真是业界良心,为表达谢意,我们送了中国结略表心意。尽管如此,有些小车开过时,车里的人还是会对我们按按喇叭表示提醒。 Milad是位IT工程师,英语不错,为人细心友善。由于我们要买当地的SIM卡,他带着我四处找店,还帮忙填了表格。我这才知道在伊朗买电话卡还要填我爸的名字。。。 亏得有他做技术支持才开通了神奇的伊朗电话。然而尴尬的是,由于突起大风,我的头巾当街被风吹走,于是我们就成了追头巾的人。万幸我还好是中国人。为了避免再次发生此类事件,我用燕尾夹把头发和头巾固定在一起。这两位伊朗保镖每次当面说起我惊慌失措地表情都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卡尚是出了名的玫瑰之城,去小镇酒店的路上我们顺便去逛了巴扎,想买玫瑰精油和花制品,这二位陪同逛街了后义愤填膺地表示由于我们是外国脸,所以价格很不公道,于是带着我们直奔了花农的家。我们买到了这一路上最芬芳的玫瑰花,回来当手信分给朋友们,都说完胜法国玫瑰 除掉玫瑰花外,还有可以食用的蒸馏玫瑰水,当地人用来做糕点,女孩子可以用来敷脸。边上就是伊朗版的果丹皮,用苹果做的,很酸。 路上游览了著名的文化遗产 费恩花园Fin Garden. Tabatabaei Historical House 塔巴塔巴依豪宅 Hammam-e Sultan Mir Ahmad 艾哈迈德苏丹浴室 奥比扬那是个非常安静的小村子,酒店里只有些欧洲的游客,非常清静。投宿在被群山环拥的小山村。夕阳时分,在小村里散步,暮归饮茶 竟然看到了国内十几年前的公交车!! 回到酒店,店主人招待了我们传统式的伊朗茶点,这也是伊朗的待客之道。当地人的习惯是在红茶里加大量的糖,黄色的是番红花冰糖。伊朗的糕点大都很甜,我也趁着闲暇时光顺便写写给朋友们的明信片。 尽管离较开放德黑兰(德黑兰妇女大都是带头巾然后穿紧身长风衣,眼部上妆明显)不算远,但这里的女性全身穿黑色"帐篷"的不少。穆斯林的教义里女人除了手脚外,其他都是羞体,都要遮掉。 仔细想想为嘛呢?第一,估计古时中西亚民风彪悍,民族部落间武力争斗较多,所以要多娶几个繁衍人口。遮掉的话能防女眷被人惦记,也防没事老惦记别人家的。 第二是因为中东西亚风沙遍天,温差也大。有块纱挡着真的好很多。好吧,我承认第二点是昨天在卡尚遭遇沙尘大风时我的真切感受。 伊朗人很喜欢各种花卉,尤其是玫瑰。Milad拿了这花告诉我它在伊朗是情人间相赠定情用的,我仔细一看,这不是熟悉的金银花嘛 ,于是哈哈一笑说在咱们天朝这花主要用来败火解毒滴。直到N年以后,无意看了两集《大漠谣》,才道金银花确实又叫相思藤,活到老学到老。 第二站 Esfahan 伊斯法罕 第二天一早,我们定了酒店的车送我们去伊斯法罕。临行前Milad反复嘱咐在伊斯法罕要小心,因为那里的人比较浮华不如小村的人淳朴。尤其是在街上走和黄牛换汇的时候要千万提防别被抢被骗, 还打电话问朋友查了我后面几程定的酒店价格是否OK,确保没被坑,关照我们有事打他电话。酒店安排了司机老爷爷和一位会点英语的阿姨送我们,估计是为方便我们女人在路上的沟通。 半路上出了点小插曲,在途径纳坦兹军事基地的时候,车子突然熄火了。而大家都知道,基地附近严禁停车。来之前还看到有驴友偷偷拍照被抓了。那几分钟真心觉得时间漫长,好在最后一刻车子发动了,车上所有的人都大舒一口气。 进了伊斯法罕后他们两人也不熟悉,一路问人才找到酒店。阿姨一定要陪我们进去,并向前台介绍了他们来自卡尚,而我们是她们的朋友,要酒店要照顾好我们,我们两个被深深地感动了! 临别前我们主动拥抱了阿姨 。 住到了LP和穷游论坛上介绍的Totia酒店,房价很便宜,但是服务真心差。清洁工要小费,不给力的wifi, 茶水收费。估计我们之前RP太好了,这次换口味经历下。伊斯法罕的人和治安给我感觉很一般,过于浮躁喧闹。广场上的几个清真寺和宫殿颇有看头。 Masjed-e Sheikh Lotfollah 谢赫洛特菲拉清真寺 俗称的孔雀穹顶 在清真寺里头遇到一个旅居国外的中国哥们,据自我介绍是富豪。可这盆友在伊朗主要在当地人家蹭住,让人陪玩,所以花费甚少。此男力陈自己脾气好愿被捡,想搭伴走。无奈本人始终秉承着不占便宜就不会吃亏的想法,婉拒。总不能老是拿伊朗人的客气当福气吧,这样搞下去让以后来伊朗的同胞情何以堪? Kakh-e Ali Qapu 阿里卡普宫 Kakh-e Ali Qapu Music Hall 阿里卡普宫音乐厅 Bastani Restaurant 传统餐厅 遇到一家进餐的伊朗家庭,貌似大多数伊朗中高档的餐厅都会有水池喷泉和榻,很有情调。 Pol-e Si-o-she 33孔桥 街心花园的彩虹喷泉 走在路上被满街男人盯着看有种很怪异的感觉。一半是出于他们很少见到外国人的好奇,例如从车窗里伸出脑袋看你,或饭也不吃了和你打招呼,再比如因为要过来和你打招呼而绊了一跤。还有一半是小混混多,尤其是33孔桥那里,非常低级无聊。作为堂堂天朝女子,咱有这份底气,直接无视即可。 在桥上有个卖果干的小女孩,5岁的样子,大大的眼睛里只露出了对金钱的渴望。我给了她一个小挂件,不求她感谢,只希望她过于现实的童年中还能有一丝小小的快乐。 第三站 Yazd 雅兹德 凌晨时分,来自雅兹德的司机大叔如约来伊斯法罕的酒店接我们。司机大叔是个沉稳且情商颇高的人,相处愉快。 整个上午都穿行在伊朗中东部沙漠中,看见渺无人烟的荒漠,我明白了为什么许多西亚中亚的音乐总是隐隐透着一份寂寞和凄凉了。 路上去了沙漠古驿站,看了据说有7000年历史的梅邦德,鸽子塔,及拜火教圣火总坛。 Yazd Meybod 冰窖 Yazd Meybod Caravansary 商队驿站 用传统工艺织造波斯地毯的老人。 Yazd Meybod Narin 古城 站在城堡顶扫了个全景。 古代智慧空调----风塔 这个魔幻主义风格的建筑物是鸽子塔。 Yazd Chak-Chak 拜火教圣地 静静地聆听了拜火教祭祀者的吟唱。 拜火教信奉的光明之神,阿胡拉马兹达。 没错,就是马兹达汽车的由来。 波斯拜火教的圣坛和烧了1400年的圣火,然而明教的波斯总坛并没有看见张无忌和小昭 。 Yazd Kharanaq 哈尔纳克古村 司机大叔带我们去古村探险 晚上住在了LP知名的Silkroad Hotel, 顺便庆祝了下生日。 伊朗禁酒,啤酒都是无酒精的, 其实有点像果味苏打水。 清晨在古城里闲逛,顺便找了明天去设拉子的车。 拜火教的神庙again, 又见马兹达 。 Yazd Silent Tower 寂静之塔 拜火教教徒死后是天葬的,去城外看了天葬台,男左女右有两座。现在伊朗已经废除了天葬这个习俗,所以只是遗址。看到这,感叹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也想起了《倚天屠龙记》小昭唱的那句“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所来兮何所终 ”。 Yazd Dolat Abad 花园-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花园 Yazd Water Museum 坎儿井博物馆 这个水博物馆主要展示了坎儿井和风塔的原理。 看来坎儿井自新疆至西亚,在荒漠地区被大范围地应用。 另一项发明风塔的原理也很有意思,风塔从空中收集风,然后流动到建筑底部有水池,完成空气制冷的循环 。 这悬在空中的是一个制冷的古代“电冰箱”,食物可以放在上面。 Yazd Masjed-e Jameh 聚礼清真寺 Yazd Vali Restaurant 瓦力餐厅 在街上转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怏怏不乐的HK姑娘,见我们说中文知是同胞才来说话。原来她单身从中亚一路旅行过来。由于着装和习俗的问题,这一路她受到了不少的惊吓和骚扰,再加上旅途劳顿,感觉非常低落,后来我们提议一起午餐,大家一起宽慰聊天排解,也就振作了许多。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嘱咐路上小心珍重。 结账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当兵的,上上下下打量我们,嬉皮笑脸口哨吹吹。听到其中有人悄悄问老板说这些女的哪来的,老板说"qin(中国)",他们一下子消停了,敛容正色,安分不少。不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自豪,当然前提是咱们自己也要为中国人长脸。也希望我们背后的那个国家越来越强大! 尝试了薄荷+盐的酸奶,大汗淋漓后发现倍解渴,我好像爱上这口了 。 傍晚的时候爬到酒店房顶看日落发发呆,偶尔做做野孩子蛮好玩的。 第四站 Shiraz 设拉子 前一天在雅兹德老城预定了去设拉子的包车,司机年纪不大,腼腆地和我说她妻子因为从没去过波斯波利斯,也想一起去搭车去,问我们允许么?我们说“Why not? ” 小哥也很感谢我们的随和,路上会帮忙砍价,介绍风土人情,主客相处融洽。 Cyruss Tree 居鲁士大帝之树 居鲁士大帝Cyrus the great(公元前590—529年),古代波斯帝国的缔造者,阿契美尼德王朝第一位国王,(公元前550—529年在位)是波斯皇帝。他所创建的国家疆域辽阔,从爱琴海到印度河,从尼罗河到高加索。 Shiraz Pasargadae 帕萨尔加德 这座居鲁士大帝亲手建立并长眠于此的波斯第一帝国都城 路上休息了下,吃了个伊朗奇彩旋和伊朗式汉堡包 Shiraz Naqsh-e Rostam 帝王谷 这里安葬了波斯第一帝国的另外四位帝王,规模壮观,陵墓外的山壁上刻有许多精美的浮雕,记录了第一帝国的光辉往事。 Persepolis 波斯波利斯 曾经是波斯帝国行宫和灵都的波斯波利斯(今日伊朗的塔赫特贾姆希德),结局悲惨,被亚历山大大帝毁于一旦。遗迹在被废弃多年之后,经发掘,又提供了许多有关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资料。 狮咬公牛象征着冬春之交 万邦来贺,朝觐画面的石刻。 晚上实在太饿了,去吃了设拉子街头的烤鸡,就一个字“柴”!! 第二天开始在玫瑰与夜莺之城设拉子闲逛,游游走走。 Shiraz Arge Karim Khan 卡里姆汗城堡 要求我帮忙拍全家福的伊朗家庭 伊朗的公交男女分座,那怕是夫妻,上了公交车女的也只能坐到后面的妇女区。 路上遇到设拉子大学的一对教英语的博士夫妻,一上午在天堂花园闲扯丝路文化。 Shiraz Bagh-e Eram 天堂花园 来春游的小朋友们。老师在点名,一个都不能少 。 儒雅美丽的博士夫妇 早上去定飞马什哈德的机票,心不在焉地卖飞机票的姐姐给我们定错了,害得我们要支付改签费。心情受到影响的我们开始了报复性消费,找了当地的五星级酒店吃自助餐,开始在这夜莺与玫瑰之城消磨时光的三天,老天把我们留在诗人哈菲兹的城市必有其用意 just enjoy for fun。 吃饭的时候很喜欢餐厅歌手唱的一首非常优美的歌,很冒昧上前让他帮忙写在纸上,准备一路寻访音像店按图索骥去买CD, 然而直到离开波斯都没有再找到,时至今日还念念不忘,一如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 下午去了哈菲兹之墓,这是设拉子最浪漫的地方之一,很多年轻人喜欢去哪里。哈菲兹是伊朗最著名的诗人,据说伊朗每户人家都有两本书,一本古兰经,一本哈菲兹诗集。 哈菲兹墓另有一处很神奇的地方,门口有抽哈菲兹诗句来算命的, 我在别人写的书里看到过,据说很准。 很多抽签是摊主让鸟儿叼出来,正当我想测一测的时候来了位残疾人士,想照顾他的生意,于是选择了他的摊位。 而我抽到的大意是这样"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会如何塑造你;你帮助了别人,也就帮助了自己;上天给你安排的生活不仅仅是为了金钱的满足"。 解签的人说这签很不错,貌似还有点意思。 话说我一直在纠结这张签文照是不是拍倒了 。 Shiraz Aramgah-e-Hafez 诗人哈菲兹之墓 石棺上放着一支红玫瑰。 亮瞎人眼的镜子清真寺,堪比灯王之墓。原谅我拿着手机偷偷拍的。。。 不知名的水果,好酸。 又去了家LP推荐的餐厅,有传统波斯音乐表演,很过瘾。 波斯的掐丝珐琅器,价格可不便宜。我和小伙伴又开始买买买了 小伙伴早上在宾馆赖床 ,我开始一个人在设拉子的探索闲逛,收获了一个人的清真寺。 设拉子街上发现上海老牌缝纫机 他乡遇旧识。 Shiraz Masjed-e Vakil征服者清真寺 伊朗法院 伊朗巡警 话说伊朗的交通基本是要有胆才能过马路,红绿灯是照明装饰用的 。 下午徜徉在设拉子的粉红清真寺,发呆听歌,惬意。 Shiraz Nasir-al-Molk Mosque粉红清真寺 在设拉子街头买的冰淇淋,小哥真的很实诚,微笑地给我们装了一个完全实心的冰淇淋 。淳朴的娃 晚上搭设拉子飞伊朗的圣城马什哈德的飞机,司机给送错到国际航线楼了。因为飞机超卖,第一次坐伊朗不知名航空公司的午夜航班,希望飞机能给力点! 每一座伊朗的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比起雅兹德这个沙漠里的汉子,设拉子更像是一位美丽清纯的波斯少女,那伊斯法罕就是位浓妆艳抹的舞姬,不知道这个比喻恰不恰当 。 第五站 Mashhad 马什哈德 飞机在午夜降落马什哈德的时候,我很担心是不是还有出租车,还有就是安全问题。 好在马什哈德是伊斯兰什叶派的圣城,以前来朝觐的虔诚信徒为多,所以治安很好。 挑了LP上推荐的酒店预订,店主据说是久居英国回到故乡的,因此当地人住的也少。午夜时分当我们敲开酒店们的时候,发现古堡式的酒店我们是唯二的客人,店主人50多岁,一人操持着整个酒店,长的像从前动画片《吸血怪鸭达克拉伯爵》里面的管家伊古 。 我们入住后店主人反锁了店门,我俩一紧张,不仅反锁了房门,还用椅子紧紧抵住。事后回想,我们真心是多虑了。 昏睡了一上午后我们出去觅食,去了一家非常知名的餐厅,波斯风情的庭院地毯古董点缀其间。每餐的饭上都会出现藏红花。马什哈德出产品质最好的藏红花,据说有活血及抗衰老的作用。我这个奇葩,已经每餐必点薄荷牙膏味的咸酸奶。当我说要点的时候,侍者小哥狂笑不已。关键是真心解渴 Mashhad Hezardestan Traditional Teahouse Mashhad Haram-e Razavi 马什哈德礼萨圣陵 有幸进入伊斯兰什叶派的圣地-伊玛目礼萨墓。在伊斯兰社会里,对于什叶派,这是类似于圣地麦加的地方,一般不允许异教徒进入。管理员见我们是中国人,于是破例让工作人员义务陪同讲解,并赠与我们礼物-明信片及英文版的古兰经教义,以及一件长袍(女性进入必须穿戴)。作为为数不多进入这里且受此礼遇的中国人,真是很荣幸。 陪同的姑娘说我们的运气很好,因为今天是个好日子,是斋月前的许愿日,所有愿望都能成真。 姑娘很虔诚,问我有信仰么?我想了想鼓起了勇气说我信仰佛教。作为一个在伊斯兰圣地的佛教徒,我能理解宗教中相通的东西,就像我来到这里也能感受到平和安宁。姑娘也表示理解和同意。 第一张图是中国的瓷器,第二张是人伊朗男足赢的亚洲杯。说起中国男足,小姑娘笑的真是 Mashhad Kang Village 康村半日 早上去的康村半日游,伊朗东部的原生态山村。今天是伊朗的公休日,基本都全家老小出动野餐。感受到了伊朗人随遇而安的精神,随便找个树荫下铺个毯子就开吃了。这个村子据说是藏红花的产地,但是我木有看见一朵,估计时间不对。 马什哈德火车站 在离开宾馆的时候,我把贴好邮票的明信片交给了店主人,请他务必帮我送到邮局寄出。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有一句”I promise, my lady". 我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至少我尝试过了,结果就留给老天吧。直到几个月后,我收到了那张代寄的明信片,店主人恪守了他的承诺。而我们一开始觉得的怪异,其实只因为他的沉默孤僻。每每想到这里,就有几分难过。 要搭12小时的火车,从马什哈德到德黑兰。伊朗的火车都是中国长春机车制造的,坐在祖国的火车上驰骋伊朗大地感觉很自豪 。 伊朗是个男权社会,火车上的女人若要上厕所,丈夫一定会陪同并在厕所门口等候,真是件令人尴尬的事 。 火车上遇到伊朗的熊孩子,真的很可爱,今天就和他们姐弟玩了鸡同鸭讲的一天。小家伙明天过生日,也是一只小金牛 ,小家伙还用简笔画画了我。当我折出乌蓬船的时候车厢里的所有小盆友们都震惊了,于是,又排队请求我用报纸折了6条大船。下车时,小家伙和他姐姐一步三回头地和我说再见 车厢里的大人们也很欢乐啊,中国人竟然会手工 ! 火车穿行在伊朗的田野上。 第六站 Tehran 德黑兰 做了2天苦行僧,我们决定再次报复性消费,找了家位于山顶的五星级传统餐厅,体验里海鱼子酱+传统烤肉,储备体力明天博物馆拉力赛 。餐厅经理知道我们是中国人,特地拿出了我们的国旗“We're brothers!" 从山顶餐厅远眺德黑兰市区夜景,伊朗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封闭而落后的国家。世界在变,一切都在变。 这一天是博物馆拉力赛 。 Tehran Glass and Ceramics Museum 玻璃陶瓷博物馆 Tehran National Museum 伊朗国家博物馆 盐人 Tehran Carpet Museum 伊朗地毯博物馆 全都是前王后的收藏品。真心华丽丽,尤其是大不里士出产的波斯地毯 波斯列王记 波斯地毯的制作原材料 四季 后宫美人图 虽然雪山近在眼前,但是天气非常炎热。 伊朗的换汇黄牛们也很牛X 伊朗的前美国使馆-逃离德黑兰的现场 神奇的开心果番红花玫瑰冰淇淋 下午去的伊朗国家珍宝馆,在伊朗央行的地下金库里,完全禁止摄影,所以只能上事后买的明信片。参观时由于震惊太过,完全都是冰糖和施华洛世奇的感觉。这样奢靡的王朝不灭才怪。 National Jewelry Museum 德黑兰国家珠宝博物馆观后战利品 Tehran House of the Artists 德黑兰当代艺术之家 反战! 传统伊朗舞蹈表扬 小伙伴略有水土不服卧床,最后一晚独自体验了伊朗坊间百姓生活,烧烤小店+无酒精啤酒+冰淇淋,真心不错! Tehran Golestan Palace 德黑兰古勒斯坦宫 皇宫气象万千,尤其是闪瞎我眼的镜厅 伊朗的孩子们男女分班很早,遇到了一群出游的小姑娘们,还有几个小姑娘很友好地过来把食物分享给我们。 热爱玫瑰的民族,激情四射的交通。真是混搭的悖论啊 。德黑兰的摩托多的超过你的想象。过伊朗的马路就是"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我们过马路时车子就会慢慢聚过来,然后所有经过的司机都特意过来和你说salam(你好)。然后,今天有摩托车因此翻车了 。 找了家当地人的小店,吃了上飞机前的最后一顿kebab。老板特意加送了我们粢饭糕,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也好这口的。 今天兴冲冲地去萨宫,人家关门。看来lp和穷游锦囊信息也不靠谱。实在太无聊的我们去爬了自由塔,然后吃冰淇淋眺望德黑兰。 Tehran Azadi Tower 德黑兰自由塔 伊朗的绿松石品质世上数一数二,可惜当年我还不懂,否则。。。 小伙伴鬼使神差在机场用最后的钱买了伊朗版的红牛,然后飞机晚点了。原因是飞机的油箱漏了,需要维修 。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原因吓人的飞机故障,定了定神,在机场安安静静地等着。 回程的飞机我们遇到了来时的那些同行者们。大家买的都是套票,必然一道回家。 每一条路线上都有自己的专属记忆,也有各自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有2个姑娘受了委屈,身上的金链子也被骗走了。另一对老夫妻则庆幸身上带着乡土食品,撑过了这2周的时间。 至于我和我的小伙伴,除了偶尔一起吐槽晒得慌和穿头巾罩袍热昏了以外,剩下的记忆都是我们所遇到的善良的眼睛,美丽的风景和难忘的美食。 旅行就是这样,一样的风景,只是因为你遇到了不同的人,所以故事的结局永远会不同。而我们为什么会爱旅行?每当我们被现实困住无法跳脱,或许旅行能帮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当你离开你所熟悉的城市,离开熟知你的那些人,就成了一个新的更自由的你,去拜访和书写所有的未知。正因如此,我想,我的丝路之旅还会继续走下去。

德黑兰 卡尚 卡尚 伊斯法罕 亚兹德 亚兹德 亚兹德 设拉子 设拉子 设拉子 马什哈德 马什哈德 马什哈德 德黑兰 德黑兰

1498 8

一级精华
发表在 中亚各国 2015-02-27
2015年3月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行 - 木兰独行之丝路中亚段
为了继续我6年来的丝绸之路梦想,今年3月准备独行前往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目前大致计划做好,等LOI办理乌签中。 Part I 行前准备-LOI邀请函 前独联体国家目前大部分仍执行凭LOI邀请函号码办理签证的政策,于是乎整个签证办理流程就会比较漫长~~ 吐槽下办理LOI的Stantour, 供后来的朋友选择和借鉴。 之前看了许多评论以及LP的信息,因为我2月初才开始启动,特意选了一家看似口碑不错的老牌代理。在确认收到汇款后,他们突然提出,因为我是中国人,额外要求预订全程酒店,并且一定要预订旅行社的司机接机。 并声称所谓优惠政策只给西方护照,中国人并不在此列 。鉴于时间有限定金已付,我不得不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三周之后,终于通知我说,吉尔吉斯斯坦的LOI出来了,但还不能发给我,要我在塔什干付完所有钱才能发我。而狗血的是第一程乌兹别克斯坦的LOI至今还没出来,还得再等。 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在塔什干付完全款 。 之前在伊朗旅行的时候认识一个HK小姑娘,说Stantour做VOA 黑了她钱。看来所谓LP口碑第一不过是家没有信用贪得无厌的黑店,最令我反感的就是他们所谓的国籍区别政策,天朝的小伙伴以后可以不用光顾他家了。 土耳其虽然商业化,但是我当年去的时候还是很有信用; 伊朗虽然相对闭塞,但是大部分还是很淳朴的。至于中亚的代理,只能呵呵了。 Part 2 上海领区办理乌兹别克斯坦签证 驻沪领馆还是很给力的。我前面一位大哥办的是商务签证出差,顺便聊了2句,哈哈又被诧异女孩去中亚旅行。 乌使馆工作人员态度非常好,帮我贴了照片,我办的是加急1个月单次,收费720. 现在不用去中国银行缴费,直接付现,他会给你一张银行水单。当我办完转身要走的时候,使馆的参赞叫住了我, 灿烂微笑着递给我一本旅游地图,说希望我的旅行能快乐!突然被小小地感动了下。 出门的时候魔都久违的太阳照在身上,经历了和Stantour拉锯后,对中亚的印象蒙上了些许灰色。现在又觉得,还是好人多吧! Part 3 乌兹别克斯坦行记 03.23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乌兹别克斯坦是一个高度管制的国家,入关用了一个小时填单子排队扫行李,还得是俄文的。这时一个同行出差的中国姐姐仗义帮我搞定。入住的酒店需要在你的护照上贴住宿证明,出关要发现没有你就不用回国了 。银行汇率差到没人光顾,黑市公开化,100刀换了2大捆钱。 塔什干的地铁严查防恐。地铁因为也是应对核武器的掩体,所以只能在入口拍了张。乌兹别克人崇拜的民族英雄是瘸子帖木尔,他自称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这家伙试图在明成祖时期攻打中国,结果不幸在路上挂了 。羊肉抓饭是他们的国菜,还是很美味的。 暮色中的塔什干 二战牺牲烈士长明火 03.24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旅行中每每都有奇遇。因为要赶去吉尔吉斯斯坦领馆办签证,于是拦了个shared taxi(乌兹别克人开车的人人都是出租车司机,因为要赚钱)。司机老爷爷眼睛不好也不认路,这时候一个路人A出现,帮我打了电话问路,然后告诉了老爷爷。到了使馆门口我发现使馆工作人员直接都按计算机谈签证价格,我就知道这地方太黑了,囧。 交了250美金一肚子不爽,看对面路人B在等客我拦了车就上了。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可以说英语!!!天南地北一阵聊天,小伙子把我送到了酒店还坚持不肯收钱 。我实在不好意思只能请他一起吃晚饭。结果吃饭的时候他顺口说"下午我给老爷爷指路后你又在使馆等了1小时?"我才发现,路人A和路人B是同一个人 ,我暗骂自己缺心眼没眼力劲的,太丢脸了。原来他在指路后担心我出意外,所以也暗中开车去了。就这样,交了小U童鞋这个朋友。 03.25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今天阳光明媚,白天去了历史博物馆,这里是唐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提到羯霜那国,也是张骞出使西域走了11年才找到的大月氏部落。昭武九姓里的石国。当年大月氏部落原来定居在甘肃昭武县,后来被匈奴赶到了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张骞找到他们时他们已不想再战。于是张骞折返,带回了不少西域特产。这里原来就是丝路重镇,佛教东传的必经之地,所以犍陀罗式的佛像非常精美。 在等小U童鞋的时候,在中午公园里认识了小学来春游的孩子们,于是我又折了中国纸船收服了他们 。 一起去了游乐园乘了摩天轮俯瞰塔什干夜景。 小U同学老是不让我付钱,而我也要离开塔什干了,所以特意请小U同学去当地有名的中餐馆吃饭。进去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满墙习大大强哥照片,原来前阵子他们出访时来这吃饭,果然御宴价格不菲。不过因此U同学对中餐和筷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后就八卦了好多乌兹别克斯坦的社会现状。我说见到俄罗斯美女金发碧眼太美了,他来了句好多同时有4-5个男盆友,按给的钱排顺序 。他有两辆不同的车,开出去的时候美女态度都不一样。当地突厥系/乌兹别克族的人普遍矮小,社会地位稍差,女人结婚后就负责生孩子,最少也是4-5个。我暗自庆幸在天朝投胎蛮好的,小U同学很认真地说他实在不明白为啥中国男人喜欢日本女人? 我认真想了半天,一本正经地说估计因为大多数人都喜欢window shopping 。

塔什干 塔什干 乌尔根奇 布哈拉 布哈拉 撒马尔罕 撒马尔罕 塔什干 塔什干 比什凯克 托克马克 Tokmak Chong-Kemin 卡拉科尔 Cholpon-Ata Bokonbaevo 比什凯克 比什凯克

23611 63
TA的照片 更多 3个相册 | 486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小饭88

    您好,看了您的丝绸之路的帖子,我也想走,能不能请您分享之前使用的一些信息和攻略资料发给我呢?1764851616@qq.com

    回复

    2017-06-13 09:21

  • leeannhou

    回复 @段神一:段神啊,幸会幸会!10月准备去巴基斯坦罕莎,到时候请教您了!QQ 2862931606

    回复

    2015-08-09 17:35

  • 段神一

    女中豪杰,认识一下。我一直向往中亚几个斯坦。QQ40442448

    回复

    2015-07-31 08:05

  • 茄子骑兵

    你好,我对你之前提到的关于4/24-5/4 伊朗马汉上海出发有兴趣,请问你确定这个时间吗?可以加我qq聊:1436285624 海雷丁

    回复

    2014-01-24 10:16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