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详细说明
帐号安全提示

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为了您的帐号安全,请及时绑定手机号。

查看说明 立即绑定
背景渐变
0%

白蓝Kenn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3)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6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0国家79城市
  • 点评0 / 4

    去过 4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1个精华

一级精华
发表在 巴基斯坦/阿富汗 2017-02-09
阿富汗--破碎而真实的记录
离开阿富汗已经有三个月了,因为太多照片没有整理,所以一直没有动笔写下游记。 很多事情想起来就像发生在昨天,很多事情却又完全没有印象了,如果再不动笔记录一下,恐怕最后能想起来的就只有一些碎片了。 虽然去了那么多国家,但这是第一次写游记,献给这个历经风霜磨难的国家,和那些生活在这个国家里坚强乐观的人民 第一次写游记,也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和故事把这些照片连接起来,写起来的时候又发现很多场景的照片写游记的时候需要但是当时又没有拍。。。所以写出来后就像胡乱拼接起来的并不那么完整的拼图,只希望大家可以透过这些破碎的片段了解到一个比较真实的阿富汗 就以流水账的方式记录之 我的微信:angrypuffer 长期分享环球旅行经历,下一站将去非洲 签证 乘坐地铁2号线,SHAHID BEHESHTI站西出口,出地铁口右转,到了大路再右拐,步行五分钟便到了阿富汗驻德黑兰大使馆。10月的德黑兰比想象中冷,肃杀的寒风像片片冰刀在脸上刮着。 飘着旗的地方就是阿富汗大使馆 门庭若市的阿富汗大使馆,连挤进去都很困难。 虽然无法从面容五官上分辨出来,但阿富汗人脸颊上带着的那种沧桑感与经历战争洗刷过留下的机警与犀利的眼神,还有身上那与他们一样经历了颠簸流离的巴服,伊朗人是没有的。来这里的人大多数是来申请身份证明材料以获得伊朗工签延期或生病后寻求政府经济援助的阿富汗工人。 虽然报纸上把伊朗写成邪恶轴心国,但实际上,至少现在,伊朗是个非常安全的国家。而伊朗四周遍布着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这样的战乱国家,使得伊朗成为很多周边国家难民的避风港,很多周边国家的人民都移民或偷渡来伊朗赚钱讨生活。 刚进门,就被两个伊朗男人叫住了,问我们从哪里来,去阿富汗做什么。他们告诉我们,他们下周会开车去赫拉特,我们可以坐他们的车一起去。 “去阿富汗旅游危险吗?”双问道 伊朗人指着旁边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说,这个问题要问他,他来自喀布尔。 “也许,”喀布尔人说,“但我的家人和朋友每天都生活在那里,我也活到了33岁。” 在这里要再次大赞一下伊朗人,这位大哥,当他知道我们要办理阿富汗签证时,主动帮我们复印材料,并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带我们去抽血,缴费,拿化验结果,有他的帮助使我们的效率提升了一倍!他的工作就是专门为那些在伊朗工作的阿富汗人办理工签,所以对阿富汗大使馆的工作流程了如指掌。在做完这些服务之后,他一分钱也不收,不要任何回报,完全是为了帮助我们才做的,让我们非常非常感激!在伊朗,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很正常的,因为伊朗人真的非常非常热情友好!这让我和双都非常热爱这个国家! 是不是很像越狱里的苏克雷 签证官问了很多问题,在确认了我们去阿富汗除了旅游没有其他目的后,做了记录,告诉我们四天后可取。 “Welcome to Afghanistan!” 得知我们拿到签证,喀布尔人对我们说道。 走出大使馆,径直往烤肉餐厅走去,寒风依旧无情的呼啸,一片片枯叶开始随风而落。 (本来想把签证流程和材料都附上的,但是据12月份去的朋友说,那边的大使馆已经停发签证给中国人了,所以贴上也没有意义了) 马什哈德 三个星期后,正如计划中一样,我们来到了什叶派圣城马什哈德。虽然天气已经严寒难耐,但是来这里朝拜的信徒还是熙来攘往络绎不绝。 “那边就是阿富汗了。。。”双低声嘟囔道,眼睛望着东边的山脉线,看不出来她心里是期待还是焦虑。 “对啊” 再往东走250公里就会到达阿富汗的边境城市伊斯兰堡。 正是藏红花的收割季节,马什哈德大巴扎里随便一个小店都能买到今年新收割晾晒的藏红花。 马什哈德的礼萨圣陵早有耳闻,里面葬着伊斯兰教什叶派第八位伊玛目礼萨。圣陵之富丽堂皇雕栏玉砌美轮美奂无法用言语形容,圣陵建筑群分为9个部分,每一部分都有其独特风格,华丽程度都非同一般。如果要把每一个部分都看完恐怕要花来到上整整两天的时间。我们直接进入它最核心的部分—礼萨的陵墓。穿过重重塔门与院子,来到位于两个纯金建造的宣礼塔中间的Azadi庭院,在纯金的大圆穹顶正下方的就是伊玛目礼萨躺着的地方。要从庭院正中间的金色拱门走进去,跟着信徒们往里走,就能看到同样是纯金打造的拦网围着的陵墓。按照规矩,非穆斯林是不允许进到这个建筑里的。但既然来了,怎能错过?礼萨陵墓被一面黑色帘幕分成两半,一半处于男人所进入的厅堂一边,另一半则处于女士一边的厅堂。伊朗的清真寺都分为男士区域和女士区域。只见朝圣者们一个接一个缓缓挤入厅堂里,慢慢接近礼萨陵墓,最后双手抱着拦网,低头祈祷,亲吻拦网,绕过半圈,再缓缓倒退,直至走出厅堂,才转过身去。 走出来时,才注意到很多朝圣者们已是眼含泪珠。 据说来过马什哈德朝圣的穆斯林们名字前面会加上一个 Mashti,正如去过麦加朝圣的穆斯林名字前面会加上haji一样,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 我:你摸到金拦网了吗 双没有理会我,而是低头念着什么 我:你在干嘛? 双: 我在求主保佑我们去阿富汗能安全回来 我:白痴,你又不是穆斯林 双: 佛祖不是都说普度众生嘛 我:。。。。。。 时间正值塔利班和美国人打的正欢,由于两名美国士兵和六名阿政府武装在昆士兰巡逻时被塔利班枪杀,美军正对塔利班实施大规模报复性打击。大部分的郊区地带都处于战争的高度戒备状态中,各个大城市中也连环的出现自杀式爆炸的恐怖袭击,形势处于这一年来最糟糕的时期。 在马什哈德遇上了从另一边来的阿东。已经在微信上聊过无数次,今天终于有幸见到真人。长时间的一个人长途旅行在他脸上留下了浓重的印记--沧桑而又坚毅。暗黄的肤色,左手无名指上戴着陈旧的红宝石戒指,已经明显泛黄的淡色牛仔裤,再加上微微偏大的蓝灰色套头卫衣,某一刻我真的以为他是来自巴基斯坦的旁泽普族人。 阿东从新疆出发一路穿越巴基斯坦,阿富汗来到伊朗,而我们则是从土耳其—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伊朗。我们用手上多余的伊朗币换了他的阿富汗币。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阿冬给我们讲起了他在阿富汗的经历和故事。 阿东在喀布尔有个特别逗的伙伴,是个女生,每天都穿着大红色的冲锋衣出门,好像生怕塔利班找不到自己,用东哥的话说就是每次跟她出去都得多带几个胆。(后来才知道那人就是群里的穿着裙子的MY) 他还给我们看了他在阿富汗淘到的塔利班执政时期的货币,破破旧旧的,很有年代感~~ 阿东讲的一个故事着实让我们心惊。有一天他在喀布尔吃完晚饭回到酒店,便坐在大堂里上网,才坐了半个小时,酒店的经理给他发信息,告诉他,你坐在这里太显眼了,赶快回房间休息吧。 就像电影《红翼行动》所说的那样,在阿富汗,到处遍布着塔利班的眼线。他们游离在塔利班基地与各大城市之间,为塔利班提供政府和美军的线报。也许上一秒还和你谈笑风生的普什图人,下一秒就会出卖你,把你的行踪告诉塔利班。虽然我们不像美军那样拥有巨大的政治价值,但也能算的上是行走的人民币。 第二天晚上又去看了一遍圣陵,灿灿的灯光把一座座清真寺和宣礼塔照的金碧辉煌,无比神圣 萍水相逢总恨别离太匆匆,和阿东告别,明天即将踏上前往阿富汗的路。 赫拉特 第二天5点钟便起床,收拾好包袱,下到大堂,去赫拉特的车子已经等在下面了,和我们同车的是一对伊朗夫妇。 上车后,和司机聊起来,他是阿富汗人,每周都会来回马什哈德到赫拉特三四趟,这是他第一次搭载中国人。 “他不会把我们卖了吧?”我用中文悄悄问双 “我已经把她的车牌号码发给我们在阿富汗的沙发客了,如果他找不到我们,就会给警察打电话” 虽然双已经想的很周全,但是假若塔利班真的抓了我们,就算警察知道了也没有太多能做的吧。 汽车行驶在茫茫戈壁上,飞扬的尘土从前排窗户孜孜卷入,而坐在后排的我就只能放任寒风将本就没来得及打理的刘海继续打得更乱。就这样吃着尘埃,我们踏上了去往赫拉特的路。离到达边境还要三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摊在破旧的皮座椅上,好好续上之前没睡完的觉。破晓的黎明把天空打成灰蓝色,两排渐行渐远的电线杆组成了眼前的全部风景,笔直的黄土公路将我们与天际连接到一块。望着窗外绵绵而过的山脉,这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事如蒙太奇般开始在脑海中回放。从土耳其开始,到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伊朗,我们出来已有两个月了。虽然伊斯坦布尔灵动的的冰激凌舞屡屡让我们捧腹,卡帕多奇亚梦幻的热气球也曾让我们拥抱蓝天,黑海的鸣鸥让我们眷恋,阿塞拜疆朝夕相处的华为员工们给我们带来无限欢乐,但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如果再在巴库多呆一个星期,我真的要吐了。也许旅行就像生活,有时候需要一针强心剂,以支撑疲惫的身体和怠倦的内心继续往前走,而现在,阿富汗就是那支强心剂。 车上一对伊朗夫妇一直在抽烟,男的抽完女的抽,女的抽完又换男的抽,混着黄沙与烟草的气息,他们用夹杂着波斯口音的英语给我们讲他们在赫拉特的表亲靠倒卖二手皮鞋赚了不少钱。 双“赫拉特有塔利班吗”(这成了双后来在阿富汗逢人就问的一句话) 伊朗男人说:NO, NO, NO. Herat is good city! Save and profitable! 这时来自阿富汗的司机也插话了,他告诉我们,就在三个月前的八月四日,一辆载有11名外国游客的迷你巴士在阿富汗警方的护送下,前行至距离赫拉特市12公里处遭到塔利班武装分子伏击,10死5伤。“Herat used to be the safest city in Afghanistan, but things’happening. you never know!” OH MY GOD! 比预计的晚了一个小时,在泰耶巴特加满油箱之后,行驶十五分钟便到达边境口岸。在出境处,所有的人和货物都要下车。不知是否因为阿富汗物资太短缺,很多当地人背上驮着或者用车拉着一麻袋一麻袋的货物过关。我们的出租车从另一个通道出境,海关会对每一辆车进行仔细排查,偷渡和毒品是主要的搜查对象。 一跨入阿富汗的地界,就能感觉到明显的不同。两排高高的铁丝网和几栋简陋的土黄色平房,组成了阿边境海关的全部。两层铁丝网中间填满了荒凉,破落的气息。一群群人如难民一般在铁丝网通道里流动。当他们看到我们,都异常好奇,用听不懂的语言和我们打招呼。两个懒散的警察过来和我们说话,他们各自肩挎一杆长步枪,有些吊儿郎当的朝我们微笑,翻看我们的护照。看完之后,问我们“JAPAN?”“China” 于是他们把我们带到土黄色平房里。在入境处,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孩子给我们抬椅子,安排我们在厅里等候,给我们倒茶,看得出来他是这里的员工之一。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等到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白胡须的老头来接待我们,给我们填表,查看我们的护照,盖章。老头子的手在写字的时候一直颤抖不停,能在我们护照上盖上一个清晰完整的章已经非常不易。 汽车继续向前行驶。在去往伊斯兰堡的路上,眼前的情景梦幻至极。一群一群在公路两旁奔跑打闹的小孩,他们大多穿着暗黄色或灰色的巴服,有的光着脚,有的穿着破洞的布鞋,我甚至看到有一个小男孩两只脚穿着不同颜色的球鞋。每次有车子从旁边经过,都会卷起一缕足以遮天蔽日的“沙尘暴”,然后又慢慢散去。一座一座犹如碉堡一样的低矮黄土建筑物在道路两侧的旷野上缓缓排开,越来越密集,直至连成一片一片黄色的堡垒。有的上面架着废弃的机关枪或是装甲车。美妙的画面在眼前展开,又收起,再展开,亦真亦幻--我们来到了阿富汗。 由于照片都是在车子开动的时候拍的,又是第一次到阿富汗,都不敢明目张胆的拍,渣照片凑合着看吧 由于之前一直联系的处于PENDING状态的沙发主最终没能抽出时间接待我们,进到赫拉特城里,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了阿东推荐的酒店。和老板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把25美金的房子讲到了20美金。(--后来得知和我们一起来的伊朗人15美金就住下了相同的房间,在阿富汗要狠狠砍价啊!!!) 双:Will Taliban come here? Boss: No, don’t worry, TALIBAN will not come to this city, and we have perfect security system, you will be very safe to stay here. (后来发现,他说的PERFECT SECURITY SYSTEM就是酒店大门口24小时都会有一个保安持枪把手,而他的办公室里有九个摄像头对着酒店的9个不同的公开区域进行监控) 付了款,把护照压给了前台后(在这里必须吐槽一下伊朗和阿富汗的旅馆压护照这破鸡巴规定,可能外国人看中国人长的都差不多,有好几次退房的时候,店主都把别人的护照误当作是我的退给我!\\\明明中东人就不靠谱,还非要压护照才能住旅馆,要是我护照被这群傻逼弄丢了,就只能飞回国了),前台带我们上楼去房间。去房间的一路上我都在神经质的观察每一个路过的人,看有没有戴头巾蓄大胡子的,或者是形迹可疑的人~~楼主是住的提心吊胆啊~ 回了房间,刚要躺下,电话就来了,是赫拉特的沙发主,他告诉我们,由于他没能接待我们,感到很抱歉,他安排了他的朋友开车带我们去玩,问我们酒店名字。我们几经推辞才罢休,阿富汗人是真的很好客!!! 可是我们也不好意思啊,本来麻烦他就不好意思了,还要麻烦他朋友,那就太太太太不好意思了~~ 再说了,对于一个在网站上没有任何评论的沙发主,我们也有一定的戒心,而他的朋友又多隔了一层关系,我们就更不敢随意相信了~~(刚来到阿富汗的我们就是那么神经质的!) 晚上出去吃饭的时候,因为之前有朋友在赫拉特被抢劫,我们手机相机都不敢带,走路说话也尽量低调,但是一路上还是好多路人盯着我们看,毕竟这里太少游人了,我们的穿着相对当地人的衣服来说又太特别。 后来路过一家服装店,我和双果断决定一人买了一套当地人的服装! 再也不怕被人认出是外国人了,哈哈! 第二天,穿着50元人民币一件淘来的波卡和巴服,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上街了! 先来几张街景图 有没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这些就是阿富汗人穿的传统服饰,叫做巴服 到处都是穿着波卡的妇女 一群波卡 什么是“波卡” 罩袍(英文:Burqa、burka 、burqua),也有译作波卡、布嘎,是塔利班发明的服装,后来成为一些阿拉伯国家、及一些伊斯兰国家里女性的传统服饰,也是多数这些国家的规定。在阿富汗塔利班执政时期,妇女外出穿波卡是硬性规定。后来塔利班垮台后就没有这项规定了,但是很多传统的阿富汗女性还是保持着这个风俗。 双穿上这件波卡以后,也是如同个当地人一样自由惬意的行走在赫拉特的街头 (其实这玩意看着轻松,穿起来特别难受。穿上它后,妇女从头到脚就被包裹地严严实实,只能透过眼前一小块网纱看到外面的世界。并且呼吸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是个有哮喘病的人穿上非得憋死不可) 波卡和Chardo一起出街 (左边这个黑色的袍子叫Chardo,也是伊斯兰教国家的传统服饰之一,在伊朗大多数妇女都穿Chardo,不要和蓝色的波卡搞混了) 大家能猜到这黑色的是什么植物吗? (连掏钱都是一件累人的事~~) 榨出来的汁是紫色的 用一张近照揭晓答案 卖水果的摊贩 懒洋洋的卖干果大叔,茶是阿富汗人不可缺少的饮品 拉着一筐鸡到市场去卖 战争给这里的人民带来伤痛 鞋铺 一群花色"Chardo" 阿富汗小孩 小孩看到相机的好奇表情 和伊朗小孩天真无邪的眼神不同,阿富汗小孩童稚的眼神中总是带着一种警惕感 路过烤肉店,已经饿的不行了 可能是为了尊重女性“隐私”,吃饭的时候是被带进一个小隔间里,每一桌客人都用四块布围的严严实实的。 这羊肉串才不到三块钱一串! 好香~~~ 阿富汗本土可乐和芬达 午餐过后我们步行来到了这里--赫拉特城堡 这位守门的大哥告诉我们四点钟才能进去,看看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由于也不是特别想看,也就没有进去了 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枪火店 这个展示窗很霸气吧 各式弹夹 楼主没见过世面,拍了好多照~~(后来发现在阿富汗,这样的枪店太多了) 这是老板 进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老头在买子弹。看到我们两个外国人进来,就和我们炫耀他手里的这杆半自动步枪有多神气,重量轻,操作简便,精度高,他昨天刚用它在山上射死了一直野兔。。。说的时候手里拿着的步枪一直对着我指指点点,看到我紧张兮兮的神情他才反映过来自己的动作不合礼仪,赶忙道歉,并且跟我们说不要担心,里面没子弹,不信我扣一下扳机你看看。。。我赶忙阻止他,不用了不用了,我相信你! 天啊,在阿富汗玩枪的都是神经那么大条的人吗 老板说在阿富汗枪支是很便宜的东西,很多人家里也都有。这家店里售卖的枪支价格也就是300~3000元人民币不等 我手上这杆枪3000块人民币。有没有想买的冲动~ 赫拉特礼拜五清真寺 晚餐是在酒店吃的 炖羊肉,沙拉,藏红花饭,还有大饼。 (那些黄色的米饭就是用藏红花煮的米饭,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要把这么些分量的米饭煮成那么黄的颜色,只要一小根缝衣针大小的花瓣就行) 我们是在老板的休息室吃的晚饭,平时没事的时候员工与老板都在里面躺着看电视,休息室的墙角上挂着一个大屏幕,被分成了九块,显示着酒店里九个监控器的录像内容。 吃饭时老板一直抓着我问如何认识中国姑娘~~~~酒店老板有一个朋友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中国菇凉,然后被人家邀请去了中国,结了婚,就在中国定居了。这老板是羡慕不已,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个中国人,就开始问个不停。 在阿富汗,老婆是很贵的,男方和女方结婚要给女方父母一笔钱,几万几十万人民币是少不了的。当他们听说在中国结婚男方不用给钱时,那是相当羡慕啊。虽然阿富汗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但是没钱的是一个都娶不到啊。 老板一直问我他朋友是用什么软件找到中国女孩的,我怎么知道啊~~ 于是给他介绍了facebook,校内网,微博,沙发网站,微信,百合网,世纪佳缘。说得我那是累啊。 吃完饭赶紧闪人,一问多少钱,老板说不用给钱,因为你们是我的客人。。。 看的出来他是在客套,最后还是付了钱。 机场 次日坐飞机去喀布尔,去机场的路,可以用惊魂一刻来形容 我们双姐当时的心情是这样的 虽然我当时一直很淡定,但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 的士先是开进一个大铁门,有几个士兵持枪把守。查过证件后,车子继续往里开。长长的通道上两边是密不透风的围墙,围墙上面有电网。拐了几个弯后来到第二个关卡,所有人都要下车,人车从不同的通道过,男人和女人分别被带进不同的小黑屋搜身。一个士兵把狗拉到的士上,车里车外不停的闻。接着上车继续走到下一个关卡,这次人和行李都下车,把行李打开,每一件都要让警犬闻一遍。最后一共是过了五道安检才进到机场候机厅~~ 双女神的包是这样的 外面气势汹汹地机场里面是这样的,只有一个候机厅,真的只有七个女人 在飞机上和邻座聊起来,他娶妻子给了老婆的父亲三万美金~~ 他是赫拉特人,每个月都去喀布尔出差。是一家银行的市场部经理,负责和中国的中兴通讯公司合作一个喀布尔的项目。这次去喀布尔也是这个原因。(我大华为和大中兴真的是满世界都是!) 下机时还留了我的电话,告诉我在喀布尔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给他。 出了机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我们在网上联系的沙发主告诉我们在机场可以买到电话卡打给他,可是我们出机场的时候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正往停车场处走的时候,被一个人叫住了,问我是不是CHENG。原来他早早就在这里等我们了。 他告诉我们,因为他的妻子和孩子在家,他明天早上要去工作,这样就不方便,所以只能安排我们住在他公司的GEUSTHOUSE里。 (后来得知在阿富汗如果男人不在家,妻子是不可以独自接见男宾客的) 撞上土豪沙发主 喀布尔的沙发主名字叫Saifu, 是开音乐公司的。他的公司好酷,各种摄录仪器,影音厅,还有来自印度和各个斯坦的音乐制作人 图中这个木门足足二十厘米厚,不仅隔音,还防弹 来自塔吉克斯坦的制作人 出了摄录厅,外面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啦 这是沙发主GEUSTHOUSE的一号吉祥物 二号吉祥物 三号吉祥物 各种神兽。哈哈哈。这哪里是GUESTHOUSE,这简直就是动物世界嘛~ 这怪兽居然有一米七几。。。 忍不住多发几张 哈哈哈。好欢乐 就在这么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GUESTHOUSE里,24小时都轮流有4-5个保安持枪把守,进出都要刷脸~ 这位小哥就是晚上常常给我们开门的守卫~ 这神器是干嘛用的呢~~ 每次有车子进入GUESTHOUSE,都要用这个镜子把车子底下360°的照一遍,看看有没有汽车炸弹~ 在喀布尔住在戒备那么森严的GUESTHOUSE里,安全感倍增啊~ 秋意浓 土豪沙发主带我们兜风去~~ 这样全副武装的装甲车在喀布尔街头随处可见 悠闲的剔牙哥 当天我们又重走了一遍前一天晚上从机场回来的路,那里是大片大片的使馆区,美领馆,德国,瑞士,芬兰,印尼,中国等等国家的大使馆都集中在那个区域。本来拍了很多照片,不料途中遇到几个西装革履的上来阻挠,问我们要护照,还要把我们带走。我们当时都有点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多亏Saifu在那好说歹说,又是递烟,又是谈笑的,和他们解释了十几分钟才罢休。Saifu告诉我们,他们是便衣警察,刚看到我们在这里拍照,怀疑我们是间谍,所以要带我们回去调查。间谍。。。。 他已经和他们解释清楚了,只要我们把刚刚的照片删了就可以走了。我只好在警擦面前把刚刚拍的照片一张张删除。心情糟糕。 别看使馆区都是政府区域,到处布满摄像头,四周都有人把手或者巡逻,但其实那里才是最危险的地方。爆炸袭击常常都是发生在那里,一辆停留太久的汽车,一个游人或者一个莫名的包裹就可以让警卫们紧张兮兮~ 还是继续看风景吧~ 阿富汗不仅有战乱,还有童话般的秋天 秋意浓 Saifu的小破车和枫叶相映红~ 大腹便便的沙发主Saifu 码字好累,多发点图吧 到加油站加个油~~ 用上图左下角的漏斗往油箱里插,然后拎起一罐油往里倒 这传统的加油方式也是牛逼哄哄~ 晚餐又是吃烤肉~~ Saifu常常和双说,你是个多幸运的女孩,能来阿富汗! Saifu有个中国的生意伙伴,常常来阿富汗,但是他的老婆从来不能跟他一起来。 Saifu告诉我们,十多年前美军刚开进阿富汗的时候,很多中国和东南亚的女人去阿富汗卖淫。后来事态严重,北京的阿富汗大使馆就宣布不再受理女性签证申请者的签证。 肉来啦!看着是不是很香,三美金一手,一手八串 馋样儿 手抓饭。。。和新疆手抓饭差不多味道。当地人真的是用手抓着吃的// 吃饭的时候和Saifu说到了我们想去巴米扬的事情 Saifu说现在状况比较糟糕,最好不要去 看我们坚持要去,Saifu答应帮我们问问有没有朋友愿意去 听到这个消息还挺沮丧,不会去巴米扬班达米尔湖的希望落空了吧~ 先放一张网上找的班达米尔湖的图片,让你们跟我一起憧憬~ 班达米尔湖(Lake Band-e-Amir),又称阿富汗圣湖 在湖区周围的哈扎拉民族语言中意为“王者之坝”,据阿富汗当地传说是由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婿在异教徒巴伯国王统治时期扔掷形成,故有此名。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世界最美湖。醉人的蓝,宁静的湖。 巴米扬是阿富汗中部城市,大部分居民为扎哈拉族,和中国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那里最出名的巴米扬大佛2001年被塔利班炸毁,现在正在修复当中。 其实巴米扬并不危险,班达米尔湖也不危险,危险的是从喀布尔去巴米扬中间四个小时的路程。这段路程会穿越塔利班控制的区域,如果外国人被塔利班看见,很可能会被抓来当人质。 吃完饭我们想要买单,Saifu不让。他总是说,让客人花钱,这不符合我们阿富汗人的传统~~哎。包吃包玩包行包住。。多不好意思啊。。 花街和鸡街 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街道的命名颇具特色,其中比较著名的有三条街道,分别是“鸡街”、“花街”和“屠夫街”。一开始,位于“鸡街”的许多店铺主要出售鸡类家禽,因此取名“鸡街”。不过现在,在喀布尔要买到家禽,恐怕要到“屠夫街”去了。“屠夫街”,顾名思义,因屠夫而闻名,当然也是出售各类羊肉、牛肉和鸡肉以及鱼类的地方。而“花街”则主要因出售鲜花、假花和各种装饰用品而出名。 阿富汗的“鸡街”并不长,皮具店、青金石雕件店、阿富汗白玉店 在皮具店里淘到的 这块保存想当完整的豹子皮只要200美金~~就是不知道海关让不让带进中国 连脚掌都还在 这个貂皮也是相当完整,缝合好的,才70美金,戴上是不是很霸气 边上还有一只没缝合的才20美金,真便宜! 从大约50年前,大大小小的店铺逐渐在“鸡街”落户,1992年纳吉布拉政府垮台以后,阿富汗陷入军阀混战时期,位于“鸡街”的不少店铺在战火中损毁,被迫关门。最近这些年,尤其是2001年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垮台以后,“鸡街”的生意才又逐渐有了起色。2004年年底,一名塔利班自杀式袭击者在“鸡街”引爆了身上携带的数枚手榴弹,致使7人受伤,其中包括3名北约士兵。尽管至今一些店主仍会收到塔利班的威胁,塔利班禁止他们将东西卖给美国和北约大兵等外国人,但这依然阻挡不住外国游客前来“鸡街”寻觅“奇珍异宝”的脚步。 阿富汗国宝青金石 青金石(英文:Lapis lazuli)在中国古代称为璆琳、金精、瑾瑜,青黛等,佛教称为吠努离或璧琉璃。在古代,青金石就通过“丝绸之路”从阿富汗传入中国。 这是原石,禁止出口的 像这种成品,买几条回去送人是没问题的 好的青金石颜色深蓝纯正,无裂纹、质地细腻,无方解石杂质。不含金星(黄铁矿)或带有很漂亮的金星均为上品。 店家给我们展示的都是特级品质的青金石 戴上有没有一种蒙古公主的感觉~~ 4MM的珠子 6MM的珠子 青金石做的碟子,国际象棋等 店老板和店员,这老板中文说的很溜,他去过中国3次了,还去过桂林~ 旁边开服装店的大哥 这位大哥听到我是旅行的,便要看我的相片,于是把手机里的照片翻给他看,给他介绍。他又把自己手机的照片也翻给我看,里面有他房子的照片,家人的照片,两岁女儿的照片,还有一些他参加舞会的视频。有几张他拿AK47照相的照片特别帅气~他的家住在喀布尔北部,那里离塔利班更近一些。他家里有一大家子人,有一个大院子,养有几只体型庞大的阿拉斯加雪橇犬。当他翻到一张一个大叔拿着AK的照片时,说那是他的叔叔,上个月被塔利班杀死了。~杀死了?为什么?他说,没有原因,就是杀死了~他说的轻描淡写,以至于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件真事。 我又问道“他是怎么被杀死的” 他说“他在家里院子里和狗玩,然后塔利班来了,就把他杀了” “为什么?”我和双都露出很不相信的眼神 这时候老板走过来,用听起来有点滑稽的中文说“没有为什么,塔利班神经病,他们想杀死谁就杀死谁” 也许我们觉得太难以置信的事情,对于喀布尔的人民来说,都是太平常不过 后来和他们闲谈中,才知道这仨人原来是堂兄弟,可是这老板胖墩墩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 他们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玩,我们说我们想去巴米扬。老板说他不会和我们去巴米扬,但答应帮我们找司机 这两个小孩子跟了我们差不多半个小时,路过这家饼店,指着里面饼,做出想吃的动作。于是双给他们一人买了一个饼,折合人民币一块钱一个。 在鸡街和花街被乞丐缠着是永远避不开的事情,很多乞丐为了要一块钱会跟着你走一两个小时。有次双被一个乞丐一直跟着,就是不给钱,后来有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孩子上来帮腔,双还是不给。这个小孩就一边伸手,一边学着警察对双大喊“PASSPORT! PASSPORT!” 也许他把双当成非法移民的卖淫妇女,想要用这个方式威胁她 还有一个小孩从我们吃饭出来一直跟着我们,走了半个小时,然后我们进到古董店里面逛,待了将近一个小时。出来后他还在,又继续跟了我们半个多小时。见我们还是不给钱,有点气急败坏,就伸脚绊双,弄得她差点摔跤。然后双很大声的对他呵斥,他才走掉。 浇上青柠汁的玉米 花街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警戒 傻丫头又开始卖傻了。脖子上这个手机袋是青金石店的那位大哥送的,他说是他妈妈织的 这小孩的眼睛特别纯 中间这个小男孩特别害羞,看到我们的镜头就躲 不料被同伴“出卖” 还能躲到哪儿去 正脸无遮挡清晰照一张 花街主要是花店,还有一些古董店 这家店可以淘到很多古代的勋章和各个时期的阿富汗货币。甚至还有很多外国的古钱币 传说中塔利班执政时期的货币,现在已经不流通 这张钱币据说是八十年前的阿富汗钱,非常稀少,价值150美金 老板听说我们是中国来的,在他的一个专门存外国货币的宝箱里,从好几沓各国的古钱币中翻出了这两张中国旧币,送给我们~ 有没有懂行的,帮看看值多少钱~~发家致富就靠它了 这家古董店的装饰也颇具风情。里面售卖各种古铜器,旧时的枪械等 我也来一张。 烤肉店的小门童 卖大饼的飘逸小伙 花街旁边的“吸毒公园” 早上大家在这里踢足球嬉戏打闹,晚上就有人在这里聚众吸毒 阿富汗是世界毒品产地“金新月”中的“一个月亮”,却也是世界最大的毒品生产基地和输出国,据了解,全球90%的毒品来自阿富汗。 除了吸毒公园,还有著名的吸毒桥普里索赫塔桥 由于贫穷,在生病买不起药时,阿富汗人就用鸦片来治病,如今吸食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甚至连儿童也吸毒。 慢悠悠的从市中心步行回GUESTHOUSE,享受下午惬意的阳光~ 下午餐,沙子窑玉米 虽然味道很香,可是吃进去真的是一口一口的沙子! 晚餐是在GUESTHOUSE里吃的--印度餐 咖喱鸡~辣辣的咖喱味浇在鸡和饭上,不算太难吃,饿极了的我也能吃上两大碟 而双是坚决不吃,自己回房间煮泡面去了~ 由于GUESTHOUSE里住的员工大部分来自印度,所以印度菜占了食谱里面的大部分。贴在食堂里的食谱里面,也有中国菜。每周三会提供宫保鸡丁和酸甜鸭子,可惜我们是等不到那时候了~ 晚上和员工一起进餐的时候,一个印度人说今天下午就在GUESTHOUSE隔壁的一条街上,有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女孩被持枪绑架(11月7日),我上网一查,还真是 ~ 想到下午还在附近的街上慢悠悠的闲逛买玉米,不禁有些后怕 于是发信息和双说了这事。 双立马跑出来,非常紧张的问了一大堆问题 “是不是塔利班抓的啊” “据说不是” “是哪条街啊,我们下午还在附近的街上买烤玉米” “如果你们运气差一些,可能现在已经变成烤玉米了” “是谁绑架的?他们绑架她干嘛?他们会杀掉她吗” “可能是为了钱,会不会杀掉她就不知道了” Saifu赶紧安慰双“别担心,塔利班喜欢中国人,去年他们绑了四个中国人,最后又把他们原封不动的送回来了” 印度人也打趣道“如果是塔利班,我们比你们更危险,塔利班讨厌印度人” 就在同一天,喀布尔还发生了一起爆炸袭击,在阿富汗的北部城市昆都士前一天也发生了爆炸。在阿富汗,没有谁,没有任何地方是绝对安全的。 Saifu告诉我们,他问了好几个开车的朋友,他们都不愿意去巴米扬,并劝我们放弃这个想法。“现在是非常糟糕的时期,对于整个阿富汗的人民都是。如果是明年六月份的时候你们来,我们可以开车一起去巴米扬,然后在班达米尔露营”他打开手机,给我看了他们去年在班达米尔烤全羊,露营的照片,“而现在,阿富汗的局势非常紧张,不只是外国人,连当地人都不敢去巴米扬” 一旁的印度人也说道“你们可以去马扎里沙里夫,你们可以去贾拉拉巴德,但别去巴米扬,DON'T TAKE THE RISK” 我们伤心的点点头。 到Saifu家里做客 阿富汗人家里的厅是这样的,都坐地板上看电视,吃饭 和Saifu家小少爷合影,来的太突然,都没带礼物,太不好意思了 ~~ 小公主一枚 另一枚羞答答的小公主 餐前点心 丰盛的大餐 Saifu说他很想去中国,但是签证费很贵,要1300美金 我们都感到很吃惊。 “那不是签证费,那是用来买邀请函,是贿赂,旅行社和大使馆勾结敲诈我们”他又补充到 手抓饭和番茄羊排,味道超棒 席间Saifu告诉我们自己注册沙发客的网站是因为下个月去印度,想要找那边的沙发主。刚巧第一天注册了就看见我们的行程了,于是就邀请了我们。 来喀布尔之前,我也是把所有三个月内登录过的喀布尔的沙发主都发了邮件,有回复的有那么五六个,但是表示自己有时间接待我们的一个都没有。如果最后没有人接待我们,就只能去住旅馆了~ 之所以不想住旅馆是主要是因为旅馆因为有外国人,常常会成为塔利班袭击的主要目标。 就在我们已经决定要住旅馆的时候,也就是来喀布尔的前一天,同时也是Saifu注册沙发客网站的同一天,突然收到了Saifu的邀请。于是匆匆改了计划,都没来得及讲清楚到时候怎么见面。 到了机场我们还愁不知如何找他的时候,他已经等在机场的出口迎接我们了。 说来也是有缘,如果我们早一天到喀布尔,或者Saifu晚一天申请沙发客网站,那么我们就住不到Saifu的GUESTHOUSE了。旅行中有些事就是那么巧,像是早就写好了剧本一样~感谢一路上给过我们帮助的人们! 后来我教了Saifu如何使用沙发网站,如何完善资料,如何自我介绍,如何发出申请,他现在沙发网用的别我还溜 Saifu家里一面墙专门用来收藏相机 看看有没有认识的~ 由于对班达米尔还是不死心,第二天我们去青金石店领石头的时候,我们又问了店老板有没有帮我们找到去巴米扬的车。老板很遗憾的说没有。 双不肯罢休,一直说你帮我再问问嘛 店老板没办法,只好当着我们的面又打了一个电话,并让对方亲自跟双说,电话里对方很清楚的说现在没有司机去巴米扬。 “不要伤心嘛”老板安慰道,“下次来再去嘛” “塔利班会检查路过的车吗” “他们有时候查有时候不查,现在打仗,他们查的严” 老板又安慰我们“别难过嘛,我在喀布尔那么久,我也没去过巴米扬” 双说“我在广西那么久,我也没去过桂林啊” 我们想要买礼物给Saifu的小孩,就问青金石店老板。店老板带着我们逛商场一直找~ 老板一边走一边说,塔利班都是神经病,他们杀人不眨眼。他们在路上看到路人的车子,检查证件,如果发现你是帮政府工作的,就会杀了你! 最后走了好几个商场,才买到了合适的礼物 我超喜欢这只猩猩~ 晚上双又问了在喀布尔开中国餐馆的肥姐能不能找到去巴米扬的司机,肥姐说找不到。一个月前还搭载我朋友去巴米扬的司机现在也不愿意去巴米扬。看来我们和巴米扬真的无缘了。 看日落 在喀布尔的最后一天,Saifu带我们到附近的山上看日落~ 根本没有太阳 没有单反。只能这效果了~凑合着看吧 中间白色的是阿富汗的总统府 这栋高高的就是Saifu一家住的房子所在的大楼,位于市中心的位置 猜猜这是啥 天上那个小白点,这是美军用来监视整个喀布尔的状况的仪器,位于美领馆的正上方,是不是很高大上 游客照 又在卖傻 眺望着这座短暂驻足的城市,虽然只是待了匆匆几天,临走了,却突然有些不舍 有些地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去第二次 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 当地人玩的一种斗鸡蛋的游戏 堵上两把,赶紧下注啦 ~~ 卖鸡蛋的小男孩才是大赢家 足球和欢乐不曾远离这里 战争没有停止,生活也将继续 愿明天是美好的 风筝依然在天空飞翔 酒馆茶楼依然响起动听的音乐 鲜花依然在喀布尔盛开 看这茶童喝茶的样子多惬意 小小搽鞋匠 没有单反,就看看这渣画质把 三个人摸黑走下山,不会被抢劫吧 下山的时候在路上Saifu请我们吃了个路边小吃 这东西。像是酸辣椒和一些香料拌的豆子和马铃薯 虽然吃着很不习惯,但还是硬着头皮吃完,然后装作很享受的样子说好好吃~~ 下山的时候,Saifu坏坏的问我,你想不想在喀布尔开车? 我说好啊!想了一会儿,又说,还是让双来吧 Saifu有些紧张的说,她有驾照吗? “是的,我有驾照” 双自信的说 刚坐上驾驶室的时候,双问我,左边是油门还是右边。 我说左边是油门右边是刹车,先踩刹车换挡。 于是双一脚踩下右边,发动机轰鸣声响起。。。 (Saifu要是听得懂我们讨论的东西,非得气的吐血!我不是有心要害你的,没坐在驾驶室里我想象不出来。。。) Saifu吓了一跳,问双,你真的有驾照吗? “有的,我出国前一个月刚学会开车///” 于是双就在喀布尔当了一回司机 没有红绿灯,没有交警,单行道上可以随意逆行,撞死一个路人赔四万美金可以不用坐牢 ~~ 疯狂的喀布尔 咳咳,拿生命开玩笑是不对的 最后悲剧还是发生了,当车子停在一个烤羊店门口时,店员指挥着双把车往里面停,一直让她再往里开,双按着他的意思一直往里开,“咔”的一声,由于车子底盘太低,撞到路沿上了。 这简直太太太太对不起Saifu了。。 双赶紧一直道歉,说会帮Saifu承担修车的钱 Saifu还是淡淡的说“OK, NO PROBLEM, THANK YOU!” 这是我们在阿富汗最后一餐吃的羊。看到上面第二只被砍了一半的羊吗。砍下来这一部分就是今晚我们的晚餐。一共三公斤,一半是我们在店里吃,另一半Saifu拿回家给家人吃。 好刀法 Saifu说这家店每天都杀20多只羊,都是不足六个月的小羔羊 上碳了 新来的烤肉师傅 还有烤肉妹子 1.5公斤的羊排~ 看着是不是很有食欲~~ 次日早早七点钟,Saifu就跑过来带我们去机场了。 在去机场的路上的一个红绿灯处等待时,Duang的一声,Saifu的车子被后面的一辆奔驰车撞了(Saifu的车真是命运多舛)。 Saifu和我都下车去检查车子,后面的司机下车赶紧一直道歉。 看车子只是轻微刮伤和凹陷,Saifu淡淡的说,NO PROBLEM。于是又上车继续开走了。 我告诉他,这如果发生在中国,可能还要拍照,叫交警,叫保险公司,耗上一两个小时。 Saifu说,既然车子没什么大事,为什么要耗上那么久。 在晨雾茫茫中,我们登上了飞往印度的飞机。阿富汗之行结束了。短暂而愉快,令人难忘。我们最终还是与巴米扬无缘。 刚到印度的第二天,双就收到了Saifu的信息,他说他的车修好了,不需要我们付钱,让客人付钱不符合阿富汗的传统。 就在我们离开阿富汗的当天,11月10日,阿富汗北部城市马扎里沙里夫的德国领事馆又发生了自杀式炸弹袭击,死了120多号人。 而在我们离开阿富汗的一个月后,阿富汗的签证政策又变了。由于局势太不稳定,位于德黑兰的阿富汗大使馆已经停止给中国人发放签证了。我和双成为在阿富汗驻德黑兰大使馆领到签证的最后两个中国人。
11676 25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