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一个生活在澳洲十几年的公务员,一个行走于江湖33个国家的游吟诗人 大家可以看我的公众号,大家可以搜索: 田野亲历的远方。写满了旅行世界的感悟

确定 取消
0%

happyandre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1袋长老现居:布里斯班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32)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9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30国家120城市
  • 点评335 / 405

    去过 405 个目的地
    点评过 335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5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17-11-07
塔斯马尼亚自驾十日之9 沧海百年的温馨小镇
小弟畅游大江南北,年纪不大,独自走过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希望借助下面这个旅游公众号,和大家把酒畅聊,依次为平台,广结天下豪杰。 那些年的澳新之旅14——塔斯马尼亚十日自驾之 沧海百年的温馨小镇 纵然是历史达人,对于澳洲历史也鲜有研究,即使是出身于澳洲的老澳,都会对他们自己单调乏味的短暂历史而不屑一顾。澳洲永远是孤悬海外,并且常年安定祥和,没有什么历史价格可供挖掘。但是既然身在澳洲,视澳洲为第二故乡,了解一下澳洲当地的风土民情还是必须的,华人们自成一体,躲进小楼成一统,大多数也不能融入澳洲的主流生活,自甘边缘。其实,历史就是一个个生动有趣的故事,如果深入民间,以旅游为线索,将若干历史场景串连一起,寓教于乐,并且方便记忆。塔斯马尼亚就是澳洲历史的缩影,塔州有一条著名的高速公路,叫做一号遗产公路(Heritage Highway),从南部的霍巴特一直串到北部的蓝瑟斯顿,中间经过的若干小镇,都是塔州人引以为豪的历史重镇。昨天我们走访了三个历史小镇,片面学习了澳洲历史,让澳洲历史不再只是入籍考试临时抱佛脚的资料,而深深扎根在我的心中。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澳洲是英国的前殖民地,其实塔州并非是英国人首先发现的,而是一个叫塔斯曼的荷兰人首先发现该岛,所以澳洲大陆通往塔州的海峡才被称为“塔斯曼海峡”,只是后来荷兰人的航海霸主地位被英国人取代,1795年,英国人才宣布塔州为英国领土。大家都应该知道,澳洲人民的前身,基本上都是从英国流放过来的罪犯,而塔斯马尼亚四面环海,同澳洲大陆也格格不入,正是流放罪犯的绝佳选择,所以众多罪犯(Convict)纷至沓来,首先在霍巴特和亚瑟港一带定居。如今的霍巴特,虽然是澳洲一州之府,但是不论人口规模还是经济发达程度,都远不及澳洲大陆的其他州府,其实霍巴特的历史比墨尔本还要久远,在1803年就开始建造,比布里斯班几乎早了半个世纪,所以在塔州的各个大小城镇,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鳞次栉比,俯拾皆是,而布里斯班基本上是个现代化城市,两个城市的不同风貌,也决定了两个城市民众的不同性格。布里斯班相对开放,对于生活谙练达观,而塔州人民相对保守淳朴,并且生活节奏更为缓慢,随遇而安。 英国人为了更好地控制塔州,并且寻找更多的食物和水源,开始了大规模的探索行动,许多城镇跃然而出。我们首先造访的罗斯(Ross)镇,就在此时建成,罗斯有一座古桥,是塔州第三古老的桥,建于1836年,只比里奇蒙桥晚四年,当然也是罪犯们建造的杰作。该桥同样延续了里奇蒙桥平整拱桥的风格,如今桥身外的铁链子,早已被岁月侵蚀成道道暗黑色的哀伤,老态龙钟的在阳光下自得其乐,桥下的麦考瑞河静静的流向远方,诉说着罗斯镇与众不同的光辉历史。在落水古桥上,有着用石头雕刻出来的坐标数字,也就是通往霍巴特和蓝瑟斯顿的箭头和公里数,石头早已被岁月皲裂为一派斑驳的暗影,看上去真的像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颤颤巍巍的在风雨中撑着斗篷,给过往的行人指路,立刻给人一种沧海桑田的震慑和感动。 罗斯镇以畜牧业为主,几乎家家都是农场主,所以会看到成片的牧场,壮观秀丽,一望无垠,热爱照相的家人,真的在此流连忘返,千般造型都不觉疲乏。在罗斯镇,还诞生了据说是澳洲最好吃的面包店(Ross Village Bakery),著名动画大师宫崎骏曾在此打工汲取灵感,其名作《魔女宅急便》就脱胎于此,成为众多亚洲年轻人的朝圣之地。其实这个面包店的旁边,还有一家“Ross 31”,售卖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扇贝派和三文鱼派(Scallop Pie Salmon Pie),派比澳洲大陆的造型都要大,馅料也更加浓郁,并且味道独特,刚刚咬开一小口,那芬芳悠远的肉香扑鼻而来,坐在车里,整个车厢都充满了那样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三文鱼和扇贝都是整块整块的大肉,货真价实,绝无半点添加,香菇和其他蔬菜的配比也非常得当,菜的香味和肉块的美味交相辉映,相得益彰,绝对无与伦比的美食体验。这样的唇齿留香,非常值得一试,其实美味自在民间,无心插柳之中,无时无刻散发着美食的诱惑。 罗斯镇的主街上矗立着四个建筑,分别是诱惑(Temtation)——一家酒馆,新生(Recreation)——镇政府(Town Hall),救赎(Salvation)——天主教堂和诅咒(Curse)——女子监狱。深刻代表了罗斯镇的历史,喜爱的朋友可以来此驻足观赏。 罗斯镇往南37公里就是粮食重镇麦镇(Oatland),顾名思义,就是曾经生产麦子的地方。麦镇的主要坐标,就是一个高大的沙土风车,二百年前,这里供应着多半个塔州的面包和主食。今日的大风车,早已败落下来,徒留一幅沧桑的外表,为游人凭吊。追溯它的光辉岁月,真的让全部麦镇的居民自豪无比。这里的风车是塔州第一个全自动机械化生产的基地,也诞生了全澳洲最好吃的面包,麦镇曾经风光无限,在塔州赫赫有名,麦镇居民也都是腰缠万贯,当时塔州人的梦想就是涌入麦镇,成为面包工厂的工人,哪知道19世纪末,霍巴特和蓝瑟斯顿的工业化后来居上,也达到了高度发达的水平,可以自给自足的做面包了,麦镇的经济地位一落千丈,不出十五年,大风车就再也没有转动起来,工人失业下岗,为麦镇留下一段扼腕长叹的历史。如今咀嚼起来,仍然让人回味无穷,就好像中国的古长安洛阳城,风华绝代,冠绝寰宇,如今却成了西部大开发的一员,远落后于东部一线城市,真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落得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麦镇后面有一个宽大的野鸭湖,也忘却了名字,无限蒲柳人家,万顷碧波,留下被野鸭游弋过后的涟漪,让人看了倍感亲切。这个野鸭湖,诉说着小镇如今的平和静谧,与世无争,很难想象一百五十年前,因为此地大风车的工业化,此处曾是被污染严重的臭水沟。西方也经历过咱们如今开足马力奔小康带来的环境污染,不必过多苛责政府,我相信,我们也可以将平静还给自然,而不只是将自然留在心中。 而罗斯镇往北10公里,就是坎贝尔镇(Campbell Town),是遗产高速中人口最为集中的大镇,曾经是监管犯人的监狱长和狱卒定居的城镇,自然成了众多城镇的领头羊。坎贝尔镇的教堂别具特色,门口有众多卡通雕塑,令人驻足观赏。但是这里旅游景点不多,只是个令游人中途停靠休息的地方,乏善可陈。 坎贝尔镇再往北开,沿途经过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出现一个红色风车,造型非常卡通,很类似日本动漫中的造型,在澳洲这么“大老粗”的地方,会有着做工如此惊喜,外观如此诙谐的东西,真算是百年不遇的奇景了。 遗产高速的北段终点,自然是塔州第二大城镇蓝瑟斯顿了,蓝瑟斯顿同样建于19世纪初,比霍巴特晚了不到十年,但是英国政府起初的经营策略,是重南轻北,所以蓝瑟斯顿一直默默无闻,直到十九世纪末,在蓝瑟斯顿发现了大规模的煤矿,澳洲各地的劳工纷至沓来,蓝瑟斯顿一下子野鸡变凤凰,经济发展一跃千里,而北方的地理位置,因为靠近悉尼和墨尔本,更加具有投资价值,霍巴特政府以州府自居,霸占了全部资源,拼命限制着蓝瑟斯顿的发展,于是开始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南北敌对”(North-South Rivality),南北两个城市互相杯葛,带领着自己的卫星城镇公开辱骂对方,经常无缘无故的在“边境线”上相互指责,甚至出现了零星的民间械斗。澳洲独立之后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直到1959年,南北双方才在中部城镇罗斯公开和谈。这段历史从未见诸报端,我也是在罗斯的镇政府外的宣传栏上,才知道了这段鲜为人知的趣味历史。同罗斯一位当地的老人聊到此事,老人淡然一笑,其实当年的南北敌对,对于现在还是没有全然过去,如今霍巴特和蓝瑟斯顿的百姓还是看对方不顺眼,颇为类似北京和上海的复杂心情,其实世界各地,但凡存在二元城市的国家和地区,哪里的百姓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澳洲百姓确实如澳洲国家一般,充满着原始的野性,国家内部也会因为经济发展的龃龉而大打出手,相对而言,北京和上海、东京和大阪也只不过停留在“打嘴仗”的地步罢了。 澳洲的历史,带着一种原始的,草原般的趣味,虽然并非主流,但是也别具一格,有趣的紧,在旅行中顺便学习采风,不也是乐事一件吗? ————2016年3月10日晨于蓝瑟斯顿 ——2017年11月7日晨于澳洲清雅山庄
69 1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17-11-05
塔斯马尼亚自驾之旅8 云山雾罩摇篮山
那些年的澳新之旅13 塔斯马尼亚十日自驾之 云山雾罩摇篮山 塔斯马尼亚最负盛名的景点是哪里?想必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异口同声的说“摇篮山”,就算是对塔州知之甚少的人们,似乎也听说过摇篮山的名讳。摇篮山的地位,就好像北京的故宫,西安的兵马俑一样,已经成为塔斯马尼亚的代名词,每年吸引着数以百万计的游客前去探秘,其风景之绝美,环境之清幽可见一斑。 其实“摇篮”这个词,充满了无限母性的情怀。其实人生来都是恋母的,不管多么刚强雄壮,在母爱面前都犹如被牧养的羔羊,所以摇篮一词,就有着在母爱的荣光中成长的温存,也有着有朝一日破茧而出那样的决心和动力。摇篮山可以算是塔斯马尼亚的“母亲山”,不仅养育着曾经世世代代生活的土著,自从欧洲人到来之后,同样以它丰富的物产、静谧的山泉哺育着千千万万的农户,可以说,塔斯马尼亚的生态系统,无不是拜摇篮山所赐。和当地人提起摇篮山,双眼无不绽放出顶礼膜拜的光辉。不仅是这里的美景令人心向往之,但是它在塔州的政治历史地位,必然占据了任何传闻记事、稗官野史的半壁江山。 去摇篮山的前一天,我们行走在塔州西部的海岸和森林,雄浑的原始风貌,以及散发出的野性的张力,令我们大开眼界,赞不绝口,这样名不见经传的景点都如此妙不可言,摇篮山岂不是要如天堂一般令人神往?我们的胃口提的很高,对摇篮山的期待可以用“心驰神往”来形容。这一日驾车350公里,从“群魔乱舞”的海岸树林默默的穿行至群山环绕的中部地区,本来天色氤氲,许多林莽都笼罩着一层薄纱般的青雾,直到车子蓦然转过一个山脚,忽然天光绽放,云蒸霞蔚,远处的摇篮山赫然停在前面,山顶上兀自披挂着厚厚的白雪,却正是霞光万道瑞彩千条,椭圆形的大山静静的望着我们,依稀皲裂的褶皱,就好像是贵妇人脱落下地的裙摆。这真是一位雍容华贵的贵族夫人啊,小姨脱口而出。那霞光不就是她的皇冠,那白雪莫不就是为她编织的毛茸茸的围巾,她面露着圣洁的微笑,慈祥的看着我们,凤冠霞帔,就这样张开双臂,聆听着我车子的轰鸣。远望摇篮山,似乎赫然理解了高晓松“诗和远方”的内涵,也明白了何为“岁月静好”,何为“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摇篮山的民宿小屋更让我们流连忘返,我们的小屋坐落在一望无际的林莽之中,造型如同童话故事中的女巫森林,周围的小动物环饲期间,只要我们拿出一粒面包,袋鼠们呼朋引伴,穿联了四五只憨态可掬的同伴,大都匍匐在地,微微探出他们短小的前肢,可怜巴巴的望着我们,乞求我们继续大发善心,神态真如调皮的孩童一般,人见尤怜,也许小动物们丝毫没有把我们当做异类,只是一个可以提供食物的伴侣,人与自然,相得益彰,和谐共荣,入住这样的环境,整个心胸都变得坦然顺遂,谙练达观。我们对摇篮山的期待更是无以复加,果然是如诗如画的间仙境啊。 结果入夜时分,就开始淅淅沥沥飘起了雨滴,到了早晨时分,雨滴暂止,厚重的阴霾笼罩全山,透露出一片哀伤之色,我的心一沉,没有了蓝天白云,摇篮山的美景会不会大打折扣?我们心怀不安的坐上班车,来到每一个都必须“到此一游”的景点鸽子湖,望着眼前雾气昭昭,白茫茫一片的景致,我似乎感觉情况不妙,只能祷告上帝,不要让我们扫兴而归。 结果下到鸽子湖边,立刻让我们大失所望。根据网上的图片,如果是晴空万里,鸽子湖水清澈见底,碧绿的湖水倒映着蔚蓝的天际,清风拂面,云翔浅底,必然如九寨沟般令人心醉,更为难得的是,湖水外的摇篮山清晰可见,山上的残雪反射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好似给湖心镶嵌了一颗银色的宝石。山水交相辉映,听着两岸猿声,嗅着林莽中散发出的自然的清新的气味,确实是人间绝唱了。但是今天正值大雾,一切的美景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面纱,将瑰丽的颜色挡在我们的视线之外,却留下一层朦胧的意境,完全看不到远山,鸽子湖对岸的风貌也看不清楚,湖水更是呈现一派灰色,湖心一处长满茅草的小岛,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渔翁,戴着斗笠,安闲的“独钓寒江雪”,当然,这是另外一种诗画田园的风光,完全是中国水墨画的翻版,王摩诘追寻的诗画禅境,莫不就在此得到的灵感?只不过我们的意境为臻成熟,对单纯的景色的贪婪盖过了对艺术诗画的追求,只能是望湖兴叹,嗟呀不已。 我们开始了环湖的徒步之旅,这段徒步之旅被评为全球最佳五十大徒步步道之一,环绕鸽子湖一周大概2小时,我们认为环湖肯定是在湖边上漫步蹀躞,虽然见不到景致,但是可以放松身心,神清气爽,也是不错的休闲方式。其实云雾中漫步,可以直面空气中带着泥土芬芳的清新,心肺似乎都蒸腾着秋日的意味(当然,这不是雾霾),结果步道同我们想象的大相径庭,起初还有些平整的步道,我们还兴致勃勃的对着枯木残花合影拍照,结果走了不出半个小时,步道就不再平整,而是成为碎石细沙,未经整修的原始荒路,母亲有些烦躁,但是仍然继续前行,结果继续行走了一阵,这样的碎石路都已是求之不得,取而代之的是高高低低,横七竖八,在林莽和灌木中破败不堪的土路,稍不注意就会滑倒,此时天不作美,开始稀疏的飘落阵阵雨花,我们只能一手执伞,一手拎着食物,深一脚浅一脚的,小心翼翼的行走在这样崎岖不平的路上,似乎有些狼狈,完全没有了欣赏景致的心情。结果前方路漫漫,因为天降大雾,完全不知道身在何方,湖水的对岸都是黑黝黝一片的林莽,再也没有了小清新的风格,而是略带突兀与幽深,渐悉有了《聊斋》的境界。没有希望的赶路,并不知终点所在何处,我们就好像落魄的流放犯,漫无目的的走在通往奴役之路,当然,我的体力无限,丝毫感觉不到疲累,老人们早已怨气冲天,只不过想要打道回府已是不能,也许返回的道路比前进的路途还要漫长,我们只能互相鼓励,迤逦而行。 终于望到了一片高山,我们开始顺着坑坑洼洼的登山路缓慢而行,父亲说,肯定就要到达终点了,因为我们就是从这样一片山上走下来的,我们立刻信心大震,一鼓作气起来,没想到这座高山总是攀越不尽,道路七扭八拐,我只好问对面走来的游客,游客答还需要20分钟,我们一听就泄了气,还要20分钟,我们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一旦希望破灭,任何的动力都化为乌有,我们的心就如风雨中的树叶,在这样凄冷的环境中颤抖着。 果然,高山上到一半就开始下山,又回到了鸽子湖岸,我们无奈的前行,我忍不住又问了另一名游客,他仍然回答20分钟,我们不禁苦笑道,行走了 这么远,仍然是20分钟,难道时间静止了不成?姨母摇头叹息道:“今天什么都没看见,真的是到这里拉练来了,直到走到腰酸背痛腿抽筋为止。”我们站住吃了一个苹果,算是补充了些许体力,继续慢慢而行,直到在一片空地上,见到了远方的停车场,才终于欢呼雀跃起来。但是看山跑死马,看似唾手可得,实则遥不可及,但是曙光就在前面,我们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用希望和信念支撑的远足,终于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摇篮山,也许提升了我们艺术审美价值,在云里雾里中穿梭,也算是“天上人间”,神仙般的日子吧。三个半小时的“拉练之旅”,母亲的膝盖竟然没有犯病,也算是天赐了。上帝是公平的,让我们见证了荒无人烟的西海岸和丛林,就关上了摇篮山的大门,希望后续的行程不要再有失望。不过昨天黄昏看到了焕发着母性光辉的全貌,虽然管窥蠡测,也算不虚此行。 摇篮山,再见! ————2016年3月9日晨于塔州古镇罗斯 2017年11月5日晨修改于澳洲清雅山庄
60 1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17-11-02
塔斯马尼亚十日自驾之6 夏日毛骨悚然撞鬼经
小弟年纪不行走大,但是行走世界33个国家和地区,颇有心得,希望借助公主号这个平台广结天下友人。合十感恩 那些年的澳新之旅11 塔州十日自驾之 毛骨悚然撞鬼经 澳大利亚,首先映入大家闹海的,一定是碧海蓝天,冲浪礁石,网上种种宣传,也把澳洲倾力打造成一个美轮美奂,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此言倒是非虚,以我在澳洲十几年的生活经历来看,澳洲确实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安逸国度,人民也算淳朴好客,在这样的国家呆久了,寄情于山水,放浪于形骸,渐渐忘却了什么是恐怖。殊不知,在塔斯马尼亚西海岸,也却有这样一个地方,阴森恐怖到似乎白日撞鬼,原始恐怖到令人毛发嚣张,只可惜不太出名,不然日韩鬼片摄制组一定趋之若鹜来此取景。大家若是有胆有识,自命不凡,建议来塔州西海岸自驾一圈,体验夏日毛骨悚然撞鬼经的刺激与尖叫。 那一次的环塔州时间共有十日,算是非常漫长的旅程了,曾经在网上搜寻攻略,一般的环州时间最多不过六七日,既然我们自诩为旅游狂人,最厌恶的就是在一时一地耽误工夫,度假休闲的旅游方式完全不适合我们,早出晚归紧赶慢赶,不错过任何景致才是我们旅行的追寻。我必须要尽可能多的将旅行内容安插进去,决不能将攻略中的六七日拉长到十日。所以,发现新景点是我最为重要的任务。前两天在网上搜寻塔州新的绝密之地,沿着斯坦利向西观看地图,发现一片超大的国家公园,几乎占据了塔州西北角的全部。我眼睛一亮,将这个地方的名字(Tarkine)输入电脑,完全没有任何华人攻略的足迹,只是略略描述了一句“塔斯马尼亚的西海岸风景很美,”只能搜寻老外的英文足迹,眼前立刻被照片中荒凉的海岸,恐怖的礁石所吸引。维基百科中写道,塔州的西海岸,几乎保留了史前时代未经破坏的海岸线,千百万年转瞬而逝,因为太过荒芜,人畜罕至,造就了一座史前博物馆。这样完美绝伦的旅游胜地,我们岂能放过!当然,那边太过凄冷,旅游图册上说道,游客请量力而行,因为“Help may be hours”(可能帮助要几个小时之后),父母和我毅然决然的决定前去探险。为将来的华人旅客开辟新天地,也算是我为塔州所作的绵薄之力吧。 毋庸讳言,昨日的“荒野探秘”可以说是此行中最大的亮点。旅行无怪乎两个目的,一个是逃离工作,放松身心;再有就是见生平之未见,食生平之未食,而荒野探秘绝对是生平之未见了。我们在世界各地观看的海岸,无不是一片欣欣向荣,俊男靓女,海水温柔的拍打着细软的沙滩,好似情人娇滴滴爱抚着你的胴体。但是昨天的海水,暴露出海水最为汹涌的恐怖,他放肆的咆哮着,好似千军万马擎着进军的号角,肆无忌惮的冲击着岸边,溅起的水雾,似乎将天空都渲染成阴郁的颜色。岸边再没有松软的沙滩,取而代之的则是杂乱无章的怪状岩石,棱角分明,就好似倒伏着一个个刀疤男人,凶神恶煞的对我们举着手枪砍刀。岩石被岁月和海水,冲刷成一道道皲裂的伤口,沧海将他们的背上纹上屈辱的印记,时光在他们的脸上打上卑微的烙印。他们好似奴隶般任凭海水无情的宰割,当然,他们也是汹涌的海浪唯一的陪伴。这里不要说是人影,就是鸥鹭都没有,只有这片未经开垦的“处女海”,不怀好意的凝视着我们。站在一处礁石上,强大的海风似乎可以将我们吹入海中,这莫不是岩石沉闷的唬吼,还是我们心底涌动出的纯真的野性的呼唤?我们的脚下见证了真实的沧海桑田,只可惜千万年如白驹过隙,只变作眼前一道苍茫的风景线。 大家可以闭上眼睛,尽情脑补。刚刚造访过棋盘石头,也是被海水风云割裂出道道伤疤,但是却并没有让你觉得恐怖,因为“棋盘”整齐划一的呈现在你的面前,让你觉得美妙,而这里的礁石,杂乱无章,毫无次序,真如恶鬼般青面獠牙,张牙舞爪的向你扑来,这个画面就仿佛你走到海边,忽然看到海中渐渐冒出一群丧尸,直勾勾的眼睛暴露凶光,你退无可退逃无可逃,除了惊声尖叫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塔州的西海岸大大小小有无数观景台,每一处的风景都与众不同。我们在一处名为吹牛山(Bluff Hill)的标牌前转入,也许是景区有意而为,通向海边的景致,再无柏油马路,而是用碎石乱沙,砍伐灌木之后留下的一道土路,更显出原始的风貌来。吹牛山其实并没有山,主要看的就是两边干枯黝黑的灌木丛,枝杈横生,七扭八歪,毫无章法,面相古怪,有的如金针菇,有的缺如花椰菜,毫无绿色的生机,寒风中蓦然渲染出的凄惨与荒凉,隐约透露出一种死亡的讯号。放眼望去,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周围细小的沙地上,倒伏着尽是被海水侵略后枯死的树干,被浪花拍击成一道道紊乱的疮疤,被抽离出一块块植物的标本,如骷髅般诉说着这里的肃杀,令人须眉皆诈。此地你总会觉得,这个灌木丛中一定有恶鬼环伺,会冷不防的攻其不备,截断后路,然后将你吸血吃掉,如今想来都令我不寒而栗。可想而知,二百年前,第一批英国犯人被流放此地,面对此情此景,内心会是多么的煎熬,不如一死了之。前几日在睡眠湾和蜜月湾,面对如诗的景致浑然忘忧,如今同一片大海,却见证了它狂暴的脾性,吓得我心升踌躇,恨不得用双手蒙住耳朵,不要让他的怒号侵入心灵。在这样的情景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哪怕一道海浪就可以将你拍的粉身碎骨,我们所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到头来浮生若梦,何必太过认真?转眼就是百年,不如珍爱生命,将灵魂放逐大海,却把幸福埋在心中。 塔州的西部,除了这样壮美雄浑的海岸线,还有澳洲最大的一片温带雨林,也是未经人工雕琢的原始场面。恰恰又赶上一个多月前一场森林大火,损失惨重,我们车行到一半,就面临封路。当然,封路只能挡住我们的车轮,却不能阻碍我们探秘的心。我们悄悄蹑手蹑脚的走入封闭路段,右边的林莽果然是被烈火焚烧的痕迹,太多的枯枝败叶凄凉的倒在路中,熏黑烧焦的虬枝,似乎是奄奄一息的老妇,痛苦的回忆着当初的漫天大火。如果树有树灵,想到这些倒毙的树木中,死去的魂灵一定都在这个森林中游荡,啊,这火真的不是我放的啊,千万不要来向我索命。我们哪里见过被焚烧的森林,颇有些兴奋的对着火灾现场拍照,当然,这有些幸灾乐祸,上帝作证,只此一次,绝不再犯了。如今月余已经过去,此处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只是被火焰璀璨的绿叶,更多的变为了满地黄花堆积,连树下的绿草都染成了褐色的颜料,但是仔细观察,在莠草之中已经涌动出一抹青青的翠绿,破土而出的生机,唱响了生命的礼赞。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世间万物追求自由的向往,任何暴政与威权都无法剿灭,星星之绿,可以燎原也。 我们还是开进一片土路,从“山药树林”中飞速穿过,在一处更为原生态的林莽入口中停下。若不是那场大火,此处也应该是游人如织的,如今却人迹罕至,荒凉葱翠。哇,真正的原始森林,莫非真的就是这个样子。树木漫无边际的生长,毫无规则的东倒西歪,藤条枝杈更是无所顾忌的蔓延生长,各种各样的灌木植被交错其中,周围根本没有路,一入林中立刻不辨方向。为了保留原始的印记,这里根本没有指示牌,只是在树干上刻着前进的箭头,颇有些武侠小说的感觉。我实在不敢往里走了,之前认为的森林,都是整齐有序的,树木都栽种的如此规律,原来真正的原始森林,是这样的毫无在章法,树木漫空生长,一个个都高大的好比擎天柱般。想起欧洲那些恐怖故事,原始森林一定住着哪位女巫,正在轻轻嗫嚅着我的名字。头上突然飞来一只丑陋的巨鸟,聚精会神不怀好意的瞪着我,啊,莫不是数着我的眉毛!林莽的尽头,会不会就是那片死亡的瀚海呢?远方的终点,难道真的是地狱的入口?我们为我们的生命栽培了无数林莽,终于迷失在这片林莽中找不出人生的方向。敢问路在何方?面对如此郁郁葱葱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纵有路标也是无从探路,知难而退却是我的选择,若是那迎难而上的勇士,如果走出了这片森林,他们所能见到的风景,又是何等的精彩!或者,诗歌并不多存在于远方,远方除了遥远,便一无所有,所以诗歌只存在于心里。 不过这一日也见证了生平难以见到的盛景,偶然路过一个奶牛牧场,忽然听到宛若惊涛骇浪的杂声,停车观看,却是成千上万头奶牛,从远方铺天盖地狂奔而来,放眼望去,真如一片火山爆发后的岩浆,瞬间将山谷填充的毫无缝隙。奶牛拥挤在一起开始吃草,想不到,在撞鬼之后,也可以撞见奔牛争食的奇观! 这一日大概开了400公里的车,也丝毫没有感到疲累,也许是海水野性的张力,林莽中深邃的神秘,深深吸引了我。在傍晚时分终于赶到摇篮山,入住森林小屋,周围袋鼠环饲期间,感觉自己就像是黑女巫,可以把王子变成青蛙,也许这些袋鼠都是某某王国的王子吧。如今木屋外细雨潺潺,今天的摇篮山,又是怎样的图画呢? ————2016年3月8日晨于摇篮山木屋 ————2017年11月2日晨于澳洲清雅山庄
50 0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