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历史与古迹令我着迷,我的游记不是风花雪月,而是记录着当下感受和我与历史相遇的精彩片段。

确定 取消
0%

ginnyloca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深圳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6)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6国家22城市
  • 点评0 / 19

    去过 19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5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希腊/塞浦路斯 2017-03-18
希腊-斯巴达-伯罗奔尼撒半岛(全程大巴玩希腊)
我和Annie在机场见面后,看她一身轻便,我问她,你没有带外套吗?雅典现在只有3度!她大惊,所以出门前一定要查气温。 第一次搭乘阿联酋航空Emirates,体验杜拜转机,他们很方便的是,两张登机证在台北都拿到,在杜拜只要过安检就好,不用办其他麻烦手续!而且飞机上有个非常贴心的服务就是有小贴纸,三张贴纸分别是,请勿打扰,用餐时请叫我,免税品贩售时请叫我,我自己在飞机上不喜欢吃东西,在睡觉时被叫醒吃餐,感觉很差,所以个人觉得Emirates这个举动非常值得推广! 飞机抵达雅典以后,雅典机场提供了60分钟免费Wi-Fi,所以排队等盖章时,打发时间可以滑一下手机,迅速浏览无聊没重点的脸书和email,出来机场后,准备去搭地铁前往我们雅典的旅馆,不过出机场后标示不清,找了一会,要过空桥到对面才能搭地铁,机场往市区的3号线(浅蓝色)半小时才一班,旅馆所在地方是Syntagma下一站,必须再换到2号线(红色)转乘资讯还算清楚,如果怕坐错方向,可以先记好要前往方向的终点站,就比较不会错了!走出地铁,闻到一股雅典的味道,首先看到的就是雅典大学以及图书馆,但是坐了一整天飞机,头晕晕,只想赶快休息。 回到旅馆 Hotel Titania,将我们要入住的时间,告知前台,便让我们把行李放到存放间,免费服务。匆匆忙忙,因为当天要直接去斯巴达,车班时间我们请旅馆前台帮我们询问后,确定搭车时间,跳上计程车,前往雅典的kifissou巴士总站,所有要前往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车子都在这里搭乘,买了两张票,票价是19.5欧元,距离约为220公里,其实不算很贵,希腊最方便的大众交通工具就是巴士,KTEL是希腊最大的巴士公司,在网路上也可以查到时刻表,其实非常方便,我们在希腊的十天中,就靠它南征北讨了!买好票时,一定要问清楚在哪一个站台上车,因为像我们要前往斯巴达(Sparti),站牌并不是写这样,而是写Laconia,往那个区域的名字。 抵达斯巴达大概是晚上09:20分,车程约2小时50分,抵达后刚好有个计程车,立马前往我们的旅馆咯,车钱只有5欧,还蛮便宜就知道距离有多近了!Hotel Dioscouri 是个温馨的三星旅馆,房间有一点旧,但是一晚才50欧,含两客早餐,所以物超所值,没什麽好挑剔的了!旅馆的电梯超级迷你,而且门要手动,好可爱! 旅馆早餐是我和Annie最满意的地方,虽然样式不是很多,但是食材新鲜又好吃。希腊人好爱吃优格,没有甜味的优格,可以沾任何东西吃,还有feta cheese和橄榄当配菜,蜂蜜以及李子酱和橘子酱,都是手工的,感觉很天然,很舒服,跟希腊的蓝天白云很搭! 11/02第一个景点是Mystras米斯特拉(UNESCO),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也是到希腊以后第一个正式的景点,从旅馆坐计程车到了古蹟入口,距离约为5公里,花了10欧元,门票是3欧,但我们遇到了十一月第一个礼拜天,所以“免费入场”啦!一路开始我们的登山之旅。首先先来看看Mystras的平面图,在此要特别感谢Arthur借我了一本超厉害的书,让我们不会雾裡看花+走马看花! 其实Mystras有两个入口,另一个入口距离山顶的城堡比较近,如果走不动的人,可以请计程车送到另一个入口,再从那裡爬上制高点,大概可以省1小时的走路时间,但是热血如我们?(Annie这天严重感冒发烧,还硬把她带来跟我一起走石头路,她都快起肖)就从底下的入口开始走吧,而且这天气无敌晴朗,不走实在对不起自己,开始往上走咯。 依照路线,我们首先抵达主教教堂,目前已经将其改为博物馆,裡面主要展示从此地出土的宝贵文物,此城建于13世纪,一直到15世纪,才慢慢发展为拜占庭帝国的亮眼重心之一,所以非常多的希腊式十字教堂留存下来,主角教堂的入口前,有一个洗手槽,用途就是在进教堂前将自己的手,脸清洁乾淨,图片为美丽的Annie在体验洗手。 下图左边为教堂西侧的建筑,右图为教堂正面,非常典型的拜占庭式建筑方式。 继续往上走,经过了@福音派教堂,@圣迪奥多尔教堂,但是都没有开放,大门深锁,我们只能在外面拍拍照,我个人认为这些教堂有价值的部分就是教堂裡面的壁画装饰,所以既然没开,那我们就不浪费时间拍太多都长得差不多的教堂了。主教教堂已经在我们脚底下了,小小有一点成就感喔! 这个时候观光客已经很少了,一路陪伴我们的就是路上不怕人的猫咪,这隻还直接跳上售票亭,躺在上面晒太阳,不过它们都是有人养的,所以不用担心啦。 往上走后,终于看到了@王宫,可惜正在整修,也没有开放,王宫就是以前国王或是统治者住宿的地方,这裡的景色已经很不错了,满山满谷的橄榄树,远方绿色一颗一颗的就是橄榄树咯,补充一下,伯罗奔尼撒半岛是希腊最大的橄榄产地之一,因为这裡阳光充足,高山又少,非常适合种植橄榄,既然王宫也没开,那就直接往上顶攻了。在到达城堡之前,会先经过两个知名的教堂,因为裡面保有了精美的壁画,艺术价值非常高。 圣苏菲亚教堂,这个教堂我在出发前就已经查到了,介绍说裡面的壁画保存完好,所以是参观Mystras的一大亮点,到了门口后,非常兴奋,准备进去看看厉害的壁画,教堂旁边有一个钟楼,走近一看,钟楼的楼梯被灌满水泥,一问之下,原来鄂图曼帝国来征服的时候,曾经改成清真寺,所以把钟楼改建成宣礼塔,但当希腊独立以后,又改回教堂,不过宣礼塔的遗迹就一直保留下来了(相信去过土耳其的人,应该非常熟悉这种改建方式)。 裡面并没有不让我们拍照,因为东正教的教堂,通常内部都是不让拍照的,裡面的湿壁画不能接触太多阳光照射以及闪光灯的破坏,我每次进到东正教堂,真的有一股庄严又神圣的感觉油然而生,还真的想去亲吻一下圣物,并在胸前划个十字,没有其他的教堂能给我相同的fu,所以这里可以拍照,我当然也就不客气了。巨大的耶稣像,圣母玛利亚,以及大天使加百列,施洗约翰,圣彼得等等人物,都是壁画绘画者喜爱的主题,而且每幅画,都有一个故事,故事也都有连续性,有逻辑,我真的打从心裡佩服以前人的智慧以及耐心。 大理石镶嵌的地板,因年代久远,已看不出原来华丽的颜色,周围柱子上也有精细的雕刻,可也已残破不堪,看不出是代表些什麽意涵,有点可惜,教堂规模不大,但每个角落,处处都是经典,没有一个地方的细节是被遗漏的,实在令人感动。 参观完教堂,表示我们已经快要接近城堡了,越往上,路越难走,因为石块地板非常残破,凹凹凸凸的,一不小心有可能还会滑倒,摔在石头路上,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和Annie只能慢慢走,但是一旁的希腊老人,健步如飞,并且还穿皮鞋,频频超越我俩,为了这个事情Annie还特别在脸书上头记上一笔,做为纪念。 上到山顶了!OH-YE,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这个季节,下午五点就天黑,我们还有好几个地方要去,但是到了山顶怎能不驻足看看脚下的风景呢。城堡的后面,就是陡峭的山崖,坐在上面一不小心往后翻,那就是跌入谷底了,所以Annie一直叫我小心一点,但我实在太兴奋,只顾著自己拍照,大叫,像疯子一样,城堡下那群聚落就是斯巴达,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从旅馆一路开车过来的路线,视野真的太棒了,我想像当时斯巴达的勇士们,若在山顶上往下看,是否也有和我一样的感受呢? 纪念我们登顶成功,跟著温暖的阳光合照一张,这是此时此刻年轻的我们,一定要记录下来的时候。 在上面拍了照片,捨不得但也得下山了,一来是时间真的很有限,二来这裡面真的一个洗手间也没有,我们不敢喝太多水,免得不知道在何处解放,所以就先下山去觅食了,下山途中,还顺道经过@佩里布莱普托兹修道院,裡面的壁画才真的保存的更完整,可惜修女不让我们拍照,所以只能用眼睛,用心去记下那美丽的图画。走下山,再往上看,我们已经回到原点,心裡很感动,感谢老天给我们那麽好的天气,还免费入场,我和Annie两个飢肠辘辘,准备到小镇上去觅食咯。 一路走回小镇,大概还有1公里左右的路程,路上的房屋都好有风格,每户人家都至少种植了一颗橘子树,一颗柠檬树,一颗橄榄树,这是基本配备,如果我也能在自己院子裡种植这些植物,该有多好呢。 到了小镇,找了一家餐厅坐下,这时已经三点半,才开始吃午餐,随便点了一些喂饱肚子先,户外都没有人坐,因为天气真的有点凉,不过外面天气还算好,还是坐外面比较舒服。吃饱后,餐厅女老板非常好心帮我们叫了计程车回斯巴达,在这裡计程车都要用叫的,因为人实在很少,花了10欧回到市区,再继续下一个景点了。 回到斯巴达的另一个重点就是,古斯巴达遗址,本来我们要去参观橄榄博物馆,但时间来不及,只好作罢。古斯巴达遗址就在斯巴达市区的北面,我们手上没有地图,路标更是不清不楚,只能用感觉在一堆一堆的废墟裡面走,保存最好的是露天剧院,但最让我感到壮观的不是剩下来的石块,而是剧院那半圆形的山势,不知道花了多少人力才能建成的?一块块石头要如何切割成大小相同做为观众席,Annie对于这种无法解答的问题,只有101个回答,是外星人盖的。 晚上回到旅馆,前台帮我们把房间换到三人房,算是个小套房,刚好适合重病的Annie,让她有一个独立的房间,我则避免被她传染,我带的感冒药放在雅典,只能去当地药房买一些非常无用的咳嗽糖浆,喉糖先用,更糟的是,隔天早上我们还要赶一大早的车子去纳普里翁Nafplio,我安排的行程真是一天都不能耽误,这是职业病来者。囧
828 2

发表在 东南欧地区 2017-03-18
[波士尼亚暨赫塞哥维纳]萨拉热窝的前世今生
Tubar看了我的书告诉我:congratulations lady. U got yourself a masterpiece. Tubar是我在塞尔维亚的导游,最后要离开贝尔格勒的上午,团圆们都跑去Shopping去了,我一个人开始逛书店 在我眼裡,再精美的纪念品总有坏掉的一天,只有思想是永久,而且是可以改变生命,影响一辈子的无价资产。而这些思想很大部分藏在书店裡面,所以每到一个新的地方,书店是我不能不去的地方。 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挑了一本the bridge on the Drina英文版,故事的背景在波士尼亚,作者也是波士尼亚裔的斯拉夫人,将近500页的英文,也不知道精彩在哪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应该不会是盖的!书店裡的中年男子强力推荐这本书,而且最后经过Tubar的认可,放心多了。 开始认识波士尼亚其实在两年以前,排行程时摊开一张大地图,在巴尔干半岛上这麽大的国家,只有一个小小的出海口,而且当时的行程没有排到这裡,其他沿海的国家,地图五颜六色,彷彿在告诉客人,选我选我吧,我才是最精彩的国家喔 只有波士尼亚安静的躺在地图上,只有尼姆被标示出来,其他的区域空白一片,没有任何景点,这个国家真的只有出海口有被标示出来的价值吗?她的首都呢?她的其他城市呢?这个问题一直被我存在心裡。 首都萨拉热窝Sarajevo一直到2013年才被我排入行程裡面去,为了区隔已经非常夯的克罗埃西亚,却一直卖相不佳,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城市鼎鼎有名,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地点,应该很有话题性才对。 我开始蒐集这个城市相关的资讯,还因此找到了(周刊巴尔干)如此小众的杂志,其中一期写到萨拉热窝的希望隧道,一条几乎奇蹟似的地下道路,如何拯救他们脱离塞军的锁城式围攻,我没办法想像在1993-1995年,我们每天下课吃著麦当劳,穿著nike鞋的美好年代,这个国家还在遭受如此悲剧的内战,更让我对这个国家有著更大的兴趣。 当我们的团体行进到尼姆时,要前往塞拉耶佛的路上,导游问著我们是否要去参观希望隧道,我跟孙哥(领队)使了个眼色,表示我要去,导游看看他手上的行程,摇摇头说,这个地方没有事先安排,如果要去要加钱,趁著大家下车上厕所时,我告诉孙哥,要付钱也要去,我自己付都没关系,就是要去。 进到市区,看到的是满目疮痍的弹孔,虽然战争已停歇将近20年了,修复的速度远比不上破坏的痕迹,第一个反应是,庆幸自己在这个年纪才到这个国家,如果再年轻点,可能无法体会这个国家的哀伤,看不懂每个建筑,以及每个留下的符号所代表其时代意义。 车子停在一个民宅前面,导游说:我们到了希望隧道了。 与我想像的相差不远,房子外表的弹孔还是清晰可见,进去参观前要先放一段影片,一段纪录片,放到五分钟左右,团圆们开始不耐烦了,谁出来玩想看这些悲惨的事情呢?心裡滴咕著。这时就是我的意志强押在这些消费者身上的时刻。我的工作对这些人的影响力,也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无比深刻。 接著到了市区,先经过了拉丁桥,这座桥已经让我等待好久,这裡就是奥匈帝国王储费迪南,与他的夫人苏菲,被年轻的波士尼亚裔青年刺杀的地点。我想起了国中历史老师在讲这个课程时,口沫横飞的说著奥匈帝国,说著鄂图曼土耳其帝国,事隔十多年,我才对于她说的这段历史有实际的感受,但是为何他要杀大公呢,导游解释著,波士尼亚人不愿意被奥匈帝国併吞,所以要起来反抗,但是在反抗什麽?这要等我读了the bridge on the drina以后才有鲜明的印象,才感受为何他们要反抗,但这是后话。 走到桥的尾端,立著一个石碑,上面写著,在此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并改变了人类的历史,多麽简单的两句话,但是其带来震撼的力量却撼动著我,也是所有真正经历过一次大战的人们,无论是欧洲或是遥远的东亚区域,但遭受这个单一事件的波及人事物,又岂是这两句话所能承载的?我沉浸在这个历史的馀波盪漾裡,久久不能释怀。拍了好多张照片,为了不让自己忘掉这个感觉。但那个时代的人们,心裡複杂的情绪,岂又是生于后世的我们,可以用彩色照片所能述说的呢? 走进老城区,团圆们嚷嚷著要自由活动时间买东西,导游只好匆匆结束行程,放他们去溜达。老城裡面,两步一个清真寺,三步一个教堂,还不时穿插著犹太会馆,还有东正教堂,不可思议的混杂,从来没看过一个城市,杂居著如此多样不同的信仰的人们。但我相信人类的思想高度,经常诞生于混杂且贫穷的年代,因为此时只有靠思想,才能拯救自己暂时脱离痛苦的生活环境,所以许多杰出的作家、导演、政治家都出生于波士尼亚,包括旷世杰作the bridge on the Drina也不例外。 这裡的咖啡厅非常犯滥,但每家都还是有生意。一杯espresso只要0.5欧元,我喝著淡而无味的espresso,看著大家一起喝著一样难喝的咖啡,抽著劣质的烟草,谈笑著我听不懂的语言,当下我无法体会这种生活方式,但是读过那本书以后,才知道原来这种生活方式早存在这片土地,而且就像呼吸一般自然的存在著,也没有人会问为什麽,不会批评咖啡难喝,烟草劣质,但外来者总是带著自己熟悉的方式来观察一切,总觉得自己的方式比较高尚,比较有效率,有价值,这时突然领悟为何他要刺杀王储,或许此时此刻的我,可以了解那麽一点点他当时的心境。 找了好久的萨拉热窝玫瑰,终于被我在教堂前面看到,一小片红漆,好不起眼阿,还以为会很壮观。但是我佩服这个国家或这个城市的掌权者,表示他们不愿意再有战争,他们要时刻提醒著人们,战争为这个国家带来的苦难,也或许他们并没有如此高尚,但至少来过此地的观光客,可以从次记号略知一二。我觉得这样的记号很有价值。 清晨的萨拉热窝瀰漫著浓雾,南面的波士尼亚被高山环绕著,我们从海边开进这裡,一路蜿蜒的山路,虽漫长,但风景倒是令人陶醉,河水是绿色的,难怪ivo要形容说是Green Drina,真是一点也没错。问了导游,原来这裡一路还可以通到南斯拉夫的心脏-贝尔格勒,原来我以为的国界,地图上的那条线,可以轻易的穿过。这对于出生在岛国的我,有著相当大的衝击,国与国的界限,原来是以那麽人工的方式被划分,当然这也和巴尔干半岛的历史息息相关,当鄂图曼土耳其这个庞大的帝国分崩离析时,她的土地被拆散了,谁得到Skopje?塞尔维亚。谁得到帖撒罗尼迦?希腊。多麽熟悉的地名,小时候在教会时,背圣经时都会出现的章节。而这麽具有天主教及基督教色彩的地方,竟然被伊斯兰教徒佔领了几百年,难怪这裡的战事从未停歇。我天真以为宗教战争是远古时代的事情(除了美国和中东的複杂关系除外),可是到了萨拉热窝后才知道,人们因为宗教的分歧,而发动的革命和战争竟还是持续在这世界存在著,几百年来累积的仇恨竟然从未消失,影响著世世代代的人,与他们的子孙。回想历史,几乎几次毁灭性的战争都缘起宗教分歧,而波士尼亚就是承受这个时代最痛苦的命运的国家,又为何是波士尼亚呢?在于她的地理位置吗?在于她顽强的民族性吗?甚至导游都耸耸肩,无法回答我这个问题。 匆匆的来,也要匆匆的离去,这是旅行团的宿命,所以我一直告诉我的team说,这个行业的存在,就已经选择了他要服务的客人。离开萨拉热窝后,有几个人能真的记得这座城市的迷人之处?能记得这个城市的名字就已经很不错了。而我,不仅要记得她的名字,还要知道她的前世今生,有关她的更多故事,要透过不同的方式更贴近,等我读完the bridge on the drina,我还要再写一篇关于这本书的文章,并再次造访波士尼亚,这个遥远却又令人著迷的国家。
861 6

发表在 东南欧地区 2017-03-18
與科索沃的第二次相遇
10/Nov/2014,今日是非常轻鬆的行程,大概是我这趟旅程最放鬆的一天,只要前往西边古镇Peje(靠近蒙地内哥罗交界),因为没有适当的中文翻译,就直接称她本名吧,晚上再回来首都普里什提纳,距离约83公里,车程大概是一个半小时。 早上先前往市区逛逛,因为上次来只有匆匆停留2小时,Lami坚持要找个人带我走一走,他则去办公室处理公事。 普里什提纳是非常有朝气的一个城市,马路上人车互相礼让,不慌不忙的行人们脸上带著友善的面容,走在路上很有安全感,这种感觉是在旅游时难得可以体会的。市中心是步行区,尽头是史肯伯格的雕像(阿尔巴尼亚的民族英雄),后面那栋大楼是国家电视台,广场右手边是United Colors of Benetton,以前是著名的Hotel Union,旁边是国家剧院,另外一头是科索沃第一任总统Ibrahim Rugova的纪念雕像,在科索沃没有人不知道这位伟大的人物,我记得他,是因为上次听导游介绍他的故事,很是感动。 简单来说,他带领著科索沃的人民脱离前南斯拉夫的统治(也就是现在的塞尔维亚),虽然他过世的时候没能看到科索沃独立的一天,但是市区内悬挂著他的巨幅照片,树立铜像,永远怀念这位领袖。 步行区的两边都是咖啡厅以及餐厅,天气好的时候外面座位区坐满了人,有时候会有一些小贩来设摊销售农产品,以及一些手工艺品,这裡最出名的农产品是蜂蜜,可惜都是手工包装,无法托运回家。 转个弯,走到了newborn广场,旁边有个共产党时期留下的Grand Hotel Prishtina,听说是前南斯拉夫最好的旅馆,建筑方式就很有共产党的fu,四平八稳,两边对称,用这个标准来看巴尔干地区的建筑物,很容易辨识哪些是共产党时期所建造的。而现在首都最好的旅馆是右边这个Swiss Diamond Hotel,就在市中心步行街的中间,位置非常好。 Newborn顾名思义,有巨大的雕塑放在这个广场上,左边这张图是2013年所拍,上面是各个承认科索沃为独立国家的国旗,今年再去newborn广场时,颜色已经改为迷彩绿,他们每年国庆时都会请设计师来为newborn更换新的色彩,有生生不息的味道,我很喜欢。 参观完新时代建筑后,走入老城区参观旧时代的遗迹。在往博物馆的路上,有一个鄂图曼时代留下的饮水井,由大理石打造,是典型鄂图曼建筑,这是市区内唯一存留的饮水井了,我的私人导游Blerta为了示范这裡的水可以生饮,豪情地用手捧了水喝上一大口。她是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生,科索沃人,Lami的同事,英文讲的很好,我们俩一路上畅谈无阻。科索沃国家博物馆小的可以,裡面展示的东西很少,但我相信过几年后会变得更精彩,因为这个国家年轻人很多,充满著蓬勃的生气。 接下来经过最主要的清真寺,但刚好遇到祈祷时间,暂时关闭15分钟,所以Blerta带著我走进一个当地的小市集,我遇到了一个卖菜的老头穿著很特别,Blerta告诉我这是传统科索沃男人的帽子,羊毛小圆帽非常保暖,而且每个村子都有不同的编织方式,可以从他戴的帽子来辨识他是来自哪个村庄,但是只有老人家在戴这种小圆帽,年轻人一般不太戴了,老头非常大方的让我跟他合照。 他的摊子卖一些蔬菜,科索沃使用的是欧元,物价比起其他西欧国家要来的低,而且土地肥沃,有非常丰富的农产品,外销到其他欧洲国家,还有金矿,银矿等天然资源,也难怪塞尔维亚到现在都不愿意放弃这块土地。 我们逛完市集,清真寺又开放了,因为祈祷还没结束,接待的人示意我们俩上二楼,一楼是男人祈祷的地方,穆斯林在清真寺内祈祷时,男女是要分开的,我刚开始不太了解,觉得这样有点歧视女性的意味,后来Lami向我解释,穆斯林祷告时要趴在地上,若你前面是位女士,屁股在你前面,你难道有办法专心祈祷吗,看她的屁股就够了吧。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不再排斥上二楼去了。 接著我们走到一些古蹟区,都是传统鄂图曼的建筑,其中一栋现在作为科索沃文物保存中心,二楼有一个户外的亭子,视野很好,这是鄂图曼建筑的特色之一。 室内的装潢都是用木头装饰,连天花板也都是木头雕刻,这栋房子以前属于大户人家,才会如此有派头,旁边一个大瓮是以前储藏食物用,并埋在土裡,以防其他人来窃盗。 顺道一提,我在科索沃最喜欢的食物叫Burek,一种类似馅饼的小吃,裡面包牛肉,猪肉或是起士,形状是长条形或是圆形,一份1欧元左右,然后配上一杯无糖优格,绝配!因为Burek非常烫,所以配上冰冰的优格刚刚好,我几乎每天都要来一份,当作下午茶,而且卖Burek的店就像台湾的手摇茶饮店一样犯滥,在科索沃吃过那麽多不同的店,还没踩过炸弹,好吃的密度相当高。 Blerta带著我也走了将近3小时,找了个咖啡厅坐下歇歇脚,聊天。这次对于普里什提纳的认识又更深了,我很喜欢这个城市,虽然我的东方脸孔对于他们来说很少见,人们对我也会投以关注的眼光,但他们还是尽其所能希望我在他们国家感受到温暖,在这裡不像在欧洲,感觉是在充满老外的台湾。回到办公室,Lami微笑的问我逛够了没,有没有什麽收穫,我非常高兴的告诉他,Satisfied,随即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说,let's go Peje,我们就往Peje出发。 到了Peje我的肚子已经快要饿扁,Lami叫上一位朋友参加我们的午餐,他的朋友是在地人,推荐了一家相当有特色的传统餐厅,裡面的装潢像是50年前的style,坐下来后他们问我想吃啥,来到当地当然是要吃点传统的喔,交给你们点菜吧。 他们帮我点了一个拼盘,上面放满了小食,从左边开始是玉米糕,用玉米做的麵包,口感没有像麵包那麽鬆软;右边的丸子用马铃薯泥裡面包入猪肉再去烤熟;再过来是用类似荷叶包的糯米和碎肉卷,也是烤的;再来就是非常知名的Stuffed Pepper(塞满的青椒),这道菜在巴尔干半岛很popular,因为这个区域盛产甜椒,所以他们当地人经常用甜椒来料理;中间放的是新鲜蕃茄加上Feta Cheese,每一道小食我都试过,非常惊讶的是每一道我都吃(我本人有点挑食),口味很适中,没有呛辣,怪味,很有温度的食物,我喜欢。吃饱后,Lami点了土耳其咖啡给我,和希腊咖啡是同个源头,咖啡很strong适合早上喝,所以喝了一口就摆著不喝了。 吃完午餐(已经下午五点),天色渐暗,Lami说早点回普里什提纳还可以介绍一些朋友给我认识,我欣然答应了。车子开在乡间田园,乍看以为自己身处在托斯卡尼咧,这裡的景色优美,空气清新,路上许多农夫,赶著成群牛羊放牧吃草,很peaceful的一个图画,生活在这裡感受到与世无争的清閒,却一点不死气沉沉,开著开著我竟然睡著了。 回到首都已经晚上,Lami带著我去见了他的一个好友,好友是交响乐团的作曲家,并带我们去一间新开的酒吧,可以瞭望普里什提纳夜景,非常时尚,但昨晚的疲惫席卷了我,呵欠连连,打到我都不好意思了,Lami只好早早结束带我回到旅馆休息,明天还要前往阿尔巴尼亚,又是个赶路行程again...... 普里什提纳后记: 上回来到普里什提纳去参观了格拉查尼察修道院,位于普里什提纳的外围,是少数存在科索沃的东正教教堂,修道院附近的区域使用塞尔维亚Denar,讲的是斯拉夫语,与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语格格不入,因为独立前这裡是属于塞尔维亚,这批人不愿承认科索沃独立,还留在这裡,留在他们以为的世界裡。在科索沃90%的人信奉伊斯兰教,说著阿尔巴尼亚语,好战奋勇地个性是不存在他们的血液裡,他们过著和平安详的生活,与人为善,清真寺裡祈祷的人们,虔诚的祈求真主阿拉赐予平安,我相信巴尔干半岛火药库的始作俑者,绝对不是这群人,我衷心祝福他们与阿尔巴尼亚的大阿尔巴尼亚情怀,早日实现,普里什提纳,我们下回见。
638 6
TA的照片 更多 1个相册 | 331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