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渐变
0%

野录Video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1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泰国 2017-06-08
比全东南亚最大的跳蚤市场更吸引她的,是里面的人
她说自己只是个爱折腾的90后 20岁为了追多年挚爱Linkin Park一个人跑去HK看演唱会。 21岁在台湾待了一年,几乎走遍台湾各地的风景。 22岁独自北漂,在演唱会上狂吼,也经历过狼狈。 23岁一个人去东南亚毕业旅行, 感受到长途旅行的酸甜苦辣, 但更多的是世界的善意。 24岁从北方回到了南方,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喜欢挖掘新奇好玩的地方,体验无数种人生。 “年轻当然要够浪辣!” 她是今天的旅行达人 夏鲤 在曼谷,最吸引我的就是各种神奇的市场, 而恰图恰周末市场必定是奇葩中的一朵精华。 说到曼谷,你第一想到的是什么? 在游客如织的大皇宫苦苦找寻最佳角度拍张照? 是在各大购物商场里血拼后再来个泰式马杀鸡? 在全世界背包客集散地考山路与鬼佬喝杯小酒? NO NO NO... 这些都不够酷,在曼谷这样一个好玩的大都市,有太多新奇好玩的事可以做,而逛市场必定在我"TO DO LIST"排行前三。 有一个市场聚集了曼谷各路超酷的家伙,以及想让人把整个东南亚搬都回家——恰图恰周末市场。 前段时间 我被奇葩说中的一句话刷了屏: “人生最吊诡的地方在于,你最心动的那个时刻,往往都是你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遇到。当你准备好一切,却很难再找回自己当初动心的那个瞬间。” 没有什么能比这句话更好地形容恰图恰周末市场,因为这市场真是太他喵的大了。 全东南亚最大的跳蚤市场,27个购物区,超过15000的摊位数量,80个足球场辣么大! 怎样,要窒息了咩?衣服、手饰配件、杂物、古物、家具、瓷器、手工艺品、佛像、书、收藏品、小吃摊.....还有我最爱的旧货区,好像没有在chatuchak买不到的东西呢。 若是初来乍到,遇到一间好店,千万不要放过,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是否能再次找到它。 本着这种心态,在恰图恰市场的剁手你一定会更加酣(sang)畅(xin)淋(bing)漓(kuang)...不过放心,平(贫)民购物天堂的称号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40°的高温下我基本逛个一两区去歇菜了,遂一头扎进最爱的旧货市场看看有什么找些新奇好玩的家伙。(旧货区算是相当阴凉的一片了....) 旧货市场有很多到处都是“RemakeU.S.A”,我特别好奇这些漂洋过海来的旧物是怎么被商贩翻新,再变成有趣的商品。 八十年代的紧身喇叭裤,各种工装背带裤,老船长的旧呢帽,一整墙踢不烂的大黄靴,不知来自何方的各色衬衫夹,老牛仔们的尖头马靴,绝版的星球大战玩具......这些都太迷人了,好像每一件物品都远渡重洋地来到你面前,它们静静地陈列着生着灰,懒洋洋地讲着故事,等待喜欢的人将他们带走。 店主们并不急于向你推销些什么,似乎懂得,若是真喜欢,就一定会带走的,因为大多商品在这里,仅此一件。你大可以走进去与笑眯眯的店主聊个天,拍个照,这些老嘻皮们就算不善言辞却都是一样的温和善良。 二手衬衫店笑眯眯的老爷爷,似乎是华裔,却一句中文不会说,本想不经意偷拍一张却被发现,爷爷倒也大大方方地冲着镜头笑起来。 好和蔼的笑脸,老伴儿坐在旁边也笑眯眯的,不知道这对老夫妻是如何打理出这一屋的衬衫,像帮孩子洗净熨平衬衫那样吗? 想到这里就觉得这些旧货都带着温度。 墨镜哥是个独立设计师,设计自己的潮牌 停下来与他搭讪完全是因为他店里正在放的音乐:follow you 来自英国Sheffield的死核乐队bring me the horizon.简直惊讶在泰国能遇到音乐口味相似的人,这只乐队实在也没有多红吧喂! 寒暄过后,墨镜给我留了个名片,听完整首歌后便离开了。 路边卖手绳的小哥实际上是个撩妹高手 兴高采烈地与所有买手绳的客人聊天,与他们合影,有自己的facebook专页,甚至能在一些旅游路书中找到他,自我营销玩得很溜。 我走得累了,停在他的摊位上,他倒也放心,随客人逗留,自己跑去墙外抽烟了。(市场内抽烟罚款很重的噢!)然后我要找ATM机,他分分钟带我穿过市场,顺便也再来一支烟,聊着说其实JJgreen市场也很好玩噢,再顺便就要了我FB...... 试图联系我一个下午之后终于被”i have boyfriend“给堵住了。 当然不会放过帅气面孔。 这家伙开始有些腼腆,却也很高兴让我拍照,事实上市场里各路店主都非常喜欢拍照....他舅舅尤其热情地帮我们合影,hey骚年,长相真的不输马里奥噢。 后来看到他FB上的老照片,天了噜,被眼前这个青涩少年模样的家伙给骗了:中长发、小胡渣、黑框眼镜,一副落拓艺术感,完全就是少年版德普啊! 你永远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面。 随便走进一间店,看到姑娘正帮人编着辫子当即决定晚上一定去一趟考山路,给自己也整个小辫子。 还有千万别忘了在BTS Mo chit(N8)站的华夫饼,就在去往Chatuchak出入口的地方。 这真的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华夫饼.... 浓郁的香味几乎整个车站都能闻到,我就是被香味吸引而去,买一个随手扔进袋子里,进sky train之后觉得周围也都是香香的华夫饼的味道...天了噜,老板再给我来两个! 在Chatuchak Market你会遇到各路背包客,当地人,批发商...但是绝对没有团客,因为旅行社肯定不会带游客来这种一进去就找不到人的地方23333。 另外,下面还有一些小事项需要大家注意哦: tips: 1.带够现金 2.喜欢的东西就赶紧杀价拿下 3.只有周末才是商贩最活跃的时候噢,下午五六点就临近关门 4.防暑防晒,防暑防晒,防暑防晒....中午11.30-3.30的气温真的会把人烤熟... 5.微笑友善永远是最好的通行证,在快被烤熟的时候能有个店歇脚和聊天也是相当惬意啊。 6.附送分区地图 最后,怎么去? 1.搭M地图(MRT)在M2站(KAMPHAENG PHET)下车,走2号出口。 2.搭天轨(BTS)到Mo chit(N8)站,出口1或2。 当然我是建议搭天轨的辣....因为有华夫饼啊喂! 夏鲤说“梦想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现在还是第一步。” 喜欢挖掘新奇好玩的地方,体验无数种人生, 拍拍炫酷的照骗,酷爱林肯公园和熊本熊...... “啊 这个人好像除了爱玩好像暂时没有别的特长。” 她真的很直接,痛快的说出自己喜欢的状态,这不正是年轻最好的生活状态吗! 于是我顺便和她聊了一下。 Q:你去过的哪个地方最让你难忘? 茵莱湖小镇,湖深处有些很有趣的景点。在湖上生活的人,沿湖的庙宇,还有一些徒步项目对我来说都是不错的体验。最重要是,在那里学会了第一次抽卷烟……(捂脸),之后在蒲甘、仰光都没有再找到过那种味道的卷烟了,有点遗憾。(后来在曼谷遇到一个去过缅甸的朋友的朋友还有存货哈哈哈!就是很神奇~) Q:你在市集里最感兴趣的东西是什么? 最感兴趣的应该是集市里的人吧,各个店铺的老板们其实都很有意思,有独立设计师、有手艺人、有小帅哥…(捂脸),店主一般都很热情,很乐意和人聊天,会了解到一些很Local的东西,说不定还有人约你出去逛呢~(最好别去2333感觉我可以出一个泰国邂逅指南….) 其次就是旧货市场了,真的很多旧物改造的物品,帽子、夹克、牛仔鞋、星战玩具…..恰图恰真的什么都有,总能找到些好玩儿的东西,也许是哪里的废物却在这里变成了宝物。 Q:除了曼谷恰图恰市集,还有哪里的市集特别喜欢呢? 最浪漫的清迈周六夜市、最好吃的台湾各种夜市….还有安帕瓦水上市场和美功铁道集市。 很想去还没去成的北京的三源里菜市场、潘家园旧书摊、柳树下“鬼市”。 Q:你更喜欢一个人还是结伴旅行? 基本上都是一个人旅行,和朋友的时间难以凑到一块,而且爱拍照的我会因为自己想要的画面反复拍,因此担心身边的人会等很久而不好意思。 一个人旅行容易勾搭与被勾搭,路上也会遇到一些新伙伴,但是女生还是要保持警惕,留意看人,安全第一。我虽然很乐意结交各地好友但也会非常注意,运气好只是充分不必要条件。 独自旅行会逼着你与人交流,让你更容易体验不同的事情。 ........................................................................................................................................................... 野录问卷 Q:用一个词形容自己,你会选哪个? A:折腾? Q:你有信仰,或人生信条吗? A: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Q:你最欣赏的男人/女人的特质是什么? A:温柔坚定,有勇气 Q:你最想在哪个国家/地方生活下去? A:想去塞浦路斯养老呀~(目前的话,就在深圳生活下去吧。) Q:你去过最精彩的国家/地方是哪里? A:曼谷,你能想象的一切曼谷都有。 Q:你最糟糕的一次旅游经历在哪里? A:嗯…应该是鼓浪屿的廉价青旅吧。 Q:你最喜欢的旅游方式是怎样的?(如:自驾/跟团/单人自由行/朋友一起自由行/探险/度假/骑行/徒步) A:自驾、和朋友或者单人自由行,都不错。 Q:如果人生重来一次,你希望回到什么时候? A: 比较想去到未来~
180 0

发表在 穷游折扣 2017-05-31
她和德国小伙搭车走了一万八千公里后发生了什么?(下)
哈密 - 吐鲁番 过了星星崖就到了新疆,新疆日落得晚,于是我打算再努力一下争取能走到吐鲁番,结果那一天我们创下了日行1000公里的记录。搭我们去吐鲁番的是一位维族大叔开的没有牌照的车,在我们犹豫要不要上的时候,他拍出了一张临时牌照。他四处游历,见多识广,交谈之下解答了我不少对维族人的误解和道听途说。也许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民族是不是流言蜚语传闻的那样,不亲自去那里,人们没有发言权,当你真正到了那里,发现他们一样,只要用灿烂的微笑就可以消除隔阂,所以微笑,永远是最好的武器,在哪里都一样。 我们经过火焰山的时候,正值夕阳日落,仿佛全世界都是金色的,太阳像是爆炸的原子弹,一切都在燃烧。我们结结实实地被震得哑口无言。 当我们到了吐鲁番的时候,立刻被食物的香味所吸引,还来不及寻找住的地方,就坐在夜市上大块朵颐起来。于是和一对当地的回族情侣几乎立刻聊起天来,接下来各种顺理成章,他们带我们找到了住处,晚上带我们去夜生活---Flo在吐鲁番唱了人生之中的第一次KTV。第二天又开车带我们去交河古城博物馆和坎儿井,就此一见如故各种盛情款待。昨天你还在犹豫明天去哪儿,结果第二天一到就交到了本地的好朋友,不得不感叹人生机遇之神奇。正如同傍晚的时候本想溜达去郊外看日落,无意之中走到葡萄沟,在一顿仰着脖子猛吃之后,意外收了一个12岁的回族的干弟弟---他一看我就说我不像汉人,拿了妈妈的头巾给我戴上。我们三个人手拉手四处乱逛,因为是这孩子的朋友,我们到处免门票,甚至关了门的王洛宾博物馆的管理员都给我们重新打开。他们一家也是各种盛情款待,塞给我们一大堆葡萄。Flo则和他在灯下一起吹口琴一起交换语言学习...临走前他们一家又相送了很远。 高昌故城 李文秀在高昌故城骑着白马走向江南,而我们则搭乘了维族人的三轮摩托卡,躺在铺满树叶的车斗里穿行在一片古代坟地和葡萄田里,这让我们觉得如果这是一部公路电影,那么镜头一定十分到位,连镜头前的灰尘都扑扑地那么有颠沛流离的质感。中途车主停下来随手摘葡萄给我们吃,他那个六岁的小娃娃喊叫了起来“我们不可以随便吃别人的东西”。 我们常常入乡随俗地坐在路边维族人的地毯上和他们各种语言不通的相谈甚欢,岁月静好,一点都没有风暴过后的那种紧张的气氛。而Flo发现,到了这个地方,他的汉语口音居然显得并不是那么蹩脚了,喜不自胜。有个维族老伯问Flo说学什么的,但是他们又无法理解“哲学”是个什么的东西,我就说“就是学习智慧” “智慧?什么意思嘛?” 忽然我灵机一动“就是他将来想当个阿凡提!”这下他们懂了,笑呵呵成了一片。 乌鲁木齐 - 喀纳斯 在新疆拦车,我们常常请了路人帮我们写了维语的牌子,也是一种主动表示友好的方式。从吐鲁番到乌鲁木齐,我们搭了一位曾经在盐湖工作很多的科学家伯伯,他不但主动停下来让我们拍连绵几公里风车的壮观场景,更是请我们在盐湖吃了顿大餐,拜访了当地的机构。搭车的时候遇到思想开明眼界高远人是一件乐事,因为他们能够理解并且欣赏这种把读万卷书付诸于行万里路的行为,往往能够一见如故。你在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其实都从不同的角度为你的世界打开一扇窗户,看到窗外不一样的世界的切面,于是你的世界也随着大量阳光和风景的维度变得通透清澈和明亮了起来。 在乌鲁木齐的朋友彻底把我们培养成了吃货,且不说那些西域美食,但是各种水果就让在往后的岁月里对他们有如失恋般的无尽追忆起来。因为签证的原因,Flo在新疆只能再呆4天了。 去喀纳斯的路很不好走,我们一共搭了9辆车,开始出师顺利,有个好人的军人把我们从烟尘滚滚的郊区带到了高速上。在那个服务区的烈日底下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我彻底失去了耐心,暴躁地把写着 “克拉玛依”的纸牌往Flo手里一塞,结果这个语言不通呆萌的德国人真的在转悠了半小时之后,身后跟着两个人回来了,坐在这辆“首长专车”里和这个生命科学家和他美丽的妻子谈禅茶和灵修,让人不得不相信萍水相逢也是一种缘分。在克拉玛依下车不到五分钟立马就有人带上了我们,这个伯伯在退休之后自愿加入了“红旗飘飘小分队”的组织,每天空闲的时候就开着车在大街上转悠,给那些需要车的人提供方便。 下一辆车是一位见识广博的锡伯族的叔叔,他给我们讲解了壮烈的民族史之后告诉我们,我们这样的生活方式是他一直渴望的,真想就此抛弃了一切就那么和我们一起去流浪。这让我想起来我们在西宁火车站打车去高速路口的那个出租车司机,他非常严肃而郑重的告诉我们,我们正在完成他一直因为生活重担而脱不开身去完成的梦想,下车的时候他还坚持少了我们10块钱,算是他对我们一行的支持。 接下来搭载我们的车是哈萨克族的一家,小女儿羞涩地告诉我们她就要高考了,希望能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读医学。那是残阳如血的极北戈壁滩上黄昏,和远处油田上的磕头机和乌禾魔鬼城呜咽的风声一起组成了一副惊世骇俗的金黄色的画面。下车的时候他们诧异地问“你们不付钱么?”我们尴尬地解释了一下搭车旅行,他们也非常豪爽地说,那没关系,算了吧。那个边陲小镇叫做禾什托洛盖,我们依然不死心的想在夜幕之中做最后的尝试。更深露重,小镇阒寂无声,最终我们被一辆车带到了附近的煤矿上,却又在荒野之中苦等一个小时无果,灰溜溜地付钱找车回到了小镇。 次日清晨我们一大早就站在了大街上拦车,这种边城荒郊忽然出现了一个外国人,所有的车开到我们身边就减速参观,害得我们等来的只是一场又一场空欢喜。我愤愤地想,这里不是野生动物园,我也不是翻译----西部的人们很单纯,总是不厌其烦地问我“你做翻译,多少钱一天啊?”好不容易有车停了下来,也连笔带划地指反方向,我仔细一看,Flo一个早上居然一直拿着昨天我们用过的 “克拉玛依”的牌子啊!难怪别人一直叫我们往回走。 最后一个蒙古大叔把我们塞进了他的小皮卡,带我们到了一个荒野山头的石头交易市场。这个时候景色更迭,已经不再是戈壁滩了,而是大片大片的草原和风车。半小时之后,我们坐在了一辆油罐车抽着烟上(多么彪悍的行为啊)向布尔津进发。我躺在后座上兴奋不已--这简直就是包厢待遇啊!这个小学文化的司机却是一路上我遇到对人生最有深刻见解的哲学家,他不但完全理解我们的旅行和价值观,而且很难想象,一个生活在边陲僻壤的司机是如何拥有那么广阔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的。他说他开车送货,全中国哪里都去过了,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前者是见识,而后者是知识。每一个遇到的人都是一个故事,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堂无论是历史地理人文宗教和人生哲学的课,了解到在城市里所接触不到的社会各个层面,更重要的是让你明白一个真正的世界,找到自身的位置,亲眼去看到并且尝试理解一个真正的中国,还有那些对自己毅力和耐心的考验。连Flo都轻声地问我---你觉不觉得,其实那些所谓的景色和城市都没有在路上拦车时候有趣和看到的多----真正的风景在路上。 我一路都在抱怨Flo上车不是睡觉就是看风景,而我得负责一路和司机聊天。Flo马上说,那我也加入对话嘛---我说,千万别,你这样我工作量加倍,还得翻译哪!不过这一辆从布尔津到喀纳斯的车司机居然是外国人,来自哈萨克斯坦的一对大学生情侣,一口流利地道的美式英语,视野非常国家化和open minded,让Flo一下如同见到知己一般。他们家在喀纳斯附近有一大片哈萨克风情园,十分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参观。我们在毡房里喝着各种奶茶,骆驼奶,马奶,吃着各种奶疙瘩和哈萨克食物,听他们给我们讲哈萨克的风土人情和过去的萨满文化,骑着烈马奔驰在草原上。傍晚的时候他们又安排了SUV让我们和他们的客人一起去了景区门口,又以极低廉的价格帮我们找到了奢侈程度不成正比的酒店。而这辆SUV我们在此后又因为各种巧合搭载了我们三次。 晚上我们喝着热奶茶在哈萨克毡房里烤火,Flo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不但会在看到外国人的时候大呼小叫“看,老外!” 在我无奈地说“你也是个老外啊”,他搔搔头说“哎呀,我忘了”。这个时候更是和一个三四岁的哈萨克小姑娘并排滚成一团小憩。 第二天徒步穿越草原去景区的时候,我们才发现,所谓的草原,不过是一片湿地上覆盖了草皮而已。Flo 197的个子,手长腿长,弹跳自如。而我对着草原上蜿蜒曲折的河流就傻了眼。于是,我想不到我们一路搭的第28辆车的情景会是这个样子的:我恳求一辆摩托车,能不能把我驮过一条我助跑也跳不过去的河。 在喀纳斯村遇到一个玩摇滚的图瓦人,他们发现Flo会弹吉他之后不肯放我们走,拉进他们的小木屋一起把酒言欢起来,他们展示了各种民族乐器,即兴表演了他们穿着萨满巫师袍子然后用重金属混杂着呼麦的音乐,最后强迫着Flo学了和弦,大家其乐融融地合奏起来。 回去草原的时候正是落日,我们学着各种牛羊马叫和他们一边交流一边跳跃前进,Flo一直说想看我不幸掉到河里去的欢乐场面。于是这一幕终于发生了,我怒目而视,他也瞬间懵了。直到天黑了下来,我们一找不到车下山,二没有地方住,最后站在酒店大堂和新到的房客哀怨地讲了遭遇,他们同情地敦促他们包车的司机把我们送了下去。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我们成功搭到的顺风车。 我们对公路的感情日渐加深,比如说在布尔津市郊的某个清晨有那么一个画面---堆积如山行李的边,两个人一边漫不经心的等车,一边晨练做广播操,一边在路边铺开了晒没干的衣服,登山鞋..... 乌鲁木齐 回到乌鲁木齐,Flo不得不飞回杭州。而我也继续踏上独自一人的搭车之旅,这之后的一段又要另起一篇来说了。 小编结语: 至此,FLO不得已而返回了,这之后就是深蓝独自搭车的故事了,当然这又是另一段长长的故事。这一段行程她历历在目,挥笔写下和她行走公里数一样多的字数,我们无法全部收录,只能摘取一部分他们在路上的故事,有更多有趣的事情在她的世界,她的内心,而后面的故事,我们会慢慢再来告诉你。 --END-- ------------------------------------------------------------------------------------- 野录问卷 Q:用一个词形容自己,你会选哪个? A:即兴 spontaneous Q:你有信仰,或人生信条吗? A:有,我相信there is something bigger than life 但是无法形容 Q:你最欣赏的男人/女人的特质是什么? A:勇敢 Q:你最想在哪个国家/地方生活下去? A:远离现代文明的荒原,亚马逊森林。 Q:你去过最精彩的国家/地方是哪里? A:柏林 Q:你最糟糕的一次旅游经历在哪里? A:在波兰的middle of no where Q:你最喜欢的旅游方式是怎样的?(如:自驾/跟团/单人自由行/朋友一起自由行/探险/度假/骑行/徒步) A:探险,一个人。 Q:如果人生重来一次,你希望回到什么时候? A: 不想回头
174 1

发表在 中国内地 2017-05-27
她和德国小伙搭车走了一万八千公里后发生了什么?(上)
曾游学欧洲多年,目前工作是策展人。 正在写一本基于人类学和脑神经科学的艺术治疗理论研究的书。 醉心于艺术与研究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跨文化跨学科研究; 她说她是个书呆子十足的技术宅,立志当一个呆萌的学霸。 而我觉得她是个用尽热情燃烧生命,丰富自己与他人的太阳花, 从不知疲倦,一直在学习,一直在路上, 一直在绽放。 她是本期的旅游达人 深蓝 2013年的夏天深蓝和她学哲学的德国友人Flo走的一趟丝绸之路。Flo从柏林来,她告诉他中国有一部纪录片启蒙了这里的搭车运动叫做《搭车去柏林》,也许他们可以一路搭下去,Flo就可以搭车回柏林了。事实上要不是最后Flo因为签证的问题从乌鲁木齐回了杭州,也许他们真的可以一路那么走下去。 他们在西安汇合,一起到兰州,折向甘南,进入青海,经过格尔木到了敦煌,然后一路经过哈密,吐鲁番到了乌鲁木齐,去了北疆喀纳斯。后来深蓝一个人去了伊犁,走独库公路去了南疆,从喀什一直向西走到塔什库而干,向东走到和田,最终从叶城走新藏公路经过阿里到了拉萨,再由川藏公路走到成都,然后从重庆飞回杭州。 总计行程60天,18540公里,其中搭车部分是11407公里。一共搭车92辆和一匹马,包括了你所能想象到的所有车:重卡,皮卡,SUV ,轿车,马车,摩托车,三轮车,商务车... Q:你们为什么想搭车走这样一趟行程? A:其实我每年都会在夏天走一条艰苦的路,这个习惯坚持了十年不变。目的是为了磨练自己的意志,那时候我刚回国半年,之前一个人在欧洲度过了三观形成最重要的那几年,回国之后因为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矛盾在那个时间点终于排山倒海地爆发出来。我像个局促的陌生人,手足无措而且茫然,尽管我的文化身份是根深蒂固的中国人,而且另外一层理由是躲避炎热无比的杭州的夏天---你也可以说我是一个“气候难民”。 正好那个时候我德国的朋友Flo来中国刚半年,在中国最西化的城市之一生活着,他发觉他什么也看不到。于是我慷慨激昂地对他说 “走吧,我带你用零距离的方式,看看真正的、当下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 这种零距离以及我验证的方式是搭车,看一个真实的正在呼吸的中国。我们要走的是丝绸之路,那片神秘的中亚腹地,传说中在古代狂风沙里连接起欧亚古文明的路。 Q:搭车这趟旅行你花了多少钱呢? A:我不喜欢说“穷游”这个词语,穷游不是自助游的代名词和狂妄追求冒险。所以我也不愿意回答我用了多少钱的问题。我没有刻意为了某种偏执去省过钱,尤其是和生命安全抵触的时候,我甚至没有记帐的习惯。作为一个旅行者你需要做好风险管理,其次是保持为人尊严,绝对不占别人的小便宜。再者,真正理解了旅行者的价值观,你会明白走艰苦的路本身就代表着把你对物质享受的需求降到最低,克服一切突如其来的状况并且尝试去解决。你有梦想有青春要做任何事情都要自食其力,自己为自己的旅行买单,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Q:你喜欢这样的旅行方式吗? A:从少年时代迷恋杰克凯鲁亚克开始,我就热爱上了搭车这项运动,从8年前走滇藏线一路进藏的时候,我还是个轻狂的没皮没脸的孩子,一路逃票搭车蹭饭。那个时候在国内搭车还不是特别被理解,颇有些波折,有的时候需要付钱。一路睡过拖拉机,搭过运藏獒的车,抗过大箱...而事实上我热爱搭车的原因是,这种方式你可以接触到一个真实的世界。搭车是一个人与人之间信任的游戏,尤其是没有涉及到利益金钱的关系的时候。你可以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社会各种阶级的人,你在城市里很难遇到的人。和他们聊天,听他们说他们世界里的故事,了解不一样的人生和生活状态,收集不一样的人间百态。这才是我最感兴趣的,往往超越了看到的风景的意义。 出发:西安 - 兰州 我们从古城长安开始我们的旅程。西安作为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当年张骞出这里出发,班超从这里出发,玄奘也从这里出发。于是我们也理所当然地选择从这里出发。于是从长安开始,踏上孤独的丝路。 在长安盘桓数日,这个曾经是我文化血统上最执迷的城市几乎被雾霾所毁掉,不过那种粗糙温暖的属于长安城的感觉,它的烟火气触动着某个内心柔软的角落。我们在城墙上骑车,去大雁塔怀古,去陕西博物馆朝圣,在深夜的大街上暴走七八公里聊天玩笑,在回民街肆无忌惮的饕餮。最后某一天在大明宫的废墟上,听到老人们吹起笛子,用一种华丽而哀婉的音色不动声色地在断壁残垣上渲染一种在我听起来是悲凉的东西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般后知后觉,该上路了。 因为Flo是个外国人的关系,出于人们猎奇心的关系,我们几乎是没有任何困难地在第一天就到了兰州。第一辆是一群高考结束的孩子忽然之间在高速口上看见一个高举“兰州”牌子的近似于2米的金发碧眼的德国帅哥,几乎是集体央求着接机的司机把我们带到了距离宝鸡不远的一个加油站。五分钟之后,一对从成都赶着去兰州举行的婚礼的摄影师夫妇带上了我们。我们在后座上弹起了随身携带的乌克丽丽。在西北干燥而明亮的夏天的光线穿刺里,我们大声放着“德国战车”的音乐,一路狂奔向北,美好得如同一部公路电影。Flo说,中国人谈起德国,不是汽车就谈德国战车---我打赌,他们在德国都没有像在中国那么人尽皆知。 我和Flo说,兰州并不盛产酒,却盛产酒鬼,又因为翻译不好“陌生的人,请你给我一支兰州”的真正意境,于是对他说,这是与旅行者和过客分享的烟。“旅行者”和“酒鬼”无疑对从全民嗜酒的德国人Flo来说很有吸引力,于是他也就瞬间对这个城市产生了莫大的好感。我们在兰州打车的时候,司机居然开口就是德语让Flo深深震撼到了,他曾经受过两年德语的专业训练在国企从事对外进出口,最后因为体制改革下岗,改行做出租车司机。这又一个在中国大时代背景下梦想夭折的故事。看似平凡的人背后都是故事。 兰州很好,酒够烈,黄河够黄,牛肉面够香。我出发前告诉Flo,别指望跟我一路旅行有好日子过,结果我发现他比我更能吃苦,每顿饭一碗牛肉面就可以吃的兴高采烈。有的时候我不忍心说“我们多花点钱加几片肉吧?”他说没事没事,往碗里舀了一大勺辣酱,然后抓一把香菜---于是我彻底服了,这孩子比我的胃更中国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花儿青旅因为Flo是外国人不能接待晚上赶走了他一次,早上Flo去玩的时候又被赶走了一次----因为他大清早在沙发上弹吉他,扰民... 青海湖-格尔木 为了满足Flo从未去过藏区的小小心愿,加上我从前走过河西走廊,我们临时改道走甘南(我们每天晚上才决定第二天去哪儿),那也是丝路文明“青海之路”上惊心动魄的一笔。 某种程度上,我是个话痨,我每次都能把各种人聊得晕头转向。于是这个带我们去临夏的司机因为和我聊天得太专心,两次在高速上错过了该转弯的路口。两次...于是每次我们不得不再开12公里下高速,掉头,如此反复。还有一次在夏河遇到的藏族司机,被我一个奇葩的问题“你都给你们家几百只羊取了名字没有?”吓得刹那之间忘记了开车,转头呆呆地看着我,那是在曲折的盘山公路上,结果一车人都不遗余力地对我发出了各种指责。原本我异想天开地打算和Flo买两匹马走丝路--这个念头也终于被这个司机打击了,我甚至马的价格都问好了啊! Flo会在夏河没事乱转悠,“观棋不语真君子”(因为他看不懂也没话说)研究藏民下棋,而我就在四处打听马的价格,要不然就满城追逐一只脸上会时不时露出诡异笑容的放生羊。不过心满意足的是,我们得到了一群依然保持联系的好朋友和活佛郑重其事给我们取的藏族名字。Flo的叫做扎西杰布,我的叫做拉姆卓玛。从此这变成了一个乐此不疲的游戏,我们搭车的时候每遇到不同民族的司机,就请他们“赐予”我们本民族的名字。于是我在新疆维族叫作“阿依努儿”,在伊犁哈萨克地区叫作 “舒赫拉”,还有蒙古名字“萨仁孜孜克”.... 从甘南经过西宁到了青海湖。我特意让Flo在路边用我已经写好的牌子假装写路名,果然大家觉得这个老外写的一手好中文,于是大家徘徊着不肯走,最终我不得不解释“诸位英雄,你们围着我们,我们是拦不到车的....” 一辆卡车把我们带到了倒淌河,我和Flo第一次坐在卡车那彪悍宽敞的车厢里,忽然觉得自己成了西部片里的牛仔。 当青海湖美得振聋发聩的那一抹蓝和颜色明亮得顿时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大片油菜花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我们激动得简直要啜泣哽咽了。在这条全世界顶尖的自行车赛道上塞上耳机听电子乐环湖骑车,干脆把双手放开,仿佛飞起来了一样。晚上看得见银河的灿烂星空,清晨那美得惊心动魄的日出,傍晚那能让人停止心跳的日落,还有相逢意气千杯醉的各色江湖儿女...所以我更加不能理解为什么人们要画地为牢把自己禁锢在城市之间了,那么广阔的天地,那么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于是,在青海湖边我教会了Flo字正腔圆地唱“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在路上的生活里我们变得越来越不重视形象,常常就是,一个大清晨,有个姑娘坐在三叉路口的一堆行李前,蓬头垢面的研究Ipad上的地图,和身边那原本帅得让路人侧目如今灰头土脸不顾形象仰天伸懒腰的德国帅哥商量,我们今天去哪?他们旁边可能还有一袋包子,一把小乌克丽丽----因为这个花容失色的德国男生会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我们没有钱,可是我们可以给你提供音乐和欢笑....” 在青海湖边拦到的这辆重卡是负责拉货去拉萨的。司机看了一眼我们的琴说,你们也喜欢音乐么?这个年轻的司机从前学电吉他,北漂在三里屯组各种地下乐队,后来觉得自己那么混下去靠着梦想给不了家人交代,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让他跑到青藏线上来拉货,他说他从未放弃过梦想,等赚够了钱,再回去做自己的音乐。他的故事彻底颠覆了我对货车司机的印象,那些平凡的人质朴故事要比网络上杜撰的爱恨情仇更打动人心。他很慷慨地说“走!我们开到山顶坐下来弹琴唱歌!”一路上,我拿出我的随身小音箱,放着司机最喜欢的许巍。我们坐在卡车高高的驾驶室,有一种俯视苍生的豪气干云,然后大声歌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格尔木作为青藏线第一站管理严格,于是我们被包括青旅在内的所有大大小小的旅馆拒绝了,除非只有天价的涉外酒店。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主意。我说,来,跟我去夜市找人聊天,我们去和本地人交朋友,没准今儿有沙发睡了。结果是,我们真的在吃饭呃时候和邻座的一对年轻的小夫妇相谈甚欢,他们主动提出可以帮助我们,带我们去他们同事空出来的宿舍过一夜,还请我们吃烧烤喝酒。我们一起离开的时候全餐厅都在看我们,心想这两拨人刚才还是陌生人怎么就一起回家了呢?在路上最美好的就是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那些美好的事物,让人更加坚定地相信世间的温暖和真诚信任。 敦煌 - 哈密 搭车去敦煌的一路我们因为策略性失误就站在了高速公路正中,而且风大得能把写着路牌的纸紧贴在胸口上,危险系数极高。几经曲折我们终于到达了敦煌。在高速上我们曾经遇到一个独自拦车的姑娘,我立马警惕地劝说她 “走远点”,却也在拦下的第一辆的时候把她塞了进去先走。 结果敦煌城市那么大,我们还是在一个概率几乎为零的地方又重逢了。于是我们就收留了她,带她一起去找青旅住下,在青旅里我又靠着我戏称是人格魅力归顺了一枚警察迫使他改变了行程,于是四个嘻嘻哈哈地每天厮混在了一起。采野果子吃,生篝火烤西瓜围炉夜话,凌晨四点跑到戈壁滩上看玉门关上刻骨铭心的日出,一本正经地在遗迹废墟上扮演各种角色的穿越游戏,在阳关遇到风沙漫天的沙尘暴,依然邪混打哈地每天痛快地笑到肚子痛。 痛快地笑,痛快地喝酒,这才是我想要的人生。就仿佛那一日我们坐在鸣沙山看静静地看日落,一个背着帐篷的男孩经过,我就说 “何必要赶路呢,坐下来喝酒吧”,于是他就坐在我们身边,从包里掏出啤酒分发给大家,也默默接过我酒壶里烈酒喝了起来。不问来处,不问去处,只是在相聚的时候,大家义气相投,不辜负这良辰美景罢了。 敦煌拦车去哈密的那一段,我们站在瓜田边上拦车等了三四个小时,直到Flo喊饿。于是我说,你就去田里找瓜农要一个当午饭吧。我们就地用瑞士军刀杀了哈密瓜吃将起来,从此彻底贯彻“公路是我家”。Flo又出叟主意说,既然我们去的是哈密,不如我直接在路边端着块瓜不就成了?我说,你昨天偷采李子,今天又去摘瓜,我得教你个成语,叫作“瓜田李下”。 从柳园艰难地爬上去新疆的高速,沿着高速一边走一边高危险度地搭车。马上就有司机停下,他说“这是我第一次带人,今天看见了两次搭车客,心里就在想,下一个遇到的人我一定得带上,不然良心不安”。他憋了一肚子往事,只想找个树洞,一个不相干的人倾诉,于是我坐在副座上听了几个小时的隐私和各种对人生不公的抱怨。下车的时候他拒绝合影,拒绝透露姓名,他只是需要一个倾听的陌生人。 (未完待续) (下篇预告)敦煌 - 吐鲁番-高昌故城--乌鲁木齐--喀纳斯--乌鲁木齐
177 0
TA的照片 更多 13个相册 | 406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