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赵迟内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3国家15城市
  • 点评0 / 21

    去过 21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日本 2018-05-17
东京七丁目
前段时间(哈哈哈已经半年多了)一个人去日本旅行了,回来之后由于不停思念在东京的日子,所以终于有了写游记的冲动,思虑良久,一直纠结于自己的游记应该以什么方式记录,最后决定以自己看游记的需求把这篇一个人的 日本 自由行游记主体分为两个部分:干货与纪行。以及附录部分,是一些照片及简介。 新浪微博:赵迟内。 干货部分 ①签证 某宝某猪上目前办理签证十分方便,方便到什么程度呢,比如我拿不出各种证明就直接办了900+的超简化套餐,只需护照原件+两张4.5*4.5的彩色白底照片+旅行社的受理表,就能在10个工作日左右收到霓虹国的单次入境签证啦。 ②机票 机票在九月底签证一到手就立即下单了,天知道我在八月初开始打霓虹国的主意时就开始每天各大APP搜机票。由于我是 哈尔滨 出发,地理上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考虑过 上海 北京 大连 飞,当时全日空在这几个城市都有相当力度的优惠,往返 东京 含税1100~1500左右。可随着签证的到来,全日空的优惠也快结束了(其实并没有,只是考虑到去这几个城市飞的路费也不低),恰巧看见某猪上川航有 哈尔滨 往返 东京 的套票,一共1900,没有多少犹豫就买了(也就斟酌了20天吧嘻嘻),只是需要先从 哈尔滨 飞往 成都 ,再从 成都 飞去 东京 ,返程也要从东京飞成都,再飞回哈尔滨。 ③住宿 每次出境如果想住酒店类,基本只会考虑agoda,相比较而言,同类别的booking上搜出来的价格总是要高出一些(关键是老自动给我这种穷人推荐些高档酒店,弄得我一点进去就马上自己退出来,害怕多看一眼就会打消出行的念头),如果是民宿类的,目前都在用 Airbnb ,以前老是看见他们官博底下一堆控诉,想想自己去 香港 澳门 台湾 泰国 这么多次的使用都没任何问题,没想到这次也栽了(欢迎收看第二部分的各种吐槽)。 在 日本 一共住了7个晚上, 东京 第一晚和 箱根 的住宿都是青旅型的(但比起国内来也不便宜【说到花钱的地方就忍不住开始哭】),最后回 东京 3个晚上住在六本木(楼顶就能看见 东京 塔的那种高高高高高高档小区【容我嘚瑟一下】,但那只是个单间,连独立卫浴都没有【打回原形】),在 日本 住宿的一共花费是2000块。 ④其他 ⒈ 成田机场T1前往市中心的交通方式 不要只相信Google Map自动推荐的那几条!真的血的教训!我出关拿完行李后大约是 东京 时间20:30,初到 日本 就跟随人流的方向莫名其妙买了张sky liner的票,成田机场→日暮里 2470円,我当时心里就嘀咕了听说 日本 物价高,为毛会这么高,在sky liner上百度了一下才知道Access特快才一半票价,我缺时间吗?不,我缺的是钱啊!!! ⒉ 东京 市区的轨道交通 由于这次旅行相当随意(在 哈尔滨 机场准备起飞时才开始预订 东京 第一晚的住宿),加上之前校招什么的每天一个头十个大,再者 东京 交通本身就*&%¥#@,还有贫穷让我把 大阪 京都 的行程砍掉,于是乎决定回归旅行本身——乱来。没买西瓜卡,没买JR pass,后来算算其实还是挺合适的,毕竟像我这种晚上出门散步,直接从港区六本木走到涩谷的,也是没谁了。 东京 地铁很贵,起价就在人民币10元左右。其次,一天下来, 比如 从银座逛到新宿,是很辛苦的行程了,因此地铁或其他轨道交通使用频率就不会很高,所以如非专业景点观光客其实是没有必要买day pass的。 之前一直没搞懂JR pass和西瓜卡到底是咋回事。下面是自己玩了一圈后的理解。 JR pass:买完后在指定时间内乘坐JR指定路线不需要单独购票。后来一路下来发现诚如各大游记攻略所说,如果不跨区玩耍( 关东 → 关西 ),还是不太需要买JR pass。 西瓜卡:相当于储值卡,把现金存进卡里。短期内单次自由行的同志们,不推荐办理,因为它并没有什么优惠,还得坑一笔手续费。国内基本没机会使用现金的大家抓紧回味一下吧。 ⒊电话卡 推荐某宝上直接购买。我买的是8日内无限流量的达摩卡,人民币50左右,值得注意的是,这跟去其他地区不同,手机需要先在国内安装一个描述文件。这里有个小插曲,在 箱根 回 东京 的电车上,我给朋友微信发 箱根 的美照和视频,结果那个小圈圈简直从 小田原市 一直转到 横滨 ,特么我到 东京 下车了看一眼还没发完,于是乎我上某宝联系卖家,才知道自己莫名被限速了,申诉后就恢复正常4G网络。 ⒋ 箱根 day pass 到小田原站后,在站内可以直接购买,去 箱根 一定要买这个free pass,毕竟大山里实在不适合像在 东京 那样的徒步,使用 箱根 day pass可直接乘坐 箱根 町内所有交通工具,包括登山巴士、登山电车、海盗船、空中缆车等,包含了坐到 小田原市 的区段。由于我在 箱根 待三天两晚,计划是第三天一早就回 东京 ,就买了2 day pass,4000円,但是!但是!但是!第三天从宿处坐登山巴士到 小田原市 就花了770円,三日通才4500円...... ⒌江之岛电铁day pass 在江之岛上溜达完才知道有电铁day pass卖,600円包含江之铁全线(藤泽~ 镰仓 )。可以在这整个区间自由乘降,享受下湘南海岸边,一直眺望太平洋到日暮边陲。 ⒍六本木展望台 六本木52层展望台的票价是1800円,请注意这里有学生优惠,向前台出示学生证只要1200円。如果去53层需另加500円。哎,买完学生票高兴地太早,把还有53层这事儿忘了,52层的景观已经相当壮观了,看网上的图片,感觉53层更美。 ⒎免税店 最后回国在机场匆匆忙忙给我妈买了两瓶神仙水,前台姐姐一边结账一边给了我张500円的抵扣券,说拿这个去隔壁的零食店就能抵用,然后我高高兴兴地选了好几盒ROYCE巧克力,付钱时被告知不能使用...我当时%¥#…*,不过还是很后悔没有多买几盒,那些巧克力实在太好吃了。 纪行部分 ① 去年在 素万那普机场 ,飞机预备滑行起飞时,朋友问我下一站是哪, 首尔 ? 东京 ?我听完立马回了无数个白眼,对 东京 存有敬畏之心,没别的,印象里她就是贵的代名词。 一年后,我拿到 日本 签证,每天都要偷偷打开看好几遍,为什么要偷偷的呢,因为这次秘行没有告诉过其他任何人。秋招的路不算太顺利,终究还是收到了offer,尽管从始至终参加的宣讲会来看,基本没有我很想进入的公司。说来也是,这四年我根本不认同自己的工科生身份,只怕是再跟着潮流胡乱瞎选工作,痛苦便本是轮回而已。 这次的旅行我也说不上有任何必要,更说不清楚是逃避,如果避开自己厌恶的事物也算逃避的话;还是另寻生机。带朋友一起出境玩,我都会做好详尽的攻略与安排,倒不是怕弄丢,只是减免他们父母的一定程度的担心。自己出行,那就一切由着性子吧,这本是由着性子。 ② 坐在sky liner上,觉得很渴,但之前没敢买喝的,或许比起渴,害怕初来乍到就出洋相会让我更难受,尽管车上就只有三四人。窗外冷光繁华的广告牌与楼座的霓虹飞驰而过,我只以印入眼帘的是完全看不懂的日文才确信自己已到 东京 。 我们的留学生活,在 日本 的日子。我在 日本 回来后不停搜索关于 东京 的影片才发现。日暮里,丁尚彪与女儿还有妻子久别重逢的车站,也是我在 东京 需要到达的第一站。车站很大,人工窗口还在营业,售票员能说些中文。换乘JR线到神田,走在狭窄的小道上,周遭是刚刚睡醒的夜,热闹却陌生,我想念第一次到 上海 时,住在普陀区那样同样热闹又喧哗的夜,又或者10个月前抵达 台北 的那样热闹也柔软的夜。 ③ 22点在胶囊旅馆check in。前台那位戴着超大绿色美瞳的女生问我:“%*&@#@¥?” 我:“Excuse me?” 她:“%*&@#@¥?” 我:“Pardon?” 她:“Do you understand English?” 我: **** *** 听到她问我第一句话时就有些担心自己口语和听力一年左右没锻炼会不会有很大退步,不过听了几遍她问的东西还是一头雾水后,我觉得——是她的问题。因为在弄清楚她的agoda visa的发音后,就明白这几天必须少讲话了。 这是个仅限男士入住的胶囊旅馆,我住在五楼最里面的上铺舱位,铺上放置了一套睡衣、牙刷和毛巾,舱内彩电冰箱洗衣机应有尽有(并不......),但入住时间过晚,基本也派不上用场。在我前两分钟check in的是3个 日本 学生,我们被安排在同一层,储物柜与舱位道间的过道很窄,我就看完了他们在我面前一整套脱光,嗯,挺 日本 的,不知道他们晓不晓得过道间前台的监控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负一楼是浴室,洗漱用品一整套都是资生堂,每面镜子前都有 日本 影视作品里那种小凳子,坐着洗...有些地方能搓到吗?.....背后还有一个小型泡澡池。整体来说,为毛大家都推荐胶囊旅馆是 东京 必体验,我也算是终有体会。 23点走在去丸之内的 东京 街头,在桥下的黑暗里独自前行,猛然发觉身边睡着一些人。他们的铺盖边整齐地摆放着着许多生活用具,碗筷、日用品...突然想起 东京 教父 里的情节,那刻我才明白“homeless”这个词生动的描绘,一切生活起居看上去跟所谓”正常人“没什么不同,只是失去的能够遮雨挡风的屋檐而已,亲人呢?”亲人“这个词本身就够耐人寻味。 ④ 起了个大早,计划避开高峰期洗澡。没想到才7点半,胶囊旅馆的人已经走了大半。站在JR自动贩票机前,犹豫,上前,犹豫,上前......发现自己根本不会买票!最后撩起袖子,百度了一下......但Google Map上显示的参考价格自动贩票机上根本没有啊!再次撩起袖子,把路线拆分开买。 日本 电车售票不是点对点,而是根据价格区间贩售,Google Map上会显示总的参考价格,当找不到所对应的价格时不妨把目的地拆分(包含中转站时)。 下车后,拖着行李箱沿街前行,两侧是琳琅满目的美食餐厅,每家的特色菜肴都会制成有趣的蜡像摆在店门口,这才想起从离开 哈尔滨 起除掉飞机餐还没吃过一顿热食。 跟着地图,几步拐进小道,然后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排排性冷淡风的日式小别墅,几乎每家每户前都种了松树,是经过细心的修剪,还是它本来就是矮小的品种?我第一次感叹 日本 的精致之处。然而,在这里转了半个小时后,早已超过跟 Airbnb 房东约好的见面时间,直到房东给我发了一个新地址,我才知道 Airbnb 内置的默认地址是错的。 ⑤ 逛完0.13圈江之岛,吹着海风,热感并未减退。一直在找 青之炎 的拍摄地,因为我在几周前看完这部2003年的电影,特意前来圣地巡礼,还因此放弃了 大阪 京都 的行程。在快两点终于在大众点评上吃到了在 日本 的第一顿热食——一风堂。点完拉面后随手点了一份炸翅,没想到这炸翅好吃到飞起,里面居然是明太鱼籽,一对才320円。 吃完后在江之岛站买了day pass,可自由乘降江之电铁,经过 镰仓 高校前就能看见一群 中国 人了。想着我也下车凑个热闹,就在海边坐到了日落。青之炎 里,二宫和也最后骑自行车的撞向大巴的地点在哪里,那或许才是我此行想去的地方。 ⑥ 一夜无梦。 昨天回来时才下午五点,天已经全部被黑吞噬,沿着铁道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耳边只有远处电车和车站的“叮叮”铃声。杨德昌电影 一一 里NJ在 日本 与阿瑞见面,说 台北 的平交道已经很少有了。我站在平交道前在想,大陆的平交道也基本没有了。 房子在一楼,晚上窗户不关严实还会有冷风呼呼灌进。这么偏僻的地方真的会有房源评价上的那些 中国 人来住过吗?在卫生间里找到一瓶旅行装海飞丝,我才信了。第一次睡榻榻米,我以为这不会是很安心舒适的一眠,特别是刚刚花了20分钟打开了自动更改密码的行李箱后,掀开被子才发现里面有一层羊毛毯。 ⑦ 在藤泽站买了两个栗子泡芙,结果一手握到小田原站,再一手握到 箱根 的民宿。这是一家内部装潢很日式的青旅型酒店,什么是日式?我觉得用木头装修的就是日式。(嗯......别喷我没见识哈哈)选择住在这里的理由是,有私汤免费泡。 这回 Airbnb 给的默认地址没有出错,上面房东写的到达方式我也认真看了,但在小田原站买day pass时,小姐姐热情地问我知不知道怎么到达宿处,还强烈要求我出示具体地址给她看。我在她指定的地点下了登山电车后,拖着行李上坡下坡又上坡上坡上坡上上坡,终于抵达了民宿门口坐登山巴士可直接抵达的公交站。 放好行李就坐登山电车去强罗站,在这里可以换乘去早云山坐空中缆车的专线。比起登山巴士的便捷度,还是强推电车,电车会穿山越岭,沿途的风景不需要滤镜不需要构图也能直接发朋友圈。没想到强罗站排队的人多得跟喜欢我的人数一样,于是就放弃了今日坐缆车空中看 富士山 的计划。在强罗公园凭周游券可以免费进入,逛了一圈还是不甘心,又去强罗站排队了,不过这会人少了很多。 在缆车上看着向上喷涌热气的大涌谷和下方红绿相间的秋林,说实话缆车就这么坠下去我也愿意。 在排队坐最后一班海盗船时,终于听见有人说中文了,转头一问,果然是一对 台湾 来的父子。儿子看上去年龄与我相仿,爸爸问我是不是一个人来的,以一句“ 日本 很安全的哦”结尾。我说是,我十个月前也是一个人去 台湾 的,他说 台湾 也很安全。我说嗯对您都对。后来他问我是哪人,我说我是大陆的,他说就是问你大陆哪的,我说我是 湖南 的,他说 湖南 哪的,我说 永州 ——一小城市。他转头对他儿子说“你也算半个 湖南 人。”又回过头对我说,“他妈妈是 湖南 怀柔 的,我们一起在 上海 住了20几年。” ⑧ 夜晚的山里很冷。 等了大概三四个人,到我去Hot Spring的时候已经23点了。还好民宿的前台是个清吧,我就安心地翻墙回去听歌。晚上泡完汤穿衣服的时候发现洗衣机是海尔的,屋外的电车轰隆隆地经过,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由于计划在 箱根 住两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去洗澡洗头,放置行李时,前面一个 亚洲 面孔的男生在用英语结结巴巴地问前台一些事,我本想肯定是同胞上去帮忙来着,我说“你是 中国 人吗?”那个男生顿了一下,我想着或许是 韩国 人听不懂中文吧,他丫立马接了一句“不是。” “不是 韩国 人难道是 马来西亚 或 新加坡 华人?”我在心里小声bb。 “我是 台湾 人。” ...... 今天照昨天的路线反向进程。昨晚坐海盗船天都黑了,芦之湖啥也看不见,站在甲板上俩老美聊天,女生说“Everyone here is on vacation.” 我心想我tm可是来避难的。今天加了400円坐头等舱,结果丫玻璃是绿色的,拍好的视频越发觉得奇怪,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要下船了。 缆车排队时,身后有一对情侣经过时对我说“su mi ma sen”,我问他们是不是 中国 人,然后我们就开聊了,女生问我“你会日语吗?” 我说“只会常见的几个问候语,连一句完整的日语都不会说。”她说“那你心也真够大的。”我说“交流时即便是我会的那几个日语单词我都更愿意说英语,我害怕接上去下一句对面就要开始跟我唠日语了。” ⑨ 下午用周游券坐电车去了小田原站,爬上小田原城前纠结许久,因为门票500円。思索没去成 大阪 看不了天守阁,就上去吧。没想到上面风景真的棒,能看见不远处的蓝色海洋,那简直就是日漫里的场景。回车站的路上正好是放学时间,街上穿着制服的高中生三五成群地走在一起,不知不觉,我大学都要毕业了。 晚上回去的很早,没别的目的,就为了泡汤不用排队。一天结束地太早,导致八点多就想睡觉。夜里2点左右被别的客人的呼声惊醒,玩了几局游戏后睡意全无,便给几个小时后要入住的 东京 Airbnb 房东发邮件,询问能不能早些入住放置行李。 吐糟重点来了,在我把东西简单收拾一下,幻想一会儿check out前再泡次汤来着时,被系统警告, 东京 房源被取消。我的妈啊,那可是我来 日本 最期待的房间,因为在六本木,一居室,阳台能直接看见 东京 塔。 在系统告知已付款将在三小时内返还进银行卡的第一小时,我找到了另一家同样位于六本木,但只能在天台看见 东京 塔的民宿单间,公用卫浴那种。还是按照老计划踏进宫之下汤池,窗外的电车还是轰隆隆呼驰而过,也还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⑩ 终于回 东京 了。 Airbnb 内置地址又给了我一个错的...... 到达公寓楼时,已经错过了与房东约好的会面时间,只好自助check in。这是一栋房东的私人公寓,六楼再往上是 天台 , 天台 能看见 东京 塔,每层按照性别分,男生一层女生一层,在这里住的大多都是 东京 的上班族,每天晚上一回来就会看见扎堆坐在大厅门口聊天的西装皮履的租客喝酒谈笑。 回到 东京 后躺在床上好好睡了一下午,就像十多个小时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再醒来时天色将晚,从六本木走到涩谷,中途在Family Mart上了厕所, 日本 的智能马桶的普及就如国内支付宝一样。身边是来来往往下班的都市男女, 东京 的人们真会打扮,我就是乡下进城的模样。后来莫名走进芝公园的一家中华餐馆,这里的套餐都是880円统一价,服务小哥见我说英语马上换中文问我是不是 中国 人,老板娘在确认之后,一改之前的日语,抛出一句 东北 味的“太好了。”我再看餐馆的名字:满洲春。 第二日醒来时已经快十点,这次的房东并没有提供洗漱用品,昨晚在7-11买了一小套资生堂旅行装,太好用了!逛了一下午银座,这规划的设计感与整洁度,我的妈呀!晚上去了新宿,从歌舞伎町穿梭到新宿二丁目,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欲望。异常?这才是正常该有样子。 我好爱 东京 ,在一个我讨厌了4年的城市生活之后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够说出热爱另一个城市的话语。总说什么人生百态,世相万千。那到底该是什么?是口号吗? 最后一天急急忙忙从秋叶原回到六本木,爬上52层展望台,赶上了日落时分的 东京 。俯瞰这座城市,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⑪ 恋恋不舍一直从成田机场蔓延到 双流 机场。也是凌晨时分到达,想起从 哈尔滨 飞来的那一晚,飞机也晚点了近半小时,在 济南 机场中转时匆忙预定的酒店,老板一直给我发短信说要接我,第二天要去退房老板不在,老板娘直接帮我滴滴打车送去机场。 在 成都 呆了不到24个小时,从吃的食物到人们说的方言再到我印象里秋天该有的温度都让我很熟悉。 湖南 最近怎么样了呢? 我得回去继续冬天了。 附录部分 在国内先换好的钱 成田机场,sky liner(坑爹票) JR东京站 胶囊旅馆的睡衣 江之岛上偶遇的小狗咂 湘南海岸边的便利店快餐 镰仓榻榻米民宿 日本随处可见的小松树 箱根神社 空中缆车与大涌谷 芦之湖海盗船 箱根神社 小田原城与城楼上的远眺 宫之下民宿免费的私汤 点评分还蛮高的宫之下晚餐 芝公园 港区六本木麻布十番民宿的楼顶 秋叶原扭出来der 新宿 银座 六本木之丘52层展望台 坐电车去机场

哈尔滨 成都 东京 镰仓 藤泽市 箱根 箱根 箱根 东京 东京 东京 东京 成都 哈尔滨

70 0
TA的照片 更多 1个相册 | 36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