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FALSTAFF: I will not lend thee a penny. PISTOL: Why, then the world's mine oyster. Which I with sword will open.

确定 取消
0%

黑鹰武士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深圳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2)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0国家34城市
  • 点评0 / 54

    去过 54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 2017-09-30
和幻想生活在别处(一):俄京遗梦
去年年底申请了剑桥大学的一个暑期学校,本来不抱什么希望,不想竟然获得了录取。于是今年从四月份开始,除了应付日常的学业以外,还要研究各种签证的办理以及我如何从寨都移动到剑桥这个有趣的问题。本次旅行行动代号“和幻想生活在别处”,这种为一些重要活动赋予代号的传统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军迷的时候,从一些传承至今的代号,例如“和平使命”、“海上联合”里面,也可以管窥当年我的生活状态和政治态度。 本次旅行的行动代号来自于02-03年左右我从一本杂志上读到的一首同名小诗: 《和幻想生活在别处》 文/淳子 图/寂地 (这本叫做《漫友》的杂志当年在我父母眼里是绝对的禁书,虽然那本特定的杂志没有保存下来,但这首诗被我单独撕下来收藏了很多年,终于在最近一次搬家的时候不幸散佚。所以这里没有图,但基于尊重,一并列出图文作者。) 夏日午后 我爬上城市高空 将自己悬挂 脚下是钢筋水泥的丛林 头顶是离天国最近的地方 有风吹过有云掠过 可以飞的幻想 仿佛触手可及 七月 我想出走 寻找我的幻想之城 我只是个平凡的小孩 那些戏剧般的绚烂 与我无关 紧握在我手中的 不是一条细线 而是我 散落在喧嚣中的梦 在我闭眼的沉默中 有他们看不见的 激流暗涌 决定了吗 真要出发了吗 黑夜里 我看不清 幻想的颜色 沉默中 我听见 潮起潮落 终于 启程 终于 在路上 没有行囊 只有 彼得潘的匣子 蠢蠢欲动 谁在哼着《寂寞公路》 和我的心 一起跳舞 没有陌生人 没有多余的眼睛 可以独自分享 自由的表情 心中鼓胀的花蕾 将不能诉说的愿望 在风中 恣意释放 我努力眺望 以为可以看到 路的尽头 理想和现实 碰撞出点点星光 刺痛憧憬的眼 站在无人的站台 我就要离开 快乐纠缠着天空 每一朵云彩 无处告别 哪里 才是梦想的疆界 我闭上眼飞翔 指间触摸到 幻想柔软的裙裾 终于到达 在生活的别处 ——现在读来不免觉得有些矫情,不过这是02-03年的文字,只能代表我当年的审美。显然,这不是一首抒发快乐情感的诗,却相当符合我当年的心情。这个行动代号也有向过去致意的意思,如前所述,当年我是个军迷,这次旅行的一项重要活动就是参观各地的军事博物馆。很多地方都是神游已久,甚至可以说“去过”无数次;但其实我的视神经根本未曾感受过那一切,之前我看到的不过是纸张和电脑屏幕而已。 大概2010年左右,托一位北京铁道迷大佬的福,我有幸在清华大学和两位香港铁道迷共进晚餐,并获赠一本他们在全国各地运转期间亲自拍摄的图片集。当时就知道他们两位曾经运转过从红磡火车站出发,一直到伦敦的铁路旅行。几年以后我也去了香港生活,但一直无缘和他们两位再会,对此颇觉惭愧。不过从红磡出发,穿越亚欧大陆直奔岛国不列颠的旅程,也就此成了我心中的一个有待实现的愿望。 当然,香港同胞这一路走到哪里免签到哪里,而我们的猪肝红小本本走到哪里就要办哪里的签证——从深圳办到香港,又从莫斯科办到伦敦,要说签证问题在整个旅程里如影随形,那也是毫不夸张的。一路过关斩将办下来,这些签证上天南海北的签发地点就是一个旅行者所能得到最好的勋章。 首当其冲自然是办 英国签证 ,后来发现这张英签竟然是所有签证里相对最简单的。这期间还有个小插曲,那就是剑桥把我的邀请函寄去了北京本部,而当时我正在云南运转滇越铁路米轨列车,就托我的朋友代领,再寄到寨都。 接下来是 俄国签证 ,众所周知该国贪污腐败问题非常严重,警察和边检经常在签证和邀请函上做文章并借机索贿,所以我也打算自己DIY而不是找旅行社代办;于是自己买了电子版邀请函,在香港的俄国领事馆顺利签出,为此消耗了两次香港签注。虽然如此,后来在莫斯科还是遇到了问题,这是后话。 这张俄签办出来以后不到一个月,得知俄国领事馆更改了签证政策,现在大部分时间只能通过签证中心申请,而且和大陆一样要求邀请函原件了。 接下来还需要两张签证:白俄罗斯过境签和申根签,因为了解到白俄签证可以在莫斯科办,所以就先解决申根。 拿到签证发现这张 德国申根过境签 竟然花了我两周时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行程也不断地一缩再缩,最开始可以从满洲里出境顺便回趟家,接下来只能坐K3从外蒙古走(实际上由于 香港蒙古领事馆 要求有火车票才能申请过境签,K3的方案反倒最先被否决),然后又打算先飞到伊尔库茨克,体验最早的西伯利亚铁路绕过贝加尔湖的那一段(Circum-Baikal Railway,现在因为弯道取直,这段铁路成为了旅游景点,有蒸汽机车运行;但网上的“贝加尔湖环湖铁路”实际是不正确的翻译),再坐火车继续前行,但很快就也没有时间来实行这个方案了。 除此之外,早些年我对于这段旅程的设想一直是从北欧走,取道芬兰、瑞典、丹麦等国前往欧洲大陆,这样就不用办理白俄罗斯签证。但实际上这个方案不可行,因为芬兰铁路是宽轨,瑞典铁路是准轨,我了解到的信息是两国铁路之间不能直接换乘,需要坐一段10公里左右的接驳巴士。虽然这段接驳巴士可以用欧铁通票免费乘坐,但这也相当于铁路旅行断开了。 后来波罗的海三国加入了申根区,但经由它们前往西欧依然不可行,因为没有直通列车。目前所有从俄国出发去西欧的火车都要经由白俄罗斯。 于是最终的行程变成了这样:取道香港飞去莫斯科,在莫斯科办理白俄罗斯过境签证,然后火车穿越欧洲。实际上,拿到德签的当天就买了张第二天香港—莫斯科的机票说走就走了。 那天晚上的心情还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作为一个(曾经的)二战历史爱好者,可以说我对欧洲大陆无比熟悉;但我从未踏上过欧洲的土地,所以也可以说那是一个无比陌生的地方。幻想和现实,现在终于要合而为一。

深圳 香港 莫斯科 莫斯科 莫斯科

214 6
TA的照片 更多 3个相册 | 52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