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讓遠方變成苟且

确定 取消
0%

国际路痴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5)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2国家70城市
  • 点评204 / 424

    去过 424 个目的地
    点评过 204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6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土耳其 2018-05-14
亂行亂撞的一個月(之一)
2018年3月2日,又坐上飛往伊斯坦布爾的飛機。時隔一個月,再次飛往土耳其,為何而去?!事實上,自己的出發點極其含糊不清:因為要確定一段不明朗的戀情?因為想逃離自己厭倦了的這四年的生活,渴望重新開始?兩個因素都沾點邊,但卻都不那麼全心全意。於是告訴自己:Just do it! 在伊斯坦布爾停留了3天,他沒有出現,連信息都沒有。雖然無以掩飾自己的難過,可是因為有了答案,卻又感覺到輕鬆。第二天,還是不死心,主動聯系他,他說“你來我的城市啊!”我當然不會去!這是底線!為何我飛越幾千公里來看你,而你不肯開300公里的車來相聚?!哪怕我們單純是普通的朋友,這個要求也不算是過分的盼望吧?!忽然感覺到,來伊斯坦布爾只為證實自己的荒謬和愚蠢!此後的2天,一個人遊走在伊斯坦布爾的街頭,抽水煙,喝拉克酒⋯⋯ 帶著巨大的失落去看奧爾罕 帕慕克的《伊斯坦布爾》,跟著他體會這個城市的「呼愁」,以及自己的「呼愁」。伊斯坦布爾,這個奧斯曼全盛時期的帝都,給予我一種抽象卻又實實在在存於呼吸中的碎裂感。 3天之後,坐上夜班車前往原來計劃好的下一站——保加利亞。是的,原先就計劃好了,我只給他3天時間,如果他來伊斯坦布爾的話,有可能就跟他一起回去他的城市;如果他不來,我就按自己的行程走。所以,只買了單程機票,也不預訂任何酒店,因為不知道這趟流浪的終點在何方?何時結束?而原先計劃的行程是:伊斯坦布爾——普羅夫迪夫——索菲亞——尼斯——貝爾格萊德——圖茲拉——巴黎亞魯卡——里耶卡——普拉——威尼斯——都靈 對,原本的目的地是都靈,不是伊斯坦布爾!我已經作了最壞的打算。都靈,這座城市我從未去過,但因為尼采、因為許多義大利電影、因為僅僅這個具有魔性的名字,我希望能在此生活上一段時間,如果簽證許可的話。 2018年3月5日凌晨1點多,漆黑的車窗外看不見任何景物,但聽得見簌簌的雨聲。當大巴到了埃迪爾內邊境,一排排高高的鐵欄柵出現在前方,慘白的燈光照耀在空空如也的閘口通道上,汽車上,還有靠窗位置的人們的臉上,這空曠又肅靜的邊防驛站讓人突然生出一種戰時的警備狀態。本來有好幾個閘口,現在只開放了一條通道。我們的大巴停住了,前面還停著另一輛其他公司的大巴,它的前面還有另一輛⋯⋯ 轟隆隆的發動機在冰冷的雨夜裡散出熱氣,大家都在等待出關檢查。車停了約莫12分鐘,車門打開,上來一位便衣警察,他一上車就先要求坐在第一排的一個男乘客出示護照。例行檢查了該乘客後,他放眼看了一下整車人後,目光就迅速鎖定在我這兒。嗯,整車人裡頭也就只有我一個是東亞人的面孔,來吧!他大步走到我面前問:“講英文嗎?” “是的。” “請出示你的護照。” 我把預先準備好的護照递到他手上,他翻看了一下,問:“這是第二次來土耳其?”我答:“嚴格地說,這是第三次。” “你的職業是什麼?” “設計師。” “來土耳其做生意?” “不是,來旅遊。” “在土耳其住在哪兒?” “我給你看我Booking.com上的住宿紀錄?”我覺得奇怪,這不都要出境了,還問住哪兒!“不必了。謝謝!”說完他把護照歸還我,轉頭就下車了。隨後,全車人也下車,進入出入境大廳。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疲憊,但心裡有絲激動和興奮。終於離開了傷心的土耳其了!而且,之前的出入境都是機場通關,而這次是陸路出境,體驗太不相同了。我環視了一下人們手上的護照,只有兩種顏色,要麼是棗紅色的,要麼是墨綠色,只有我是普藍色。輪到我的時候,海關官員看完又看,還在電腦上查了好一會兒,才在護照上響亮地蓋上一個帶有汽車圖案的出境章。 嗯,下一站就是保加利亞了!我抑鬱的情緒好像有了點鬆動。

香港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普罗夫迪夫 普罗夫迪夫 普罗夫迪夫 普罗夫迪夫 普罗夫迪夫 索菲亚 索菲亚 索菲亚 索菲亚 索菲亚 苏黎世 苏黎世 苏黎世 都灵 都灵 都灵 都灵 牛津 牛津 牛津 牛津 牛津 牛津 牛津 牛津 牛津 伦敦 伦敦 伦敦 伦敦 伦敦 曼彻斯特 曼彻斯特 曼彻斯特 伦敦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北京

42 0

发表在 土耳其 2018-02-10
布爾薩的迷惑
明天(2018年1月18日)就要離開布爾薩了,竟然有點不捨。剛來的時候還計算著早點回伊斯坦布爾的,現在,卻在冬雨的夜裡,默默翻想,在布爾薩的這些日子。 1月8日,跟同行的朋友在伊斯坦布爾度過四天後,就各奔東西了。她去番紅花和格蕾梅。而我,則決定先去雅典,然後來布爾薩。我們在伊斯坦布爾認識一個咖啡館的老闆,他對我說:「你應該去格蕾梅!沒有到過格蕾梅就等於沒有來過土耳其。」並且熱情洋溢又帶點主觀色彩地跟我熱銷格蕾梅。我是個抗拒熱門事物的人,你越要說那兒多招人喜愛,或越要我聽從,我的「驢」勁也會隨著你試圖說服我的力度而按正比例反抗。那老闆沒輒,說,「布爾薩有啥好!呆一天就可以回來了。」這一點我不好說了,他是土耳其人,我不是,對布爾薩還真沒概念。我一定要來布爾薩的原因,是要收集土耳其皮影,看一場土耳其的皮影戲,希望能如願達成。 到布爾薩那天天氣陰鬱異常,並且風大。招了出租車就往預訂的住處趕,不想浪費任何時間。賓館離皮影博物館有2公里的路程,閒逛著就過去了,第一天就找到渴求的目標,心裏自然是高興的。但布爾薩真的不像伊斯坦布爾,大部分人都不會英文,溝通起來只好指手畫腳的。而且因為天色晦暗,對布爾薩的印象也就晦暗異常。如果不是皮影戲要星期三才有演出,還真的想第二天就離開了。 第二天(2018年1月15日)陽光燦爛!這極端影響著我的心情,於是便跳上公交車前往市區去綠色清真寺,天氣好得不要不要的。早上9點多的綠色清真寺沒有一個人,掃地的員工一臉微笑就如朗日般,讓人感到和暖。在清真寺裡頭和周邊一通亂拍後,找了張乾淨的木椅坐下,看剛才的拍攝。有幾張不錯,估計自己的臉上已經現出一些得瑟的表情。 「嘿!你好!」 我抬起頭,看見一個燦爛的笑容,比暖洋洋的冬日更熱力四射。這款笑容有種讓人無力抗拒的魅力。便微笑著回應: 「嘿!你好!」 「我能打擾你一下嗎?我是藝術家,曾經為綠色清真寺畫過壁畫,現在還有些沒完成的呢。你看過嗎?」 「我剛從那兒出來,看到了。」 心裡想,是招攬生意的人啊?還是強行做導遊的?從伊斯坦布爾到布爾薩,滿街都是這樣的「朋友」們!跟你握手,然後拉你進店強買強賣;或,使勁兒跟你介紹古蹟歷史,最後讓你付費埋單⋯⋯ 花樣很多,所以得提點神。 「你願意到我的店鋪看看嗎?那是一棟古老的建築。離這很近,我保證你會喜歡的,相信我。」 我應該拒絕!可是,竟然聽見自己回答: 「為什麼不呢?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話說出口之後的後悔,感覺自己該吃藥了!吃三大瓶後悔藥吧,如果這個世界上有的話。但既然應承了,就只好懨懨地跟著他走了100多米,來到他的店鋪,確實是老房子,木結構的。三層樓,每層都堆滿了土耳其特色,而且同質性非常強的商品,就是哪兒哪兒哪都有的東西。 我說,「你不是藝術家嗎?還賣旅遊用品。」 他說,「藝術家也要生活。」然後問,「要喝茶還是咖啡?」 「不客氣。我看看就走。」 「喝了咖啡再走,天這麼冷,暖和一下吧。」他一邊說,已經一邊把咖啡弄出來了。 「好吧。真不好意思麻煩你。」 「你為什麼那麼害羞呢?」 「不是害羞,主要是我不喜歡購物。很抱歉,做不成你的顧客了。」 「你可以放下你的咖啡嗎?」 「怎麼了?」他的手已經伸過來,把我手上的咖啡拿走,放在桌面上。並說, 「你害羞起來太可愛了,就想擁抱一下你,可以嗎?」 我還沒來得及回應,他已經擁了上來。 心裡開始小鹿亂撞,這算啥呢?!或許不算啥,淡定就是,反正穿著那麼厚的衣服。然後,他放開我,笑著說,「還是那麼害羞?」 我只有滿臉通紅和不知所措的份兒。 「今晚,我帶你去看蘇菲教的舞蹈?你願意嗎?放心,我不會強迫你。」 早已聽說,布爾薩的Sema不像伊斯坦布爾的那麼商業。但對於陌生人,心中還是有防範,於是說: 「你告訴我地址,我自己去也行,實在不好意思打擾你的時間。」 他大笑起來:「你害怕我?」 「沒有!」我有點氣惱被人看穿自己的想法。 他繼續笑,那種捕獲了獵物自滿的笑! 「不去看表演也行。晚上請你喝一杯,聊聊天?」 「可以吧。不過我隨時隨地會改變主意的。」 「好。我們加個微信吧,讓我知道你會不會改變主意。」 加了微信後,他送我出店鋪,告訴我怎樣去蘇丹奧斯曼和奧爾汗的墓。 傍晚,我還是告訴他,我決定不跟陌生人約會了。他問我理由,我說沒有理由,他評論我這是負能量的想法。我為了表現自己正能量,只好答應他赴約了。 他來賓館接我,上了車後,他遞給我一個包裝得很漂亮的小包裹,說: 「給你的。希望你喜歡。」 「什麼啊?」 「你打開看看。」 是一個土耳其眼鑰匙釦和一條圍巾。 我說,「不能收你的禮物,我們只是萍水相逢。」 「你不喜歡?」 「不是,當然喜歡了。很感謝你的禮物,但我不能要。」 「你喜歡就收著。我是不會售賣我送出去的禮物的。」 「你經常送禮物給你的女性顧客?」 「不會!你說什麼呢?我生意還沒做那麼大。而且,你不是我的顧客,你是我喜歡的人。」 呃,肯定打小沒少吃土耳其甜品,嘴甜舌滑的呢。但,女人,真的耳根子軟啊。 不用再累敘了,這一晚過得愉快而浪漫,他的激情表現在不失禮的層面。 2月16日,他一早就來電,語氣還是那麼飛揚著自信: 「來我的店吧,我想見你。」 老實說,我的防線已經全面潰敗了。昨夜我們聊到各自的家庭,他父親正在住院,媽媽身體也欠佳。這讓我想到自己的家庭景況,而理解他的難處。也聊到各自的生活哲學,他是白羊座,跟射手座一樣,都是會哈哈哈哈哈的樂天派,而他更自信。所以,今天是要去見他的,因為來而不往非禮也,收了他的禮得還。 到了他的店,看見他還是那一臉照亮全世界的笑容。熱吻過後,便問: 「你真的不打算帶些土耳其特產回家給親人朋友嗎?我這裡的老地毯是我自己去北部搜羅的,獨一無二的好東西。」 「是嗎?怎樣獨一無二?」 他開始一件一件地毯拿出來,給我上課⋯⋯ 最後,我說: 「這條掛毯的圖案和樣式還可以,手工的嗎?」 「全手工。親愛的,相信我。」 「但我真的不想買任何東西。」 「我不會強迫你,親愛的。」熱吻攻勢又開始。 「欸!你能好好做生意嗎?這掛毯貴不貴?」 「你不是我的顧客。我給你優惠價:450美元。」 「啊!好貴!我也不懂貨。」心裡本來盤算著,自己沒有禮物可給他,就幫襯他一單小生意,如此也不虧欠他什麼了。可是,450美元大大超出了我的預算。 「算了。我買不起。」我說。 「你等等,我問一下。」 「不用。我不買了。」 他打了一個電話,掛了電話後,說,「250美元吧。這個價錢我不會給任何人的。」 「250美元也不是我能隨意承受的。算了,我走了,去買些漂亮的花給你媽媽吧。」 他又吻上來,說,「你真是個小甜心。」 停下之後,他說,「你喜歡就拿走吧,就當我給你的禮物!」 我瞪大眼睛說,「不能!這麼貴的東西我不能收。昨晚已經收了你的禮物了啊!」 「那怎麼辦?你喜歡的東西我絕對不會再賣給別人了。」 我感覺我的底線在清脆地斷裂著⋯⋯ 猶豫再三,最後說: 「行。我買。你收信用卡嗎?」 「寶貝,信用卡會產生其他費用。前面就有櫃員機,你可以給我現金的。」 走去取錢的路上,在心裡狂罵自己千萬遍腦殘!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種不爽的感覺。想起他燦爛的笑臉,總覺得掉進了陷阱,他的笑是不是有一種捕獲獵物的自豪與自信?並且因此而燦爛?! 給錢他的時候,他跟我計較四捨五入。我給他了。 離開他的店,走了大約1公里,找到一個賣花的小車檔攤,在冬雨和寒風中,賣花的中年男人兩手通紅地給我仔細地剪裁和包裝。收了25里拉後,也溫暖地微笑著目送我離開。 再回到他的店,他的店員說他出去了,要我等等,他們去找他。 第一個想法就是,他又去兜攬其他客人?其實,生活並不容易。 再見他時,感覺自己有一種不自然的表情,說不清楚是什麼,或許是沒有信任了。把花簇交給他,說:「請你代我轉交給你媽媽,並且問候她,讓她保重自己身體。」 他匆匆地說:「謝謝你!今晚我去找你。」 我一言不發,扭頭就走進細雨中,像逃離一個慘案現場的感覺是那麼濃烈。與此同時,拉黑了他的微信和電話,心情與這淒風慘雨和諧了。 或許,一切於他而言,都是生意。生活對誰來說,都不容易,這些我可以理解。只是,不要以愛情的名義。迷惑的是:我太狹窄了?還是對方並不純粹?射手座的簡單粗暴結局:老子不管了!愛誰誰!從陌生人歸於陌生人,相忘於江湖吧。
66 7

发表在 希腊/塞浦路斯 2018-01-17
找尋起源
2018年1月8日至今天(12日),完成了在雅典為期四天的旅程。 雅典,原不在計劃之中,只是做行程規劃時,忽然看見伊斯坦布爾和雅典相距並不遙遠(地理是體育老師教的 ),再查了一下往返機票,便2秒內決定了這一次朝聖。 是的,朝聖。有一本書叫《歐洲極簡史》,裡面提到歐洲文明源於古希臘文明,古希臘對歐洲的影響是根源性的。這三年內,幾次遊歷德國、法國、義大利和比利時,他們深厚的藝術、科學、哲學等方面的文化底蘊,皆承繼自古希臘。 說實在的,剛抵步雅典第一天時,有一絲失落。因為它太不像歐洲了,甚至可以說,它比不上中國的某些2級城市,舊城裡的建築低矮而殘舊,街道迂迴曲折又狹窄。尤其是到處都是騎樓,感覺回到兩廣的某些小城鎮。但滿街的橘子樹,卻是讓人賞心悅目。1月正是橘子成熟的季節,它們皇然燦爛地結滿枝頭,在灰暗的雨天裡,傲視一切殘舊和冰冷。當然還有橄欖樹,黑乎乎的小橄欖還未到成熟之時。從機場打的到舊城中心,這是雅典給我的第一印象。 這種印象伴隨著四天的漫遊,直至離開,仍然揮之不去。無論去衛城、奧林匹舊址或古集市等,所有的古蹟,都使人想起《牡丹亭》裡頭的曲子: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沉重的歷史感,使我想起圓明園,想起如許曾經登峰極造又敗落的人世。因為天氣,因為持續不斷的罷工更顯得這座城池有某種不真實的感覺。隨處可見的流浪漢和乞丐,他們在寒風裡用紙皮雜物圍裹著自己;以及面無表情或不耐煩的人們。跟歐洲其他國家太不一樣了。它完全像是個發展中國家!歐洲當代文明與它離得太遠,它像一個憤世嫉俗的老者,曾經的榮耀不再,胸口卻裝滿憤懣和鄙視。我曾經滿心的期望被現實撕得粉碎。 第一天下地鐵就發覺異常,地鐵站的閘口全部打開,人們出入都不必刷卡。心想,會不會像德、法、意那樣,到了車內才被抽查呢?於是,還是老實地買了個5次出入的地鐵通票。後來發現不僅僅一個地鐵站如此,幾乎經過的所有站都不用刷卡,難道機器全壞了?由於就住在市中心,雖然路痴,但總有路人指路,坐車的機會也慢慢就少了。到11日,Airbnb的房東告知:12日地鐵和船航都罷工。因為這天要飛回伊斯坦布爾,心裡就開始發毛。一個從無罷工發生國度的子民,總覺得罷工將伴隨騷亂等非和諧因素。所以馬上上網查,原來雅典每個月都有罷工,所有地鐵閘口停用也是一種對政府決策不滿的抗議!退房的時候跟房東聊了一下,她是一個話劇演員,挺有親和力的。她說,平均下來,雅典幾乎每個月都有兩次罷工。我難以想像!問:這樣會很影響你們的生活和工作吧?她說:已經習慣了。 到了機場,仍然感受到某種不友好的氣氛。或許,生活太難,波折太多,大家的情緒都不好。而我還是高興來這麼一趟,看見了,從此,也就少了些幻想多了些體會。

广州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雅典 雅典 雅典 雅典 雅典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 广州

43 2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92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