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0%

极地梦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0国家70城市
  • 点评0 / 2

    去过 2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17-07-12
极地梦之南极篇【全】
时间像溪水静静地流淌。大华府今年的春天似乎很短,一眨眼的功夫似乎夏天就在眼前。望着廊前盛开的郁金香,听着孩子们在院子里追逐的欢笑声,我的思绪好像又回到了圣诞节前后那遥远的南极游船上...... “南极?你没有在发烧吧?”我惊讶地问道。老公悠悠地看着我,不做声地笑笑。南极只有每年的夏天短短几个月可以前往。早在去年春天,在老公的极力主张下,我们定了全家圣诞节去南极的邮轮。12月14日,在美国同事们满是惊讶、羡慕的目光中,在耳边“Sounds like an awesome adventure. Fascinating!” 的祝福里,本着尽量保持低调、不张扬的原则下【偷笑一下】,我们开始了酝酿已久的,充满了想象、浪漫、刺激的南极之旅。 12月17日, 阿根廷乌斯怀亚 在短暂经停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和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后,12月17日晚上7点,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个坐落在地球上最南端的小镇乌斯怀亚(Ushuaia)。在体会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盛夏之后,一出机场迎面的冷风和突如其来的阵雨让我们着实体会到世界尽头的不同。在入住一家装潢十分别致复古型的私人酒店后,非常懂得享受并识货的小儿子连声说:这个房间好,舒服,比一百美元一晚的好多了。木屋窗外不知名的小花儿开得正艳,可能因为日照时间长的缘故吧,颜色都分外妖娆。此时已经晚上10点半了,太阳依旧斜挂在天边,丝毫没有要落下去的意思。眼看离神奇的南极越来越近,我自己也莫名的兴奋起来,披件外套就跟着老公在小镇的各条街道上游逛穿行。杂货店都还开着门,买了包樱桃和瓜子准备第二天到船上去享用。 12月18日, 阿根廷乌斯怀亚 上午,把行李安放到船公司指定的地方后,我们决定去登小镇背后的Martial雪山。出租车只能开到山脚下,我们一步一个脚印的坚持爬到了最高点。一路走来,真的是一时晴,一时雨,一时雪,变化之快,令人接应不暇。才明白雪峰之巅,连天气都可以这样的随心所欲。登高远眺山下的小镇,风景就别提有多美啦。我学着旁边的登山客,也在奔腾的溪流旁,饮一口这融化了的千年雪水,清凉甘甜,一丝丝沁人心脾。想着若是用此水沏一壶铁观音,又会是何等妙曼的滋味呢?在下山途中,偶遇一位独行老者,热情奔放地邀请我们坐他的小破车返回市区。车的后面堆的是他的全部家当。我们四个人横七竖八地挤在后面。虽然是你比我画地交流着,心情却也颇为愉悦。分手之前大家一起来张人在旅途的合影,也可谓随缘了。 匆忙吃过午饭后就开始登船,5点一到,随着一声汽笛长鸣,游船缓缓地驶离港口,我们的冰雪极地之旅就正式的启航啦。我站在甲板上一顿狂拍,希望这宁静的小镇、巍峨的雪山,碧蓝的大海可以稍稍成就一下我的摄影艺术之梦想。 12月19-20日,德雷克海峡和南极大陆 开船5个小时之后,就驶入了著名的德雷克海峡。德雷克海峡是世界上最宽的海峡,同时也是最深的海峡。海峡中常有狂风巨浪,有时浪高达10-20米。为预防起见,吃了一粒晕船药以后,我就躺上床上慢慢地进入了梦乡。回想起来我们觉得非常幸运。在经过两天的航行,在绝少有的风平浪静中我们横穿了德雷克海峡。那浪一般也至少有两三米高吧,但此时此地可根本就不算什么。 20号的傍晚,南极大陆豁然出现在远远的地平线上。一船人都惊叹自己的好运气,份份走到甲板上忙着拍个不停。正在这时,广播响起来,说船的左侧出现了鲸鱼。大伙一窝蜂地冲到左边,长枪短炮,咔嚓个不停。一群座头鲸喷着水,时而背部露出水面, 时而尾巴翻上翻下,引得大伙儿不停的从里跑到外,从左跑到右,从上跑到下,就只为了抓拍到那精彩的一瞬间。据船上的极地动物学家介绍,这次是罕见的鲸群吐泡泡捕食的场景。我十分得意自己拍到了这第一手珍贵的资料。看罢鲸鱼,再欣赏一下海燕。一群群的小精灵煽动着黑白分明,且花色左右整齐对称的翅膀,时而紧贴水面,时而又凌空而起,一路上忠实地陪伴着我们。其中偶尔夹杂着一两只大个的信天翁,优雅从容地翱翔于碧波蓝天之间。我们沉静其中,不由地暂时忘却了时间、网络、尘事,甚至自己...... 12月21日 Cuverville岛和Danco岛 一大早醒来,发现我们的船已经停下来了。拉开窗帘一看,周围都是皑皑的雪山。远远的一条座头鲸在岸边时起时浮。匆匆吃完早饭,穿上雪裤和靴子,拿上救生衣,一家人兴冲冲地向出口走去。小小的冲锋艇把我们一批批地拉到岸边,终于一脚踏上了南极的陆地。这地球上最后的一片净土,每年有大约三万多人被他的魅力吸引,不远万里而来。迎面首先看见走来的,当然就是长年居住在这里的主人,企鹅啰。第一次零距离的看到这么多又萌又呆,又帅又酷的小家伙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按快门按到手软。千姿百媚,无以言表啊! 套上了防滑雪鞋后,我们就一字排开,一个跟着一个地往山坡上爬。没过膝盖的雪,也阻挡不了我们前行的脚步。在半山腰上,我们又一次地和萌萌的企鹅们碰上了。现在正是企鹅孵蛋的季节。他们都结结实实地坐在用石头砌好的窝里。有几个调皮的企鹅偷偷地把邻居的石子偷过来放在自己窝里,然后若无其事地坐在那儿。过了一会儿觉得没有被发现,就又故伎重施。这引得我们忍俊不禁,轻轻地坐下来,静静地观赏。 回到船上吃过午饭后,下午轮到我们第二批共12人去划皮划艇。带队的教练路易斯,来自新泽西,68岁了,但身体很好,看起来最多五十多。穿上紧身的专用衣服,我们又上了冲锋艇。艇后面拉着6艘皮划艇,向Danco岛的方向驶去。我们自己以前也划过皮划艇,但没有想到从冲锋艇上到皮划艇居然是那天下午最难的一件事。两人一组,在南极的冰海中,荡起双桨,那份惬意,那份满足,那份诗情画意,你们能想象地到吗?我们慢慢地沿着岸边,时不时欣赏旁边各种形状的浮冰,时不时注目岸上懒懒躺着的海豹,时间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该回船了。路易斯建议我们挑战一下自我,划到离船很近的地方再换冲锋艇。大家居然热情不减,一起响应。 12月22日 南极最最美丽的地方--天堂湾 早上7点,被船员略带激动而又刺耳的喇叭声吵醒,说是天堂湾已到。早餐后兵分两路。我们这一拨一起大约十人,在船员的带领下开始缓缓徜徉在这如梦如画、美轮美奂的太虚幻境中。今天的天出奇的好,蓝天,白云,雪山,黑岩。水上大大小小的浮冰,水中如镜子一般的倒影。我笑着掐了一下儿子的小脸,想验证一下这一切都是不是真的,如此之人间天堂,真的可以让人别无所求。如此瑰丽壮观的水墨山水,着实令人嘘唏不已,流连忘返。 游完天堂湾,我们停靠在Brown Station。远远望去岸边那一排红色的小木屋,就是阿根廷的科考站。大部分人都沿着前面人踩出的小路,向山顶上攀登。有的地方坡度很陡,要手脚并用。两个孩子没一会就一溜烟地跑到前面去了。等我们也登到最上面的时候,他们早就悠闲地坐在哪儿,指点江山,有说有笑。值得一提的是,下山时,有好几条雪道,胆大的可以一路滑下去。在小儿子的强烈鼓励下,我也鼓起勇气闭着眼睛往下跳,一路冲到底,的确好开心滴。儿子非常赞许的而又意味深长的冲我笑了笑。 午饭后,大家再次出发去登Stony Point。在这儿,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帽带企鹅。他们最明显的特征是脖子底下有一道黑色条纹,像海军军官的帽带,显得威武、刚毅。我们在这儿登上了山坡,零距离欣赏了冰川的入口。转身远眺天堂湾,在太阳的折射下,水面波光凌凌,若有若无的雾气,仿佛能听到冰融化时,成千上万的小气泡冒出水面的声音。远远的不是传来雪崩的隆隆声。带队的导游建议大家席地而坐,保持安静,让自己的身心完全沉浸在南极这奇妙的世界里。。。 12月23日 Neko Harbour 和 Water Point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们上的可真是不分白天黑夜的纯玩团呵。上午停的是Neko Harbour,我上岸后走了没多远就走不动了。朋友及时地帮我们照了张全家照后,老公和孩子们就一溜烟都跑走了,没人管我,也没人需要我。我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干脆就地接着拍来来回回的企鹅吧,慢慢等他们回来。我给自己找的理由是,今天的重头戏在晚上。我需要养精蓄锐准备晚上的露营的活动。在漫天冰雪的极地,亲自动手给自己挖一个雪洞,再钻进两层防寒的睡袋里。在冰天雪地里过一晚,想想是啥感觉呀。本来有点犹豫不敢尝试,但采访前两组去过的人都说不冷,一定要去,不能让自己后悔。那么想想也就决定勇敢地去吧。晚上9点,吃过晚饭后,按规定领取好自己的装备,船长选择好了地点。(需要背风而又坚实的地面上)就把我们这一组二十人丢在了天堂湾的天堂路口了,说是明天早上6点再来接。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小艇和游船就这样都开走了,感觉仿佛被抛弃了一般,然后就有点小紧张而又无助的往岸上雪地中间走过去。 令人激动的一幕终于来临了。我们前后左右仔细斟酌了一番,选就了一处自认为绝佳的好地方,开始了紧张有序的挖洞。原以为就来搭搭帐蓬,结果临了被告知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哈哈)我家人多,至少得挖三个啊。看着老公不辞辛劳,兢兢业业地搞出一身大汗来,真真的没事找事做,我在一旁打趣的笑个不停。小儿子更是精致到把他的洞旁还做了一个小台阶方便出入。忙到快半夜12点,终于可以就寝啦。我说还要去上个厕所,老公只好再陪我走一趟。这时才发现唯一的一位中国籍船员小赵为我们临时打造的厕所都是如此的精美。白雪做的镂空围墙令人感到别致又温馨,连手纸都很有创意的斜插在雪墙上。只是我的苹果手机很不给力,刚想拍个照片让大家猜一猜,就黑频了(发现苹果手机在南极使用有问题,很不能容忍他们的这个漏洞,现已将问题郑重报告给了在苹果主管质检的朋友)。 就在这片空旷的雪地中间,我们忍不住驻足欣赏起这个半夜时分的天堂湾。大地是如此的沉静,晚霞依旧还抹在天边。令人不禁想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一望无边的冰海幽蓝以及飘荡在雪域之颠的那份空灵,恰是心灵休憩的好去处。我轻轻的闭上眼睛,终于明白了,岁月静好。 远了的是红尘的牵绊和纷扰,淡了的是繁华尘世的喧嚣和追逐。豁然间,春光流泻,岁月其实就在掌心里暗香缕缕。离尘的美,渲染不了平淡真实的日子。现世安稳,让我可以躲在静好的时光里,看光阴从指缝间悄然溜走。浅浅的喜欢,静静的爱,深深的思索,淡淡的释怀。纵使模糊了青春,却典藏了生命中最纯真的厚重。 12月24日 Port Lockroy & George Passage 今天就是平安夜了,一路走来,忙到还来不急感叹时光的飞逝,新的一年又马上就要来临啦。只是没想到2016年的平安夜,我们全家会在南极的游船上度过。11岁的小儿子已经不再相信圣诞老人的故事了。回想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还激动地早早就列了个长长的礼物清单,并贴心的注明:希望圣诞老人千万不要错过我们家。如果嫌单子上有几项太贵,就可以跳过,取而代之用以下便宜一点的几项。我问他今年还会收到礼物吗?他诡笑的看了一眼老公说:有也很好哦! 一早起来,看到船员们都换上了节日的盛装亮相啦,气氛好嗨哦。加上今天我们要登陆的小岛是拉克罗港(Port Lockroy),是南极旅游中颇受欢迎的历史遗迹。岛上只有两三栋红色的铁皮屋,目前由英国南极遗产基金负责管理。这一路上都没有花钱的机会,这一下看到了这么多精致的邮票,纪念封和有南极特色的礼物,大家一下子就把这小屋子挤得满满的。 下午午饭过后,我们的船开始穿越George Passage,人称南极的三峡。两岸悬崖峭壁,冰雪覆盖。水中间大块大块的浮冰,千奇百怪。大家在顶层的甲板上,纷纷与雪山峡谷合影。我和老公也在船头做个泰坦尼克号里的经典动作,留作纪念。 饿了很久的我们终于等到了今晚的圣诞大餐,还有免费的红酒。酒过三旬后,走来了一位圣诞老人,提议我们这些来自世界各地,临时组建的大家庭,用不同的语言共同演唱一首祝福的歌曲。我们有二十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人,被安排压轴。赶快合计一下,唱什么歌曲呢?难忘今宵?友谊地久天长?还必须是大家伙都会唱的。大家正在苦思冥想时,突然从背后飘来老公的声音说,就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吧,是这首歌伴随着我们每一个人一起成长的。大家一致通过。现场依次响起了意大利语、俄罗斯语、法语、英语版的“平安夜”。确实好难得的机会,这要是多大的缘份大家才能够聚在一起过一个平安夜啊。在这声声祝福中,大家情绪都高涨起来。轮到我们了!被幽默而又深藏不露的李大律师冠名为“学霸”的老公,竟拿出当年在清华过气学覇及学生干部的风采,主动担当起歌词讲解及指挥的重任,着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常驻巴西的曹秘书长担任摄像一职。当整齐嘹亮的歌声飘荡在大厅的上空,相信世界各国的人们都被这首歌曲优美、欢快与幸福的旋律而感动,作曲家刘炽先生也一定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这首歌会被人在世界的尽头一一南极大陆,动人、深情的演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南极的风。。。” 12月25日 半月岛 今天想跟大家隆重推出颜值颇高,帅气又英俊的另一款企鹅--帽带企鹅。顾名思义,大家就能想象得到他们的头上像是带了一顶钢盔帽,脸下面还露出一根带子,显得格外神气和威武。他们又只穿黑白两色的衣服,所以特别像“海军军官”。人们也爱称它们为“警官企鹅”。它的习性也是既骄傲又公正的。现在正是孵卵期,一窝里一般有两个蛋,公母轮流值班,大约十天一换。对待幼企鹅也是一视同仁,不像白眉企鹅是捡强壮的先抚养,选择优生法则。所以生性纯良的我,也更加喜欢这一款。 一大早船停靠到帽带企鹅的栖息地,半月岛。这里属于South Sheet Islands 的一部分。一眼望去,风景跟前几天看到的截然不同。突然就没有了白雪皑皑的覆盖,再也不用拖着重重的雪地靴子爬山了。大地上居然还有了植被和小野花,岸边全是鹅卵石,这令我感觉像是猛然间回到了故乡的沅江河畔。似曾相识燕归来,真没想到漫天冰雪的南极竟然还蕴藏有江南水乡的秀美风光。踩在逛光溜溜的鹅卵石上,我一样可以健步如飞。这下让从小在北方长大的老公自叹不如啦,紧紧张张的跟在我后面,深怕一不留神就滑倒了。面对如此的美好景色,我们站在河岸边开始比赛起摄影技术,看谁拍的企鹅最好看。我连忙转过身去偷偷的连拍一堆,心想总有一张会胜出的吧。 在这个火山岛上,另一道令人惊叹的风景线就是海豹。转到半月岛的另一边,一下子十几头海豹齐聚在一起,不动声色的躺在地面上,只是偶尔撑开眼皮看一个周围,就又睡下了,看着它们那幸福的模样,我在想,我要是什么时候也能练就一身这样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的态度就好啦。老公调侃道:我看你也修练得差不多了。哈哈 和谐难忘的南极之旅呵。 尾声 在游完最后一个小岛Robert Island后,回到船上,意味着我们此次的南极之旅就快要结束了。一连串的忙进忙出了六七天,体力消耗也已经快到极限了。虽然累得精疲力尽,但兴致却还是是很高昂的。趁还有点力气,赶紧把上岸用的高筒靴和救生衣都还到船上指定地方,房间里顿时觉得宽敞了不少。原本打算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回程过德雷克海峡两天的时间,可以把还没读完的小说读完,同时也把散落在这人间天堂的心整理整理。可是谁知道船长告诉我们再次回穿海峡时,我们会遇到两个风暴。不过他会尽全力巧妙的穿行于两个风暴之间,尽量让我们不受影响。凭栏望着奥黑奥黑的海面,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任凭平均六米高的巨浪,无情的拍打着船舷,一声又一声。心里突然一阵害怕。电影《Life of Pi》的几个片段闪现而过,真是不寒而栗呀。赶紧把窗帘关上,闭上眼睛,自我安慰地想象着自己此刻就像是一个睡在摇篮里的宝宝,享受着这一晃又一波,还算是有点规律的节奏。有船长为我们保驾护航,我们应该是放心滴。心下宽慰,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宿无语。 第二天早饭过后,大家都慢慢适应了这种晃悠,又相聚在活动厅里,开始了谈笑风生。这时候似乎是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发扬中国国粹的最好时机,可惜没有麻将,我只是有点儿前瞻性地带了两付牌。因此退而求其次,游船上出现了极具中国特色的“斗地主”活动。并且坚定地被我们几个进行到底了。从昨晚开始,技术娴熟而又老谋深算的曹秘书长稳坐地主的位置,任凭我们五、六个小农民使出浑身解数地斗也斗不赢。尤其是话又多又不服气的富二代小王,恨不得加上手加上脚的要把老曹拉下马。可是直到半夜散去,也没能如愿。第二天早饭过后,我们接着来,鉴于大家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规矩都有所不同,所以临时新拟定了一个统一的标准,大家戏称为“南极公约”,又开始了一通狂斗。曹秘书长也许有先见之明,不想成为众矢之地,所以今早任凭小王及大家热情相邀,他咬紧了就是不加入。宁可甘当吃瓜群众,也绝不参加,以保留自己昨晚的辉煌战绩。小王百般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勇当地主,不过令人感叹的是,只要是他当地主,农民一定是会赢的。输了的做俯卧撑,一百多个啊。一个上午下来,他已经无力再战了。我家大儿子看着我们玩得不亦乐乎,竟然也主动放下了手中的书,加入我们。其实他牌打得不错,总是在最后关头不经意的摔出一手好牌制胜,连同行的美女meimei,都对他信心满满滴。宁可自己输了被罚做仰卧起坐,也愿意买他赢,看得我心里着实高兴,自己的输赢竟全不在乎啦。。。 时光就这样在我们的欢声笑语中悄悄地溜走。一转眼间,就到了大家说“再会”的时候了。相见时难别亦难,南极一梦,大家似乎都还沉静在其中,不愿这么快就结束。于是我们相约回到乌斯怀亚,还要在一起吃一顿分手大餐。等到三只帝王蟹上桌,一壶浊酒喜相逢,“缘识南极”朋友圈,从此就在这世界的尽头----地球上最南端的小镇上诞生了。李大律师慷慨解囊的豪迈、一茜姐姐恬静淡雅的气质、小媖妹妹体贴周到的关爱之心,如今时常的萦绕在心头。真挚的友情并没有随着南极大陆的远去而淡漠。随着时间的推移,共同的兴趣爱好,反而把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真的好想再回到那个美轮美奂、似梦非梦的天堂湾。真真切切的南极一梦啊,别问我何时才会梦醒...... 如有兴趣交流更多南北极游记,画册,行程和攻略也可和我直接 联系 。
979 3
TA的照片 更多 1个相册 | 39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