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背景渐变

如果旅行是一种毒,我宁可无药可解

确定 取消
0%

小布行路上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厦门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6)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4国家12城市
  • 点评0 / 19

    去过 19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1个精华

一级精华
发表在 户外运动 2017-11-15
行走的力量,山南秘境间,找寻心的觉醒
行走的力量 初见陈坤   这一场行走,对我而言是一场意外;也是一场注定。八月的风很炎热,也很寒意,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让我又想回到藏区,回到我熟悉的地方,去行走,去修行,去完成一场陷入瓶颈后的人生救赎。这个念头很强烈,强烈到我已经开始在看飞往各大藏区的机票,强烈到我想不顾一切。   而恰恰是在这个节点,陈坤“行走的力量”跳入我的行程中;恰恰是在这个节点,高原、行走,让我告诉对方只要不会谈黄了,费用无所谓,即使自己贴路费我也去。我说实话,说句可能会遭黑,尤其遭陈坤的粉丝们黑的话,从一开始,我并不太关注“行走的力量”这个活动,即使我知道这是每年一场的虐行,我也没有太多的关注,原因很简单,仅仅因为他是陈坤,是明星陈坤,我并不太喜欢他初期类似花瓶一样的演出。所以我并不是为了参加陈坤这个活动能给我在我自己圈子里抬升多少的逼格,而是恰恰这个时间节点,我恰恰需要一场行走,一场心的觉醒。   初见陈坤本人,是在拉萨的平措康桑青旅。   熟悉却又陌生的声线,淡然的诉说着,提问着,回答着。   我发现我对陈坤的认知还停留在明星这个身份上是错误的,是到拉萨后,他的那一场动员会一开场的一个小插曲。每一位自愿者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个女生说喜欢陈坤,是因为他做了行走的力量,而不是因为他帅。陈坤很柔很委屈的回应:那前提,还是因为我帅这件事啊!那一刻突然觉得他孩子气,自恋,风趣,却又那么的真实。   后来,他说,佛家五毒,是负面的,又有可能它也是正面的,只是五方佛给凡尘的人一些小小的考验、小小的玩笑,看你如何去看待它。听到这句话,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被揪住的心,突然被松开一般。   些许的释然,也或许没有。但正是那么一句话,让我不愿再称呼他为陈坤,正是那么一句话,让我愿意尊称他一声“坤哥”。   简单的动员会,简单的见面,改变一个人对一个人的人知,其实就像佛家里说的缘法,也许是也许不是,但至少我相信藏地对我而言是有缘的。   因为我不仅仅在这次活动看到了坤哥这个执着于行走的人,我还见到了我自己圈子里,我认为的,真正的大神——小鹏哥。也许有人会问小鹏是谁?好吧,你们不知道,那背包客小鹏你们知道吗?不知道?那更直接点,《背包十年》的作者!这样说,我想就会有很多人知道了。那本书,影响了一代人,背起行囊去旅行,我不是其中的一员,但我也看过那本书,我一直觉得小鹏哥是个很厉害的旅行家,却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我会遇见他,会和他一起行走在高原,一起住一个帐篷,当然这是后话。   废话了那么多,回到这趟旅程,或者说这场修行里来吧,言归正传。 拉萨 回到熟悉的地方   从厦门飞到北京,再从北京飞到拉萨,又一次回到这个空气稀薄的藏地。   有人开玩笑跟我说,藏区就像是我的第二故乡;也有人说,在藏区的小布是真正的小布。我不知道哪种说法是对的,我只知道,我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梵音、风马。和虚无缥缈又真实存在的虔诚,呼吸着带着藏香微寒的空气,很多时候人就能相对的安静下来。   整个“行走的力量”团队,住在了平措康桑,这个我一直想住,却没有住过的青旅。   很多人,在惊叹于它打上了“行走的力量”标签;也很多人因为飞上高原第一天的不适应,静静回到宿舍。   而我,依旧做着我自己来到拉萨习惯的事情:办理入住,放行李,回到大昭寺旁的八廓街转上三圈。然后每一次每一次,进藏做完这些,我些许初上高原的不适,就烟消云散了,仿佛融入了这片雪域高原。   这很玄妙,玄妙的说不清道不明。也或许不过是一种心理暗示。   但我想,喜欢藏地的人,来到拉萨,都会和我一样,就这样静静的行走在八廓街,就这样静静的享受着阳光撒落凡尘,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转经的人儿形形色色。   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但每每那一刻,我会有错觉,错觉我又在人间,又像灵魂抽离在另外一维的世界看着人间、看着自己。 被唤醒的晨光 仙鹤划过天际 回到这雪域高原 梦见宗喀巴 梦见莲花生   17号到拉萨,之后每天我就这样天天走在八廓街的路上,要么就是窝在某个街角,发呆也好,放空也罢,不去思考人生,甚至忘记我是谁。那几天,去了朋友的客栈坐着聊天,朋友问我为啥什么都不做,我说我只是想静静的等待,等待“行走的力量”带我远行,找寻回到自己初心的路。 色拉乌兹 行前小考   今年行走的力量,是8月17号拉萨集结,是8月21号开始行走,而行走前坤哥的团队和后援团队西藏登山学校的向导们,会对所有活动参与者做一个行走前的拉练评估。   坤哥说,这就像一场轮回。   行走的力量,第一年在西藏,第一次拉练在西藏。   7年后,又回到西藏,回到色拉乌兹山(色拉寺后山)。   至于色拉乌兹山,这个地名的对与错,我不想去纠结,我只是凭着当地人的发音音译而已,因为我觉得,既然是音译就没有所谓的对错。   这是我第一次去正视坤哥行走,他也许是习惯,也许是为了酷,谁知道呢,他总是喜欢双手插着口袋去行走,于是乎,除了厂花的称号,在“行走的力量”中,他又多了一个称谓“插裤袋狂魔”。其实知道他的这个活动办了很久,但当真的面见他穿着雨衣,和大伙一样,背着登山包,穿着雨衣,在瓢泼大雨中前行,多少有些触动。   突然会觉得,无论你是谁,是什么样的身份,首先,你都应该是个真实的自己。   就像他,是明星,但在“行走的力量”里,他首先只是个名叫陈坤的人,一个普普通通行走在高原的人。因为这份真实,让我对他,路转粉了吧。   回到色拉乌兹山的拉练本身来说,15公里的高原徒步,其实对活动中的大多数人来说,真的是很疲惫的事情。但我似乎血液里就流淌着一丝和高原契合的记忆,当雨一直下着,当专业登山向导都穿着雨衣或者冲锋衣的时候,我却只穿了件短袖,在山间行走。然后被遇见的向导也好,团队的人也好,问了无数遍“你不冷吗?小心感冒”。   我说我没事。行走的力量很多参与者其实没有高原徒步经验,而我有,记忆里我是梅里外转在多克拉垭口失温后,我才找到了我在高原徒步适合我自己的节奏和温度。加之从年少时,就喜欢淋着雨,感受雨滴从发梢花落,打湿脸庞的清亮,带着的微微凉意。所以那一天的行走,我似乎有点太过于特立独行了。   待到雨停,色拉乌兹山开始泛起了迷雾。   穿行其间,多少有点云深不知处的韵味。   好吧,看图感受下色拉乌兹山,这座在色拉寺看起来并不巍峨的后山,行走其间,你才会发现你的渺小。   我不得不承认,每一次高原徒步,第一天对我来说,上山的路总显得有些气喘,有些煎熬。当然这不是心理上的,是身体上的。我很清晰的明白,这是我的身体,在调整适应高原上徒步的一连串自然的机体反应。   等到了山脊和山腰上的平路,我的调整算是到了最佳状态,开始追赶先头不对。   额,其实我也有点惊讶于我那天的速度了。   也许是因为风雨过后,身上微凉并不觉得有些许的热,这样的体感温度是我最喜欢的徒步体感温度。然后,我从一开始上山,照顾小伙伴的队尾,追到了队伍的前端。这或许是让我有些许有点意外的。    然后走到每一个山坳转角。   歇口气,抬头,瞥见远处的布达拉宫。这样角度的布达拉,是我之前未见的,天天慢慢的拨开云雾,就像是色拉乌兹山的考验,到了最后拨云见日的修得圆满,缘见圣城一般。   而坤哥在拉练结束后,让我对他的认知又刷新了一次。   也许是和他曾经演出的角色有关,看似文文弱弱,当很多的参与者累得够呛的时候,他还能谈笑风生,确实不容易。曾经也带着一群人去徒步、去转山的我,也知道作为一个组织者,也许自己的身体吃得消,但心理的压力和需要承担的责任有多重。   那一刻突然把出行前的所有担忧都抹去了,那一刻突然很期待六天五晚真正行走的到来。 D1拉萨-羊湖-普姆雍措-洛扎   8月21日,是真正行走上路的日子。   可其实,我觉得算也不算。毕竟这一天,要先从拉萨驱车把整个行走的团队拉到洛扎,然后开始徒步。而这一路的车程,一开就是7个小时。   从拉萨出来的路,再熟悉不过,从拉萨到羊湖,也再熟悉不过。突然觉得这就是注定,还记得今年一月进藏的日子里,我只是在拉萨发呆,直到最后一天,心血来潮就想要回去看看圣湖,于是纠结症就犯了,在纳木措和羊卓雍措之间徘徊不定,最后决定,去纳木措。而时隔半年多,在一月份被我放弃没有回去的羊卓雍措,却在行走的力量中路过。让我又想起,我和小万在那里拍下过的那张情侣照。   离开羊湖再往前,我也没有想过会是普姆雍措,那个位于5010海拔的湖,这个在我看过央视纪录片后,我一直一直很想找一个冬季去往,去看那里的牧羊人,赶着羊群,跨过结冰积雪的湖面,去普姆雍措湖中的岛屿放牧的场景,这个在我心里种草的所在,我从未去查过资料只记下了它的名字,而人生就是那么奇妙,无论人与人,又或者人与地方,总会有那么些时候不期而遇。   我走在普姆雍措湖畔,感受5000米以上的湖面刮来寒风,感受着5000米以上阳光带来的温暖,很冲突却又很融洽的感觉,有些思绪飘远,有些思念不忘,就仿佛人生过往的爱恨情仇,一丝丝、一缕缕,谁也无法抽丝剥茧,理出头绪。   离开普姆雍措,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看着窗外远山的洁白,那一刻心的瓶颈突然松动了些,那一刻突然想是否我们执念的许许多多无论如何都会顺其自然的在我们的生命中,出现,然后消失,让我们学会拿起、放下,让我们学会舍得?   车队再次停下,就真的是到了这次“行走的力量”活动的起点。洛扎县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山沟。当地的藏族人盛装,端着青稞酒,端着丰盛的食物,迎接着坤哥和我们所有人的到来。当圣洁的哈达献到面前,当青稞酒咕嘟下肚,经历了7个小时从拉萨到洛扎的车程后,我们正式的行走就开始了。   4300多海拔的开始。初始的路,很缓,没有太大的压力。   毕竟每年我自己也在行走。而唯一不同的是,我从来没有和那么多人一起行走在高原,这对我来说或许是个很独特的考验。   第一天的路,是上山的路,很缓。   对我而言,有些像散步。   在路途中,偶尔会遇见当地人,背着柴火、又或是牧草、又或者是药草下山,友善的微笑,友善着看着我们,充满好奇,似乎想问我们那么多人是干嘛去。   而第一天的记忆,就真的仅此而已,简单得显得单薄。   它对我来说,连强度都说不上;它对我来说,连疲惫都没些许。或许因为是这样,这一天的行走,对我来说,或许是麻木的行走,我甚至忘了它是高原。   直到傍晚淌水而过的牦牛,晃动着响起着的铃铛;直到夜深躺在帐篷里,想起白天经过普姆雍措,下车时的匆匆一瞥;直到淅淅沥沥的雨伴着夜色,打在帐篷,奏起了乐章,带起了深深的寒意……我才在梦境中想起,我身在高原。   那一晚,海拔4500! D2 没有虐身 只记寒雨   第二天的行程,在计划里,也不算虐。   清晨的天空,依旧蒙着流云的面纱,让八月的天,显得寒意十足。   湿地在青草地上模糊着倒影,梦不见虔诚,梦不见你。   开拔收拾帐篷,离开C1营地后的路平缓的如同坦途,连呼吸都跟着平缓。   直到,开始爬坡,心跳才渐渐加速,呼吸才渐渐加重,人才觉得些许疲惫却真实的存在。   山川之畔,我们总显得渺小。既然渺小,那么,我们放不下的事,是否更加渺小,更加不值得执着着随心而为,那一切看似率性的真实,有些时候却也是残忍的率性,有意无意的伤害着自己在乎的和在乎自己的人。   然后我们爬上那并不陡峭的山坡,就像跨过人生一个个的坎坷。   有的人会在这时候,坐下来,静静的回望来时的路发呆。   而于我,更喜欢去思考后,放下前尘凡事,远望前方的路,继续前行。   牦牛低声喘着气,驮着重重的背包,从身边走过。   以前都不会,这次的行走,每一次每一次牦牛的走过,我都会在想,在这个尘世间,每个人,就像每一个有灵的生命,需要扮演着它该有的角色,缺了谁地球都一样的转,可又缺了哪一个角色,这个世界都会缺少某一个本该有的色彩。   “行走的力量”真正的考验,是在第二天午后了。   上山的坡度,渐渐变抖,算是有了些许高原行走的感觉。开始让我些许难受的时候,就是爬上这个山坡后,老天像是打了个盹又或者开了个玩笑,在我们行走的路上,下起了瓢泼大雨,让人措手不及,穿雨衣,又或者冲锋衣的机会都没有。   既然都彻底湿身了,我索性脱了外套,和色拉乌兹山一样,穿着短袖,让冷冷的雨水拍打在身,让寒意刺骨清醒着思绪,去找寻回到初心的路。 跨过山间 又想起那年梅里外转 藏族奶奶的话语 路有多远,问脚 那么回到初心的路呢? “行走的力量” 另一个logo 不就是“心的觉醒”吗?   这么一场雨,是公平的,你是陈坤也好,你是志愿者也罢,你是商务也好,你是后援团队也罢,都逃不开,躲不离。就像我们在凡间,跳不脱红尘的轮回。那么即使是苦,我们也只能去享受,把它当成一种经历,把它归于红尘炼心。~!@#¥%……只是,这么一场大雨,真的很不舒服,因为淋的连内裤的湿了……   还在想,雨一直下,到C2营地,扎营都是个烦心事。   却在这雪域高原,老天就仿佛明白一切似的,待得大部队都基本抵达,雨就不下来,空出来的时间,刚好适合搭好帐篷。   搭完了帐篷,山花烂漫,白云间化开的蓝天,如梦的飘着星星点点的细雨,在山间萦绕着如梦般的营地。本来团队说好的,晚上可以生个篝火,跳个锅庄舞,结果,大雨伴着夜幕一起到来。   海拔4900的夜,深寒。 D3 跨越曲贡拉 5353的疲惫   一夜的雨,到清晨都还是,真的不想从帐篷里出来。   今日的行程,应该是整个“行走的力量”行程中强度最大,最虐的。因为我们必须跨越5353的曲贡拉垭口,必须从5353的曲贡拉下降垂直海拔800米到4500的C3营地。所以,整个团队不得不早早的起来,抖落帐篷的外的雨露,开始拔营。   佛光闪闪的高原似乎眷慕一心行走的人,不多时天就放晴了。   点雨散去化作山岚,云雾挂起的远山,宛若仙境。   这或许是行走前一个好的预兆,于是,我把一切想象的太过理想,又或者是雪域总给我设下考题吧。这是D3行程后面会说到的。   等大部队彻底收拾完行李,整装待发的时候,阳光也跳出山涧,带来温暖。   海拔不断的上升,身边的人不断的错身而过。   人最大的恐惧是未知,5353的海拔,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心里没有底;对我来说,或许更多的是平静,毕竟相较于冈仁波齐5630的卓玛拉,曲贡拉垭口相对而言还好。何况当年我在卓玛拉是和小万一起经历的暴风雪。   坤哥走得很快,一溜烟就不见踪影了。   而我在“行走的力量”活动前,积累下来的身体的疲惫,随着海拔的爬升,不断的突显,疲惫的喘息,却又逼着自己故作轻松。   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有些时候是这样,非要伪装成那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走过一个小小的湖畔,我记不清名字。   我就一直在想,究竟,怎么样的自己才是真实的。   继续向前,翻越垭口的路,更加不轻松了。   乱石堆,向上爬,让我不自觉的想到了梅里外转最后一天的说啦垭口,好像藏区,总有很多所在,有惊人的又或者是我们假象的相似。   路边的雪莲盛开,似乎在娇笑着我们的脆弱。   我一直看着海拔表,一步一步穿过乱石堆。   而真正绝苦的曲贡拉,仍旧在远处,向我招手。而这一段,似乎撇去碎石,又像极了梅里雪山那个曾经让我失温狼狈的多克拉垭口。   我愿以为它们只是长得像,却不想是真的简直“一模一样”——这是因为这一天后来的事情。   等登上曲贡拉垭口,回首来时的路,光影相随,谁都不能相信自己曾在画面之下山坳之间。而这会却站在山巅俯瞰一切。   回望了一会,感叹了一会,垭口的风实在,熬不住的冷冽。赶紧匆匆忙忙的转而下山,奔赴C3营地。于是事情来了,5353到4500似乎并没有我当年梅里雪山从4100的辛克拉垭口到2400的阿炳村来的下降海拔多,我想当然的觉得,从曲贡拉到C3营地应该很快。   行走手册D3的预计公里数又是8.3公里。   曲贡拉垭口转而向下之初,在向导口中得到下山2个小时就能到C3营地,更是坚定了我自己的考量和判断。   于是乎,我开始了疯狂的下山行径。我只是简单的想早点到营地,早点把帐篷搭起,等云雾散开,能晒晒太阳。我几乎是一路小跑下山,那速度,就像极了当年从辛克拉要赶到阿炳村一样。   小伙伴们也在惊叹我下山速度之快。   我也蛮以为,我真的能在两个小时内到达C3营地。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看到了流水,看到了雪山,我继续以为营地一定不远了,于是我开始奔跑。   你们也知道,高原的奔跑,是极度消耗体能的,但我依旧蛮不在乎,因为我觉得,我可以很快的到营地了。   结果事情并不如我所想象那样,走了许久,雪山依旧在那,可遍地依旧是乱石,不可能是营地。我翻越曲贡拉垭口上坡时的疲惫就真的实实在在的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了。   我开始缓步向前,却追上了悟空和岛主。   听着悟空说着眼前雪山的名字:库拉岗日,听着库拉岗日藏语财神的意思。不知道是什么给了我力量,也许是雪山吧?于是我又仿佛短暂的充了电,和小伙伴们继续前行。   可路,似乎总没有尽头。   库拉岗日在眼前的位置就似乎一直没有变化。   然后我们就这样一路走着,一路向下。   在这个角度的白马林错,就好似羊湖的某个角度,又出现了惊人的相似。   可我的左膝又开始不听使唤的酸痛,我知道,我身体的疲惫来袭,已经到了极限。我似乎,不该那么自信的奔跑下山,不该听信2个小时到营地的话语,可一切除了疲惫,也唯有坚持了。   跨过一段很平缓的路,跨过溪水,终于见到营地。我内心的草泥马却犹如千万只在奔腾,我骂骂咧咧,我身心俱疲。我无法想象,那一晚是从未走过高原徒步的小鹏哥搭好了帐篷。我也无法想象,那一晚是之前并不相识的陈喆给了一碗热腾腾的酸辣粉。   有时候旅程,更美的不是风景,最美的风景莫过于暖心的人。   于是,突然觉得心里的草泥马消逝。于是,开始感悟坤哥说过的:真实,不能成为暴躁的理由。   于我,或许需要学会平静,学会淡然。   坤哥的团队,依旧有条不紊的煮着晚餐,我却并没有出现。只是静静的窝在帐篷里,已然迷迷糊糊的呆在睡袋里,快要睡去。小鹏哥担心我的身体,告诉了坤哥团队的格格,叫来了医疗人员,递给了我体温计。那个当下,我做了件大胆而疯狂的事情,因为我的体温测量是38.9°,我对着体温计做了手脚,还给医疗人员的时候体温计上显示的体温是正常的。   说疯狂是疯狂,毕竟,高原发烧并不是儿戏(朋友们切勿模仿)。但对于年年上高原,并且经常运动的我而言,我知道我的那个高烧,不过是身体体能透支后,我个人机体的一种应激保护反应。我知道,我只需要沉沉的睡一觉,就只需要一觉,就能恢复如初。   这件事,在行走中,我没有和任何人谈起。   那一晚,我又如梅里外转,梦见了莲花生大师,梦中的开解,醒来已然忘却,又或已然深埋心底。 D4 改变 只是为了更好的前行   悠悠醒转的清晨,如我自己所想,恢复如初。   我是个奇葩的人,有时候只是需要一场沉沉的睡梦,如同有时候需要一场行走一般。醒来后营地还显得寂静,只有少有的几顶帐篷是醒来的。我才发现,昨天疲惫不堪没有留意的营地,竟然瞥见库拉岗日,而这个角度的库拉岗日又些许神似洛子峰。   我和小鹏哥说,我要爬上营地旁的山头,去挂上经幡。小鹏哥没有犹豫,只说了一句,我陪你去吧。我知道他还在担心我昨天的状态是否会延续到现在。   而早已醒来的格格,细心的来到,询问着我的状态。   那一点一滴的暖意,驱赶着清晨阳光还未照耀到的寒意。   那一刻,我在想,我生活上执念的许多,又究竟为何?   望着远处库拉岗日。   听着近处风马扬起。 在想:   人生,是一次又一次的修行   修行,是一场又一场的遇见   我们行走锤身   我们红尘炼心   雪山圣洁   净湖玄宁   我们该学会   如何豁达   如何放下   我在山头上静悟许久,这是有些时候我喜欢的事情——把自己放空。就如同坤哥每天清晨醒来,总喜欢躲在一个角落,念诵经文。人总需要找到自己的节奏,去平静内心。   后来的早餐,听闻路线更改,有些许的意外,却又不出所料。   前一天颇大的行走强度,让不少志愿者,在C3宿营点这个可以下撤的地方,有不少人坚持不下去而下撤。剩下的人,也未必都很好。   所以,团队改变行进路线,降低D4的难度,是种明智的选择。   而当你在没有任何通讯工具,抛开手机的日子里,你就会特别能瞎想。比如那一刻,我又顿悟了些许,我想:人不该是固执的,就算那在很多时候显得可爱和看似坚持,但这个世界本就是变幻莫测的,所以人也该如此,改变很多时候,是为了更好的前行,只要守住本心就好!   因为改变,所以D4那天,活得了足够的休整时间。   发呆,在雪域高原是件惬意的事;可发呆,在徒步行走时又是件奢侈的事。而突然有那么一天,你居然发现这两者竟然并不违和的融合到了一起,自己又恰恰在享受着件事,这份难得拥有的个人时光。忘记时间,忘记空间,甚至,忘记我是谁。   D4的午餐,依旧在C3营地。   午后的时光,坤哥坐下来与大家相聊。   行走的力量,行走时是禁语的。可坤哥在言谈中也在反思,反思是否每个个体不同,是否每个修行的人修行的路不同。很多的志愿者提问,都得到了坤哥的答复,唯独我没有。   我抛出了前一天那让我崩溃的所谓2小时下山路,抛出了路有多远的问题。可当坤哥要答疑解惑的时候,我却继续着我的话,继续着藏族奶奶“路有多远,问脚”,继续着我对修行路的思考,行走的思考。坤哥就只是静静的听着,就像他不知道他说的,大家听进去了多少,我也不懂我说的他听进了多少。直到话语结束,坤哥欣然一笑,顺着我的话题说了许多。   人与人就是这样,就像藏族奶奶的那句话,在我心中种下了种子,不断发芽茁壮,没有人是一辈子的圣人,也没有人会永远是别人的老师,在这个世界上,相遇就是缘法,相互砥砺相互成长相互影响,这就是世界的真实。   那么一个午后,我们离坤哥那么近,离孙冕老师也那么近。   结束那场人生思考的午后相聊,背起行囊,又继续上路。   我已经记不清那天的路了,却依稀记得那天的话。   翻过乱石爬上山坡。   库拉岗日躲进了云间,却也无法打乱,前行的步伐。   我坐在山岗上,无念无想,开始只是简单的享受,享受这场行走。   C4营地很安静,湖水碧蓝,牦牛三俩。   你不会想到,自己,能有一天,把自己放空到这种程度。   那不是恐惧过后的脑海空白,那不是惊喜过度的心绪停滞,那就是简简单单的放空,好像,眼前的山,眼前的云,眼前的蓝天,眼前的人,都成了佛法幻象下的虚无,只有自己的思想飘远真实存在,那种感觉很奇妙,奇妙得不可描述。到后来,我只能找到一个方法形容那个当下,那或许是那个当下真实的淡然吧。   那一天,当库拉岗日主峰露出如冰淇淋般的美艳。   那一天,当山风刮起,帐篷呼呼作响。   那一天,行走的短暂,那一天,言说的悠长,那一天充实的改变、成长,静悟铭心。 D5 轮回的模样   D5的行程,是要翻越5263的拉卡日垭口,强度堪比D3。   晨起乌云布满天际,总是玄奇变幻。   镜头,究竟虚焦,究竟实焦;就像人生,究竟虚妄,究竟真实,谁又可知。   某一个当下,某一个瞬间,某一个转角,甚至某一个念想,一切都源于你如何看待,如何接受,如何解读,如何感悟。   我们渐悟也好,顿悟也罢,都抵不过时间的流逝,轮回,总会涅槃。   就像山坡上烂漫山花,也总会在季节里,花开、花落。   我们又重新上山,重新再次路过白马林措。   我们走走停停,我们等待驼队擦身而过。   待驼队走过,我坐在那看似羊湖的角度,不愿离去。   行走的力量前,年少时的我就已爱上了行走,那也是我自己修行的方式。   行走的力量中,而立之年的我,又爱上了停歇,放空,去思绪反思自我,这也是我自我救赎成长的方式。   停歇了许久,在光影变幻中起身。   我们究竟身处光芒,究竟身在阴影,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人世,我们只能不断的行走,寻找答案。   白马林措,其实是三连湖,三个湖各有特色。   而人总是奇怪,奇怪总会在路上找寻那些许的相似,是为了追寻心的平静,或者其他,自己的说不清楚。就像白马林措,这个像极了梅里雪山脚下雨崩冰湖的角度,足足让我发愣了半个多小时。   转而向上的路,露出蓝色的天空,又玩笑般变得阴郁。   似乎垭口,总是一个坎途,带着考验到来。   坤哥依旧拽拽的手插口袋,轻松的行走。   我们向上攀爬,我们回望来时路。   好吧,那两个湖,那片草地,像不像一个人脸,看着人世间静默行走,追寻心的觉醒的人儿。   我特别特别早就到了拉卡日垭口,当我拉起经幡时,坤哥也跟着到了。   那一刻的他平易近人,那一刻的他不是明星,他只是简单的示意,然后接过风马的另一端和他的经幡绑在一起,潇洒扬起。   下山的路,依旧是乱石。   这是地壳运动,将海底隆起,河床挤压行程的。   比起上山路,我更喜欢下山,可以跳来跳去。只是D3的教训,我放缓了下行的步履,你才发现,有些事,你不需要急于求成,循序渐进按部就班的来,你会慢慢的呼吸也平缓了,直至心也平缓了。   这么一段下山路,并不比D3短,也有些许的疲惫。   可却也轻松。我莫名的又追上了悟空他们,一路相聊,一路前行,到了营地。   营地旁溪水、草甸、马儿幸福。   所以呢,我也po下我们营地扎营后的餐食吧!   至于在C5营地的那一晚,依旧下着雨,雨点在帐篷上声声作响。   我只是简单的拉开帐篷想去上个厕所,却不想,下着雨的帐篷外,居然依旧有着美丽的星空,美丽的银河。我都不曾想,这一趟行走的力量,我唯一的星空图,居然是在大雨的夜里拍下的。而更绝的是,同行的一哥们,陪着我拍着星空,认真的说了句,如果看到流星,他就信佛,刚说完下着雨的天际,就划过了三道流星。佛光闪闪的高原,这种巧合,谁能言说? D6 行走修行 回身凡尘   这是行走的最后一天,清晨和坤哥合了影。   我们与世隔绝,我们止语静心。   可我们终究是凡人,从天堂与地域间坠落红尘。我们终将回身凡尘,我们终究回归生活。小万曾在我梅里外转回复过:苦旅尽,心涅槃。或许这就是行走的力量带来的些许吧。它不是坤哥带来的、不是活动带来的、又或者甚至不是行走本身带来的,而是这些东西本就在你心里,只是点点滴滴的觉醒。虽然不是,却要感谢,这个时期,这场行走的力量,这样的一个陈坤,带给我这么一场修行。   这是我们走出大山的村落,究竟凡尘,究竟仙境,只在心中所想。   一场行走,大家都黑了。   一场行走,大家笑容更真了。   一场行走,你是否也需要这样的力量。   重新回到普姆雍措   重新回到圣城拉萨   重新回到生活   却像经历了一场人世,一世轮回。 我走在佛前没有停留 路过人烟蓦然转身以为走过几世 殊不知每次初见 都像是隔世每此相逢 又像是永远 也许是旧相识 也许从未见过 我的灵魂像是 栖息在寺院的某处 不即不离 在参禅悟道的世界里 贪恋凡尘里的一抹红 负了如来也罢 我与你最久 不过是今世 来生不再相遇 即便再见 也不会相识 在这亘古的孤寂 和低郁里 忘记你我的心水之物 愿这时光温柔待你

西藏洛扎 西藏 西藏洛扎 西藏洛扎 西藏洛扎 西藏洛扎 北海道

32463 12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135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