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喜胖胖胖胖胖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5国家21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东非地区 2017-11-28
10天自由行---吃喝玩乐肯尼亚,手机也能出大片(内有多图)
10天的旅程几乎就是倚靠着一部iPhone7+来出片的,先放几张我喜欢的瞬间(有微调过,清晰度远不及单反,记录更多的是旅途中的见闻小事,所以还请大家嘴下留情,一起分享开心的心情) ps:内容有误的地方,欢迎指正 : (工作人员在给热气球打气) (在热气球上俯视草原,穿梭其中的是一辆辆驰骋而来的越野车) (一颗孤单的合欢树) (即将游泳的河马) (前往马赛马拉的颠簸路途) (在热气球上眺望远方的我) 近些年,人们对于旅行的目的地选择不仅仅局限于“沙滩阳光”等舒适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迈开更大的步伐,去探索更远一些的世界,看看在人类出现之前地球的模样。 令人感慨的是,任何旅游产业的成形,在某种程度上都对大自然本身造成了干扰,但也因此,人类才有机会去感受我们平时无法参与的生命活动。 此行除了怀有激动和猎奇的心态,更多的是对自然的感恩和对生命的敬畏,所到之处,尽量留下一方净土。 故事的起因是在内罗毕工作的朋友即将结束异国的工作,她本人也算内罗毕通了,于是在她的带领下,开启了一段说走就走花天酒地的旅程。 Tips: 行程: 因为有朋友在当地工作,所以我选择的是自由行。对于不太熟悉非洲的朋友,还是建议大家跟团旅游,或者和家人朋友组成一个私人小团,然后另雇一名导游陪同。自由行的好处,不仅仅是有更灵活的时间安排和私人空间,更是省略导游这个中间环节,通过自己和司机,酒店,当地人的沟通,去感知一个陌生国度,留下对一个城市更独特深刻的记忆。 必去景点 :马赛马拉 推荐景点 :内罗毕国家博物馆、马赛集市(只有周末开张。是购买纪念品的好去处,同样的商品,可以通过砍价得到比商场便宜一半以上的价格)、地狱之门、奈瓦沙、 蒙巴萨、乞力马扎罗(最后两个是朋友推荐的,如果旅行时间足够久的朋友可以参考前往) 不推荐去 :动物孤儿院,听起来让人心疼的景点名字,实际上去过之后不仅仅心疼22刀/张的门票钱,更心疼在动物园里得不到善待的动物。 另外,我认为可以省略‘纳库鲁国家公园',因为它就是马赛马拉的一个缩影。 治安: 大多数非洲人民都是比较友好的,旅游景区的商业成熟度较高,治安很好。 不过不建议晚上出门,也不建议怀着好奇心去贫民区,白天在市区游览尽量不要选择步行,可以使用uber打车。 需要警惕的是非洲警察 ,如果看到他们的话尽量绕开走。遇到警察拦查证件的时候一定不要慌乱,大多警察拦查的目的是找理由要钱,你可以坦诚说自己没有钱。因为一直以来中国人喜欢“用钱解决问题”的态度已经尽人皆知,所以非洲警察可能会更‘关照’中国人,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妥协。 相机: 如果有能力当然是带长枪短炮拍摄,但对于没有专业摄影需求(尤其对于女生的话,单反的分量真的很重)的人来说,一个拍摄功能强大的手机(或者再加一个小微单)也可以撑住场面了,更何况旅途的美妙是用心才会记得更加深刻吧。 小费参考: 酒店和景点服务10-20刀/人/次,马赛马拉包车司机标准:10-20刀/人/天(要注意小费都是按照人数给的) 吸烟: 首都内罗毕 是室外禁烟的,可以在标有 smoking zone的区域内吸烟,否则被逮到要罚款2000刀。 衣着: 1.务必带 一 件薄外套,最好是兼具防风防雨功能的,因为肯尼亚夏季的雨,总是说来就来。 2.我比较怕晒,所以带了帽子、墨镜和口罩,所以这次旅程基本没有被晒黑。草原上沙尘比较多,口罩不仅可以防晒,也可以起到抵御尘沙的作用。 药品: 晕车药是必须的,不然往返景点的颠簸路途可没有那么轻松捱过。 对于腰背不好的朋友,有一个小小的锦囊妙计,把酒店的枕头带出来放在车上垫腰用 ,等行程结束再归还给酒店。 感冒药和肠胃药可以带一点备用。防蚊药我没有用到,因为非洲所有酒店都内置蚊帐,我一个包都没被叮。 语言: 当地人的英语水平非常好,所以只要你会讲英文就基本可以做到交流无障碍。 内罗毕 餐厅推荐 : (后面有文字图片地址介绍) Java coffee house :肯尼亚知名连锁咖啡厅。虽然是咖啡厅,但是他家的简餐都非常不错,推荐现烤三明治、牛排、泰式鸡肉沙拉、鲜榨奶昔。除了上菜速度极慢,味道上远远超出了我对西式简餐的定义。 Mama Oliech Restaurant :一般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餐厅,之前扎克伯格来内罗毕时也曾光顾于此,所以餐厅也顺势推出了一套‘扎克伯格套餐’,推荐品尝。 Chinese Taiwan restuarant :台湾菜,是2017年4月份新开的餐厅,也是旅游团队不会带去的餐厅。口味十分地道,甚至比我在国内外吃过的大多数台湾餐厅都好,老板自称是在全世界都开了餐厅,也在全世界都生了孩子,一共娶了5个老婆,生了8个孩子。 The Carnivore :自助烤肉餐厅,也是旅游团指定餐厅,不过味道也算值得尝试,除了常规的肉质之外,依照当天狩猎情况,可能会有牛蛋蛋/鳄鱼肉/鸵鸟肉等特殊食材供选择。 个人建议: 不赞同直接给当地小朋友钱/食物 ,这种做慈善的方式已经发展成让小朋友认为,游客给钱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更有甚者还会组织集体围堵拦抢。我认为真正的慈善不是施舍,而是应该帮助他们真正拥有在社会上生存的能力,我们为旅行所支付的费用,购买当地商品的开支,都已经是在帮助他们持续地创造财富了。 开支参考 :我总共花了约2万5RMB,其中有3天是住在朋友家,所以还省了一部分房费,开支贵的部分是机票、酒店、租车和safari门票、热气球门票,还有一部分是吃喝,购物和小费。 Step1: Lake Nakuru National Park 纳库鲁湖国家公园 (主动和公园大门的看守小黑哥哥合影 ) 门票60刀/人/天 纳库鲁湖距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约200公里(大约3hrs车程),占地面积188万平方公里,是非洲第一个为保护禽鸟而专门建立的公园。 飞机落地后,就驱车前往纳库鲁国家公园,随着眼前的画面从钢筋水泥切换到沃野千里,一种久违的自由感油然而生。对于动物们来说,大概是没有‘自由’这个词汇的,因为每一天都是自由的,也就无需因抽身不得而恋恋不忘。 公园里,独自伫立的长颈鹿、雨中漫步的犀牛、群居嬉闹的猴子、慵懒的狮子,发情的斑马、一人可以有40多个老婆的雄性黑斑羚,都像是许久没见的老朋友们,熟悉又陌生。整个下午我都在不顾舟车劳顿的拍个不停,回程的路上还幸运的看到了肯尼亚国鸟----蓝胸佛法僧(Lilac breasted roller),它的名字听起来像是为了脱离三界六道的修行人。它们擅长飞翔,也擅长久站禅定,但愿它如名所念,修炼成仙,一路飞行,一路庇护这片土地上的众多生灵。 (右边的那只浑身蓝绿相间的就是蓝翔佛法僧) 相比于动物园里看动物,在草原上看动物是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动物的眼神、毛发的光泽,松弛的神态,都呈现了一个更本真的自然世界。或许对于它们来说,坐在车里观看动物的我们才是一个个困在移动牢笼里的动物。 (雨中的nakuru公园,像是上天用雨水渲染出的油画场景) (一只被我抓拍到正在poo的黑斑羚,回头给了我一个不太友善的眼神) (雨后初晴的一瞥) 酒店:Sarova Lion Hill Game Lodge 425刀/单人/晚 包含3餐,酒水除外 小费10刀 酒水N刀 酒店位置在纳库鲁国家公园内,从酒店餐厅可以远眺nakuru lake,出了酒店大门就可以看到动物。这里每个服务员的热情幽默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置身其中觉得让人很是松弛。 单人标间属于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每一个lodge都带一个mini庭院。酒店每晚都有篝火舞蹈表演,即使下雨了也会不抛弃不放弃的去室内继续纵情歌舞。酒店配有wifi,让你和草原以外的世界依然有着紧密的联系。 肯尼亚坐落在赤道线上,尽管紫外线很强,但温度十分宜人,阳光正好,微风佛面,凉快极了。晚上第一次尝试在野外帐篷里做spa,按摩师的手法很好,既解乏又解酒。结束后回到房间爬上床,发现被窝里藏了一个毛绒绒的暖水袋,瞬间被酒店的贴心服务温暖到心窝,一夜好眠。 Step2: Naivasha lake奈瓦沙淡水湖 继而往南而去,独居一隅的naivasha lake(奈瓦沙湖)是肯尼亚最美的淡水湖之一。同时这里还是飞鸟的天堂,鱼鹰、斑鱼狗、鹈鹕等几百种鸟类在此汇集栖息。湖上的各种小岛里依然能寻觅到长颈鹿、水羚羊、角马等动物的踪迹。同时奈瓦沙湖还是肯尼亚著名的盛产咖啡、红茶和鲜花的地方。 清晨,从酒店去往naivasha lake时途径了一片片的白色大棚,司机说这是玫瑰园,所产玫瑰直销波兰。经过与司机反复确认摘花不违法也不损害owner利益后,我摘了两朵不同品种的玫瑰夹在背包里。司机解释说由于有的玫瑰延伸出了花园围栏,超出的那部分属于道路范畴,可以随意摘取。 所以说,红杏出墙就是很容易被人掳走,植物界也深谙此道。 奈瓦沙湖的主角是火烈鸟,它有个优美的英文名flamingo,而flamingo舞蹈是世界艺术舞台上独树一帜的流派,它热情奔放、优美刚健,名字和动物本身特质相得益彰。无数只优雅细长的腿在湖上溅起肆意的水花,像在和心上人纵情起舞,蔚为壮观。 乘船30刀/人(可以和船夫攀谈,争取单独乘船,不和别人拼船) 小费15刀 在naivasha一般是坐船游览,这样才有机会看到更多的鸟类和河马。但由于当天暴雨突袭,鸟兽转瞬间四散于天地之间,只有漫天的秃鹫和秃鸛在空中盘旋,奈瓦沙湖仿佛顷刻间变成了荒芜地狱。 与船夫小哥聊天得知,naivasha湖里最大的岛屿是私人岛,岛主是英国人。曾经有很多知名电影都在这座岛上这里拍过,比如《走出非洲》系列。所以说要来naivasha拍电影,不仅要和非洲政府打交道,还要付钱给英国人。 酒店:Naivasha Kongoni Lodge 81刀/单人/晚 早餐10刀/人 晚餐15刀/人 小费10刀 酒水N刀 这次定的酒店非常原生态,整个酒店像是一个大农场,目及之处杂草丛生,推开房门可以看到naivasha lake的一个分支,就是开车到景点距离稍远,大概5km左右。每个lodge的面积都非常大,约有300平左右,包括厨房和客厅。房间细节的布置也很是用心,所有家具都凸显了非洲特色。唯一不太友好的就是从房间到餐厅距离比较远,路途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实在不方便走路。 晚上在酒店小酌,我看着酒单问bartender为什么其中一款鸡尾酒的名字是“three wish men”,具体是哪三个人。bartender一脸认真的跟我解释:“这三个gentlemen分别是:杰克丹尼、vodka、和gin。”我不禁感叹非洲人民的幽默真是透着豪爽。 第二天起的比较晚,10点多才出来吃早饭,餐厅说自助早餐已经结束了,但愿意现做一套早餐给我。不得不说现做的早餐set实在太好吃了,蛋饼煎的时间恰到好处,餐刀轻轻划开,浓郁的金黄色蛋汁就顺势流出;自制酸奶甜而不腻,入口绵密,忍不住连着要了三杯;烤肠的外皮酥脆,肉质香嫩,实在大呼满足。 Step3: Hell's Gate 地狱之门 门票是26刀/人 小费10刀/人 地狱之门是以一条崎岖峡谷而形成的肯尼亚国家公园。因为今天的行程是返回首都内罗毕,而地狱之门就在返程的路上。早上司机跟我说,这是我们顺路的一个景点,是一个“small place,small view”,大概意思就是咱们去也行,不去也行,听你的。于是我本着来都来了的心境,决定顺路看看。但等我彻底完成了景点打卡后,我觉得我和司机对于”small view”的理解应该是有一些偏差的。 从景点大门进入后,可以看到很多冒着烟雾的白色厂房,司机说这些都是电力工厂,散发的也不是烟,而是蒸汽,漫天的白色蒸汽像是给地狱之门拉开了序幕。 到达景点入口后,司机询问我们是否需要雇私人导游讲解参观,果断选择yes。徒步一共有三个路线可以选择,时间分别是:45mins/1.5hs/4-5hs。本着散步参观的心情选了中间档的1.5hs,随之就开始了一个上蹿下跳的“small view“旅程。 导游小哥是当地的马赛土著,叫robert,他说他会四种语言,斯瓦希里语,马赛语,英语,和德语。因为紫外线过强,robert把他自己平时披着的小毛毯给了我。 (拍完了才发现背后还有一只偷偷入镜的小猴子) 个人认为全程是没有所谓的道路的,基本上是秉承着“路在我心”的状态在前行。虽然路途坎坷了一些,但和Robert的聊天让人轻松愉悦,途中他跟我介绍在树上筑巢的蚂蚁,一个拇指大小的巢穴里能藏100多只蚂蚁,而它们的存在其实是为了保护树叶不被长颈鹿啃秃。 途径的道路两侧是各种天然岩壁,尽管在目及之处已经明确标有“no graffiti“(禁止涂鸦)的警告牌,但在触手能及的岩壁上都还是无一例外的遭了祸害。观察了一路,没有一处乱写的是中文,内心莫名欣慰。于是顺路把被人乱扔的空水瓶捡起来,一路攒着扔到垃圾桶里。 最后的小景点叫做“Devil's Bedroom” (恶魔的卧室),缘由是1886年英国与德国瓜分东非后获得肯尼亚,1920年成立肯尼亚殖民地,到1963肯尼亚独立之前,此地被残害了很多非洲人,因此被称作恶魔之地。 要结束的时候,robbert说带我们去一个view point,可以看地狱之门全貌。迎风坐在悬崖附近坐了很久,倚身在这不邀自来的晨光里,地狱之门尽收眼底,沉浸在这静寂而缓慢的时光中。 包车120刀/天 小费10-15刀/人/天 前三天我们选择的是自己包车,首先定好行程,提前通知司机接机、以及往返各个景点。司机师傅叫Willian,到明年1月1日他就61岁了。除了热心和贴心,让我非常欣赏的是在他这个年纪还依然保持着良好的阅读习惯。每天他驾车路过加油站的时候都会买一份报纸,他喜欢阅读,尤其是时政新闻,他说只有持续汲取知识才能有更多东西可以与人交流。 晚上住在了朋友家,位置在内罗毕富人区。唯一遗憾的就是她所在的富人区可能是富的比较早,公寓一共5层不带电梯,而我们住在顶层,所以搬行李一口气上五楼还是喘的。 晚上朋友带着吃了一顿非常好吃的台湾菜,老板很健谈,自称是全世界开餐馆,也全世界生孩子。 Step4:马塞马拉国家公园Safari 门票80刀/人/天 ,三天共240刀(中午提供午餐盒) 司机小费10-15刀/人/天 终于到了本次旅行的重头戏,马塞马拉国家公园safari三天之旅,看真正的动物大迁徙。马塞马拉公园内森林茂盛,河川交错,保持着相对自然的原始状态。 (一老一少,日复一日的漫步在草原之上) (像是戴了一顶夸张假发的非洲大水牛,别看样子这么丑,可是连百兽之王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大块头) (离我仅一步之遥的雄狮,像个孩子一样不设防的酣睡着) (藏匿于马拉河中的鳄鱼,顾自等待着迁徙大军中被遗落的部分) (大庭广众之下交配的河马,真是不知羞耻~) (独自小憩的母狮) (无畏穿梭车流的蛇鹫,是许多非洲毒蛇的天敌) (集体泡汤的河马) (前方出现了一票裸上身的肌肉帅哥,顿时觉得草原的色彩都变得愈加丰满了) (门票中含的午餐盒,鸡腿肉烤的非常不错) 这里出现频率最多的是其他公园所没有的特殊物种------角马,它也是动物大迁徙的主力军。而事实上,角马不是马,是一种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的大型羚牛。在我看来,它们酷似牛头马面,还是比较丑的那种。 此次非洲行一直被幸运女神眷顾着,第一天safari就看到了难得一见的猎豹捕食角马的全过程。首先,几只猎豹锁定了捕食目标-----一只体态略小的角马,然后猎豹们逐渐逼近,散开,再逼近,几番围剿之后将这只可怜的小角马变成了晚餐。 整个围捕过程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烈,好像在整个非洲草原上,我所观察到的动物迁徙都没有想象中那般波谲云诡。这里没有时时刻刻的厮杀、围捕、大逃亡。更多的,是万物俱静的乏味跋涉和生存。 而每当有捕食场景出现时,各色越野车面包车都蜂拥而上,人们举起单反手机疯狂的拍照,探究动物的最平常的进食生存。 这一切就如同我们的生活一样,大概最难得也最普遍的就是平常的日子。但可惜的是,人们常常忽略、甚至遗忘了它。 草原里是没有洗手间的,朋友说,没在撒过野尿就不算来过非洲。从洒满一地的卫生纸就可以看出这里承载了很多人的“不能承受之轻”。 Step5:马塞马拉热气球+继续safari 450刀/人,含午餐 清晨,在宁谧的晨曦中乘坐热气球,穿过这片广袤大地,俯瞰整个非洲草原,观察动物一天中最初的踪迹。 热气球在起火后缓慢上升,泛白的天空逐渐被煮的红光满面,喷薄而出的朝阳,像往日般展露着头角,这须臾的景观让人惊叹。低头向下望,动物们早已在晨曦中开始了新一天的生存跋涉。 从高空俯瞰动物享受的是一种磅礴的视觉冲击。一个半小时的天空漫步,一个手机就足以拍出很多大片效果。 热气球落地后,每个人都可以喝上一大口庆祝飞行成功的香槟,然后在大草原上享受一顿原生态的自助早餐,而周围几百米内就是角马群,这何尝不是一种置身于大自然的铁汉柔情。 不过香槟和橙汁太甜了,整个早餐几乎是在蜜蜂包围下吃完的,旁边姑娘看着我淡定地把蜜蜂从杯里捞出来然后一口把香槟干掉,她那一脸花容失色的表情,应该是爱上我了。 有个小插曲是,临时搭的厕所棚子,由于有一阵疾风来袭突然倒了,幸好里面的姑娘已经提好裤子了,不然就是在人群和动物群的围观下,真正在草原撒了野尿了,非常local。 Step6:返程内罗毕 本来今天上午应该是继续safari,但由于昨晚和朋友把酒言欢,加上连着几天早起的行程,倍感困乏,所以就决定睡到自然醒。 早上一醒来就目击了犯罪现场,昨晚院子里剩下的啤酒和鸡腿,都被酒店里的猴子消灭了个精光。 (肯尼亚酒店房间的钥匙牌都非常大,且别具特色) 返程的路上有两名男性背包客想搭车,司机便询问我们是否愿意提供帮助(因为我们租的小面包车是8人座的,没有和外人拼车,所以车上空位很多),我们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同意了。他们上车之后才发现是两个蛮可爱的小鲜肉,就是身上的味道大了一点。 与他们聊天得知,两个小鲜肉是堂兄弟,都是21岁,比利时人。放暑假来非洲进行三个月背包旅行。弟弟的额头上有一道看上去很新鲜的疤痕,他解释说是前几天在埃塞俄比亚时遭遇抢劫打伤的,后来哥哥为了救他,连重20斤的背包也被抢走了。 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们来搭车的目的,是因为之前在肯尼亚市区买了三本关于介绍非洲旅行的书,分别介绍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他们已经去过了,结果被抢劫挨打了。 他们在肯尼亚的旅程还有几天就结束了,但是还没有去过的坦桑尼亚那本书丢了。所以搭车4个多小时的车只是为了回到内罗毕,买一本在2009年出版的旅行指南,之后再搭乘5个小时回到刚才的上车地点。 我问弟弟为什么不直接用手机查询所旅游所需信息,他说因为唯一的一部smart phone也和书一起在埃塞俄比亚一去不复返了。 在这个互联网信息爆炸的时代,依然有人钟情于用书籍作为信息来源的向导,实在听起来很有情怀。 晚上的时候,朋友带着去了一个当地餐厅吃传统烤鱼。真*原生态烤鱼,佐味是放了盐的烤菠菜,主食看着像是大馒头,实际上是先用白玉米磨成粉,煮完之后再用手捏成的主食,吃起来颗粒感很强,但是水分很足。 这家餐厅之前扎克伯格来过,所以菜单上用巨大篇幅印了一个扎克伯格套餐,和习大大的庆丰包子套餐也是异曲同工之妙。 肯尼亚人吃传统食物是用手的,我扫视了一圈周围都是用手进食的本地人,狠了狠心,还是怂的要了刀叉,哎,太不local了。 Step7:内罗毕maasai market 马赛集市 maasai market (马赛集市)只有周末才会开张,市集上卖的大多是当地人手工制作的一些纪念品。不过外国人来此购物要做好十足的准备和当地人周旋,整个购物过程不亚于打了一场战役。 从踏进集市的瞬间到离开,身边都充斥着:“美女啊!姐妹啊!来我这儿看看啊!便宜好货啊!中非人民关系好啊!”等标准的拉客语句。要不是朋友在前方开路,我根本是步履艰难,无法突破人潮的包围。只要你开口问价格,就会被小贩追着小半个集市让你购物,全程我连手机都不敢拿出来,生怕被抢走。 在集市上买东西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去杀价,面对不想买的东西一定要态度坚决,即使对方态度强硬甚至还说些不好听的话,那也要径直走开,否则就会被剥掉几层皮。 尽管打了一场恶战,但最终还是收获了不少自己喜欢的东西,也算满足。 (当地人手工做的一把刀) (马赛人脸的开瓶器) (马赛女人的雕像) 下午参观了animal orphanage(动物孤儿院),我这次旅行最失望的地方。本应是收养照料动物孤儿的公园,却几乎做成了盈利场所。公园管理员除了认真指挥游客排队交门票钱,在园内几乎没有工作人员维护设施和照料动物。 最让人难过的是公园里的狒狒大多数是散养的,很多狒狒里翻食垃圾桶,或者与人抢东西吃。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孤儿院,那还不如放他们回大自然里自生自灭。 Step8:内罗毕国家博物馆 门票12刀/人 讲解员小费10刀(自愿雇用) 国家博物馆通常是一个国家、地区文明的窗口,也是游客了解当地风土人情、历史沿革等最直接便利的场所。所以内罗毕国家博物馆也是我行程上必去的景点之一。 内罗毕国家博物馆内设多个展出区域,自然历史展区对人类起源这一部分做了详尽的展出,生动地为游客描画出人类演变和进化的历史。除此之外,博物馆设有介绍海洋生物、飞禽走兽的进化演变,肯尼亚国家地质变化等多方面的自然信息展出。 对于游客来说,预留出1-2个小时就足矣观看完整个博物馆。 挑一些有意思的与大家分享: 还原当地人修铁路时的场景 Alibhai Mulla Jeevanjee(1856-1936)是一位印度商人、政治家和慈善家。在肯尼亚被殖民统治期间,他为殖民抗争做了很多贡献, 至今在内罗毕的jeevanjee gardern里仍立有他的的雕像。 在被英国殖民期间,殖民政府的车辆注册牌照,其中OHMS代表:为女王服务 妇女用来系围裙的布料在斯瓦西里语中叫作“Leso”。通常在制作围裙时都会印上当地的语句,图中的斯瓦西里语翻译过来是“Respect Your Husband(尊重你的丈夫)”“He is the king of your heart(他是你的天)”,从中我们也可以侧面感知到当地社会的价值观。 古代马赛人去世后的墓碑。画有人脸的是男人,系着小裙子的是女人。墓碑的高度代表着过世人的社会地位,因此也能看出,马赛人始终遵循着男尊女卑的传统。 古时当地男人聚会时,用内芯中空的植物当做吸管共同饮酒/饮水 一个有趣的体重机。不显示具体体重数字,而是根据你的自身体重,通过亮灯的方式对应出草原中体重相似的动物。(我是一只穿山甲) 仿真的黑猩猩手掌,让你真实的感受与黑猩猩握手的感觉。 最后分享旅途中一些有趣的小片段: 从马赛马拉回到内罗毕的路上经过了当地人的菜市场,喧喧嚷嚷中也尽显第三世界贫瘠的一面。 内罗毕市区立有各种电线栏杆。栏杆上面贴满了各种“帮你找回前任““提升男人本色““协调夫妻关系“治疗不孕不育““职场晋升”等小广告,看来全世界人民都一样,人力无法企及的事情,就要借助于玄幻色彩了。 一个正在奔向我们车子的当地小孩儿 在返程首都内罗毕时,当地马赛人在路边的溪水旁洗衣服 Java 餐厅 :最喜欢的是左上角的芝士火腿三明治,夹片用的是松软的牛角面包,芝士浓郁,分量特别足,还配有各色新鲜水果和薯条。 常吃的一家java是在朋友家旁边,咖啡厅很大,一共两层。二楼风景很好,守着丛林流水,偶有小鸟叽叽喳喳的飞进来啄食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残渣,因而等待上菜的漫长时间也变成了一种享受。 The carnivore: 收拾起行囊吧,趁着还算年轻。 我相信当真正踏上旅程时,即使做足了攻略,留下的仍会是属于自己的独特回忆。
606 12
TA的照片 更多 6个相册 | 218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