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大睑姑娘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0)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 点评0 / 0

    去过 0 个目的地
    点评过 0 个目的地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1个精华

一级精华
发表在 自驾 2018-04-01
​『大睑出品』 柬埔寨‖ 日出日落里的城中之城。(暹粒6日)
合上书,已是深夜十二点, 竟怎么也无法入睡了, 任由着那一尊一尊面向四面八方的微笑面容充盈着脑海。 还记得,第一次酣畅淋漓阅读完,吴哥窟就被自己列入了“此生必去”名单里, 现在再拿起来重温,又是别样的滋味, 终于,我就要去到那里。 蒋勋先生笔下的吴哥, 被叫做“女王宫”却与女性无关的“班蒂斯蕾”; 被周达观整理撰写,却最后成为考究真腊历史最佳凭证的《真腊风土记》; 被盘根错节的巨树缠绕着的塔布茏寺,却从此不得不共生共死; 被一百多个微笑的面容动容,却在美的可解与不可解之间思考; 我很清晰的记着书里有这么一段刺眼的描述: “五百年前吴哥就被毁灭,城市被火焚,建筑的华美雕饰珠宝被掠夺,人民被屠杀,尸体堆积如山,至死的传染病让侵略者都不敢停留,匆匆弃城而去......吴哥被遗忘了,热带的大雨冲去了血迹,风吹散了尸体的腐臭味,白骨被掩盖,血肉肥沃了大地,草生长起来,大树扶疏婆娑,一片废墟。” 说不明白这种感觉, 就好像在看八国联军侵华,火烧圆明园一般的场景, 心疼之余,竟迫切的想要见到这座城市, 这座被风雨一次次洗刷的城市, 能否诞生新的生命? 初见,路边摊与酒吧街的日夜 21:00的暹粒,除了pub street,其他的街道都是零散的灯光。 没穿运动鞋的我,刚走出几步,双脚就和飞扬的灰尘们来了个亲密接触。 路边摊此时正热闹的围着人,这应该算得上在潮热的东南亚夜晚,入口回魂的东西,酸酸甜甜的,问了好几遍它的名字,也愣是没记住 满满的绿色"果子和叶子",砸吧砸吧生螃蟹,搅拌均匀,就可以吃了。 实属原生态食物。 街边亮着灯的大多是飘着香料味的小饭馆,经过摊老板的介绍,来到一家极力推荐的小饭馆。 它隔壁的超市到了22:00也慢慢熄灯。而我们落地暹粒的第一餐才刚开始。 小饭馆的菜单大多不贵,但是体验感只能用: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而概括。 从很大还有些脏乱破旧的红色箱子里凿些冰块,丢入五颜六色像漱口杯一样的杯子里,再加点水递给我们。 嗯很直接很热情! 一顿晚餐的疲惫,因为遇见了双纯净的眼睛,而瞬间清醒。眨巴眨巴眼就好像是这座城市一颗明亮的小星星。 而这个时候,酒吧街是怎样的呢? 我们沿着小街道转个弯,远远的就看到霓虹灯开始闪烁,随之律动的音乐也应耳而来。显而见之,暹粒的夜晚是两种味道:市井的随意烟火气,酒吧街的拥挤热闹,它们将这座城市的夜晚划了道界限。我不打扰你,你也不会来烦扰我。 喝酒,听歌,闲聊 是Pub Street上随处可见的景象,Old Street其实是个区域,除了这条酒吧街,还有横纵几条街,手指头都可以数过来,很难迷路。白天几乎只有靠近街道的店面会开门,而到了晚上,灯火通明,一眼花花绿绿很难望到头。 离开pub street,再往里走些,周围的声音便越来越小,越来越安静,而我们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为了让之后吴哥的行程更加轻松,鱼疗massage绝对是我们理所当然的选择。对面一排亮着灯的商贩还有反光的车轱辘都成为了今晚的符号…… 我们选择了一家门脸靠近尽头的店子,一路过来,这样子的鱼疗店价格都很便宜,平均价格2刀每人,此时正站在门口的是两位看上去不大的男孩,略微有些腼腆的朝我们笑。知道我们确认落座后,他们也乐呵乐呵的拿来毛巾招呼我们。 门口两个大缸里是小鱼,为了让小哥哥给我们拍一张四人合照,一点也不尴尬的坐在了门口。最终,合照没见拍成了啥,倒是成为了来往的韩国中年旅行团的观摩对象,只见对方的导游饶有兴趣的解释着,中年大姨们也颇感好奇的望着缸里的。。。鱼还有我们的脚。。。 鱼儿来回在脚边游来游去,本是对其敏感的,一下子也仿佛敞开了心扉,开始摇头晃脑起来。 嗯,小鱼逐渐不过瘾,也壮壮胆进去感受感受大鱼的威力,一开始还害怕的不敢落脚,深呼吸以后一个猛子扎进去,嘿嘿嘿 很多人推荐blue pumpkin,买了份推荐的奶昔冰激凌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刺激,反而街边热火朝天的酸奶冰激凌勾起了我的食欲,酸甜冰爽才是夏天的味道啊~ 暹粒的白天又是另外一番风味了。 先闻香后寻食,酒店门口的炸鱼早已经敲响清晨。老板娘心情特别好,透过氤氲的烟火气说“Morning”。 身后的孩子端坐着在写作业,听见外面热闹闹也忍不住回了回头。 路边悠闲吃着早餐的人,和懒散的躺在TUTU车里的人打出了暹粒早晨的节奏;走一会,便有骑着摩托车的人嗖的一声,从身旁扬起一道灰色的风景线。 白天的商场只有靠在街道一面的铺子会开张。 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任何"行头",看到pub street标牌的左手边第一家店就开始选购些应景的衣服。 店员是名小姑娘,年纪看上去不大,很耐心的拿裤子给我们,并且举着镜子让我们看看上身效果。 最后终于挑到心头好,交给小姑娘。 小姑娘拿出计算器,一件一件的加给我们,我们准备杀价,她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边摇头边叫着我们"姐姐,姐姐",最后6件18美金作罢。一般的棉裙裤,5美金可以买2条~ 铺子的隔壁还有很多特色玩意的店,可以选择得样式很多。天生购物欲强悍的女生三人组继续望着眼花缭乱的衣服裤子还有首饰。这家店子有一个看上去很精明的小姐姐,海如选了两件衣服与一条裤子,目光很诚恳的问价,当小姐姐很淡定的给出报价之后,我们……虎躯一震……2+1一共100多美金,一墙之隔居然价格差异这么大!!! 一番讨价还价,小姐姐态度很坚决的都驳回,最终海如决定只带走两件衣服。 但是,戏剧性的一幕开始了, 等结账之后,小姐姐开始追着我们不断的询问, "这条裤子不需要了吗?"我们点头, “太贵了”, “不贵”, “不好意思,我们就要那两件。” “8美金。”小姐姐将裤子塞到我们手里, 从25美金自降身价到8美金…… 嗯,我和海如面面相觑…… SO,会讨价还价真是在东南亚旅行的必备技能 白天的酒吧街又是另外一副面孔,买完东西我们准备找一处地方歇息, 停在路边的TUTU车很多,几乎每经过一辆,他们就会问: Where to go? 或是用略微蹩脚的中文说: 去哪? 面带微笑谢谢谢谢说了一路,终于来到【The red piano】。 听说,2001年拍古墓丽影的时候,安吉丽娜朱莉经常会来这家店,时隔多年,Menu翻开第一页依旧为她留了一处介绍。 犹记得2017年初还因为新电影《他们先杀了我父亲:一个柬埔寨女儿的回忆录》,再度来到柬埔寨。 这部聚焦赤柬时期的影片可以让你更细腻的感受这片土地的血腥味与绝望。嗯....感觉饭点说这个有点...难以下咽啊...... 休息片刻,Pub street依然鲜有游客,招手了一辆TUTU,准备前往博物馆。 暹粒一条主路通到底,沿途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上个世纪60年代的中国既视感。 坑坑洼洼的水泥路,时不时扬一脸的灰尘,街边的水果摊一个接一个,眼前突然出现一股清流的免税店竟然还有些不习惯。 免税店旁边就是博物馆。 逛着逛着就可以穿越过去,进入博物馆先存包,然后去导览区购买门票,门票12刀/人,中英文讲解器5刀/个。 馆内不允许拍照,展厅会有多种语言播放,可以先看完展片介绍再继续游览,非常方便。去到吴哥窟遗迹前,特别建议先来一趟博物馆,了解了解会有不错的收获~ 惊艳,洞里萨湖的日落。 来暹粒的理由,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吴哥窟。 吴哥窟的观赏范围有外圈、大圈、小圈。 外圈比较远,适合小车游览,主要景点是女王宫——崩密列——洞里萨湖。 为了赶上洞里萨湖的日落, 我们可谓是起了个大早。 经过几年的宣传,如今的吴哥窟门票已经涨到62刀/3天了, 一个一个拍照,拿到有自己头像的门票后就可以出发了, 路上所有的闸口都有工作人员查票, 瞅瞅照片再瞅瞅你, 再用不利索的中文说句:“漂亮!” 微笑放行~ 我更喜欢女王宫本来的名字:班蒂斯蕾(Banteay Srei) 根据一段12世纪的铭文记载,女王宫是被赐予僧侣居住,供奉湿婆的。 三座塔殿正中一座供奉的就是印度教三大天神之一的湿婆,但因为墙体很多女神雕像,这也难怪被大家误会那么久以为是女性的宫殿。 临近正午,太阳更为毒辣,女王宫有当地志愿者在维持秩序,朱色砂岩的围墙,每一处表面仿佛都被怪兽卡拉、庙宇的卫兵和飞天这些浮雕覆盖。宛若将这里变成了红色的王国。 突然面前被一溜蓝色所吸引,原来是当地穿着校服的学生来这里参观学习,蓝色的校服在烈烈灼日下,特别显眼。就好像我们小时候经常会被组织去红色景点参观一样,过目不忘,铭记于心。 进出一对西班牙姐妹,迎着艳阳随便一拍都像是zara海报既视感。 在女王宫,任何国籍,任何肤色都好像能够很自然的融入其中。 从小径慢慢走,阳光可以说是炙烤着大地,这毕竟还是9月的太阳,还未过午额头就已经渗出汗珠。进入女王宫之前有一个大大的池塘,我们沿着池塘边走,时不时觉得脚边痒痒的,低头一看才晓得指甲壳一般大的蚂蚁在红绿相间的泥土里疾驰,跐溜爬过脚踝,跐溜的无影无踪。 崩密列是一座印度教寺庙,走过长长的栈道,周边破损的九头蛇仿佛在告诉我,即将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来之前确已知道很多建筑都损毁,并且因为建造材料使用的是沙岩,几乎很难再被复原。 可当自己亲眼看到层层叠叠的石块废墟之后,那种惋惜可谓是深深刻刻的击打着心脏。很多年来,这里一直都是难以到达的地方,因为所属暹粒郊区,路途颠簸,鲜有人至。直到一些电影取景,在寺庙周边修栈道,在黄沙马路上铺筑水泥,才让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来。 虽说是印度教寺庙,但它有一些雕塑反映的却是佛教的主题。 在废弃的庭院和塔之间,树木草丛茂密地生长着。 顺着栈道走到一处洞口,偶遇两个小女孩,衣着朴素,但笑得很甜。 进入洞口,很潮湿的一股气味,神奇的是,在阳光的缝隙下却长出了绿油油的小生命。 从崩密列出来继续往南走,会经过罗洛士寺群,罗洛士寺群主要包括三个寺庙:洛雷寺(Lolai)、神牛寺(Preah Ko)、巴孔寺(Bakong)。其中,巴孔寺是最大的一个。 我们在神牛寺的后面,发现了一群孩子在嬉闹。一招手她们很乐意的过来坐在我们身边,四目相对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她们的害羞。这里的孩子普遍很黑,穿着最简易的拖鞋,双脚被走路扬起的灰弄得脏脏的,脚踝还偶尔能会看见虫咬的痕迹。 但,即使这样, 他们依然笑靥如花。 再往南走便是最大的寺庙,巴孔寺。 进入巴孔寺之前有一面柬埔寨的国旗,经过国旗上台阶,便是一条长长的小道,左边有个大池塘,有一些鱼欢快的在游,两边的花迎着阳光仿佛有种走入奇妙森林的错觉。 这座印度教寺庙被我们承包了!巴孔寺是一座五层的方形金字坛,沿着石阶爬到最顶层的宝塔,还挺费力的。因为坡度比较陡,很多游客望而却步,毕竟来柬埔寨每天暴露在艳阳下爬无数石阶,确实汗流浃背,心有余而力不足哈哈。 罗洛士寺群距离洞里萨湖约摸十几公里,算算时间,这落日不出意外是能赶上了。洞里萨湖有一个浮村贫民窟,是备受游客诟病的地方,也是我一直犹豫是否前往的地方。 看着网上众说纷纭的评价: 小孩会盯着荷包,会问你要糖; 船夫会停在水上的某饭店,让你吃饭; 水上的饭店价格离奇,不吃会拒绝让你再次上船 等等…… 吓得我一激灵,但似乎这种情况,在东南亚都很普遍,换成某景区负责人说的:“出来玩,可不是要消费的嘛!”最终凭着自己的直觉,咬咬牙,这个地非去不可了! 攥着20刀/人的门票,一路畅通,黄沙四起。 抵达游船群时阳光不太猛烈,正好躲在我们身后,我们跟随一位船主便陆陆续续上船啦~轰隆隆的拉响马达,一股汽油味瞬间充斥鼻腔。 我们的船行驶在洞里萨湖,这个柬埔寨第一大淡水湖, 坐着船边的椅子上,能够闻到微微的鱼腥味, 我们轮流坐在船头,迎面而来的风,吹乱头发,穿过背脊。 看着一望无际的前方,有种出其不意的身心愉悦和辽阔。 通过了这一片绿色的浮藻,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又是另外一副面貌, 高脚的房屋,随着水位的潮起潮落移动, 在我们的汽油船周围,还有一些木制的小船,需要手划船桨, 而划船的大多数是孩子。 当然也有装上发动机的船,眼看太阳西下, 扭开按钮,嘟嘟嘟的开往家的方向。 每家每户门前都有一艘船, 无论是否装了发动机, 这里的出行工具一定是它。 接近傍晚,阳光已经能够与房屋产生缠绵的光线, 各种颜色的高脚屋,突然有了种别样的味道, 这里生活的全部, 恐怕都是依赖这片湖了吧。 生活用水靠湖,生计靠湖里的鱼。 正如飞溅的水花,打湿脚丫 是生命是清洗 是治疗是痊愈 是祝福也是安慰。 坐在船上,静静听着流水的声音,看着远方的屋子外嬉戏的孩子朝家而去, 我们也被叫上高脚屋歇息,瞅瞅时间正是晚餐时间了, 摸摸肚子觉得不饿,便只休息了一会就上船了, 之前害怕的被迫消费并没有发生。 我想,这份幸运可能来自于我们找了个靠谱的当地包车机构吧? 船夫将发动机关掉,任由船只在水面上飘荡, 我知道,落日要来了。 只见太阳明晃晃的躲进云层,像差点煮熟的鸭蛋黄,一戳破,就打翻了颜色。 顺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激动。 这片落日,彻底惊艳。 我很喜欢收藏每次旅行的日落, 仿佛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安静的认识日落。 在广阔天地间,只有一个太阳, 他不属于任何人,他又属于每个人。 太阳越来越低,只能窥见到远处的黄色光晕,这时候,天空中的蓝色占了主导。 宝蓝色的天空,代替落日后的余温, 除此之外,还有高脚屋内的点点灯光, 不知道入夜的高脚屋里, 是围在一桌幸福的笑脸, 还是孤独的抱团取暖。 回到市区,我们在司机Nara的推荐下,体验了一把当地人爱吃的,能边烤边煮的火锅~ 位置在,Hot pot place, Food of the world . 几乎座无虚席,很多都是当地人, 入乡随俗,火锅燥起来!!! Nara帮我们点单,其中窝蛋牛肉我要疯狂安利, 彻底打破我们前几天吃瘦牛肉的尴尬, 一点都不难嚼,配上蘸料, 炒鸡香!!! 遇见,吴哥城的红衣女子。 从洞里萨湖回来,我们换了个住处。 在暹粒市区,数的清的街道让我们换酒店住也变得很有安全感。 清早,我们坐上预约好的TuTu车,黄沙呼眼呛鼻,冷不丁摸出口罩带上。 一路颠簸进入吴哥城南门,这是距今保存最完好的大门,旁边两排就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的经典故事《搅动乳海》,可以明显看出来岁月和修复后的痕迹。 斑驳的巨石,宽阔的方形空地,这座佛教寺院真是一点都不低调。 红色真是和它最匹配的颜色, 在临近午时的阳光下,瞬间让土灰土灰的巨石活了过来。 来到这里的旅行团似乎眼也不眨的直驱入内,这正好给了我们承包这片地的机会。 不知为何,有种特别想在这片空地转圈起舞的冲动, 待到阳光开始炙烤头顶,我们才慢慢的挪步。 我们在第一层呆的时间最久, 回廊的浮雕壁画十分丰富,听说1200米长的浮雕长廊刻画了11000个人物。 而最令我惊奇的是,即使阳光如此猛烈, 寺院深处却清清凉凉, 往里走很多游客在纳凉休息。 待我们爬上人工梯,穿行在众多佛塔间,身处任何一个角落, 都能发现有双爱笑的眼睛正在看自己。 一张张高棉微笑的脸坐落在369点, 一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小圈里最让我有记忆点的是巴方寺,一开始只是因为空中宫殿勾起了好奇心, 没想到走过这段长长的平台,竟有一种朝圣的错觉。 就好像是一条宫廷戏里百臣觐见的必经之路。 再上台阶,围绕着寺院的是一块秃了头的草地,从远处眺望,方方正正的,就像巧克力蛋糕, 我们从侧面的人工扶梯慢慢爬上去,这段扶梯比起其他任何都要陡峭, 据说巴方寺被当时真腊国王优陀耶迭多跋摩二世命为国寺,是都城最中心的位置, 前来敬献的人,都是爬过这一层层石阶抵达,可谓是很艰难了。 巴方寺也是一座须弥山寺(Mount Meru)。 最顶端寓意着宇宙中心,我们围绕着这座须弥山寺四周的石柱,仿佛能感受到当时期的荣耀。 绕到建筑的另一面,从手扶梯下来,便是观看空中宫殿整体的最佳角度了。 我和小白白在巴方寺迷路了。 顺着出口的指引牌,误打误撞进入“后花园”, 起初,因为遇见几棵苍天大树而开心不已, 后来,越走越荒芜, 皮肤也因为阳光滋啦啦的疼痒, 脚下是成群结队的蚁群, 抬头是漫天枝丫, 手里是没有信号的手机。(说的好像有信号就知道司机号码一样) 闷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胸腔喘不过气, 我极力保持镇静, 耳边只剩下我们的呼吸声, 过了许久,终于看见个人, 身着制服, 看样子是景区相关人员, 上前询问再三, 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只见他摆摆手, 表现出听不懂英文的样子, 心想,完了, 这根救命稻草要黄。 再然后,凭借我们的坚持不懈, 终于再另外一段路上,碰见了会说英语的工作人员, “where is here?" "Elephants." "Thank you." 你知道,事先盯着地图上的英文字母看是能在必要时候起作用的。 此处是斗象台。 正当在脑海里回忆方向的时候, 电话响了。 我们得救了。 这样人迹罕至的非游客路线, 想想还是挺后怕的, 能够再次见到宽阔的大马路, 真是幸福啊。 惊吓过后,过午时准备去填饱肚子。 景区内的小饭馆大多都配备吊床, 有的材料是布有的是网, 无论是饭前还是饭后, 躺躺午休一下还是很舒服的, 毕竟东南亚正午的阳光很毒辣。 午睡过后,再来一根当地雪糕真是极好的, 他们大多在景区附近,可能是门口,也可能是在通往景区的必经之处, 炎热的天气,一口冰凉下肚, 别提多畅快了, 咖啡和榴莲味是我的最爱, 哪怕回来很久, 还是很怀念。 托玛侬神庙很小,与周萨神庙相望, 我们因为吃雪糕的时候,看到中国国旗便决定下车瞧瞧。 前者是法国援助修复,后者则是中国援助修复, 神庙虽小,但是非常精致。 现在修复工程已经结束, 中国开始修复不远处的茶胶寺(Ta Keo) 前段时间,湖南卫视有部纪录片《我的青春在丝路》 第四集便是讲述中国工程师们在柬埔寨的修复工作,而修复的项目正便是茶胶寺。 坍塌的碎石, 大的重达四吨,小的只有五厘米长, 面对这样的情况,工程师们只能一块块找回原石,再复原, 甚至耗时最长的石头,光找到它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 不禁为文物修复工程师们,致敬。 准备返回的路上,瞅瞅时间, 恰好可以赶上一场小吴哥的日落, 小吴哥是吴哥古迹中最大而且保存得最好的建筑, 与其他神庙殿堂不同,这里是为真腊国王建造的陵墓, 从门口进入, 淌过河水的浮垫, 便是两段对称的长廊, 走上台阶, 又是另外一副模样。 小吴哥六点之后就只出不进, 为了感受小吴哥的壮丽, 哪怕是一瞬间,也想要朝它奔去。 没错,下了场雨的小吴哥格外清新, 空气里,泥土里,建筑里 都是生命的味道。 日落,就这么不紧不慢的来了。 出口处,还有这样贩卖棕榈汁水, 甜甜的,踏着雨后湿漉漉的落日, 沁人心脾。 难忘,凌晨4点的小吴哥。 为了赶上小吴哥日出,提前一天和酒店沟通,打包了四份早餐便坐上tutu出发了。 昏暗的街道,微凉的风,在颠簸中吃早餐也是real特别的体验。 氮素,早餐实在是太丰富了! 最后下车前,我们特意留了一份给tutu司机, 再后来见面的时候,发现他将早餐放在了座位里面, 他说:“他不饿,想带回去给女儿吃。” 抵达小吴哥门口,也已经有亮着灯的小摊在卖早餐,也已经有和我们一样的同志们疯狂朝里奔。 眼看前方慢慢有了光芒,决定兵分两路, 坐在门口的台阶看日出的玎老大和海如, 和拼死也要抵达大池塘的我和小白白。 外面是不是很悠闲的看日出,我不知道, 但往里面跑的我们可不是那么顺利, 最初看网上的照片,甚是惊艳, 但是走到最里面,发现怎么没有一处像照片里的样子, 脑洞比较大的我,还以为有个什么后门而着急不已, 这个大池塘是在另外一边吧? 实在想不通时,遇上了拦住我们的工作人员, 我拿出照片好生解释, 一直追问是不是有后门。 只见她轻描淡写的指了指右前方, 这特么就是个小池塘啊,不对,可能就是积水什么的吧, 怎么可能是相片里这么宏伟的样子啊! 怎么办,太阳就要出来了啊, 要不,小池塘将就一下算了? 我一边自我矛盾着, 双脚却很诚实, 走进一看,才发现小池塘边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看样子,是照片里的大池塘无疑了。(人啊,有时候就是容易给自己徒增烦恼) 于是靠着娇小灵活钻到了第一排, 开始了等待凌晨五点的小吴哥日出。 小吴哥的日出仿佛格外让人心安, 连石阶上的小黄狗也安静入眠, 连清晨的香火僧侣也倍感精神, 连朝夕相处的爱人也分外甜蜜。 日出过后,我们来到圣剑寺(Preah Khan), 因为早起的缘故,看着手机里显示七点,竟然还有点不相信,以为时钟漏掉了几拍, 毕竟,平常这个时间才醒来的自己,很久没有见过四五点的风景了。 圣剑寺的门口,两尊七头蛇神像后面是两队阿修罗。 有的已经没有了头,这让我觉得可能博物馆的某些展品就是当时修复前被拣走的? 整个建筑呈十字型,中心是中央圣堂, 通过层层石门,就能看见当时男性的生殖象征物石器, 那个时候的生殖崇拜真是令人惊讶啊, 而整个寺庙里整体观感较好的藏剑阁, 就是藏有那把纪念胜利的宝剑的地方, 里外转了几圈,并没有瞧见宝剑啊。 圣剑寺里,一个不经意的抬头,就能看见门楣上精美的飞天雕刻, 而在往里走,便能看见苍劲的大树,枝丫破败,可那根啊都还坚定的立在那,守护着这方田地。 从圣剑寺南北门出口, 有一段很长的路, 而这条路上都是挎着包包和小篓子的孩子, 有的甚至没有穿鞋。 他们一路跟随, 嘴里不停的喊着“姐姐,姐姐,买一个吧。” 一看你稍有迟疑, 便快步到你跟前, 开始了价格诱惑, 1美金可以买下5个冰箱贴, 我下意识攥了攥包里在免税店一美金一个的冰箱贴。 如果确认你不会买, 可爱的孩子还会对朝你说笑:“姐姐,不买可不漂亮哦。” 我可不是为了漂亮就屈服的人, 毕竟处女座这些伎俩是不会上钩的 这一天,另外一座金字塔式的建筑——比粒寺(PRE RUP),深深吸引了我。 坐在寺庙边的孩子们, 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红砖, 开阔的视野 都是我喜欢這里的原因。 这里是古代皇族火化变身为神的神殿,所以又被称变身塔。 走上台阶到处都可以看到被烧焦过的痕迹, 面对这样庞大的规模, 脑海里不得不产生想象, 千年前在此举行火化仪式,定是达官云集, 庄严,秩序,虔诚。 备受瞩目的塔布茏寺,因为各种各样的“树精”, 而更加区别于其他除了石块就是红砖的建筑。 别说,走在其中真的仿佛置身秘密森林, 就连路上都有些奇形怪状的“妖孽”, 阻拦我们的去路。 寺庙中许多百年老树早将神庙紧紧缠绕, 很多国家文物修复者都不敢乱动,一度放弃修复,只得任凭树根越发生长。 这里的树分作两种, 较大棵的是木棉树,他比较粗大且呈淡褐色,而且有多疖的树根。 较小棵的则是绞杀榕,他树根呈灰色也比较细,但是四处纠结缠绕。 一棵又一棵被当地人称作蛇树的“树精”们, 用它那粗壮发亮的根茎,放肆地延伸, 绕过梁柱,探入石缝,又盘绕着屋檐,紧密的捆缚住神庙, 甚至,直到今日,它们还继续不断生长着、延伸着, 与神庙共生共死。 这真是很神奇了,让我几乎要相信,这座神庙是树的赠礼, 日日夜夜守护着这里,不坍塌也不死亡 如果对此秘密森林有什么感触的话, 大抵是因为“回音塔”吧, 站在塔里面,用力拍胸脯会产生宏亮的回音, 而但凡有回音说明有心事和烦恼,回音越大,表明你被其困扰越严重。 多敲敲,走出去就慢慢放下,回归一身轻松。 我瞅着墙上有规律的洞, 一眼就看出了玄机, 但却宁愿相信这样的说辞, 拍拍胸脯,听见心脏的咚咚声, 就此放下。 柬埔寨是热带季风气候,五月就进入雨季, 这里的雨不跟你商量,倾盆大雨一股脑袭来, 有时候雨一下就是两个小时。 坐在餐厅的那天还庆幸在室内, 而现在,正抱着在巴肯山休闲看落日的心情, 下一秒,就狼狈的躲在洞里避雨, 还时不时从洞檐漏进来, 脊梁一阵冰冷。 看着雨不停地落下落下, 穿着雨衣的工作人员看着狼狈的我们, 忍不住笑。 我没有被突如其来的雨扫了兴, 反而很坦然很笃定, 这大抵是比日落还好的相遇了。 告别,艺术与历史永在。 吴哥艺术工坊最开始并没有在行程中, 只因为一条微博推荐。 Artisans Angkor是法国文教组织与柬埔寨政府联合设立的最大公益机构, 离老市场约莫2分钟的路程, 不仅为贫困和残障青年提供免费的培训, 还为保护高棉非遗传统手工艺术 进去前,需要先领取一张参观证。 工坊的占地面较大, 学生工匠们都在认真的忙碌手头的事, 雕刻,作画,木工,测量,似乎每一个环节都一丝不苟, 每天重复着相同的事,即使有观光客来回走动也丝毫不受影响。 我站在他们身边, 看着一颗颗汗滴落下, 却也不见他们停下手里头的工作擦擦汗, 大概是习惯这样的工作, 专注,是对他们最深刻的印象。 而工匠与工匠们交流的方式, 更多的还是手语, 为此场馆内的窗户上特意挂了些手语示意, 并且还有些工艺的制作技巧。 我想,吴哥窟大多数有质感的纪念品都是来自于这里吧, 推开门简直惊呆了, 有一瞬间以为来到某个现代化都市卖场。 纪念品馆几乎囊括了吴哥各种各样的工艺。 近年来,这里也是旅行团的热衷地, 售卖纪念品成为了这里的主要营收来源, 这样一来工匠们基本温饱应该不成问题。 虽然价格不便宜,但的确精致, 难以免俗, 最后的时光, 还是献给了买买买。 吴哥留下了什么? 回来后,我又一次翻阅了《吴哥之美》, 再看到那段话时,已经不觉着刺眼。 我在巴肯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过后 独自沿着泥泞的山路一步步坚定的走 我突然明白, 如今的吴哥没有被遗忘, 每年一波又一波的游客经过它,凝视它,重读他。 不论是岁月强迫,还是是时间冲刷, 它啊,已经美的不像话, 它啊,给了我最多的惊喜 它啊,让我成为了最幸运的人。 Day1 ▽市区:酒吧街(Pub Street)→老市场(Old market)→吴哥国家博物院$→12T-Galleria免税店 Day2 ▽外圈:女王宫(Banteay Srei)→崩密列(Beng Mealea)→罗洛寺群(Roluos Temple)→洞里萨湖(Tonle Sap Sunset) 崩密列:门票$5。 洞萨里湖:浮村门票+船票共$20。 吴哥窟门票:分为一日票、三日票、七日票三种(售票时间为5:00-17:30) 一日票时效为24h,票价$37; 三日票时效10天,一周内任意3天(可不连续)使用有效,票价$62; 七日票时效一个月,一个月内任意7天(可不连续)使用有效,票价$72。 Day3 ▽小圈:巴戎寺(Bayon)→巴方寺(Baphuon)→战象台阶(Terrace of the Elephants)→癞王台阶(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十二生肖塔(Prasat Suor Prat)→托玛侬神庙(Thomannon)→小吴哥日落 Day4 ▽大圈:吴哥寺日出(Angkor Wat Sunrise)→圣剑寺(Preah Khan)→龙蟠水池(Neak Poan)→塔逊寺(Ta Som)→比粒寺(Pre Rup) →塔布茏寺(Ta Prohm)→巴肯山日落(Phnom Bahkeng) Day5 ▽吴哥艺术工坊 我们的三天包车是定的有未旅行, 它是当地比较成熟的地接,备书是“国家旅游局注册登记”,所以二话没说就下单了。 这三天接待我们的是商务面包车(Nara)和突突车(萨粒), 都是柬埔寨人,忠厚老实,时不时还会用简单的英语和我们开开玩笑,挺有趣。 对了,有未旅行还有汉语学习班,萨粒的汉语真是很用功了~ 攻略 离出发不到3天时间迅速定下了机票,大致制订了路线,速度定好了酒店、联系了包车团队、剩下的就是每天在能不能顺利落地签中......忐忑...... 飞机还有半个小时将落地暹粒的时候,空少给到我们出入境卡和海关申报表。 按照实际情况填好之后,下飞机还会发一张签证单,填好之后就可以去办证啦~ 暹粒机场很小,没有醒目的LED指路,需要工作人员引导。 夜晚的暹粒,被巨大的热气笼罩,好在办VISA的队伍不长,我们就在不紧不慢的节奏下开始手续。填表→准备1张2寸照片和30美金→拿签入境 接下来就是去东南亚可能会遇到的事情了, 各种微表情示意你给小费, 氮素,不要着急, 用智障的表情告诉他,我听不懂就行了, 柬埔寨人没有越南人那股蛮劲, 一般你明确拒绝,收小费也就不了了之了。 过关后,机场离市区大约8公里路程,一般酒店会有提供接机服务,可以问清楚是否有偿,酒店帮定相对来说便宜些,8-9美金左右。 淡季的暹粒,酒店可以选择的很多,RMB200-500就能住个很不错的地方,我们选择了2家酒店,暹粒幸福里别墅酒店(Happiness Hu Tong Villa siem Reap)&吴哥王子酒店(Prince D'Angkor Siem Reap). 这都是因为某白做作的少女心想要体验fell不一样的酒店。还好暹粒小,在市区转来转去也就片片大,换个酒店并不麻烦~
16567 11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208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