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亚述古城

亚述古城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9 名穷游er去过这里 0 条关于亚述古城的点评
亚述古城热门旅行地
关于亚述古城的游记攻略
  • 匆__匆 发表了 游记  · 2019-03-16 14:46

    匆_匆的土耳其东部攻略及介绍(拒绝遗忘,神秘的旷野总在向我们召唤)

    一般我们提起土耳其旅行,谈论的总是由伊斯坦布尔、卡帕多奇亚、安塔利亚、费特希耶、伊兹密尔等等这些地方构成的一个环线,这一路上会有金角湾、热气球、滑翔伞、古罗马剧院、蔚蓝海岸等等。诚然,这些地方都十分不错并让人神往,也无不符合我们对浪漫土耳其的想象。不过,让我们打开地图再来看看,你会发现,这个环线其实只涵盖了土耳其的西半部,连整个土耳其的二分之一都不到。我不禁要问:“难道土耳其东部什么都没有吗?”事实上当然不是这样,并且恰恰相反,东部的旅游资源一点不逊于西部,只是由于还未被开发,交通也不便,再加上基本上是以历史人文为其主要特色,所以前往的旅行者寥寥。此外,土耳其的旅游签证只有30天,要想东线和西线一趟走完,时间上肯定是不够的。结果是来土耳其旅行人们基本上只走西线,而普遍是对东线一无所知。这是我首次去土耳其,本打算走常规路线享受一下浪漫的土耳其,奈何阴差阳错被人带上了歪路,糊里糊涂跟人去了东线,还不知所谓的和人打了一架。所以有句老话说的好:路上多冤家,出行需谨慎。废话有点多了,马上进入正题。我的总体行程如下:Trabzon——Kars——Dogubeyazit ——Van——Mardin——Urfa——Goreme我前后一共用了15天,因为起先我还希望能完成西线,所以就走的挺快,每处基本上是停留两天时间,还跳过了几个地方。尽管如此,最后我也只是走到了Kaş,就必须回伊斯坦布尔。因此,我认为这条线的最佳行程是3周的时间。值得一提的是,东部的这些地方都是以其具有悠久的历史而闻名,每处都会留存有不少的古迹,所以很有必要提前了解一些相关的背景知识,我在下面会简略的提到一些重要的,但能力有限不能多方展开,所以有兴趣的朋友最好自己预先找点资料看看,到时你才能在残垣边从容不迫的怀古追远。特拉布宗Trabzon如果从格鲁吉亚的巴统入境土耳其,一般旅行者落脚的第一站都是在特拉布宗。在历史上,特拉布宗具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它是联系东西方两个世界的重要港口,东南接波斯,东北连高加索,向西则是君士坦丁堡。早在西方世界的古典时代,希腊人就已经在此建立了殖民地。据《长征记》所述,色诺芬率领的雇佣军在返回雅典的途中,到达的第一个希腊城邦就是特拉布宗。而回顾整个历史,它达到过的最高地位是在中世纪,当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之后,拜占庭帝国分裂为三个残存的继任国,其中的特拉比松帝国( Empire of Trebizond)就将首都设在了这里。当1258年,席卷而来的蒙古军队攻陷了巴格达之后,特拉布宗则代替黎凡特而成为了丝绸之路在西方的终点,因此特拉布宗的地位一下子变得举足轻重。也正因此,当远游中国的马可波罗,在他的归途中,最后就是由特拉布宗登船,然后西行经君士坦丁堡而回到故乡威尼斯的。此后随着奥斯曼帝国的不停扩张,特拉布宗独木难支,最终在伊斯坦布尔陷落之后的第8年,于1461年被默罕默德二世率军攻占,特拉比松帝国就此覆灭,同时东罗马帝国也随之成为历史。此后,该城除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被俄国短暂控制两年之外,一直由土耳其人统治至今。现在的特拉布宗,总体上比较现代化,特色不算突出,要说有的话就是一种骨子里的杂糅感。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宗教曾经在这里先后登场,多多少少都在此留下了各自的印记。市区内零散保留有一些古迹遗址,但并没有特别值得推荐的景点。唯一比较有名的是圣索菲亚博物馆Hagia Sophia,坐落在西郊,可以在 Atatürk Alani 广场的北边坐小巴(当地称dolmuş )前往。此博物馆是一座典型的拜占庭式教堂,始建于特拉比松帝国时期,至今仍保存有精美的壁画。不过,由于我刚从高加索过来,跟那边的教堂比起来,这个看起来就有点索然无味了。倒是在特拉布宗周边有两处很值得一去的地方,苏美拉修道院Sumela Monastery和乌宗湖Uzungöl。苏美拉修道院大概可以算是土耳其东北部最热门的打卡景点。它独踞300米高的崖壁之上,类似于国内的悬空古寺。不过遗憾的是我没能一游,因为当时修道院关门翻新维护,据说要持续到2019年,要是过去就只能远远观望,所以想去的朋友要提前打听好状况。乌宗湖距离特拉布宗99公里,是坐落在山谷中的一个天然堰塞湖,被村舍围绕,景色十分优美。交通由格鲁吉亚的巴统,在中央汽车站(Central Bus Station)有班车发往特拉布宗,车次频繁,过关需自己下车办理。也有从第比利斯直达的夜巴。特拉布宗的汽车站(在土耳其都叫otogar)在东郊,长途大巴都在此停靠,车站内不同的客运公司承运的线路都不一样。比如,我去下一站Ani遗址,先要到Kars,而车站内只有一个公司有发往Kars的夜巴。出了车站的马路对面,可以坐写有“Meydan”小巴去市区,招手即停。如果从伊斯坦布尔过去,推荐坐飞机,机票一般就200多人民币,比大巴贵不了多少。去苏美拉修道院,首先可以参加一日游,其次如果要自己过去的话,可以在Atatürk Alani 广场往东5分钟左右的路程有一个巴士站,乘坐发往Maçka的小巴,有时小巴会一直开到苏美拉,不然就在Maçka接着换小巴前往。去乌宗湖,可以在上面提到的去苏美尔的同一个巴士站乘坐小巴 前往,车程大概2个小时,14里拉。卡尔斯Kars一个很平庸的边远小城,有点破败有点萧条,还有着漫长的寒冷冬季。即使在太阳高照的日子里,仍然让人感受不到太多暖意。在城区内,除一座山顶堡垒和一个始建于10世纪的教堂勉强算两处景点之外,其他就没什么可以看的了。所有大老远奔波来此的游客,都必然是冲着45公里之外壮观的阿尼(Ani)遗址而来。阿尼曾于961至1045年之间是亚美尼亚的巴格拉提德王朝(Bagratid Kingdom of Armenia,884—1045)的首都,而在亚美尼亚人的历史上,巴格拉提德王朝是,在其不断的被各大帝国吞并的间隙中出现的本土王朝之一。起先,巴格拉提德家族只是亚美尼亚几个最具势力的家族之一,后来随着阿拉伯帝国对亚美尼亚统治的渐渐松动,巴格拉提德家族趁势崛起,不断壮大兼并。而当时拜占庭人和阿拉伯人,也正需要在两大帝国之间出现一个缓冲国以减少直接的摩擦。在这样背景下,阿硕特一世(Ashot I, 820 – 890)一步一步的,先是成为Prince of Princes of Armenia,接着又成为King of Armenia,带领着巴格拉提德家族建立起了他们的王朝。不过,寄人篱下,两头讨好的日子总不能长久,最终还是被拜占庭人所吞并。在961年,阿硕特三世将首都迁至阿尼,很快阿尼成为了重要的贸易中心,城市迅速发展,鼎盛时期人口超过10万。最后因内斗不断,国力被大大削弱,于1045年被拜占庭攻陷。之后,阿尼在各种势力间几经易手,有塞尔柱人、库尔德人、格鲁吉亚人、亚美尼亚人等,到了1236年被蒙古人攻占并洗劫,接着到了1319又遭到地震的极大破坏,此后一蹶不振,慢慢的几近被人遗忘。交通特拉布宗到卡尔斯的班车是在其东郊的otogar乘坐,晚上11点左右出发,第二天一大早到,不过到达的是卡尔斯一个挺偏远的车站,下车有免费的接驳车送到市区内的另一个车站,离开时就在市区内的这个车站乘车即可。去阿尼有一趟旅游专线,在Antik Cafe边上乘坐,9am出发,11:30和15:30回,所以要把握好游览的时间。Tips:遗址面积很大,最好提前做点功课,并计划好线路;自带水和干粮。多乌巴亚泽特Dogubeyazit 一个库尔德人为主的边境城镇,坐落在一小片平原之上,周围耸立着好几座高山,其中有著名的的阿勒山Ararat( 海拔5137米)。众多高山形成的险阻使得此处在其充满纷争的历史中一直有着重要的军事地位。阿勒山和伊沙克帕夏宫是主要的两个景点。前者据说是诺亚方舟停靠的地方,所以对于西方人应该具有特殊的吸引力。即使只论景色而言,在雪多的季节,这山还是很好看的。十分遗憾的是,我不论是在土耳其这一侧还是在亚美尼亚那一边,都没能遇到满意的阿勒山。山上还可以徒步,只是上山需要申请许可。伊沙克帕夏宫Ishak Pasha Palace,为一处奥斯曼时期的大型建筑,由地区督抚Colak Abdi帕夏于1685年着手开始营建,在其儿子Ishak 帕夏手上最后完工。此宫殿非常漂亮,尤其是那些石墙上的雕花,精美无比。看完帕夏宫之后,千万继续往上走,行不多远有一坐清真寺,清真寺背后的陡峭山岩上有一片堡垒遗址,从上面可以俯瞰帕夏宫和清真寺,以及远处的阿勒山,有着完美的拍照视角。交通从卡尔斯到多乌巴亚泽特没有直达的班车,需要到在Igdir中转,在Igdir下车后得往前走上数百米,在另一处乘坐去多乌巴亚泽特的小巴,没明显标志,具体在哪只能问问路人吧。伊沙克帕夏宫在镇子外6公里的半山上,有小巴可以前往,1.5里拉。其实就一条路,要是搭车也挺方便的。此外,多乌巴亚泽特是陆路去往伊朗的一个重要关口,尤其是2016年后凡城停止运营前往伊朗的公共交通之后。凡城Van凡湖是土耳其最大的湖泊,面积比鄱阳湖略大,是一个咸水湖,而凡城就坐落在凡湖的东岸。早在公元前9世纪时,作为乌拉尔图Urartu王国(860 BC—590 BC)的首都,凡城就已经具有很大规模。盘踞在凡湖岸边的山顶堡垒自那时起就开始存在,经历了它的一长串统治者们,如米底人、亚美尼亚人、安息人、罗马人、波斯人、直到奥斯曼人,一直未被停止使用,只是到了土耳其立国之后才被开放为一个景点。爬上堡垒后的视野极棒,往南可以远眺凡城,而回身往北即是茫茫的凡湖,是绝对不可错过的景点。凡城大部分人口是库尔德人,土耳其人占少数,但在一战以前,亚美尼亚人则一直占有人口的很大比例,当俄国人因十月革命而撤离凡城后,据称当地的亚美尼亚人被土耳其人屠杀尽净。另外,在凡城往西50公里处,有一个名叫Akdamar的美丽小岛,是当地另一个著名景点。岛上保存有一座建于10世纪的教堂, Cathedral of the Holy Cross,起初是作为亚美尼亚的瓦斯普拉坎王国(Vaspurakan)的御用教堂,之后在1116年到1895年之间的700多年间,整个岛则一直作为当地亚美尼亚使徒教派的都主教之所在地。交通由多乌巴亚泽特到凡城的班车在镇中心附近的一个巷子里乘坐,不太容易找,最好问问路人。直达的道路2017年开始不能通行,必须由Agri绕道去凡城,不知道现在通路了没。去堡垒可以在市中心乘坐开往“Kale”的小巴,但注意在堡垒附近的围栏边下车,不要坐到底,然后再往里走就是堡垒的山脚了。不过,市中心过去3公里路,即使步行也是不错的选择。去Akdamar岛,可以在市区北部的汽车站(在Cumhuriyet Cd 路北端)乘坐标识有“Gevas /Akdamar”字样的小巴 ,它会途径上岛的码头。马尔丁Mardin马尔丁是一个依山而建的古城,全是由黄褐色的石头建成的房屋,从山麓向上叠墙架屋的蔓延,环绕着整个山坡。在其山顶上保存有一座要塞遗址,但此要塞仍由军队占用,禁止上去。在古城中,拾阶而上找一处视野开阔的高处,极目远眺,你将面对的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大平原,这就是著名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美索不达米亚是希腊语,意思是两条河之间的土地)。所以,高踞于此的马尔丁,凭着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自然有了悠久而复杂的历史。古城内景点遍布,一般都不大,我觉得也不用刻意提前功课,因为处处都是景,自己穿街走巷慢慢探索将会更具乐趣。马尔丁基本上没多少商业化的痕迹,算土东这条线上的一个亮点,推荐多待几天。对马尔丁的进一步了解你只要稍稍注意就会发现,这里与土耳其的其他地方有点不太一样,除了那些无处不在的清真寺之外,还可以看到众多的古老教堂,并且仍旧“香火兴旺”。个中缘由,就是由于这个地区活跃着的一个独特的民族——亚述人(Assyrian 或Syriacs)。亚述人这一种族的形成,主要不是由于人种和文化方面的因素,而是由他们在历史和宗教方面的独特性而产生的民族认同感。历史因素自然指的是曾经的亚述帝国,而宗教因素指的是独树一帜的东方基督教流派。先来说说亚述帝国,这就要回到人类文明之初了。在两河流域的历史上,最早的文明是公元前4000年之际出现在下游区域的苏美尔人。当时,他们制服大河,建起城邦,还创造了世界上最早的文字系统——楔形文字。不过,苏美人从未统一美索不达米亚,而是到了公元前2200左右,在北方兴起了一支操闪米特语的“野蛮人”,他们趁着苏美尔人内部城邦与城邦之间的长期战乱而造成的衰微,不断壮大自己,蚕食苏美尔人的地盘,最终“入定中原”,顺势统一了整个两河流域,成为所有操闪语的民族和苏美尔人的统治者。由于他们的主要根据地是在阿卡德地区Akked,因而被称为阿卡德人Akkadian。而亚述人在这一时期的就已经存在,和阿卡德人使用的是同种的语言,亚述之名缘自他们所居之地Assur,此地位于底格里斯河的上游,比Akked更要往北。早在苏美尔人时期,Assur人就已经出现在记录中,当时也臣服了阿卡德帝国。在这样的背景下,亚述走上人类历史的中心舞台,开始了他们慢慢走向辉煌的历史。在两河文明的悠久的历史长河中,亚述可以说是历史承续最完整的民族,历史学家现掌握有从大约公元前2000年开始到公元前605年之间连续的亚述国王名单。 在这二千多年的历史中,亚述时而强大,时而沦为他国的属地,但作为独立的邦国或相对独立地区的亚述,始终一直存在。尤其到公元前900年前后,亚述国家突然空前强大,凭借其卓越的战斗能力,不断吞并扩展,成为阿拉伯征服前的历史中,最不可一世的庞大帝国。之后开始由盛而衰,于公元前605年灭亡,从此不在作为独立的国家而存在。此后,亚述这个民族一直顽强地在各种势力间的夹缝中生活繁衍。在14世纪,蒙古人来到,在帖木儿的凶残统治下,亚述人遭到长期的屠杀和掠夺。迟至15世纪初,比如在亚述人的发源地Assur,基本已看不到多少亚述人。当时,也只有在现在的叙利亚北部、伊朗西北部和土耳其东南部,这些地区还散布着留存下来的亚述人。这也大致上构成了此后直到一战前,亚述人的主要人口分布状况。在宗教方面,最初,亚述人信奉一个叫Ashur的主神。我们可以看到,Ashur、Assur和Assyrian三者是同源的,所以,亚述人意思其实就是“那些信奉Ashur神的人”或“来自Assur的人”。开始在波斯人统治亚述的时期,由于波斯人的宗教自主政策,亚述人的Ashur信仰一直延续了下来。只是到了罗马人控制亚述的时期,亚述人才皈依了基督教。之后随着罗马的西撤,大部分亚述人又回到了波斯人的帝国之中。到了410年,在安息帝国的首都泰西封,成立了东方教会 Church of the East ,管辖所有帝国内的基督徒,包括亚述人。这个教会自他成立时开始,就完全独立于罗马,甚至还接纳了不少被罗马教会斥为异端的派别,因此也就使其发展出了不同于天主教和东正教的独特基督教传统。随着阿拉伯人的征服,两河流域开始伊斯兰化,信奉基督教的亚述人自然成为当局宗教压迫的对象。不过,伊斯兰政权的宗教政策总体上说来,对异教徒是压迫但不消灭,所以跟了耶稣的亚述人虽然处境艰难,但还是挣扎着最终走到了现在。。但是,在一战期间,在土耳其人统治下的亚述人经历了一次巨大的生存危机。由于当时奥斯曼帝国内部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土耳其人就趁着战争的时机,对帝国内的非穆斯林民族进行了大范围的种族灭绝,主要针对的是亚美尼亚人、希腊人和亚述人。到一战结束的时候,在安纳托利亚南部繁衍生息了四千年之久的亚述人,仅剩下了不到15000人。自从一战开始,亚述人自已就一直在努力争取分裂祖国以获取独立,期盼着在他们的祖宗之地复建自己的国,即古尼尼微地区,现伊拉克北部。而且国旗都早有了,可见境外势力甚是嚣张啊。交通在凡城的Otogar每天8点有班车去马尔丁,大概要开8个小时,车子终点不在老城,而是在山脚下karayollari Parki对面,下车后路边有公交车上老城。建议上山前在汽车公司代办处提前买好离开马尔丁的车票,之后离开时还是要回来此地乘车。乌尔法Urfa乌尔法是土耳其东南部一座著名的历史和宗教名城,旅游资源丰富,不但在市区内有着众多的出色景点,而且在其周边也还有不少地方值得一游。来到乌尔法,你会发现这是一座极具中东特色的大城市,和伊斯坦布尔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这里西化的痕迹比较浅淡,市井气息浓厚。在巴扎或清真寺基本看不到游客,即使是在景区附近,基本上也都是土人,或中东其他国家的游客,很少能看到西方面孔,更不用说东方人了,所以我不止一次的被当地人拉住要求合影。要特别推荐一处茶座,坐落在古老巴扎内的露天庭院中,边上还有回廊环绕。出没这里的基本都是当地人,吃饭喝茶,打牌聊天,熙熙攘攘,地气十足。至于其他景点,大多都集中在堡垒前面山脚下的那片区域之内。总之,如果你想要感受原汁原味的土耳其的话,乌尔法绝对不容错过。不过,来这里最好还是预先了解一些背景知识,不然乐趣会少很多。乌尔法具有十分悠久的传统,我这里只能挑一些重要的简单提一下。乌尔法简史对此城市的最早记载,出现在公元前6世纪的亚述人留下来的楔形泥板中;之后在公元前304年,塞琉古王朝在此增建起了一座希腊人的城市,命名为埃德萨(Edessa);随着塞琉古人统治的崩溃,小邦国纷纷崛起,而来至阿拉伯的纳巴泰人以埃德萨为首都建立起了奥斯诺恩王国(Osroene),史称阿布加尔王朝( Abgar dynasty,132BC-242AD);随着奥斯若恩于214年沦为罗马帝国的一个属国,接着又在242年被彻底并入罗马帝国,成为其一个行省,这样它作为罗马和帕提亚之间缓冲国的作用也就消失,埃德萨自然也就成为两帝国间争斗的焦点;217年,罗马皇帝卡拉卡拉(Caracalla )在从乌尔法去亚兰的路上,被自己的侍卫刺杀身亡;260年发生埃德萨之战,罗马军队遭到惨败,全体被俘,包括皇帝瓦勒良(Valerian),使罗马经历了其历史上最大的军事失败;638年,埃德萨被阿拉伯人攻取,之后经历各种改朝换代之后,于16世纪被奥斯曼占领。1984年,改名为 Şanliurfa , 前缀“Şanli”的意思的“光荣的”,所以全名就是“光荣的乌尔法”。亚伯拉罕按照犹太和伊斯兰传统,乌尔法是三教始祖亚伯拉罕的出生之地。不过另外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应该是位于幼发拉底河南部的吾珥,似乎此说法更为目前主流所接受。而据传说,Dergah清真寺内的一处岩洞,就是亚伯拉罕出生和长大的地方。还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出自《塔木德》和《古兰经》的记载。宁录王(Nimrod)在巴比伦建立起大洪水之后的第一个王国,并开始奉行多神崇拜,导致偶像盛行。宁录的预言家预见到亚伯拉罕(Abraham)的出生,并警告宁录他将会砸毁偶像,挑战宁录王的统治。于是,宁录下令杀死所有初生的男婴,但新生的亚伯拉罕被父亲藏在山洞里而逃过一劫。长成后,他果然砸偶像,毁众神,独尊耶和华。宁录就将亚伯拉罕抓了起来,并投入熊熊燃烧的柴堆之上。而上帝却将火焰化为一池碧水,柴火变做里面的游鱼,亚伯拉罕则安然飘落在玫瑰花丛中。现在乌尔法的Balikligöl园区就是按照这个传说建造的,来到这里,你会看到两个长方形的水池,里面悠游着成群的圣鱼,附近还有一片玫瑰园。周边乌尔法附近主要有三处著名景点,哈兰Harran、格贝克里石阵Gobekli tepe以及内姆鲁特山Nemrut。我只去了哈兰,后两者当时由于签证时间所剩不多就放弃了,还是挺可惜的。哈兰有着极其悠久的历史,早在亚述帝国时期,当时这里已成为一个重要的贸易中心,承担着与北面的小亚细亚联系往来的作用。在此后的历史中,哈兰不仅是个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商贸中心,而且在军事和文化上也都具有其独特的地位。一直是到13世纪,经蒙古人蹂躏而遭受巨大破坏之后,哈兰就此一蹶不振,消失在了历史的视野之中。此外,哈兰这个名字还多次出现在《圣经》中。据创世纪,亚伯拉罕追随神的召唤,举家逃往他的应许之地——迦南,途径哈兰时滞留不动,一住多年,直到其75岁时才继续前行。因此,不少圣经中的相关人物都和哈兰有着一些瓜葛。目前,哈兰保留下来的古迹很少,不少遗址还在发掘中,所以并没多少可以游览的,地方也不大,一会儿就可以逛完。当然,再就是要看看著名的蜂巢屋了。穿过遗址后,会在边上的村子里发现一些蜂巢屋,但当地人已基本不住里面,倒是专门有针对游客开设了几家样板屋,可以进去免费拍照,还提供休息茶饮。另外要提醒一下,村子里的小孩个个讨钱,要有心理准备。交通乌尔法的汽车站位于北郊,离市中心有点距离,不过有公交车可以乘坐。特别要注意的是,谷歌地图上显示的车站位置有误(至少我写这个攻略的时候还是如此),但map.me上的则是对的。离开的时候也是这个车站,如果是去卡帕多奇亚,有夜车可达,不过是坐的。在这个车站有开往哈兰的小巴可以乘坐,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如果到的早,可以考虑先不进城,而直接去哈兰,因为游览哈兰半天足矣。至于行李,可以考虑放在哈兰城门口的一个馕店,让里面伙计代为看管一下,我当时就是这么做的。不过也可以在乌尔法的汽车站内找找看是否有行李寄存处。结束乌尔法之后,再往西就可到卡帕多奇亚的Goreme,也就进入了西部常规线路,相关攻略已很多,我就不再多言。还有其他什么需要了解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知无不言:Marvinzjc

关于亚述古城的旅行问答
热门出境游行程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