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登顶

登顶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关于登顶的游记攻略
  • 啊比比足迹篇 发表了 游记  · 2018-02-23 22:39

    不能错过的夏威夷钻石头山的登山路

    1.大胡子巴士司机在夏威夷待的前两天,早上都起很早,有时,早到要闻前天晚上湿润的口气。还好,今天的钻石头山,离市区不远,我可以舒舒服服睡到自然醒,睡到让太阳笑着喷出它的大金牙。出发时,本想依照某旅游书上说的,自行车去钻石头山,想着可以骑过去一路风风火火,可以趔趔趄趄,满怀娇羞地被夏威夷的热风撩一把。可惜,我是个坐在车子里都要演算角度,思考坐哪边不会被太阳晒的麻烦人,所以,只好硬生生放弃这个罗曼蒂克的幻想,撑开我的黑色小阳伞,躲进了夏威夷市区巴士的阴影里。巴士要2.5美元,我摊开的手里有5美元,大胡子司机瞄了一眼,我笑出一脸歉意,他看看我,回头对着后座大声吼,谁有5块的零钱?给换一换!见没人应声,他拉下了手刹,头一偏,扔过一个眼神,要我去坐下。我攥着那5块钱的票子,两腿之间像夹杯满满要溢出水的玻璃杯,小心地走到前排的空位坐了下来。前排的座位很高,不算太矮的我坐在上面,两个脚竟然是腾空的,活生生一个小孩误坐了大人们的椅子。巴士一摇一晃,我的双腿也前前后后地晃,好像在荡童年的秋千。我荡荡悠悠,看一会往后倒退的树,看一会巴士的门,像等心上人一样,等着“咔嚓”车门开的音,看哪位乘客上来,能破开我的5块钱。可能运气不太好,他们投的都是转车票,没有美元刀,最后上来的一对白皮肤大鼻子夫妇,还跟我一样没有零钱,也一样被大胡子司机笑嘻嘻地让上了座位。到站了,我们去前门找大胡子司机。他不但没要我的5块钱,还一脸兴奋地告诉我们,钻石头山往前不远。我站在路边,看着巴士喷出一小溜烟跑远,想,这个巴士可能是大胡子家的。2. Kcc Farmer 市场,念咒语的日本小姑娘到达钻石头山下时,太阳已经开始变得毒辣,熙熙攘攘地人群围了一圈,只为周六的Kcc farmer集市。集市不大,前前后后一圈转下来,倒是卖什么的都有。早饭只喝了杯奶的我,被胃抗议得找了个asaiboul的摊位,看来是没尝到vintage咖啡厅里的头牌asaiboul,一直心不甘呢。排队等候时,蓝眼睛的店主看着我撑开来的黑色阳伞,笑着调侃我,密斯,你自己给自己做了片阴凉地啊。我吃吃地笑得好骄傲,抬头看看我的移动阴凉地,再看看他。终于拿到我新鲜的早餐碗,寻了片可以把阳光切得细碎的路檐儿,坐了下来,一口又一口,吃着专属夏天的清凉。不一会,两个年轻的日本女孩也分别坐了过来,一落座,就跟两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了起来。靠我这边的长发女生说,啊呀呀,这个不得了!超级好吃!面包片甜甜的!啊呀,怎么那么好吃!你要不要尝一尝啊。我忍不住好奇,什么东西那么好吃?眼睛已经骨碌地转了过去,余光下,一个被少女捧在手心的汉!堡!看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竟然好吃到让人忍不住分享?认识的很多日本人,在大家面前吃东西,都是可以自己一个人吃得欢,却从不问大家吃不吃的,更有朋友欢欢说,她教授在研究室给他们上课时,偶尔还边自己一个人吃冰激凌,也从未问过孩子们吃否。还以为,日本人生性是不分享的,今天看来,好像也不是哈。短头发说好啊好啊地接过了汉堡,随后,她的咒语飞了出来,啊啊啊,看起来好好吃!怎么办?怎么办? 感觉会太美妙了吧!怎么办!怎么半!有一堆蚂蚁在挠我的身,你到底要怎么办呢?还能怎么办哦,吃呀,把我急得,恨不得过去帮她给吃了。汉堡似乎终于被咬下去了,因为咒语又来了,不行了,真的太好吃了,好吃好吃…这个汉堡的肉片,估计是唐僧肉做的把,可以让人好吃到都会念咒语了?在日本的几年,一直不喜欢看日本人的美食节目。因为不管吃什么,好吃不好吃,吃东西的人都只会千篇一律“哦以西”(好吃),刚看还好,看多了就好像痒痒挠久了再挠就要出血了。毕竟日文单词数虽说比不过中文,但也上20万了,随意拈上一个,也好玩过“哦以西”吧。若是再录什么美食节目,希望镜头旁边可以给他们一个美食提词器,让他们忘了这个世界形容美食的,不仅仅是“哦以西”,还有鲜嫩多汁,外脆里酥,皮白肉嫩,肥而不腻,唇齿留香…3. 最好的夫妻生活想必也是如此钻石头山,一座死火山,不高。有网友说经常运动的人爬起来轻松,不运动的人爬起来也不累。至于爬山的装备,就更加不讲究,如何舒服如何来。你若是火辣且胆大,一件泳衣,一条牛仔裤,一根自拍杆,一瓶卡在腰间牛仔裤的矿泉水,就可以上山了。比如我后面的这位妹子。而我,那么怕晒,自然少不了我的小黑阳伞。撑着伞爬山,我也真是想得一出是一出。还好,我走的路,向来跟别人不一样,各种异样的眼光,早已习惯到坦然,坦然到可以笑着回他们,怎样,我自创的阴凉地还不错吧。一路上,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山底开始就碰到的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两人都穿得运动而清凉,最显眼的是,女生还背负着一个大框,框里是他们的宝宝。两个人有同样的爱好,可以一起做喜欢的事,想必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可是,为什么是女生背着小孩,而男生就可以不管轻松登山呢?见惯了都给女生提包的绅士,突然看到这样的场景,竟然有些错愕,难道在夏威夷的女子都是如此的独立而有力?最开始时,他们走在我的前面,后来我在他们前面,再等他们穿过我时,装婴儿的大框已经在男人的背上,走到前面树荫下,女生会停下来给框里的婴儿喂水。原来,他们是分工合作啊。在山底时,是平坦路,女生先背,走上一阵,换男生背,然后再换。两个人都可以享受轻松爬山的乐趣,又可以感受背负小孩的艰辛。这样下来,相比一个人累死在小孩的篮筐边,一个醉死在钻石头山的风景里,岂不是要合理很多。想想自己最开始的揣测,不禁要骂自己太愚蠢了。4. 哭着撒娇的少女爬到半坡,听到有小女孩响亮的哭声传来。不一会,哭声越来越近,一个中发的“贝克汉姆”背着一个梨花带泪的姑娘走了过来,姑娘长胳膊长腿,要不是哭喊得稚嫩,还以为是男子的情人。不过也对,女儿不就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吗?“贝克汉姆”表情严肃,脚步走得却很稳当,不断地给小女孩打气,Hold on! Baby!(撑住啊,宝)。有了爸爸的安慰,小女孩却哭喊得更厉害了,等走远了,山谷里都还响彻着小女孩的哭嚎。小女孩周身不见青紫,想必是扭到脚了,大大的身子弱弱地趴在爸爸的宽阔的背上,所有的痛,都瘫在了爸爸的肩上,能做的估计也只剩下哭了。如果有爱在,3成的痛也要哭成10成才好。5. 默默流泪的女生山顶的风景很美,可以看到整个市内蜿蜒着海边,婀娜多姿,感受完登顶的畅快,一路开心地往山下飞。可是,在山腰,有女生一个人在抽泣,倾着栏杆,面向无人的山那端。是跟心爱的人刚分手?是最亲近的人离去?还是想起了曾经的山盟海誓,现在的物是人非?还是就是难过的难过。流泪,也是不需要理由的。她双肩颤抖得愈加厉害,我有些不知所措,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我怕她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可是又怕,万一她是万念俱灰呢。我下定了决心,试探着走了过去,她听到我的脚步声,却压抑住了哭声,似乎我的脚步声,是打散满湖平静的石子一样。既然如此,那还是不要打扰的好。只要还会在乎,就不会有事。6. 回去回去的路上,我把5美元都投了进去,不打算等人找我零钱,直接走到巴士的后排坐下。竟然发现,我的脚稳稳地踩在地板上,跟我坐在中国,在日本,在欧洲的巴士一样,不用荡秋千呢。第二天早上起来,屁股好酸痛,痛得让我想起好久不运动突然负重60个深蹲。ps网友说的登钻石头山不会累,真的,登的时候可轻松了,可第二天、屁股的肉会痛哦。不过,你若问我,还登不登?我还是会二话不说,撑起我的小黑伞,来!走起咧!怀念夏威夷登山的感觉。------------------------~~白白~飞了个白~~by 啊比比夏威夷欧胡岛7天6晚1女子-无车无网无伴有行程没毛病

  • 徐小小纯 发表了 游记  · 2017-10-24 23:27

    【全感受、全攻略】攀越云巅之上——乞力马扎罗行记(Machame路线6天5晚)

    (一)开篇(徐小小纯说)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也可以加微信询问我欢迎交流xuchun25说不上为什么要去乞力马扎罗,因为非洲第一高峰的名号,或是对赤道唯一雪山景观的好奇,抑或对自己登顶5895的跃跃欲试,更或许不过是那句装逼的……“为什么要登顶?”“因为山在那里,就去爬了呗。”图片但不是美图镇楼,因为太累了根本不想拍照在已经去过的大大小小的地方中,乞力马扎罗的六天五夜,是迄今为止记忆最为深刻、也将是永远难忘的经历。一次对自我全面和极限的挑战,一次与天地日月云的深入交谈。六天与世隔绝帐篷睡袋全无洗漱的野人生活,翻山越岭走出一条条看不出脚印的路,每晚八点入睡早上五点醒来没有手机的日子,半夜起来看到满天数以千万计的星星……那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明亮和闪烁,那是每天都在希望与绝望中挣扎的交织,那是在劳累中麻木,却对彼此热情的Jumbo,以及当我们面对永不疲倦的porters的乞力马扎罗之歌,总会不自觉地随他们一起扭动与歌唱……于是,那些劳累只会让你走得更快,那些绝望都会让你更加充满希望,那些歌声从山脚一直唱到云巅。然后,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Nature calls,对于解决这件全nature的事情,草丛里面,岩石后面,帐篷旁边,还有各种大大小小不能称之为厕所的坑。每天除了走路很累,最担忧的一件事,就是晚上要上厕所。晚上上厕所意味着从睡袋里钻出来走半里寒风,对于在武汉冬天都不想起来的我是极大的挑战。于是晚饭不敢喝汤不敢喝水,虽然那满是黄油的各种蔬菜和肉汤我都超爱,但前两天半夜的醒来,让我下了狠决心后面几天几乎都是干着喉咙去睡觉了。这注定是一篇很长的,不能说是游记,只能说是记录。尽量在记忆能力已经很差的情况下,还原当时的情景与感触。先来纠正几个误区,或许也只是我的误区:1.谁跟我说高原感冒了一定会得肺水肿而死的?我就这么天真的信以为真了,并且一直以为感冒了就一定会死。我这么坚信科学的人居然没去求证,在出发前一直大喝维生素C害怕自己感冒。结果在飞机上遇到一个感冒的人坐在一起,于是一直阿弥陀佛保佑自己。结果还是登山第二天就开始感冒了,那时候我怕自己感冒了被送下山于是一直忍着没敢说。后来发现我的Assistant guide彼得也感冒了。于是试探着问他:我朋友告诉我在高原感冒会死,是真的吗?彼得大笑:感冒了有可能会有呼吸困难,可是你不能用鼻子呼吸你用嘴呼吸就好了,你不会死的。好吧,我从第二天3800米就开始感冒高反头疼,一直到最后一天都在感冒。不过也没死,只是呼吸很困难罢了。2.谁说一定要买净水片那里很容易得霍乱疟疾卫生条件很差的?首先去卫生防疫站打黄热病疫苗的时候医生就一直给你推销霍乱和疟疾,哦因为黄热病是不要钱的但是霍乱和疟疾是要钱的。想着疫苗本身就是病毒,就没打。但是心里还是怕得要命,花钱买了很贵的净水片。因为据说水都很脏,是直接到处打来直接喝的。但其实平时你都买瓶装水,谁让你直接喝水管里的水了。你在家也不会喝自来水啊。虽然最后两天在山上都直接喝的山里的水,也没人消毒,但我那时候太累了,不想把净水片从包里拿出来。反正现在也没得病。然后带去了一大包药除了维生素C片被我吃了一点也没用。非洲人民的卫生水平比我们好多了好吗,起码别人炒菜不会用地沟油吧。3.谁告诉我携氧片吃了有助于促进睡眠的?简直是最愚蠢的错误决定。本来只是轻度高反,并没有很头疼。最后一天是下午睡觉,想着为了能睡好,便吃了两片药,结果愣是累得要死却没睡着,直接导致登顶的路上在站着走路寒风扑面水都结冰的情况下,都能睡着,一边呕吐一边要睡着,几次差点摔倒,还好被向导扶助。后来下山了一看成分都是什么西洋参,完全都是提神醒脑的,真的是没仔细看说明犯下的弥天大错。……反正这既是一次准备了很久的旅行,又是一次随性的旅行,因为一直为了登顶在锻炼身体,又因为过于专注于登顶,于是很多旅行上的细节都没有仔细推敲,很多听信的传言居然都没去仔细求证,于是犯了很多错,于是除了前面登山的六天,其他的经历都有点奇葩。还好我是个相信运气守恒的人,于是我相信,所有的其他坏运气,都是为了顺利登顶做出的牺牲,也就心理平衡了许多。(二)干货乞力马扎罗,世界最高火山,非洲最高峰,全球唯一赤道雪山,唯一一座能同时观赏到从热带雨林到灌木到荒漠到雪山奇景的山峰,世界七大洲最高峰中世界接近6000米的高峰中唯一一座不怎么需要技巧就可以攀登的山。这么多的世界唯一和第一,就注定了这是一座值得、应该、必须去的山。以下为干货,即为登顶乞力马扎罗,需要准备些什么,做些什么:1.心理准备。乞力马扎罗虽然是6000米高峰中较为简单的一座,但登顶率也不如想象的那么高,低的一说是50%,高的也不过60%。除了因为峰顶变幻莫测的天气,也因为个人身体情况的不定,更重要的是,对于高原反应,有的人虽然身体极佳,却是永远难以逾越的障碍。所以对于5000米以上的反应,只能量力而行。但无论如何,攀登乞力马扎罗,更多的是意志力的考验,我的向导在登顶前一夜告诉我,到时候你会觉得你简直一步都移动不了了,但是你要告诉自己,every step counts,你每走一步,就离成功近一步,就离结束少一步,每一步都有意义。真的是意志力的战斗,在几乎每一步都想呕吐,每一步都在大喘气的时候,心里除了把专辑从第一首歌唱到最后一首歌外,到后来歌词完全想不到了,也唱不动了,哪怕心里默念都唱不动,我就一直默念,one more,one less,多走一步,就少剩一步。就这样一路走到了5895。向导说,当你登顶的时候,你就会很开心了。说实话,当时并没有那么开心,因为实在太累了,一直想骂人。最开心的时候,就是连续登顶大概六小时的时候,太阳快出来了,我摘掉了傻逼头灯,终于在不用头灯的情况下看到了路,喝了一口已经结冰的水。我终于又有体力了。太阳果然是力量之源。2.身体准备。可以说,我从一个完全不锻炼的人,跑800米就喘粗气快晕倒的人,变成一个9km/h速度连续5-7公里还可以再做几组器械的人,虽然并不直接和乞力马扎罗有关,但因为从2016年开始坚持间歇性锻炼,为我爬上乞力马扎罗山创造了必要条件。延续6-9天的持续攀爬,最高强度连续24小时不断上下,一天至少6-8小时的不断上升下降,还要面对时而袭击你的高原反应,可以说,没有良好的身体素质,不能说一定不行,只能说很难行。你还要有一个世界胃,对于我来说,什么口味都可以接受,或咸或淡或酸或甜或辣,几乎什么都能吃很多。特别在那样需要高强度体能支撑的每天,能吃下去就成了攀爬的必要因素。反正我是每天端来什么就吃什么,吃面包都是抹满黄油花生酱果酱,吃意面都是一盘一盘菜肉面搅在一起吃,每天必须一大杯咖啡一大杯美露一大杯热巧克力。这样才能保持体能的持续供给。向导测appetite的时候我都是excellent或good,也因此错失了绝佳减肥机会。3.金钱准备。非洲虽然大部分地方并不富裕,消费却不低。或许因为旅游业是支撑当地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故而比如爬山不能自己野爬,必须跟随有资质的向导,必须请一定标准的背夫,看动物必须跟随有资质的司机一样,而小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这样才能让当地的旅游业收益最大化,也能最大限度制造就业岗位。具体多少钱就不说了,但是一趟非洲下来,相当于2-3趟欧洲的钱是免不了的,并且还是在较为节省的情况下。美金和当地货币都可以用,国内只可换美金,去了以后再换一部分当地货币。大额消费就用美金,小额比如吃饭小费就用本地货币。当时汇率是$1=TSH2250(坦桑尼亚先令)4.器材准备。可以慢慢积累,本来已经精简了许多装备的我,去了以后发现还是多带许多。以下列出本人认为必须要带的。背负系统好的背包。可以带一大一小。登顶的时候越小越好。登山鞋。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必须防水防滑。睡袋。保命的东西,每天和你最亲密的伙伴。买的是-30温标的,基本可以进去就暖和睡着,路上一直在想为什么当年在武汉的时候没买个睡袋在宿舍睡呢。冲锋衣(含抓绒)。6天中基本可以穿三天,不过基本是穿了脱脱了穿,山上天气变化不定。羽绒衣。只有登顶当天穿了,但确实很保暖。冲锋裤(含抓绒)。冲锋裤每天都穿,抓绒只有登顶当天穿了。速干衣裤(两套)。平时都没穿,登顶当天全穿了,还是要看天气状况,两套是必备的。防晒衣。(前两天经常穿)防风带棉手套。清晨攀岩的时候、风大的时候、登顶的时候,不想手残者必备。登山杖。1-2根,看个人习惯。袜子。厚羊毛袜两双,登顶当天都穿了。普通袜子1-2双,其实一双就够了,根本懒得换,但是多带一双以防打湿。手电筒。晚上上厕所必备。头灯,登顶必备。水袋,或水壶一个。最好有个保温杯。登顶当天水袋都结冰了,平时有时候也需要热水取暖。腰包。可要可不要,个人觉得很有用,常用的东西放在那,拿的时候也方便。防晒眼镜。最好是专用的雪山防晒镜。头巾。脖子、脸、头都可以随便盖。但鼻子和嘴还是烂了,因为最后一天罩着无法呼吸,不管什么形象和后果直接摘了,然后狂风烈日寒霜下脸就毁了。护膝。一对。可是膝盖还是废了一天下3000米的伤。毛线帽。很有用,后两天每时每刻都戴着,不然耳朵会冻僵。雨衣。带不带都行。或者去了以后再租。只要不是倾盆大雨冲锋衣本身也够了。棒球帽。六天不洗的头发,自己都看不过去,拿个帽子遮住吧。药。随便带点感冒药拉肚子的药止疼药云南白药吧。其他和备用:普通运动鞋一双备用,普通运动裤一条备用,短袖一件第一天穿,长袖一件备用。女生可以带点修复面膜,不然下来以后脸真的会烂掉。免洗洗手液和湿纸巾。非常有用,虽然全身已经脏成狗了,但手好歹要洗一下。充电宝两个。山上无法充电,反正够拍照就行了。虽然大多数时候你累的根本不想拿相机。洗漱及其他个人用品。越少越好。弄点保湿滋润的让自己不至于干裂就好了。那时候多一张纸都会把你压垮。5.行前准备。基础工作:机票(看到便宜的就买);签证(落地签50美金一人随便签);黄热病疫苗(提前二十天以上到本地卫生防疫站免费打,拿机票行程单告诉他你要去哪里,要打疫苗,然后进去打针,打完以后等半小时确定你没有晕倒之类的,贴一张照片就可以拿小黄本了)。手写签证也是醉了重要工作:找团队可以直接在穷游马蜂窝等国内各种旅游APP上预订,优点是省时省力无需沟通,缺点是确实贵很多。本次遇到一枚在马蜂窝上和我们几乎同样旅程的小伙伴,贵了80%不止。我们是自己找的团队。通过各种方式和当地旅社或者向导取得联系,经过多番邮件whatAPPskype等沟(tao)通(jia)协(huan)商(jia)后,双方敲定行程,给对方的账户汇款部分订金,去了以后再交剩下的钱就可以了。一般来说对方都只接受美元现金。(如有需要可把我的向导和旅社介绍给你,体验一级棒)(三)启程为了省钱,买了HK往返的机票,因此第一程到HK,以及HK回来就是非联程的,这一点比较坑,反正最好是能不这样尽量不这样。回来的时候,从抵达香港,到从香港出发,中间仅有2.5小时转机,还要入境拿行李,本以为时间很紧,但亲测一小时足够。因此,在飞机不晚点的情况下,整个出入境加转机总共预留2小时是完全够的,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能多尽量多了。经过还算顺利的去程(因为回程简直苦不堪言加悲惨万分,后面再说),反正国外随便的飞机都比国内要宽敞,但比起土豪国的航空还是差很远的。终于到了乞力马扎罗国际机场。见到了接我们的Peter。关于换货币:在去旅社的途中,Peter带我们换了当地货币(路上随便一家小店都可以换,汇率比机场好很多),吃了当地一家饭店,人均五美金,但后来根据当地物价水平,结合旅社的报价单,感觉这种店会不会都是两个价格,本地人一个价,外地人一个价。关于住宿:因为我们住的那个旅社,Citizens是10美金,Residents(East Africa)是15美金,但是Foreigners就是50美金了。这差别也太大,因为这个旅社是整个团队配套的,于是在后面一天我们自己住的时候,还是在booking上订了一家,20美金,就比先前住的要好了许多。只要离center近就可以了。不知道center在哪的话,可以以汽车站作为参照。关于电话卡:当地有很多那种只充流量不能打电话发短信的,大概10美金可以充5G用一周。个人建议,上山前就不用充了,因为山上几乎都没有信号,只有登顶前的Baraf基地可以收到信号,所以如果买一周几乎都是废的。然后去看动物的话,草原上也都没信号。而一般的hotel,机场都是有wifi的。而整个行程,又都是徒步爬山、坐车看动物的话,网络几乎是没什么用的了。所以也可以不买。关于小费:一是普通行程中的小费。一般你进入酒店会有人帮你搬行李,去了机场会主动有人迎上来帮忙,如果真的不想给,就拒绝帮忙吧。如果真的有人帮忙,还是给点钱吧。毕竟当地人收入都不高,而且有时候一个女生一下帮你搬三四个包,也是不忍心。一般来说,吃饭时候的服务生,或者是女服务生帮忙搬很多的,就给了1-2美金,如果只是随便帮个忙,就给1000先令。二是登山小费。在这里一并说了。其实并没有一定的标准,完全看你自己的感受,但因为当地的背夫收入都很低(旅行社一般给3-4美金一天),你看着他们每天跟你上山下山,搬得比你多走得比你快,而且没有他们的帮助你也很难登顶,他们的生活费用主要是依赖于你给的小费,多少还是会多给点的。我们给的不算多也不算少,参照了一下网络上大家大概给的,基本上,背夫按照一天10美金,六天60美金;服务员一天12美金,共72美金,厨师一天15美金,共90美金,副向导一共给120美金,向导给140美金。共计800多美金。他们中的等级是很鲜明的,我们刚开始不懂,因为我们的副向导特别好,我们希望能给副向导和向导一样多,但是他们认为,向导一定要比副向导多,厨师一定要比其他人多。所以如果你真的有自己的想法,最好是准备点信封,分别给他们每个人,而不是给向导,让他去分,因为如果遇到不好的向导,他很可能不会按照你给的分配,而是自己中饱私囊。这样以来,你希望能给的人却没有给到。三是safari小费。一起走的人共有12个人,分辆车,3个葡萄牙人,3个中国人,其他是韩国人。最后大家就小费达成了一致意见,司机向导一人一天5美金,然后厨师一共一人给5美金。这样感觉,当背夫真的是最累,赚钱又少的。还是去考个Safari驾照吧,感觉开开车就比向导赚的还多呢。当然,这些向导的眼睛超级好,很远的地方,我们拿着望远镜找才能看到的动物,他很远一眼就看到了,也是他很有经验,才能带我们看到也许其他人很难看到的动物。到了旅社,稍作休息之后,就开始了行前准备工作,从这一刻开始,可以说乞力马扎罗之旅就要正式启程了:1.交全款,签正式合同。2.向导帮检查所有装备。3.谈心谈话,告诉你第一天的行程内容。然后就是好好休息,准备第二天的行程啦。一定要抓紧时间好好洗个头洗个澡,如果能把头发剪短就在国内剪短点,男生可以在楼下剃一下,也就1美金,向导就是出发当天在楼下剪了一下。剪一下指甲,不然接下来六天都是黑色的。但悲剧的是,热水器似乎坏了,洗了一半头,热水居然停了,在来来去去几次的过程中,在没有吹风机,坐在床上差点睡着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要感冒了。正式启程:#DAY 1# to Machame Camp 2835m起床,打包,穿越小镇购买一些补给品(电池、巧克力等吃的),就到了Machame大门门口。这里再介绍一下关于攀登乞力马扎罗的路线:一共有七条路线(如下图),比较有名的是Machame Route(俗称威士忌路线),和Marangu Route(俗称可口可乐路线),Machame是难度较大,但是气候较好,风景较好,可以看到从热带雨林到灌木到荒漠到冰川的全植被带,Marangu是比较简单的,坡度较小,前两天甚至有小木屋住的,景色还行,但是据向导说气候比较差的一条路线。所以综合各条线路情况,我们选择了Machame Route,毕竟有一定挑战,且景色最美。(图片来自知乎某大神)在门口,背夫们正在打包行李,过称,每个人不能超过20KG重量。向导带着我们在入口登记,灌水(每天要背3L的水喝),带午餐,午餐大多时候要自己带,因为一般中午都在路上,要自己吃。晚餐一般会在帐篷吃热的。终于开始了行程。一开始既有点小兴奋,准备了很久,无论如何终于踏上了路途,并且感冒没有愈演愈烈之势,同时,因为一开始的路是人工修过的,并且没什么坡度,向导一直跟我说要pole pole,这简直是未来几天说的最多的话,意思就是慢慢,慢慢。但我一直觉得,干嘛那么慢,这路没什么挑战性呢。路上看到一些小松鼠、小猴子,但因为还没有登山的感觉,因此始终兴奋不起来。第一天算是适应性的过程。因此只有4-5小时的路程。中午大概不到一点出发,晚上大概五点多就到了。路上几无可述。和向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毕竟还有力气,毕竟还可以连续性地说话,到后面几乎都是只能说半句,或者词语,因为一直在喘气。到了下午五点多,终于到了第一个营地。Machame Camp。天气还好,不算很热,也不算冷。唯一不好的就是洗手间有点远。第一天,对于端来的各种粉,咖啡牛奶美露巧克力等,以及爆米花饼干等高热量食品,还有些惊讶,但居然在聊天中吃完了一大盘爆米花。然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再也没有吃过爆米花。晚餐。鱼汤(虽然看不到鱼)但是有很浓的鱼味和黄油味,意大利面和各种sauce,今天是鸡肉酱,旁边伴随着也许是炒的胡萝卜和长豆角。特别开心,觉得简直和在家吃的一样,虽然后来听无数小伙伴都说这吃的简直难以下咽,可是我怎么就觉得和家里一样呢,狼吞虎咽吃了两大盘面。喝完了所有汤。无事可做,又有点降温。便钻进睡袋,没两分钟就睡着了。半夜醒来,因为手机没开机,也不知道几点,太冷了,走出帐篷,抬头一看,满天星星,密得有点吓人。回去后又迅速睡着。第一天算是非常顺利地度过了。#Day 2# to Shira Cave Camp 3750m本以为第二天也是轻松的一天,毕竟上升幅度和第一天差不多,同时曾经也到过4800的高度也没反应。没想到,乐观的开始就是悲惨的预兆。于是我还是相信哀兵必胜的。向导说第二天只需要三小时。所以开始出发的时候可开心了,因为三小时意味着中午之前就可以到达营地,因此不需要背午餐,三小时也意味着不需要背那么多水,因此背包也会轻一点。然而,一开始,还没走到二十分钟,已经感觉脚软的不行,因为第二天的路相较于第一天来说,可谓是一个质的飞跃。真正的攀爬才刚刚开始。几乎全部是60度以上的坡,几乎没有一条称得上是路的地方,全是石头,斜坡。第一天没有用登山杖的我,这一天都必须用了。其实后来回过头想,相比于后面的那些坡度和难度,第二天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因为第一天实在没有任何难度,第二天的开始,就一下泼了冷水。于是我在路上走一会就要停一会。中途还踉踉跄跄差点跌倒数次,终于在一次摔了个狗啃泥以后,Peter实在看不下去,背起了我的包,加上他自己的,就前面一个后面一个,可是还是健步如飞。一路上,内心都充满了愧疚,虽然他们一直告诉我,没关系,Jackson也说,他以前是个porter,背过40KG的东西,有需要的话他随时可以帮我。直到后来终于到了营地以后,他们问我感觉如何,我只能说,I’m ashamed of myself.可真正崩溃的并不是这些。中午吃完,Jackson说休息两个小时,下午还要适应性训练1-2小时。我迫不及待睡去,但忽略了正午的山上是很热的,还是钻进了-30温标的睡袋。结果整个下午虽然睡着了,但一直在不停噩梦和流汗。待到下午四点睡醒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站起来觉得头里面有东西在摇晃,蹲下去就感觉头疼的快要晕倒。完了,这肯定是高反。加上下午在睡袋里流的汗,感冒真正爆发了。才3800米,我觉得自己肯定要完蛋了。居然第二天就觉得要挂了。看着我双眼无神,一直走神。Jackson和Peter都一直问我,感觉好了没。虽然那时候已经很崩溃,但后来想想,主要还是心理上预期不够准导致的崩溃居多。我不断安慰自己,早点头疼就早点适应,后面就会好了。于是本来已经决定不去适应性训练,偷懒一下,后来还是意志战胜了懒惰,害怕因为自己一时偷懒导致后面可能的失败。于是又往上走了不少,在凉爽的空气的吹拂下,居然头疼好了不少。一个小时的适应性训练过后,待回去时,已经不头疼了。只是在蹲下上厕所的时候,还是会觉得要晕倒。加上厕所基本上都是一个超大的坑,我总是想象着万一头晕栽倒下去的场景。第二天可以说是痛苦与快乐交杂的一天。也是非常丰富的一天,回来以后,有一群其他团队的中国小伙伴和背夫们在一起唱歌跳舞,我们也忘记了白天的劳累和高反,一起加入进去。一直到日落。哦,顺便看到了日落下的最美厕所。不出意外地,因为喝了太多汤,半夜又醒了,但还好夜里无风,便也没那么冷。抬头一看,又是亿万星辰。正好上山这几天的睡前在看《三体》,那一刻,遥望星空,还真有点呼应的感觉。眼前这亿万颗的星辰,会不会有哪一颗上真的有智慧生命呢?夜半站在半山上遥望星空,确有一种人之渺小而宇宙苍茫之感。而天上时而闪动的星也让我想到。今夜,宇宙为你闪烁。(四)跋涉#Day 3# Lava Tower&Baranco Camp--best of day所以一切往回看,都是简单的。但经历了第二天的“失败”,同时也为了挽回面子,从第三天开始,无论再累,我都是自己背着自己的包。第三天的任务是从3850米上升到4600米的Lava Tower,再下降到3900米的Baranco Camp,各在四小时内完成。据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因为,连续上升,再连续下降,和最后一天登顶时候的考验一样,虽然难度只有三分之一不到,但据向导说,一切都是相似的。这一天,将作为你是否能够登顶的重要评估。如果这一天感觉不好,或者向导看出你有什么问题,很可能会让你不要登顶。还好这一天过得相当顺利。除了在上午刚行进到没多久的时候,就开始妖风四起。从早上刚出门时候只穿一件外套,到后面把warm hat以及手套全副武装了,否则拿着登山杖的手就要迅速冻僵。从这一天开始,我在路上已经基本不怎么说话了,因为觉得要保存体力,因为已经快要累得不行了。而更多时候,心理上的压力还是很严重。比如早上我们率先除非,却不停被一些欧美人超越。欧美人的身体真不是盖的,我一直喘大气,人家却走得健步如飞。比如不断被所有的背夫超越,虽然知道人家专业就是这个,但还是觉得各种羞愧。特别是在不断盘算,登顶率只有50%,那我现在路上就50%以后了,岂不是无法登顶了。而向导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一直告诉我,在路上什么都不要想,专注于脚下的路,把每一步走好,不要去想结果。然而听了以后我只是更难过了,总觉得他是暗示我不行,也不要灰心。还好,在顺利中登上了4600米的Lava Tower。才4600而已,就已经冷得不行,穿上了所有能穿的衣服,戴上头巾手套,喝下一罐热水,吃掉所有东西,一步一挪地去洗手间。这个高度,我们见到最多的居然是老鼠。老鼠一点不害怕人类,肆无忌惮地在你脚下捡你掉下来的面包渣,有时候遇到一个人的蛋糕不小心掉下半个,便迅速冲上去就搬走了。真是顽强。太冷了,吃完以后马上就下山了。哦,这天下山是整个过程中最开心的一天,因为我见到了我一直想见,也最喜欢的植物。学名叫什么千里木,但从英文名Dendrosenecio kilimanjari就可以看出,这种植物只有乞力马扎罗山上才有。树冠发散,树干高大,像一颗普通的树上长了很多大菠萝。我就叫它大菠萝。路上Jackson和Peter一直告诉我这叫Senecio,我却一直叫他们Big Pineapple,因为真的太像菠萝,也太可爱了。于是这天下山的过程中,虽然速度很快,第一次感觉到下山也是很累的,膝盖和脚趾第一次受到考验,但同后面真正下山相比,这简直是太轻松了。然而因为一路上全部都是大菠萝树相伴,于是一路上都特别开心,不停回望,看到漫山遍野的大菠萝,觉得置身于童话世界。不知道其他的路线上有没有这么长的一条路上全是大菠萝,但如果不是,我就觉得,一定为了这条风景,也一定要走Machame这条路一次。于是走得比预计快了许多,也终于从不断被超越的人变成了一直超越别人的人,看了当天的登记册,我们几乎是所有人中最早到达Baranco Camp的人。于是便又有了信心,起码超越了大部分人,登顶还是有望的。然后第一次看到了雪山的样子。到达Camp的时候,正好天晴、雾散。雪山第一次在我们面前露出了真颜。看起来就在眼前,如果眼前有一条绳子,直接就可以爬上去。然而我们还要绕很远的路。想起回来以后,有人问我,怎么不坐缆车上去。一时语塞。也许未来某一天,可能会有缆车吧。(捂脸)头不疼了,看着天数过半,电量还没用过半,便肆无忌惮用手机开始放歌听,不一会引来Jackson和Peter,他们纷纷表示让我们多推荐点中文歌曲给他们听,因为他们要开始学中文了,现在越来越多中国客人来非洲旅行。真的是与时俱进不断进步呢。#Day 4# to Baraf Camp 4673米如果你是七天的行程,那么第四天便只有4小时的路程,然后就是休息。第二天再开始新的路程。但如果和我们一样,是六天的行程,那么今天,虽然是第四天,可以说,今天就是登顶日。而接下来的两天,将接受的,是极端身体条件下,一次一次严酷的挑战和自我突破。简单来说,Day 4,上午四小时,下午四小时简要Briefing,休息,十一点起床,十二点开始登顶,连夜7-8小时登顶。不休息,迅速下撤2-3小时到Baraf Camp,休息一小时,下撤4小时到3100米的Camp。几乎是连续24小时不间断的上上下下。每一刻都要崩溃。这是后话。第三天的晚上,向导就告诉我们,明天一早,要戴上手套,因为一开始的两小时,就是全部cliff的攀爬,手脚并用,也有一定的危险性,据说曾经有一个porter和一个旅客从这里摔下去身亡。然而后来发现,这两个小时的攀爬中,虽然坡度很抖,却几乎没有感觉到累,因为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怎么走,怎么安全,而不是还有好久要走,累死了。所以当注意力集中在难度上,体力上就没那么注意了。特别是一处叫Kissing Stone的地方,可以说是整个过程中最险的地方。Peter一人先过去,然后在前方紧紧抓住我,我才敢过去。我几乎是每个类似这样的,都是跪着过去的,也导致后来身上淤青了很多地方。过了这一段险要的地方,就是胜景了。前面是云海,后面是雪山。简直不想走了。而这一上午的路程,也是走得较为顺利,虽然最后一部分是一个几乎要垂直上去的大陡坡,但因为胜利就在前方,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中午我们和向导一起吃了热午餐,那顿饭也是我们一起聊的最多的,他们说,这是最后一次我们可以说这么多话了,因为接下来,我们一定会累的说不出话。那天中午,聊了非常多,聊了我们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当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所在的城市半年的薪水才够买一平方米房子的时候,他们震惊了。既是十分同情中国人民的生活现状,也一直邀请我们到坦桑尼亚居住,说我们的钱可以买一个大house。也许呢,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呢。又行进了四小时,终于到达了最后一个Camp,Baraf Camp,但一看海拔,也是崩溃,4673米,意味着今夜,还有1200多米等着我。想着前面每天上升的都没有1200米,但最后一天,最高海拔,最差体力,最冷天气,各种最恶劣的条件下,却要经历一个之前都没有经历过的难度。但也没办法,因为更高的地方已经没有Camp了。简单的Briefing后,打算睡觉,本来八小时的连续攀爬,应该累的不行,可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太兴奋,还是因为吃了药,还是因为头疼,从七点到十一点的四小时内,我居然一点都没有睡,连半睡半醒都没有。内心极度崩溃,只好告诉自己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睡着吧。终于在不断的翻来覆去中,到了迎接最后挑战的时刻。我没有过多的时间抱怨没睡着,或者担忧,因为路已经在前方了,只好走下去。(五)登顶#Day 5# Uhuru Peak 5895m为什么要夜间登顶,在查阅中我发现大多数高山都是夜间登顶的。问了一下向导,才知夜间风小,太阳升起后,天气会十分恶劣,同时,高海拔地区日照过于强烈,所以必须夜间登顶。之前看了很多攻略和故事,有的人没写什么,有的人写的神乎其神,有的人说自己失去了意识不知道怎么上去的。我只能说那一夜的感觉我永远都会记得,我没有失去意识,我也没有非常顺利或者濒死濒危,我只是,一步一步地挪上去的。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只告诉自己,多走一步,就少剩一步,就离成功近一步。而我,一定得成功。(不然花那么多钱岂不是浪费了。。。)于是,我认为:如果不是你有极度强烈且无法克服的高原反应,如果你有较好的不一定要非常好的身体素质,只要你有足够坚强的意志力和决心,你一定能够登顶。无法详述,因为都是在重复,只能说出几件有记忆的事情。1. 每一步都在喘大气。以前看网球的时候总有人说莎拉波娃为什么在场上一直喘气大喊大叫太夸张,这次我居然在上山过程中一直在想这件事,一直想着莎拉波娃,因为我几乎每一步都是在大喘气,我自己都听得到超级大的喘气声,不知道其他人听不听得到,但也没办法了。因为真的是太累了,不仅累,还要花一部分力气来喘气。2. 水都结冰了,其实登顶的时候你根本不想喝那么多水,不如带两个保温杯其实就够用了。其他的都是累赘。我只知道我每次吸完水,还要使劲把它吹回去,防止水暴露在外面结冰,结果其实还是结冰了。3. 一直在流鼻涕,或者还有眼泪,还有一次大呕吐吐到不知道哪里了,反正都擦在衣服上,或许都结成冰被刮走了。Jackson非要给我吃一块饼干,我说我吃了会吐,他说你就是要吃了吐出来,我吃了结果还是吐不出来,抠了很久才抠出来。4. 一个中国女生感觉快走不动了,他的guide超凶地骂她:“You rest too much”女生只是回复了一句“I'm just too tired”,向导就发飙地说:“you are too tired, so you can descend down now.”当时听了吓得大气不敢出,赶快站起来往前走,后来又一次休息的时候,我跟Jackson说,我很怕你会让我下去,希望你不要骂我。还好平时有点讨厌的Jackson这时候露出了暖男的一面,安慰我他不会骂我,也不会让我下山,我们一定能上去。所以有个好向导还是很重要的。据说那个女生后来是被向导背下去的,也许她是真的不行了吧。5. 到了Stella Point,也就是登顶前的最后一个点的时候,为了拍照,我把手从手套里拿出来,谁知道拍完照以后再也戴不上了,手迅速冻僵了,还好Jackson把他的手套给了我,他自己戴一个毛线手套,放在衣服里。就因为这一点,虽然他后来做的事情让我很不爽,我也始终无法真正讨厌他。6. 起初都是戴着头灯往上,到了六点的时候,太阳终于露出了一点光,拆下头灯,我对着山谷大喊一声:“I'm powerful again”不知道是真的太阳赐予了我能量,还是意志的强大力量,总之前面快死掉的我,突然有了活力,慢慢开始超越了很多人,也让我更有信心继续走下去。7. 路上看到一个拄着拐杖的老爷爷,在一个向导的搀扶下,登了顶。8. Stella Point之后只有100米,但那100米是极度绝望的。坡度不抖,如果放在前几天,真是分分钟,但那时候已经是精疲力尽了,那路却像盘山公路一样不停环绕,让你每次以为到了终点的时候就发现妈的怎么还有一个山头,不知道绕了多少山头以后,才看到一个小小的牌子。那就是终点。9. 刚开始我就盘算着,从开始爬的时候就唱歌,林俊杰十二张专辑一百多首歌,每首五分钟,唱完以后正好登顶。反正在心里默念着唱,应该也不费体力。结果好像第一张还没唱完,就觉得完全没力气思考歌词,只能大口大口喘气,就在这时候吐了出来。然后我再也想不起来我唱到哪里了,只好不唱了。10. 每次在路上停下休息的时候,我都会睡着,在零下十度的寒风中,虽然很冷,我还是会睡着。因为呼吸困难,我扯掉面罩,于是寒风扑面,脸和鼻子吹得生疼,脚也冻僵。那一刻,我宁愿冻死在那里,都不想再走一步,真的太累了。走路的时候,几次我都要摔倒,因为实在太困太累,无数次希望自己不小心滚下山崖就好了,因为真的走不动了。我到了,但我居然没有一点激动。也许因为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会登顶的,也许真的是因为太累了,我只想睡在雪山。但因为现在冰川已经太少了,慢慢往边缘退去,想睡进去还得走一段路。我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一步也不想多走。乞力马扎罗。非洲之巅。5895米。嗯。就是这样。其实说过程中无数次想要放弃是假的,其实从开始走第一步时我就知道,除非是身体真的承受不了,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而当时无数次想要放弃又都是真的,因为连一步都挪不动的时刻太多太多,可是其实只要停下来歇一口气,只要有路人经过时的一句加油,只要有太阳的出现,只要有美丽的风景支撑,只要有任何一样美好,都能支持你继续走下去。至于有人问我,干嘛花钱受罪,干嘛要去这里,回到开头,山在那里,就想去了。(六)回望#Day 6# 下撤最绝望的往往不是上山的途中,因为那些难关你都早已做足了心理准备。最难的是,当你以为你已经受完了所有的苦,没想到还有绵绵不断的,似乎看不到头的。就仿佛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下撤。在山上待了不到半小时,因为阳光过于强烈,也因为风开始大了起来,我们必须开始下撤,因为接下里还有近八小时的下撤任务等着我们。后果就是到现在我的膝盖还没恢复,到现在两个脚趾甲还都是全黑色。下撤,下撤,不停下撤,一刻都不能停。经过连夜的攀爬,我想我的向导也很累,所以Jackson似乎失去了最后一点耐心,一直跟我说不能停下来,必须快。因为持续上升导致的极度劳累,以及因为下山坡度太大、沙子太多导致的不断下陷。我几乎是一步一挪。Jackson很恼火地说,如果我们再这样下去,今天都无法下撤。我无动于衷,想要发火,而终因实在太累,而无法发火。到后来他实在看不下去,挽着我的胳膊,带我经历了一次痛苦而难忘的“滑沙”。从60度以上的超陡坡,铺满砂砾石块的,绵延十几公里的大斜坡上,不停往下滑,双脚机械地往前,不断陷入沙石,再拿出来,有时候因为走得太快,碰到大石头,也不管,站起来继续走。连续走了一小时。我实在是崩溃了,几乎是发火似的说,我不走了。然后便坐在地上休息起来。谁知道竟然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以后看着Jackson坐在旁边,什么也没说,也没骂我,也没继续逼我。竟又有点不好意思,跟着他又走了起来。难熬的三小时,每一步心都在哭泣。我想上升的过程肯定是更痛苦更累的,可是因为有top的目标在那里,心里总是有期待,于是再累也觉得都改坚持。可是下山的时候,目标已经达成,每一点的累,都成了难以承受。而这还不算最难熬的。在我们终于又回到Baraf Camp的时候,我得知我有一个半小时可以休息。迫不及待连衣服都没脱,直接躺在帐篷里就睡着了。可待到被叫醒的时候,简直是天旋地转。头晕目眩、身体极度疲劳而虚弱。因为接下来要继续下撤2000米,必须打包行李,而此时的我,连保温杯的盖子都打不开,身体已经虚弱到极致。花了半个小时,才把平时五分钟就可以打包好的睡袋打包好。穿鞋子的时候发现十个脚趾已经磨烂了一半,用手轻轻一碰就疼得不行,更不要说接下来还要穿鞋,还要继续下撤。想要这里,就钻心地疼。那天下午的四小时,在不断下撤中,我只能横着走路,因为脚趾流血,淤青,每走一步,都是咬着牙。到后来我就不躲避了,直接让脚趾往前撞,前两下疼得眼泪掉,后面撞得麻木了,也就没事了。那四小时我也几乎没有休息,因为每次休息让脚趾放松,待重新走的时候又需要一次重新的磨砺。那天下午下起了雨,让原本灰尘十分大的路面变得清新了起来。而下撤过程的Marangu Route,也有许多之前没见过的植物和景象。景色很美,可我都不愿意用手拿出相机来拍照,只好安慰自己用心记住就好了。那天Peter看着我一瘸一拐地拄着登山杖,一副快要快哭出来的样子,每隔几分钟就要问一次,还有多久才到,于是他仔细寻找着各种好走的路,有时候宁愿绕远一点,也选择坡度小一点的路,好让我的脚趾疼痛不至于太难忍。每当遇到坡度较大的地方,或者需要上下攀爬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看着我安全到达才继续前进。我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十分感动,看到Peter那样一直为我考虑,后来即使脚疼得不行,还是忍住,加快步伐,好让我们都早点到达营地,让大家都有更多时间休息。终于到达,历经连续24小时的艰难跋涉。这段旅程,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七)告别Time to say goodbye.最后一天是告别日。一大早,吃完早饭,我们和整个团队一起,Peter,Jackson,以及Cook,还有八名porters,一起又唱了最后一遍乞力马扎罗之歌,跳了最后一遍乞力马扎罗之舞。然后一一拥抱告别。他们很多人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名字,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刚相识便就要分离。而他们,在下山之后,也即将马上赶赴新的工作任务,一次又一次继续攀登乞力马扎罗。歌里重复唱着,HAKUNA MATATA,这是斯瓦西里语,意思是no problem,也是他们跟我们说的最多的话之一。比如,多喝水,HAKUNA MATATA,多休息,HAKUNA MATATA。他们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即便生活给予他们的不是太多,他们也总是觉得HAKUNA MATATA。在离别的时刻,Jackson代表团队感谢了我们,他说要感谢我们,因为有我们来登山,才让这么多人有了工作,他们很多人都有家庭要养,有孩子要上学,因为有这座山,才让他们的生活好了起来。而我们更应该感谢他们,没有他们,我们登上那座山,难度更是不知道多了多少。而勤劳善良的人,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好的生活。又是四小时的下撤。但最后一天就和第一天一样,有人工修过的平坦路面,有又重回赤道等等炎热天气。一切都像回到了最初,开始的时候。等到了门口,Jackson和Peter开玩笑地对我们说,再来爬一次,愿意吗?还能吗?我笑,也许几年后吧。再快到终点的时候,Peter指着后面,让我再回头看一眼乞力马扎罗,他说,再往下走,就很难再看到全貌了。我回望,看着远处的非洲之巅乞力马扎罗。明明登顶就在昨日,却仿佛已经隔了多少年。不知道多少年后,我是否还能再见到她。有些东西很快就会被遗忘。而有些记忆会永存。

  • kankankkk 发表了 结伴  · 2017-07-18 01:30

    8月1号登顶勃朗峰(gouter古特路)

    7.30到Chamonix,打算31号爬勃朗峰,住gouter8.1 早上登顶Mont Blanc,然后下来到达Chamonix有没有同行的伙伴呢?

  • tititiDDzzzz 发表了 结伴  · 2017-06-24 19:27

    没有嘛7月12一起上富士山的小伙伴

    男90初,和朋友7月7日东京游玩他们11号返沪,我还有假期继续逗留一阵子11日到底御殿场市,12号上山8合目住宿一晚,凌晨开始登顶看日出13号下山,有没有时间相同的朋友一起,具体路线时间可以商量

关于登顶的旅行问答
热门出境游行程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