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咸海

咸海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关于咸海的游记攻略
  • IliaKhBV 发表了 游记  · 2019-09-01 22:52

    乌兹别克花剌子模6座城堡

    本帖为乌兹别克斯坦旅游的第一篇游记帖,仅阐述阿姆河以北、咸海以南的卡拉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内主要城堡与要塞游览过程;其后两篇帖子为“清真寺与神学院”、“博物馆”相关游览内容。若要了解乌兹别克斯坦旅游中西部文化全过程,推荐转移至该链接(https://bbs.qyer.com/thread-3063646-1.html)。我的乌兹别克旅游便是参照此帖(以下简称“大神帖”),只是路线选定、住宿需求未按其规划进行,景点根据个人兴趣缩减了许多;该帖总体来说是全面的,能为初次进入乌兹别克的游客提供巨大帮助。一、塔什干-乌尔根奇,航空按照大神帖所言,反复试用确认,乌兹别克斯坦航空公司官网只是信息查询网,与购票下单无关,可能是没钱供养技术人员维护,或者干脆把机票外包给代理了,待欣喜若狂到最后一步“支付页面”便石沉大海,显示页面错误,不论是国内或当地网络都试过,一样的结果。出于保险,携程购票吧,万一到场不认再据理力争,事实上不用力争,携程购票完全可信。起早从塔什干的酒店出发,早饭顾不上,7点开饭,7点25就要飞了。听信当地中国人误传以为塔什干只有一个机场--国际机场,糟糕的是并未考究核实。考虑到提前候机总有好处,早早抵达,好不容易过了人潮通过第二道安检,电子显示屏上却没有国内航线信息,问了便惊了,在另一个机场--Tashkent Islam Karimov International Airport(视作“老国际机场”吧),距离新国际机场15分钟车程。一看表,距起飞仅剩50分钟,出门便找车,一中年人看出了我的紧张便上前拉客,车不能乱坐啊,拉出去好远再问价格那就活生生被宰啊,他们再闹一下,那副苦大仇深的场面不给钱都不行,问题是耽误了我的飞机行程就更糟了。司机让我报价,随口跟他说了个“8000”,他以一副怀疑人生的眼神看着我,问是不是指“美元”?我说“索姆”。8000索姆约合0.9美元。司机怒了,我问他要多少,他跟我说“5万索姆(约合5.6美元)”。5万索姆的出租车费是个什么概念呢?大概是从塔什干市西南角开到东北角并折返回市中心的费用,区区15分钟车程要价这么高,开玩笑!?当着机场保安的面直接怒斥这名司机是“疯子”,大踏步往前走,就算延迟几分钟等网约车也不能被狠宰。可能我的怒吼声太响了,引起了机场停车场外一名司机的注意,凑过来开价,问我“12000索姆(约合1.3美元)”坐不坐?这个价格可以啊,15000索姆内都能接受,毕竟现在情形是“时间不等人啊”。过了12分钟,到了老国际机场,司机开的有点快,真的不担心被交警拦阻吗?或许这不是此时的我应该关心的。老国际真的比新国际冷清啊,在这就职是不是可以视为“养老”,还有半小时,悬着的心放下了,拍了这张外景便飞奔进大厅,值机人员倒是不慌不忙,一切井然有序——四个值机柜台只有三名乘客在办理,过安检进入候机厅,看见两排长队,刚问是不是去乌尔根奇,玻璃门便打开了,呼喊着让大家上摆渡车。真是运气啊,要是晚来一会儿,是不是意味着我得从候机厅徒步去飞机那儿了。乌兹别克国内航线的行李托运规定有点坑,充电宝、手机不让托运好理解,国际规定嘛,任何含有电路板的电子产品都不让托运。吸取之前在布哈拉托运的经验,提前将平板拿在了手上。乌兹别克国内航线不提供餐食,好理解,行程短,没必要这样做;不知何种原因,连咖啡和茶水都没有,只有纯净水和碳酸饮料。咖啡、茶叶很贵吗?携程网购买的机票上显示,塔什干至乌尔根奇的航班从塔什干国际机场三号航站楼出发,实际上老国际机场与新国际机场根本是两个不同的机场,“老国际”在“新国际”西南方,之间隔着一大片厂房和居民区。果然还是毛主席说的对,“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总算上了飞机,可以稍微眯一会儿眼睛,毕竟早起又没进食,拿了两个当地超市出售的“高乐高蛋糕派”充饥。乌兹别克斯坦中央沙漠区域仅有的河流被拦阻做水库,估计水面扩大后的水分比隐藏在低谷的地表水蒸发的更快吧,可能是蓄水灌溉或量化汲取饮用水之用。这张照片就令人痛心了,图中白色部分是明显的盐碱滩,意味着此处曾为湖泊,可能是上游截流导致湖泊干涸。此后的旅程中我看见了许多这样的干涸湖泊,即便是绿洲内也有成片的湖泊干涸、萎缩。直到前往卡拉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才发现最有可能的原因--当地人为了种植稻谷,用大口径钢管从绿洲里的小河与湖泊大量抽水浇灌沙地,浪费了大量水源,致使河道水位下降,湖泊快速萎缩;当地人有个嗜好,不论是否缺水,早晚用水浇洒地面,湿润的地面不到半小时就干了,这样浇水有什么用呢?甚至看见塔什干有姑娘直接拿着橡胶管浇灌马路边的地面,任凭水管流水,心无愧疚的与路人聊天。根据我的经历,前苏联国家的民众好像从来没有一种“节约用水”的意识,像乌兹别克斯坦这样极度缺水的国家,将来恐怕会为水资源与邻国发生纠纷吧。记得亚美尼亚行走时曾有村长问我在能源贫瘠的国家如何才能致富,唯有“储能”二字,积少成多便是聚富,恶性开销从不持久。现在该想一想“怎样从乌尔根奇机场前往阿姆河北6座城堡”,因为“大神帖”出发点是乌尔根奇火车站,火车站的租车可选性肯定比机场更有还价余地。果然,出了机场发现只有四辆租车,原本传闻的机场-市区大巴也没有踪影,连私家车都少见,看来不得不和这四辆租车硬拼了。当着机场警察门卫,司机还不敢开口,可能是担心警察介入与他们“分红”,便说去远一点的地方说。好吧,砍价过程就此开始,简述一下过程:司机们围成一圈看过我在Google地图上标注的6处城堡位置和游览结束后要前往的希瓦,司机A便说这段路程有400公里,得80美元才行。不同意,司机B让我报价,好吧,“20万索姆(约合23美元)”。所有司机都摇头,说太低了,20万索姆只能载我从机场去希瓦。(记得:2018年下半年“大神帖”从乌尔根奇火车站走完这条路线,除了一座城堡没去,约250公里,只花了20万索姆,当时的美元兑当地币汇率只比此时低了不足1000索姆,过一年变化就这么大吗!?)。机场去希瓦,40公里,开价20万索姆,平均每公里5000索姆,明摆着宰人嘛。我可不是待宰的羔羊,杀杀他们锐气,顺便摸一下底价。不同意,走人。一旁冷眼观看的司机C喊住我说20万索姆太少了,要不然70美元吧(63万索姆),我便发了一顿牢骚,他说55万索姆不能再低了。我不知道这段路程究竟有多远,不少于250公里,但肯定不超过350公里,司机A说400公里完全是糊弄人。(试想,“大神帖”车费20万索姆,行程250公里,平均每公里800索姆,约合市价0.09美元,即市价0.58元人民币,是一个非常便宜的单价了;而且从游记来看是一个不懂路线,纯粹靠他们导航和问路才确认目的地的司机,尽管如此还开错了路。应该是个租车新手,不是我面前这帮老油条。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便按每公里1000索姆单价计算,以350公里路程为限,出价35万索姆。一圈司机都摇头,说太少了,油费都不够(这种说法纯粹胡扯,真想还以老拳)。那好吧,不同意就走。司机A忙不迭拉住我手臂,告诉我还有第二种方案,按最终里程数结算总额。这个主意不错,我在亚美尼亚也用过,在没有报团或一口价谈不拢时,这是个好方法,那我们就谈这个里程单价吧,第二轮砍价开始。司机们提议每公里3000索姆(约合0.33美元),我说1000索姆(约合0.11美元)。司机们说2000索姆(约合0.22美元),我说1200索姆(约合0.13美元)。还是不同意,司机们说1800索姆(约合0.2美元),我说1500索姆(约合0.17美元),再多我也不接受了。一阵交头接耳,司机A说能接受这个价,与我握手表示成交。其实我觉得还是亏了,单价1200索姆才是他们的底价,没继续砍只是有点担心安全问题,那可是一个我没去过的未知地区,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实际考察发现当地人说英语的没有,说俄语的少到可以忽略,乌兹别克语和卡拉卡尔帕克语才是通用语),砍价太狠,到了无人烟地区,司机一狠心下黑手,岂不糟了!每公里多出的300索姆(约合0.23元人民币)就当做买保险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6座城堡吧。二、跨越阿姆河,单枪匹马入秘境真不敢相信这就是阿姆河,跟黄河中下游段有一拼,泥沙含量太高了,没有堤坝(洪水来了怎么办,像淮河百姓那样跑向山岗避水吗?),浅滩太多、河床不明,恐怕只能通皮筏。长期玩登山运动,出于户外习惯找商店购买食物和水,同样出于习惯为司机准备了一份午餐,我吃什么,他也能吃到什么——两根一斤重香肠,两块薄馕(被酷暑天气风干的馕太硬了,我俩只吃了一个);1.5升苏打水、1升纯净水、一升果汁(补充维生素)。司机另外买了一点饼干(可能他认为我只买了自己的午餐)和1.5升纯净水——事后证明他所带的水量完全不够,离卡拉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出口还有70公里时,他的瓶装水已见底,便将1.5升苏打水分给他一半。待到出口的小店时,他也去买了一瓶苏打水。沿途可见成片一模一样的单层民房,占地600平米,造价3万美元,政府承担建设费,国民十五年分期偿付贷款。我将以逆时针方向游览古花剌子模地区的这6座城堡,依次是Guldursun Qala -- Koi Krylgan Kala -- Djanbas Qala(位于Dzhambaskala村东南向,公路距离17公里) -- Ayoz Qala -- Topraq Kala -- Kyzyl Qala。在乌兹别克语里,Qala 指城堡或要塞;Kala指古代城市或市镇。(注明:Q不是汉语拼音或英语读法,而是将舌尖上翘,舌根收缩,急促吐气,令喉咙上部发摩擦音,这个音在突厥语、高加索语和伊朗语族里比较普遍)知识延伸·花剌子模地区的Afrigid文化:Afirigid为从咸海南岸至花剌子模地区的一个微小王朝,都城Beruni(乌兹别克斯坦卡帕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的城市),统治时间为公元305-995年,先后置于白匈奴(嚈哒人,公元四世纪-五世纪)、突厥汗国(公元552-654年)、阿拉伯帝国倭马亚王朝(公元661-750年),萨曼王朝(公元874-999年)宗主权之下(类似古代中华文明下的朝鲜、越南),由于长期被上述各类王朝默许其自治形式的存在,因此形成了Afirigid部族与文化,后被马蒙王朝所灭(公元995-1017年)。马蒙王朝于公元1017年被塞尔柱突厥人(今土库曼人)所灭;公元1142年,塞尔柱突厥人被西辽打败,西辽错误的政策使其无法有效治理该地区,控制权仍在塞尔柱突厥人手中;随后古波斯人击败塞尔柱突厥人恢复了该地区的总督管理权,由于哈里发(形象领袖)与总督交恶,花剌子模王国终于完全控制该地区,直到被成吉思汗蒙古大军所灭。6座城堡游览的行车轨迹图1、Guldursun Qala,城堡遗迹。Turkuli'sha(公元前2世纪-公元前1世纪)向北9公里,占地35公顷,城堡以直角边墙、圆柱形碉楼分布。公元五世纪因未知原因被破坏,十二世纪首次重建,是古花剌子模地区东部边界最重要的城堡。十三世纪初被蒙古军队彻底破坏,此后失去军事功能。遗迹中曾发掘出官邸、陶瓷砖片(如撒马尔罕三大神学院外墙那种贴面砖)、铜币。2、Koi Krylgan Kala,古代城市遗迹。该城市始建于公元前四世纪至公元前三世纪,公元前二世纪被萨基人破坏(萨基人--公元前1000年居住在中亚细亚操着伊朗语的游牧部族)。目前建筑结构为公元三世纪至四世纪重建的遗迹,中央核心体由直径44米的两层圆柱形楼房组成,周边由间隔14米的防御性城墙环绕,中央核心体与防御边墙之间建有居民房。中央核心体建筑功能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花剌子模地区王室行宫,另一部分是琐罗亚斯德教神庙。(我在“格鲁吉亚四大洞窟修道院”帖子里提到过它--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诞生之前西亚、高加索、中亚最有影响力的宗教,古代中国俗称“拜火教”)。另外,中央核心体内设有古代天文观象台。这处遗迹正处在当地居民破坏之中,面前的水滩环绕中央核心体,居民将附近小河水抽上来浇灌遗迹范围内的土地,待适合耕种后,种植土豆,待土地肥沃后种植小麦。上图的豁口好像是个暗道(口径太小了,个子矮小的突厥人能从容爬行)上图便是城市遗迹的中央核心体,也就是Google地图上的中央小圆环3、Djanbas Qala,城堡位于卡拉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Elikkalin区内,距离Кukochi'村4公里。它是古花剌子模地区东南部边界的边塞城堡,处在一个观景位置极好的大斜坡上,已干涸废弃的阿姆河支流曾经从城塞旁经过。城堡规模为200米*170米,拥有一处宏伟的城门,但它不同于乌兹别克斯坦花剌子模州现存的其他城堡,因其外墙没有塔楼,可能由于地势高因素让建筑设计团队认为没必要建造塔楼,为了提高防御功能,城墙被设计为内外两堵城墙,中间为宽3米的走廊,一层走廊由条纹砖砌的遍条篱笆构成,二层走廊由土坯砖砌构成;设计最为巧妙的地方是外墙上的射击孔,数千处射击孔用于窥视和投射弓箭,从三个不同视角射击敌人。城堡东南面大门附近为包含居民区遗址的街道,通往城堡上方最宏伟的建筑--火神庙(琐罗亚斯德教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从该城堡发掘出大量陶片、玩偶人像、手镯、印章、戒指、玉石、黄铁矿结晶珠宝和各种颜色的玻璃珠,通过验证,这种玻璃珠在黑海北部地区被广泛使用,由此表明该城堡坐落在一条成熟的贸易路线上,遗憾的是没有出土硬币,可能该城堡在公元一世纪后被遗弃,中亚地区使用硬币自公元二世纪始;城堡内发现两种不同类型的金属箭头,经测定,为公元前一世纪产物,表明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可能被入侵者攻破了城墙,城内建筑(包括火神庙)在那次战斗中被毁坏。4、Ayoz Qala,由三座要塞构成的防御体系,依平原、小山包、高地断崖三处不同地形梯次上升,互相策应。该城堡是贵霜文化时期的要塞产物,建于公元前三世纪至公元前二世纪(注明:贵霜文化时期的产物,不是贵霜帝国--仅存在于公元一世纪至五世纪)。该防御体系位于自治共和国Beruni区,距离咸海200公里,它是古花剌子模地区东北边界最重要城塞建筑群,可能国家面临的最主要敌人来自东方。位于平原上的Ayoz Qala-3号要塞包含早期清真寺宣礼塔、错综复杂的小道和篱笆强化过的边墙;城内有一座宽敞的宫殿遗址。2号要塞位于3号要塞西北面的小山包上,作为贵霜文化延续,于公元五世纪至七世纪新建完毕。1号要塞位于高地断崖上,距离Aiazkol'湖不远(曾为水面广阔的大湖,现今萎缩为湖泊西北角一处水洼)。高地断崖上的Ayoz Qala-1号要塞为纯军事工事,规模为260米*180米,城内建筑由矩形土坯砖砌制成;贵霜帝国时期守卫着帝国边界,考古发掘出铁质匕首、刀具、箭簇模具、弓箭、青铜制品与黄金制品。土坯砖砌白色蒙古包是家餐馆,有兴趣可尝尝,为了赶时间,又自带干粮,便没进去。该景点不收门票,牌子上标明的“收费区”可能指停车场。上图土墩左侧远处的白色矮墙便是Ayoz Qala-3号要塞那个菱形区域,没多大观赏价值,便未深入。土墩右侧山头上的Ayoz Qala-2号要塞里面应该比较有意思,喜欢探究的可前往,担心有蛇或野生动物栖居于此,便未进入。想必这就是城塞的正门了吧,基座保存完好。正门外景,令人震撼。两层建筑,下层方便战斗时运送物资、伤病员,天太热时也可待在下层纳凉。已湮没的门洞,是自然沉降或雨水冲刷后的淤泥掩埋,不清楚啊。土质硬结,气候干旱,自然沉降的可能性似乎不大。城塞西北角,地面上有些矿泉水瓶、伏特加酒瓶碎片,应是当地人所为,能到这儿来玩的游客,至少是对古迹抱有充分兴趣的,总体来说环保意识挺强。3号城塞北面与白色蒙古包停车场之间的沙漠地带,走在沙子上一点也不畅快,反倒很累,尤其是接近远处小路时有个风口,刮风便掀起尘暴,建议戴一块户外头巾遮住眼鼻,太阳暴晒下遮住脸部,效果比抹防晒霜更好。这个由3座要塞组成的防御体系,轮廓与结构保存基本完好,只是如同当地大多数要塞一样,内部建筑基本荡平,想必是入侵者有意为之。越过葱岭,直达黑海的光大区域,没有哪个民族不对成吉思汗和蒙古大军印象深刻。现在的蒙古国是没有那个决心和实力了,了解蒙古人,除了《蒙古秘史》,《成吉思汗:比武力更强大的是凝聚力》这本书详解了那个时代的伟大基因,对诸多宗教思想内核、行为以及与民众的世俗观融合程度有着详细描述。5、Topraq Kala,古代城市遗迹,世界文化遗产。门票5000索姆,有个小姑娘收门票,并给一张小纸票。该城市占地120余公顷,分布在乌兹别克斯坦境内。一般认为该城市是古花剌子模国首都,作为大花剌子模国的核心和王室官邸存在。“Topraq Kala”原意是“开放式土堡(Покрытая землёй крепость)”,城堡名称来源于古花剌子模文献。在阿姆河右岸(阿姆河一词来源于突厥语),除了本次前往的六处遗迹,还分布着Kirkkiz、Kanga Kala、Bazar Kala、Kurgoshin Kala和Aiaz Kala等五座城市遗迹,它们分布于古代灌溉设施附近,并靠近军事设施。公元395年至999年,该城堡作为古代波斯王朝在花剌子模地区都城。考古发掘出宫殿大厅、民房与壁画计150处,城市遗址的宫殿高达40米;壁画在房屋与宫殿遗址的墙壁上都有体现,壁画风格与印度中部的阿旃(zhan)陀石窟(Ajanta Caves)近似。城堡内主要殿堂是化装舞会厅和古波斯神庙,有16处墙壁展现了歌舞伎的半浮雕作品,另有一处雕塑展现的是半人马的国王。公元四世纪初,城墙被加固,宫殿改建为堡垒,至五世纪居民陆续离开了。不明白这个水槽结构物是做什么用的?像佛龛一样,似乎里面可置放圣物。这些小洞是做什么用的,不会是下水管道的门洞吧?这是古城的外围,已风化消亡的不成形的,即便如此仍然不能修缮,必须保持原貌,否则世遗资格就会被取消。再过百年,恐怕外围都风化成土坡了吧。6、Kyzyl Qala,Topraq Kala城市遗迹附近的要塞。门票5000索姆,两个小姑娘看守,一个瘦姑娘收钱、给门票和收放拦阻杆,另一个胖姑娘斜趟在地上纳凉。考古资料表明,该要塞可列入Topraq Kala古城防御体系之中,作为附属工事存在。该要塞很小,规模约一公顷;要塞由两堵城墙组成,四角各设有警戒塔,城内建筑拥有“贵霜-古波斯”时期古花剌子模地区的建筑风格,要塞内只有数量稀少的几条道路和居民房。据传说,在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入侵之前,Topraq Kala古城与Kyzyl Qala要塞之间有一条地下密道(可理解为完全闭合的暗道或半闭合的坑道,现今不存在,难以考证),作为古城防御体系的一部分。原先那座几乎坍塌的旧城堡在加固翻新后只有少量遗址得以保存,外墙基座已看不出遗址痕迹。要塞外围的灌溉渠,可能是当地人水源之一,在这里使用井水,恐怕至少500米机井才会出现地下水吧,用的越多便越少,地面沉降可能不在当地考虑范围内,机井越大越深是必然,或者使用压力钢管输送饮用水。6座城堡游览就此结束,据说古花剌子模地区分布着数百座大小不一、完整程度各异的要塞,等待越来越多的游客深入发掘,时间有限,准备返程。沿路有许多卖瓜小摊,找了一对父子的瓜棚,父亲坐在地毯上等待卖家,儿子斜躺在地毯上百无聊赖,即便我们下了车,儿子也没站起来,倒是老父亲热情、积极。于是,看着这个年轻人,脑袋里蹦出一个词“垮掉的一代”。乌兹别克斯坦的村乡卖瓜,按大中小个头出售,这种大香瓜一个12000索姆(约合9.33元人民币),司机买了一个中等尺寸香瓜,花了8000索姆(约合6.22元人民币),可能是要与家人分享吧,我一个人吃,和谁分享呢?没人。买个小的哈密瓜,4000索姆(约合3.11元人民币)。后来在希瓦古城的酒店里向厨房借了把刀和大盘子,四分之一个哈密瓜分给了前台,第二天前台很热情的向我详细描述并绘制了“希瓦-乌尔根奇”城际公交车始发站与酒店之间的路线图。另外四分之三个哈密瓜,真的是太美味了,皮薄、瓜肉嫩、汁水多,半小时就把它吃掉了。在乌兹别克斯坦有种说法,卡拉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的哈密瓜、香瓜、西瓜是最甜的。过了这道大门,就算离开卡拉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了。再开个几十公里,越过阿姆河,就进入了乌尔根奇地界。向希瓦进发吧!今日全程“机场-花剌子模6座城堡-希瓦”一共301公里,其实只需要298公里,多出3公里被可恶的司机在希瓦城内绕圈子,即便拿着Google地图给他指路也被搪塞,那就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吧!最后,推荐大家前往乌兹别克斯坦旅游之前略读一本书——《大博弈--英俄帝国中亚争霸战》,这本书发生在波斯、高加索、中亚至瓦罕走廊,核心区域便是乌兹别克斯坦,对乌兹别克人有着详细描述。如果乌兹别克人说,他们是一个善良淳朴的民族,请不要相信,笑笑就好。亚美尼亚人喜欢占小便宜,格鲁吉亚人原则性强的让人吃惊,乌兹别克人的狡黠历经数百年不变。简介:19世纪初,英属印度和沙皇俄国中间横陈着广袤的沙漠和群山。这些地带不为人知,也未被测绘,只有布哈拉、撒马尔罕和塔什干这些蒙古汗国时代的古老地名还残存在人们遥远的记忆中。随着俄国不断向南扩张进入中亚腹地,英属印度不断向北扩张逼进克什米尔,两大帝国逐渐显示出碰撞的态势。在一个世纪的时间内,围绕潜在的威胁,英俄两大帝国在中亚展开了一场波澜壮阔而又如履薄冰的勘探、间谍、军事与外交博弈,史称“大博弈”。大博弈开始,两大帝国相隔3000公里之遥;大博弈结束,沙俄的前哨离英属印度只有30公里。但在中亚的土地上,在丝绸之路的中西交汇点,博弈永不落幕。这本经典之作讲述了大博弈的故事,其中有英国的、俄国的年轻军官,他们不断探索,舍命涉险。他们扮作朝圣者、马贩子,绘制秘密山口的地图,搜集珍贵情报,求得与当地最有权势的汗王结盟。有的人一去不返。在今天的中亚,大博弈年代的野蛮和暴力仍然回响不绝。阿富汗前总统穆罕默德·纳吉布拉计划将本书翻译为普什图语,他说:“(阿富汗人)能从中看到历史的重复……只有我们了解了自己的历史,才能打破这个循环。”然而翻译并未完成,1996年9月,塔利班武装攻入喀布尔,纳吉布拉被残酷处死。

  • wokaotongxue 发表了 游记  · 2018-12-16 19:51

    这几天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所见所闻。还有那消失的咸海。

    中亚的五个斯坦国里一直以为自己第一个会去的是哈萨克斯坦,毕竟那是最知名和最大的一个,结果后来翻书了解乌兹别克斯坦反倒是作为旅游目的地可看东西最多的一个国家,加上相对便捷的电子签以及南航力度还算不错的促销价格,所以莫名其妙的就有了12月大冬天去中亚的这趟旅行。一路向西体验了火车汽车各种交通工具最后从努库斯飞回塔什干在几个分不清名字的斯坦国里面第一次对乌兹别克斯坦有印象是因为一个地理冷知识:他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双重内陆国之一(一个国家所有邻国也都是内陆国)。中亚对很多人来说一直都是块陌生的地方,虽然地理上他离我们其实很近(毕竟塔什干飞到乌鲁木齐只要两个半小时而乌鲁木齐飞到西安居然要三个小时!)但对它实际人文面貌的了解似乎顶多来自初中的地理课本。而这短短的两周的旅行对这个国家的感受,有些是意料之中有些又是惊喜之外!塔什干初到塔什干觉得这是一个多少有点无聊的首都,就像一个普通的前苏联城市没有太多的景点。这里甚至没有一家麦当劳(中亚唯一有麦当劳国家是哈萨克斯坦),唯一的一家肯德基也是今年才开的。但是当你静下心来尤其是一路从西部那些基础设施相对没有更好的城市回来以后你会爱上这里的,方便的交通和舒适的城市环境还有异常便宜的物价,尤其是最后一天花了一个下午慢悠悠的在塔什干的三条地铁里闲逛,感觉每一个地铁站都美极了!虽然不及莫斯科地铁站华丽,但是同样精彩的社会主义审美加上别具特色的伊斯兰图案,显得非常的特别。撒马尔罕总是听说撒马尔罕是多么的伟大,据说当年唐三藏西天取经就是到了撒马尔罕才南下去的印度。实际去了以后你会发现它和伊朗的伊斯法罕风格是惊人的相似,雷吉斯坦广场上那三座宏伟的神学院风格像极了伊斯法罕的伊玛目广场,但是丝毫不逊色后者我甚至觉得更棒!而不远处的比比哈清真寺作为曾经伊斯兰世界最大的清真寺老远你就能感受到它的巨大和宏伟。布哈拉如果把撒马尔罕比作伊斯法罕,那布哈拉就像伊朗的亚兹得,一个壮丽一个精致,布哈拉是一个可以在小巷子里穿来穿去感受曾经历史的地方,虽然和大部分地方一样老城的巷弄里如今充斥着各种家庭旅馆和纪念品商店,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你独自一人漫步其中试着想象历史上这里曾经的样貌。消失的咸海来乌兹别克斯坦此行印象最深刻的要数去看消失的咸海,从西部城市努库斯租车北上将近三个多小时到达曾经的咸海港口小镇moynaq,而如今这里只能看到干涸的湖盆还有废弃了不知道几十年的渔船。小时候印象里地图上咸海是一块很大的地方,而由于上世纪50年代苏联开始用咸海水灌溉棉花直接导致几十年里咸海面积缩小数倍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最终消失!人类用了不到100年的时间就把曾经世界第四大内陆湖几乎榨干。如今的咸海早已没有了鱼,但是据说后来又发现了石油于是虽然渔民走了却又来了一批采油的人继续向大自然理所当然的伸手索取着。去的那天刚好降霜,冷风里更觉得这一切凄凉无比。从moynaq想要看到如今真正的咸海还要再驱车200多公里,并且不可避免要在附近过夜,所以精力和时间有限只能作罢。作为要去看咸海的必经之地努库斯是一个非常萧条且无聊的西部城市,大部分时候街上人少到吓人,主要街道旁的房子虽然看着很新但是似乎都没有住什么人,无论是餐厅还是博物馆还是商店永远都是员工比客人还多的场景,但恰恰是这种荒寂的感觉更容易满足你对中亚的某种幻想,伊斯兰文化和俄罗斯的影响在这里都退去了,这似乎就是中亚原本该有的样子。而且这里的人是全乌兹别克斯坦长相最接近亚洲面孔的地方。话说从努库斯机场回塔什干那天虽然飞机深夜延误三个多小时但是过安检时被机场那个又高又瘦长得有几分像赵寅成身兼保安和安检的小哥摸来摸去的时候还是很爽的(捂脸跑开。。。)。而且一直以来对这种边际小城特有的苍凉感有种特别的情节,所以其实蛮喜欢这里的,只是它真的不适合你长期居住,来看看就好。感觉中亚骨子里是留着波斯文明的血但是又穿上了前苏联的外衣,大部分的古迹你都能找到和在伊朗相似的感觉,但是现代生活方面又不是不折不扣的俄罗斯化,即使苏联已经解体将近三十年,但这个国家作为曾经苏维埃的一部分长达快一个世纪,俄罗斯的影响在这里还是方方面面的,比如虽然官方文字乌兹别克语已经改成了拉丁字母,但是满大街还是充斥着俄文,再比如由于苏联时期的人口迁移政策,实际上现在的中亚人口显得很混杂,街上有长得欧美样的也有长得偏亚洲面孔的也有长得传统突厥人的长相的。他们彼此间操着乌兹别克语和俄语,亦或者其他我不知道的民族语言。总之这里是个有点奇奇怪怪的地方。从近几年乌兹别克斯坦向更多国家开放旅游电子签就能看出这个国家正在逐渐走向开放,包括塔什干在内的主要城市逐步完善的基础旅游设施也让旅游者越来越方便。极其便宜的物价和丰富的古迹,其实作为一次探寻了解异域之旅觉得还不错。文字匆匆,就如旅程匆匆,简单的体会一个地方片刻,仅仅是打开一扇门而已,毕竟每片土地都值得去了解!(只是最近几年我真的不想再吃抓饭了。。。)旅行信息:机票:南航促销时西安往返塔什干含税1980元(选择北京中专的那趟到达塔什干时间比较合适,乌鲁木齐中转那班到达塔什干几乎凌晨了,不方便坐公交)签证:电子签好快!资料内容填写几乎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隔天就出!机场巴士:机场出来往外走有大约4-5条巴士基本涵盖了塔什干各个区域,车费1200(约一块人民币)基本运营到晚上11点出租:塔什干出租很便宜,市区内打车一般6000-20000吧(起步价不到5块人民币,20人民币之内几乎可以封顶)。而且机场离市区很近,我定的那个青旅离机场三公里大概过去只要10000苏姆(不到人民币10块)。当然出租司机会漫天要价10美金之类的乌国航班:乌国国内航班好便宜,而且价格固定,长距离的城市间蛮推荐的。特别提示:塔什干机场的国内航班航站楼在机场另一边外面没有公车只能打车。所以如果你要乘坐乌国国内航班请特别留意,但是你还放开了砍价(我觉得机场去塔什干市区任何地方不至于会超过5美金撑死)吃饭:真的觉得中亚是美食沙漠,都没怎么吃全在凑活,但是物价真的很便宜,很好的西餐厅吃下来几乎也是国内一半的价格。火车:塔什干,撒马尔罕,布哈拉之间都有动车,票价几乎都是不到100人民币,条件很好,不过不要默认买成一等座了,因为我觉得一等座只是稍微宽敞点有发三明治和饮料。乌尔根奇去希瓦:有趟电车很便宜。只要1000苏姆(不到一块人民币)从努库斯去moynaq看消失的咸海: 我是旅馆联系了个司机包车45美金,他最初报价60美金,我觉得45美金这个价格应该还有砍的空间,然后其实如果包车可以和司机说好顺路把努库斯附近的MIZDAKHAN遗址一起看了,因为几乎是顺路的事情,司机只要稍微绕一下就到了,而且你自己如果单独再去那里也比较麻烦。(我没提前想到后来就没去有点遗憾)。公共交通去moynaq的话理论上据我观察我觉得可以凭借公共小巴士到达,前提是你要很早就动身。即时你在努库斯没找到直接去moynaq的小巴,应该也能在两者中间的那个镇子上找到,然后我去的路上沿途有看到两次那样的小巴,当时车上人很少。而且moynaq镇子上有很明显的一个巴士站,到了提前打听好回程的车我觉得当天往返应该也能实现,即使不行在镇上有看到一家招牌蛮大的青旅,至少从外面看不至于太可怕。不过从努库斯到moynaq要开至少三个小时,往返就要6-7个小时至少,所以时间其实蛮紧的。他具体就不知道了。治安和卫生:治安很好,卫生状况我觉得也还不错,全程住的几个旅店除了希瓦那家有点瞎其他都满意。虽然有些地方基础设施比较落后但是至少都不会太脏!最后!不要冬天去!!!!!不是因为太冷,是因为冬天游客少到可怕很多地方需要拼车之类的你就没办法了,而且希瓦的旅店好多都关门了!我压根就没怎么玩希瓦最后

  • seanorshawn 发表了 结伴  · 2018-04-23 17:50

    9月一起拼车去咸海

    已经买好塔什干到nukus的机票,9月1日到达,打算从nukus包车去看咸海,2天1夜的行程,目前有两个人,时间差不多这个时候的小伙伴可以一起呀,也分摊一下费用。

  • askbill 发表了 结伴  · 2017-07-11 17:36

    柏林到北京自驾

    基本确定出发(拒签了就真没办法了)预计八月初出发,到时候看情况决定走不走西藏,因必须最晚9月15号需要到达北京......正在办理手续(需要申根,俄罗斯,哈萨克,吉尔吉斯,中国的入境许可),可以有车跟着一起走,也可以带一两个人。返程经过中亚,高加索,巴尔干半岛返回德国,返程时间未定,有兴趣的也可以一起走。

  • 男青年 发表了 游记  · 2014-10-13 22:20

    一些Nukus, Moynaq, 咸海和土库曼斯坦的tips

    我发现有些信息,比如LP上的就有些问题,要知道并不是所有浪费的时间都有收获,所以写几条tips供后来者参考。0. 也许是我讲价的能力不行,我发现很多东西都比LP和其它帖子讲的涨价了,尤其是那些和旅游关的东西,博物馆,宾馆,饭店,包车,购物... 涨价幅度至少10%。不过公交车什么的还是很便宜的。1. 如果你不会俄语去这些地方会非常困难,对当地的了解会有很大的局限,找个英语导游是有必要的2. LP上说在土库曼美元尽可以换成manat,因为没有汇率损失。千万千万别这样,虽然没有汇率损失,但manat换美元十分不方便,因为很多银行门口总有十几到几十人排队等着换美元。还是那句话,美元走遍天下.3. 阿什哈巴德没有黑市,宾馆对外国人只收美元,而且有些旅馆(不清楚是否是全部)只收干净的美元,虽然没有像缅甸那么变态,但还是要小心4. 从乌兹别克去土库曼,如果走Nukus,需要从Hojeli过境,当地人经常写成Hojali, Xojali等等。Hojali再往南有一处废墟,占了整个小山,LP提到了,但实地去看才发现非常大一片,至少有半个甚至一个Khiva古城那么大,值得一去。5. Nukus出城的公路不多,似乎无论去哪都经过Hojali。可以从Bassar坐5路到汽车站(去500,回600),再问去Hojali的车(1000左右),也可以坐4路(不在bassar)到终点站,转20路到达刚才的汽车站。6. Hojali的汽车站可以坐到小巴去土库曼,1200苏,那辆车并不是专门去土库曼的,所以要和司机说清楚。所以不需要向LP说的那样坐taxi去,没那么多人拼车的7. 去Moinaq也是从刚才说的汽车站走,从bassar坐5路去汽车站,这点和LP说的不一样。去Moinaq 9000苏, 大约3个半小时,11点发车。8. 土库曼斯坦的发音基本是汉语的发音,如果你说英语的Turkmenistan当地人听不懂9. 去咸海唯一的办法似乎是在NUKUS包车,450美元,没有还价的意思。Moynaq没听说有车去咸海。10. Moynaq用自己巨大的面积哀伤地讲述着过去的辉煌,虽然只有一条路,但无论去哪里都需要坐出租车。任何老旧的汽车都可以拦下,一个车2000苏,一个人600或1000吧。刚下车的时候,有专门的出租车等在车站,要价6万苏,不要怪他们,这里的人似乎没有任何其它的收入来源。Moynaq非常穷,承担者咸海干涸带来的灾难,对他们即使不大方,也宽容一点吧,11. 咸海已经没有鱼了,不过有中国公司在那里抓一种虫子做饲料,他们人很好。12. 土库曼Konye-Urgench陆路进入需要缴12美元的入境费,需要准备好零钱。13. Nukus 和土库曼的很多旅馆和饭店都没有任何招牌,非常奇怪。如果你在Nukus想住便宜的Hotel Nukus, 会发现这个有几十个房间的旅馆也没招牌,粉色的,2层还是3层的大楼,门口一个不小的空地. 不过这个宾馆条件真是不好,我后来住在别处。14. 你会经常听到发音类似于“lusigi”的词,这个词的意思应该是俄语。这里的人说的最好的一句英语就是 I am lusigi. 第二句是 I don't speak English.15. 多说一句, 在塔什干,如果坐shared taxi去撒马尔罕,2000块坐地铁到终点站(地图上的红色线路,坐到左下角)就能找到了。那一站的名字和LP的不一样,改名字了。16. LP推荐了Nukus的某个村子里的又便宜又好的旅馆,不过我没有找到,书上说在bassar坐68路,但bassar没有这趟车。别找了。17. 欧元很不好用。18. 如果你从乌兹别克进入土库曼,身上还有没用完的苏母,可以在Bassar换成manat, 银行不收苏母

关于咸海的旅行问答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