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ACT

ACT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关于ACT的游记攻略
  • ----Nancy---- 发表了 游记  · 2019-12-21 09:45

    洗涤心灵之旅--2019尼泊尔ACT、TILICHO LAKE 徒步

    前言It's not always necessary to be strong, but to feel strong.--Jon Krakauer 《Into the wild》去年的阿里之旅,我迷上了荒原,迷上荒无人烟的美好。行走在岗仁波齐的荒野之上,来年去尼泊尔的计划在心中已定下。2019年11月,有幸实现去年立下的Flag,终能踏上尼泊尔徒步之旅。当我行走在荒原深处,目光所及野草茫茫,白雪皑皑,浮云苍苍,雪山巍巍,野旷天低,孤鸟高翔......内心与眼中万物一样,是“万类霜天竞自由”的极度愉悦欢畅。旅行给予我们的,正如古希腊哲学家所言,是“由理性支配的积极生活所带来的幸福”。

  • jojochouchou 发表了 游记  · 2019-12-27 11:50

    记忆的裂痕 — 徘徊在Annapurna群山之间

    序幕人生只能出发一次的旅程,我们其实一直在路上。如果只能携带两件行李,我愿是无畏与无执。行程3月25日: Shanghai – GuangZhou - Kathmandu3月26日: Kathmandu —— Besisahar(820米)——Chyamche(1430米)3月27日: Chyamche(1430米)——Chame(2620米)3月28日: Chame(2620米)——Bhratang(2850米)——Lower Pisang(3200米)3月29日: Lower Pisang(3200米)——Manang(3500米)3月30日: Manang(3500米)——TILICHO BC(4150)*TILICHO路线3月31日: TILICHO BC(4150)——TILICHO LAKE KHOLA BC(4920)4月1日: TILICHO LAKE SOUTHERN BC(5000)——EASTERN PASS(5340)——NORTHERH CAMPAITE(4940)——MANDALA(5120)——KAISANG (3510)4月2日: KAISANG (3510)——Jomsom(2800米)4月3日: Jomsom(2800米)4月4日: Jomsom(2800m)- Pokhara(827m)4月5日: Pokhara4月6日: Pokhara -Kathmandu4月7日:Kathmandu -HongKong - Shanghai此行的亮点是喜马拉雅山谷间鲜为人知的Tilocho湖, 走T湖路线,到达Tilicho 大本营之后,就没有民宿了,需要我们露营扎寨,负重前行。2019年年初,安娜普尔纳地区下了据说是70年一遇的大雪,T湖冻结,去往T湖的路也被大雪淹没,我们到达Manang之后,经领队与向导多方打探,最终确认了,我们到达不了T湖,于是只能按Annapurna大环线的传统路线,翻越陀龙垭口(Thorang-La Pass, 5416m),到达Jomsom。来自百度的Tilicho湖,没有亲眼所见,甚是可惜。所以我的游记起名为记忆的裂痕,因为它不完美,它有遗憾。但是也是因为雪,这些群山才更婀娜。安娜普尔纳大环线-ACT,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世界十大徒步线路之首。ACT (Annapurna Circuit)在难度上是循序渐进的,从海拔较低的起点Besisahar(790m)开始攀升,直到翻越5416m的Thorang-La Pass。平均每天爬升在600m左右。在低海拔路段,风景一般,并且有越野车可以到达,所以很多驴友也会选择坐越野车的方式到达Chame,这样也节省了几天世间。所以我们更改后的行程如下:3月25日: 上海-广州-加德满都3月26日: 加德满都—— Besisahar(820米)——Chyamche(1430米)3月27日: Chyamche(1430米)——Chame(2620米)3月28日: Chame(2620米)——Bhratang(2850米)——Lower Pisang(3200米)3月29日: Lower Pisang(3200米)——Manang(3500米)3月30日: Manang (3540m) - Yak Kharha - Ledar(4230m)3月31日: Ledar (4230m) - High Camp (4925m)4月1日: High Camp (4925m) – Thorang-La Pass (5416m) - Muktinath (3800m)4月2日:Muktinath (3800) - Jomsom4月3日: Jomsom(2800米)——博卡拉(827米)4月4日: 博卡拉4月5日: 博卡拉-加德满都4月6日:加德满都-香港-上海签证尼泊尔对中国大陆公民实行落地签, 是免费的。下了飞机,在进入海关之前,先在自助机上填写个人信息即可,有专门的中国公民的通道,签证官会根据你填写的信息为你盖章签证。尼泊尔的签证官对中国人很nice的哟。费用去程机票: 上海-广州-加德满都 3000元回程机票: 加德满都-香港-上海 2500元TIMS和ACAP徒步许可证 + 进山的路费+山上的食宿 + Jomson到博卡拉的机票+ 博卡拉住宿 + 博卡拉到加德满都的路费 + 加德满都前往机场的打的 共10300人民币向导背夫小费: 100美元机场到酒店的打的 900尼币 ,约等于55元人民币Ncell电话卡:1000尼币套餐:1G + 200分钟通话尼泊尔当地电话卡互打是免费的,尼泊尔电话打中国电话,每分钟8尼币。其他杂费: 1000元尼泊尔对于喜欢小玩意的人来说,也是购物天堂啦。加德满都的泰米尔地区,手工艺品,喜马拉雅化妆品,手工皮具,书籍,手工日历,当地手工民俗服饰,印度抗癌药物等,稍微砍砍价,能淘到很多好物。所以尼泊尔的物价是非常便宜的。像餐厅的一份牛排,人民币五六十,都能吃到饱,山上只有在南马(Manang)吃到了牛排,1100尼币,还算贵的,所以去尼泊尔就选择吃牛排,没错了。另外我买了一个皮包和一套冰与火之歌的英语书籍。共715元人民币。博卡拉的皮具商店山上的食宿因为山上物资的匮乏,任何服务都是有偿的,价格随着海拔的上升而上升。1、住宿3月底的ACT,已经是春季徒步旺季的开始。房间渐渐开始紧张,而且我们是20个中国人的大团,还有当地背夫10人,所以要同时容纳我们30人的客栈。同一个地方的不同旅店条件各不相同。我们都是跟从向导的介绍住的,因为他们带客人来,就可以在hotel里免费吃住了。标间居多,也有三人间。房间内基本有枕头有被子,但比较脏,所以建议带上睡袋,可以是棉睡袋,只是做隔离,也可以是羽绒睡袋,这样就不需要用他们的被子了。2、饮食每家hotel都会在menu上明文规定:如果只住宿不用餐则会加收高昂的费用,所以这边的规矩就是在哪家住就在哪家吃。因为住宿比较便宜,hotel都靠吃饭赚钱。而且我们在hotel里吃了,我们的向导才有吃的。因为之前有去poon hill徒步的经验,我怕吃不惯咖喱味的食物,我自己带了一些真空包装的鸡翅,但没想到山上的饭菜还可以,就是青菜太少容易缺维生素。另外,尼泊尔人民的工作效率确实是不高,做饭的时间比较长,我们点完餐,他们才开始洗菜切菜烧菜,一般会几桌的饭菜一起上。(1)饮料milk tea、black tea、milk coffce、hot lemon,hot chocolate、Ginger Tea等等。山上的饮料分为:a cup、small pot(约1升)、middle pot、big pot,价格从几十到一千Rs不等。(2)主食Veg/Egg.rice/noddle fried(蔬菜/鸡蛋炒米饭/面条)、Veg.momo steam/fried(蔬菜蒸饺/炸饺)、Veg.potato fried(蔬菜炸土豆)这几样适合大多数人口味,而且经济实惠,大多3、400Rs一份。山上的Veg少得可怜,就是胡萝卜、卷心菜或小白菜。Manang以上没有肉,只有鸡蛋。 所以可以在Manang吃牛排,还有著名的苹果派,不过苹果派真的太甜了,甜到齁!!!(3)其他食品可以自带食品,比如:维V泡腾片,巧克力(尤其是黑巧克力,补充体力,又不会显得太甜,增加脂肪。)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带些老干妈,泡菜等开胃菜,毕竟在海拔4000m以上,胃口远远不如以前。3、热水一般500RS-1000RS/1L不等,价格随着海拔攀升而提高。4、充电和wifi海拔较低的地方按天算,大概500RS左右,海拔较高的地方按小时算,一般200-400RS/小时不等。山里的wifi确实不好,海拔越高越不好。Ncell 4G的信号在山里也失灵时不灵的,海拔越高越不好。装备零散物件名称数量备注抓绒帽1空顶帽1在过吊桥的时候吹落,在马南又买了一顶头巾1带了,发现自己不适合用头巾防晒霜1一瓶SPF50,一瓶100袜子3高帮袜子头灯1备用电池至少一套充电宝12万毫安墨镜1充电器线1对讲机1可有可无(可调频)国际插座转接头1出国必备,现在发现英制国家也有中国式的插头保温水壶1拖鞋1手套2薄厚各一套护照现金2000人民币相机Nikon D5300三脚架拍摄星空星轨需要,碳钎维材质,轻便衣物名称数量备注速干衣裤1套保暖速干衣裤1套建议带1套保暖速干衣裤抓绒衣裤1套一次性内裤7两天一条速干内衣1羽绒衣裤1套在客栈休息时穿,静态保暖类衣物冲锋衣裤1套徒步鞋1登山包138L,自己背驮包1100L,给背夫露营装备名称数量备注羽绒睡袋1充绒1000克防潮垫1炉头套锅0.5每两人一套折叠水袋0.5每两人一个打火机2碗筷1套外卖送餐盒即可纸和湿巾若干由于我们没有去成T湖,不需要露营,帐篷几乎是原装带去原装带回,防潮垫也没拿回来打开过,由领队提供的气罐在Jomsom机场安检的时候被缴了。Day 1(3月25日):Shanghai -GuangZhou -Kathmandu前一天,跑完无锡国际马拉赛的半马项目,当晚回到上海,这一天,为了避免周一的早高峰,所以早早地就出发了。早上,天空飘着小雨,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我放飞自我的好心情。来到虹桥机场,顺利的办理了托运的手续。在广州飞往加德满都的飞机上,坐我旁边的是来自俄罗斯的大哥哥。这位来自战斗民族的大哥哥,居然离开俄罗斯在外流浪了17年,来中国三周多,去了武当山学习了武术,广州是他来的第二个城市,因为广州有直飞去加德满都的航班,所以他来了。他看见我在看书,他问我,看的什么书,我将封面展示给他,是威尔杜兰特写的《世界文明史》,他说,不错的书,他是位伟大的哲学家。我想,千万不要和我谈论哲学,这么高深的玩意,我用母语都解释不了。在飞机上一闭眼,一睁眼,醒来时,飞机已经在做下降准备。经过七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加德满都。下了飞机,在进入海关之前,先在自助机上填写个人信息即可,有专门的中国公民的通道,排在我之前的中国人由于没有在自助机上填写个人信息,签证官请他先去填写,等我前去办理,签证官看到我填写了,于是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very good,非常爽快得在我的护照上盖了签证。我到达加德满都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而此时,我的队友们早已经开完KickOff会议,一切准备就绪。由于我来得晚,领队天天坐了出粗车特意来接我,我说,和三年前相比,加德满都的街道干净了不少。天天说,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尘土飞扬,只是下午刚下过雨,洗刷了灰霾。加德满都街景,队友兵哥拍摄。Day 2(3月26日): Kathmandu- Besisahar(820m) - Chyamche(1430m)车程: 10小时。宿:行山客栈凌晨下过雨了,被雨声吵醒,起来梳洗,将不带进山的物资归类,放在酒店里,出山之后,再取回。加德满都泰米尔地区一角早餐过后,我们驱车从加德满都出发,沿着加德满都河谷和翠苏里河行驶,天气还没有转好,盘山公路上总有堵车。堵车之余,下车透透气,顺便解个手,喝杯咖啡。吃午饭的时候,天气渐渐放晴,熟悉的chapati (印度的一种饼,在巴基斯坦K2BC的时候,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念念不忘),但是味道真的没有我们在巴基斯坦的山里和喀喇昆仑公路沿途上吃到的好,庆叔如是说。庆叔,是我K2BC的队友,也是我ACT的队友。我们巴基斯坦的故事请详见我的另一篇游记:喀喇昆仑之恋 -- 纪念一个户外小白多灾多难的K2BC 之路https://bbs.qyer.com/thread-2854331-1.html2019年9月28号成功登顶了玛纳斯鲁,16年接触户外,短短三年之间,便触及了8000m级,那是很多驴友和山友们无法实现的,这样的立志之后便付诸行动的执行力,是我最佩服庆叔的地方。下午我们继续驱车前往Besisahar,这里是ACT环线的起点,我们也是在这里遇到我们的向导人望。天在下雨,在Besisahar,20人的面包车,换成了4台吉普车,继续前往Chyamche。Besisahar之后,便算是进山了,山路因为下雨渐渐变得泥泞,山路也开始颠簸。我们的向导人望,是个25岁的尼泊尔小伙,短小而精悍,还会说中文,学习中文两年多,认识汉字,也会读写,和我们沟通全无障碍,说起来,我学习法语也有两年多,却完全不是同一个水平,去法国估计还得依赖法语助手。经过两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我们今天下榻的客栈。20人的大团终于第一次团聚在一张饭桌上。Day 3(3月27日): Chyamche(1430m) - Chame(2620m)车程:四个小时宿:行山客栈早餐前,我们先在附近的山里逛逛从我们的客栈望出去的河流早餐后,向导人望在我们出发前,带我们前往客栈附近的小山坡上,那里有瀑布。接着,我们驱车前往Chame,途中我们看到世界第八高峰玛纳斯鲁峰(Manaslu,8156米)马纳斯鲁峰又称马纳斯卢Ⅰ峰,藏语称之为库汤格峰或库汤山,意为平坦的地方,用以描述其宽大的顶部。英文名Manaslu,被尼泊尔人称之为“崩杰”,意思是“堆起来的装饰”,并视其为神山。Manaslu来源于梵语“Manasa”,“马纳”或“玛纳斯”是神灵,“鲁”为土地,合译“土地之神”。马纳斯鲁峰海拔8163米(另有海拔8156米的测量数据),属于喜马拉雅山脉,位于尼泊尔境内,是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西距安纳普尔那峰64公里。--摘自百度百科山里的时光总是那么散漫。下午早到了客栈,就可以做些休整。洗洗衣服晒晒太阳,听说附近有温泉,异常兴奋的是可以在水里撒欢,无可奈何的是没有带比基尼。穿着拖鞋,带上毛巾,欣然前往。地热的水真的很烫,泡脚都觉得很烫,加些凉水去洗澡确实个不错的选择。Day 4(3月28日): Chame(2620m)- Bhratang(2850m)-Lower Pisang(3200m)难度:★强度:★风景:★穿着建议: 速干衣裤,随身携带抓绒衣物,吃饭的时候静坐,时间久了会感觉冷较低海拔,徒步期间出汗较多,注意补水。徒步用时约5小时,徒步里程约12.6km,累计上升约1100m,下降约400m宿:行山客栈早起,为了拍山。早餐过后,我们收拾行装,立即出发。不忘把大宁跑团的团旗拿出来展示下。路上偶遇了一名来自昆明的小哥哥,一个神秘的重装穿越爱好者。他负重23kg,包括了帐篷(因为Tilicho Lake露营需要),睡袋(黑冰G1300),防潮垫(露营需要),相机,三脚架等,一切户外装备,都能在他的行囊里找到。开始的路程是一段400米的爬升,到了Bhratang午饭过后,继续出发。 据说图中的地方是前十来天,一名驴友因雪崩而埋葬的地方。去往Lower Pisang,都是较为平坦的路。到达lower pisang的客栈,已是下午三点多,我们卸下行李,换上厚实的衣服,带上相机,前往Upper Pisang。在经过一座吊桥的时候,有人在后面吼了一声,我一回头,与此同时,又吹来一阵风,我的空顶帽被吹落到下面湍急的河流,我唯一的一顶防晒的帽子。经过一段连续上坡,到达Upper Pisang。 Upper Pisang 有一座藏传佛教的寺庙。以上图片由昆明小哥哥提供。Day 5 (3月29日):Lower Pisang(3200m) - Manang(3500m)难度:★强度:★★风景:★★穿着建议: 速干衣裤,随身携带抓绒衣物,吃饭的时候静坐,时间久了会感觉冷如果天气晴好,徒步期间出汗较多,注意补水徒步用时约7小时,徒步里程约18.6km,累计上升约560m,下降约345m住宿:行山客栈清早,吃过早饭,收拾好行装,我们沿着河谷出发。首先迎来的是一个湖泊,能拍摄到annapuerna二峰的倒影。 我时刻不忘把大宁跑团的旗帜拿将出来展示。无法想象在这样的海拔,可以看到雪山脚下丛林茂盛,色彩丰富。安娜普尔纳二峰有没有看到人脸?离开了湖泊,有一段平坦的“高速公路”,之后,将迎来一段400m直拔的连续上坡。由于我行进较快,在半山腰的小店里等待大家。等大部队到齐了,再次出发。到达了一个更高的半山腰上,annapurna二峰,四峰等山峰一字排开,壮丽无比。由于我行进速度较快,便自告奋勇的和向导一起出发,先去中午吃饭的客栈点单,因为尼泊尔当地客栈的上菜速度真的太慢了,为了节省大家的世间,派人先行去点单,等大部队来的时候正好可以吃饭。由于大部队对路不熟,领队又把向导给招回去了,我等在一个平台上,遇上了昆明的小哥哥,还有一对德国人。这是我最满意的旅行照啦。在这个平台等待了15分钟,等来了人望。我和人望继续前往吃午饭的地方。经过了这个佛塔,便来到了吃午饭的地方。午饭过后,继续向manang 进发,首先迎来一个大下坡。我的强项是上坡,下坡对我来说真的较难,同样的坡度,我上坡的速度会比下坡的速度快很多。之后的路,就比较平坦。 这段路上,又偶遇了昆明小哥哥,我还尝试背他的背包,真的很沉!难以想象,这些强驴是如何背着那么重的登山包走下来的。即便我和他一同行进,我轻装,他重装,我还走的没有他快,登山杖的用法,高海拔行进的技术都还是有待提高,他还给我微调了登山包。我和强驴之间还差一次重装之旅。我和他一起到达了Manang。Manang 是ACT的重镇,是最大的补给点。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在这里可以体验。因为之后的路往上,物资将越来越匮乏,没有鸡肉和牛肉,没有啤酒和红牛,只有鸡蛋和蔬菜,wifi也越来越贵,信号也越来越差。所以今天晚上,我们集体吃牛排。晚饭过后,天天领队召开集体会议,经向导和领队的再次确认,我们走不到Tilicho湖,路因为大雪被封,还没通,Tilicho BC唯一的客栈至今也还不曾营业。种种迹象表明,我们的T湖之旅失败了。记忆的“裂痕”,因为它不完美。但是陀龙垭口开放了,所以这对我们来说,依然也是个好消息,要是T湖不能去,也不能翻越陀龙垭口,这意味着--我们要原路返回。酒足饭饱,美滋滋的睡觉。Day 6 (3月30日):Manang (3540m) - Yak Kharha - Ledar(4230m)难度:★★强度: ★★风景:★★穿着建议: 随着海拔升高,体感渐渐会冷,徒步开始时,穿好速干衣裤以及抓绒衣,徒步了一段时间,脱去抓绒衣。今天需要上海拔4000m,午后的天气变化莫测,强烈建议,随身携带冲锋衣裤。如果风变大或者下雨,立即穿上抓绒与冲锋衣,下半身仍旧保持速干裤也行,或者保暖速干裤加冲锋裤,冲锋裤侧面拉链可以拉开。抓绒帽必带,千万不能让头部着凉。早餐吃了ACT著名的甜品:苹果派。据说ACT也叫苹果派路线,一方面,因为Manang的苹果派而闻名,另一方面,因为ACT的线路图有点像苹果派。ACT的苹果派,真的甜到齁,真的太齁了。由于我前天去upper Pisang的路上吹落了空顶帽,今天在Manang得到了补给。早餐过后,收拾行囊,来到annapurna conservation area project,惯例打卡。来到分叉路口,陀龙垭口和Tilicho lake,非常不情愿的走了去往陀龙垭口的路。前面的客栈便是我们今天午饭和午休的地方。带着跑团的跑友们的殷切希望,我又把跑团的旗帜拿将出来。和我共同拿团旗的是我的国际队友庆叔。今天的路还是缓坡上升的,上午还天气晴好,中午温暖的阳光使我们一度不想接着往上走了,但是午饭过后不久就变了脸。阳光不见了,起风了,慢慢看到雪线了,渐渐的有些下雨了,体感渐凉,停下来休息的间歇,把抓绒衣,冲锋衣都穿上了。再一次偶遇昆明小哥哥。这装备也是准备去T湖露营的,结果只能和我们一样走传统的ACT路线。在没有下雪之前,到达了客栈。4000m以上,更应该关注自己身体的变化,注意多喝水。睡前半小时不喝水,以便在睡前把之前喝的水排出,免得半夜起来上厕所,因为厕所不在房间里。Day 7(3月31日): Ledar (4230m) - High Camp (4925m)难度:★★强度:★★★风景:★★★徒步用时约3小时,徒步里程5.9km,上升668m,下降65m建议穿着:速干衣,抓绒衣,冲锋衣,速干裤,抓绒裤,冲锋裤(或者下身穿保暖速干和冲锋裤),抓绒帽由于昨晚大风,吹散了乌云,今早是个好天气。还未起床,先把相机掏出来拍摄对面的日照金山。出发,回望我们昨天的客栈随着一个连续下坡,迎来一个之字形的连续上坡。完成上坡,接着迎来一段落石区,需要快速通过。来到一个台阶,只是一个下台阶,台阶较高,但是太滑,右手边就是悬崖,一个不慎,容易发生滑坠。走在我前面是个来自英国伦敦的阿姨迅速通过,她还回过头来,用她字正腔圆的英语,问我:do you need help?我使劲的点头:太需要了。她和她的向导抓住我的胳膊,让我慢慢的挪下来,看我站稳了,他们便放开了我,可我居然滑倒了,我也真是够笨的了!!!英国阿姨和指示落石的路标的合影午饭过后,稍事休息,迎来的将是之字形的连续上坡,海拔爬升400m。由于我是最后一个出发的,为了赶超大部队的进度,我跟着领队走了一条捷径,虽然有他前面的脚印,我依然踩空了,脚陷入雪里,已经过膝,把腿拔出来继续踩,依然踩空了,我无奈的看向了人望,两手一摊: I need help.人望和英国阿姨的向导走过来,像提个箱子一样地将我从雪里拎将出来,人望还对我说: take the right way。 我后来才知道,山体也是有起伏的,雪覆盖了山体,我们就不知道哪些路会踩空,但是当地人知道,他们踩出来的路的下面是实的,我们不熟悉山体,另辟蹊径就容易踩空。看, 我又走在了前面。上坡是我的强项,难度不大,注意匀速呼吸,用时50分钟。因为high camp只有一家客栈,所有需要过垭口的驴友,都将在这里歇脚,所以床位非常紧张。人望在我们午饭前,已经上山把我们的床位都预定好了,但是两人间的依然很少,但因为我走得快,抢到了为数不多的两人间中的一间。海拔接近五千,特别要小心,尤其注意头部和身体的保暖,以免着凉。晚饭过后,围着火炉烤袜子和登山鞋,这是在尼泊尔徒步最幸福的事了。但也要注意烤火不宜过久,在火炉边上,容易缺氧。烤完火炉,回到房间睡觉,保存体力,为了第二天翻越垭口。其实,在五千米的地方,睡眠不深,所以半夜睡不着,外出拍摄星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我穿了最厚实的衣服,带上相机和三脚架外出拍星空。Day 8(4月1日):High Camp (4925m) – Thorang-La Pass (5416m) - Muktinath (3800m)难度:★★★强度:★★★风景:★★★★建议穿着:速干衣,抓绒衣,冲锋衣,速干裤,抓绒裤,冲锋裤(或者下身穿保暖速干和冲锋裤),抓绒帽,厚手套徒步7小时, 徒步里程约10.6km,累计上升约500m,下降约1600m我们是天上的星星我们在孤单地旅行我们是天上的星星在天空相遇又分离三点四十分,拍摄结束,回房间收拾行囊。4点来到餐厅,其他驴友也都已收拾妥当。今早的天气不错,无风。凌晨四点半,我们出发了。我自告奋勇,跟随着人望走在队伍的第一个。不得不说,我的头灯实在太弱鸡了,亮度不够,强度也不够,全靠后面队友的头等为我照亮了前方的路。经过一个小时的徒步,终于来到一间茶舍,此时,五点四十分,天已经亮了,大家喝些热水,将头灯收起来,稍作调整继续出发。路的尽头总还有路,上坡的尽头总还有上坡。虽然因为年初的大雪,我们与原计划的Tilicho Lake擦肩而过,但是也是因为大雪,才显得这些山分外妖娆。在当地时间7:49分,我终于到达了陀龙垭口。垭口的雪,真的很厚,对比垭口上的标识牌,以及朋友去年春节来的时候,朋友们都说我定是过了一个假的垭口。带着跑团的跑友们的殷切期望,我将跑团的旗帜在垭口前展示。我把我的名字写在了ACT的陀龙垭口上,证明我来过,我留下了我的名字,我的脚印,我的故事。不需要别人知道我,任凭喜马拉雅的风将我的名字随风刮走,任凭喜马拉雅的阳光将我的名字融化。像是打过了此行的大Boss,我们都异常兴奋。到达了最高点,之后都是下坡的路,下坡路。。。坡路。。。路。。。 又是我的弱项。无奈,笨鸟先飞,只能比别人先走。带好护膝,系紧鞋带,注意保护膝盖。下坡时,积雪同样很厚,虽然前面的人都将路踩将出来,后来的人只需要踩着脚印下山即可,但是,前面的人腿很长,脚很大,我一个短腿的,要踩到下一个脚印,有时候不得已要做些类似劈叉的高难度动作,但是我的韧带又非常的紧,于是我们都想了一个好方法。各位请看这个下坡,你们猜我会怎么下去?ACT是徒步滑雪一站式的极佳体验。经过一系列的连续下坡,海拔直降1600m,我那糟糕的身体平衡性和协调性使我在下坡途中摔倒近10次。下午四点,我们到达Muktinath。 Muktinath属于下木斯塘地区。因为最近印度人前来Muktinath来到印度教的寺庙朝圣,客栈几乎都满,花费了些功夫找了一家同时能容纳20人的客栈。客栈能够洗澡,但是热水却有限,我们请店家为我们多备些热水,抚慰风尘仆仆的我们。沐浴完,立即神清气爽了。经过了翻越陀龙垭口的洗礼, 我早早的睡觉了。Day 9 (4月2日): Muktinath (3800) - Jomsom难度:★强度:★风景:★★★Muktinath 作为印度教和佛教徒的朝圣之地,是一个宗教文化极其浓厚的小村落。这里香火鼎盛,信徒往来不息,已经属于木斯塘地区。木斯塘是尼泊尔境内最后一个自治王国,也是目前唯一完整保留传统藏传文化原貌的地区。木斯塘深藏于喜马拉雅山脉的隐秘之地,被称为“喜马拉雅的宝石”。其首都lo-manthang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为世界文化遗产,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城市之一。直到1992年木斯塘才对外开放,但外国游人需要得到许可证才能进入,许可证费用为500美元,可游玩10天,如果超时,超过一天,另收50美元。Mukinath风光集锦:远处带着帽子的(俗称“旗云“)便是世界第七高峰 – 道拉吉里峰道拉吉里峰(又译道拉吉利峰),即道拉吉里Ⅰ峰(Ⅰ峰一般表示该峰为峰组的最高峰),属于喜马拉雅山脉,位于尼泊尔境内,地处东经 83°29'36"、北纬28°41′49″,海拔8167米(另有海拔8172米的测量数据),是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峰东距珠穆朗玛峰约300公里。“道拉吉里”在梵语中的意思是“白色的山”。道拉吉里峰因其山势险恶,使人望而生畏,故又有“魔鬼峰”之称。 -- 摘自百度百科Muktinath(3800米)有一个很受欢迎的毗瑟奴寺,位于第一世界上海拔最高(其次是Tungnath在印度,3680)是一个神圣的地方的印度教徒和佛教徒位于Muktinath山谷海拔3800米的脚下的陀龙垭口。该遗址靠近Ranipauwa村,有时被错误地称为Muktinath。在印度教中,它被称为Mukti Kshetra,字面意思是“解放的地方或moksh”。在室利毗湿奴派认为神圣的108座高级寺庙中,这座寺庙被认为是106座。在佛教起源之前,室利毗湿奴派文学中这个地方的古老名字是Thiru Saligramam。这里居住着Saligram shila,被认为是印度教神祇Sriman Narayan的自然存在形式。它也是108个Siddhpeeth之一,名为Mahadevi[Devibhagwat 7.14]。佛教徒称之为Chumig Gyatsa,在藏语中意思是“百水”。虽然寺庙有一个毗湿奴的起源,它在佛教中也受到尊敬,因为大师莲花生巴在那里冥想了一段时间。对于藏传佛教来说,慕克纳是空行母的重要场所,空行母是被称为天空舞者的女神,也是24个密宗场所之一。能源分析师他们了解murti Avalokiteśvara的表现,体现了所有佛的慈悲。--翻译自维基百科早上我们在人望的带领下,前往Muktinath的寺庙,有印度教的寺庙,再往上走,是一个藏传佛教的寺庙。我在巴德岗的时候,因为我是非印度教徒,被拒绝进入印度教的寺庙。这个印度教寺庙是允许进入的。为远离那爱别离的苦你须历经千万次的生离方可离无所离为免受那求不得的痛你必有万种所求无一所得方可得无所得上午10:30,我们从Muktinath徒步到Jomsom,海拔下降近1000m。以我亲身的经验建议大家:别走,坐车,因为风沙实在太大,Muktinath之后就通了公路,可以坐班车前往Jomsom。Day 10 (4月3日): Jomsom(2800米)今天, 我们在Jomsom休整一天,上午,我们前往Marpha,属木斯塘地区。徒步去,坐车回,风沙太大,建议坐车往返。Marpha是尼泊尔北部Dhawalagiri地区Mustang区的一个乡村发展委员会。这个名字本身反映了“mar”的意思是努力工作,“pha”的意思是人。旅游业和养骡子是这个地方的人民生存的手段。这个村庄是美国的苹果之都,玛法白兰地和果酱都是用当地水果制成的。这个村庄是安纳普尔纳环线上一个常见的过夜歇脚点,不像北部的约姆索姆(Jomsom)那么拥挤,也没有那么多游客。 -- 摘自维基百科Marpha村庄风光集锦:河口慧海(1866—1945)是历史上第一位进入西藏的日本人,而且他两次进藏,是20世纪初期诸多外国入藏者中一位颇具世界性影响的人物,也是日本藏学研究的先驱。Day 11 (4月4日): Jomsom(2800米)—Pokhara (827米)四点起床,收拾行囊,五点到达Jomsom机场,乘坐6点的飞机前往博卡拉。由于我们没有露营,由领队提供的气罐在Jomsom机场安检的时候被缴了。机场对面的Nilgiri远处飞来了小飞机尼泊尔的小飞机一般都是17个座位的。由于lukla机场的跑道的危险性,其他想往返Jomsom或者博卡拉的小飞机还是正常起降的。整个小飞机都是我团的队友,瞬间有种包机的感觉。飞机上远眺道拉吉里飞机降落前俯视的博卡拉半小时后降落在了博卡拉(尼泊尔的第二大城市)机场。到达博卡拉已是上午十点,我们提取了行李,等待车辆接我们去湖滨区的酒店。博卡拉以小清新出名,没有加德满都那么拥挤嘈杂,那么尘土飞扬。在大街上,在湖滨区散步,泛舟于费瓦湖,滑翔,蹦极都是不错的体验。博卡拉的皮具商店:博卡拉的超市:博卡拉的手工制品:在书店,我买了一套冰与火之歌的英文书籍,还买了明信片,给在祖国的亲朋好友写明信片一直是我旅行的光荣传统博卡拉的川菜馆:这是我第一次和朋友来加德满都,从拉萨拼车到樟木口岸包车的花姐生活的地方,时隔四年半,这家店依然没变,我进去拜访了故人,但只有员工在,称老板一个多小时后才能回来,由于晚上6点要赶回川菜馆和队友们聚餐,所以没有见着老北京的老板,也不确定四年半前的他们还在不在,是否受了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地震的影响。Day 12 (4月5日): Pokhara这一天,真是一言难尽。四点多起来去看个日出吧,下雨了由于下雨,上午的滑翔伞项目取消了,我们改为去世界和平塔。远眺费瓦湖,发现都是雾蒙蒙的一片,啥也没看着。中午接到通知说下午雨停了,可以蹦极了,我怕吃过午饭去蹦极,怕自己会呕吐,我连午饭都没吃。前20分钟,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可以蹦极,后20分钟,我们到了店里他们告诉我,目前山上下雨,去了有可能遭雷劈(you will probably get electric shock)无奈,只能泛舟费瓦湖了。我的第二次博卡拉之行,又没有拍到鱼尾峰在费瓦湖的秀丽倒影。不过,我也算有些和第一次(2014年国庆)来的不同的体验: 去了世界和平塔,在费瓦湖上泛舟游湖。雨后江岸天破晓老舟新客知多少远山见竹林芳草晨风抚绿了芭蕉柳叶桨溅桃花浪汀州里鹤眺远方饮一盏岁月留香唱一曲往事飞扬在湖滨区,找到一家性价比还算高餐厅:fresh element。在我国著名的美食社交app:大众点评上能找到这家餐厅。在川菜馆聚餐完,和郑郑姐,庆叔去费瓦湖边上的酒吧看民俗文艺表演,只要不下雨,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文艺表演。边喝边聊,完了,还在最后一个节目表演时,被舞蹈演员们拉去台上一阵群魔乱舞,尽兴而归。民俗舞蹈视频:Day 13 (4月6日):Pokhara -Kathmandu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今早三点多就醒,昨晚的酒已经完全清醒。收拾东西,吃了酒店的buffet。最后来到费瓦湖边晃一圈,惯例打卡。不惊险,不刺激,不好玩,回家!坐上车,前往博卡拉机场。旅行接近尾声,总是有些遗憾与不舍。今天天气依然不好,早上还飘了零星小雨。我最担心的是,小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停飞。来到机场,看到机场里有较多旅客,都是从博卡拉返回加德满都的,旅客逐渐增多,接着,我们就被告知:加德满都因为雷暴天气,所有小飞机均已停飞!天了撸,我定的是当晚9:15的飞机回上海,当时已经上午11点了。领队和向导立即联系了车,送我们回加德满都。博卡拉离加德满都220km,小面包开得较快,经盘山公路在山间穿梭。因为雷暴天气,成都的队友收到来自川航的短信,明天回成都的航班取消。而我直到下午六点都没有短信,称我的航班因为延误或者取消,此时,我还堵在距离加德满都好几公里开外的地方。越来越浮躁了,如果赶不上航班,首先支付8000尼币的退票手续费,再购买一张新的机票回上海。时间分分秒秒的经过,离飞机起飞的时间越来越近,不过经朋友了解到,航班落地加德满都的时间是九点左右,所以9:15分无法准时起飞,然而,办理托运的时间还是有限制,我祈祷能争取赶上办理托运的时间。离加德满都越来越近了,我们直接让包车师傅送我到机场,晚上8:30,终于到了机场,师傅帮我卸下行李,队友兵哥帮我推来了推车,我飞奔向托运大厅,我把护照逃出来给工作人员,我问:can I still check-in? 办理托运的姐姐说,sure, will close at 8:40。 此时已经8:32,还差8分钟,我赶上了。因为登机牌上的时间是8:35分,看到过海关时排队排成了蛇形,我果断走了绿色通道,向签证官说明,因为登机时间较近,请他放行,签证官一点都没为难我,说: wow, you are a Chinese. 于是,爽快的盖章放行了。安检是男女分开的,由于女子通道没有人,我快速的通过了安检,来到候机大厅,办理托运,过海关,过安检,所有程序一气呵成,有史以来登机手续办理的最痛快的一次。询问了工作人员,飞往香港的航班是哪个登机口登机,他说五号口,但飞机还没有落地。我来到五号登机口,飞往多哈的航班正在登机。多么惊心动魄的一天。晚上9:30,我如愿地登机了。Day 14 (4月7日):Kathmandu -Hongkang-Shanghai飞往香港的飞机餐里,居然有哈根达斯,看到甜品,真的感到非常安慰,抚慰了我这几天受伤的心灵。看着繁华的香港机场,终于又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地方。转机时,看书能打发无聊的等待时光。4月7号早上北京时间11:20,平安落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至此,ACT之旅圆满结束。后记首先谢谢各位耐心的看完了我流水账式的游记。尼泊尔 -- 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国家,我每次旅行结束前总想着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但经过一段时间,又重新想念这个地方,甚至还计划着想要回到这个地方。这是我第三次来到这个国家。第一次是2014年国庆,和朋友由樟木口岸进入尼泊尔。第二次是徒步EBC。爱他,因为他有丰富的地貌层次,800m的平原,河谷,3000m的森林,4000m的灌木,8000m的雪山,而西藏,则是总体海拔都比较高,景色相对单一。绝美的自然景观总要搭配丰富的人文特色,才能美得惊人心魂。恨他,因为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太不靠谱,尤其是小飞机,说停飞就停飞。这个以轻工业和旅游业支撑GDP的国家,人民的幸福指数居然是很高的。如果尼泊尔经济发展了,他还是我心目中的徒步圣地嘛? 爱他,就要让保持他原有的样子,因为他坚信,那就是他最美的样子。爱好户外六年,走过梅里雨崩,转山冈仁波齐,徒步EBC,K2BC和ACT,每次旅行都使我印象深刻。在户外经历过暴雪,失温,雷雨,落石,曾在生理期翻越过Gondogora-La Pass,也曾在垭口下撤过程中不慎滑倒,撞坏尾骨。在山野间,前面无人,后面无人,一人在山间穿梭,彷佛天地一沙鸥。徒步,让我变得独立,让我变得积极,在一次又一次的克服困难的同时,让我的意志又磨练出了一层茧。告诉自己,原来我真的还能继续扛。户外,让我变得孤独,却又享受着孤独,让我牺牲了一些东西,比如感情、时尚、皮肤,但我也得到了一些别人不曾有过的经历,这些都是我的财富。付出了常人无法付出的辛苦,也因此体验着常人体验不到的美妙。因为户外,我跑步健身三年,从150斤的大胖变成110斤的小胖。从体育不及格到完赛半马,到徒步EBC和K2BC。鉴于K2BC的难度和风险,我曾经过了15个月的长跑和健身的准备。从一个户外小白到可以进阶为户外强驴,户外的技巧在六年的户外经验中学习得来的,也是从其他强驴的口中所得知,其实,所谓的“经验”,无非是自己踩过的坑,或是别人踩过的坑。人生怎么选择都是正确的,因为那是你应该走的路,但是人生怎么选择都是有遗憾的。有些生命是用来传宗接代的,有些生命是用来体验的,有些生命是用来感悟的。花些功夫使自己变得特别,不为改变世界,只为不被世界改变。最后的最后,应昆明小哥哥的要求,附上他的帐篷出境。(不然,他会给我差评的!!!)

  • Goofy1994 发表了 游记  · 2019-07-31 21:25

    那景 那山 那人

    前言2019年1月份,一个人走了尼泊尔的ACT徒步,这篇文章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行程攻略之类的东西,而是我回来了2个月以后,记录下来的那里面我遇到的人,发生在那里面的故事,早已时过境迁,却仍铭记于心。当我真正的坐在电脑前面,斟满一杯酒,慢慢的敲下这些字的时候,思绪仿佛又回到了2个月前,生活中可以被忘记的故事,不值得被再提起,而我想要跟你们分享的故事,是不管时隔多久,再次谈起时,依旧会嘴角上扬,又或是......泪如雨下。行文有些仓促,开始写的很慢,后来就想要赶快收场,所以总体给我的感觉不是太好,有点头重脚轻,希望见谅。关于作者本人90后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现居埃塞俄比亚爱玩,爱旅行,爱美食爱看老六的读库,爱听罗大佑爱收集各种古怪的东西余生,想要开一家温暖小店,荒度余生,淘米做饭,不是为人生乐事如果你想要看我旅行的随程记录,亦或是随感随笔,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不定期更新。可以预告一下,下一篇,摩洛哥。我相信,一个月的行程一定会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闲言少叙,现在开始。澳洲朋友篇 想了很久,仍不知道该从何谈起;努力的回忆着,想来,喝Raksi,举杯大喊Skoll已经是两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临近出发,各种情绪接踵而至,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的不想一个人走,一心想要在到达Besisahar前就约好旅伴;时至今日,一个人坐在杜巴广场佛塔的台阶上,看鸽子时的失落感依然历历在目,那天下午,没有阳光,乌云笼罩,就连第二天去博卡拉的公交车站我都不知道在哪,又恰逢第一天认识的朋友换去了别家青旅,前一天被带去赌场里蹭免费自助餐的幸福感一扫而空,实在是提不起兴致。鸽子群并没有改善些许的心情,失落的心情也没有随着过往的人群被带走,心中毫无波澜,只有在偶尔的几个人跳进鸽子群里面的时候,内心才会随着飞起的鸽群泛起一丝涟漪;以为这种心情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一位年轻不大的小哥坐在了对面的佛塔前,弹起了吉他,大家渐渐地被吸引了过去,我也围在了他的旁边,他的右边坐着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其中一位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喜爱,崇拜之情溢于言表,和他积极的互动,甚至于去模仿他弹琴的动作;左边坐着两个5、6岁的孩子,被他逗得掩面偷笑;我的脸上也渐渐地浮现出了笑容;大概6点多的时候,一声钟响,广场上所有的鸽子忽的飞起,不安的思绪一扫而空,只剩下坦然,喜悦。从到尼泊尔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在找一种名为Dongba的酒,是将高原栗米发酵后盛入容器中,喝之前兑入适量的热水而成,酒精度不算高,有点像我国的醪糟。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一直在找这款酒,尤其是从加德满都离开去博卡拉的前一晚,几乎找遍了青旅附近的所有酒馆、饭馆,都被告知没有;本以为这会成为此行的遗憾,幸运的是,在ACT上结识的Dora得知我想喝这款酒之后,在我上飞机前6小时告诉了我一家餐厅的名字,我也如愿的在那里喝到了Dongba酒;只是,已然没有了兴致的我,感觉不到酒的香甜,只有些许的苦涩;没有碰杯,也不再有人说skoll,那时多么希望大家都坐在旁边。Dora、James、Michael是我在Letder结识的,从那时开始,一直到我徒步结束,就没有分开过。遇到他们的第一天,恰好也是我第一次在客栈尝试自己炒饭,客栈做的太难吃了,下午尝过我炒的炒饭之后,问我,今天晚饭你还会自己做么,之后的几天,也都打趣式的问过我,我全都拒绝了;回想起来,确实是一个遗憾,虽然我拒绝的理由足够充分,山上的一切,不管是灶台,还是食材,都不尽如人意,在High Camp我又给自己做了一次,彻底的失败了;但是,那时,大家希望吃到的更多的是情谊吧,食物的好坏倒没有那么重要了。翻过Thorang-La Pass到达Muktinath的那天晚上,想要在第二天徒步到Jomsorm的我略显孤独,因为几乎所有人的目的地都是Kagbeni,Michael坐过来,问我之后的计划,那时的我,只想徒步到Jomsorm,然后坐车回到博卡拉,体验滑翔伞,之后去帕坦;他先是给我讲了另一条徒步线路EBC的特点,分享了他的照片,之后,切入主题,邀请我跟他们一起去徒步Poonhill,给我详细说明了他们之后几天的行程,说实话,那时,我依然抱着拒绝的心态;睡前打了一场名为“中澳对决”的台球比赛,我、达哥、Dora一队,对战澳洲选手James和Michael,比分1:1战平。之后的两天,他们一直在劝说我加入他们,去徒步Poonhill,得知我的航班时间之后,特意加入了时间的分析,以及早餐的勾引。和他们在一起后,我的早餐质量直线上升,他们很会点菜。以至于在吃完Kagbeni的早餐之后,我由衷的对他们说:I must to say, you guys really good at how to order breakfest.对,最后我加入了他们,原因不是风景秀美,只是因为我觉得还么有到分手的那一刻;对,我说过无数次,相对于旅行中所遇到的那些风光,我更加迷恋的是旅行中所遇到的人和事;就像之前为了和老康夜骑太湖,提前从镇江去到无锡;为了和笑笑多呆两天,去到计划之外的重庆;这次,放弃帕坦,做好可能玩不成滑翔伞的打算,和他们一起去Poonhill。K&Lei早在1月4日进入保护区前的检查站登记之时,便在登记簿上看见前一天有两个中国人到了这里,心里边想着,如果走的快一点,兴许能遇到他们。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在第二天认识了K和Lei。那天从Ngadi出来后不久,迎面走来了一个亚洲面孔的人,背着一个小包,互用英语打了招呼,对方问Chinese?我直接用中文回答对啊。他是和他的女朋友一块来的,昨天到达了Ghermu,由于Lei的帽子不知道丢在了哪里,晚上睡不着,K特意返回来找帽子,于是就遇到了我,由于找帽子事大,于是约好在Ghermu等他;进入Ghermu村子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女孩,我猜到应该是他口中的女朋友Lei,但是由于比较累,再加上要保持高冷,就错过了;在那里享用了一个燃气热水澡和咖喱鸡之后,泡了壶热茶等待K回来;之后从K的口中得知,他回到了Besishahar,在登记点附近的旅馆找到了帽子,又赶了回来;爱情的力量啊,之后的旅程中,我也一直被K的这种力量所折服。第二天,去Tal的路上,在爬最后的一座山时,走错了路,本应该上山,我却下了山,走着走着便没有了路,只好折回继续向上爬;等到K和Lei住进了旅馆,找到他们,聊了一天的行程,得知我迷路后,Lei给我取名,迷哥。迷哥并不是白叫的,第二天,去Timang,临近1点,上山之前,空中先是下起小雨,后来又飘起了雪花,我想,翻过这座山就到了,就沿着红白标记继续向上走了,走到四分之三一个平台处,由于地上落满了雪,目之所及,一片雪白,找不到路,就硬着头皮,按着大致的方向向上爬,爬了约有一个小时之后,实在看不到尽头了,便不敢再向上爬,开始向下原路返回,心中被恐惧填满,一路向下狂奔,也不管是不是原路了,回到平台的那一刻释然了;实在不甘心,找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向上的路,看到不起眼处的一个坡下面是公路,就滑下去,沿着公路向上走,约30分钟左右的时候,看到了当地人的房子,被告知再向上15分钟到Timang;之后顺理成章的入住。这样一番折腾,本就由于前一天在Tal洗凉水澡后的感冒更加严重了,头疼不止,但还是站在旅馆前面的路上,向来路望着,终于,出现了两个身影,是K和Lei,使劲的向他们招手,后来他们说,一路上,他们就在想我到了哪里,看见我的那一刻,很激动,我当然也是一样。之后的旅程,我先后和K、Lei去Upper Pisan时,在Swarga Dwar下面的山坡上迷路;在独自去Ice Lake返程时迷路;在Mamang误导K、Lei一同去往并不存在的冰洞;在从Muktinath去Kagbeni的路上,在Michael的带领走错路; ACT上,迷路6次的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迷哥的能力。也就有了Lei在从Muktinath出来后的一片田野中,当着众人的面对我行了一个拱手礼,也有了法国女孩反复向Lei确认我迷路了6次之后,响彻山谷的大笑。一路上,他们给了我很多的反思,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K总是把最重的东西装进他的背包,甚至有些时候,Lei是在背着一个近似于空包前行,而他从无一句怨言;遇到不好走的路时,他也会奋不顾身的走在最前面。在Swarga Dwar迷路的那次,也是他最先把背包放下,直接跑向了山顶为我们探路。我想,这才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吧。从认识他们的第一天开始,我和K就一直在互岔。从背包大小,随身行李轻重,相机三脚架、水壶大小,乃至于随身携带的茶叶、紫菜、调味品;再到谁点到了什么难吃的菜品,都是我们互相攻击的武器;直到最后一天。Kagbeni之后,大家要分别了,我选择了驱车前往Tatopani,伙同Dora、James、Michael还有他们的向导去Poonhill徒步,欧美一行人打算一路向南徒步下去,K、Lei还有意大利女孩打算坐车回到Pokhara。我们坐在同一辆车上,前半段路程大家有说有笑,但临近Tatopani的时候,大家都很默契的不再说话,可能都想到了分别吧,车停了,我们下了车,和在车上的他们招手告别;车走了,我们五个人谁都不说话,默默地走进村,入住,点餐,各自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坏情绪蔓延着,忽然,微信收到了Lei的讯息,堵车了,我们打算回去。原来,车开出去不久后,对面的一辆车坏了,恰好横在了路中间,好巧不巧,他们的车过不去,于是两个人打算回来找我们,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Dora他们,终于,大家的脸上都有了笑容;他们原本打算走回来,途中搭上一辆车,我出去,发现他们没有到就下了车,就走出去迎接;那天,我们一起去泡温泉,兴奋的聊着这十几天的行程;那晚,我们喝了很多的Raksi,也吃到了此行最好吃的Sukuti;那夜,我们聊到了很晚,大概到了1点,从相识到分别的点点滴滴,也相约,十年之后,看看谁的雪水剩下的多(我在Thorang-La Pass带走了一些雪,化成水放进了瓶子中,分给了Lei一些)。欧美四人住在Upper Pisan的当晚,我和Lei都有些感冒,都想着第二天休息一天再走。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我没有了不舒服的感觉,加之天气超好,就一个人出发了。到了Ngawal,开始看上的一家旅馆由于迟迟没有给我无线的密码,在我的再三追问下,让我离开,于是搬到了另外一家旅馆;种种事情,让我遇到了欧美一行四人美国人Alex,德国人Tim和他的女朋友以及法国女孩(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有记住她们的名字)。吃过晚饭,我围在火炉旁边烤火,边写日记。旁边的法国女孩也在写日记,盯着我的日记本看了很久之后,我以为她懂中文,就问她,她说看不懂,但是觉得我写字特别漂亮,就像画画一样,我笑了,心想,在中国,这种说法就是在说写的不好看。之后问我能不能给她看看,我给了她,他看了半天,指着一个字问我是不是叫XX,我回答No,不甘心的她又指着另一个字问我是不是XX,再次得到了我的否定回答后,还给了我。这时,Alex指着我的日记本,说,这段我看懂了,这是在说今天我遇到的那个美国人很帅,我们哈哈大笑,我对他说,我会把这句话加到我今天的日记里面的。紧接着,氛围变得欢快起来,我在一旁,听他们聊他们国家的税务,政治,以及家里人的爱;聊到酣处,美国人右手握拳,向上挥动,并喊着USA…USA……第二天分别之后,经过Ice Lake回程时和Alex和法国女孩的短暂相遇后,再见到他们已经是在High Camp了。冲顶前一晚,此程和我相熟的所有人围坐在火炉前,烤火、吃饭、聊天。又是和法国人坐在一起写日记,互相盯着对方的日记本看,抬头,四目相对,相视一笑。然后教她中文:山、光、等等以及将她在徒步中的座右铭“Slowly、Slowly”翻译成中文“慢、慢”;从那时起,她就一直在重复着“man、man”。和他们分别的前一晚,一起住在Kagbeni,好心的给他们泡了红茶,但可能茶放的时间久了,抑或是其他的原因,没有味道,让我大为羞愧。那晚,和他们一起玩了ShitHead,本来在HighCamp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教会了我,然后说好烤火的时候玩,但是大家发现烤火比玩牌有意思,于是我的第一次就挪在了Kagbeni。其实,和他们之间的交流相比其他人少了很多,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不过四个晚上,但现如今想来,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在HighCamp吃饭的时,德国女孩在接连问我能不能在你的日记本上撕下一张纸以及能不能借用你的笔,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后,问我能不能给我你的午饭后的大笑;在Thorang-La Pass休息时,德国女孩和法国女孩给我分享他们的饼干,在我象征性的拿了一点后,她们让我多拿一些;下到Kagbeni之后,Tim跟我说翻阅垭口那天,他们在下面看到了我之后,对所有人喊:Look,That’s Bob. 以及分别前和他拥抱时对我说的我喜欢你的笑容,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对啊,看不到了。记得,在High Camp的那天晚上,睡觉前,我去前台让工作人员给我灌热水,法国女孩对着正在摆弄钥匙扣的我说:You are so interesting, I like you.

  • judaddicted 发表了 游记  · 2019-04-03 21:27

    【雪山与众神】尼泊尔ACT大环线10日旅行日记

    前言出发的那一周,忙碌而焦虑;从未有过徒步经验,甚至有一条不能负重的腿;内心一阵躁动,查资料做功课,入手一本LP;临出发的3天内,买齐必需装备,订了机票。2018/9/28晚9点,北京出发。没有专业摄影装备,一不会玩,二穷,三怕沉。全程照片来自随身手机锤子坚果Pro2。Tips户外小白,做的功课也有限,这里尽量列一些可能有帮助的点;装备我的行囊内容如下:背包- Osprey 小鹰46L背包(对女生来说,容量如果再大背负压力可能较大)衣物- Montane长袖速干衣裤(防晒UPF50,低海拔行走时穿着);- 薄卫衣一套(低海拔晚间吃饭放松及钻进睡袋时穿着);- 保暖裤一条(高海拔内穿没毛病,缺一件保暖上衣);- 厚马夹+加绒卫衣(错误出装重且占地方,应该带抓绒冲锋衣或轻量羽绒衣);- 魔术头巾一条+户外防晒帽(低海拔)- 户外防风厚保暖帽+防滑保暖手套(高海拔)- 非山区日常衣物若干(没带上山,寄存在加都hotel)登山鞋- 冈仁波齐Scarpa Kailash(GTX防水);洗化用品- 基础护肤+洗头洗发+牙膏牙刷+洗衣液(全部为小瓶旅行装)+防晒霜(沿途客栈除个别地方有肥皂,其他什么都不会有)- 速干毛巾2条其他- Marmot羽绒睡袋 温标-9度(个人认为绝对必要,有了它一方面无需忍受沿途客栈棉被,另一方面高海拔保暖稳健)- 头灯(垭口翻越半夜出发用得到)- 保暖水壶(绝对必要,一口热水给你十分舒适)- 垃圾袋(随身垃圾一定带走不乱扔)- 纸巾及湿巾若干- 散装巧克力若干(自用及送给当地村庄的小孩子)+士力架若干签证如果飞机去飞机回,则携带护照在国内机场边检一般无障碍放行;本人飞机来回,如果陆路进出或去/回程走陆路,据说需要提前国内办好签证。落地加都后,在机场到达大厅,先办2件事:1. 自取入境表填写;2. 填写落地签表格;(以下三选一)方式一:现场,在大厅的电子机器上自助填写,填完机器吐的回执纸条拿好;方式二:现场,在大厅找工作人员取纸质表格填写;方式三:提前,出发前几天在网站填好,提交后打印凭证随身携带;(填表网址:http://www.online.nepalimmigration.gov.np/tourist-visa) 方式三的好处是,省去了现场找表和填表的时间,可以早一点去Gratis窗口排队;另外会让填停留城市和酒店,可以提前网上随便找家泰米尔的酒店信息备着填表;之后拿着你的表/回执以及护照,去Gratis窗口办理落地签;根据你的停留时间(15/30/90天),看好标识在不同的窗口排队。货币本人旅行周期内汇率大概1:16;签证办完从机场出来就有货币兑换窗口,可以先兑换少量尼币,足够从机场去到当日目的地即可;提前查下汇率,或者记下机场窗口的汇率,等到了城区(例如泰米尔区),很多地方比如旅行社、中餐厅、酒店都可能提供货币兑换,并不难找;只要给你的汇率比银行以及机场窗口好,说明起码没有被坑,至于能不能碰到最高这个随缘,高一点低一点个人没有太介意。电话卡签证办完从机场出来就有电话卡窗口,2家运营商可选,一家Ncell,一家Nepal Telecom(NTC);个人办理的是NTC卡,但是后面在山区信号实在不好,Ncell卡未经实测情况不详;其他的,就是根据自己的停留时间和流量需求,选择不同的有效期和流量包即可。保险必须,高海拔徒步,保险需包含紧急救援,个人买的美亚万国游踪。办登山证件时要填保单号,跟旅行社签约也要将保单号告知旅行社。花费参考只列大概,方便对物价水平有一点基本概念;吃饭:2000尼币可以在中高档餐厅吃一顿上好的Dal Bhat;住宿:人民币300左右可以在泰米尔住上3星档次的酒店;打车:打了2次车,第一次是泰米尔区逛迷路了,给司机酒店名片要他载我回去,有打表;但不打表情况居多,第二次从酒店去机场,一口价400尼币;打车包车统统需要砍价,建议问一下当地中国人或者酒店工作人员,你要去的目的地打车/包车前往的正常价格范围,作为砍价依据及参考;登山证:2000尼币向导/背夫视个人情况而定,个人走完觉得,没有向导走ACT完全不会迷路。一路标识清晰,路线也不复杂,即便要走支线也没大压力;如果英文沟通问题不大,肢体语言丰富内心又比较强大,可以不要向导。有向导的好处就是无需为路线和行程安排费心,办理登山证时,通过向导/背夫办理相比个人前往费用低一些。背夫取舍简单,1个背包无其他行囊,自己背负无压力则不需要背夫;另外背夫英文水平可能为0或者只会一点点,沟通可能有障碍。其他零碎推荐1个APP,叫做Trekking in Nepal,内有丰富的徒步线路(包括支线),沿途每个村庄的详细介绍,值得一看的景观和野生动物等等。最后来一波行走路线ACT徒步加都一日游

  • Lance010 发表了 结伴  · 2019-03-21 21:32

    尼泊尔加德满都 博卡拉 安娜普尔纳ACT+POONHILL+ABC徒步

    现有两个男的,80头和80尾,都已经出票,3月31日中午到加都,3月17日晚上回国。AA约伴,希望有足够的体力,和高原经验。如果身体原因等下撤,同伴可能不会下撤,也就是说,完全自由,意见不统一的,双方体力差距太大的,可能分道扬镳,所以需要有自己照顾自己的能力,中途每隔1-2小时都有茶馆,旅店等,所以危险性不大。 最好再有两个人,这样包车什么都方便些!!!!

关于ACT的旅行问答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